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5-26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天津 >> 红桥区(曹庄看守所) >> 穆祥洁(穆祥杰), 女, 29

穆祥洁(穆祥杰)
我(天津法轮功学员穆祥洁)在里面整整被折磨了6天6夜,后我已体力不支,浑身肿痛,牙齿全部松动,口腔内膜全部脱落,因那时恶警们还有些顾虑,怕出事,便草草的把我抬出去调了班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1-04-14: 天津板桥劳教所药物残害法轮功学员
.......
穆祥洁,女,天津市法轮功学员,曾在板桥女子劳教所遭残酷折磨。二零零一年四月初,狱警为了逼迫她放弃信仰,把她四肢铐于床,二犯人按住她,强行注射不明药物,导致她的精神一度崩溃,难以自控。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14/天津板桥劳教所药物残害法轮功学员-239005.html

2006-04-17: 穆祥洁,女,被非法关押在天津市女子劳教所。2002年1月,因不放弃炼法轮功,被警察逼迫在外面大雪地里罚站3天3夜。她的手脚被冻坏,肿然后化脓,一个月不能走路。穆祥洁还被逼迫长时间戴手铐,手铐铐到了肉里,鲜血直流,然后被恶警吊起,晚上又被送入禁闭室。在禁闭室,她的手被绑在窗户上,一个星期不让睡觉,被电棍电双臂。(穆祥洁已被营救至美国)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17/法轮功学员在联合国的立案名单-125441.html

2006-03-25: 天津市女子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致精神失常案例
文/穆祥洁
最近从网上看到不少中国劳教所、监狱等地逼疯法轮功学员事件。所以我将2001年到2002年仅一年时间里,在天津市劳教所亲眼目睹及听说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疯的事件揭露出来。

……为了编造出民众对法轮功反感的谎言,劳教所强迫全体劳教人员,写给法轮功造谣的文章,和对法轮功的看法,在将被加期的威胁下,劳教所里很多人都违心的写了谎话。

这些仅仅是2001年——2002年一年时间里,仅我知道发生在天津市女子劳教所(原天津市板桥女子劳教所)的事情。从99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开始,又有多少法轮功学员身遭不测而无人知晓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25/123640.html

2005-07-24:天津大法弟子以自身经历证实郝凤军所言属实
我叫穆祥洁,是中国天津市人,也是一个法轮功修炼者。在大纪元网站看到了“郝凤军新密件披露中共恐慌应对九评”一文。在郝凤军先生披露中共的密件中有我的名字,出生年月也都对。下面我简述一下自己在中国时的一些真实经历。

1、初炼法轮功

我生于1976年7月16日,女,是回族。因为我先天咽骨道狭窄,所以从小就患有耳疾、耳膜内陷,鼻炎、鼻息肉等诸病,而且父亲先天肝部有病,因此我也受到了遗传,而且还患有肠胃炎症。由于先天的病因所至,使我从小就性格内向、孤僻、忧郁、不喜言语。到了1998年4月,我的病情越发转重了,眼睛一睁开就酸痛、流泪,耳朵听觉受干扰很大,呼吸困难,浑身无力,去了7家医院,也不得救治,查不到病因,去中医治,也不见半点起色,那时医生告诉我母亲,说我的耳朵只能等着耳聋。由于病痛的折磨,每日里躺在床上,我的脾气也越发的暴躁,对生活完全失去了信心,那时,我家里生活只能供吃喝,没有多余的闲钱用来看病,全家人也都闷闷不乐。我经常有轻生的念头,总想:为什么要生我,我为什么还活着,这么痛苦。世界上好象存在的只有苦痛,非常的悲观、厌世。

1998年10月底,偶然的机会,使我炼上了法轮功,看《转法轮》这本书第一遍,我的身体就开始有了奇迹般的变化,腹泻了一天后,我的精神非常的好,可以正常的行走了,浑身是劲,呼吸也顺畅了,脸上也有了笑容了,家里人看到我身上反应出的巨大变化后,催我到门口炼功点去炼功。从此我开始走上修炼法轮功的路上了,我仿佛一下子变成了一个幸运者,面对生活的勇气又重新复苏了,整个世界观都发生了转变了,我开始用乐观的心态去审视周围的一切。

在学法炼功后,我可以正常的生活、工作了,不再对家里人发脾气了。在99年5月前,我曾救过三个人的性命,一个是因失恋要轻生的女子,二个是路上碰到的心脏病突发者。法轮功真的改变了我整个人,使我变成了一个能够关心别人的人了。

