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8-23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吉林 >> 通化 集安市 >> 孙吉梅, 女, 62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吉林省集安市花甸镇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13-09-06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8-10-24: 吉林省通化市集安市法轮功学员孙吉梅遭非法拘留 已回家
二零一八年八月三十一日,吉林省通化市集安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和国保大队一女三男共四人,到集安市花甸派出所,让一人领路去法轮功学员孙吉梅家抄家绑架。一进门,就问孙吉梅还炼不炼法轮功,孙吉梅说“炼”。就开始抄家绑架孙吉梅孙吉梅问他们有搜查证吗?警察一边录像一边说这就是搜查证。

此次绑架抄走了大法书籍和随身听等,并叫孙吉梅签字,在孙吉梅不签字时,强行拽着手按手印,就把孙吉梅拖上车拉走了。后来孙吉梅被拘留了五天后放回家。

中共警察的恶行真象当年的土匪一样,哪有法律可言,他们的法律只是一种摆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0/24/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76189.html

2014-02-27: 吉林省集安市孙吉梅自述遭受的迫害

现年六十三岁的集安法轮功学员孙吉梅,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健康。因坚持讲真话,向民众讲述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几次三番的被中共迫害。以下是她自述过去半年来的经历。

一、因讲清真相遭勒索、绑架

二零一三年八月十日晚,我和李元美一起去花甸子镇财源乡马蹄村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村民许海堵住,诬陷我俩是偷东西的,我们讲明身份并告之真相,许海一听是炼法轮功的,吵闹着要报警。吵闹声引来了不少村民,当时有一村民劝他说放了我们,许海不听劝阻,借一女村民的手机,打电话把财源乡的治安员刘振军叫来。后来又打电话给110,许海问:“我们抓了两个法轮功,你们给不给奖金?”派出所说给,许海挂断电话对村民说:“这回咱们都能得到钱。”回头又敲诈我俩说:“你俩一人要能拿出一万元就放你们。”我们继续给他讲真相,许海不听。

这时花甸派出所警察给财源乡治安员刘振军来了一个电话,刘振军让派出所警察快点来。过了一会,花甸派出所四名警察来了,就在现场非法审讯我俩,几名男警对我们两个老太太进行侮辱性的非法搜身。搜我时被我制止,整个过程都对我们进行录像。

派出所户籍警察打电话通知李元美的亲属,李元美的丈夫迟永刚与其妹夫闻讯赶来,托人说情,花甸派出所才同意让我们二人先回家,明天再到派出所录口供。

由于中共的迫害政策,一些不法之徒的骚扰、恐吓,使李元美的家人这些年也同样备受惊吓与伤害,又怕连累自己,不敢站在亲人一边为亲人说句公道话,这回又相信了所托之人的话,说到派出所录口供花点钱就能回来,就强逼着我们在李元美家等着。

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一日上午九点左右,花甸派出所所长李洪伟带三名警察到李元美家将我们绑架到派出所,并把我们隔离非法审讯。逼我们签字时,李元美签的“法轮大法好”,我拒签。

到下午三点左右,我们被绑架到集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再次被非法照相、摁手印。然后李元美被拉到集安市医院检查身体,之后警察将我们劫持到集安市看守所。看守所值班人员一听是法轮功学员,就说没地方。后来又请示了所长,最后把李元美留下,我被花甸派出所人员带回。

二、经历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三年九月五日皇历八月初一,我和老伴在参园里干农活,花甸村的治安许敬德和柞树村的治安李某来找我。被我老伴严厉质问:“炼法轮功有什么错?她身体有病,她炼法轮功是我让的。那些偷的抢的你们不管。共产党什么样了你们还看不出来吗?”这两个人哑口无言。

他们又找到我,许敬德问了我“发传单”的事,他们又以“县里来人找你”为借口让我跟他们走。遭拒绝后,在山上等到中午十一点半多,才离开。

我下午两点多从山上回家,到家已经快四点了。刚到家不一会儿,花甸镇派出所的两个警察和花甸村治安许敬德、司法所女工作人员杜贵敏、书记杜立伟来到我家。两个警察没有穿警服,进屋后,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和手续,一个开车的警察扒拉着我的肩头说:走吧。就强行把我带出家门。

