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0-21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河北 >> 秦皇岛 抚宁县 >> 王海金, 男, 46

王海金
王海金
个人情况: 自家新开业蛋糕店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河北省秦皇岛市抚宁县牛头崖镇
拘留时间: 2014年4月22日
有关恶人: 秦皇岛北戴河海宁路派出所、牛头崖派出所、抚宁公安局国保等
个人近况: 2014年10月9日 迫害致死 (2014-04-26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14-04-26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803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卢佳荣(卢家荣) 王海金
交叉列在: 河北 > 秦皇岛市

王海金从看守所被接回家的第三天照的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11-24: 灌食、殴打、性虐待、逼做奴工……
河北省市抚宁县法轮功学员王海金被迫害致死真相再揭露

河北秦皇岛市抚宁县法轮功学员王海金,两年前在自己蛋糕店里被抚宁县国保警察绑架,在抚宁县看守所遭受了九十天的非人折磨:灌食、殴打、性虐待、做奴工……直至奄奄一息。伤痕累累的王海金回家仅两个多月就不治去世。

被打掉一颗牙

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二日中午,正在自己店内干活的王海金,被抚宁县国保陈英利、牛头崖王伟等几个派出所约二十多个便衣警察绑架,没有说明任何原因和出示任何证件。非法抓人后又非法抄家没有证人、没有手续、没给清单。

王海金被牛头崖派出所警察带到抚宁中医院体检,当晚八点左右被劫持到抚宁县看守所,投入流动监室。王海金拒绝穿囚服,值班狱警唆使两、三个犯人殴打他头部,当时就把王海金的门牙打掉一颗。

遭灌食折磨

从進入看守所王海金开始绝食,第四天遭到野蛮灌食,几个犯人按住王海金,李淑月狱医给插鼻管。由于承受不了插鼻管迫害这种痛苦,他开始吃饭,身体稍有恢复,狱警张强就强迫王海金做奴工,期间还遭犯人殴打。

因为王海金身体非常虚弱,而每天做奴工的工作量越来越大,王海金的身体根本承受不了;五月十三日,抚宁国保陈英利和陈德东又对王海金非法提审,王海金又一次绝食抗议。看守所就把王海金转到七监室灌食迫害,这次迫害是一个极其痛苦的过程,几个刑事犯人按住王海金,有的掐大腿,其中一个犯人捏住王海金的嘴,当时就把一颗大牙捏掉了,女狱医李淑月把很粗很长的管子从鼻子里插到胃里45公分~55公分,当时鼻子里嘴里全是血,惨不忍睹,就连参与插管灌食的女狱医当时都呕吐了,而且这次插管就再没拔过,由犯人灌食,每天分分秒秒都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时时刻刻承受着生不如死的痛苦。

狱警指使犯人下毒手

为了加重迫害,狱警杨士泽还用手铐将王海金和死刑犯严伟铐在一起。严伟是曾杀死三人的死刑犯,就等着被执行死刑。狱警把他和王海金铐在一起,指使他专门折磨王海金,他就用手铐打王海金王海金的手被他毒打折磨肿的象馒头一样,而且满嘴的污言秽语。

然而,抚宁看守所又酝酿着一场更为残酷迫害的阴谋。大约是五月二十二日傍晚,看守所下班后,也就是王海金绝食反迫害的第十天,在他生命奄奄一息的情况下,看守所残忍的指使五、六个犯人毒打王海金,吸毒犯号长李龙说,狱警不让打出伤来,让明天必须吃饭,没有了人性的犯人高乃昌竟狠毒的使劲掐王海金的睾丸(致使王海金七月二十二日回家后还没痊愈),其他几个犯人一起毒打折磨王海金,整个抚宁看守所都能听到王海金凄厉的惨叫声。

王海金当时的心脏遭打击后伤害到了极点,身体的痛苦承受也到了极限,这次迫害对王海金的身体和精神上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逼做奴工活

第二天,狱警杨士泽假惺惺的打开王海金手铐,说给七天让王海金恢复体力,然后继续做奴工。后来,王海金一点点的能坐起来了,又一点点的能下地了,又一点点地在他人搀着勉强能慢慢走动了,有一天,另一号长把许多樱桃核放到王海金的双脚下,让他光着双脚踩在上面。

王海金身体还未恢复,狱警杨士泽和号长就逼迫王海金干奴工活,糊做蛋糕用的纸杯,一摞两百个,犯人每天要拼命糊出两至四千个左右,奴工活儿都是在各个监室干,什么样的犯人都有,卫生措施根本就没有,可想而知生产出的东西有多肮脏!

王海金由于身体极度虚弱,而每天的伙食j极糟糕,早是一碗玉米面粥,午晚是两、三个窝头和清水菜叶汤,不但没有任何营养,甚至都吃不饱,每天还要拼命干活。谁想吃别的都得花高价买,没钱的犯人只能给什么吃什么,长期半饱半饿的拼命干活儿。身体极度虚弱的他只能糊七至九摞,也就是不到两千个,狱警和号长嫌他干的少,不断的给他施压加量。后来,王海金累的不行了,身体状况越来越差,出现全身浮肿、恶心、浑身无力、心跳加快、上不来气等病状。

七月份,王海金第一次提出要上医院检查,看守所不予理睬,到医务室给开了点救心丸等药继续做奴工。过了几天王海金身体越来越糟糕,腿肿得一按一个坑,吃不下饭,上不来气,睡不了觉,于是王海金第二次提出去医院,被领到医务室检查,李淑月狱医说明天早点送医院去。第二天也就是七月十八日到抚宁县中医院,医生诊断是心脏衰竭,必须住院。五天后,抚宁县国保和看守所怕担责任,就预谋想让家属交两千元钱以取保候审接回,因家人毫不知情,就这样七月二十二日下午五点多王海金从医院被送回看守所,夜里十点左右家人才见到王海金

