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10-20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陕西 >> 宝鸡 岐山县 >> 刘宏书(刘红枢), 女, 50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陕西岐山县祝家庄乡戢武村营四组村民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13-08-05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0-10-18: 陕西岐山县刘红书再次被绑架、下落不明
陕西省岐山县法轮功学员刘红书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七日在家里被岐山县610人员绑架并非法抄家,610人员抢走了用于救人的真相资料。那些人逼问刘红书这些资料是谁给的?刘红书反问那些人:“你们问这想干啥?”后被公安带走。

现在刘红书下落不明,不知道人被关押在何处。

刘红书的父母都已八十多岁,多次经历儿子被绑架关押迫害,精神承受不了打击,他老母亲说最近眼睛也越来越看不清东西。老父亲前一阵还住院治疗。

刘红书(刘红书),男,50多岁,宝鸡市岐山县祝家庄乡戢武村营四组人。一九八九年三月三十一日,刘红书被祝家庄乡政府汽车撞成严重脑外伤,两次手术后身体一直欠佳,需要不定期服用脑心舒、脑复新等药物。一九九九年,刘红书修炼法轮大法后,他脑外伤后遗症痊愈,身心健康。

在法轮大法遭受邪党迫害的最初那几年,刘红书在新疆打工,在一家出版社工作,在讲真相中被当地“610”恶徒绑架、失去了正常的工作,被非法劳教。

二零一三年七月份,刘红书因为去宝鸡市状告新疆“610”组织对他的劳教迫害,被宝鸡“610”非法扣押,祝家庄乡政府谭涛等七、八个刘红书叫不上名字的人,和戢武村邪党书记曹红星、主任曹白星,还有营四队队长等人,以给刘红书找工作为由,把刘红书从宝鸡软硬兼施,哄骗到陕西汉中皂树洗脑班,企图迫使刘红书放弃对真、善、忍佛法真理的信仰。刘红书绝食抗议中共的邪恶迫害,最终被释放回家。

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五日,刘红书为了维持家庭生活,去外地打工。期间,祝家庄乡派出所三个警察来到他的家,抢走刘红书的私人物品,威逼家中八十多岁的父母签字画押,造成老人受惊吓,大病一场。

刘红书从打工地回家,得知在他打工期间,祝家庄乡派出所三个警察突然无缘无故地窜到他家,拿出所谓的“搜查证”抄家,吓得近八十岁的老父亲、老母亲呆若木鸡,人家叫干啥就干啥,警察威逼她善良的母亲打开了他的房门,搜走了他的法轮大法经书、师父法像等许多物品,没有开任何清单,并拉着吓蒙了的老父亲手,在一张他不知道写着什么的纸上面强按手印,还哄骗老人在上面写上了名字。为此。刘红书去岐山县公安局检举控告违法者,公安局不予受理。祝家庄派出所三警察滥用职权、非法抄家、抢劫财物,执法犯法,严重侵犯了公民的合法权益。他们无缘无故侵犯公民住宅权,非法侵入他人住宅,滥用职权,恐吓百姓,抢劫财物,应当按法律受到从重处罚。

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三日,刘红书应聘从陕西杨凌去浙江某厂打工,他们一行一百多人同乘一辆大巴车。车经过河南西峡县二郎坪检查站时,因为刘红书修炼法轮功,他的身份证被没收,检查站警察对刘红书恣意搜身、翻行李,甚至上手铐,不让上厕所,连夜把他挟持到西峡县公安局。西峡县公安局再次非法搜身并打骂刘红书,并把他铐在箱子上坐一宿,由两个警察看守。翌日(十月二十四日)他们对刘红书严刑逼供,警察群起压制,强迫他按指纹、强迫采血、强迫体检。傍晚刘红书被送进拘留所非法拘禁。自十月二十三日当天,刘红书就绝食绝水抗议对他的迫害;十月二十六日,河南西峡县公安局长常杰有亲自指挥给刘红书强制灌食,导致他口腔流血不止才停止灌食,使他身心受到很大伤害。十月二十八日傍晚,河南西峡县公安局招来刘红书户籍地陕西岐山县祝家庄派出所所长等人来接他。扣押了刘红书三本法轮大法书及三张手机内存卡,以罚款为名非法没收他随身携带的一千元生活费。

