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4-21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黑龙江农垦 >> 韩玉琴, 女, 48

个人情况: 牡丹江农垦管理局中心医院外二科主管护师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省牡丹江
个人近况: 2011年 迫害致死 (2013-07-24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14-04-09
家庭成员: 儿女: 陈国清
儿媳: 韩玉琴
夫妻/父母: 陈桂芝 陈洪瑞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4-05-20: 多次受迫害 牡丹江医师陈国清又被抄家绑架

牡丹江农垦管理局中心医院中医科副主任医师陈国清,坚持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十多年来屡次遭受迫害。

二零一四年四月二日晚间九点多钟,陈国清遭北大营派出所警察杨立国等人抄家、绑架,陈洪瑞到儿子陈国清家去,被非法关押在牡丹江农管局看守所。五月七日,牡丹江农管局检察院下了批捕通知书,陈国清面临更多迫害。

陈国清,男,五十岁,黑龙江省中医药大学本科毕业,在牡丹江农垦管理局中心医院中医科副主任医师;妻子韩玉琴,牡丹江农垦管理局卫校护理专业毕业,原是牡丹江农垦管理局中心医院外二科主管护师。陈国清兴趣广泛、知识渊博,对古今中外各种学科都有着一定的研究和涉猎,尤其在本专业中医学上有很多独到的见解,撰写过很多论文在相关的专业期刊上发表,参加过国际性的中医学术交流会。

陈国清于一九九六年开始学大法,身体越来越好,妻子韩玉琴后来也学炼大法。法轮大法使陈国清明白了人生的真谛,能够自觉的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去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越来越好的好人。陈国清认真努力的工作,不计个人得失,放弃自己的休息时间,加班加点却不求单位给予任何报酬。尽心尽力的为患者服务,拒收患者的请吃、礼物和金钱。有一年陈国清和妻子韩玉琴向密山市关工委捐献一千多元钱、资助贫困儿童上学,不留姓名。密山市关工委想就此事做一个地方电视台的专题报道,要求陈国清撒谎说这样做是在共产党的教育下的结果;陈国清明确告诉他们“我们这样做是因为我修炼法轮大法的结果,修炼大法讲的就是‘真善忍’没有想追求什么名利,我不能违心地撒谎!”他们说那就不能报道了,最后通知医院内部表扬。

因为工作的需要,陈国清曾经管理过两年医院的中药仓库和药房,他对中药的采购严格把住质量关,杜绝假药和劣药,没拿过医院的任何药品,没有收过经销商的任何回扣,尽量压低药材进货价格,为医院节省大量采购资金,经销商对他很不满意。有一次他把不合格的药品退回给经销商时,被同事误解到院长那里诬告说他和科主任私自卖医院药品,医院派出所警察立即跟踪绑架经销商调查取证,结果证明陈国清是清白的。

然而,就是这样遵纪守法的好人,在中共邪党江泽民一伙迫害法轮功之后,陈国清却被单位非法停止工作。单位还与公安机关合谋,多次绑架和长期非法关押迫害,给陈国清自身和亲朋好友都带来了极大的精神损害和数十万元的经济损失!在陈国清被迫害的这些年当中,见证了大量的政府官员和警察的违法犯罪行为,如非法抓捕关押、劳教、判刑,勒索钱财,入室抢劫,酷刑折磨,谋杀等等。

再次绑架、抄家抢劫

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七日,陈国清的父亲陈洪瑞(78岁)等五人开车去虎林市迎春给干女儿看病,车行驶到密山市兴凯乡时,被密山市交警拦住,从旁边的车里出来几个人,不出示任何证件就把车里外翻个遍,强行把他们五人拉到兴凯乡派出所录像,到下午三点半多钟来一辆押运警车把他们拉到密山第四派出所非法询问。在车上,有一个警察扭陈洪瑞干女儿的胳膊,陈洪瑞制止警察的粗暴行为,被警察踢了一脚。到下午六点钟左右,牡丹江农垦局密山北大营社区霍玉国把陈洪瑞接到北大营派出所,郭副所长让警察做完笔录才让他回家。

