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5-21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北京 >> 海淀区(中关村,温泉乡) >> 高春敏, 女, 60


紧急成度: 最高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14-08-15
案例分类: 拘留/绑架  抄家/抄资料点  受迫害程度:高
交叉列在: 北京 > 宣武区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05-11: 北京公安局三次送卷 检察院终不起诉

北京海淀区检察院于2015年3月31日对法轮功学员刘桂兰、高春敏、贾月娥做出了不起诉的决定。

2014年6月9日,北京海淀区西三旗派出所警察绑架法轮功学员刘桂兰、高春敏、贾月娥、齐琦, 6月10日将四人非法关押到海淀看守所。齐琦当时因身体问题取保。

2014年7月17日,北京市公安局非法逮捕刘桂兰、高春敏、贾月娥,三人被转押到北京市看守所(七处)。2014年9月16日,北京市检察院一分院非法起诉三位法轮功学员。

2014年9月29日,三位法轮功学员又被转回海淀看守所,案件移交到海淀区检察院。海淀检察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于2014年10月31日、2015年1月20日先后两次退侦。

北京市公安局于2014年12月5日、2015年2月16日所谓补侦后,两次将构陷案卷再送海淀区检察院。海淀检察院仍认为证据不足,按照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一条第四款,于2015年3月31日做出了不起诉的决定,整个案件历经了9个月零22天。这期间刘桂兰、高春敏由于身体状况于2015年1月20日在海淀检察院取保,贾月娥于3月31日走出看守所。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5/11/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09052.html#15510211533-1
2015-04-28: 北京公安局三次送卷 检察院终不起诉

北京海淀区检察院于2015年3月31日对法轮功学员刘桂兰、高春敏、贾月娥做出了不起诉的决定。

2014年6月9日,北京海淀区西三旗派出所警察绑架法轮功学员刘桂兰、高春敏、贾月娥、齐琦, 6月10日将四人非法关押到海淀看守所。齐琦当时因身体问题取保。

2014年7月17日,北京市公安局非法逮捕刘桂兰、高春敏、贾月娥,三人被转押到北京市看守所(七处)。2014年9月16日,北京市检察院一分院非法起诉三位法轮功学员。

2014年9月29日,三位法轮功学员又被转回海淀看守所,案件移交到海淀区检察院。海淀检察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于2014年10月31日、2015年1月20日先后两次退侦。

北京市公安局于2014年12月5日、2015年2月16日所谓补侦后,两次将构陷案卷再送海淀区检察院。海淀检察院仍认为证据不足,按照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一条第四款,于2015年3月31日做出了不起诉的决定,整个案件历经了9个月零22天。这期间刘桂兰、高春敏由于身体状况于2015年1月20日在海淀检察院取保,贾月娥于3月31日走出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4/28/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08172.html

2014-11-27: 北京高春敏被劫持近半年 家属申诉

北京六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高春敏女士被非法关押近半年,二零一四年十月三十一日,海淀区检察院将迫害高春敏等四名法轮功学员的卷宗退回海淀区看守所所谓“补充侦查”,高春敏的丈夫一方面继续找海淀区看守所医务室开具高春敏的诊断证明,一方面找海淀区检察院检察官吴虞德,要求为高春敏办理取保候审。

十一月十二日,高春敏的丈夫给海淀区看守所值班室打电话,看守所的中队长讲已经让高春敏给其丈夫写信告知病情(但至今还未收到),并说明天带她到医院做CT,但不告诉是哪家医院。前几天,高春敏的丈夫接到看守所的电话讲高春敏经医院检查发现胆囊有十毫米大的结石,肝里有囊肿,还有腰椎间盘脱出,但都不够保外就医的条件,因此不能取保候审。

保外就医取保候审的步骤是由看守所医务室开出此人身体状况不适合在押的诊断证明,如果此人还未移交检察院则由看守所所属公安局预审处审批,如果此人已移交检察院则由检察院审批。高春敏等人虽已退押但取保候审的审批权仍归检察院,而且检察院对看守所出示的诊断证明的真实性有监督的责任。但当高春敏的丈夫找到海淀区检察院吴虞德检察官要求办理取保候审时,检察官吴虞德却说已退押应由公安预审审批,直到高春敏的丈夫将要求办理高春敏取保候审事宜的申请提交到海淀公安预审处才知此事还应由检察院办理。