刘红书上有八十多岁的老父母,还有一个长期身患疾病的弟弟,生活压力很大,由于外出多次被公安机关骚扰,这几年为了照顾父母,他在家乡上门卖货维持生活。安稳的才生活了几年,现在又遭绑架、非法关押,再次使两位老人悲痛欲绝,因为刘红书是二位老人的唯一依靠。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0/18/陕西岐山县刘红书再次被绑架、下落不明-413928.html

2019-10-02: 14、刘宏书 男,五十岁,岐山县祝家庄乡戢武村营四组人。
在法轮大法遭受邪党迫害的最初那几年,刘宏书在新疆打工,在一家出版社工作,在讲真相中被当地“610”恶徒绑架、失去了正常工作的机会,被非法劳教。回来后经常受到岐山县、祝家庄乡政府人员的骚扰、非法关押,曾被关押在陕西汉中皂树洗脑班遭受迫害。

二零一三年,刘宏书去宝鸡市中级法院和检察院状告新疆“610”地方组织对他的非法劳教,当地公检法又非法绑架了刘宏书,还唆使岐山县“610”恐怖分子上门骚扰刘宏书年近八旬的父母,使两位老人悲痛欲绝。刘宏书是二位老人的唯一依靠。

二零一三年七月初,陕西省公安厅副厅长张恒先后窜到铜川市、汉中市、安康市的公安局和“610”以及国保等处指挥。二零一三年八月,岐山县610又绑架刘宏书。把他非法关押在陕西汉中皂树洗脑班迫害。刘红书绝食闯出。

二零一七年四月以来,陕西省宝鸡市岐山县公安局开着黑车到处寻找法轮功学员并非法上门骚扰,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家中抄、抢法轮功书籍、师父法像、诉江稿件、手机、电话本、明慧台历、挂历、真相币,非法进行拍照并威逼写所谓“保证书”、签字等,恶行气焰十分嚣张。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0/2/陕西宝鸡市岐山县法轮功学员近期遭迫害情况-394079.html

2017-11-15: 刘红书乘车途中被河南西峡县警察绑架
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三日,刘红书应聘从陕西杨凌去浙江某厂打工,他们一行一百多人同乘一辆大巴车。

车经过河南西峡县二郎坪检查站时,只因为刘红书修炼法轮功,他的身份证被没收,检查站警察不容分说,随便搜查他的身体、行李,还给他戴上手铐,不让上厕所,最后连夜送到西峡县公安局。

西峡县公安局再次搜身并打骂刘红书,并把他铐在坐箱子上整整一夜,由两个警察看守。

第二天(十月二十四日)他们严刑逼供,几个年轻力壮的警察一起上,强迫他按指纹、强迫采血、强迫体检。傍晚刘红书被送进拘留所非法拘禁。

刘红书,陕西岐山县祝家庄乡戢武村营四组人,今年五十岁,一九八九年三月三十一日被祝家庄乡政府汽车撞成严重脑外伤,两次手术后身体一直欠佳,需要不定期服用脑心舒、脑复新等药物。一九九九年修炼法轮大法后,他脑外伤后遗症痊愈,身心健康。

多年来,刘红书坚持修炼法轮大法,经常受到本地县、乡政府人员的骚扰、非法关押,曾被关押在陕西汉中皂树洗脑班遭受迫害。

刘红书上有八十多岁的老父母,还有一个长期身患疾病的弟弟需要抚养,生活压力很大,他想外出打工补贴家用,没想到因为修炼法轮大法做好人,就被迫害。

十月二十三日当天他就绝食绝水抗议对他的非法迫害,十月二十六日河南西峡县公安局长亲自前往坐镇指挥给刘红书强制灌食,导致他口腔流血不止,才不得不停止灌食。使他身心受到很大伤害。

