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10-29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云南 >> 昆明 石林县 >> 高翠莲, 女, 48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昆明石林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14-11-22
案例分类: 残疾人  非法拘留/绑架  监狱  
家庭成员: 儿女/侄儿女/外甥/甥女: 高翠莲 高夸七(高夸柒)(高夸奇) 高翠芳 高琼芳
夫妻/父母: 高凤英
其它亲戚: 杨自祥

云南石林县残疾人高翠莲的胳膊被警察扭断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0-09-25:炼法轮功获新生 中共迫害入冤狱
明慧网近日报导,二零一四年四月,云南昆明市石林县法轮功学员高翠莲一家,与亲友共十六人在家中吃饭。一帮警察闯入家中,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十六人遭到不同程度的迫害,其中周琼辉和张光奇被迫害离世。高翠莲左手臂被警察拧成“螺旋式粉碎性骨折”,与大妹高翠芳、弟弟高夸柒、小妹高琼芳,都遭非法判刑入狱。

高翠莲23岁时得了重病,进行性肌肉萎缩。医院束手无策,医生断言最多能活两年。一九九八年,高翠莲有幸修炼法轮功,努力按照“真、善、忍”做个好人,至今二十多年来再没吃过一粒药。虽然不能走路,却比以前更年轻、更健康快乐。只因为坚持信仰而遭中共迫害,高翠莲一家四口同入冤狱。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与江泽民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让无数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家庭经受了锥心泣血的痛苦。历经二十一年,中共迫害仍未曾停歇。据不完全统计,仅今年上半年,至少5484名法轮功学员遭受中共迫害,其中39人离世、132人被判刑、5313人被抓捕骚扰。

高翠莲修炼法轮功而喜获新生,却遭中共迫害致家庭破碎。类似例子,俯拾即是。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9/25/炼法轮功获新生-中共迫害入冤狱-412262.html

2020-09-11:云南石林县残疾人高翠莲一家四人同入冤狱
2014年4月19日,高翠莲一家与亲友在家中吃饭,共16人。一帮警察闯入家中,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十六人遭到不同程度的迫害,其中周琼辉和张光奇两人被迫害离世。高翠莲被警察把左手臂拧成“螺旋式粉碎性骨折”,并与大妹高翠芳、弟弟高夸柒、小妹高琼芳,都遭非法判刑入狱。高翠莲2018年12月8日出狱回家后,当地派出所,街道办人员不断上门骚扰。

高翠莲,女,48岁,昆明市石林县人,23岁就得了重病,进行性肌肉萎缩。1995年到曲靖市69军区医院治疗,医生说;这种进行性肌肉萎缩,不仅在中国医治不了,就是世界上也无法。1997年高翠莲又到昆明市云大医院检查,检查结果与69军区医院检查。医生还说;最多能活两年。高翠莲当时全身都是病;胃疼,经常感冒,头疼,脸上,头上经常生黄水疮。年纪轻轻地就不能干活,生活的压力迫使她每天都跟着丈夫到地里干活,但又站不住,只能坐在地里,爬着干活,生活十分艰难。

生活的压力,身体的痛苦,使她萌生了轻生的念头。在高翠莲家周边的村庄,就有好几个得这种病的人家。有的从得病到死亡,共一年零八个月;还有一年的;最短的只有几个月。还有一家,父亲和三个儿子都得了这种病,相继几年间,父子四人都死了。

1998年冬天,高翠莲有幸修炼了法轮大法。看了李洪志师父的著作《转法轮》。明白了法轮大法是万古不遇的高德大法,自杀是有罪的,开始珍惜生命。知道自己有救了,努力按照真、善、忍做个好人。家庭环境越来越好,孩子孝顺,夫妻和睦,修炼二十多年来再没吃过一粒药。虽然不能走路,但却比得法前更年轻,更健康,更快乐。