遭绑架、非法关押

二零一四年六月九日中午,刘桂兰(约六十二岁)开车带高春敏、贾月娥(五十七岁)、齐琦(五十三岁),在路上被西三旗派出所警察绑架,声称有人举报她们发真相资料。刘桂兰、贾月娥一直表示是去看望一个癌症病人,高春敏、齐琦是陪同前往,并且贾月娥、高春敏、齐琦三人互不相识,只因都认识刘桂兰而碰到一起。

拦截的警察在搜查四人书包时,发现刘桂兰包里有真相钱币、高春敏包里有五十张打印好面但无内容的神韵光盘、贾月娥包里有书和几张传单、齐琦包里有真相钱币。第二天,警察到各家搜查,在刘桂兰家查出一本《转法轮》,贾月娥家查出一本《洪吟》,齐琦家没有发现任何与法轮功有关的物品,高春敏因当时未报姓名所以未到家搜查;随后并将四人劫持往海淀分局看守所。齐琦因身体不适到看守所后被取保候审。

六月二十六日,海淀看守所警察到高春敏家里检查,并进行了录音录像,没有发现任何与法轮功有关物品,同时让高春敏丈夫签字,高春敏丈夫由于没戴眼镜,只在纸的右下侧签上名字,剩下的让警察填写。

七月十三日,高春敏住所的派出所民警打电话和高春敏的丈夫联系,确认她的住家地址,据说是看守所想办理监视居住或取保候审。

高春敏丈夫原本以为关押期满(三十七天)可以释放,七月十七日又到海淀看守所查询,发现电脑里没有记录了,情急之下,正赶上驻所检察官接待日,他们帮助高春敏的丈夫电话查询后,得知他们已被市检察院一分院批准逮捕,并被转押到“北京市第一看守所”,具体情况不详。不知这三天里他们发现了什么“重大证据”,对三位妇女“逮捕”。贾月娥请的律师也不知道那三天中有什么情况。据了解海淀看守所的办案人员曾经有过两次报海淀检察院批捕但都因证据不足给退回。期间政法委人员也曾前去找她们三人谈话,但都被三人的义正辞严驳得哑口无言。

家属申诉、营救艰难

据悉,办案人员声称在高春敏身上发现二十张光盘、在家里发现三十张光盘等,因此被检察院一分院批捕。贾月娥曾亲眼看见警察往她的书包里塞东西,并诱供说他们是“团伙作案”,但三人都拒不承认。

高春敏的丈夫觉得公安警察不按法律办事,造假,感到非常气愤,于七月三十一日给市检察院一分院的高保京检察长写了一封信,申诉此事。他在投诉信中说老伴高春敏“六月九日被海淀分局拘留,七月十六日经市检察院一分院批准逮捕,次日被转移到北京市第一看守所至今。从她被拘捕到我给您写信时止,五十多天过去了,我没有接到过任何正式拘捕信息和手续,我所了解到的关于她的信息是我奔跑了十次左右海淀分局看守所、四次市第一看守所和其他部门等处了解到的。”“我们都关心老伴的身体健康,毕竟是六十多岁的人,她在知青插队时就是由于脊柱侧弯病退回城,去年过年前又右手腕粉碎性骨折”。

八月一日晚,高春敏再次托人给丈夫打电话说自己肝里长了一个东西(后经律师核实为胆囊炎),希望丈夫请律师。八月三日高春敏的丈夫请到了一个律师。八月六日此律师见到高春敏了解情况后,希望高春敏写悔过书,高春敏讲:“我不会写的,要写在海淀看守所就写了”。律师给高写了因病取保候审申请,但八日早上就接到公安局拒绝取保候审的通知书。

九月一日上午,高春敏的丈夫再次去北京市检察院第一分院信访办,催促落实有关警察对自己老伴造假事件的调查情况,并向北京市检察院第一分院侦检庭送交了催促信。

九月三日,刘桂兰的丈夫开车带律师前往北京第一看守所见到了预审警察江某,并提交了抗辩书。内容大概是:刘的行为是无罪的应该就地释放,不应该再送检察院。江某不接抗辩书。律师还是坚持把抗辩书给了江某。江某称,案卷现在还没有送检察院,十七日前肯定送。