第二天陈洪瑞老人到密山公安局去反映警察在车上踢他的情况,一连去了几次,国保大队副队长玉海影都说没有人踢他。陈洪瑞又找公安局政委反映情况却见不到人。后又找到公安局纪检科,女警员问是谁踢的,陈洪瑞说不知道姓名,她说;那我也没办法查,我要开会,你走吧。真是有冤无处诉,没有讲理的地方。

二零一四年四月二日晚间八点左右,陈洪瑞老人正在家看电视,北大营派出所警察杨立国伙同三个人闯进陈洪瑞家,陈洪瑞要他们出示证件,只有杨立国出示了警官证,其他三人都没有出示警官证和搜查证。他们在陈洪瑞家非法搜查,说要查一个大东西,他们从小屋到大屋,从院里到仓房都查个遍,也没有找到他们要找的东西。他们走时那三个人告诉陈洪瑞;他们是密山国保大队的人;他们在纸上写上了自己的名字:王海,李飞,李建龙。

当天晚间九点多钟,在杨立国等四人在陈洪瑞家非法搜查走了之后,陈洪瑞到儿子陈国清家去,看到院里停了很多车,有二十多人在陈国清家非法抄家,他们中有牡丹江农垦局密山北大营派出所所长魏玉成、杨立国、王延会,其他那些人都不认识。陈洪瑞问那些人:你们是哪个单位的?把证件拿出来。他们都不说,也不出示任何证件。他们把陈国清家能看上眼的私人物品装了一车还多(一个车没装下,第二个车又装了一些),然后强行给陈国清戴上手铐带走了,不知去向。

第二天,陈洪瑞就四处寻找,多方打听,几天以后牡丹江农管局公安局六一零头子,国保大队长刘利才告诉说:陈国清被关押在牡丹江农管局看守所。第二天,陈洪瑞到密山公安局去查问,回答说没有“王海,李飞,李建龙”这三个人;又到密山安全局去查问,回答说,安全局也没有这三个人。

中共不法人员还安排两台轿车停在陈洪瑞家胡同两头的路口,社区的五六个人白天黑夜的监视,几天后换成一台蓝色的面包车停在陈洪瑞家的路口监视,车里每天都有两个人二十四小时非法跟踪监视陈洪瑞的行动。

四月二十九日农垦公安局让陈洪瑞在陈国清的拘留证上签字。拘留的“理由”是,警察法第八十条,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拘留证上写的日期是二零一四年四月三日十六点三十分,比实际绑架的时间晚了二十个小时,拘留证上只有公安局的公章,没有办案警察的名字。陈洪瑞问怎么没有办案警察的名字,警察不说,让在拘留证上签字,陈洪瑞没签字。陈洪瑞要陈国清的拘留证,警察不给。

多次遭迫害

一九九九年底,陈国清按照宪法赋予公民的合法权益去北京上访,看到天安门广场到处都是便衣,警察看到法轮功学员就疯狂毒打,然后抓进一种没有牌照的汽车里,送到天安门公安分局非法关押。鸡西驻北京办事处的一个警察把陈国清关押在一个地下室,把他身上的钱全部收走。当时他身上还剩有几十元钱,在北大营派出所长党建华去接他时,把这几十元钱拿走了。陈国清被非法关押半个月后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过年那天,他们一家人正准备过年,医院把他和妻子找到医院办公室,让他们放弃修炼法轮功做好人,被他们拒绝后医院就把他俩绑架到牡丹江农垦管理局看守所。父亲见他们没回家就到医院去找人,也被绑架到看守所。这时家中只剩年迈的母亲和几岁的孩子,年幼的孩子哭着向奶奶要爸爸、妈妈和爷爷,老母亲听到小孙女的哭声心都碎了!这一老一小怎么度过年关啊?母亲到看守所去看望亲人时,急切之中被一个钢筋绊倒,头重重的撞到前面的墙上。这一次陈国清被非法关押将近五个月,期间不法人员企图把他送进劳教所,但没有得逞。管局公安局多次让医院接陈国清回家,但是医院多次推诿不接,后来在陈国清和家人的强烈要求下才让他回家。

