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11-25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天津 >> 武清区 >> 韩玉芝(天津市武清区), 女, 77

个人情况: 天津市武清区城关镇小学退休教师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天津市武清区城关镇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4-01-19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翟文庭 韩玉芝(天津市武清区)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10-14: 天津市武清区城关派出所骚扰法轮功学员
10月12日下午3点半左右,天津市武清区城关派出所2名警察,闯入城关镇法轮功学员韩玉芝家中,非法抄走笔记本电脑一台,打印机两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0/14/二零一七年十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55459.html

2011-11-12: 天津市武清区城关镇大法弟子韩玉芝遭非法抄家
一伙恶警2011年11月9日闯进天津市武清区城关镇大法弟子韩玉芝家中,不容分说进门就翻,抢走大法书籍多本及真相粘贴。

具体哪里的恶警、人数及详情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12/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49141.html

2011-11-12: 天津市武清区大法弟子韩玉芝被非法抄家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九日下午五点多,天津市武清区城关乡派出所伙同东南街书记村长去大法弟子韩玉芝家,跳窗户进屋抄走大法书、师父法像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11/-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49045.html

2011-09-14: 韩玉芝,女,77岁,武清区城关镇城关小学退休教师
韩玉芝修炼法轮大法使她多种疾病不翼而飞,可是自1999年4月25日万名法轮功学员北京上访发生以后,城关教育办就不断的找她麻烦,城关派出所经常有警察去她家骚扰。1999年7月16日,城关派出所警察就把她绑架到派出所(警察周××等2人),非法审讯两天(记录警察王××)所长(李秀山)。她在派出所被审讯,乡“610”人员还到他家进行骚扰。从此她失去了人身自由,白天镇政府“610”人员派2至4人在她家里看着她,不准外出,夜里门外有警车、警察、“610”人员、大队派的值班人员,24小时有人看着她,电话被监听,完全剥夺了她的人身自由,“610”的人还造谣说她要跑。

7月19日,镇政府两个女的在她家看着她,可教育办又叫她去教育办,没人批准没法去,傍晚镇总校长崔德银带人将她和她老伴(翟文庭)绑架到镇教育办,等候在那里的人有政法委书记田益新、乡长朱××、人大代表冯亚林、乡政府的孙德华、派出所副所长李广顺、教育办全体成员、东南街(所居住大队)大队书记张建民等几十人一起围攻她俩,逼迫她俩放弃修炼,张建民威胁她说:“我不叫你搬出东南街,我给你家停水停电!”就在这被逼无奈的情况下她跑回家,警察、“610”的人象一窝蜂似的追到她家,进门就撕墙上的横幅,摘师父法像镜框,撕师父法像,抢大法书。过了一会儿(大约一点左右),派出所的警察周××又开着警车非法把她绑架到派出所,连夜又由三个警察把她押送到武清区拘留所,拘留所给她一个拘留证,罪名是“煽动扰乱社会秩序”被拘留7天。回来后仍被监视看管。夜晚外面有蹲坑儿,白天出门有人跟踪,家里不管白天黑夜,经常有人闯入,连儿子单位、亲戚家都经常受到干扰,时不时的被派出所、镇“610”、学校、教育办等单位绑架,镇教育办每天晚上向区教育局汇报一次她的情况(局长:程志平、孙克林)。

韩玉芝从看守所回来(7月底),又被强迫去镇政府开所谓的“转化会”。她到镇政府没叫她参加大会,镇长就把她单独叫到一边强行转化她(半天)。8月10日,又把她绑架到城关小学,单独关押在一个办公室里强行洗脑四天,(总校长:崔德银、小学校长:杨国志、主任:王志刚)

9月8日,派出所警察又到她家骚扰,一看她没在家就到处追找,还把她儿子从单位找回领着去亲戚家找。九月九日一大早,警察就去了她的家,一天没离开她家,可还是不放心,晚上又把她绑架到派出所,拘留一天一夜。9月10日,三个警察(其中有一个协勤叫王崇山)又闯入她家,进院就各屋乱窜、乱翻,结果又翻走一本手抄经文。10月1日前后,每天天还没亮,镇“610”人员就在她家附近看着她,白天学校有人去家里,镇“610”、警察轮流跟踪,闯入家中骚扰。10月28日,镇教育办把修大法的几个教师全部找去,强行洗脑半天(总校长:崔德银),当天夜里政法委书记田益新带人闯入她家,干扰了全家人的正常生活。