九十天后判若两人

然而,见到王海金时,家人不敢相信昔日英俊、健壮的王海金,被看守所残酷迫害了整整三个月,身高一米七八、体重近一百八十斤的王海金,已经变成瘦骨嶙峋满脸胡须,佝偻着腰的小老头。而王海金身上穿着不知是谁的又瘦又小的衣服,脚上的黑布鞋小很多,趿拉着穿不上,走路明显的身体打晃。家人非常气愤,质问陈英利王海金为什么那么瘦,国保陈英利一再强硬狡辩说:到这里和家里不一样,瘦点是很正常的。就是这样临走时陈英利又一再强硬威胁要随时配合传唤、出庭等。

王海金在看守所期间,家属曾多次去看守所给送衣服,窗口矮个年岁大的狱警几次问都说衣服不收存钱可以,说给王海金发的床单、被罩、脸盆、手巾等物品欠了一百多元。后来家属给存了三百元,以为剩下的给他零用,但哪知道王海金一分钱也没花着,还不够看守所扣的,到了那里必须穿他们的衣服,不管是新的还是旧的。

王海金从看被守所接回整个人与原来判若两人,非常沉默,什么也不愿说,只是说在里面被迫害得生不如死,没想到还能活着回来。几天后越来越不对劲,精神恍惚,两眼迷离,浑身无力,坐立不安;并且看见饭就恶心,勉强喝点稀粥,一会就全吐出来。黑夜白昼无法入睡,一躺下就上不来气,有时睡着了,几分钟就会突然惊醒,惊恐的坐起来,好象还在看守所里被奴役、被迫害,紧张得好一阵才能缓过来,而且他惊醒的时候,有时会不自觉的摆出被插管灌食时铐在床上的大字形……

由于吃不下饭、睡不了觉,王海金的身体日渐衰弱,几乎白天夜里都得有人陪着、看着,甚至不敢闭上眼睛睡觉。问他什么也不愿说,几天后,家人才问出他是被迫害得心脏衰竭才放人的,但他还是不愿意去回忆、描述那段被警察没人性的虐待及被犯人暴力殴打残酷迫害的情景。看到王海金的身体、精神状况被迫害得如此严重家人非常痛心,多次耐心和他交谈:只有全部说出来才会减轻迫害的阴影和压力,后来在家人的劝说下他才一点一点叙述出来。

警察不断骚扰

王海金回家第二天,亲戚就接到北戴河海宁路派出所的骚扰电话,说他是王海金的担保人,什么事都得找他。家属咨询律师后才明白,取保候审留押金就不需要担保人,非常气愤:人被迫害成这样,还骗两千元钱取保候审,现在又威胁亲戚,于是给海宁路派出所片警打电话:我们两家各过各的日子,谁也管不着谁,不许你再给他们打电话,以后不是你们找我,是我有事找你们!王海金知道派出所打电话来脆弱的精神上又一次受到伤害,从那天开始更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家人根本没想到他的身体、心脏、精神被迫害到了已经再也承受不了任何一点刺激和打击,家人接个电话,他都会很紧张。

二零一四年八月六日,抚宁县国保陈英利打电话说:法律程序已走到检察院要见王海金,家属说王海金的身体很衰弱,不能受刺激等稳定了再说,陈英利说是检察院的事,他说了不算,家属说那我和检察院说。当天下午家属联系上检察院,再三说明了情况,当时女检察官很理解没说什么,挂了电话。家人以为当天不会来了,没想到下午接二连三接到电话,陈英利领着检察院到蔡各庄家中没敲开门,又带着检察院到秦皇岛市里,给王海金家亲戚打电话,让他带着找王海金。后来王海金亲戚给陈英利打电话说王海金身体确实不能见面,好说歹说陈英利才肯罢休,临走时威胁说这事检察院不走了直接到法院。

八月六日当天,陈英利从上午九点多开始打电话直到下午五点左右才回去,一整天的骚扰对王海金的精神刺激太大了,陈英利走后不长时间,王海金就出现意识不清,开始说胡话,指着床单又指着枕头说这个、这个都得有个名字……

这一天中,王海金家属一遍遍的打电话跟陈英利说明情况,而且检察院都没说什么,他却不肯罢休穷追不舍,而且在王海金被迫害的三个月的时间里,从非法抓人、到非法取保候审,他一直在唱主角,后来别人都不肯再参与迫害,可他在秦皇岛国保支队的幕后指使下一意孤行继续着这场迫害。一个生命死心塌地的被邪党利用到如此地步,真为他感到可悲,只看到眼前的利益,看不到他做的这一切终将被清算的后果!

回家两个月后不治去世

二零一四年八月七日,家人看到王海金的状况越来越不好。家人亲友不得不把他送进医院,几个月的迫害家里经济损失惨重,只得借钱住进医院。

经过两天的多项检查,说最后通过心脏彩超确诊为全心衰竭,正常人的心衰指标小于250,而王海金的心衰指标已超过9000多,心脏比正常人的心脏增大一倍多,不能正常收缩了,随时都有生命危险。秦皇岛市第一医院主治大夫说王海金身体劳累过度,而且极度缺乏营养;住院治疗仅仅是维持缓解费用已是很高,如果想进一步治疗,几万几十万甚至更高的费用是无法确定的,而且病情到如此地步已无法预见后果,即使住院也随时都有生命危险,于是医生下了病危通知要家属签字。亲友都知道王海金由于修炼法轮功后身体非常健康,从来不打针吃药,就这么健康的身体现在被迫害的生命垂危,家人亲友如雷轰顶不敢面对眼前的事实。

王海金被家人送到医院后,每天一两千元的住院费(没有医保和低保)家人难以承受,而且妻子无法上班挣钱,照顾医院的王海金和家里的两个孩子都很难分身,有时七岁的小女儿也跟着住在医院里 。

二零一四年十月九日凌晨,在抚宁国保陈英利伙同检察院的不断骚扰恐吓中,在昼夜身心承受巨大痛苦的折磨中王海金不幸含冤离世!

