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4-24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吉林 >> 四平 公主岭市(原怀德县) >> 刘玉琴(刘玉芹), 女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吉林公主岭市范家屯镇香山村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14-02-16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02-13: 吉林省四平市公主岭市范家屯刘玉芹再次被骚扰

2月12日两点多钟,公主岭市范家屯刘玉芹家,警号为303512、303618的两个警察到刘玉芹家骚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2/13/二零一五年二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04369.html

2015-01-07: 警察再次去骚扰吉林省四平市公主岭市范家屯镇刘玉芹

1月6日下午两点左右,警察再次去骚扰公主岭市范家屯镇法轮功学员刘玉芹家,并要求她的丈夫去一趟警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7/二零一五年一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02864.html

2014-04-20: 警察到公主岭市法轮功学员刘玉琴家骚扰

二零一四年四月十四日上午十点左右,一警车闯到吉林公主岭市范家屯镇香山村法轮功学员刘玉琴家,下来了两人到刘玉芹家拽了两下门,没拽开就走了。刘玉琴之前已经被迫流离失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4/20/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90255.html

2014-02-15: 被村干部、警察入室抢劫 吉林残疾妇女有家难回
二零一四年一月十四日,吉林省公主岭市范家屯镇香山村副村长王强(男)、治保主任魏某、村长助理赵云和(男)、香山村一队队长王长辉(男)等伙同当地警察,入室抢劫法轮功学员刘玉琴,绑架没有得逞;后又多次闯到刘玉琴家,企图绑架未果。所有过程中,都未出示“警察证”、“搜捕证”、“逮捕证”。
刘玉琴过年有家难回。中共不法人员们扬言:抓住刘玉琴,把她另一只腿也打折了。刘玉琴走路一条腿有点瘸。

一、当地村干部、警察入室抢劫情况

二零一四年一月十四日上午十点多,公主岭市范家屯镇香山村(当地村民一般俗称“小山”),副村长王强(男)、治保主任魏某(男,当地村民都叫他“魏三宝子”)、村长助理赵云和(男)、香山村一队队长王长辉(男,刘玉琴所在小队队长)和四队队长(男),四队队长开着青色电瓶车拉着他们几个来到刘玉琴家门口,当时刘玉琴女儿薛玲正在外面打水,他们便尾随薛玲闯进屋内,魏三宝子和王强问:“薛江人呢?(指刘玉琴的丈夫)”刘玉琴说“上班了”。

魏三宝子上前就拉开东屋柜子的布帘,把一个嵌有师父法像的镜框摔在地上,王强紧跟着就把另外一个嵌有师父法像的镜框摔在地上,玻璃溅碎一地,地革被扎坏。刘玉琴回来看到后忙把相框捡起来立在墙边,发现里面的法像都没了,只见魏三宝子将法像拿在手里,他们向刘玉琴要西屋门的钥匙,刘玉琴说“找找去”就出去了。刘玉琴女儿看见赵云和在东屋不停地踩踏着相框,直到把相框踩坏为止。
王长辉等四人开始拿着钳子撬西屋的门锁,没撬开后,就开始狠命踹西屋的门,把门(木门)踹劈之 后,一帮人破门而入,乱翻一通,也不知是魏三宝子还是王强将电视柜内的大法书籍扔到了地上……赵云和把东屋的皮箱、纸盒箱、鞋盒子、被子、塑料袋等都乱翻 了一遍,然后赵云和、魏三宝子、王强把西屋内的大法书籍、台历、切刀等搬到东屋,赵云和把印章仍在西屋炕上。

刘玉琴看到赵云和把自己的钱包拉开并朝魏三宝子说,“你看这还有带字钱呢!”刘玉琴忙抢回自己的钱包,不知是谁一把推倒刘玉琴刘玉琴被推倒半跪在地上,两手撑着地,刚要起来时,魏三宝子上前一把掀开刘玉琴内衣,露出乳房,刘玉琴大喊:“你干啥呀!你耍流氓啊!”魏三宝子的手并没有停下,直到把刘玉琴身上的钱全部抢走。在魏三宝子抢钱过程中,薛玲喊:“你干啥抢我妈钱啊?!”赵云和拽住薛玲的胳膊,把她甩在一边。

魏三宝子说:“上前院看看去!”于是,魏三宝子、王强、王长辉等三人去了前院刘玉琴姑父家。

赵云和站在走廊,刘玉琴说:“我得上趟厕所不行啊?!”赵云和说:“那,你去吧!”赵云和站在后门口,探出头,盯着刘玉琴刘玉琴说:“我上厕所你也瞅啊,你那么个大老爷们!”但赵云和并没有把头缩回去,继续盯着刘玉琴上厕所。不大一会儿,刘玉琴走了,随后薛玲也出去了。

家中主人都已不在。有村民看到闯进刘玉琴家的那帮人在刘玉琴家窗台上写字,还看到写了刘玉琴父亲的名字,还有一辆车的名。

这期间来了一辆警车(长面包形的警车),大概半个小时之后,警车和电瓶车开走了,屋内留有六个人,都穿着黑色衣服,其中一个人说:“那娘们(指刘玉琴)只要一回来就把她按住!”