2000年2月27日上午,韩玉芝被城关派出所绑架,下午因去同修家交流修炼体会又被白古屯和城关派出所绑架,夜里在城关派出所被审讯,审讯时恶警诬陷她、吓唬她,在派出所拘留一天一夜,不叫吃饭、不叫睡觉。28日傍晚送往区拘留所(刑拘)30天,拘留到29天的下午,城关派出所所长李秀山给她女儿打电话,叫她去派出所,说:“明天接你妈去,你们得交三千元押金。”第二天早晨,她儿子、女儿一块去派出所交了三千元押金,要收据不给(所长:李秀山)。

她被拘留后,恶徒们还同时迫害她的家人(他老伴退休教师、儿媳教师)。另外,还有三位修大法的教师同时被绑架到教育办,非法洗脑15天(镇总校长:刘克明、专管迫害法轮功的校长:王学华,主任:孔祥瑾)。她家大人都被关押,家里只剩一个8岁的小孙女,无人照管,妈妈惦记孩子,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加之在潮湿的房间睡觉,着凉,落下了腰疼的病根,至今未愈;70岁的老伴,无辜被关,中共还要扣他工资,孔祥瑾在会上已经公布说:“支部决定停发韩玉芝、翟文庭工资。”老伴承受不了这么大的打击,回家不久,心肌梗塞、脑血栓复发,造成住院抢救,但一直未愈,直至二零零八年含冤离世。

30天后把她放回来了,从此扣发了她的工资十年。(教育局长:程志平,镇总校长:刘克明)

2000年6月,为了控制她人身自由,强行要走了身份证。2000年6月20日,她去泗村店医院照顾手术中的弟媳,派出所的警察石兰彪第二天就到医院,干扰了病人,不能安心养病。7月20日,她又去看望弟媳,在回家的路上几个警察又把她绑架到派出所,没进大门就检查她口袋,要走了她的包,拘留5天。上午放回,下午片警(赵××)又把她绑架到派出所,原因是同修给了她一张经文,又非法拘留30多个小时。

2000年阴历8月13,她和秦桂芳被政法委书记田益新、派出所警察及学校主任朱维荣带着去武清区邪党党校洗脑班,会议室的座位上早已贴好了被转化人的姓名,对号入座,带着去的人在身边看着,大厅内外戒备森严,如临大敌,先播放污蔑师父、大法的录像,接着犹大发言,最后分组强行转化。

2000年10月1日,警察几次到她家骚扰,2日一大早政法委书记、派出所所长、镇长(张振发)等多人到她家骚扰,同时派人跟踪,学校也去人到家里看着。

2001年新年期间,全镇二十多名大法弟子被绑架到派出所,关在会议室三天,不让睡觉,上厕所时警察在厕所外看着。阴历腊月二十七,恶徒又把全镇大法弟子绑架到镇政府洗脑班,决定把她和秦桂芳送往区洗脑班,因当日她弟弟出车祸正在昏迷中暂时没去,可政法委书记和派出所副所长李广顺、警察三天两头去医院骚扰,同时还让她儿子担保。

2001年阴历6月,她弟弟丧事刚办完,政法委书记田益新就带人强行把她绑架到镇政府(伙同610),专给她办洗脑班,刚到洗脑班,田益新就说她贴真相标语,企图加重迫害,强行转化,并扬言不放弃信仰送劳教,被逼无奈,只身逃走,过上了流离失所的日子。她走以后,恶人不放过她家人和亲戚,不管白天黑夜,随时闯入她家和亲戚家,不开门不走,夜里也是一样,还到处乱翻乱找。

十六大前夕,流离失所一年多的韩玉芝,刚刚回家,派出所所长李广顺、警察周××、政法委书记高振德等人中午闯进她家,翻遍了每间屋子的箱箱柜柜、坛坛罐罐,拿走了《转法轮》印刷本、手抄本各一套,师父经文两本,师父法像一张,盘香一大箱(30几盒),气枪一支,没有任何手续,他们又把她骗到派出所,区“610”来人强行转化未成,又把她送到区拘留所,拘留证又是30天。在拘留期间,因被迫害病倒,送医院抢救,因拘留所怕担责任,只好把她放回家。