一个善良守法的公民,甚至连事件都不存在,就这样被抚宁国保大队陈英利与背后指使的秦皇岛国安局给办成了一起刑事案件,不到半年时间就被迫害致死!

家人受伤害

王海金在社会上在家族中都是有口皆碑公认的好人,然而这样的好人没有任何理由被绑架抄家。家人也经常被抚宁县国保及海宁路派出所、村里治保主任等骚扰。新开的蛋糕店投入近10万元钱被迫关门,经济损失惨重,原来的小店因被警察非法抢劫查抄、多次骚扰,周围很长时间被非法盯梢、蹲坑,效益一落千丈,店里帮忙的两个人每个月工资都难以支付,家里生活开销都很困难。

王海金被关押期间,为了让丈夫早日回家,王海金的妻子顶着巨大的压力天天奔走在派出所、抚宁国保大队和看守所,家里还经常受到两个派出所和庄里治保主任的骚扰和盯梢,身心受到很大的伤害冲击,还有近80岁的老人需要照顾吃饭,两个孩子还要上学,大的十岁小的才七岁。老人日夜惦记儿子被迫害,经常以泪洗面,说话也颠三倒四,甚至摔倒在地脸都摔破了,每天一大早就闹着要儿媳带着去抚宁国保和看守所找儿子;孩子每天上学不敢开门,怕有警察……

王海金被绑架后一直不让会见,家人每次去找,国保陈英利和看守所长杨克军一直都谎说王海金在里面很好。后来从北京请了律师,经过几次律师会见才知道了王海金被迫害的很多情况。北京律师说:老百姓都以为法轮功犯法,其实查遍中国所有的法律,法轮功没有违反任何一条法律法规!信仰自由、言论自由是全世界的普世价值!法轮功的小册子也没犯法,因为里面说的都是真话,都是让人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并没有什么口号,也没有要推翻哪个政党。所有迫害法轮功的行为都是违法的,都是在执法犯法,是在犯罪! 终有一天,他们要接受历史的审判!

正义与良知

王海金遭受迫害的日子里,有许多善良的人同情,都骂共产邪党,有个人气愤地说:“人还没回来?这共产党真不干正事,抓人家法轮功干啥,还不快把人给放回来!”有一个年轻小伙子听说后正直地说:“我知道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是共产党贪污腐败不干好事 ,你们别怕,到什么时候都是邪不压正,你看电视电影里演的结局都是正义最终战胜邪恶,你放心,邪不压正这是真理!”一个参与过迫害后来明白了真相的警察对家属说:“今天你说的话我都听进去了,希望你能度过这个难关……这种情况你可以申请国家赔偿等等。”在邪党历次的整人运动中,人们已经越来越觉醒,越来越明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1/24/灌食、殴打、性虐待、逼做奴工……-338102.html

2016-11-13: 女童泪

秦皇岛抚宁牛头崖有一家小蛋糕店。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二日,对这个平淡之家,是个黑暗的记忆。发生的故事,让人怆然落泪!

捡来的一对姐妹

这家小店的主人叫王海金,妻子卢家荣,有两个孩子,姐姐美莲十三岁,小妹净莲九岁。两个小姐妹能来到这世间,真就是经历万般惊险啊!

王海金他们俩口子都属晚婚,而且一直没有要小孩。二零零四年,海金接到老家一个亲戚的电话说:连生几个女孩,这回妻子怀的又是女孩,已经六个月了,又想堕胎。海金赶忙说:“可千万别堕胎啊,生下来给我们吧。”挂了电话后,一旁听话的妻子埋怨丈夫说:“你怎么一个人做主就要了人家的孩子呢,我还想自己生个孩子呢”。海金对妻子讲:堕胎是杀生啊,对谁都不好,都六个月了,是一个活生生的小生命啊!就这样,孩子一生下来的当天就被抱回了王家。十年过去了,当年的小婴孩已经是个亭亭玉立的小姑娘了。

没过多久,事情又来了。他们有对朋友夫妇,一直没有孩子,二零零七年秋抱养了一个女孩。可是抱回家的第二天,发现这孩子有先天性的毛病。朋友哭诉这么多年没孩子,抱一个还是有病,决定给送回去不要了。可是孩子的亲生母亲家中贫困,又是超生,无力抚养,说什么也不要这个孩子了。看着刚生下来的这个“黑不溜秋”的小生命,海金又跟妻子商量:谁能要一个有病的孩子呢?咱们抱回家吧!我修炼法轮功,“一人炼功全家受益”,这个孩子也只有到我们家才能好啊。就这样,这个孩子也被抱回了家。

可是亲朋好友们一片反对:你们俩口子怎么那么傻呢,抱回一个累赘来,现在看着可怜,以后麻烦事可就多了。而且当时他们家里的情况是:老父亲刚刚出了车祸卧床在家,母亲腿脚不好,娘家爸爸得了老年痴呆,到他们家里养病。而且早先抱养的女儿刚刚三岁,也是时时操心的时候。最难的是刚刚抱回来的小不点需要二十四小时精心看护喂养,其艰难可想而知。

失去父亲

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二日,对这个家庭来说,是一个黑暗的日子。一家之主王海金突然被秦皇岛抚宁县国保警察绑架了。孩子们吓得大哭,喊着:“我爸爸是好人,他没犯法啊,你们凭什么抓他?”