回家仅三天,医院就威胁陈国清,让他写保证书放弃大法,否则就劳教。他被迫外出躲避,七天后,北大营派出所欺骗他父母说:“回来吧,只要不进北京就不抓”,但是在他回家的第一天(七月九日)半夜,医院六一零恶人孔令岚等人伙同密山公安局国保大队孟庆启和北大营派出所的警察找他妻子韩玉琴,以谈话为理由从家中骗出来,绑架到密山看守所非法关押。第二天下午北大营派出所两个警察到陈国清家,说是领导要谈话,又把他骗到牡丹江农垦管理局看守所非法关押。当时小孩正上小学,小孩放学进不了家门,只好在楼下等待,天快黑了,才被一个好心的同事发现,把孩子送到他父母家,他父母才知道他又被绑架了。陈国清的父亲去管局信访办上访,要求释放陈国清回家,却被绑架关押起来。陈国清此次被非法关押二个多月。

陈国清三次被非法关押在牡丹江农垦看守所,累计八个多月,没有任何法律手续,公安局这种行为是违法犯罪,并且以伙食费名义勒索陈国清二千多元钱。

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之前,陈国清查阅了有关法律文件,咨询有关人士,明确了医院停止他们的工作完全是违法的,找到医院依法维权要求恢复工作,医院推说过了十一再说。十一之后,医院临时凑了几个人开会,撒谎说是通过召开职工代表大会决定的;“开除陈国清与韩玉琴的工作已经走了合法程序了”。医院领导企图使违法犯罪变成合法化!?

二零零零年底,为了避免继续被绑架迫害,陈国清离家去了外地,见证了更多的政府官员和警察的违法犯罪和缺德行为。二零零一年大年前,陈国清被绑架关押在北京房山看守所,看见一个女法轮功学员被看守所的警察毒打导致下肢残废,行走困难,后来被送到团河劳教所迫害。陈国清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先关押在团河劳教所调遣处,期间被几个警察用数根高压电棍电击、强迫辱骂师父和大法,全身多处被电弧烧伤,数月后才渐渐好了。一个月后被送到团河劳教所非法关押。和陈国清在一起的一个男法轮功学员,在看守所被一个警察用打火机把左乳头活活烧没了,留下一个大疤痕。还有一个年轻未婚的男法轮功学员被警察使用数根电棍电击,导致毁容。

在劳教所里面,警察强迫他们生产多种假冒伪劣产品。例如,一次性的卫生筷子,低档的每双筷子卷上一张纸,上面印刷有“已消毒”的字样,高档的套上一个小纸袋,可是劳教所里面连喝的水都很困难,别说洗手了,每双筷子都被几双肮脏的手摸过,根本不卫生!还有给盗版书折页,劣质羊毛衫等等。家里来的信件都是被警察先拆开看,他们不满意就直接扔掉了,本人根本不知道家里来信。

劳教所里面经常打骂、体罚、不让睡觉、强迫干活以致酷刑折磨。有一次警察考试时,陈国清他们才看到警察的规章制度。警察规则里面明文规定:私拆被关押人员信件、打骂、体罚、不让睡觉、强迫干活以致酷刑折磨等等都是违法的行为。原来警察们在知法犯法、违法犯罪啊!