2002年腊月二十七,韩玉芝因去天津劳教所看望同修,被建新劳教所伙同城关派出所又将她绑架,送往区看守所拘留30天。

2003年8月10日下午3点左右,她推车上街,刚出门就碰上片警周××,警察不让她走,还要翻她包,不让翻就抢,因路上有过往行人,阴谋未能得逞,只好灰溜溜的走了。

从迫害一开始,她就被当成了什么重点人进行迫害。派出所、镇政府(610)、学校,每天监视她,看着她,跟踪她;学校每天晚上向局里(区)汇报一次她的情况;每当节假日、敏感日,经常是被绑架到城关派出所、镇“610”,到底被绑架多少次已记不清。总之,从九九年“七•二零”,她没有安生的日子,今天进派出所、镇“610”,明天送拘留所,直至逼的她流离失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9/14/天津武清区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案例-246560p.html

2004-11-06:【明慧网2004年11月6日】韩玉芝,女70岁,天津市武清区城关镇小学退休教师。

我从小就体弱多病,上小学时就患上了肺结核、肠结核,上中专时又得了胃病。1955年刚毕业一年又患腰椎结核,住院治疗半年之久。出院后又病休二年。以后又逐渐患上了高血压、心脏病、气管炎、颈椎增生、腰腿疼、肝管胆结石等症。每年的春、秋、冬季节不知是怎么熬过的,夜里躺不下,躺下就咳嗽不止,上不来气,厉害时有时吐血,腰腿疼的不知怎么呆着好,日日不离药,三天两头上医院。但不见病情好转,随着年龄的增长,身体越来越弱,病情越来越重。就在这病魔缠身中我不知流了多少泪。就在我痛苦难熬之时!1996年阴历四月初八我喜得大法。从此开始学法炼功,按照书中“真、善、忍”的要求去做,不到半年奇迹就出现了,所有的病都不翼而飞,亲身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幸福。以前沉重的象灌了铅的双腿,变得异常轻快,走起路来轻飘飘的,干起活来也有劲了,不仅能作家务活,还能骑几十里路的自行车,带了二十余年的老花镜也摘了,这是发生在我身上的活生生的事实。我是法轮大法真正的受益者。因此我坚信法轮大法。

风云突变,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出于一己之私、妒嫉之心,开始了全面镇压法轮功。

99年4•25以后,警察就开始不断的闯進我家,7月16日当地派出所警察把我非法绑架到派出所(没有传唤证),开始审问(记录王××),连续审问两天。回家后开始被看管(我在派出所被非法审讯时,乡政府人员同时到我家盘问。看管)白天镇政府派2-4人在我家看着,不准我外出,夜里门外有警车,大队还派值班的,24小时看管,电话被监听,完全剥夺了我的人身自由。610的人还造谣说我要跑。7月19日傍晚由镇校长崔德银带队又将我和老伴(也是炼功人)绑到学校文教组,等候在学校的人有:政法委书记田益新、乡长朱××、乡人大代表冯亚林、乡政府的孙德华、文教组全体成员、东南街大队书记张建民等多人围攻。威逼我们写保证书让我放弃修炼,总校长崔德银说:“别炼功你去打牌,一天照着30元钱输”。大队书记张建民威胁说:“我不叫你搬出东南街,我可以给你家停水停电”。就这样轮番的围攻我们,我跑出了学校。此时乡政府的那些人立刻追到我家,象一群土匪,进门就撕墙上的横幅、师父的法像、抢大法的书籍。这时我大声的哭喊着说:“你们这样做是违法的,我要去北京告你们”。他们拿着东西就走了。不一会派出所的警察周××又开着警车把我非法绑架到派出所(所长李秀山),连夜由三个警察(一个是司机)押送到武清区看守所。看守所给我一个拘留证,罪名是:“煽动扰乱社会秩序”。我只是为了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做好人,却被扣上了一个莫须有的罪名。被非法关押了7天。

刚从看守所回来恶人又通知我去乡政府开会(全镇法轮功学员“转化会”),内容是揭发批判法轮功,人人发言表态,可却把我单独叫到一边,由乡领导(乡长)个别和我谈话,强迫我转化。

8月10日通知我去小学学校,恶徒把我一人关进一间办公室写认识,又关了3-4天。(参与迫害的总校长崔德银、小学校长杨国治、主任王志刚)

9月8日派出所警察又到我家骚扰。一看我没在家就到处追找,同时把我儿子从单位找回,叫他领着去亲戚家找。9月9日警察骚扰我家,一直到晚上又把我非法绑架到派出所一天一夜(24小时多)参与迫害的所长李秀山、指导员李广顺。