九月二十三日,刘桂兰的丈夫与律师再次前往北京第一看守所看望刘桂兰。据悉,刘桂兰面容很憔悴,刘桂兰说每天测血糖、量血压,可能是血糖和血压都有问题。同时刘桂兰的律师分别向北京市检察院一分院和海淀区检察院递交了阅卷申请。

高春敏的丈夫得知案子转回到海淀区检察院后,多次前往海淀区检察院查找高春敏的信息,但检察院的人员都以卷宗没到为由不给查找。九月二十九日早晨,高春敏的丈夫再次前往海淀区检察院查找高春敏的卷宗,看检察院的内部网上是否已有高春敏的卷宗,可否办理取保候审,并告知自己要做高春敏的代理辩护人。检察院人员说:你不行,要高春敏本人同意并签字才行。高的丈夫立刻给律师打电话咨询,律师说:你是她的丈夫,不用高春敏本人同意和签字就可以直接当代理辩护人。检察院的人听后无话可说。

高春敏的丈夫问有关高的卷宗一事,管理员讲卷宗已到,但是一分院没有办人员移交手续,所以还没分到具体办案检察官手中,因此卷宗没法上网。下午高春敏的丈夫开车来到一分院查询,案卷管理处的人讲我们这里案卷从入到出按规定是两个月,到期准时转出,九月十七日已经将高春敏的卷宗转往海淀区检察院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1/27/北京高春敏被劫持近半年-家属申诉-300800.html

2014-09-06: 北京法轮功学员刘桂兰等三位法轮功学员遭迫害近况

9月3日,刘桂兰的丈夫开车带律师前往北京第一看守所见到了预审警察江某,并提交了抗辩书。内容大概是:刘的行为是无罪的应该就地释放,不应该再送检察院。江某不接抗辩书。律师还是坚持把抗辩书给了江某。江某称,案卷现在还没有送检察院,17日前肯定送。

9月1日上午,高春敏的丈夫再次去北京市检察院第一分院信访办,催促落实有关警察对自己老伴造假事件的调查情况,并向北京市检察院第一分院侦检厅送交了催促信。

据看守所内部传来的消息讲,凡是在押 法轮功学员不“转化”不放人,并纳入看守所考核指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9/6/二零一四年九月六日大陆综合消息-296983.html

2014-08-15: 北京法轮功学员刘桂兰、高春敏、贾月娥被非法关押迫害已经二月余,目前被劫持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八月十一日,高春敏的丈夫再次去市检察院一分院的投诉中心,答复是还在调查中。高的丈夫说,老伴目前生病,“他们不让取保候审,这显然是报复,我要继续告他们。”

此前,高的丈夫投诉警察造假证据、非法关押他老伴五十多天,从不通知家人。他在投诉信中说老伴高春敏“六月九日被海淀分局拘留,七月十六日经市检察院一分院批准逮捕,次日被转移到北京市第一看守所至今。从她被拘捕到我给您写信时日止,五十多天过去了,我没有接到过任何正式拘捕信息和手续,我所了解到的关于她的信息是我奔跑了十次左右海淀分局看守所、四次市第一看守所和其他部门等处了解到的。”“我们都关心老伴的身体健康,毕竟是六十多岁的人,她在知青插队时就是由于脊柱侧弯病退回城,去年过年前又右手腕粉碎性骨折” 。

据悉,北京市第一看守所的一个姓江的和一个姓白的在办所谓的“案子”,主办的警察不见家属请的律师,只让助手出面,问什么都不说。

二零一四年六月九日中午,刘桂兰开车带高春敏、贾月娥、齐琦,在路上被西三旗派出所绑架,声称有人举报她们发真相资料。刘桂兰、贾月娥一直表示是去看望一个癌症病人,高春敏、齐琦是陪同前往,并且贾月娥、高春敏、齐琦三人互不相识,只因都认识刘桂兰而碰到一起。

拦截的警察在搜查四人书包时,发现刘桂兰包里有真相钱币、高春敏包里有五十张打印好面但无内容的神韵光盘、贾月娥包里有书和几张传单、齐琦包里有真相钱币。第二天,不法警察到各家搜查,在刘桂兰家查出一本《转法轮》,贾月娥家查出一本《洪吟》,齐琦家没有发现任何与法轮功有关的物品,高春敏因当时未报姓名所以未到家搜查;随后并将四人劫持往海淀分局看守所。齐琦因身体不适到看守所后被取保候审。

