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7-16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天津 >> 武清区 >> 刘素萍(刘淑萍)(刘术萍), 女, 50

个人情况: 天津市武清县裁做服装的个体户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天津市武清县杨村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4-01-14
家庭成员: 儿女: 张馨文(父张广富)
夫妻/父母: 刘素萍(刘淑萍)(刘术萍) 张广富(刘术萍的丈夫)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11-08: 天津武清区杨村镇法轮功学员张广富、刘树平遭骚扰
11月6日,天津武清区杨村镇泉兴路派出所两名警察已核实诉江为由,闯到法轮功学员张广富、刘树平家骚扰,使其女儿受到惊吓,邻居深受干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8/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二)-318872.html#15117235239-22


2007-04-05: 板桥女子劳教所迫害大法学员的恶人、恶警
最近,在明慧网站恶人榜上看到了不少关于板桥恶人恶警迫害大法学员的案例,今天一位曾经被迫害的大法学员将自己在被关押期间看到的迫害情况在明慧网站進一步曝光。

板桥女子劳教所恶警:刘小红  夏春丽

被迫害的大法学员:王美芹(天津人)杨树萍 刘树萍(武清人) 焦林惠 李淑凤(天津人) 王敏(天津人)

被迫害详情:王美芹:在劳教所内被恶警强迫长时期的罚站腿部被迫害的出现浮肿后,多次在罚站中晕倒,直至被迫害出现心脏病,在2004 年7月无条件释放。

杨树萍:被恶警长时间的关禁闭不准说话,進行严管。现在下落不明。

刘树萍:在板桥遭到长时间的关押时间长达5年之久,现在下落不明。

大法学员焦林惠在被关押期间长期遭到吸毒犯的辱骂,恶警还用长时间的劳动长期迫害焦林惠。

李淑凤:恶警不允许李淑凤和任何人说话,还用高强度的劳动迫害逼迫李淑凤转化,2004年释放。

王敏:恶警王敏长时期单独关禁闭,高压“转化”后,恶警把她转到集体中(在劳教所内叫入班班)后,恶警刘小红和夏春丽在劳教所是队长,她们还不死心,仍长时间的对王敏進行监视为达到進一步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5/152211.html

2006-12-24:我在天津女子劳教所见闻的血腥迫害
天津女子劳教所原为天津市板桥女子劳教所,二零零四年改名为天津女子劳教所。天津女子劳教所是残害善良人群的人间魔窟,特别是未扩建前的五大队阴森恐怖。到了秋冬季节,居住在潮湿冰冷的屋里,多数人身上长满了疥疮。乍一進来吓的都不敢睡觉。屋里有暖气设施,但从未启用过,那是等来人参观检查摆样子用的。冬天点炉子,每天只给一小簸箕煤,生火没有木头,让你烧自己的马扎,烧了再从小卖部买,(小卖部的所有商品都是低质量高价格)法轮功学员们舍不得白天用煤,期望夜里多烧会能暖和一些,可是刚生上火,恶警就把炉箅子抽调,不让你夜里生火,许多人夜里冻得无法入睡,第二天五、六点钟就起来干活每天劳动十几个小时,五十岁以下都要扛一百多斤的麻袋包装车卸货,有一次我发烧还扛了27包;有的人缝坐垫手都变形了。对那些坚定的大法学员,下工后还要罚站,不让睡觉,有时叫坐在马扎上,双手扶膝、闭眼、坐正两小时,就算睡觉了。吃得不如猪食,生虫子的面蒸出来的馒头可以当石头用,人均一天一元多钱(这还是多说)。为了考验大法学员是否真的放弃修炼,它们还在刑室里放上师父的像叫学员用脚踩,不踩就遭暴打,还有的被关在为迫害大法学员所做的木笼里吊在里面无法移动。

二零零零年有一大法学员付少娟因每次问他炼不炼法轮功,他都坚定的说“炼”而被恶警铐住双手吊了一个星期,放下来时四肢变形不能站立。二零零零一年初,一个叫黄学珍的学员,因背诵《论语》而被恶警韩金玲、寇娜教唆吸毒犯乔洁暴打,牙齿全打松动了而不能進食,乔洁得意地说;我把你里面打烂了,外面还看不出来,这还不算,又在纷飞的大雪中罚站四五个小时。那次被暴打罚站的有二三十人。

