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21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山东 >> 潍坊 安丘市 >> 桂荣, 女, 50

个人情况: 安丘市玻璃厂退休职工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山东省安丘市
迫害情况: 非法劳教3年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4-01-16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9-08-06: 山东省安丘市兴安街办玻璃厂退休工人桂荣
山东省安丘市兴安街办玻璃厂退休工人桂荣,因为炼法轮功被绑架多次,08年刚从王村劳教所出来。七月二十五号又一次被绑架,详情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8/6/205989.html

2006-10-11: 山东潍坊市安丘大法弟子桂荣被绑架到山东第二劳教所迫害
山东省潍坊市安丘大法弟子桂荣,女,50岁,安丘市玻璃厂退休职工,于9月24日晚在安丘市红沙沟镇讲真相时,被邪恶之徒绑架,非法关押在安丘看守所,家中亲人多次去要人,邪恶答应中秋节放人,结果10月2日家人接到邪恶的电话,说桂荣已于10月1日劫持到王村劳教所,但没有任何手续。桂荣的儿子到劳教所去看望妈妈,只是收下了衣服,但不允许儿子见面。

在此之前,大法弟子桂荣被多次非法关押、抓捕,还于2000年在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济南)被非法劳教三年。

近年来,桂荣家中被迫害的非常严重,因丈夫早年去世,只与儿子相依为命。儿子准备11月份结婚,可妈妈又被绑架到劳教所,儿子非常痛苦!

请善良的人们都来关注、营救被非法关押迫害的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0/11/139914.html

2006-09-26: 潍坊市安丘大法弟子桂荣被绑架
山东省潍坊市安丘大法弟子桂荣,女,50岁,是安丘市玻璃厂退休职工。于9月24日晚,在安丘市红沙沟镇讲真相时,被邪恶之徒绑架,详情待查。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26/138720.html

2006-07-24: 安丘大法弟子被迫害案例(续)
我叫桂荣,女,今年50岁,是山东省潍坊市安丘市玻璃厂的一名职工。我是96年5月份喜得大法的,我捧着《转法轮》这本书,越看越爱看,仅用一天半的时间就看完一遍。这是一本高德大法书,是一本天书,是一本教人修炼做好人的宝书。从此以后,我每天早晨、晚上都到炼功点学法、炼功,工作中处处按李老师说的“真、善、忍”做,得到同事们的好评。那时,我们安丘学炼法轮功的人越来越多,大约有一万人。

可是,自从99年4.25以后,我的电话被监听,我们在电话中说要到哪里去,就看到警车(两轮白摩托、轿车、面包车)早在我们要走的路线上等着了。特别是99年5月1日,我到同修家去,看到每隔不远就停有一辆警车,听到他们在打手机说:“到了,到了。”看的出我的一举一动都在他们的视线内,后来我听说:5月1日那天为了法轮功,他们施行了一级战备。

99年7月20日那天早晨,我被恶警非法从家里抓到一家旅馆内,这家旅馆戒备森严,大约有20来个人守着我(有警察、单位保卫科和单位工作人员),大小便都有人跟着,不让睡觉。家里人不知我被关在哪里,也打听不到,万分着急。可不知为甚么他们把我转移了三个旅馆,最后是“西苑宾馆”,逼我看诽谤师父和大法的电视,市妇联、市经委、市公安、北关派出所、我单位,他们也包了房间,有轮流看着我的,也有跟我“谈话”的。后来我才知道旅馆外面还有游动哨。他们逼我写“保证书” 不炼大法,我说:“如果让我坐牢杀头随你们的便,让我放弃法轮功办不到!”他们看我根本不动心,又找了我当官的姑父去说服我,还不行。又找我的姐姐、姐夫们、弟弟、儿子去吵闹我、打我,这还不行又叫了被迫说不炼的同修去说服我,还拿了山东总站张寿强的声明和潍坊总站李天民的声明及安丘本站同修的录像带给我看,他们还施行了不让我睡觉的办法,就这样我被非法关押了一个月的时间,最后,无奈的写了一份“再也不炼甚么功”了的保证书,他们交差这才把我放了。可是从此以后我失去了自由:每天下班都有“随从”“保镖”跟着,晚上他们就在我家住着,因为我丈夫已去世,这些男人在屋里住下不方便啊,特别又是个夏天,我就把房门关上,他们就在我家院子里守着。没想到这惹上了大祸,第二天,厂里不让我回家了,中午不让午休,晚上让我在一个办公室里,只给我一张坐椅,坐在椅子上睡,电灯亮着,窗户开着,故意让我喂蚊子,外屋看守我的却黑着灯。我姐见我三天没回家,不知出了甚么事,到厂里去看看我,我就对姐姐说了他们的恶行,姐姐找了表弟去替我写了“保证书”,厂纪检书记王世奎才答应放我回家,有一次,我去还别人的录音机,晚上刚到家,公安局长宋云清和政保科长程淑苹就到我家骚扰我。