镇政府的面包车早已等在街上,镇政府的书记杜立伟开车,和杜贵敏二人在傍晚时分把我绑架到通化市靖宇中学对面的和家小宾馆洗脑班。

洗脑班设在和家小宾馆四楼。后来知道同一天被抓来的共四名法轮功学员:辉南的崔洪军、铁厂镇一个姓闫(闫美君)的不爱说话、一个姓刘(刘树梅)还有我。

到洗脑班的前两三天,法轮功学员都被分别关在各自的房间里,不准炼功、不可以去不“转化”的炼法轮功的人的房间。已经被“转化”(洗脑)的人可以互相走动。

有一个姓薛的主任经常过来问“哪年炼的法轮功”等问题。后来那个党校姓张的,来放污蔑法轮功的光碟,给我们洗脑。

赵树军强迫我们看诽谤法轮功的光碟,还有被邪恶利用来洗脑的所谓传统文化的弟子规光碟。我们在法轮功学员崔洪军的房间里看碟,崔洪军用手堵着耳朵,赵树军就叫他拿开,崔洪军说:听这个脑袋疼。薛就咆哮说:你看法轮功怎么就不脑袋疼呢。姓赵的在放洗脑光碟时总是恐吓、威胁我们:“你一天不‘转化’,就一天不放你,在这里待十五天不行、就二十天,不‘转化’,往省里调、判刑。”

大约五、六天后,有一个叫徐长荣的老师,是二道江的,被一个人抓着胳膊拖进洗脑班。这位老师一边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赵树军在放污蔑法轮功光碟的时候就看着她骂。

后来又有梅河的两个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洗脑班,有一个姓郑的,后来知道叫郑丽华。

我在八月十四那天回到家。

三、无故拘留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七日,治安员许敬德和没着装的两个警察到我家,骗我到派出所去一趟,问点事。就把正在做家务的我强行带走。

到派出所,我几次要求给外出的老伴留下钥匙均遭拒绝。下午,用车拉着我也不说去哪。我发现是把我送往集安,担心冰天雪地的,老伴没钥匙回不去家,无处可去,就以跳车相逼把我带回。回到派出所后所长大发雷霆,后来看到一个到派出所办事的熟人,把钥匙交给他。警察又把我送到集安拘留所。到拘留所后,我要给家里打电话,让家人存点钱,好买点日用品,却被无理拒绝。拘留所里的女监室只有一个因上访被关在里面的女的,没几天也走了,整个监室就我一个人。

后来通过各种渠道,我女儿来看过我两次,十五天后又把我放了。拘留所的警察还说:一月一日放我,抓我的那天不算,这样我合适了(北方方言,意思是占便宜了)。我无罪,无缘无故被关了半个月还“合适了”,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逻辑!这次抓与放都没有任何手续。

我一个农村老太太,只因信仰“真、善、忍”,只因要身体健康,只因坚持说真话,只因不昧良心,就这样一次次的被无辜迫害,家人也不得安生。所以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受迫害的绝不仅仅是法轮功学员。参与迫害的人有昧良心的、违法的,还有被动的,他们才是真正的受害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2/27/吉林省集安市孙吉梅自述遭受的迫害-288151.html

2014-02-06: 诡异的宾馆
......
九月五日,集安市花甸村的治安员许敬德和柞树村的治安员李某,找到正在参园里干农活儿的法轮功学员孙吉梅。遇到孙吉梅的老伴,被孙吉梅老伴严厉质问:“炼法轮功有什么错?她身体有病,她炼法轮功是我让的。那些偷的抢的你们不管。共产党什么样了你们还看不出来吗?”这两个人哑口无言。

孙吉梅干完活从山上参园回到家已经快下午四点了。刚到家不一会儿,花甸镇派出所的两个警察和花甸村治安员许敬德、司法所杜贵敏、书记杜立伟就来了。两个警察没穿警服,进屋后,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和手续。一个开车的警察扒拉着孙吉梅的肩头说:走吧!就强行把孙吉梅带到早已等在街上的镇政府的面包车上。镇政府的书记杜立伟开车,和杜贵敏二人,于傍晚时分,将孙吉梅绑架到通化市靖宇中学对面的和家小宾馆洗脑班。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2/6/诡异的宾馆-286785.html