大概中午十二点多,薛玲回家,在走廊,赵云和问薛玲:“你妈呢?”薛玲说:“我不知道。你不看着呢吗?上厕所了。”赵:“你妈不让我看,你妈上厕所 不让我看”。薛玲:“那当然了,你是男的,我妈是女的,上厕所能让你看吗?”赵:“我回头再看的时候厕所没人了。”薛玲:“我也不知道。”赵:“这还掉厕所里了哪!没了呢!”赵:“你干啥去啦?”薛玲:“我被吓到了,上亲戚家坐了一会儿,亲戚安慰安慰我,说没事,我才回来的。”薛玲进屋看到:王强、赵云和、王长辉在西屋炕上抽烟、看电视,王强开始污蔑法轮功。

这时,刘玉琴家门口开来一辆警车(前文提到的长面包形的警车),下来两个警察,着装,其中一个一米七左右,平头,微胖,看着五、六十岁,对薛玲说:“你妈人哪去了?”薛玲让他问赵云和,因为一直是赵云和看着刘玉琴的。这个警察说:“我只管抓人!”

大概又过了半个小时,又来了一辆警车(轿车形的警车),从车上下来六、七个人,都没有穿警服,进屋又开始一顿乱翻,被子、柜、皮箱、厨房、水果箱都翻的乱七八糟。

不知道是谁给金城村副村长苏宝林打电话说:“把铁塔上的东西摘下来,拿到小山一队来!” 不一会儿,苏宝林手里拿着一块布,和一个一米六、七左右,黑皮肤的五十岁左右的男的来到刘玉琴家,把布给了他们,他们一起进了东屋,然后把门带上了。

期间,香山村村长张大辉也来到刘玉琴家。进屋后,张大辉和警察笑了笑。(事后,张大辉和当地村民闲谈中承认:他当时不在家,是当地警察给他当电话让他去的。)

薛玲质问站在门口不让薛玲进屋的一个戴眼镜、一米七左右、四十岁左右的男子说:“你是哪的?”他说:“我跟他们是一起的,公安局的。”薛玲说:“咋没穿制服呢?”他说:“洗了!”薛玲说:“你骗小孩儿呢啊,我都有两套工作服,你们怎么没有!”他说:“就一套!”

他们拿起已经被踩坏的法像相框,从新装上师父法像立在柜子上开始录像。

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男子拉开薛玲的包,薛玲抢回自己的包,他们让薛玲查自己包里的钱。然后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子拿着录像机开始对着薛玲录。王强、魏三宝子、王长辉、穿制服的两个人和戴眼镜的男子到西屋打开电视,开始录像。

赵云和找工具把电视天线拆走了。戴眼镜的男子说:“这个电视台是法轮功电视台,电视是播放工具,我们得拿走。”薛玲说:“谁家没有电视,谁不看电视?!电视都没有影像了,播放啥了?!电视是我花钱买的,凭什么你们拿电视,搬就是抢!”穿警服的人说:“我明天再来搬电视!”然后又对薛玲说:“你得签个字。”薛玲说:“我没偷没抢没杀人放火,我不签!”他们让大队签字证明一下。大队的人便凑过去了,具体谁签的不清楚。穿警服的又说:“你得跟我们上趟分局。”薛玲说:“我不去!”他说:“这东西是你家的,你得跟我们走。”薛玲说:“我没偷没抢没杀人放火,我不跟你们走!”他们在一起小声嘀咕了半天。

他们把刘玉琴家的东西装在警车上,又分别到刘玉琴两个弟弟家骚扰了一遍,到刘玉琴叔叔家,抢走了一本台历,在门口,穿警服较胖的那个警察看到薛玲说:“走,丫头,回你家搬电视,把门锁上。”薛玲没理会他,进刘玉琴叔叔家了。

第二天,不法人员们又到刘玉琴家,没有找到刘玉琴,扬言:抓住刘玉琴、把她另一只腿也打折了。

腊月过小年那天,他们再次到刘玉琴家,没有找到刘玉琴

附被抢走物品清单: 面额五元的真相币七十八张,共计三百九十元,台历二十二本,半成品二十四本,板七十四个、打孔机二个、切刀一个、铁环三箱、《转法轮》四本、其他大法书籍若干、MP3播放器一个、护身符底板五、六张,印章二个、《正见周刊》一本、卫星接收器一个。

据悉此迫害幕后责任人是范家屯镇政府头目,因看到公主岭市范家屯镇开发区的路边有真相横幅,找镇公安分局局长辛洪强,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骚扰、迫害。

二、刘玉琴炼法轮功获健康

那么,刘玉琴又为什么会修炼法轮功呢?以下是她的自述:

(一)半生病苦

我叫刘玉琴(后身份证上被改为“刘玉芹”),今年五十岁。是吉林省公主岭市范家屯镇香山村一队的一名普通农村妇女,家里十分贫穷,二零零二年之前,住的是小草房,外面下雨时,屋里也下雨,一面墙还倒了,用砖头支着,村邻都说,“这房子能住人吗?倒了不得砸死人吗?!”