1999年10月,听说政府要定法轮功为×教,我心里很着急,决定到北京去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临走前公安局长宋云清给我打电话威胁我:“你们家可有很多当官的。”意思是:你要是去了,他们就会受株连当不成官了。接着单位里政工科长张伍田和保卫科长李明红又到我家骚扰,我心里明白,看来定×教是真的了,不然他们不会这么紧张,所以我更坚定了去北京上访的决心。

从北京抓回来后,我被非法拘留一个月,在拘留所中,打骂是家常便饭,并在严冬腊月北风夹着雪花的天气里,他们把我们赶到院子里,逼着脱掉棉衣,故意冻我们,直到有一位功友被冻昏过去才罢休。从拘留所出来后,又被单位关到厂里的二层楼上,房间的窗户全被堵死了,屋里就一张中间断了的破长椅,吃饭有人送到跟前,上厕所有人跟着,晚上睡在破长椅上,就这样被关了三个半月。试问:一个小小的单位,有甚么权利私设牢房,随便关押人?他们这种做法是违反《宪法》的!可是,在那邪恶猖獗的日子里,到那去说理?!还有更不讲理的事呢,他们非法关押我三个月后还想勒索我一万元钱,我说没有,他们看我实在交不出只好放我回家。回到家后又有六个人住在我家看着我,24小时监视,外面有四个男的,共有十个人。单位领导马光运提出买面、买菜由看管我的人买,我不同意。因为对她们的品行信不过,怕她们偷扣我的钱。她们的伎俩行不通,只好像保镖一样跟着,我自己买。在这期间她们偷走我一百元钱,我坚决要求撤人,领导只好把人撤了,在门外和远处盯着、跟着。有一天休班,我要去做衣服,刚走到大门外,被盯我的人拦住了,拽着我的自行车不放,我硬挣脱了就是要去,他们一伙和我争争吵吵,拽拽扯扯走了一里多路,他们理亏,只好跟在我后面,我才在商店做上衣服。刚出商店门口,派出所的警车早等着我了,他们强把我拽上警车,拉到北关派出所,呆了一天,下午五点左右,一个姓李的所长从屋里出来,心知理亏,还装模作样的教训我:“桂荣,你怎么不听厂里领导的话?你太不像话了。”我说:“我怎么了,犯甚么法了,连出门做衣服的权利都没有了吗?你们凭甚么剥夺我的人权?”李所长支支吾吾答不上来,最后又把我拉到厂里关起来,我便开始绝食绝水,三天后才放我回家。

受到这些不公正的待遇,实在忍无可忍,我决定到北京上访,可是,到了北京,听说信访局门口布满了便衣警察,根本進不去,被逼无奈只好到天安门广场打横幅,写上“法轮大法好”!告诉政府告诉人民:法轮大法是正法,是使人身心健康的好功法。当我在金水桥打开横幅,展向旅遊观光的人们时,他们都善意的向我微笑、点头,表示理解,有一位遊客说:“你站好,我给你照张相!”他真的为我照了张相,可以想像人民是多么支持我们,尽管谎言遮天盖地,屎盆子、尿盆子一个劲的往 “法轮功”上扣,可是人民群众心里亮着呢!五分钟后,一个恶警抢去横幅,把我带上警车,有一个恶警猛吸一口烟,想用烟卷烧我的手,我善意的对他说:“我们都是好人,你不能烧我。”他走开了,不一会车里就装满了大法弟子,一个恶警凶狠的打我们耳光,我被打了11个耳光,身边年纪大的同修被打了8个耳光,一个恶警问:“都打了吗?”那个回答:“都打了。”“好,走吧。”车把我们拉到北京东城派出所,然后分流。我被接到安丘驻北京办事处后,一看那里早已抓了很多当地同修,有一个叫都建勇的恶警,用脚一下踹倒我,我刚坐起来,接着又被踹倒,连着踹倒我三次,并要我把口袋里的钱全部掏出来,一看不多,所以才没要我的。听说别的同修的钱全部被他收走,放進自己的腰包,也不开收据。他凶狠的对我们说:“你们17个人我都打了,看你们还敢不敢再来北京!”我亲眼看到50 多岁的女同修宋秀梅,被他在腰部猛踹十几脚,同修王金义想向他讲真相,被他一脚踹在眼上,当时王金义的眼角就流血了,并肿的很高。我问同修吃饭了吗?同修说:“两天没给饭吃了,钱全部被他们搜走了,装進自己的腰包,还舍不得拿出来给我们买饭吃,就这样饿着我们。电视上演男女拥抱的镜头,我和同修都不看,都建勇流里流气的咋呼:“快看呀,电视上的人在做甚么?”我说:“你的素质太差了,把别人的钱装進自己的腰包里去,还说些下流的话,太有损警察的形象。”回到安丘,政保科长程淑苹带领他的部下,又用些下流话说我:“桂容这个身体干××正好……”你一言他一语的挑釁侮辱我。我说:“你们这些人在这方面很有经验了。”我又对一位二十来岁的小青年说:“你最好别和他们在一起,免得学坏了。”这伙恶警恼羞成怒,说我竟敢顶嘴,把我的双手铐在背后,坐在地上,两腿伸直,他们就吃饭去了。然后,又把我送到看守所,因为两个监室的同修同时绝食绝水抗议,公安恶警硬说我带的头,首先拿我灌食,在两个监室前面摆好阵势,让同修们都能看到我被灌食,我放下生死坚决抵制,他们没灌成才放了我。