二零零零年底大港区一姓曹学员四十多岁,绝食抗议被绑在床上,因强行灌食被撬掉两颗门牙,大小便时恶人也不让动,拉尿在床,学员们看不过,多次找到恶警才拿出自己的被褥给他换了下来,并把换下来的洗净晾干后轮换,即使这样那间只有几平米的小屋也气味难耐,直到奄奄一息才送到医院。可是在二零零零一年天津日报发表了一篇文章大加歌颂劳教所邪恶的干警们,说它们对大法学员如何菩萨心肠,并举例曹某学员在绝食期间如何受到恶警们的照顾,给她洗被子做垫子住院花了四万多也是劳教所支付的,(曹同修说过住院费是家人交的)说曹某因此被感化。为了配合宣传劳教所给曹某送去五千元以上的人民币,而这些钱是恶警们号召大法学员捐款而来:你们不是行善吗曹某经济困难身体不好捐点钱帮帮她吧。而后对曹某说是劳教所对他的关怀,真是一幅流氓嘴脸。

天津武清县的祝立敏五十多岁,二零零一年因坚修大法被判三年劳教,本来一个好端端的家庭被邪党六一零破坏了,一双儿女无人照管走上了歪道,恶警夏春丽对她百般折磨迫害,关押打骂都不能使她放弃修炼。二零零四年秋其父过世,恶警窦玉萍、李青送他在父亲的灵前待了不到十分钟就催他返回,亲戚哭着给了二百元钱,可是在返回的途中被恶警吃喝付了饭费,要知道祝立敏是个农村妇女根本没有经济来源啊!只有恶党的劳教所才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回来后巨大的精神压力使他精神恍惚,可是没有人性的夏丽春,刘小红还把她独关了半年之久,每天铐在床上,手腕血乎乎的连大小便都不让出屋,因呼救喊冤嘴被连打带堵又肿又烂发出恶臭味。本来一个很健壮的农村妇女被折磨得骨瘦如柴奄奄一息,至今还在劳教所遭受迫害,恶警们可随意给加期。

刘淑萍,四十九岁,杨村人,夫妻均修大法,多次被非法抄家,一次是撬门而入,一次是越窗而入。其夫因此流浪至今不知去向,生死不明。他被六一零绑架到洗脑班时孩子才十一岁,从洗脑班判两年劳教,受到百般折磨,期满后被当地六一零劫持关押了两个月,又以莫须有的罪名再判劳教两年,而邪恶的六一零却对病重思念女儿的父亲谎称其女儿放回后又去贴标语再被判刑,其父在绝望与悲愤中离开了人世。如今刘淑萍在劳教所被迫害五年了虽然期满仍不放回,这就是邪党鼓吹的“法治”。

二零零零三年大港区的焦麟慧,被恶警夏春丽指使的吸毒犯折磨她,又打又骂,几天几夜不让睡觉不让坐,腿和脚肿得像两根木桩,甚么鞋也穿不進去。像这种非人的折磨在劳教所比比皆是。

二零零四年劳教所搬進了扩建的四层楼,迫害变得更加隐蔽,在寂静的深夜我们经常听到来自无人居住的四层楼上疯狂的暴打声、惨叫声、断断续续的反抗声。他们专门成立了外称三大队内为“攻坚队”专门酷刑转化大法学员的魔窟。这些毫无人性的邪恶之徒们为了得到升迁、嘉奖残酷迫害行善的修炼人群,金钱的驱使他们变成了嗜血的动物,一些吸毒犯为了能尽早出去被恶警利用的非常顺手,完全成了恶警们的流氓工具,这样的魔窟是遍及全中国的。

可是天津六一零魔头宋平顺在今年五月十九日纪念邪恶的劳教局成立十年大会上极力的、无耻的给它涂脂抹粉,又是“和谐”又是“稳定”,八年“四无”九年“安全”,这些血淋淋的事实如何能掩盖的了这无耻的谎言?!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24/145377.html