陈国清在离开团河劳教所的前几个月,被迫害的双目疲劳、流泪、视物不清,头痛恶心。出来时到北京东直门医院检查,医院无法确诊,也无法治疗,让几个月以后再去复查。他面临着失明的危险,回到家后继续炼法轮功,视力逐渐恢复正常了。

陈国清的妻子二零零零年过年那天和他一同被绑架到牡丹江农垦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才放回,医院强行“记大过,降一级工资”。七月九日半夜,医院六一零头子孔令岚等人伙同密山公安局国保大队孟庆启和北大营派出所以谈话为理由把韩玉琴骗到医院,绑架到密山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半个月,后又转到牡丹江农垦看守所非法关押半个月,期间企图送劳教但未得逞。医院非法开除她的工作,断绝了她们家的一切经济来源。看守所以收伙食费名义勒索了她一千多元钱。

韩玉琴被非法关押期间,医院六一零头子孔令岚多次以去看守所租车费用的名义勒索钱财,不给任何收据,只有一个手写的纸条子糊弄人。十一月初,密山市公安局政保科和北大营派出所突然去她家抄家,没有找到他们想要的任何东西,只好离开。十几天后,北大营派出所企图骗韩玉琴去派出所,被拒绝,数小时后医院六一零非法机构又企图骗她去办公室,又被拒绝。当日下午韩玉琴从市场买菜回家,发现警察已经在门口守候。她被密山公安局政保科绑架到和平派出所,次日转到密山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七天,在父母的强烈要求下才把她放回来。这时家中只有重病在身的老岳母和几岁的孩子,一老一小,无人照顾。

陈国清夫妻失去工作后,为了维持生活,供孩子上学,给人打工,收入很低,生活艰难。长期的辛劳使韩玉琴的身体出现癌症的迹象,于两年前离世。这么多年来,韩玉琴修炼大法身体得到康复,是因为中共邪党对她的迫害而才使她旧病复发最后离世。

陈国清的父亲陈洪瑞,七十八岁,在二零零零年过年那天,他们一家人正准备过年,医院把他儿子和儿媳骗到医院办公室,让他们放弃修炼法轮功,被拒绝后医院把他俩绑架到牡丹江农垦管理局看守所。父亲陈洪瑞见儿子和儿媳没回家就到医院去找,被北大营派出所警察党建华,伙同牡丹江农垦管理局公安局,把他也绑架到管局看守所拘留二十七天。老伴陈桂芝听说老头子和儿子儿媳都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小孙女哭着喊着要爷爷、爸爸和妈妈,她着急上火吃不下饭,睡不着觉。老伴到看守所去交饭钱,收款的人问老伴炼不炼法轮功?老伴说“炼!”,他们说把你也抓起来关几天。老伴听了心情非常紧张,回到家后,又遭密山警察伙同农管局的警察和社区的不法人员到家骚扰、恐吓,经不起这样的恐吓打击病倒了,卧床不起,一病就是五年,最后在惊恐中离开了人世。

二零零零年七、八月份的一天,密山公安局国保大队孟庆启和北大营派出所警察把儿媳韩玉琴绑架到密山看守所非法关押。第二天下午北大营派出所两个警察又把儿子陈国清绑架到牡丹江农垦管理局看守所非法关押。陈洪瑞得到消息后到管局信访局上访,在门外等候局长时,被管局信访办的人说是法轮功示威,举报到管局连珠山派出所,陈洪瑞被非法拘留五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5/20/多次受迫害-牡丹江医师陈国清又被抄家绑架-292396.html

2013-07-24: 牡丹江农垦医院副主任医师遭受的迫害

牡丹江农垦管理局中心医院中医科副主任医师陈国清与妻子韩玉琴,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做好人,十多年来遭单位与公安机关合谋迫害,多次被绑架、非法关押,被迫流离失所,在北京遭劳教迫害;妻子在迫害中含冤离世。

下面是陈国清自述他们一家的遭遇。

我叫陈国清,男,现年四十九岁,黑龙江省中医药大学本科应届毕业生,原是牡丹江农垦管理局中心医院中医科副主任医师,妻子韩玉琴,小我一岁,牡丹江农垦管理局卫校护理专业应届毕业生,原是牡丹江农垦管理局中心医院外二科主管护师。