十月二十八日傍晚时分,他们叫来了刘红书所在地陕西岐山县祝家庄派出所所长等人来接他。

河南西峡县公安局扣押了刘红书三本法轮大法书及三张手机内存卡,还将他随身携带的一千元生活费作为罚款被没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1/15/刘红书乘车途中被河南西峡县警察绑架-356738.html

2017-04-24: 陕西岐山县十几名法轮功学员被骚扰、抄家
二零一七年四月以来,陕西省宝鸡市岐山县公安局开着黑车到处寻找法轮功学员并非法上门骚扰,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家中抄、抢法轮功书籍、师父法像、诉江稿件、手机、电话本、明慧台历、挂历、真相币,非法进行拍照并威逼写所谓“保证书”、签字等,恶行气焰十分嚣张。

已知被骚扰迫害的学员有:窦姓学员夫妇、宋红旗、刘宏书、淑琴、李英、惠霞、召霞、徐明霞、五锁、张录英、余金玲、唐玉莲、焦炳南、王岁玲、曹录霞、李姓学员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24/陕西岐山县十几名法轮功学员被骚扰、抄家-346077.html

2015-04-17:遭乡镇政府迫害 陕西岐山县刘红枢检举恶人
陕西岐山县祝家庄乡戢武村营四组刘红枢,四十九岁,一九八九年三月三十一日被祝家庄乡政府汽车撞成严重脑外伤,两次手术后身体一直欠佳,需要不定期服用脑心舒、脑复新等药物。一九九九年修炼法轮大法后,她脑外伤后遗症不翼而飞,身心健康。多年来,却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大法,经常受到本地县、乡政府人员的骚扰、非法关押,曾被关押在陕西汉中皂树洗脑班遭受迫害。

鉴于现政当权者又在宣传依法治国;二零一三年八月,媒体宣传中央政法委要求公检法对办案质量终身负责;建立冤假错案的责任追究机制;对于刑讯逼供、暴力取证、隐匿伪造证据等行为,将依法查处。

鉴于中国《公务员法》第九章第五十四条规定:“公务员执行明显违法的决定或者命令的,应当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这条法律堵死了所有迫害法轮功的公检法、各级行政人员推脱罪责、逃避惩罚的后路。中国《刑法》第二百五十一条规定:“国家机关工作人员非法剥夺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情节严重的,处……有期徒刑或者……”。

刘红枢将当地近年来迫害他的当事人及相关机构,向县相关公检法部门做了检举。但几个月以来,几个部门互相推诿,都没有给答复和处理。

下面是他关于祝家庄镇政府工作人员覃涛、戢武村书记曹红星等干部绑架非法拘禁公民、祝家庄派出所三民警滥用职权严重侵害公民合法权益的检举信:

检举人:刘红枢,岐山县戢武村营四组人。

被检举人:祝家庄镇政府工作人员覃涛、戢武村书记曹红星等干部。

被检举人:祝家庄派出所三民警。

反映问题的性质:被检举人涉嫌绑架、非法拘禁罪、滥用职权非法侵入他人住宅、非法搜查罪。

事实与理由如下:

一、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三日,我在宝鸡办事,遇到了祝家庄镇政府工作人员覃涛、戢武村书记曹红星等一行多人,曹红星关切的对我说,他替我找了一个好工作,叫我跟他一块回家,正好有便车。我正好也想找工作,有熟人介绍当然更好。于是我随他们回到岐山,曹红星只字不提工作之事,却很诡秘的把我软禁在岐山县某招待所。等天黑以后,他们凶相毕露,强行把我绑架到汉中市蒲镇皂树村洗脑班。至此我才知道他们是有预谋的跟踪绑架我的。

洗脑班几个身强力壮的男人当着我们这些乡亲的面野蛮暴力控制我的一举一动,由一个身着警服的人搜身,还单独搜查我的行李,扣押了我的随身财物:一百元钱、大法书籍、我上告新疆六一零迫害我的上诉状、还有我随身携带的法律手册等等,也没有给我开任何清单。后来我追寻财物时,他们矢口否认那“一百元钱”。可悲可叹啊,这就是当今中国的所谓“人民警察”?!