高翠莲的全家人是:爸爸陈娄昌、妈妈高凤英、大妹高翠芳、弟弟高夸柒、小妹高琼芳。翠莲在家排行老大。

一、高翠莲遭受的迫害

1、被警察把左手臂扭断

2014年4月19日,弟弟高夸柒因脚痛不能正常行走,亲戚朋友和同修前来看望,和家人一起共16人正在吃饭,黑压压的一帮警察闯入家中,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就抓人,打人。其中一个警察说:我们是北大村派出所的,有人举报你们非法集会,吃了饭去派出所。朋友请他们出示证件。另一警察又说;我们是公安局的,警服就是证件。此人的警号;019035,名字;施晓楠。警察蜂拥而上,扭着残疾军人杨自祥和高翠莲的父亲陈娄昌就走了。

高翠莲便大喊:来人啊,警察抓好人了。过了一会儿,从外边又来了一些警察,其中一个警察气势汹汹地走过来扭着高翠莲的左手臂按着头,就把坐在沙发上的她打倒在地。高翠莲的丈夫伏培生,刚从石场下班回家吃饭,正好看见警察把妻子打倒在地,正想过来把妻子抱起,被十多个警察拖到门口按倒,有的用脚踢他的身上。有的用脚跺他的头,折腾了一会,就被警察拖走了。

家里人会走路的都被绑架了,家中只剩下坐在轮椅上的弟弟高夸柒和被警察打倒在地上的高翠莲

还有一些警察非法抄家,他们非法抄家时像土匪一样,碰到高夸柒的疼脚,痛得他眼泪都快流出来了。高翠莲告诉警察自己手臂已被扭伤,快送去医院治疗,也没有人理睬,还把姐弟俩推到一边做笔录。

高翠莲问警察叫什么名字,回答是:人民警察。又问把自己手臂扭断的人叫什么名字:也回答是“人民警察”。

警察在屋里东翻西翻,把家里翻的像刮了龙卷风一样。警察戚悍新指着高翠莲大骂;你看看你们家太脏了,要是我,早就用枪对你们当,当,当(意思就是,如果他做主办案,他就用枪对待法轮功学员)。

2014年4月21日,公婆把高翠莲送到石林县人民医院,检查被警察打伤不能动的胳膊。拍片子检查结果是;螺旋式粉碎性骨折。医生说,要马上住院,进行手术治疗。家人身上没有那么多钱,只好回家。

2014年4月22日,高翠莲忍着疼痛到北大村派出所报案。所长不在,高翠莲就在派出所不吃不喝,一直给那里的警察讲述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一直讲了十三个小时,也不见所长回来。高翠莲后来被家人接回了家。

2014年4月23日,家人把高翠莲送到昆明市43医院住院治疗,检查结果;螺旋式粉碎性骨折。由于费用太高,还没有做手术,就没有多少钱了,只做了伤情鉴定书,就回家了。

2014年4月26日,伏培生从看守所回到家,又把妻子高翠莲送到石林县天奇医院,检查结果;螺旋式粉碎性骨折。主治医生陈伟告诉高翠莲:政府部门的人员找过他了,你只要承认自己的手臂是不小心摔断的,就可以报销医疗费。高翠莲告诉医生:不说假话,我的手臂就是被警察扭断的。虽然家里困难,家人决定自己凑钱给高翠莲做手术。手术前几天,几个专家来问高翠莲的身体情况,结果发现高翠莲的身体对金属过敏,对针水也过敏,无法治疗,要求转院治疗。家人没有办法,只好回家。

回到家中,家族中的叔叔,婶婶们说:你的腿本来就残疾,不能下地走路了,生活艰难。如果以后手又残疾了,不能绣十字绣了,你下半辈子可怎么生活呀?!