2013-12-21: 吉林集安市花甸法轮功学员孙吉梅被非法关押在集安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21/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84289.html

2013-11-02: 吉林通化善良妇女李元美被非法开庭
今年八月,吉林省通化地区集安市花甸镇妇女李元美在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时,遭恶意举报,被非法抓捕。十月十五日家人前去要人时得知李元美被非法开庭。现在家人已向法院递交材料和声援签名,要求放人。
二零一三年八月十日晚,五十九岁的李元美和六十二岁的孙吉梅一起去花甸子镇财源乡马蹄村发真相资料,被村民徐海堵住,诬陷她俩是偷东西的,两人讲明身份并告之是到这里来传播福音救人的,徐海一听是炼法轮功的,吵闹着要报警。吵闹声引来了不少村民,当时有一村民劝他说放了两位法轮功学员,徐海不听劝阻,借一女村民的手机,打电话把财源乡的治安员刘振军叫来。后来又打电话给花甸派出所,徐海问:“我们抓了两个法轮功你们给不给奖金?”派出所说给,徐海挂断电话对村民说:“这回咱们都能得到钱。”回头又敲诈法轮功学员说:“你俩一人要能拿出一万元就放你们。” 俩位法轮功学员继续给他讲真相,徐海不听。

这时花甸派出所警察给财源乡治安员刘振军来了一个电话,刘振军让派出所警察快点来。过了一会,花甸派出所四名警察来了,就在现场非法审讯俩法轮功学员,并进行侮辱性的非法搜身,被孙吉梅制止,整个过程都对她们进行录像。

派出所户籍警察打电话通知李元美的亲属,李元美的丈夫迟永刚与其妹夫闻讯后赶来,托人说情,花甸派出所才同意让李元美、孙吉梅二人先回家。明天再到派出所录口供。

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一日上午九点左右,花甸派出所所长李洪伟带三名警察到李元美家将李元美、孙吉梅二人绑架到派出所,并对二人隔离非法审讯。逼二人签字时,李元美签的“法轮大法好”,孙吉梅拒签。

到下午三点左右,两人被绑架到集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再次遭非法照相、摁手印。然后李元美被拉到集安市医院检查身体,之后警察将二人劫持到集安市看守所。看守所值班人员一听是法轮功学员,就说没地方。后来又请示了所长,最后把李元美留下,孙吉梅被花甸派出所人员带回,现已回家。李元美现被非法关押在集安市看守所迫害。

在看守所里李元美的身体情况十分不好,并时有呕吐现象,但警察无视她的身体状况,准备对李元美进行进一步迫害。

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五日,李元美的亲家和大哥、大嫂一起去集安市检察院要人,公诉科的值班人员告知:李元美的案子已经移交到法院了,公诉科的主要负责人今天都去法院了,你们到法院去吧。

当这些家属赶到法院时,正赶上李元美被非法开庭,警察阻止家属到庭旁听。李元美的亲家问:开庭为什么 不通知家属?警察回答:这事(法轮功的案子)不用通知家属。大约十点左右非法庭审结束。李元美走出法庭,两鬓斑白。

二零一三年十月十六日,李元美的亲家和李元美的丈夫到法院向姓聂的庭长递交了花甸村政府和花甸镇政府开具的李元美的家庭的材料和善良人的声援签名。

李元美遭迫害的经历:

法轮功学员李元美,女,五十九岁,吉林省通化地区集安市花甸镇人,是吉林省集安公路段道班退休养路工。李元美未修炼法轮功之前,心脏病、胃病等等多种疾病缠身,多方求医无效。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各种疾病不翼而飞,她无比感激大法与师父的救度之恩。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轮功后,李元美因为自己在法轮大法中深深受益,她给中央写信,澄清事实。却因这份信任和诚实,在集安拘留所被非法拘留了七天。