在那次事件中,王海金,这位善良的父亲,却永远的走了!——这是两个女童命垂一夕时,救了她们命的善良的父亲啊!王海金被非法关押在抚宁县看守所的三个月里,被折磨心脏衰竭、肿大,奄奄一息,抚宁国保警察这才叫家人办理所谓取保候审。王海金回家仅两个月,就悲惨离世了。

母亲被抓

接下来的日子,警察每天在店里和住宅小区门口监控盯梢,每天孩子上学不敢开门,说害怕外边有警察。爸爸被抓走了,俩个孩子上舞蹈课离家很远,只能自己坐公交车,还得倒车。有一天下车后天黑了,俩个幼小的孩子害怕极了,小妹妹说:我害怕、我害怕,姐姐安慰妹妹别害怕,姐妹俩的手紧紧攥在一起走回家。警察对这家人的欺凌、监控、跟踪、盯梢,给这么小小岁数的孩子的心将造成什么样的阴影啊!

二零一六年八月四日晨六、七点左右,母亲卢家荣在秦皇岛火车站被秦皇岛市公安、国安警察绑架,之后几天下落不明,后来才打听到关押在秦皇岛看守所大墙内。与卢家荣同时刻绑架的还有梁君、白雪松等四人。

善心人也遭绑架

孩子爸爸刚刚被迫害致死,旧伤未愈又添新伤;王家的两个女孩及八十多岁的婆婆,每天都在眼泪、焦虑中度日。

两个孩子都在上学,还不在一个学校,没有了父母亲的照顾,面临着无人接送、无人照顾的困境。一个善心人——白雪松先生因照顾两个孩子,没想到竟也被警察绑架。王家老小真是悲怆无泪。

呼吁国内外正义之士能够伸出援手,制止中共及江泽民犯罪集团的残余势力对无辜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的野蛮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1/13/女童泪-337600.html

2015-05-28: 忆同修王海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5/28/忆同修王海金-310012.html

2014-10-18: 河北秦皇岛法轮功学员王海金被抚宁看守所迫害致死

河北秦皇岛市抚宁县四十六岁的法轮功学员王海金,在遭到抚宁县公安局、抚宁县看守所的九十天的非人折磨后,不幸于二零一四年十月九日凌晨在医院去世。

王海金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二日被抚宁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北戴河海宁路派出所、抚宁县牛头崖派出所非法绑架并抄家,当天被送进抚宁看守所。在被非法关押的三个月里受到残忍的殴打、野蛮灌食、做奴工,身体被迫害的走路身体打晃、精神恍惚、两眼迷离,浑身无力。

九十天后,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二日夜里十点多回到家中,昔日身高一米七八、体重近一百八十斤的王海金,变成了瘦骨嶙峋满脸胡须,佝偻着腰的小老头,黑夜、白昼无法入睡,一躺下就上不来气,一宿宿在床上坐着、在屋里来回走着,坐立不安。有时太困了,倚着睡着了,几分钟就会突然惊醒,惊恐的坐起来,而且他惊恐的时候,会不自觉的摆出被插管灌食时铐在床上的大字形。并依然受到警察的骚扰。

二零一四年十月九日,王海金不幸离世。一个温馨的家因这场迫害而家破人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0/18/二零一四年十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99114.html

2014-10-16: 河北抚宁县王海金被迫害致死(图)

河北秦皇岛市抚宁县法轮功学员王海金,在遭到抚宁县公安局、抚宁县看守所的九十天的非人折磨后,不幸于二零一四年十月九日凌晨在医院去世。

王海金于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二日在自己的蛋糕店里被警察绑架后,在抚宁县看守所遭受了三个月的非人折磨:灌食、殴打、性虐待、做奴工……直到被迫害致心脏衰竭,才于七月二十二日被所谓取保候审回家。

整整九十天的非人摧残,令王海金脱了相,牙齿被打掉,近一百八十斤的体重,只剩一百三十多斤,见饭就恶心想吐,喝点稀粥一会就全吐出来,整个人精神恍惚,黑夜白昼无法入睡,一躺下就上不来气,一宿宿在床上坐着、在屋里来回走着,坐立不安,有时倚着睡着了,几分钟就会突然惊醒,惊恐的坐起来,而且在他惊恐的时候,会不自觉的摆出被插管灌食、铐在床上的“大”字形……

家人说,他眼前总是浮现在看守所被虐待、毒打、受奴役的景象,回家后开始什么也不愿说,只是说在看守所里被迫害得生不如死,“没想到还能活着回来”。

王海金回家的两个半月里,抚宁县公安局国保、海宁路派出所警察还多次打电话骚扰,致使王海金已经被伤残的心脏承受到了极限,两次住院急救,医生第一次就下了病危通知,他于二零一四年十月九日凌晨不幸离世。

根据明慧网文章《90天非人摧残 “没想到还能活着回来”》描述了王海金在看守所被摧残的情景:

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二日中午,正在店内干活的王海金,被抚宁县国保陈英利、牛头崖派出所王伟等约二十个警察绑架,当晚八点被劫持到抚宁县看守所。王海金拒绝穿囚服,值班狱警唆使两、三个犯人殴打王海金,当时就把王海金的门牙打掉一颗。