2、教育学院事件

99年4月,何××在《青少年科技杂志》一书中,刊登了一篇诽谤法轮功的文章,于是我去了天津教育学院,打算把自己修炼法轮功后的真实情况,告诉给院方,并希望他们了解事实后,能够做一下更正。1999年4月23日晚,天津政府机构动用了很多武警,在中国天津市教育学院,抓、打、驱赶法轮功学员,多人被武警打伤,我被四名武警拽着四肢扔出教育学院。天津公安局负责人于7.20后,在天津电视台造谣说没有打人,也没抓人。

3、99年7月中共政府开始血腥镇压法轮功

因为电视新闻报道说,“法轮功学员纷纷退出法轮功,不炼了”等谣言,1999年10月8日,我独自去天安门炼功,是想告诉所有人,那不是真的,我还炼。当时就被几名警察拽着四肢扔上警车,被天津市红桥区双环邨派出所送去红桥区看守所非法关押15天,其间因拒绝悔过及不背监规,被十几个犯人毒打,导致颈部不能动,头不住抖动。后又因一女孩想学功,我教其炼功时,遭到管教警察毒打。我被恶警拖出毒打,那女孩手脚被上百斤镣铐,又被精神摧残,难以承受,导致自杀未遂。

1999年10月28日进京上访,在信访办被中国天津红桥区分局非法劫持,并遭毒打,后被非法劳教2年。

2000年1月初,我因没有背队规所纪,被强迫在雪地站一天一宿,也不让穿外套。1月中旬,我整理劳教所迫害大法的材料,被强迫在雪地站了一天一宿,又被下到严管班严管。1月25日因炼功,被2名警察及六、七个犯人毒打,并被一警察强行把我的鼻子掰折,又被强行铐在雪地里,恶警用2个警棍进行电击。因手铐上得紧,深陷腕中,至今留下伤痕,小手指麻木。这样一天后,又被强行在一寒冷房间(独居)站了六天六宿,其间不许洗漱,不许睡觉,一天偶尔给一个冷馒头,导致全身肿痛,一只手铐后变形,口腔内膜全部脱落,牙齿松动,无法站立,精神近乎崩溃。

2000年2月中旬恶警给我进行造谣中伤,孤立打击。由于高压迫害,迷了心志,写了一些不该写的东西,2000年8月,家里人花钱,把我保了出去,才脱离了那个人间地狱———天津板桥女子劳教所。

2000年8月,天津市红桥区分局法制科姓崔的恶警给我家打电话,逼我去给他们当特务,并威胁如不干,将再把我弄进去折磨死我。迫于无奈,我夜间离开了家,从此流离失所,风餐露宿。

2000年9月在天安门广场,被数名警察非法劫持,因拒绝上车,被他们毒打,导致除双臂外,上半身整个不能动,在天安门派出所见机走脱了。11月18日又去北京天安门广场打横幅,被劫持至天津红桥看守所,进行绝食抗争,被强行灌食,并被劳教2年。

2001年1月,劳教犯人和2名恶警逼迫看破坏大法的东西,我告诉她们法轮大法好,你们这样做对你们没有好处。她们给我造谣并进行毒打,并强迫我站一天一宿。第二天早上,不法人员们又对所有法轮功学员进行强制洗脑。因为我说“我们虽然在这里被押,可我们也有讲话的权利。”警察命几个犯人捂住我的嘴,把我拖到一房间后,命十几个犯人毒打导致我上半身不能动弹,嘴角出血,昏倒在地。

2001年1月中旬后,因拒写保证悔过等,被强迫站2个月(早六点到晚十二点),导致双脚大脚趾甲坏死。4月初不法人员逼迫洗脑,并把我的四肢铐于床,2犯人按住我,强行注射不明药物,导致我的精神近乎崩溃,难以自控。4月底,把我关入洗脑班强迫转化,后又调班进行高强度劳动迫害。

2001年中旬调班,我拒绝洗脑、被铐,犯人用我衣服擦皮鞋,并使用下流手段在我胸前用皮鞋蹭,并把痰吐在我脸上,在我双脚大脚趾上用力踩捻,并在我身上连珠炮一样的狠掐。2001年5月,在攻击诽谤大法的会上,我站起来告诉她们,这些都是谎言时,被几个值班犯人捂着嘴拖走,并被毒打。2001年6月调班,犯人受警察命令,强迫我背豆子,共20多包左右,导致上半身无法动弹。