修大法明白人生真谛、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

我是一个兴趣广泛、知识渊博的人,对古今中外、各种学科都有着一定的研究和涉猎,尤其在本专业中医学上有很多独到的见解,撰写过很多论文在相关的专业期刊上发表,参加过国际性的中医学术交流会。气功,古时候称为修炼,是贯穿人类历史的一种和我们每个人的生命和命运都息息相关的高深学问,中国外国都如此,只是修炼方法(专业术语叫法门)不同而已。古时的很多名医,如扁鹊、华佗、李时珍等等,本身就带着特异功能,所以治病才有着神奇的疗效。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以后,气功在我国出现了高潮,各种各样的气功门派都在流传。我曾经练过很多种气功,效果都不好,因为它们都太肤浅,讲不出什么道理来,只是教你怎么锻练身体而已。法轮大法用最浅白的语言把最高深的修炼道理讲出来,使人一看就明白,我们很多修炼者当一看到大法书《转法轮》后都有一种相见如故、终于找到了的感觉。我于一九九六年经人介绍开始学大法,当我还没开始学,仅仅是听别人介绍法轮功时,师父就帮助我净化身体了,以前练过那么多种气功身体都不好,这回还没开始学身体就好了,大法就是与众不同。妻子虽然在我之后才学的大法,但是后来居上,身体比我改变的还好。

我曾经遇到一次极其危险的事,师父救了我一命。一次,我在公路右侧骑着自行车,我的右侧是超过公路路面很高的人行道,我的左侧是一辆马车,离我非常近,突然从马车的后面开来一辆很高的不知是什么车,马车的辕马受惊了,向我挤过来,我无处可以逃脱,当我清醒过来时发现自己连人带自行车都在右侧的人行道上,而我还骑在自行车上,人行道那么高,我自己怎么能上来呢?多亏师父救我一命,不然的话,不死也得残废啊!妻子也曾经遇到一次车祸,被一辆三轮车撞伤左小腿,妻子牢记大法的要求,宽容别人,没有向车主索赔。回家后,腿肿胀很厉害,我看情况是骨折了,跟她商量去医院拍X光片看看,她坚定的说没事,有师父保护,坚持每天去上班,很快就好了。

法轮大法使我们明白了人生的真谛,使我们能够自觉的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去要求自己,不断的发现和改正自己的缺点和不足,做一个好人、越来越好的好人。我们认真努力的工作,不计个人得失,放弃自己的休息时间,加班加点却不求单位给予任何报酬。我们尽心尽力的为患者服务,拒收患者的请吃、礼物和金钱。

我们曾经通过别的法轮功学员向密山市关工委捐献一千多元钱、资助贫困儿童上学,不留姓名。密山市关工委想就此事做一个地方电视台的专题报道,但是要求我撒谎说我们这样做是在共产党的教育下的结果,我明确告诉他们我们这样做是因为修炼法轮大法的结果,他们说这么说就不能报道了。本来我们就是匿名捐款的,也没有想追求什么名利的,让我们违心撒谎怎么能行?修炼大法讲的就是“真善忍”。他们过意不去,最后决定通知医院内部表扬算了。医院是否对此事给我们什么表扬,我们不知道。

因为工作的需要,我曾经管理过两年医院的中药仓库和药房。对于中药的采购我严格把住质量关,杜绝假药和劣药,我没有拿过医院的任何药品,没有收过经销商的任何回扣,尽量压低药材进货价格,为医院节省采购资金,经销商对我的做法很不满意。有一次我把经销商不合格的药品退回时,被一个同事看见,到医院院长那里诬告我和科主任私自卖医院药品,医院派出所等人跟踪绑架经销商盘查,结果证明我们是无辜清白的。

我们修炼法轮大法后的纯正言行不仅为我们自己,也为医院带来了无上的荣誉,是医院医德医风建设的典范。自从修炼法轮大法,我们身体健康,不仅为自己也为单位节约了大量的医药费。毫无疑问,无论我们个人还是单位,都是法轮大法的受益者。法轮大法对修炼者自身、他人、单位以及社会都是有益无害的。