王海金开始绝食,第四天遭到野蛮灌食,几个犯人按住王海金,女狱医给插鼻管,由于承受不了这种痛苦,他开始吃饭,身体稍有恢复,狱警又强迫他做奴工,期间还遭犯人殴打。

因为每天做奴工的工作量越来越大,同时还遭国保警察野蛮逼供,王海金的身体承受不了,再次绝食抗议,看守所狱警再次对他进行灌食迫害,几个犯人按住王海金,有的掐大腿,有的捏嘴,当时就把他的一颗大牙捏掉了,女狱医把很粗、很长的管子从他鼻子里插到胃里四、五十公分,并且再没拔下来,由犯人灌食。当时他鼻子里、嘴里全是血。

五月二十一日晚,狱警指使五、六个犯人毒打王海金,高乃昌掐捏王海金的生殖器。号长李龙说,狱警不让打出伤来。一天,犯人号长把许多樱桃核放到王海金的脚下,逼他光着脚踩着。看守所恶警还用手铐将王海金和死刑犯严伟铐在一起,让严伟折磨王海金。严伟用手铐将王海金的手打的肿的象馒头似的。

狱警强迫王海金糊做蛋糕用的纸杯,一摞二百个,王海金每天只能糊七至九摞,狱警给他定的定额是每天十摞,完不成就要擦地、打扫厕所和夜里站着值班。王海金累的不行了,出现全身浮肿、恶心、浑身无力、心跳加快、上不来气等病状。

七月中旬,王海金提出要上医院,看守所不予理睬,继续逼做奴工。王海金身体越来越糟糕,腿肿得一按一个坑,吃不下饭,上不来气,睡不了觉,最后才被带到抚宁县医院,医生说是心脏衰竭,必须立即住院治疗。这样,看守所才放王海金回家。

另据了解,秦皇岛市国保警察迫害王海金三个月,却始终没说到底为什么要绑架王海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0/16/河北抚宁县王海金被迫害致死(图)-299054.html

2014-06-17: 王海金被劫持两月 家属多次被骚扰

秦皇岛抚宁县蛋糕店老板、法轮功学员王海金,四月二十二日遭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抚宁看守所近两个月,他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身体非常虚弱。家属最近多次被骚扰、威胁。

二零一四年六月二日晚上近八点,海宁路派出所的刘顺龙和一警察开着大号警车,又到蔡各庄新区王海金家骚扰。

六月二日正好是端午节。近八点时王海金家的两个小女儿洗完澡要睡觉,灯都熄了,只有老人所住的小房间还亮着灯,这时刘顺龙开着警车来敲门,说要问点事。刘顺龙说:谁让你们住在我们地盘,住在这就归我们管,别给我们找麻烦。

王海金十岁的大女儿气愤的说:谁给你找麻烦了?是你们把我爸爸抓走了,还说我们找麻烦,你们讲不讲理啊!我们住我们自己家的房子,凭什么给你开门啊。刘顺龙说:什么你们的房子,这一片的房子都是我们的!孩子气愤的说:这是我家自己花钱买的房子,警察都是你们这样的吗?就不给你开门!

刘顺龙说:好,不给我开门,你等着……不一会儿,王海金家的电闸被关上了,屋里一片漆黑。

正在这时,王海金的亲属妹妹拎了两大袋吃的来看孩子,刚要进楼梯,看见两个警察在门外喊叫着让给开门,正好这一幕都看到眼里,没敢进楼,心里暗暗为孩子和王海金的家人捏了一把汗。

刘顺龙又到窗下喊,王海金七十八岁的老母亲站在窗前质问说:我儿子被你们抓走了,家也被你们抄了,你们还来干什么?刘顺龙说有事要问王海金家属,老人说你们有什么事就在这说吧,我是他妈,跟我说就行。

这时围上来很多散步的人,刘顺龙说:这么多人在这说不合适。老人说:没事就在这说吧,我家没有见不得人的事,我儿子没干坏事我不怕。你有事不也得和你妈说吗?我是他妈,你有啥事和我说就行!刘顺龙到底也没说出来什么事。

老人又对他们说;我以前是瘫痪,听说炼法轮功能好病,我就炼了,结果真好了,病都好了我能不炼吗?我好了我让我儿子也炼。法轮大法好,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坏人炼不了法轮功,坏人能真善忍吗?……

人群里有个声音说:信仰自由,不就是个信仰吗?

刘顺龙说来说去也没什么可说的,看见王海金七岁的小女儿一直趴在窗前,临走时威胁恐吓七岁的小女孩:你等着,我找你们的学校去!

整个过程,另一警察(姓名不详)都在给王海金家人录像,刘顺龙说的话录像里都有据可查。他们走以后,王海金的小女儿抱着妈妈哭:妈妈,我哆嗦了,我都哆嗦了,他要找我们学校去;大女儿也说:妈妈,我害怕,我不敢睡觉,我怕他们还来……

他们撤走大约九点了,两个孩子又困又怕,不敢闭眼睛睡觉。没办法,为了让孩子能安安稳稳的睡觉,王海金妻子只好半夜带孩子去朋友家住。临走时,老人安慰说:别怕,你没干坏事,海金也没干坏事,咱们什么都不怕!三条大道,咱们走中间,咱们是最正的!