六月二十六日,海淀看守所警察到高春敏家里检查,并进行了录音录像,没有发现任何与法轮功有关物品,同时让高春敏丈夫签字,高春敏丈夫由于没戴眼镜,只在纸的右下侧签上名字,剩下的让警察填写。

七月十三日,高春敏住所的派出所民警打电话和高春敏的丈夫联系,确认她的住家地址,据说是看守所想办理监视居住或取保候审。

高春敏丈夫原本以为羁押期满(三十七天)可以释放,七月十七日又到海淀看守所查询,发现电脑里没有记录了,情急之下,正赶上驻所检察官接待日,他们帮助高春敏的丈夫电话查询后,得知他们已被市检察院一分院批准逮捕,并被转押到“北京市第一看守所”,具体情况不详。不知这三天里他们发现了什么“重大证据”,对三位妇女“逮捕”。贾月娥请的律师也不知道那三天中有什么情况。据了解海淀看守所的办案人员曾经有过两次报海淀检察院批捕但都因证据不足给退回。期间政法委人员也曾前去找她们三人谈话,但都被三人的义正辞严驳得哑口无言。

七月二十日左右,曾与高春敏在海淀看守所同一监室被关押的一个人给高的丈夫打电话讲:“当时宣读批捕书之后,高春敏说了多遍‘那些事不是我做的,和我没关系’,拒绝在批捕书上签字,并希望请律师”。高春敏丈夫通过内部关系了解到,办案人员声称在高春敏身上发现二十张光盘、在家里发现三十张光盘等,因此被检察院一分院批捕。同时贾月娥聘请的律师也反映,贾月娥曾亲眼看见警察往她的书包里塞东西,并诱供说他们是“团伙作案”,但三人都拒不承认。

高春敏的丈夫觉得公安警察不按法律办事,造假,感到非常气愤,于七月三十一日给市检察院一分院的高保京检察长写了一封信,申诉此事。八月四日高春敏的丈夫去市检察院一分院核实,第一分院的接待人员讲:“院长已经把您的信转批到侦查监督庭调查了,法轮功的信院长转批,这是第一个,会逐一调查后给您回复”。

八月一日晚,高春敏再次托人给丈夫打电话说自己肝里长了一个东西(后经律师核实为胆囊炎),希望丈夫请律师。八月三日高春敏的丈夫请到了一个自称给几个法轮功辩护过,且都没判成的律师。八月六日此律师见到高春敏了解情况后,希望高春敏写悔过书,高春敏讲:“我不会写的,要写在海淀看守所就写了”。律师给高写了因病取保候审申请,但八日早上就接到公安局拒绝取保候审的通知书。

八月十一日高的丈夫再次去市检察院一分院的投诉中心打听调查情况,答复是还在调查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8/15/北京刘桂兰等三人被劫持两月余-296020.html

海淀区(中关村,温泉乡)联系资料(区号: 10)

2019-05-13: 青龙桥派出所: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二龙闸路甲5号,邮编100091
电话:62869568 62881666 62881620 62881670
所长王金树(警号037063)
政委祁学兵(警号039000)
副所长马伟峰(警号035444,主管迫害,杨海荣直接向其请示汇报)
杨海荣13611301009、新13701321720、18518858419、旧18910876696,警号035960杨海荣婆家电话:010-66763773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香山路娘娘府甲一号3楼10号,邮编100091;公公刘子正已故,婆婆名叫李国华。

2019-05-06: 青龙桥派出所: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二龙闸路甲5号
电话:62869568、62881666、62881620、62881670
副所长马伟峰,警035444(主管迫害)
杨海荣13611301009 13701321720、18518858419、18910876696警号035960

附:警察杨海荣、马伟峰的照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_images/2019-5-6-qlc-01.jpg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_images/2019-5-6-qlc-02.jpg
 
2019-05-02: 青龙桥派出所电话:010-62881666 010-62869568
杨海荣电话:(现在的)13611301009 13701321720 (原来的)18910876696 18518858419
(注:杨海荣电话,不知现在究竟用哪个,请都试一试。)

2019-04-14: 北京海淀区看守所
01082587325
值班室:01082587030 医务室:01082587642
看守所对外:01082587110
所长王建新 01082587031、13801199160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5-09, 11:0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