2005-05-22:刘淑萍,女,今年50岁,是天津市武清县人,主要从事个体裁剪做服装的生意,原本家庭幸福、生活富裕。

99年7.20之后,因为刘淑萍坚信“真、善、忍”,坚持修炼法轮功,2001年初的一天傍晚,当地派出所警察打电话说有事让她去一趟,她正骑自行车走在半路上,被警察拦截住,把自行车绊倒,趁她摔在地上之时,强行给她戴上手铐并绑架。然后没有经过任何法律程序,直接送到天津市板桥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在天津市板桥女子劳教所一中队,由于她坚持不放弃修炼法轮功,二次被加期,每次半年。到第二次加期的日子快满时,管教们连续几十天不让刘淑萍睡觉,见她仍不妥协,2003年初原办案单位把她带走,送進当地看守所,重新又非法判刑劳教三年,不到半个月,再次送回了天津市板桥女子劳教所一中队,现在她仍被非法羁押在那里。

在天津市板桥女子劳教所一中队,刘淑萍受尽了精神上的折磨和身体上的摧残。第一次被非法劳教时,由几个强制被迫所谓悔过的人,对她轮番强行灌输放弃修炼的谬论,整宿整宿的罚站,有时恶警管教人员找她谈话,一谈就是大半宿或一宿,言语中充满了谩骂、讥讽。

之后,恶警管教让几个吸毒和卖淫的犯人把刘淑萍关進小黑屋,扒光衣服進行毒打,施行“坐飞机”的刑法,见她不屈服,就白天毒打和用刑完,晚上又派二个吸毒或卖淫的案犯轮流看着她,不让她睡觉,只要她一闭上眼睛,就大声把她喊醒、推醒或出恐怖的声音恐吓她。在这样轮番酷刑的折磨下,她以绝食抗争,恶警管教们就对她强行灌食。经过几个月的绝食、灌食,她心身受到极大的摧残,精神一度出现分裂症状,不认识人,经常受惊吓地喊叫,甚至连大小便都不知道。当把她折磨成这样时,恶警管教们却颠倒黑白、歪曲事实地说她是因炼法轮功而致走火入魔,并做为典型的材料讲给后来一批批進来的不知真像的人,藉此進行蒙骗。

刘淑萍被折磨的奄奄一息时,恶警管教们一看所有的招法都使尽了,她仍不放弃修炼,最后没办法,为了防止她与其他法轮功学员接触,把她放到“杂案班”。因为强行转化一个,中队每个恶警管教都得许多奖金,还做为中队嘉奖政绩的指标。

这样她一个50岁的人,被迫与吸毒、卖淫、偷盗等年轻案犯干一般多的体力活,而且每次扛包她都必须得去,每个装豆子的麻袋包100-120斤,她不到150厘米的个头,又那么大的年龄,都要一趟不少的扛。有时出工的时候,碰上其他同修,哪怕互相之间笑笑、交换一下眼神,都要遭到罚站、谩骂。平时刘淑萍不许和别人说话,不许家人接见,缺少卫生纸、生活用品其他人不许给她。负责专门看管她的杂案犯,如果不这么做,恶警管教们就把她们撤掉或加期。不干活的时候,就强迫她坐马扎,一坐一天,强行给她读诽谤大法的文章。每次念完诽谤大法的文章后,都让她写读后感。刘淑萍写到:“在没修炼前,我身患多种疾病如关节炎、风湿性心脏病,几乎丧失了劳动能力,成为家庭、社会的负担,修炼后不仅身体上的疾病彻底好了,思想境界也得到了提高,懂得了法轮佛法是一部教人向善,使修炼者身心受益,道德标准提升的高德大法,对国家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我是按‘真、善、忍’大法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一个奉公守法的人,一个对国家、对人民、对家庭有益的人;怎么能说是与政府作对、与国家作对呢?对法轮功的迫害全部来自诽谤、造谣与栽赃。这么好的大法,人人都能遵守,那我们的国家不就出现安定团结、国泰民安的景象了吗?”