家人又把高翠莲送到石林县一家私人草药医院包扎。医生看了医院拍的片子后,摇头说;我不敢冒这个险,手臂都断成这样了,想包扎一下就好了,不可能。高翠莲的叔叔问医生;你是否遇到过这么重的伤势,而且包扎好的。医生说;一万个人中可能有一个吧,而且还要是大富大贵的人。高翠莲马上接过话来;我就是大富大贵的人,因为我有师父。

回到家,高翠莲心里想;只有靠师父了,再也不动摇了,开始认真的阅读《转法轮》。一天晚上,高翠莲在睡梦中;看到一只巨大的手在手臂上按了按,就听“咔嚓”的一声,顿时疼痛全消失了,感觉好舒服。高翠莲高兴的告诉丈夫,师父把我的手臂给接好了。从那天起,高翠莲手臂能正常活动了,大小便也不在床上解了。所有知道这件事的亲朋好友都再次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

2014年5月29日,高翠莲把自己写的《关于2014年警察打人事件》,送到了昆明市检察院。里面的工作人员给了一张条子并说去找石林县信访局解决。但是,每次去都推说没有时间。

2、在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遭迫害

2014年12月9日,石林县法院对五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庭审。只有高翠芳会走路,高翠莲是丈夫背到法庭,高夸柒的脚当时痛风病发作,不能走路,也是其儿子背来的。残疾军人杨自祥只有一条腿,另一只腿是假肢,由于在看守所非法关押,使得他走路也很吃力。高琼芳不知为什么,非法开庭那天也是不会走路。旁听的亲戚听到两个法警说悄悄话:公安机关这些个饭桶,弄几个残疾人来开庭。

高翠莲把《关于2014年警察打人事件》一文交给法庭,法院不但不给解决,还说没发现打人工具。杨自祥、高夸柒、高翠莲这些身体不方便的好人被冤判三年零六个月。高翠芳、高琼芳被冤判三年。

2015年6月9日,高夸柒、高翠莲同一日被送进监狱,高翠莲被警察用轮椅(轮椅是残联借的)强行送进了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八监区)。

责任警高天慧,要高翠莲背监狱里的“十不准”才给高翠莲与家人接见。高天慧不听真相,脑子里装着央视的谎言,诽谤大法与法轮功学员。2016年高天慧走在平坦的路上,把脚给扭伤了,休息了几个月来上班时,脚还肿了老高。2017年底,听犯人说高天慧遭恶报了,出车祸,伤成植物人了。直到2018年12月8日高翠莲出狱回家,也没见到高天慧来上班。

责任警换成了杨丽莉、詹紫君两个人,逼高翠莲撕菌子,不给买东西,不给出监室门,不给与别人说话,不给看电视,詹紫君叫“包夹”看好高翠莲不准她炼功。监狱24小时监控高翠莲,一直到三年半回家都是严管。高翠莲家人去监狱六次,最后才见到人,监狱百般刁难家人。

八监区有个法轮功学员叫杨季英,70多岁,耳朵听不见,责任警杨蓉逼她每天增加产量,不准他到窗口望。杨蓉2018年被调到十监区。

2015年7月19日从八监区出狱一名法轮功学员叫孙赵荣(冤判四年)听犯人说是东北人,四年期间都是被严管迫害。
持续的迫害

2018年12月8日,高翠莲从监狱回家,当地派出所、街道办人员经常上门骚扰。非法拍照、录音。高翠莲制止,并告诉他们的行为才是违法。以下是一些具体的骚扰的时间、地点、人物:

2019年1月2日:北大村派出所所长马树云、高飞,上门骚扰。

2019年9月18日:北大村派出所所长马树云、高飞,李毕金,上门骚扰。

2020年4月3日:北大村派出所警察赵云、段永林,上门骚扰。(原所长马树云被调走)