坚持做好人遭种种迫害

然而,就是我们这样遵纪守法的好人,在中共邪党江泽民一伙阴谋迫害法轮功之后,却被单位非法停止工作。不仅如此,单位还与公安机关合谋,多次绑架和长期非法关押迫害我们,给我们自身和亲朋好友都带来了极大的精神损害和数十万元的经济损失!在我们被迫害的这些年当中,见证了大量的政府官员和警察的违法犯罪行为,如非法抓捕关押、劳教、判刑,勒索钱财,入室抢劫,酷刑折磨,谋杀等等。

一九九九年底,我按照宪法赋予公民的合法权益去北京上访时,看到天安门广场到处都是便衣,看到有法轮功学员就疯狂毒打,然后抓进一种没有牌照的汽车里,送到天安门公安分局非法关押,根本没有你说理的地方。鸡西驻北京办事处的一个警察把我们关押在一个地下室,把我们身上的钱全部收走,我身上还有几十元钱,后来原北大营派出所所长党建华去接我们时,这几十元钱被他拿走,没有还给我,不知去向了。我被非法关押半个月后放回家。

我在北京天安门公安分局被非法关押期间,看到了一幕及其可笑的事。临时关押人的地方大都是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忽然关进来一个不超过二十岁的小青年,我们从他的外表和行为举止观察,判断他不是一个法轮功学员,果然,是一个小偷,在广场偷东西时被抓的。很快,小偷就和警察打的火热。法轮功学员要去上厕所,警察懒得跟着,就派这个小偷跟着,警匪合作的真是默契啊。很快,真正的罪犯小偷被释放了,遵纪守法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却仍然被非法关押着。

二零零零年过年那天,我们一家人正在准备过年,医院将我和妻子以谈话为由骗到医院办公室,要求我们放弃修炼法轮功做好人,被我们拒绝后将我们绑架到牡丹江农垦管理局看守所,父亲见我们没有回家,找到医院,也被绑架到看守所,家中只剩我几岁的孩子和年迈的母亲。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绑架,年幼的孩子哭着向奶奶要爸爸、妈妈和爷爷,可想而知,我老母亲的心情如何了!一老一小怎么度过的年关啊?!母亲为了去看望我们,急切之中被一个钢筋绊倒,头重重的撞到前面的墙上,如果母亲不修炼法轮功,这一撞击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可怕的后果。

这次我被非法关押将近五个月,期间不法人员曾经企图把我送进劳教所,但没有得逞。管局公安局多次让医院接我回家,但是医院多次推诿不接,后来在我和家人强烈要求下才放我回家。

我回家仅仅三天,医院就威胁我写保证放弃大法,否则就劳教,我被迫外出躲避,七天后,北大营派出所欺骗我父母说:“回来吧,只要不进北京就不抓”,但是在我回到家的第一天(七月九日)半夜,医院孔令岚等人伙同密山公安局国保大队孟庆启和北大营派出所将我妻子以谈话为由骗走,绑架到密山看守所非法关押,第二天上午我去送被褥,下午北大营派出所两个警察到我家,说是领导要谈话,把我骗到牡丹江农垦管理局看守所非法关押。当时小孩正上小学,还没有放学,我跟他们说明了这个情况,要求等孩子回来再说,告诉他们如果把我带走,小孩没人照顾,他们骗我说他们去通知我父母,结果根本没有通知,小孩放学进不了家门,只好在楼下等待,天快黑了,才被一个好心的同事发现,帮助送到我父母那里,我父母才知道我再次被绑架了。难道你们警察不是父母所生养的,自己没有孩子吗,对几岁的孩子也如此残忍吗?!我父亲去管局信访办信访,要求释放我回家,却被绑架关押起来。我此次被非法关押二个多月。