目前刘淑萍仍在继续遭受着上述的迫害和摧残,凡与她接触过的人,无论是甚么案件的,不管是为了减期,还是为了完成恶警管教们交代的任务打过骂过她的人,从内心里都知道她是个正直刚毅、为了真理宁折不弯的人,就是有良知的管教有时也说:刘淑萍是个好人,当今社会交人还得交这样的人,靠得住。

正告那些仍在迫害刘淑萍和其他大法弟子的恶警们,难道你们真的要做共产邪灵和中共的殉葬品吗?善恶有报,如果你们仍继续作恶,一意孤行,等待你们的是到地狱中彻底的销毁。请社会正义人士和有正义感的执法人员查处此事,尽快恢复刘淑萍的自由。

2004-11-29:两度被天津市板桥女子劳教所非法羁押 刘淑萍上诉最高检
申述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1/29/90261.html

2004-10-16:我叫刘淑萍,今年49岁,是天津市武清县人,主要从事个体裁做服装的生意,原本家庭幸福、生活富裕。我既没有反对当今政府,也没刑事犯罪,更没有给社会和个人造成人身伤害,只是严格按“真、善、忍”宇宙大法做好人,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一个奉公守法的人,一个对国家、对人民、对家庭有益的人;却被非法劳教一年,受尽了人身和精神上的折磨。在天津市板桥女子劳教所一中队,由于我长期坚持不放弃修炼,拒不写“保证书”、“悔过书”、“揭批书”等等,二次被加期,每次半年。到第二次加期的日子快满时,管教们连续几十天不让我睡觉,见我仍不妥协,2003年初原办案单位把我带走,送進当地看守所,重新又非法判刑劳教三年,不到半个月,再次送回了天津市板桥女子劳教所一中队。

我只是坚持修炼法轮功,坚信大法“真、善、忍”。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六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办案单位及执行单位这样非法判刑、超期羁押、重新重判,严重违反宪法规定。按“真、善、忍”做好人有甚么错?我有甚么罪被非法劳教?强烈要求释放全国被非法关押在监狱、劳教所、精神病院、洗脑班、看守所等中的大法弟子。

在没修炼前,我身患多种疾病如关节炎、风湿性心脏病,几乎丧失了劳动能力,成为家庭、社会的负担,修炼后不仅身体上的疾病彻底好了,思想境界也得到了提高,懂得了“法轮大法”是一部教人向善,使修炼者身心受益,道德标准提升的高德大法,对任何国家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

2001年初的一天,当地派出所警察打电话说有事让我去一趟,我正骑自行车走在半路上,被警察拦截住,把自行车绊倒,趁我摔在地上之时,强行给我戴上手铐并绑架,然后没有经过任何法律程序,直接送到天津市板桥女子劳教队非法劳教一年。

在天津市板桥女子劳教队一中队,我受尽了精神上的折磨,和身体上的摧残。第一次被非法劳教时,由几个强制被迫所谓“悔过”的人,对我轮番强行灌输放弃修炼的谬论。我由于据理力争,遭到的是整夜整夜的罚站,有时管教人员找我谈话,一谈就是大半宿或一宿,言语中充满了谩骂、讥讽,甚么执迷不悟、自私自利、抛夫弃子、无情无义等等。请问是我自愿离开家庭、進劳教所的吗?按“真、善、忍”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有甚么错?

之后,管教让几个吸毒和卖淫的犯人把我关進小黑屋,扒光衣服進行毒打,给我施行“坐飞机”的刑法,见我还不屈服,就白天毒打和用刑完,晚上又派二个吸毒或卖淫的案犯轮流看着我,不让我睡觉,只要我一闭上眼睛,就大声把我喊醒、推醒或出恐怖的声音恐吓我。在这样轮番酷刑的折磨下,我以绝食抗争,管教们就对我强行灌食。经过几个月的绝食、灌食,我心身受到极大的摧残,精神一度出现分裂症状,不认识人,经常受惊吓地喊叫,甚至连大小便都不知道。

