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9-23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河北 >> 河北其它 >> 邓秀苓, 女


出生时间: 1962.9.23
紧急成度: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14-09-21
案例分类: 拘留/绑架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4-09-21: 河北泊头善良村民遭电击、奴役
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一年,正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猖獗的时候。泊头市周官屯村善良妇女邓秀苓屡遭绑架、勒索、吊铐、奴工、殴打等酷刑折磨。未修炼的家人也曾被殴打全身是伤。

邓秀苓,女,是泊头市周官屯村人,一九六二年九月二十三日生,从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知道了法轮功是高德大法,按“真、善、忍”修炼心性。下面是邓秀苓自述她和家人遭迫害的详情。

泊头看守所内奴工、电击和勒索

一九九九年中共开始打压法轮功,我和周围的大法弟子们一样依法进京上访。在半路被献县公安局劫持,被转交富镇派出所,我被打了一顿耳光,后关进泊头看守所。

到看守所,恶警宗洪峰开始审问我,问谁让我上北京的。我说,没有人让我去,是我看电视上播放迫害法轮功,国家不明真相,我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我们以真善忍修炼心性。我的师父是被冤枉的。

宗洪峰听完后气得团团转。他说:“你想好了,想清楚了再说。”他出去一会儿,回来又问我,我还是那样说,他就开始骂骂咧咧了。他看也问不出别的,就把我非法送看守所了。

在看守所里,逼迫我们做奴工,装火柴盒,狱警给定任务,干不完,他们就用电棍电我们。我和大法弟子赵明辉被铐在窗户上,背靠窗户,手反吊在窗户棂子上,脚尖刚刚着地,电了大约五分钟。我和赵明辉说:“我们不能出声,别把别的大法弟子吓着。”我俩真的都没有出声,可我们的手被电破了三个手指头。在里边吃的是带老鼠屎的玉米糁子做的小棒子,喝的菜汤带着泥。出来后,还勒索了我三千五百多元钱。

恶警骚扰不断 再绑架

二零零零年,在看守所回来后,派出所所长许建江、警员刘俭一伙人,便三天两头儿到我家骚扰。

二零零零年夏天,我正在场里晒麦子,刘俭一伙儿想绑架我,我说,我哪里也没去,为什么还抓人?他们觉着理亏,这才没有抓我。还有很多次到我家骚扰。他们上我村照像,让大队书记周印华叫我到大队照像去并签名,我说我不掺和他们那些事。我没有配合他们,他们气哼哼的就走了。

因为邪党要召开会,派出所的警察们又开始登门骚扰。我到另一位大法弟子家借铡刀去,刚到他家,派出所的人就来了,刘俭带着一伙警察,不问原因就开始绑架我们,一同被绑架的还有其他四位大法弟子和其中一位大法弟子的女友。

到了富镇,他们就把我关一间屋里,有三、四个人打我,把我的头发抓下很多,把我的衣服撕的都不能穿了。

打完后,把我们送到泊头公安局,铐在椅子腿上两个多小时,才送看守所。在看守所,被逼做了一个月的奴工,装火柴盒,当时是孟庆忠当所长,他迫害了很多大法弟子,这一次又勒索了钱,恐吓家人不能说。

二零零零年,由于三天两头受到恶警骚扰,我就流离失所了二、三个月。

夫妻同遭殴打

丈夫(未修炼法轮功)全身是伤到了九月份,我回家整棒子,刚推自行车出门,富镇派出所的警车正好开车到我家的西边道上,一看见我,他们就下来一伙人就要绑架我。我不跟他们走,左广超一伙人用脚踹了我十多脚。

我丈夫周书成正出门,看见他们行恶,就拦着不让他们绑架我,他们十多个人连踹带打,把他压倒在地,把他打成一团。这时,我大哥周书志看见了,才把他们拉开。我们被拉到富镇派出所时,他们把我丈夫头朝下,屁股冲上,手是用手铐铐着的。到了派出所后,就把我丈夫吊起来打、用电棍电,把他的褂子撕的不能穿了,打的直到他整个身体都是伤,眼底严重出血,后来,我侄子把他送回家。
这些恶警把我关在派出所一间屋子里,来了几个邪恶的人,当时打我的人有四个,把我的头发抓下很多来,把我的鼻子打破了,流了三片血,我穿的褂子上也有好多血,把我穿的褂子撕的一条条的,后背在外面露着,直到把我打昏了,才住手。
然后,又把我绑架到泊头洗脑班,我不配合他们,不听他们“讲课”洗脑。我就开始绝食,过了三天后,他们叫来六个人把我四肢像个大字一样按倒,就绑在床上,把我绑的很紧,我根本动不了,不知给我灌的什么东西。我想不管怎样,我都不配合邪恶。

有一次,那个女狱警头找我谈话,我就给她讲真相,我说法轮功是按真善忍做好人的,让人处处修炼心性,国家不明白才打压的。那女狱警听不进去,等她在我住的屋里,一出门就摔倒在地,摔的够重的,当时,她都起不来了。她嘴里喊着:我惹着哪个法轮功的大神了。她说她花了一百多块钱买的那条裤子,才穿上,就给摔了个大口子。因为我给她讲真相,她听不进去,没能救了她,太可惜了。

还有一个帮教找我谈话,她想“转化”我,我不听她讲,我给她讲真相。她在泊头认识我大嫂子周玉珍,她说她要“转化”不了我,就让邪恶的头给我大嫂打电话,叫她来“转化”我。我说,她不会来的,因为我大娘正病着呢。他们让我写“三书”。我不写。就这样他们又关了我半个月。

到家后,我看见丈夫整个身体全是伤,已过半个月了,他还不敢躺下睡觉。眼睛红红的,被他们打的眼底出血还没好呢,还上着眼药水。这些恶警太狠了。他们又勒索了我三百多元钱。

二零零一年九月,有一天晚上,我正在家睡觉,听见有敲门声,我一看表十点多了,开门一看又是富镇派出所的恶警骚扰来了,他们欲绑架我。我那晚正气很足,心想不能让他们把我拉走,结果我被绑架到车上。刚开车,电路就着火了。他们一看走不成了,就把我拉到周屯京大饭店关了一夜一天,不给饭吃,不给水喝,有个看大门的好心老头儿偷着给我们送了一点水,还怕让邪恶的人看见。那天,一同被绑架的大法弟子还有王宝真、张秀荣、王俊杰、王小东、王俊玲、严西营。
他们给泊头打电话,没来车,他们便把我们关起来吃喝、唱卡拉OK去了。第二天,没办法只好让各村干部保我们回家了。

富镇派出所人员三天两头骚扰我们,使我们过不好日子。做好人也不让。给我们家人带来很大的伤害,使他们精神、经济上都承受了很大的压力,尤其是对孩子精神打击非常大,使他小小年纪承受了不该承受的痛苦造成无法抹去的阴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9/19/河北泊头善良村民遭电击、奴役-297801.html

河北其它联系资料(区号: )

2010-12-02: 河北省司法厅:
地址:石家庄城角街611号,邮编:050000
厅 长:李益民
副厅长:穆培文
副厅长:许新军
副厅长:刘向东
副厅长:王大为
副厅长:时清霜
副厅长:吴桐林
纪委书记:李建卿
政治部主任:赵秀淼
副巡视员:张双全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