我在牡丹江农垦看守所总计被非法关押三次,累计八个多月,没有任何法律手续,公安局完全是违法的,并且以伙食费名义勒索我二千多元钱。

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之前,我们查阅了有关法律文件,咨询有关人士,明确了医院停止我们的工作完全是违法的,我们找到医院要求恢复工作,医院没有想到我们会依法维权,推说过了十一再说,十一之后,医院临时凑了几个人开会,撒谎说是召开的职工代表大会通过的决定,向我们宣称 “我们开除你们工作已经走了合法程序了”。明明是他们违法,不仅不改正错误,还要进一步干坏事,企图使违法犯罪变成合法化!?

在北京被劳教迫害

二零零零年底,为了避免继续被绑架迫害,我离家去了外地,见证了更多的政府官员和警察的违法犯罪和缺德行为。

二零一一年大年前,我被绑架非法关押在北京房山看守所。一个女法轮功学员被看守所的警察毒打导致下肢残废,行走困难,后来被送到团河劳教所非法劳教。我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先关押在团河劳教所调遣处,期间被几个警察用数根高压电棍电击、强迫辱骂师父和大法,全身多处被电弧烧伤,数月后才渐渐好了。一个月后被送到团河劳教所非法关押。和我在一起的一个男法轮功学员,在看守所被一个警察用打火机把左乳头活活烧没了,留下一个大疤痕。还有一个年轻未婚的男法轮功学员被警察使用数根电棍电击,导致毁容。

在劳教所里面,警察强迫我们生产多种假冒伪劣产品。例如,一次性木制的所谓卫生筷子,低档的每双筷子卷上一张纸,上面印刷有“已消毒”的字样,高档的套上一个小纸袋,可是劳教所里面连喝的水都很困难,别说洗手了,每双筷子都被几双肮脏的手摸过,然后打包上市出卖。想想吧,大家使用的“卫生筷子”有多么肮脏恶心!还有给盗版书折页,劣质羊毛衫等等。家里来的信件都是被警察先拆开看,他们不满意就直接扔掉了,本人根本不知道家里是否来信。

劳教所里面打骂、体罚、不让睡觉、强迫干活以致酷刑折磨都是经常的。但是警察的工作制度上对警察有什么约束我们都不知道,他们把这些制度都藏起来,不让被关押的人看见。有一次警察们考试,我们才看到他们的规章制度对他们有什么样的约束。警察规则里面明文规定:私拆被关押人员信件、打骂、体罚、不让睡觉、强迫干活以致酷刑折磨等等都是违法的行为。我们这才发现原来警察们经常在知法犯法、违法犯罪啊!

我在团河劳教所快离开的前几个月,被迫害的双目疲劳、流泪、视物不清,头痛恶心。出来时到北京东直门医院检查,医院无法确诊,也无法治疗,只是叫我几个月以后再去复查。我回到家中,面临着失明的危险,前途渺茫,心中很痛苦,后来继续炼法轮功,逐渐恢复正常了,大法又给了我生命的希望。

妻子在迫害中离世

我妻子韩玉琴二零零零年过年那天和我一同被绑架到牡丹江农垦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放回,医院强行“记大过,降一级工资”。 七月九日半夜,医院孔令岚等人伙同密山公安局国保大队孟庆启和北大营派出所将我妻子以谈话为由骗走,绑架到密山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半个月,后又转到牡丹江农垦看守所非法关押半个月,期间企图送劳教所未得逞。此次被非法关押,医院非法开除她的工作,断绝了我们的一切经济来源。看守所以伙食费名义勒索了她一千多元钱。

妻子被非法关押期间,医院孔令岚多次以去看守所租车费用的名义勒索钱财,不给任何收据,只有一个手写的纸条子糊弄人。十一月初,密山市公安局政保科和北大营派出所突然去我家抄家,没有找到他们想要的任何东西,只好离开。十几天后,北大营派出所企图骗我妻子去派出所,妻子拒绝,数小时后医院六一零非法机构又企图骗她去办公室,妻子拒绝。当日下午妻子从市场买菜回家,发现警察已经在门口守候。妻子即被密山公安局政保科绑架到和平派出所,次日转到密山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七天,在我父母的强烈要求下才把她放回来。这时我的家中只有重病在身的老岳母和我几岁的孩子,一个老,一个小,无人照料。