当把我折磨成这样时,管教们却颠倒黑白、歪曲事实地说我是因炼法轮功而导致的走火入魔,并做为典型的材料,讲给后来一批批進来的不知真像的人,藉此進行蒙骗。

当我被折磨的奄奄一息时,管教们一看所有的招法都使尽了,我仍不写“悔过书”,最后没办法,为了防止我与其她法轮功学员接触,怕我影响其他人的所谓“转化”,把我放到“杂案班”。因为强行“转化”一个,中队每个管教都得许多奖金,还做为中队嘉奖政绩的指标。

这样我一个快50岁的人,被迫与吸毒、卖淫、偷盗等年轻案犯干一般多的体力活,而且每次扛包我都必须得去,每个装豆子的麻袋包100-120斤。我才不到150厘米的个头,又那么大的年龄,都要一趟不少的扛。

有时出工的时候,碰上其她同修,哪怕互相之间笑笑、交换一下眼神,都要遭到罚站、谩骂。不干活的时候,就强迫我坐马扎,一坐一天,强行给我读诽谤大法的文章。不许和别人说话,不许家人接见,我缺少卫生纸、生活用品其她人不许给我。负责专门看管我的杂案犯,如果不这么做,管教们就把她们撤掉或加期。每次恶徒念完诽谤大法的文章后,都让我写读后感。

我是一个严格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一个坚信真善忍的人,当今社会好人不是太少了吗!这样的好人却屡遭迫害,这么好的大法,人人都能遵守,那我们的国家不就出现安定团结、国泰民安的景象了吗?怎么能说是与政府作对、与国家作对呢?对法轮功的迫害全部来自诽谤、造谣与栽赃。

凡与我接触过的人,无论是甚么案件的,不管是为了减期,还是为了完成管教们交代的任务打过骂过我的人,从内心里都知道我是个正直、刚毅的人,是个为了真理宁折不弯的人,就是有良知的管教有时也说:刘淑萍是个好人,就是心眼太死、性太倔,当今社会交人还得交这样的人,靠得住。

历史上一切陷害忠良的坏人都没有好下场。公安司法人员,如果你希望祖国的春天永远的灿烂,希望你人生航船永远顺利,希望你的家庭永远和美,那么请你们停止对李洪志师父和法轮大法的诬蔑、停止对大法弟子的残酷镇压与迫害。并希望你们能在自己能力范围之内去保护大法弟子。宇宙的法理平衡一切,善、恶到头终有报。你们中的一些人或自愿或被迫地做着世界上最对不起自己良知与善良本性的事,还在迫害法轮大法学员。

目前我仍在继续遭受着上述的迫害和摧残,请社会正义人士和有正义感的执法人员查处此事,尽快恢复我的自由,恢复我的名誉。

2004-05-04:刘术萍 武清区人,女,48岁。99年7.20以来因炼法轮功被非法拘留3次(1999年9月、11月和2000年2月)。

2000年12月一天,刘术萍刚出家门就被恶警非法绑架,并遭毒打,非法劳教一年,延期一年。

2002年12月5日,她又被强行送到杨村镇河西街道办的“法制教育学习班”進行邪恶洗脑。由于刘术萍坚持信仰,2003年1月3日又被强行送到武清区看守所,并被非法劳教三年,现仍被非法关押在板桥女子劳教所。在劳教所里,她曾绝食抗议,遭受到恶警强行灌食的非人折磨。

2003年1月,刘术萍年近八旬的老父亲知道了对女儿的非法判决,精神受到极大的刺激。老人受不了这种打击,不久,带着对女儿沉重的思念离开了人世。

刘术萍的丈夫张广富1999年7.20以来因坚持信仰被非法拘留4次。2001年1月,张广富在黄花店乡派出所遭恶警毒打,从二楼摔下造成重伤(胯骨摔断)。2002年8月,张广富被迫流离失所至今。刘术萍16岁的女儿张馨文孤苦一人在家,常常流下思念母亲的泪水。

附:刘术萍劳教地点详细地址:天津市大港区板桥女子劳教队一大队一中队

武清区联系资料(区号: 22)

