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2-06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山东 >> 烟台 莱州市 >> 侯雪玲, 女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山东省烟台市莱州市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14-03-16
案例分类: 洗脑班  非法拘留/绑架  受迫害程度:高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04-05: 山东省莱州市法轮功学员候雪玲、栾霞被绑架
山东省莱州市城区法轮功学员候雪玲、栾霞于2015年4月3日下午在乡下发真相资料被绑架, 现被非法关押在莱州拘留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4/5/二零一五年四月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07156.html#1544234546-1

2014-04-19: 山东莱州市侯雪玲被劫持21天的遭遇


610恶徒威胁活摘器官

按:山东省莱州市法轮功学员侯雪玲女士二零一四年三月十四日被便衣警察绑架、非法关押迫害二十一天。被非法关押期间,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非法组织的恶人程江涛威胁活摘器官。
以下是侯雪玲自述其经历,她希望能够唤醒更多人的良知:

二零一四年三月十四日,我在东坊北村贴真相不干胶时,被便衣秦文韬发现。当时秦文韬骑摩托车从后面追上,迅速拔下了我的车钥匙,掏出手机打电话诬告。一会儿便衣王松林、王国正开着面包车赶过来,将我带到了村里的警务室。秦文韬让我看墙上贴的他们穿警服的照片,说他们就是专门抓你们法轮功的,警务室门外就贴着抓法轮功学员的白纸告示。

我告诉他们贴真相不干胶不犯法,让他们别这样做。他们说警务室与村里的监控都和“上面”联网了,必须把我往上送,否则他们交不了差。他们电话请示后,非法将我挟持到了程郭镇派出所,关在一间有铁柃子的小室内,由一名女警察看着。

半小时后,市国保大队刘敬兵与王伟光到了程郭镇派出所。刘敬兵让女警察搜身,还让女警察把我脖子上戴的大法护身符没收。从我衣服兜里搜的零钱又放了回去。而后,他们几人强行拉我到院里的警车旁拍照。我低头不配合,刘敬兵强行下拽我的头发,将我推进警车,拉到臭名昭著的店子洗脑班。

在店子洗脑班,刘敬兵把我铐在二室冰冷的铁床头上,接下来刘敬兵和市“六一零”的程江涛、张诚轮番过来问口供。我告诉他们真相,他们连听都不听,掉头就走。后来“六一零”的张诚过来时,我告诉他,我身上来月经了,希望他能帮我找点卫生纸或替我买一包,他答应了,可是一去无音讯。程江涛过来时,我要求上卫生间,告诉他要不然就会弄脏了褥子不好。他说:你不交待什么都别想,弄脏了褥子我不洗直接就扔了。

到了晚上十点左右,我憋不住了,艰难的拖着铁床从屋北边挪到南窗下,打开窗户大声喊警察,告诉他们:天赋人权信仰自由,打开手铐我要去卫生间。就听办公室一片麻将声,他们肯定是听到了我的声音,就因为我不报姓名、住址,他们装作听不见。后来我憋不住,在室内解了手。程江涛质问我:你修“真、善、忍”,怎么不把尿憋回去?

到了后半夜,我听到外面一警察严厉呵斥一位女法轮功学员。女学员发出非常痛苦的呻吟声。天气寒冷,屋里又没暖气,南面还有走廊,我在阴冷的北间,所有的这一切简直就是人间地狱。就这样,我熬过了洗脑班的第一个夜晚。

第二天早上,邻室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女学员从走廊走过,我就拖着铁床打开窗户向同修大姐要了一包卫生纸。警察看到后呵斥了同修大姐,当天上午就将该法轮功学员与另一名法轮功学员一起转移到拘留所非法关押了十五天。后来得知这两名法轮功学员的名字叫季云峰、贾守芳。

这天上午,刘敬兵将我带到洗脑班的办公室审问我。这时洗脑班外面的天空黑烟滚滚,可能是附近的村民不小心引着了山火。我知道不是偶然的,就提醒在场的警察迫害法轮功天怒人怨,他们根本不信,不屑一顾。