2001-2003年这三年里,犯人受恶警命令,对我进行包夹严管,不许任何人与我讲话,并进行精神折磨,例如:时常在你不注意的时候突然重打一拳,或不许去厕所,不断进行造谣中伤等等。我被强迫拣豆子,三四天睡半天觉,来车卸豆子,都是100斤、120斤、160斤的麻袋包,十几包的卸,经常如此。

2002年11月19日被非法加期半年,恶警造谣说我自己不想走,因在众人面前讲清真象,被打,被铐三天三夜,又因拒绝干活,被打,被铐几天几夜。

2003年5月2日萨斯病期间,半夜里可闻惨叫声,打骂声,因抗议劳教所用暴力强迫法轮功学员们悔过,我被铐55天,其间不给打开手铐,被打,不许洗漱,不能睡觉,不许去厕所,同时强迫洗脑,并把我的衣物进行践踏,来例假期间也强迫不让去厕所。我的精神及肉体上遭受的打击极大,人的基本权利完全被强行剥夺了,痛苦无法言状。5月20日被铐期间,又被加期半年,理由是违反队规所纪。6月26日解铐时,我已不会走路,才没有再铐。

2003年7月-8月,恶警唆使邪恶犯人曹丽娜、龚远鹤对我进行无理毒打,不让我写接见信,我坚持写,遭毒打,脸被恶徒们抓烂,嘴里也被抓烂,头发被揪下2大把。我争得写信的自由,恶警却在背地里把我的信扣下了,没有发。后又遭毒打,头发被抓下2大把,这2个犯人后被提升为大值班作为奖励。

2003年8月劳教所调班强行洗脑。9月中旬恶警说:“从现在开始,你不属于劳教人员了”。另一恶警说:“你可以回家了”。但却到10月份也未放我。于是10月7日,我走出劳教所,被大值班推了回来,于是我又跑出劳教所,大门锁了,我被抓回毒打、上铐子。我把跑的理由说了,恶警们无言以对,第二天中午才解了铐子。后来有人对我说:“你一跑我们才知道真象,劳教所警察挨班造谣说告诉你走,你自己不想走。”恶警在背后造谣中伤。

2003年11月21日出所时,恶警韩金玲非法强行命几个犯人剥光我衣服进行拍照,目地是检查有没有伤,怕我出去告她们。如果发现我身上有抹不去的重伤痕,就不放我出去了。

下面附上我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几年中所遭受迫害的证据:
按时间顺序:
、法轮功把我从精神即将崩溃的边缘拉了回来,再一次救了我
受尽折磨的我,出来时,已无法进行正常生活,经常昏厥过去,精神几乎崩溃,但尽力控制自己。生活几乎无法自理,不能过多的讲话,通过看《转法轮》,加上炼功,我终于可以正常讲话了,也不再发生昏厥的事了,又是一次奇迹。但是几年的“地狱”中的折磨使我身体受到了极大的损伤,几乎丧失了劳动能力,而且很多我身边的人都不理解,对我身体上的伤痛,很多人误解,给我的精神上又增添了很多苦痛,这是中共政府给一个普通的中国老百姓,只是为追寻真、善、忍真理,只是为了坚持自己的信仰而疯狂迫害后,所留下的无法弥补的伤痛。有多少追寻真、善、忍真理的法轮功修炼者,只是为了坚持自己的信仰,而遭受了残酷的迫害,甚至被迫害致死。这是中共流氓政府继“文革”及“六四”以后,在人民身上所欠下的又一笔血债。

我从小到长大,经历了很多波折,动荡,生活的窘迫,病痛的折磨,可是我从来体会不到中共政府关心老百姓。我记得戏曲片里有这样一句话: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这难道不是一个为官的准则吗?而中共政府竟无数次的无端打击老百姓,直至残酷的血腥镇压,只是因为老百姓要求有自己的思想,要求有人权,要求有自己的信仰!那么多的老百姓通过修炼法轮功,得到了健康的身体,摆脱了疾病的困扰,减少了那么多的麻烦,同时又以健康的身体,更多的服务于社会,这不是有益于国家,有益于社会,有益于政府的大好事吗?除非是一个只会无理智疯狂迫害人权,迫害民众,崇尚暴力的政府,才能做出这样愚蠢血腥镇压良善的事情。