二零一四年六月十日晚九点,蔡各庄治保主任苏学志骑着电动车,去王海金家敲门,说是收电费。当时孩子们都已睡觉,老人也正准备睡觉。王海金妻子没给开门,说明天再说。

第二天早六点,王海金家人刚起床,还没梳洗,治保主任苏学志骑着电动车又来敲门,还是要电费。家人说刚交完电费,他说收车库电费,家人说我自己去交不用你来收,他说就五块钱!家人说我不开门,从窗户扔下去行不行,他说行,于是家人从窗户扔下去十元钱。

事后才知道,几天前交电费,王海金家亲属代交电费时特意问车库电费多少,苏学志说没有。几天后,因为五元电费,贪黑起早来敲门,不知是受人指使,还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六月十二日,海宁路派出所片警刘顺龙去牛头崖超市王海金家店里,让王海金家属下午二点去海宁路派出所,还说邮信的事,有两封邮局退回来了,让家人去取,具体不详。

六月十二日,抚宁国保大队陈英利到王海金蛋糕店想找家属“谈谈”,还说对他人身攻击。可能是由于前段时间大家邮控告信和贴粘贴把他们绑架的事曝光了,他感到恐慌,主动想约见家属。

六月十三日,陈英利和牛头崖派出所一警察又到王海金店里下了一个询问通知单,让下午两点到海宁路派出所接受询问,如果不去就采取强硬措施。下午王海金家属给陈英利打电话说什么事,他说不能在电话里说,只能面谈,说配合不配合都要走法律程序。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6/17/王海金被劫持两月-家属多次被骚扰-293589.html

2014-06-16: 蛋糕店老板抗议非法关押 国保恶警威胁家人

秦皇岛抚宁县蛋糕店老板、法轮功学员王海金,四月份遭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抚宁看守所近二月,他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身体非常虚弱。

即使这样,抚宁县国保大队长陈英利不但拒不放人,六月十三日还威胁王海金家人:“配合不配合,都要走法律程序”。

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二日中午,抚宁县国保大队、秦皇岛北戴河海宁路派出所、抚宁县牛头崖派出所的一帮警察,闯进法轮功学员王海金家开的蛋糕店,绑架王海金,并抢劫了店里用的手提电脑、多部手机等私人物品,还抢走了借亲戚的面包车。

然后多名警察又闯到王海金的住宅非法抄家,把王海金七十八岁老母亲吓得抽搐,躺在地上,后被两个便衣挟持放在沙发上不让动弹。

参与绑架王海金的警察包括:抚宁县国保大队长陈英利、潘权,牛头崖派出所所长王伟,北戴河海宁路派出所所长腾海廷等十多名警察。

为了家里能够早日正常生活,家属每天到秦皇岛抚宁县公安局、国保、牛头崖派出所、抚宁看守所四处奔波要人,两个年幼的孩子无人照顾,刚租的店面无人料理只能关门,每天营业额加上店面租金,经济损失每天至少四、五百元。

六月十三日,国保大队长恶警陈英利和牛头崖派出所警察,又到王海金店里,交给家属一个“询问通知单”,让家属下午二点,到海宁路派出所接受“询问”,开始是平和“询问”,如果不去,就威胁家属说,“就采取强硬措施。”

六月十三日下午,王海金家属给陈英利打电话问什么事?他说,不能在电话里说,只能面谈,并继续威胁说:“(你们)配合不配合,都要(对王海金)走法律程序。”

目前,王海金正在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身体很虚弱,然而,恶警陈英利拒不放人,还推托说,他说了不算,让找“上边”。

抚宁县国保大队长陈英利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抚宁县国保大队长恶警陈英利,多年来,一直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下面简述其参与迫害的部份事实。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三日,南戴河长白小区法轮功学员孟矗被非法判刑七年,宋泽民、陈英利直接参与迫害。公安局长徐兵役签字非法批捕;检察院李文明公诉;法院刘玉启非法审判。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三日,南戴河长白小区法轮功学员庞晓红被非法判三年缓五年,宋泽民、陈英利直接参与迫害。公安局长徐兵役签字非法批捕;检察院李文明公诉;法院刘玉启非法审判。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三日,南戴河幸福小区法轮功学员魏淑珍被非法判三年缓五年,宋泽民、陈英利直接参与迫害。公安局长徐兵役签字非法批捕;检察院李文明公诉;法院刘玉启非法审判。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三日,南戴河长白小区法轮功学员徐功云被非法判三年缓四年,宋泽民、陈英利直接参与迫害。公安局长徐兵役签字非法批捕;检察院李文明公诉;法院刘玉启非法审判。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三日,南戴河长白小区法轮功学员蔡杰被非法劳教一年三个月,宋泽民、陈英利直接参与迫害。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三日,南戴河长白小区法轮功学员边立红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宋泽民、陈英利直接参与迫害。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三日,南戴河长白小区法轮功学员郝凤莲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宋泽民、陈英利直接参与迫害。

二零零九年,抚宁县北街法轮功学员杨凤英被非法判三年缓五年,宋泽民、陈英利直接参与迫害。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秦皇岛出入境检疫局工程师法轮功学员付鸿,被非法劳教一年三个月,宋泽民、陈英利直接参与迫害。陈英利参与非法抄家,没有物品清单。

二零一二年,南戴河法轮功学员权武洲被绑架,非法劳教一年,宋泽民、陈英利直接参与迫害。陈英利参与非法抄家。

二零一二年五月二日,抚宁县驻操营南关法轮功学员王秀花被绑架,抚宁县国保大队陈英利,宋泽民向她家属要两千元押金,至今未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6/16/蛋糕店老板抗议非法关押-国保恶警威胁家人-293550.html

2014-05-30: 河北抚宁县王海金仍被非法关押

河北秦皇岛抚宁县法轮功学员王海金遭绑架一个多月,现被非法关押在秦皇岛抚宁看守所,他已绝食半个多月抗议非法关押,正在遭受野蛮灌食迫害,身体非常虚弱,家人亲朋非常担心他的生命安危,秦皇岛抚宁县国保大队长陈英利拒不放人,推托他说了不算,让找“上边”。