刘敬兵走后,程江涛来到办公室告诉我:你年迈的母亲在外面传达室想看你,但是你必须配合我录口供。他将手机放在我面前,其实他们那时已查到了我的姓名、住址。僵持了二十多分钟,等我到传达室时,母亲可能因为身体承受不住已回家了。我听程江涛说,昨晚就有法轮功学员来店子洗脑班找我,要我回家,他们不放。

从传达室回到办公室,程江涛一脚踏在椅子上,用威胁的口气说:你的不干胶里不是有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吗?咱们莱州就有。看你年纪轻轻的,肾源一定不错,把你两个肾都摘出来。再不交待,把你直接送济南监狱,那里换肾的更多。

当天下午,刘敬兵将我带到洗脑班教室,放洗脑录相片。播了一会儿又关掉录相,开始训斥我。因为当时我闻到了他身上有酒味,就没给他讲真相。

晚上,程江涛又过来转化,说了一些邪悟的事与威胁的话,其中有许多强加给我的迫害。我努力向内找,我不承认用这样的迫害方式,我用大法来归正自己。

第三天上午,程江涛来威胁说:你交不交待都可以把你直接送到济南监狱。

大概是第五天上午,烟台市“六一零”人员和莱州市“六一零”主任王来珍一起来到店子洗脑班转了一圈,找被迫害的男法轮功学员谈话。

第六天晚上,程江涛说:明天你可以走了。

第七天早上(三月二十日),刘敬兵让我收拾好随身物品,让我上警车,我以为是让我回家,就坚持和唯一剩在洗脑班的男法轮功学员一起走。张诚过来呵斥我快走。王伟光开车,刘敬兵和我坐在后排,走到半路,刘敬兵说:你被拘留十五天。当时我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也想不起来,什么也没看就签字按了手印。

没过几天,程郭镇政法委员原庆瑞和另外一个人,还有村里的有关负责人共五人,把我叫到拘留所办公室,向我索要五千元钱,不然拘留十五天后还送回店子洗脑班。当时我一时肚子疼,在卫生间蹲了很长时间,他们等不耐烦了,说让我赶紧想办法凑钱,他们有事先走了。

刚过几天,镇、村的负责人又把我叫到拘留所办公室要五千元钱。我问他们谁要,干什么?镇政法委员原庆瑞说:“我要”。我据理力争,当时加上拘留所里的人,他们六个人围攻我,村里负责人说:“你不交钱,村里停止发放你的口粮钱、福利待遇。”僵持不下后我被迫写了欠条与保证。

在拘留所里,每顿饭发一个五毛钱的馒头和几块咸萝卜块,这样的伙食费每顿十元钱,中午如果要一碗白菜炖粉条,要二十元一碗。其它的菜更贵,二百二十五克的青食钙奶饼干要十元钱一包,等等。

大概是四月二日左右,拘留所里来了一个穿白大褂戴口罩的女的,说是防疫站的,非要抽血验血。那些天我每天都拉肚子,身体消瘦很快,很虚弱,我拒绝抽血。她和一老年男狱医打开狱室门强行从我胳膊上抽了一管血,导致我极度发虚,发晕,躺在床上一天。

有一天,一个高个子的中年狱医将同室的两位法轮功学员叫出去量血压。回来后,狱医说:“对你们实行革命的‘人道主义’。”

终于熬过了漫漫二十一天的非法关押,走出牢笼那天,阳光明媚,可是我的心情依然沉重:几人能识破那“人道主义”外衣里的实质啊,暴力革人的命都穿上了“人道主义”的外衣!坏人抓好人还冠冕堂皇,有多少人助纣为虐而不自知,善恶不辨,是非混淆,正邪不明,黑白不分。真相才是众生得救的希望。可是因为讲真相,法轮功学员却无辜被抓被关押被勒索,受煎熬受折磨受迫害,这世间真是乾坤倒悬、道德沦丧。

回家后,得知七十四岁的母亲拖着病体被镇里几次叫到村委问话,并扬言要搜家,母亲被惊吓得住了院,在医院里又不敢哭,不得已拿着药回家打吊瓶,邻村的医生非常同情,每天都自己亲自开车接送母亲。母亲不在家时,好心人做了包子挂在街门上,有的买水果,送鸡蛋,还有送钱帮母亲看病的,还有站在公正的立场上给我说真话的等等,在此我深深的感谢那些好心的乡邻与朋友!