2000年7月18日,我正在上班,又被无故抓進看守所。那一天,各乡镇也送進许多同修,他们有的正在地里干活,有的正在做饭,有的正串亲戚,就被无故抓来看守所,我们不知道出了甚么事,过一会才听一个警察说,又到敏感日了,非法取缔“法轮功”一年的日子快到了,怕我们到北京上访,就把我们先送進看守所,我们很气愤,这是法律上哪一条规定的?简直无法无天,在对待法轮功学员上他们无视法律、法规,根本不按法律办,完全凌驾于宪法之上。

在这些日子里,作为一个中国公民,只因为修炼了“法轮功”,就失去了人身自由的权利,失去信仰自由的权利,在这一年中,我大部份时间被关押,一点安全感都没有,在这种情况下,被逼无奈,只好再次到北京上访。2000年10月1日,我又到北京天安门证实法轮大法是正法,再次被绑架,被当地公安局拉回后就劳教了。

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在济南浆水泉路20号,在劳教所北边不远处,有一个医院,是专为劳教所服务的,我是在这个医院查的体,并且每年农历新年劳教所都去医院慰问。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是邪恶势力在山东的第一大黑窝,那里刚开始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大部份是各地辅导站的辅导员,我被关在第五大队,大队长叫牛学莲,是个人面兽心的牛魔王,我们炼功,她带领恶警打我们,并亲自用电棍电我们,把日照市街头镇管家沟村的迟明香同修,电的满地打滚。还采用把人双手铐在很高的地方,脚尖沾地,还对我们野蛮灌食,刚灌完食就强迫搬石头,干重体力活,还关黑屋子,不让大小便,不转化就不让睡觉,让社会刑事犯管我们,管我们的是个把前妻两岁的孩子摔死的犯人,此人心狠手辣,为了多减刑期,就使劲打我们,一早晨就打破了三个同修的头,我和其馀同修都被打的头上起了鸡蛋大的包,她们说是恶警叫打的,不打就加期,有一个叫邢丽的,因为不打我们,被队长叫到办公室,掀起她的衣服来就用电棍电,还不能哭出声来,她被加期两个月。每逢有人参观,就把不转化的学员藏起来,藏到黑屋子里、仓库里,每天工作十六、七个小时,如干不完活或有谁得罪了队长,全队的人都不让睡觉,根本不拿当人待。

2002年底,解教回家,公安还是经常到我家和单位骚扰,并经常发现有人跟踪、盯梢。2003年3月份,我再次被抓,送到潍坊洗脑班,强行洗脑三个月,在那里我看到:寿光的两位同修被寿光恶警打的很厉害,女的被打的头痛、脸色苍白、脉搏跳动的很快、非常难受得样子,不能起床;男的腰被打断了,也不给治疗,下肢瘫痪,别人给端屎端尿,20天后才被接回,凡去洗脑班的大法弟子,大部份强迫家人陪同,不得出入,第一个月交了3000 元,第二、三个月交2000元钱,潍坊美城有一个叫魏光花的同修被派出所勒索了8000元,还得再向洗脑班交5000元,因没钱交,急得家里人直哭。

从镇压开始,一直过着暗无天日的日子,上班有看着的,洗澡、上厕所都有人跟着,下班回家后还有人跟踪盯梢,我不知道自己做错了甚么,自己从不拿厂里一点东西,给厂里省下了十年的医药费,不但不表扬我,还这样对待我,真不明白,宪法规定的信仰自由、言论自由、结社自由,为甚么不去真正的实施履行?难道只是一纸空文?

仅仅十四年的时间,法轮功洪传80多个国家,应该是中华民族的骄傲,是为中华民族的文化增光添彩的大好事,可我们政府却一味的打压,不听老百姓的心声,这就是所谓的“人民政府”?!真是不可理喻!但我坚信,正义必将战胜邪恶!乌云遮不住太阳!