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二日中午,抚宁县国保大队、秦皇岛北戴河海宁路派出所、抚宁县牛头崖派出所的一帮警察,闯进法轮功学员王海金家开的蛋糕店,绑架王海金,并抢劫了店里用的手提电脑、多部手机等私人物品,还抢走了借亲戚的面包车。然后多名警察又闯到王海金的住宅非法抄家,把王海金七十八岁老母亲吓得抽搐,躺在地上,后被两个便衣挟持放在沙发上不让动弹。家中所有大法书籍、台式电脑、手提电脑等物品被抢走。整个抢劫过程都是在无见证人的情况下进行的,第二天又撬开王海金弟弟的车库洗劫一遍。整个抄家过程,没出示任何手续,抢劫的所有物品没有清单。

由于王海金被绑架,家中被抢劫,老人受到意外惊吓,整日精神恍惚,说话颠三倒四,有一天摔倒在地,脸擦破了,肩膀、腿也摔青了。为了家里能够早日正常生活,家属每天到秦皇岛抚宁县公安局、国保、牛头崖派出所、抚宁看守所四处奔波要人,两个年幼的孩子无人照顾,刚租的店面无人料理只能关门,每天营业额加上店面租金,经济损失每天至少四、五百元。

参与绑架王海金的警察包括:秦皇岛抚宁县国保大队长陈英利、潘权,牛头崖派出所所长王伟,北戴河海宁路派出所所长腾海廷等十多名警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5/30/河北抚宁县王海金仍被非法关押-292774.html

2014-05-22: 河北省秦皇岛市法轮功学员王海金遭灌食迫害
法轮功学员王海金于4月22日被非法关押在抚宁看守所至今,家人未与见面,已绝食多日,身体极其虚弱,正遭灌食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5/22/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92466.html

2014-05-19: 王海金做好人被警察入室绑架抢劫 妻子呼吁释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5/19/王海金做好人被警察入室绑架抢劫-妻子呼吁释放-292346.html

2014-05-18: 秦皇岛王海金被劫持一月 蛋糕店被迫停业

河北秦皇岛市王海金被绑架将近一个月,家中老人受惊吓整日精神恍,妻子卢嘉荣为了家里能够早日正常生活,只好到秦皇岛抚宁公安局、国保、牛头崖派出所四处奔波要人,两个年幼的孩子无人照顾,蛋糕店无人料理只能停业,每天营业额加上店面租金经济损失最少四五百元。

王海金究竟为何被警察劫持,至今几个责任单位无任何说法,人现在怎样也无任何消息。近一个月来,王海金全家人及亲友每日都在焦急无奈中度过。

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二日中午十二点多,王海金在自家的蛋糕店正在工作,突然進来两个二十多岁的小青年假装订生日蛋糕,边说订蛋糕、边打电话。

不一会儿,闯進十几个气势汹汹的人,领头的说:“谁是王海金,跟我们走一趟。”甚么原因都没说,强行把王海金带走;然后十几个人满屋乱翻东西。问他们是干甚么的?他们随手拿一个小本晃了一下。一个五十多岁的人翻出店铺的租房合同,很凶地强行抢走,至今不予归还。还有王海金妻子的手机也被抢走。

在追问下,他们才说是牛头涯派出所的。他们还抢劫了店里用的二部手提电脑,还有王海金亲戚家的面包车及六部手机等私人物品。

同时,又有十几个人(多数没有穿警服)强行闯入蔡各庄王海金的家中,不给任何说法就开始乱翻。当时只有近八十岁腿脚不灵便的老母亲在家,老人吓得抽了过去,倒在地上,被强制扶到沙发上由俩便衣警察摁着不让动,其他人就在王海金家中非法抄家抢劫,所有大法书和台式电脑、手提电脑都被抢走,衣柜也翻的乱七八糟,还有二百多元现金也不知去向。而后又撬开王海金家车库门把车库翻了个底朝天。楼上邻居路过看到老人状态不对,上前质问他们,他们竟然还要上楼闯入邻居家搜查,没开门只好作罢。

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三日,他们又把王海金弟弟家车库门强行撬开,又翻了个底朝天,抢劫的东西尚不清楚,整个过程都没有家人在场。

整个查抄、抢劫过程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经家属多次去派出所盘问,才得知绑架王海金的是秦皇岛抚宁国保大队的警察,非法抄家的是牛头涯派出所和海宁路派出所的警察。现在已经二十多天过去了,几个责任单位互相推诿,躲着、拖着不让见人。

因秦皇岛抚宁国保大队、秦皇岛牛头崖派出所、秦皇岛海宁路派出所至今没给任何单据,家里、库房、蛋糕店被具体抢劫了多少私人物品,至今不得而知。

王海金被绑架,有好多天在他们家附近及店里都有不明身份的人跟踪、盯梢,不但影响了家人亲友正常生活,连左邻右舍都不得安宁。后经过与周围邻里、门卫、菜各庄讲真相,世人明白了不是法轮功学员犯了法,而是好人被公安警察、国保、派出所恶人抢劫、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5/18/秦皇岛王海金被劫持一月-蛋糕店被迫停业-292294.html

2014-04-28: 河北秦皇岛市警察打家劫舍 七旬老太吓昏

2014年4月22日中午12点左右,河北省秦皇岛市抚宁县牛头崖镇法轮功学员王海金,在自家新开业的蛋糕店正在干活,秦皇岛北戴河海宁路派出所、牛头崖派出所、抚宁公安局国保等多个单位人员突然闯入绑架,并抢劫了蛋糕房用的手提电脑、抢走了借亲戚的面包车、六部多谱达手机等私人物。