2020年4月7日:北大村派出所警察赵云、段永林,上门骚扰。

2020年4月16日:石林街道办的人三男一女,(女的姓者,30岁,弥勒县人)。上门骚扰。

2020年8月11日:北大村派出所警察段永林,赵晓桧上门骚扰。同一天石林街道办人员两人也上门骚扰,其中一人姓唐。

2020年6月2日:石林街道办人员打电话骚扰高翠莲的女儿,电话是19969154945。高翠莲打电话问他叫什么名字,他说姓李,问他打电话给孩子干什么,他说是房屋改造。高翠莲告诉他房屋是大人的事,为什么打电话给孩子,以后不准你打电话骚扰我女儿,电话那边说好。同一日0871-67701479打电话给高翠莲的儿子,但是没接电话。高翠莲将这个号码打过去,问是哪里?电话里说是北大村派出所,你哪里,高翠莲告诉他自己是谁,电话里问你儿子在哪里打工,高翠莲说:“找我儿子干什么?2014年4月19日,北大村派出所把我手臂扭断,不但不给解决,反而把我冤判三年半。你们现在要解决,就打电话给我,不能打电话干扰我儿子。”电话那边说;我不知道这事情,你等一下。然后就没有声音了。

2020年7月10日,天生关村委会的协调委员蒋自红打电话骗高翠莲的丈夫说要调查外来人口,要高翠莲的儿子在外地打工的地址。丈夫就把儿子的地址告诉了蒋自红。就在当天,蒋自红带着北大村派出所四个警察来到了高翠莲儿子打工的地方,其中一个警察拿出一张纸,叫他签字。高翠莲儿子说:我没有做错什么,不签。警察又说;那么你就签一个没有参加任何违法活动的字。高翠莲打电话给蒋自红,骚扰儿子是违法的。蒋自红说:别跟我讲法律。蒋自红电话:13629430138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9/11/云南石林县残疾人高翠莲一家四人同入冤狱(图)-411654.html

2015-06-11: 云南省昆明市石林县高夸戚和残疾人高翠莲被绑架
2015年6月9日早上10点左右,云南石林县高夸戚驱车去朋友家吃饭的途中,被30多人强行带走了,说是他利用×教(中共是真正的邪教)迫害法律,强行逮捕,紧接着又把高翠莲(姐姐或妹妹不详)带走了,(高翠莲是残疾人,2014年绑架高翠莲妹妹时,高翠莲被警察把手臂打断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6/11/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10726.html

2015-06-10: 2014年云南石林14人被抓 高翠莲和高夸奇被冤判现被劫持
2014年4月19日下午,石林鹿阜街道办事处北大村,一家人与亲友正在吃饭,警察闯入,暴力抓走14人。家中只留下了下肢瘫残的高翠莲(被打成左耾骨下段呈螺旋式粉碎性骨折)和高夸奇(严重痛风休闲在家),之后,他俩都被冤判三年半,一直在家。2015年6月9日早,无故又被强行带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6/10/二零一五年六月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10683.html

2015-02-17: 多位云南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 申诉无门
2014年4月19日下午,石林鹿阜街道办事处北大村,一家人与亲友正在吃饭,警察闯入,暴力抓走十四人。

其中马玲、张稷母女分别被昆明五华区法院非法判决有期徒刑四年和三年零六个月;高琼芳、高翠芳被石林法院非法各判有刑徒刑三年。高夸柒、高翠莲、杨自强三名残疾人被非法各判有期徒刑三年零六个月。

马玲、张稷在2014年11月28日前曾被五华区法院秘密非法开庭。法院为她俩指定了两位援助律师。秘密开庭那天,律师才与她们见面,从未接见过她们,没有与律师的见面沟通,律师对当事人情况什么都不了解,如何辩?如何为当事人伸张正义?她们问律师能不能作无罪辩护?回答是不能。所以她们当庭抵制、拒绝了律师,庭没开成。

后来,家人为她们请的律师作了各方争取,才在2014年11月28日开庭。开庭后,张稷回想律师庭上所述,认为自己的合法权利被更大的剥夺,就写了控告书,寄给昆明市中级法院控告中心。她认为,家人给她们请的律师,从公安阶段就介入了,但当局一直不让律师见当事人,这是严重的违法,剥夺了当事人聘请律师辩护的合法权利等。