就这样我被非法拘禁了一个多月,他们为了让我放弃信仰,手段使绝,机关算尽,使我身心受到很大的伤害。他们声称,不转化就不能自己打饭,必须接受特殊照顾。

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他们要把我转化到哪里去?当时我下决心宁死也不做坏人,我要堂堂正正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名副其实的好人。

从他们的只言片语中听出,他们最后要把不转化的学员也就是这些真正的好人送进精神病院进行迫害,有一天给我打饭的小伙子笑着对我说:“我给你稀饭里加了些糖”。“你咋知道我爱吃糖?”我猛然惊觉,想起了他们往往在饭里下药导致人神志不清、精神错乱,给他们送精神病院打基础。这样的“特殊照顾”我不能接受,于是我开始绝食,七天七夜后他们才很不甘心的把我送回家。
二、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五日,我去外地打工。祝家庄派出所三个身着警服的人,突然无缘无故窜入我家,高举所谓的“搜查证”威逼我快八十岁的善良胆小的老娘打开儿子的房门,肆意抄家。抢走了我们师尊的法像、我的大法书等许多东西,也没有留下任何清单。他们还哄骗威逼八十岁的老父在一张他不知道写着什么的纸上写下名字,并强行拉住吓蒙了的年迈老人颤抖的手按上了手印。他们的到来,吓得我年迈的老父老母曾经大病一场。当时在祝家庄医院和岐山县医院就诊。

由上述可知,祝家庄镇政府与汉中洗脑班合谋绑架并非法拘禁公民强制洗脑,逼迫放弃信仰,严重侵犯了公民合法权益。祝家庄派出所三民警滥用职权、非法抄家、抢劫财物,执法犯法,严重侵犯了公民的合法权益。因此被检举人应依法承担行政责任和法律责任,同时,祝家庄政府、岐山县公安局按法律应对受害人做出国家赔偿。

按照中国“《宪法》和法律,被检举人违反《宪法》第三十七条:人身自由权。 违反《宪法》第三十六条:信仰自由权。 违反《宪法》第三十九条:住宅权。

触犯《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非法拘禁罪。 触犯《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条:滥用职权罪。

触犯《刑法》第二百三十九条:绑架罪。 触犯《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条:抢劫罪;触犯《刑法》第二百四十五条:非法搜查罪;犯《刑法》第二百五十一条:非法剥夺公民信仰自由罪。

《宪法》第三十七条规定:“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任何公民,非经人民检察院批准或者决定,并由公安机关执行,不受逮捕。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它方法剥夺或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禁止非法搜查公民身体。”

中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规定:非法拘禁他人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具有殴打,侮辱情节的,从重处罚。”

由上陈述可见祝家庄镇政府工作人员覃涛、戢武村书记曹红星等人公然践踏《宪法》,触犯《刑法》多项条款,作为国家公务员公然以身试法,辱没法律,应依法严惩,以维护《宪法》和法律的尊严。

《刑法》第二百四十五条规定:非法搜查他人身体,住宅,或者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司法工作人员滥用职权,犯前款罪的,从重处罚。”

中国《公务员法》第九章第五十四条规定:“公务员执行明显违法的决定或者命令的,应当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

可以看出,祝家庄派出所三民警作为司法工作人员,滥用职权,严重涉嫌非法搜查罪。他们无缘无故侵犯公民住宅权,非法侵入他人住宅,滥用职权,恐吓百姓,抢劫财物,应当按法律受到从重处罚。

在本检举书呈递的同时,本人还保持向有关部门提出申诉,控告,诉讼等权利,直至水落石出。敬请检察院等机关从速处理。严加查办。为公民主持公道,以维护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普世价值。

此致

歧视性检察院、法院、公安局、县人大、县政府等

检举人:刘红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4/17/遭乡镇政府迫害-陕西岐山县刘红枢检举恶人-307623.html

2014-05-27: 陕西刘红枢遭610骚扰 八旬父母被恐吓
三月二十五日,陕西岐山县祝家庄乡法轮功学员刘红枢,为了生活,去外地打工。期间,祝家庄乡派出所三个警察来到她的家,抢走刘红枢的私人物品,威逼家中八十多岁的父母签字画押,造成老人受惊吓,大病一场。