10月中旬(约10日)家里没人,几个警察又闯进我家,各屋到处窜、乱翻,最后在我家南屋拿走了我放在桌上的经文一本。

10月28日人民日报发表了评论员文章, 下午文教组就把我和几个修炼法轮功的同修都找去,看诬蔑大法的电视,看后人人表态,夜里政法委书记田益新又带人到我家进行骚扰,干扰我家正常生活。

2000年2月27日我去同修家参加交流会,被警察非法绑架到派出所,24小时不叫睡觉、不叫吃饭,28日下午被非法送进武清区看守所(共十八人)。前十五天我被扣上了“妨害社会管理秩序”后十五天又扣上了“煽动扰乱社会秩序”的罪名,在29天的下午,所长李秀山给我女儿打电话叫她去派出所说:“明天接你妈去,你们得交3000元押金”。第二天早晨,儿子、女儿一块去派出所交了3000元钱,要收据不给。(所长李秀山在场)

我被拘留后,他们又来迫害我的家人,我的老伴(退休教师也修炼)、儿媳妇(在职教师修炼)另外还有三位教师,同时被非法关押在文教组15天。乡校长刘克明、专管迫害法轮功的校长王学华、主任孔祥瑾参与迫害。由王、孔念诬蔑大法的文章,强迫他们放弃修炼。我家大人都被非法关押,家中只剩下8岁的小孙女,放学后家里锁门,进不了家,无处做作业,无处吃饭,成了小流浪儿。妈妈惦记着女儿,惦记家,吃不下饭,睡不好觉,加之在学校睡觉着凉,因此落下腰腿疼的病,至今未愈。70多的老伴不但被关还要扣发他的工资,孔祥瑾在会上公布说:“支部决定停发韩玉芝、翟校长工资”(翟就是我得老伴),老伴承受不了这么大的打击,回家不久,心肌梗、脑血栓复发,造成住院抢救,至今腿脚走路还不利索。

30天后我被放回家,从此扣发我的全部工资,现已四年了退休金没发我一分钱。我多次找文教组、文教局、校长刘克明、政法委书记田益新、后换的校长师万青、政法委书记高振德、也给局长写了信,但至今仍未发我一分钱。

2000年6月警察周××强行要走了我的身份证。

2000年6月20日,娘家弟媳因病手术住院,我去医院照顾她,第二天警察石栏彪就追到医院,干扰了病人不能安心养病。出院后我去看望弟媳,在回家的路上几个警察又把我非法绑架到派出所,没进门就要搜我的身,还要走了我的包。我问他们:“为什么把我带到这里来?”他们说:“你去看看日历”。我说今天是7月20号,他们说那就对了。因为20号是他们的敏感日,就这样我又被关了4-5天。中午刚放我回家,下午警察赵××又把我绑架到派出所,这次被绑架的有十八个人(大法弟子)原因是:有同修给了一张经文,我们被非法扣押30来个小时,其中有四位同修被送进了看守所。

2000年阴历8月初,我和秦桂芳被政法委书记田益新、派出所的警察以及学校主任朱维荣强迫带着去武清区党校洗脑班。党校会议室的座位上事先贴好了被强行转化大法弟子的名字,叫进去的大法弟子对号入座,带我们去的人坐在附近看着,大厅内外戒备森严,如临大敌。然后播放诬蔑师父、大法的录像,有几个犹大发言,事后分小组强行转化。

10月1日派出所的警察到我家进行骚扰,2日早晨政法委书记田益新、派出所所长李秀山、镇长张振发等多人到我家骚扰,同时派人跟踪。

2000年新年期间全镇的大法弟子二十多人被绑架到派出所,日夜关在会议室三天,上厕所警察都跟着。

阴历腊月二十七恶徒又把全镇的大法弟子关到镇政府强行洗脑,要把我和秦桂芳送往武清区黄庄洗脑班。因当日我弟弟出车祸正在昏迷中,我暂时没去,可是政法委书记田益新、派出所的指导员李广顺和警察三天两头去医院骚扰。我弟弟的丧事刚办完,政法委书记田益新和610的人就把我绑架到镇政府给我一个人办洗脑班,刚一进洗脑班,田益新就威胁并诬蔑我贴大法的标语,企图加重迫害,我坚决抵制,他做贼心虚,就不了了之。他们强行转化,播放诬蔑大法的电视,叫我放弃修炼。我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近七十的老太婆之身逃出家门,到处流离。我走后他们不放过家人和亲戚,不管白天、夜里随时闯进我家,还经常闯入我弟媳的家中,弟弟刚刚去世,家里只剩下孤儿寡母(大孩子才13岁),恶徒经常夜间去叫门,不开门他们就不走,每次进门就到处乱翻,到处找,逼得弟媳真是走投无路。