写出以上的经历,静心回首这些日子走过的路,心中万分庆幸自己只实践了“真、善、忍”的一点滴,却唤醒了周围人心中的良知善念。即使在洗脑班与拘留所,我也发现每个人的心灵深处都有那人性善良的一面,只是他们或被名利所累,或出于无可奈何,更多的是被谎言蒙骗后对强权的盲从。他们认为共产党给钱就给它干。其实那是他们自己付出劳动后的收获,如果你呆在家什么都不干,它会给你往家送钱吗?可他们现在干的工作是在为中共与江泽民之流背黑锅!

中共在和平时期的历次运动中造成八千万中国人非正常死亡,现在还在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并极力掩盖真相。“天灭中共”的结局是中共与江泽民权力集团自己选择的。佛法的慈悲与威严同在。现在法轮功学员告诉你真相,就是为你提供一个正确选择生命未来的机会。愿你抓住机缘,别为自己留下遗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4/19/山东莱州市侯雪玲被劫持21天的遭遇-290217.html

2014-03-25: 山东莱州市店子610洗脑班的凶残

二零一四年三月三日到十四日,莱州市有五位法轮功学员被“610”绑架并非法拘禁在店子洗脑班。他们是李红艳、臧奎东、季云峰、贾守芳、侯雪玲

其中李红艳、臧奎东是“610”在光天化日之下到工作地点直接抓走的,其他三位是在发放真相资料时被610派的便衣恶告而绑架的。

目前,李红艳、臧奎东已回家,季云峄、贾守芳、侯雪玲被“610”转移到莱州拘留所继续迫害,据悉他们在洗脑班时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酷刑折磨。

所谓的“610办公室”是中共江泽民一伙于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类似纳粹盖世太保。各地“610”恶人打着“法制教育”的幌子非法私设洗脑班,劫持当地法轮功学员和在劳教所、监狱被非法关押期满的法轮功学员,企图强迫他们违心表态放弃信仰。

在劳教所解体后,中共不法人员仍以洗脑班、非法判刑等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莱州市店子洗脑班就是其中之一,它打着“法制中心”的旗号,实际上是一个经过华丽包装的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短期黑监狱。十多年来,店子洗脑班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有成百上千人次。

莱州市洗脑班为了达到让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强制转化的目的,除了非法拘禁、强制洗脑之外,还包括上大挂、罚站、侮辱、恐吓、殴打、熬鹰(长时间剥夺睡眠)等各种暴力手段。不同于劳教所之处,洗脑班让法轮功学员还得自己为迫害买单(勒索钱财),有的甚至高达十天上缴五千元以上。迫害方式是中共历次政治整人运动的浓缩。

这个不敢挂牌的所谓“法制教育培训中心”,不单单是为了给法轮功学员洗脑,而且还专门用于对被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酷刑折磨的犯罪黑窝,其迫害手段令人发指,给众多法轮功学员的身心以及家人、家庭都造成巨大伤害。下面仅举几例:

一、对泮玉军的酷刑折磨:大字形铐在墙上、往鼻孔里插烟、吊铐荡秋千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五日,莱州市土山镇北庄村法轮功学员泮玉军在土山泮家建筑公司上班时,被莱州市国保大队“610”人员绑架并非法抄家,两天两夜的酷刑折磨,使泮玉军脸色发青、神智恍惚、遍体鳞伤、双手麻木失去知觉,手指弯曲伸不开,身心受到很大的伤害。

在店子洗脑班,恶警把泮玉军大字形铐在墙上,脚尖刚刚接触地面,他们往泮玉军的鼻孔里插烟让他吸,三、四个恶警有抓头发的,有捏鼻子的,给泮灌啤酒(法轮功学员不喝酒、不抽烟)。由于泮玉军奋力反抗灌不进去,他们又找来一个更恶的恶警联手,那恶警用力猛击泮玉军的腹部,在泮玉军痛苦喘气时往里灌。在这个过程中,钉在墙上的铁链子手铐被两次挣脱下来,他们又找来更粗的胀紧螺丝拧在墙上,再挣脱再换上更粗的胀紧螺丝,他们把泮玉军全身扒光,在其身上乱画乱写进行人身侮辱。