刘红枢,今年四十七周岁,家住陕西岐山县祝家庄乡戢武村营四组。多年来,因为坚持信仰,修炼法轮大法,刘红枢经常受到本地县、乡政府“六一零”组织的骚扰、非法关押,曾在陕西汉中皂树洗脑班遭受迫害。

最近,刘红枢从打工地回家,得知在她打工期间,祝家庄乡派出所三个警察突然无缘无故地窜到她家,拿出所谓的“搜查证”,吓得近八十岁的老父、老母呆若木鸡,人家叫干啥就干啥,警察威逼善良的她的母亲打开了她的房门,搜走了她的法轮大法经书、师父法像等许多物品,没有开任何清单,并拉着吓蒙了的老父亲手,在一张他不知道写着什么的纸上面强按手印,还哄骗老人在上面写上了名字。

经过这次惊吓,刘红枢的父母大病一场。生病期间,他们怕女儿遭受迫害,不敢和她联系,独自承受着精神和肉体的双重痛苦。这只是中共政府对刘红枢和她的家人最近迫害的一部分。

下面是刘红枢自述十几年,遭受县、乡政府不法人员迫害的经历。

1. 乡政府车祸 被撞严重脑外伤

在一九八九年(那时还没有修炼法轮大法),我被岐山县祝家庄乡政府的汽车撞成严重的脑外伤,祝家庄乡政府与岐山县交警大队官官相护,没有以医生当时的诊断证明“基本康复”为依据,却以“完全康复”处理了事。

这次车祸给我留下了脑外伤后遗症,得不定期服用脑心舒、脑复新等常用药,才能正常生活,身体时常不舒服,经常服药,给原本不富裕的家庭造成经济负担,由于身体原因,我也找不到稳定的工作,在适婚年龄没能成家。这十年,就在痛苦中煎熬,曾经都有过轻生的念头。

2. 修炼法轮大法 身心恢复健康

一九九九年冬季,我因缘喜得大法,经过修炼,不长时间,我无病一身轻,从新对生活充满了希望,从得法到现在,我身体健康,着凉也不感冒,从未吃过药,对师父和大法的感恩,我无以言表。

3. 讲真相 在新疆被非法劳教

有了一个健康身体,我常常外出打工养家,在法轮大法遭受邪党迫害的最初那几年,我在新疆打工,在一家出版社工作,在讲真相中,被当地“六一零”恶徒绑架、失去了正常工作的机会,被非法劳教。

4. 本地“六一零”骚扰 劫持入皂树洗脑班

回到本地后,本地县、乡政府“六一零”邪恶组织,经常上门骚扰,使得我们家无宁日。

“六一零”就是类似于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德国法西斯成立的“盖世太保”的邪恶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专门迫害法轮功。

在我遭受祝家庄政府汽车撞伤后,在十年的痛苦挣扎中,作为本乡本土的祝家庄乡政府从未关心过我的个人生活和工作问题,我现在都不计较。在我通过学习法轮功,身体得到了康复,他们不为我高兴,反而配合中共迫害我。

二零一三年七月份,我因为状告新疆“六一零”邪恶组织对我的劳教迫害,被宝鸡“六一零”非法扣押,祝家庄乡政府谭涛等七、八个我叫不上名字的人,和戢武村邪党书记曹红星、主任曹白星,还有营四队队长等人,把我从宝鸡软硬兼施,哄骗到陕西汉中皂树洗脑班,企图迫使我放弃对真、善、忍佛法真理的信仰。

来到汉中皂树洗脑班,想到中共连活体摘取大法弟子人体器官、把年轻女大法弟子扒光衣服推到男牢等魔鬼勾当都能做的出来,还有什么不敢干的呢?我只能放下生死,面对中共的邪恶迫害。

戢武村邪党书记曹红星看到把我骗到此处的目的已经达到,多次向我承诺,等我这次回去后,给我发工资。等我绝食反迫害回家后,问他工资一事时,他若无其事的改口说,这要问乡政府。这就是共产党惯用的欺骗手段。