我左腿是先天性大胯脱臼,二十五岁生完孩子,走路就得拖着走,手得拄着棍,没有钱治病,每晚都是腿疼醒了就用手捶,把腿捶麻木了再接着睡!期间还得过肺气肿,喘气上不来气,吃不进去饭,肋骨疼,躺不下,只能坐着,一 直持续了两年,那时的我对人生已经失去了信心,一度有过轻生的念头,我姑姑对我说:“孩子还小,你就是坐着看着他们、你也别死!”就这样,为了孩子,我一直苦苦的撑着。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十五年,二零零三年的时候,右腿又得了股骨头坏死,因为没有钱看病,就一手拄着一个棍,手心时常被扎出血,干活时总是爬着干,干完了再用棍撑起来,由家人用单轱辘车推回家。有一次,丈夫干活回来,说:“啥用没有,连饭都没做好。”我自己坐在外屋地下眼泪就下来了,什么也没说,心里难言的苦,我心想:这活着啥劲啊,死了得了!我进屋对丈夫说:“咱家还有耗子药吗?”丈夫说:“有半瓶,咱家有耗子吗?不够用明天我再给你买一瓶!”……

(二)佛法神奇

直到二零零七年一月份的一天,我寻思:这法轮功的书,共产党不让看,又抓人、又蹲监狱的,我现在死我都想了,还有啥不敢看的。我死之前,我得看看这书,看看这书里咋说的。于是,我要求丈夫把别人放在我家的装有法轮大法书籍的箱子从两米左右高的大衣柜上拿下来,放到地上,我打开盖,伸手一掏,抓出来了一把碎纸,我想,这咋还让耗子嗑了呢?!我又掏了一下,拿出来三本《转法轮》,包书的皮都被耗子磕得细碎,但是书却完好无损。我当时想,咋这么神奇呢,耗子咋不敢动这书呢?!

我捧着书到了我住的东屋,神奇的、不知不觉的,我竟然忘记了拄棍,坐在炕上我就开始看《转法轮》,这一宿看看停停,睡睡醒醒,看了三讲,第二天早上我做饭的时候,没有拄棍,也没有坐凳子。两宿一天,我看完了《转法轮》,这两天中,我的两腿一直在冒凉风,后来才知道是师父在给我调整身体。从那以后,我烧了所有的止疼药,消炎药……我健康了!

二零零八年的一天,我到医院做身体检查,大夫问我跟谁来的,我说自己来的,他不相信,到外面看了看,才相信我的话,又对另一个大夫说:“她真奇怪,两条腿都有病,她怎么走来的?”诊断上写着:左腿先天性大胯脱臼,右腿股骨头坏死,骨头尖上有不明之物。

学大法之后,因为我家困难,以前别人给我啥,我就接着,现在我知道了“不失不得”,别人给我东西,我也不要了,对钱财也不看的那么重了,家里经济状况也慢慢好起来了,家里盖起了房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2/15/被村干部、警察入室抢劫-吉林残疾妇女有家难回-287721.html

四平 公主岭市(原怀德县)联系资料(区号: 434)

2018-02-11:
吉林省四平市公主岭市地区骚扰大法弟子的警察名单
李永才 15004411228
曲占国 15134484338
谭永成 13500841977 (其人不断的骚扰大法弟子,使大法弟子及家属长期不能回家,给家人造成严重伤害)

2017-01-03:
绑架吉林省公主岭市荀晓萍责任单位信息:
吉林省司法厅:
地址:长春市新发路992号,邮编130051
厅长张毅0431-82750317

公主岭市邪党书记闫旭0434-6213385,邮编136100
公主岭市市长孙志刚0434-6213534,邮编136100
公主岭市副市长张学文0434-6294700,邮编136100
公主岭市司法局:0434-6215646,邮编136100
公主岭市检察院:高耀军0434-6266262,邮编136100
公主岭市法院:庄军0434-3196181,邮编130033
公主岭市纪检委:李文一0434-6214240,邮编136100
公主岭市政协:赵光辉0434-6214105
公主岭市人大:赵立宝0434-6214761
公主岭市公安局:
邮编136100
局长段于建0434-6215868
政委杨永安
2016-03-26: 骚扰吉林公主岭市大岭镇多位法轮功学员责任人信息:
大岭镇大岭派出所:
某警察15044428779

2015-09-02: 公主岭610办洗脑班强制“转化”
公主岭610局长赵兰平电话:13804473179
于处长:13174411538
四平李合举:13124343262
市委电话:04343630610
邪悟转化人员:李小艳15943451419
张:15665993971

2014-07-05: 吉林公主岭市大岭镇派出所:
地址:吉林省公主岭市大岭镇,邮编136108
电话 0434-6782110
杜文德 13504740090

2014-07-05: 吉林省公主岭市大岭镇派出所所长欲7月4日带人到当地法轮功学员家进行迫害。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