二零零零年,李元美到集安清河取师父的经文被非法拘留,在集安拘留所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看到众多的民众被恶毒的谎言欺骗、蒙蔽,仇视教人向善、带给人身心健康的法轮大法,李元美开始向普通民众讲述真相。

李元美的哥哥李元金在发放法轮功所遭迫害的真相时被绑架,李元金说出真相资料来源于妹妹李元美。因此李元美于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六日被绑架。

二零零二年一月二十五日,阴历是腊月二十三,也就是小年那天,李元美被转至长春黑嘴子劳教所迫害。到黑嘴子劳教所仅一个月,即被迫害的精神失常了,后来就人事不省,如同植物人(当时有医院检查的病历、诊断书)。劳教所为推卸责任,才通知家人将李元美接回。李元美回来后,即入住集安市花甸镇医院治疗,家人每天两人,轮班照顾。虽然李元美得到良好的治疗和家人的精心护理,可是由于被迫害过重,当李元美恢复清醒时已是三个月之后。她清醒后通过学法炼功身体很快恢复了正常。

法轮功学员家人在迫害中受株连

中共江氏集团这场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不仅使李元美的身心受到摧残,同样摧残了李元美的亲人、家庭。

李元美的老母亲九十一岁,卧床不起,生活不能自理。日夜思念女儿,盼着能见女儿一面,却不能如愿。

李元美的丈夫是二级伤残,离开李元美的照顾与陪伴,生活诸多不便,心中更是凄凉酸楚,时有轻生的言论。

李元美的女儿读初中时,因母亲多次被抓,家庭被骚扰、恐吓,而备受惊吓,十七岁左右患精神分裂症,初中都没毕业。多次就医于海龙精神病医院,最长时三个月;李元美那刚满周岁的小孙子,虽然说话还含糊不清,但也时常唤着姥姥……

这场对真、善、忍的迫害是邪恶的,因为它不仅仅是对法轮功学员肉体的残害,更是对人类道德和良知的迫害。在此我们呼唤正义善良之士,伸出你的正义之手,制止这场对善良民众的邪恶的迫害。共同选择美好的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2/吉林通化善良妇女李元美被非法开庭-282123.html

2013-10-05: 吉林省通化市610洗脑班劫持迫害法轮功学员

从九月五日至二十四日,吉林省610勾结通化市610在通化市的和家小宾馆开办洗脑班。此洗脑班位于通化市靖宇中学对面。
此宾馆共有五层楼,被绑架进来的法轮功学员都被软禁在四楼,四楼入口处有大门,平时大门紧锁,只有在开饭时,洗脑班要结束的最后两天大门才打开。四楼的第一个房间是保卫室,室内有一名国保警察和一名610人员值岗,房间的墙壁上挂有保卫人员工作职责,洗脑班的所谓“纪律”,医务人员工作职责,作息制度表。第二个房间是610请来的所谓帮教人员,也就是帮助610洗脑“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犹大。还有两名医务人员。其余的房间分别关着各市县绑架进来的法轮功学员。

此次被绑进洗脑班的有:

△辉南县样子哨镇的崔洪君,男,五十岁左右。
△法轮功学员闫美君,女,五十岁左右。
△二道江区铁厂镇法轮功学员刘淑梅,被铁厂镇政法委、派出所等不法之徒挟持到洗脑班。
△集安市花甸镇花甸村法轮功学员孙吉梅被当地不法之徒绑架到洗脑班。
△二道江区法轮功学员徐长荣被二道江区政法委等不法之徒绑架到洗脑班。
△柳河县法轮功学员解淑萍被当地国保大队白伟民以帮其解决工资骗到国保大队后,被政法委书记李其跃、胡波和公安局恶警劫持到洗脑班。
△梅河口市法轮功学员郑丽华被单位和梅河口市610诱骗到通化工务段后劫持到洗脑班。
△还有两名女性法轮功学员,姓名,地址不详。