之后,中级法院作了“回复”,内容是,控告书已收到,但所反映情况不在他们的管辖范围之内,将原件返回给当事人。

过去法轮功学员也写过多少“控告”和“申诉”,可总是石沉大海杳无音信,一样的投诉无门,老百姓只有被迫害被折腾的份儿。

为什么执法人员想方设法要秘密开庭、匆忙判决、送监狱;阻止家属和当事人请外地律师,诱导当事人和家属配合开庭,劝说不要上诉等等。就因为,只要一顺利开庭,把人送进监狱就完事了,申诉也无用了,也不存在抄家清单的追究与核实等等问题了。

马玲、张稷母女俩被抄家时不在场,是警察自行进出,抄家清单到开庭时也未看到。她们在看守所超时做着奴工的活,所长孙艳美、副所长左立春、主管干警陆赞很凶,不让炼功,逼迫她们做农工生产劳动。

2015年1月27日与30日,两位律师到看守所分别与张稷、马玲签了《刑事申诉委托书》,以便到监狱继续接见,完成申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2/17/多位云南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申诉无门-304725.html

2014-12-27: 昆明法院开庭 高翠莲当庭感恩法轮功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九日,云南昆明石林法院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当事人和三位律师都做了震撼人心的答辩。

二零一四年四月十九日下午,石林鹿阜街道办事处北大村,一家人与亲友正在吃饭,警察闯入,暴力抓走十四人。其中下肢瘫残的高翠莲被打成左耾骨下段粉碎性骨折。

十二月九日,石林县法院对其中的五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共六十个座位,全部坐满,其中有“旁听证”的家属亲友占了十多个座位,其余全坐的是公检法人员和政府人员。家属向法官申请再要“旁听证”时,就被一个不穿制服的不明人员阻挡了。

当时,“610”主任钱琼珍,在忙前忙后热情的接待每一位客人,从她繁忙的状态来看,到场参加开庭的人不是一般的普通人,的确,石林县的各部门官员,还有昆明的也到了法庭。“610”是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凌驾于法律之上。

当事人是一家四兄妹(高夸柒、高翠莲、高翠芳、高琼芳)和他们的朋友杨自强。他们都以自己亲身受益的经历讲述了法轮功的美好,控诉执法人员违法,不顾百姓死活。要求法庭公正,无罪释放,并赔还一切抄走的私人物品。

高翠莲:修炼法轮功,全身的病痛消失了

其中高翠莲陈述道:她二十多岁就患进行性肌营养不良症,后发展为骨骼肌纤维变性坏死,肌肉萎缩无法站立,双手无力不能抬东西。医生说此病不仅在中国无法,国外也无法医治。为了求生,她用空了家里的钱,也没有给她带来一点希望,多次产生轻生的念头。

一九九八年她有幸遇到了法轮功,她的生命有了转机,学炼法轮功,让她懂得了做人的道理,懂得了珍惜生命,渐渐的身体有了气力,手也能抬东西了,其它一些病症也好了,能够坐着双手劳动了,绣十字绣,帮助家里解决了经济问题。由于她的改变,带来了一家人的改变,人变的开朗了,活着有了盼头、有了希望!

可是一九九九年法轮功遭迫害,又把她一家重新推向了灾难!她以自己对法律的认识角度阐述了修炼法轮功合法,是执法人员在违法,她一个已经残疾了的人,警察竟然下得了如此狠手把她打伤等等。她的讲述真切朴实,十分感动人,句句是真情,是事实。充满了对法轮功的感激,对违法执法人员的控诉。

高翠芳心情激动的讲述了她的过去:全身是病,又带着两个孩子,生活实在艰难,幸遇大法后,全身的病痛折磨结束了!生活幸福了,她想到和她过去一样痛苦的人,她把法轮功的美好和其他民众分享,可是遭到了迫害。