我流离失所一年多,刚刚回家,派出所的所长李广顺、警察周××、政法委书记高振德等人,一天中午闯进我的家门,翻遍了每间屋子的箱箱柜柜坛坛罐罐,拿走了我的《转法轮》印刷本、手抄本各一套、经文两本、师父的法像一张、盘香一箱。没有任何手续。他们把我骗到派出所,区610来人转化我,因我不放弃修炼,又把我非法送进了看守所。关押了我30天。

2002年阴历腊月二十七,因去天津建新劳教所看望拒不转化被非法劳教的同修秦桂芳,我又被非法拘留30天。

2003年8月10日下午3点,我推车上街,刚出门对面迎上了片警周××,他说:“你干什么去?”我说:“上街。”说着他就走到我跟前,上来就抢我的包,我厉声说:“你没这个权力,我就不让你翻”。我把包仍然放在车筐里,他二次抢包还要翻,强行看了包,结果包里什么也没有。这明明是执法者在犯法。

2004年10月1日,片警曹××又到我家骚扰,因我没在家去串亲,他还给我亲戚村治保主任打电话去看看我在不在。就在同一天学校也派人到我家骚扰,干扰我正常的生活。

五年多来,派出所、610一直在迫害我,他们干扰了我的正常生活,每到节假日、敏感日,他们警察就看着我、绑架我到派出所,到底进了多少次派出所我已记不清了,现就把我能回忆起来的写出来。我一个年已古稀的老人炼炼法轮功,只为做个好人,何罪之有?从99年7•20至今我没有过一天安生的日子,今天绑架进派出所,明天送进看守所,直至逼得我流离失所。

善良的朋友们,我上述的这段亲身经历,如果能帮助您识透江氏集团欺世的谎言,认清谁正谁邪,消除您心中对法轮大法可能存在的误解,以使自己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那是我衷心所愿。

2004-01-19: 天津武清区城关镇退休教师韩玉芝因炼法轮功被城关镇政法委书记高振德、城关镇文教组强行扣发退休金3年零3个月至今,非让写“保证书”,否则就不发。

武清区联系资料(区号: 22)

2020-11-05: 天津武清泗村店乡联合村大队书记刘树的手机号码是:13820398763

2020-11-01:
曹双林村书记村长一人兼两职 手机:13920127625 15332170969
冯子新村主任 13920682459
庞学文村治保主任 13512227541
庞爱双村计划生育主任 18020077968
庞维普 18222628128
庞兴伟 177201173310
肖斌18722552059
2020-10-28: 武清区大王庄侯尚村干部:
武永申、电话:13622148760
王士合、电话:15222630308

2020-08-11: 天津武清高村派出所座机022-22221710
警察张晓光电话18502228330

2020-07-16: 天津市武清区南楼派出所电话:022-29341052

2019-11-26: 武清区法院
孙盛国 副院长 13682097078
张文 副院长 13702052178
李宗莲 刑一庭 副庭长 13100281898

武清区检察院
副检察长 尤月成 13820766828
尤月成妻子周英 15620959593工作单位:武清区人民医院

武清区公安分局
政委 周海林 13902060905
高雪利 13920412795
国保大队大队长 陈德军 13920489757

武清区政法委
书记 李荣虎 18920233000
副书记 李占峰 13072276518
副书记 孙志杰 15302033500
委政法委委员、调研员 马宏骊 15822551852
防范办
主任韩彦 13702077589
副主任程建军 13920352893
副调研员 薛富民 18002113111

河西务派出所 2229439003
杨姓片警 15922002566

2019-07-14:
武清区开发区派出所地址:天津武清杨村禄源道17号 增1号 电话:022-82114297
武清区公安分局:局长杨建全
政委:周海林13902060905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22)

主要责任人:天津市武清区城关镇文教组 (022)29461023
总校长:施万青 办公室电话:(022)29462267
宅电:(022)22223228
城关镇政法委书记高振德 办公室电话:(022)29461055
城关镇党委书记 袁泽亮 办公室电话:(022)29461338

以下两个地方也有扣发大法弟子工资的现象:
天津市武清区黄花镇文教组总校长:张殿增 宅电:(022)82115286
天津市武清区崔黄口镇党委书记: 韩涛 宅电: (022)82131907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10-15, 5:23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