我们失去工作后,为了维持生活,长期给别人打工,收入很低,生活艰难。孩子上学,各种费用不断,只好紧了大人顾着孩子。长期的辛劳使得妻子的身体出现异常,癌症的迹象出现了,这是现代医学的不治之症,这种病导致倾家荡产、人财两空的无计其数啊。我们被中共邪党迫害这么多年,一直是低收入,别说医学治不了癌症,就是能治的话,我们哪里有钱去治呢?妻子认识的一个肺癌患者,花了很多钱,没有多长时间就死了。我们怎么办?只能依靠师父和大法!在妻子病痛的时间里,多少次的危险都是靠着师父和大法的帮助才度过了,虽然两年前她还是离世了,但是我知道,她的生命因为学大法至少延长了五年的时间。我们无限感谢师父和大法!妻子的离世一样是中共邪党迫害的结果。这么多年,本来因病修炼大法身体康复,因为中共邪党的迫害而疾病复发、恶化以致死亡的人数有多少?很难统计了!中共的罪恶真是罄竹难书!

我们所遭受的迫害相对于众多的法轮功学员来说还只是冰山的一角,有多少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致残、家庭破裂,目前还无法统计。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完全是中共邪党江泽民一伙人出于个人妒忌带给人类的巨大灾难,通过它的权力机构将这场罪恶强加到每个人的头上,人人都是受害者。人们的正义和良知被泯灭了,大量的警察和政府官员自觉不自觉的都在违法犯罪,很多人被宣传机构欺骗,仇视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落井下石,助纣为虐。上百万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多少家庭家破人亡。

善恶有报是天理,人不治天治,人治时有悔改之机,天报应时无法逃脱啊!目前有多少迫害法轮功学员遭到上天报应的警察和政府官员,前车之鉴当醒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24/牡丹江农垦医院副主任医师遭受的迫害-277146.html

黑龙江农垦联系资料(区号: 451)

2016-10-30: 黑龙江省农垦总局检察院地址:哈尔滨南岗区汉水路80号,邮编:150090 区号 0451
白义波 55195803 15004508333
钱玉珉 55195807
汤志坚 55195808 82401868(宅) 13845188880
黑龙江省农垦总局法院地址:哈尔滨南岗区汉水路82号 ,邮编:150090 区号 0451
主审法官 郭法官 55193132
殷亮 55193118
肖凤鸣 55193199 18946182999
胡长春 55193102 55199828(宅) 13503629118
王军 55193106 55196038 (宅) 13704514001
谢长宁 55193107 13503689889
刘仲秋 55193108 55199807(宅) 13503622788
赵国 55193109 55199923(宅) 13936004838
刘卫中 55193121 13946088839
院长 55193101
张文军副院长 55193102 55193181
张喜军 刑事审庭主审法官 55193140
谢恩良 民事审判第一庭庭长 55193147
李波 民事审判第二庭庭长 55193156
宋德双 刑事审判庭庭长 55193140
赵玉忠 审判监督庭副庭长 55193162
魏冬灵 审判员 13936437948
冯平 13351649978 13351649987
张春志 1594519333
齐齐哈尔农垦法院公诉人 于双健 2891830 区号 0452
郭永堂 法院庭长 13946268399
检察院04522890810
批捕科 2890812
公安局国保 刘天明 2891416
农垦分局 2891378
副局长 2891266
看守所 2522798

2015-07-06: 材料{案子}已报齐齐哈尔。
讷河610副队长手机:13234605777。
2014-05-20: 牡丹江农垦管理局人事劳动和社会保障局: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