更恶毒的是,恶警们把泮玉军双腿绑起来,双手分别铐着,全身的重量在两胳膊的手腕处,来回推拉象荡秋千,造成玉军手腕皮开肉绽,两肋被打成青紫色,不敢大口喘气,咳嗽时身体内部钻心的痛,造成内伤。

二、对李玉富的酷刑折磨:吊铐整四天四宿、抽打生殖器

郭家店法轮功学员李玉富在谈到自己遭受的迫害自述道: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九日晚十点多,我正在家里看书,由莱州“610”操纵指挥下的郭家店镇派出所所长谢某带领十多人,翻墙进入我家院子,然后破门而入,没出示任何证件,不由分说,将我扭翻在地,强行戴上手铐,强行把我抬出家门。当时连鞋也不让我穿,只穿着背心和短裤,我大喊着:“法轮大法好!”他们做贼心虚,怕惊动邻居,竟丧心病狂的拖着我在水泥地上猛跑,一直拖出好几十米远,路面坑洼不平,加上碎石瓦砾沙土,令我遍体鳞伤,膝盖、脚踝、双肘、肩头、后背全部擦伤,沙粒都搓到皮肉里了,真是体无完肤!

我全身是血,“610”恶警看到我时也吓呆了,但是他们全然不顾我浑身的伤痛,把我绑在院子里淋雨。雨水浇在我累累伤痕上,钻心的痛,雨水冲下的血水在衣服前后浸了一大片。这里的恶警有:“610”主任杨玄娣、国保中队长刘京兵、恶警原剑刚、施炳涛、程江涛、孟某某。

后来,恶警刘京兵把我吊在屋子墙壁上,墙壁两边各钉着一串铁链子,铁链子上方各一个手铐,我被铐在手铐里,双臂高举,若手一下落,手铐会越勒越紧,越勒越紧,时间久了,手铐已卡在骨头上了,疼痛难忍。

身上的伤口感染了,流出了脓血水,白天招来成群的苍蝇,夜晩又有许多的蚊子,咬的我浑身又痛又痒。郭家店镇政府派三个人轮流看着我,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困的我不知不觉睡着时,他们就赶快弄醒我,“610”恶警施炳涛就抡起胳膊扇我的耳光。

我被吊铐了整整四天四宿!当我被放下来时,双手失去了知觉,手肿的象馒头不听使唤,双腿肿的老粗,裤子都被胀撑起来了,脚肿的老高,根本穿不上拖鞋了。

即使这样,恶警们仍要对我下狠手。一天晚上,刘京兵、原剑刚一顿酒足饭饱后,兽性大发,叫来几个帮凶,再一次把我吊铐起来,一个恶警从后边卡住我的头,另一个捏开我的嘴和鼻子,给我灌啤酒,我的牙被他们撬松,鼻子流出血,恶警又强迫我抽烟,那个姓孟的年轻恶警看我不从,就冲我脸喷烟。由于受酷刑折磨,长时间熬鹰,不让睡觉,我撑不下去了,神志不清的昏睡过去了,用针扎我都没知觉了。

还有一天晚上,恶警们把我铐在院子的灯下让蚊子咬我。八月份的夜晚天气闷热,蚊子也很猖獗,一直铐了我二、三个小时,那是怎样的煎熬啊!恶警刘京兵一伙酒足饭饱后,竟拿小木棍要抽打我的生殖器。由于我的反抗他们没有得逞。他们把我铐在铁架子床上,蹲不下也站不直,一直铐了一宿。

在店子洗脑班,我遭受了七天七夜的酷刑折磨,是恶警们承受不住了,便把我押送到莱州市看守所。

三、对翟启娥的酷刑折磨:上大挂、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

莱州市城区学员翟启娥也自述说:

二零零八年六月我们莱州市法轮功学员和全国一样,笼罩在北京奥运前的大抓捕的红色恐怖当中,六月四日这天下午,六、七名警察突然闯入了我家进行大肆抄家,当时抄走了大法书籍和mp3,并把我强行绑架到店子(“610”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

到了那里,恶警刘京兵不由分说的就开始对我实施了酷刑折磨:先是给我上了大挂(成大鹏展翅型吊了起来),也不知吊了几个小时了,直到我疼痛难忍,全身颤抖,当时真的有生命走到了尽头的感觉,他们看到我真的要出现生命危险的情况下才把我放了下来。然后又叫来医生给我量血压,一个警察脱口而出:“翟启娥你的血压这么高。”究竟有多高?警察不让医生当着我面说。

然后他们又强制我坐在两张床中间,将双手分别铐在两个床头上,三天三宿不让我睡觉,那几天我的身体极度虚弱,头晕的厉害,眼前发黑,直想呕吐,脑子也一片空白,生命承受到了极限的那种滋味真的是很难形容。

三天后,他们把我又劫持到拘留所,再过了三、四天,刘京兵和另一姓原的女警察又把我劫持到店子黑窝继续酷刑迫害,又用手铐将我两手分别铐在两个床头上,让我坐在两床中间,九天九宿他们想方设法的不让我睡觉光看电视,电视声音放的很大,一直不停的放,真是狂轰乱炸般的洗脑啊,这种精神与肉体的双重摧残,可想而知,我本来已被折磨的非常虚弱的身体,真的再难以承受。

到第五天,就在我困乏的实在支持不住的时候,刘京兵就拿着矿泉水瓶子朝我脸上喷凉水,搞的我全身湿漉漉的,并且好几天不让我吃饭、喝水、上厕所。而且有一天,“610”人员原建刚突然抓住我的头发把我从凳子上拽了起来,莫名其妙的给我来了一顿暴打,头发都被揪掉了一大捧,详细的就不一一再说了。不过当时他们的迫害手段真的是极其残忍和疯狂,真是人性全无啊。

以上仅只是法轮功学员这十多年来遭受迫害的冰山一角。洗脑班里所谓的“教员”曾说过能打人、能骂人、能抽烟、能喝酒,就是“转化”好了,这句话是中共精神洗脑的概括。当年德国“纳粹”再邪恶摧毁

烟台 莱州市联系资料(区号: 535)

2019-11-24: 姓名:刘敬兵
出生日期:1970年 8月 9日
工作单位名称:山东省烟台地区莱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二中队
职务:中队长
中国大陆的家庭住址(省、市、县):山东省烟台地区莱州市
亲属姓名:杨秀莲(妻子)
子女姓名:刘芮杉(女儿)

2019-09-15: 绑架山东省莱州彭书珍责任单位信息
莱州市公安局:
局长马宁18815350606
副局长吕永庆13506459166、18660068107
指挥中心主任潘风强 18660076966、13863887682
边防大队大队长潘茂华18660076997、13864537207
国保大队大队长毛旭波5352289221、18660068522、13806459876

牟平区公安分局:局长陈传江13361376899
副局长孙振强18660076677、15898968189
指挥中心主任赵范18660076601、15898968788
国保大队大队长陈维波18660076663、15898968988
刑管科:5354764274

烟台市看守所:电话:5356297252
所长李宗海18660061601、5356297251
副所长徐明娜18660061605
狱警警务通18660061707 (原先是刘强,现在姓李)
女监区值班长张健鹰18660063390

2019-07-22: 绑架山东省莱州市沙河镇潘水花责任单位信息
山东省烟台莱州市公安局:
地址:山东省烟台莱州市光州西街1600号
电话:0535-2566231
局长:郭善海、宋华君
政委:赵旭波

莱州市沙河派出所:
地址:莱州市沙河镇南大街888号
电话:0535-2311041、0535-256642

2019-07-16: 对山东省莱州市尹家村于学菊非法抄家责任单位信息
土山派出所:(2019年)
所长孙吉刚18660068168、13853515232、2331041
副所长付建宾18660068289、13562530589、2331041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