她抑制不住的声泪俱下,对自身改变的激动、对大法的感激,在场的人虽然听得不太清楚,但是,大家都静静的听,用心在听。

律师:法轮功学员无罪

针对案情,律师认为:一家人和亲友正在吃饭,一大帮警察闯入暴力抓人,没有任何证据,就先抓人后取证;警方贸然闯入,不出示证件,不表明身份,没有相关手续和法律文书,也没有告知当事人抓捕理由和当事人的权利等;过程中还辱骂、殴打、剥夺睡眠、逼供取证、剥夺当事人和律师接见权等均是违法的。

本案“起诉书”不是因为“行为”被起诉,而是因为“身份”被起诉。到现在也没有发现当事人有犯罪行为,只发现他们是一群修炼人,是法轮功修炼者。一群善良、无辜、守法的公民就这样无故被抓,还被施加暴力。反而发现执法人员不是惩治恶人,而是迫害好人,是想方设法构陷、罗织罪名。如:在对高翠芳的起诉书和搜查清单上没有提到“光碟”,但在第二轮答辩意见时却说从高翠芳家里搜到“光碟”,这就暴露了起诉人的用心。

本案的焦点是:公诉人指控的“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编注:法轮功教人向善,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律师认为当事人长期修炼法轮功,并制作、传播法轮功真相材料。律师要公诉人指出,当事人利用了哪个邪教组织?破坏了哪个法律?怎么利用?怎么破坏?邪教组织是哪个法律权威机构鉴定证明的?不能让人一直不清楚。

公诉人诬陷说:“法轮功是邪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不需再用法律规定了。”律师指出,这是偷换概念,“众所周知”不能代替“法律”,必须由有权机关作出明确的法律认定,才具有法律效力。“法轮功不是邪教”也是众所周知的。前两天新闻里还在重复着“十四种邪教”,其中没有法轮功,这也是众所周知的;所有的有法律效力的法律文件都没有说法轮功是邪教,这也是众所周知的。说邪教的只有江泽民和《人民日报》评论员,江泽民、评论员不是立法机关,他们的话不是法律。信仰是天赋人权。世界人权组织、联合国宪章、我国的法律都对信仰自由作出了规定,并依法得到保护的,我的当事人只在他的信仰范围内,履行信仰自由的权利,没有哪条法律禁止,也没有哪条法律敢禁止。没有传播就不叫信仰,没有自己信仰的具体方式也不叫信仰。我们做法律工作的人要有清醒的判断力,事事从法律出发,最后归结到法律。

起诉书罗列出了所谓的罪证:书籍、神韵光碟、《明慧周刊》、《天赐洪福》、生命的护身符等等。并说:“经过昆明市公安局、“610”办检测,上述物品均为宣传歪理邪说,恶意攻击我党和政府等。”律师辩说:这些宣传品哪一句是歪理邪说,法律依据在哪里?哪一句是攻击我党和政府的?我党是谁?“我”又是谁?公诉人把一千八百多页十个卷宗所谓的证据用罗列的方式在法庭讲述出来,不让相关人员了解案件真相,在这种状态如何维护自身权利?只说物品有危害性,就不说危害性在哪里?四十本书,没说明是哪些书,哪些列入违法?比例是多少?是一个字违法,还是从头到尾都违法,是那个有权机关鉴定的?不能公诉机关说违法,公诉人就拿来取证。《明慧周刊》怎样违法?“烧红魔 炼金刚”六个字哪个字违法?“神韵”是晚会,与中央所办晚会有同等的合法权;“翻墙软件”是工具,一打开,有无限广阔的整个世界,包括了联合国,联合国绝对不违法,我不敢说它违法;“真善忍”不好吗?如果当事人书中讲的都是“真善忍”,也要拿来做罪证被审判吗?攻击党和政府不是本案要解决的,如果党和政府受到了攻击,可以有理有据提出诉讼。党和政府也会有错,纵观整个党的执政历史,就是不断的犯错、纠正,再犯错,再纠正的重复历史,小到大跃进、大炼钢铁、三反五反,大到文化大革命十年,人间灾难不断,就是滥用社会管理权造成的。今天对周永康、薄熙来等的惩处以及依法治国的提出,又是一次大纠正,从某种意义上也是变相对违法打压法轮功的一次纠正。