2019-07-14:
武清区开发区派出所地址:天津武清杨村禄源道17号 增1号 电话:022-82114297
武清区公安分局:局长杨建全
政委:周海林13902060905
副局长:高雪利13920412795
副局长:孙广兴
副局长:卢健(原泉州路派出所所长)
副局长:李树银
副局长:周树连(分管国保大队,原河东派出所警察后升副所长 所长)
国保大队电话:2282167130、2282167128 大队长陈德军13920489757

武清区看守所地址:武清杨村镇机场道 电话:022——82124253:
022-82171513
所长王永革13920412737
副所长周建林13321051399
2019-07-08: 河西务派出所:
电话:2229439003
杨姓片警15922002566

武清区公安分局:
政委周海林13902060905
副局长高雪利13920412795
国保大队:
电话:2282167130、2282167128
大队长陈德军13920489757

武清区看守所:
电话:22-82171513
所长王永革13920412737
副所长周建林13321051399


2019-04-22:豆张庄乡派出所片警徐某13821654660

2018-10-25: 天津市武清区看守所
地址:武清区杨村镇机场道(与武宁公路交口南侧500米) 邮编:301700,联系电话:022-82124253.
电话:02222165836 02282171513 022-82179218

现所长:王永革 13920412737
刘副所长 警号 43067
手机号码:13702155059
办公电话:82124357
教导员:王舜
副所长:刘毅 刘斌
副所长:周建林13321051399
恶警:刘兆刚

2017-12-31: 上马台派出所:022-82289307
河西务派出所:022-29439003

武清区
政法委电话:022-82138637,022-82138607;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4-01-15: 大法学员刘淑平在天津女子劳教所被加期与重判.

2004-01-14: 刘素萍是天津市武清县裁做服装的个体户,一个朴实、能干的中年妇女,家庭幸福、生活富裕。堂堂正正坚持修炼法轮功,坚信“真、善、忍”宇宙大法。在 2001年初的一天,当地派出所警察打电话说有事让她去一趟,她正骑自行车走在半路上,被警察拦截住,把自行车拌倒,趁她摔在地上之时,强行给她戴上手铐并绑架,然后没有经过任何法律程序,直接送到天津市板桥女子劳教队非法劳教一年。

在天津市板桥女子劳教队一中队,由于长期坚强不屈,二次被加期,每次半年,到第二次加期的日子快满时,恶警连续几十天不让她睡觉,她仍决不妥协,2003年初原办案单位把她带走,送進当地看守所,重新非法判刑劳教三年,不到半个月,又送回了天津市板桥女子劳教队一中队。

在天津市板桥女子劳教队一中队,她受尽了精神上的折磨,和身体上的摧残。第一次被非法劳教时,由几个犹大轮番强行灌输放弃修炼的谬论,她据理力争,遭到的是整夜整夜的罚站,之后是管教让几个吸毒和卖淫的犯人把她关進小黑屋,扒光衣服進行毒打,给她施行“坐飞机”的刑法,见她还不屈服,恶警白天毒打和用刑完,就派二个吸毒或卖淫的案犯轮流看着她,不让她睡觉,只要她一闭上眼睛,就大声把她喊醒、推醒或出恐怖的声音恐吓她。在这样轮番酷刑的折磨下,她以绝食抗争,恶徒就对她强行灌食。经过几个月的绝食、灌食,她心身受到极大的摧残,精神一度出现分裂症状,不认识人,经常受惊吓地喊叫,甚至连大小便都不知道。当把她折磨成这样时,恶警们却颠倒黑白、歪曲事实地说她是因炼法轮功而导致的走火入魔,因痴迷法轮功而造成的精神失常。并做为典型的材料,讲给后来一批批進来的不知真相的人。借此進行欺骗。

刘素萍在被折磨的奄奄一息时,恶警们一看所有的招法都使尽了,她仍不写悔过书,最后没办法,为了防止与其她法轮功学员接触,怕她影响其她人的所谓“转化”,把她放到“杂案班”。因为强行“转化”一个,中队每个管教都得许多奖金,尤其主管的管教,还做为中队嘉奖政绩的指标。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