在洗脑班里,每名法轮功学员被安排一个陪教人员,负责监视法轮功学员的言行举止,陪教人员由法轮功学员所在街道或单位出人。

洗脑班内空气紧张,气氛压抑。法轮功学员之间不许讲话交流,不能随便去别的房间,不能出四楼的大门。不许打坐炼功、发正念。法轮功学员如果不守洗脑班的规矩,就会受到陪教人员的警告、制止。陪教向610报告后,610人员对法轮功学员大加责骂,讽刺、挖苦和人身攻击。

每天上午八点~十一点、下午二点~五点,由610主任薛玉亮、科长赵淑君和帮教人员张瑞霞向法轮功学员宣讲歪理邪说,灌输邪恶理论,强制洗脑。610人员惯用心理战术,动辄对法轮功学员威胁、恐吓,说如果不写三书就送省洗脑班,或者省里来人接走,到了省班滚动洗脑,时间要么三个月,要么半年。

在610和犹大的洗脑和恐吓下,此次洗脑班有三人写三书,邪悟。三人违心表态,写了保证书。另三名没配合。签了字的九月十八日都回家了。最后三名法轮功学员九月二十四日由单位或当地610接走送回家。

背景

所谓的“610办公室”是中共江泽民一伙于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类似纳粹盖世太保。各地610不法人员打着“法制教育”的幌子非法私设洗脑班,劫持当地法轮功学员和在劳教所、监狱被非法关押期满的法轮功学员,企图强迫他们违心表态放弃信仰,也就是所谓的“转化”。

法轮功学员都在按照“真善忍”做好人,610洗脑班却将他们劫持洗脑,强迫他们“转化”,可见中共才是一个真正的邪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0/5/吉林省通化市610洗脑班劫持迫害法轮功学员-280792.html

2013-09-21: 八名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吉林省通化市洗脑班

二零一三年九月五日,“610”在通化市靖宇中学对面的和家小宾馆四楼办洗脑班,已知已劫持了八名法轮功学员,不许走出四楼,晚上四楼上锁。以下是八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情况:

九月五日下午五点左右,二道江区铁厂镇法轮功学员刘淑梅被铁厂镇政法委、派出所等不法之徒挟持到洗脑班。

九月五日下午,集安市花甸镇花甸村法轮功学员孙吉梅被当地不法之徒绑架到洗脑班。

九月九日下午,二道江区法轮功学员徐长荣被二道江区政法委等不法之徒绑架到洗脑班。

九月十一日,柳河县法轮功学员解淑萍被当地国保大队白伟民以帮其解决工资骗到国保大队后,被政法委书记李其跃、胡波和公安局恶警劫持到洗脑班。

梅河一女性法轮功学员,约四十岁左右,九月十三日左右被劫持到通化市洗脑班。

被劫持到洗脑班的还有:法轮功学员闫美君,女,地址不详;辉南县一崔姓法轮功学员,男,五十岁左右;另一男性法轮功学员地址不详。

通化市政法委赵某和通化市“610”主任薛姓每天用谎言录像、邪恶书籍对法轮功学员進行强制洗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9/21/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80142.html

2013-09-10: 吉林通化市又办洗脑班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

吉林省通化市“610”九月五日在靖宇中学对面和家小宾馆办洗脑班,已知被绑架至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有:铁厂镇的刘淑梅、闫美君、集安花甸镇的孙吉梅及一位辉南男性法轮功学员,约五十岁左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9/10/二零一三年九月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79312.html

2013-09-05: 吉林省集安市恶徒为赏金绑架法轮功学员

吉林省集安市花甸子镇财源乡马蹄村村民徐海,为了中共的赏金,泯灭良心,构陷法轮功学员李元美、孙吉梅,致使她们被警察绑架、关押。

集安市法轮功学员——五十九岁的李元美和六十二岁的孙吉梅,为了让民众明白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于二零一三年八月十日晚一起去花甸子镇财源乡马蹄村发真相资料,被村民徐海堵住,诬陷她俩是偷东西的,两人讲明身份并告之是到这里来传播福音救人的,徐海一听是炼法轮功的,吵闹着要报警。吵闹声引来了不少村民,当时有一村民劝他说放了两位法轮功学员,徐海不听劝阻,借一女村民的手机,打电话把财源乡的治安员刘振军叫来。后来又打电话给花甸派出所,徐海问:“我们抓了两个法轮功你们给不给奖金?”派出所说给,徐海挂断电话对村民说:“这回咱们都能得到钱。”回头又敲诈法轮功学员说:“你俩一人要能拿出一万元就放你们。” 俩位法轮功学员继续给他讲真相,徐海不听。