律师的辩护,不由让人联想到,法庭多次在量刑上,都要提到“前科”、“屡犯”等词要求重判,包括今天公诉人也提到了高翠芳曾经被判三年(编注:这是曾经被迫害,却被中共法院作为继续迫害的一个借口),想以此为借口加重迫害。如果是这样,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党和政府不也是屡犯吗?前科屡屡,杀人无数,为什么只用来要求平民百姓?而党和政府永远都高高在上,做错了给你平反,还要你知恩图报喊万岁!美其名曰:群众可以监督党和政府,可以提出批评意见,党和政府还要提倡批评和自我批评。事实如何呢,一对照便知都是愚弄百姓。

为杨自强辩护时,律师认为杨自强作为一名伤残军人,对越南战争被炸断了腿,安了假肢,现还拿着民政补贴,他怎么会去破坏国家的法律呢?

律师认为,检察机关在起诉书中罗织的一切罪名,不能得出犯罪结论。《刑法》三百条与当事人无关。当事人的《刑法》三百条罪名不成立,法庭应公正宣布无罪释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2/27/昆明法院开庭-高翠莲当庭感恩法轮功-302057.html

2014-11-20: 2014-11-19: 云南昆明石林法院对法轮功学员高翠莲等非法开庭
2014年4月19日晚,昆明石林法轮功学员高翠莲一家正在吃饭,一伙警察冲进她家,绑架了14人,她本人下肢瘫残,被打伤一案,现于2014年12月9日,在昆明石林法院非法开庭,对高翠莲、高夸七一家及亲朋等多人非法庭审。其中,杨志强是越战老兵,战场上受伤,被截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1/19/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00489.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1/20/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00512.html

昆明 石林县联系资料(区号: 871)

2015-06-10: 石林县县委
县委书记 电话:0871-7796270
县委副书记办电话:7796688
县委副书记电话:7796297
县委办公室主任电话:7711668
县人武部政委电话:7747808
县委政法委书记电话:7793666
县纪委书记 电话:7703996
县委组织部部长 电话:7796999
县委宣传部部长 电话:7798810县政府县委副书记电话:7796688

务副县长电话:7796700
副县长电话:7796672
副县长电话:7798530
副县长电话:7796686
副县长电话:7796857
副县长 电话:7786001

昆明石林法院
电话:0871-67796521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石林彝族自治县鹿阜镇石林中路

石林610主任:军学亮,电话待查。
石林国保大队副队长张某,电话:13608808125
北大村派出所派出所所长杨家学,电话:13987656868

2014-12-27: 石林公安局局长:王文昆
刑侦大队:李金辉 18388486689 13708468272
张志勇 13759486601 18910099200
赵红波 13888300156
副局长:张永清13608808125 张永清弟张永华67799618
5月10日公安打电话给培生去抄高琼芳的家(培生13608840586
13577149615)
戚悍新13708733422 13708468272
13708466139-7527858宜良国保速飞的姐姐速静
检察院公诉科:丁立 67746881
法院刑庭科:李子文 67791350
宜良北大村派出所:67701479
所长:13708493269
副所长:15087001331
鹿阜派出所:67796412
岔口派出所:67791110
石林景区派出所:67711437
石林610主任:钱琼珍
路美邑派出所:67795324
板桥派出所:67742381
圭山派出所:67731016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871)

2015-06-11: 云南省昆明市石林县高夸戚和残疾人高翠莲被绑架
此次参与迫害人员有石林县法院庭长李子文,石林县公安局副局长张永青,石林检察院立廷科科长,石林国保大队队长施小南,以上人员号码暂时没有,只有石林县法院座机:0871-7796524。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10-15, 5:23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