目前退出中共邪灵组织的人数已高达300多万人了,中共垮台乃是天意,中共灭亡也是天定。劝那些还在为中共流氓政府当傀儡的人们,你们快点想一想吧,别再沉迷在眼前的利益之中了,做出明智的选择,早日退出共产邪教组织,用化名在退党网站退出都是可以的,劝你们为自己的将来多想一想吧!特型演员古月的暴死,预示了中共邪灵必定覆灭的事实,想一想哪有如此的巧合,古月演了84次毛泽东之时,同时是邪党建党84周年之时,怎么会如此巧合呢?劝你们多加思考,追寻陈用林、郝凤军等诸多明人的足迹,洗去罪业,重生吧。抓紧时间不要再等了!希望我们天津市的各级中共官员也能尽快走出中共邪教组织,重新用真正自己的理念来审视一切,用良心来说真话、做真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24/106872.html

2005-05-25: 天津市板桥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更多事实
我叫穆祥洁,女,现年29岁,来自中国天津市。我是于98年10月底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当时由于我从小身患顽疾,身体虚弱,到98年4月份时气血已虚弱到无力行走的程度了,眼睛也莫名的酸痛,无法睁开。我母亲带我到七家医院进行救治,也未能查明病因,只是无力行走,无法工作。自98年10月接触法轮功以后,仅仅看了一个月《转法轮》,莫名的腹泻了一天后,我的身体就奇迹般的恢复了健康,享受到了没有病的幸福感,行走轻松,眼睛也可以正常看东西了。家里人看到我的变化,高兴的催我去炼功,此后,我就开始修炼法轮功了。

可是在99年4月,天津教育学院院士何祚庥在《少年科技杂志》上登了一篇攻击法轮功的文章,我因此事到天津教育学院向院方讲述自己通过修炼法轮功而健康受益的真实情况,没想到4月23日晚上,天津公安突然到教育学院,毒打,抓捕了很多法轮功学员。但在7月20日后的一次中央电视台的报道中,天津公安面对众多观众公开撒谎,说没有毒打、抓捕法轮功学员。在5月份,天津公安对天津市法轮功辅导站站长及很多辅导员,暗中进行了偷偷的非法抓捕和扣押。他们很长时间下落不明,后来家属才打听到他们的下落。

2000年11月21日我因去北京讲一句“法轮大法好!”而被非法劫持到天津市红桥区看守所。在我的上诉还没有回应的情况下,天津市红桥区看守所便在2001年1月2日,把我送到了天津市板桥女子劳教所非法判刑2年。当我母亲到天津市红桥区看守所时,管教警察告诉我母亲,已经把我送到板桥女子劳教所去了。我母亲到了天津市板桥女子劳教所询问我的情况时,那里的管教所女所长郝德敏告诉我母亲,“没有穆祥洁这个人。”就这样,母亲打听到市里,也未能得到我的下落。直到4月份,我母亲才通过在市政府工作的一个亲戚才打听到我被劫持到天津市板桥女子劳教所的事实。我想如果是没有这种特殊关系,老百姓失踪了的话,即使被迫害致死,也是无人问津了。我在那段时间遭受了很大的精神和肉体的迫害。
2001年11月份左右,我和包夹(劳教所的管教警察命令来监控我的值班劳教人员)站在窗前,她让我看去打水的劳教人员,她说:“你看到那个梳小辫的小女孩了吗?”我顺她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梳着小辫很纤弱的小女孩,看上去只有12、13岁,她说:“那个小女孩也是法轮功,才14岁,和她妈妈一起被抓进来的,家里人还不知道呢!还没给她剪头发呢!”自那以后,我再也没见过那个小女孩。

2003年2月底,与我同室的冯春芝大姐(天津市武清区人,四十多岁),一个善良朴实的农村妇女,被几个劳教所警察(李丽、韩金铃等)及几个值班劳教人员强行拉走。我上前制止,被强行拉开,不久从楼道中传来打骂声,喊叫声,几小时后,值班牢头送回班里一双冯春芝走时穿的一双鞋,并说冯春芝在办公室昏倒了。到了晚上,冯春芝一直没有回来,我去问值班牢头,她们说:“给她调班了。”我问调到几班了?她们说:“调到七班了。”我问她们:“她回班了吗?”她们说回班了。到了晚上,睡觉前各班去厕所时,(注:天津市板桥女子劳教所,劳教人员去厕所是一个班一个班去,哪怕是急着去,也得等,很多劳教人员因此而尿了裤子。)到我所在班去厕所回来路过七班时,我猛然推开七班门,值班牢头没有防备,我进去,看到一个空床位上扔着冯春芝的被子,却没见人,值班的几个牢头及值班警察一拥而上把我拉回班,并给我以威胁及警告。我问她们,人到哪里时,她们不作回答。自此很长时间后,才在洗脑人员队伍中看到冯春芝,160多斤的身材,变得又黑又瘦。