大法弟子:桂荣
山东省潍坊市安丘玻璃厂
2006年6月23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24/133699.html

2006-07-23: 安丘大法弟子揭露当地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23/133698.html

2005-06-11: 最近一段时间,山东省安丘市公安局“邪教”大队及安丘市“610”的邪恶之徒纠集各乡、镇派出所恶警,连续大肆非法抓捕、关押、抄家,骚扰大法弟子,据初步统计已达二十多位大法弟子被迫害。

2005年3月11日,安丘市庵上镇圈河村大法弟子陈安瑞在家中被绑架。安丘市玻璃厂大法弟子桂荣在单位上班时被恶警绑架,送潍坊市610洗脑班迫害。同日,贾戈镇一名大法弟子也被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11/103834.html

2005-03-16: 2005年3月11日上午,安丘邪恶之徒绑架了玻璃厂大法弟子桂荣,还有一名贾戈镇大法弟子也遭安丘邪恶之徒的绑架,其它情况不详。

2005-03-14: 山东安丘玻璃厂大法弟子桂荣,在工作其间,于2005年3月11日上午,被安丘邪恶之徒绑架、关押。其它不详。

桂荣被绑架后,其儿子(常人)再次失去母爱,成为无依无靠、独自生活。因为桂荣的丈夫在桂荣修炼法轮大法之前,遭车祸身亡。之后,母子相依为命。

桂荣修炼法轮大法之后,受益巨大。因坚持信仰“真、善、忍”而遭邪恶之徒的多次迫害:99年7月19日被安丘邪恶之徒绑架关押洗脑8天左右,后又多次進京证实大法,被安丘邪恶非法拘留数次,2000年10月其间被非法劳教3年。桂荣被非法劳教后,未成年的儿子一夜之间成了流浪儿,处境凄惨、苦不堪言……

2004-10-03:桂荣:女,47岁左右,安丘市玻璃厂职工,因坚修大法于2000年10月被非法劳教3年。

2004-01-16: 安丘市被非法劳教大法弟子有:
赵永红;刘晓艳;桂荣;唐曾艳;李焕武;赵凤梅;杜铁凝;王咏梅;宋廷山;马爱玉;宋秀梅;李仁东;杨金波;孙国明;王金泉;魏国庆;孙业智;孙业峰;吕洪信;王金义;张溪;娄国云之女(小名沙沙);张霞;孙建芳;张秀芹;徐景平;王培志;宿宝云;宿效友;徐金英(先后被非法劳教两次);孙希俭;代宗秋;王桂秀;辛东升;莫建珍;王和(音);王学云;张月兰;王天才;李秀文(先后被非法劳教两次);刘秀梅;石桂兰;李文采;钟某某(不知名);另有不知姓名的还有三个。

2001-03-15: 桂荣,女,42岁,安丘市玻璃厂职工。4次進京请愿,6次拘留,被单位关押数次。2000年10月被劳教强行送往济南劳教所劳教三年。

潍坊 安丘市联系资料(区号: 536)

2018-05-14:刘家尧镇派出所:0536-4730119

2017-05-24: 安丘市凌河派出所:
所长刘凌春18606362219、13906362219
教导员张国文18615910199、13573660199

2017-04-08: 绑架山东省安丘市景芝镇丁珍文、王明责任单位信息补充:
安丘市景芝镇潍安路12号 262119
安丘市公安局景芝派出所
黄保华 所长 18678075588 13806492199
张立波 副所长 18678020077 13505368635
孙衍强 副所长 18615089880 13963637399
陈宗金 警察 18615089883 15966187559
张景涛 副所长 18615089881
邵珠福 警察 18615089885
徐金宝 教导员 13792696567 13026551188
王明海 警察 18615089987
沙明珠 警察 18615089893
刘 宽 警察 18615089892
林 强 警察 18615089891
李宽欣 警察 18615089890

2017-01-03:
山东省潍坊市安丘市公安局兴安街道派出所信息:
所长周金汉18678075388、4383900、13964761388
教导员李振波18615917976、4871119、13863689659
副所长张小鲛262199、13964722860
副所长毕贞东262199、18615908521、4261426、13953648096
副所长魏云海18615918339、4871119、13953678818
副所长胡远征18615918208、13505368636
副所长董绪梅13583619001、18615908510
副所长李祥华18615908511、4261426、13563603506

2016-12-18:
庭审主审法官:刘建芳 电话0536----4261099;陪审员:郑文芳、范声芳;公诉人:田红霞05363011546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536)

安丘红沙沟镇党委办 4671001
吕子宏 4673726 4389678 13705363726
薛 涛 4671068 4366696 13606466139
刘 超      4750228 13963630197
陈名文      4730004 13583686859

红沙沟镇派出所电话:4671029  4674006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