这时花甸派出所警察给财源乡治安员刘振军来了一个电话,刘振军让派出所警察快点来。过了一会,花甸派出所四名警察来了,就在现场非法审讯俩法轮功学员,并進行侮辱性的非法搜身。被孙吉梅制止。整个过程都对她们進行录像。

派出所户籍警察打电话通知李元美的亲属,李元美的丈夫迟永刚与其妹夫闻讯后赶来,托人说情,花甸派出所才同意让李元美、孙吉梅二人先回家。明天再到派出所录口供。

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一日上午九点左右,花甸派出所所长李洪伟带三名警察到李元美家将李元美、孙吉梅二人绑架到派出所,并对二人隔离非法审讯。逼二人签字时,李元美签的“法轮大法好”,孙吉梅拒签。

到下午三点左右,两人被绑架到集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再次遭非法照相、摁手印。然后李元美被拉到集安市医院检查身体,之后警察将二人劫持到集安市看守所。看守所值班人员一听是法轮功学员,就说没地方。后来又请示了所长,最后把李元美留下,孙吉梅被花甸派出所人员带回,现已回家。李元美现被非法关押在集安市看守所迫害。

李元美修炼法轮功前,曾疾病缠身,多方求医无效。一九九八年,她有幸修炼法轮功,身体的各种疾病不翼而飞,她无比感激大法与师父的救度之恩。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她因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向世人讲清真相,曾三次被中共绑架迫害,其中二次被非法拘留、一次被绑架到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在黑嘴子一个月后被迫害得精神失常,后来人事不省了,如同植物人(当时有医院检查的病历、诊断书),劳教所为推卸责任,才通知其家人将其接回。其家人经过三个月的精心护理才使其恢复清醒,她清醒后通过学法炼功身体很快又恢复了正常。

由于中共的迫害政策,一些不法之徒的骚扰、恐吓法轮功学员,使李元美的家人这些年也同样备受惊吓与伤害,又怕连累自己,不敢站在亲人的一边为亲人说句公道话,这回又相信了所托之人的话,说到派出所录口供花点钱就能回来,强逼着李元美二人在李元美家等着,让警察把二人带走,病历也交上去了,现在李元美被关在看守所里,所托之人又说办不了了,现在其家人很后悔。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9/5/吉林省集安市恶徒为赏金绑架法轮功学员-279115.html

通化 集安市联系资料(区号: 435)

2018-10-14:
长春市公安局汽开区分局国保大队:
张嶶 15904407058
陈立华 15904406571
赵春 15904407079
冯力 15904407345
李春龙 15904407338
唐金华 15904403632
法制大队
王铮 15904404266
赵石博 18343090136
康红 15904407263
陈新超 15904406579
孙立群 15904407283
张明 15904407357
李毅 15904407332
李鹏 15904417061
董伟 13500817373
季勇 15904407123
郑庆祥 15904407320
魏红 15904407115

汽开区分局 安庆路派出所
赵斌 所长 15904407151
汪峰 13756239555
李文淇 18343092522
殷悦 17386825135
王拓 18343093863
殷晓辉 18343021262
韩金良 18343022368
林浩 15904419538
高飞 15904418979
姜阳 15904404224
董付辉 15904403261
李芳 15904407053
赵志莹 15904407160
李红军 15904407304
杨丽辉 15904407104
贺彬 15904406578
刘敏臣 15904407272
唐忠民 13943015800
蒋国森 15904404722
高凤飞 15904407191
董文方 15904407361
王英波 15904407153
赵雷 15568896385 13514411017
尹红升 15904407275
尹红升 15568896383
赵斌 15904407175 15568896376
付金龙 18343093867
付金龙 15568896375
宋兴波 15904403245
张川德 13943179601

绿园区分局:
长春市公安局绿园区分局 王宝柱 副局长 15904415555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