还有一个法轮功学员,我不知道她的姓名,听劳教人员讲,她在接见日时,告诉家人,她被天津市板桥女子劳教所管教警察偷偷关在一间房间里,房间里挂满了法轮功创始人的照片,警察及牢头们扒光她的衣服羞辱她,毒打她,劳教所干部命令牢头犯人们手上带上胶皮手套,伸进她下身进行侮辱折磨,强迫她写一些给法轮功及法轮功创始人造谣的东西,这样持续了很长时间,没有人知道她在那里,后来,她违心的写了那些警察们要的东西,才让她接见家人。否则,她如果死在那里,也就下落不明了。

以上都是我所经历、所闻、所见的一些真实情况。因天津市板桥女子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均进行严密监控,在劳教所里,法轮功学员被剥夺了人的一切正常权利,不许讲话,不许笑,不许哭,不许互相关心,不许有人应有的情感,人的本性被压制了,很多到了那里的吸毒人员及卖淫、惯盗者,很多进出于劳教所中多次,也没有戒毒悔改的行为,反而为劳教所干警利用来迫害信仰“真、善、忍”,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以达到得到减刑的目的。

只希望有良知的善良人们,正义的人士们,能够挺身而出,以各种方式,制止中共政府这种肆无忌惮的践踏人权,迫害人民的无理智的行为。我们全世界很多人都是信仰神灵,崇尚道德的,追寻的都是弃恶扬善的道德风尚,而中国共产党是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不信鬼,不信神佛的变异邪教组织,中共政府迫害个人信仰仍在其极力粉饰太平繁荣的当今社会上发生着!在此,我呼吁世界各国正义之士伸出手来,声援制止中共政府对信仰“真、善、忍”的善良的老百姓的迫害,不能让这种疯狂的迫害再继续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5/25/天津市板桥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更多事实-102570.html

2004-11-22: 再现事实——我在天津劳教所及分局的遭遇(图)
一、我曾三次被非法劫持至天津市红桥区看守所
二、在天津市大港区板桥女子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1/22/89765.html

2004-10-19: 在非法劳教期间,恶警们叫犹大帮凶做转化洗脑,如不转化,就不让睡觉,强迫超负荷劳动,不许说话,否则就罚站;不配合的就把手和脚铐在床板上,脸向上直躺着不让动,要喊就把嘴堵上,几天不让吃喝、洗漱。当时正值夏天,有一名从上海抓来的大法弟子裘学艳(博士后)就长期被这样折磨。

我经常听到恶警指使吸毒人员打那些不配合邪恶的大法弟子,大法弟子穆祥杰坚信大法,坚信师父,讲法轮功真象。两次劳教所恶人逼迫看诬陷大法的新闻,穆祥杰不配合恶人,恶人让四个吸毒人员抬着她出来看,还给她打了不知是什么药物的针,把她的手和脚铐在大厅的铁拉门上,电视放了一个小时就把她铐了一个小时。夏天,大港的蚊子大的像会飞的蚂蚁。

2004-01-20: 坚强地走过4年非法劳教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20/65225.html

2004-01-15: 天津女子劳教所加过期的部分大法学员有:律淑英、高云霞、穆祥洁、段金贵、张慧玲、赵淑霞、韩淑霞、张润梅、赵宾红、王津玲、王桂香、李庆英、刘文会、陈元华、姜淑云、冯春芝、平玉荣、白虹、张熙平、赵燕等。

2002-02-26: 寒冷的11月,北风呼呼,法轮功学员们被恶警强制拿砖头沾水磨地,手裂得尽是大血口子。1月份,法轮功学员裴美玉、穆祥洁因坚持炼功,被恶警逼迫在外面大雪地里罚站3天3夜,一天只给一个硬馒头。恶警寇娜一个小时用讥讽的口气问一次,但法轮功学员仍不屈服。3天下来,法轮功学员手脚肿得像棉花一样,之后化脓,一个月不能走队。法轮功学员穆祥洁戴的手铐铐到了肉里,鲜血直流,然后被恶警吊起,晚上又被送入禁闭室。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2/26/25666.html