几乎同时,便衣警察开着警车闯到王海金家里,当时家中只有70多岁、腿脚不太灵便的老母在家。警察敲开房门,没说过多的话就非法查抄,把王海金70多岁的老母吓抽了,躺在地上,无人过问。

警察抢走了家中所有大法书籍,台式电脑、手提电脑、其它物品不详;而后又在无人在身边的情况下非法查抄了车库,抢走几台废旧打印机,维修零件等还有其它物品。下午又非法撬开王海金弟弟车库门,只有点废墨、一直到抢劫翻完家里及车库。

多名干警至老人生死不顾,对老人根本无人过问。王海金老母一直处于昏迷状态,楼上亲友下楼看老人昏迷质问,没人理会,不法警察开着几部车扬长而去。

王海金被非法关押在秦皇岛抚宁看守所。亲人很担心他的安危,几个绑架单位相互推诿,不让家人看望。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4/28/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90629.html

2014-04-26: 河北省秦皇岛法轮功学员王海金被迫害补充
4月22日中午12点零5分,河北省秦皇岛法轮功学员王海金被抚宁县公安局国保 610、抚宁牛头崖派出所恶警,伙同秦皇岛蔡各庄派出所恶警绑架,现下落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4/25/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290503.html

2014-04-24: 河北省抚宁县牛头崖镇王海金被绑架
4月22日中午12点零5分,河北省秦皇岛法轮功学员王海金被抚宁县公安局国保 610、抚宁牛头崖派出所恶警,伙同秦皇岛蔡各庄派出所恶警绑架,现下落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4/24/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90464.html

秦皇岛 抚宁县联系资料(区号: 335)

2019-03-08: 秦皇岛市海港区石门寨派出所
电话:0335-6098360、06098361、6098100
邮编:066308
地址:秦皇岛市海港区石门寨王木庄村
所长:孙国强 电话13133551533 15803350388 宅电4052997
昌黎县公安局国保大队:
周晓东 男 1968年12月 13503355566
陈金荣 女 1973年2月 13833521792
赵跃军 男 1982年11月 13613356536
赵美卉 女 1983年1月 15933500335
程宝谦 男 1968年8月 13833510808
付晓兵 男 1963年9月 15603385998
陈玉波 男 1963年1月 13383358341
于晓军 男 1972年12月 13803351177
韩峰 男 1969年5月 13323286108
汪东晓 男 1968年7月 13031879666
秦皇岛市公安局海港分局预审大队
吕迎倩 女 1983年7月 13833585998
郭晓东 男 1970年5月 17732671028
蔡向民 男 1976年11月 13933619905
王忠滨 男 1966年2月 13001425888
刘建华 男 1962年9月 13011969487

2018-12-12:石门寨派出所 3356098360
户籍 3356098361
刘乃广 13930333768

国保大队: 3356012230

抚宁区公安局 3356011331
值班室:3357826077
赵秀光:副书记、局长 3357826001 13833568999
付忠民 副书记、政委 13315688001

抚宁区防范办
郑晓军 主任 13315696796
吕静 副主任 13933953808

秦皇岛市拘留所 3358527983 3358527980
所长 孙新生 13733357778

2018-06-16:秦皇岛市看守所:
邮编:066100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335)

2014-10-12:
迫害致死河北抚宁县王海金责任单位及人员信息:
抚宁县公安局:局长姚文15128518640
抚宁案件管理办:6866316
抚宁县国保大队:6012230主要负责人陈英利13513097879潘权13081889836
牛头崖派出所:6055110所长王伟13001825636吴海江18603397973宋长利13643369627
海宁路派出所:4189332副所长张庆国13012181983警察刘顺龙15933359110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14-04-26: 抚宁派出所所长:王伟
抚宁参与了绑架(大概把人绑架到了抚宁)
抚宁车牌号冀C9169f
电话:15033579966
户籍员:电话:13513345541
抚宁县车牌号:冀C6y178
冀CGA 613(不是警车,一个头的车此人情况不详)
抚宁教导员:宋长利 指导员:张庆国
警员:王晓东 聂云清 宋义清
同一天下午还有秦皇岛法轮功学员小白【男】,于淑云被绑架,详情待查。
所长王 伟 手机 13001825636 宅电6055927
王继东 手机 13930389466
王晓东 手机 13091377999 宅电4052018
崔 凯 手机 13933953099 宅电4050912
杨守江 手机 13315399166
张庆国 手机 13012181983 宅电4052938(住址幸福里小区55-4-302)
抚宁县公安局电话;指 挥 处 6011331
政治处9106019 6182977
纪检委6022471
控申科6010317
装备财务科6022472
法制科6022472
国保大队 6012230
匪侦大队6021751
刑警大队6012358
治安大队6011225
户政科6023363
看守所 6126791
行拘所 6126596
交警大队6012570
限养办6021731
城关分局6011775
深河所6077110
榆关所6072110
牛头崖所6055110
大新寨所6069110
台营所6060332
石门寨所6098360
驻操营所6090024
茶棚所6075110
边防大队4050259
西河南哨所4082110
洋河口哨所4059110
柳江所6948537
水库所6130048
林业所6012208
关城治安办6018110
102治安办6079977
娱乐中心 4080110
铁路派出所7933298
武警中 队6126606
抚宁县委
办公室…………………………………. 6011573 6023573
(书记)……………… ………. 6687335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