2000-02-23: 2月23日石家庄天津上海简讯
【天津】1、天津红桥区家园里一带的大法弟子赵志敏、李希良、王敏、穆祥洁、祈连阁五人因上访被遣送回津后,被关押在红桥分局,有因坚持修炼大法,被判劳教,有的长达两年,现被关押在大港区板桥农场劳教队遭受非人待遇,行动被监视。一月底,穆祥洁因为在早上练操时,说了一句"想正法的站过来"就被关进禁闭市室,并且将双手拷在窗户的栏杆上7天7夜,不让睡觉休息,并用电棍电他的手臂,她出禁闭室后双腿不能动弹,小臂被电出水泡。
2、在分局拘留所内,如果有大法弟子在监室内炼功,就被带上40多斤的刑具。
3、10月底,祈连阁一家三人一起进京上访,家中只有她母亲一人在家,警察去她家搜查,因为是半夜,老太太一人在家不敢开门,所以警察从窗户破窗而入,强行进屋搜查。
4、天津有近70名学员因表示要继续炼功,不迎合政府决定,而被从家中无故关进拘留所,拘留15-30天不等。
5、99年9月初唐山第二看守所男女混合关押了40名大法学员,不少是去北京上访路过天安门被抓的。按行政拘留15天后仍不放人,随便延期。这些学员都去北京上访再次被抓回。在拘留所遭电击、毒打,有的腋下都被电糊了,手脚铐在一起8天8夜。徐秋玲和刘菊华上访在北京被拘留期间来月经,被警察以搜身为由裸体罚站,两天不准穿衣。唐山有数十名学员被判劳教。 6、唐山第一看守所以非人待遇毒打大法学员,一名学员被绑在椅子上7天7夜,同时警察还敲诈学员及家属,唐山新区拘留所只给关押的大法弟子一天一片馒头(半两,12克),警察说犯人都让吃饱,唯独大法学员不让吃饱。
7、迅捷闯关
天津大法学员康自秋、王敏夫妇及女儿康诗逸(8岁)除夕到天安门为大法上访,当夜被遣回。夫妇二人被处以刑事拘留。王敏在狱中堂堂正正开创修炼的环境,绝食为大法鸣冤。并且拒绝任何签字,因为学员根本没有违法。三天半释放。
而后王敏为开创修炼环境,与派出所交涉后仍坚持去炼功点炼功,再次被刑拘,手脚并拷一天一夜后,炼功不再有阻碍,再次绝食,再次拒绝任何口供和签字。而后被强行带到神经病医院检查,派出所所长说:我知道你正常。检查一切正常。康自秋带女儿去派出所要人,王敏即被释放。王敏为真理献身的境界,令派出所40位警察折服,一位民警说:多好的好人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2/23/2047.html

红桥区(曹庄看守所)联系资料(区号: 22)

2018-11-03: 天津市红桥区邵公庄派出所,地址:红桥区邵公庄横街3号邮编:300122
电话:02227320103
副所长:崔怀坤 18322413275 警号311584(主要办案人)
副所长:徐庆刚 13602158096 警号310925
副所长:张健 13820900066 警号311277
警察:杨永庚 13642172106 警号310327(主要办案人)
警察:赵玖龙 13622177144 警号311492(主要办案人)
警察:安长海 13820794512 警号310486
红桥分局国保警察:吴伯阳 警号310649

天津市红桥区检察院:地址:红桥区子牙河南路50号 邮编:300133
电话:0222637219802226372358
检察官:古正宇
天津市红桥区法院:地址:红桥区子牙河南路50号 邮编:300133
法官:蔡江 (曾主审,判决,参与迫害大法学员:吕煜清,王连红,邓小芬,李立新,律淑英,刘金城)
法官 罗法官

2018-05-12: 邵公庄派出所驻地:天津市红桥区邵公庄横街3号
邵公庄派出所值班室——电话 022-27320103

邵公庄派出所参与绑架的警察:
副所长崔怀坤18322413275 警号311584(主要办案人)
副所长徐庆刚13602158096 警号310925
副所长张健13820900066 警号311277
警察杨永庚13642172106 警号310327(主要办案人)
警察赵玖龙 13622177144 警号311492
警察安长海 13820794512 警号310486
红桥公安分局国保警察 警号310649

天津市红桥区公安分局地址:天津市邵公庄新春街17号,邮编 300120
值班室27323400 治安科27323626 户政科27323737 行政科27320790
刘克建 公安局红桥分局局长 津南区咸水沽镇北斗公寓6号楼1门202号 88913300(邮编300350)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天津市板桥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更多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5/25/102570.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5-09, 11:0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