在皂树洗脑班,我被非法剥夺了人身自由,每天由祝家庄乡政府两名人员监控,强制看歪曲事实真相、诽谤大法师父与大法的电视录像。我拒绝转化成说假话的坏人,他们就不让我亲自打饭吃,由别人“特殊照顾”打饭,从他们的片言只语中听出,想把不转化的大法弟子送进精神病院,我以防他们给我饭中下药的机会,我坚持自己亲自打饭才吃,他们就让我绝食,七天七夜后,他们很不甘心地把我送回了家。

5. 干扰正常工作

从此,他们对我跟踪监控。一次,我告诉他们去外地打工,他们跟踪到外地来骚扰,干扰我正常工作。这次,我没有告诉他们我打工所在地,也没有告诉父母,他们想迫害我,无处下手,就欺负我年迈父母,对大法再次犯罪。

他们以上的所作所为,严重违反中国宪法和现行法律法规,也严重违反国际公约、国际法。这些被中共邪党当作使用工具的乡村干部、和这些所谓的人民警察,如此践踏法律,为了自己的个人利益,昧着自己的良心干坏事,给善良的修炼者生活带来危害和人身安全得不到保障。

在此,我严正声明,我和父亲都不承认祝家庄乡派出所警察用恐吓、暴力行为强迫老父亲按的手印和签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5/27/陕西刘红枢遭610骚扰-八旬父母被恐吓-292665.html

2013-09-02: 曝光汉中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电话
7月22日将法轮功学员刘宏书送入汉中洗脑班迫害的恶人名单如下。后得知,在汉中洗脑班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12人,都已回家。其中,刘宏书是8月22号绝食闯出洗脑班的,是最后一个回家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9/2/二零一三年九月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78976.html

2013-08-25: 陕西岐山县法轮功学员刘宏书绝食反迫害七天后于八月二十二日回家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8/25/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五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278518.html

2013-08-07: 陕西省岐山县法轮功学员刘宏书被绑架到洗脑班
法轮功学员刘宏书,男,陕西省宝鸡市岐山县祝家庄乡戢武村营四组村民,曾经在新疆打工,期间讲真相被当地“610”恶徒绑架、非法劳教,最近非法期满出狱回到老家。

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二日,刘宏书去宝鸡市中级法院和检察院申诉遭新疆“610”迫害的冤情被拒,次日又去检察院控告时,被宝鸡市“610”组织绑架,据说已被劫持到汉中洗脑班继续迫害。详情请知情者补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8/7/二零一三年八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77810.html

2013-08-05: 多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陕西省汉中市洗脑班
陕西省政法委下达命令,2013年7月初,陕西省公安厅副厅长张恒先后流窜到铜川市、汉中市、安康市公安局,610、国保、反x教恶警布置迫害法轮功学员。陕西省各地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都与陕西省政法委在汉中市办洗脑班有关系。

现在已知被绑架的有汉中市法轮功学员张桂芳,女,60岁左右,2013年7月19日被一伙人强行绑架至洗脑班。这是张桂芳老人第三次被绑架迫害。

同一天被劫持的还有50岁左右的法轮功学员刘春兰。

法轮功学员刘宏书,男,陕西省宝鸡市岐山县祝家庄乡戢武村营四组村民,曾经在新疆打工,期间讲真相被当地“610”恶徒绑架、非法劳教,最近非法期满出狱回到老家。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二日,刘宏书去宝鸡市中级法院和检察院申诉遭新疆“610”迫害的冤情被拒,次日又去检察院控告时,被宝鸡市“610”组织绑架,据说已被劫持到汉中市洗脑班继续迫害。

绑架到汉中洗脑班的咸阳市法轮功学员刘丽。

还有多位法轮功学员被骚扰、恐吓,有的不知去向,陕西省神木县法轮功学员赵文彪七月二十三日晚被绑架,家人也不知去向。

此次,汉中的邪恶之徒在汉中市铺镇皂角树村办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洗脑班中不但有汉中地区的法轮功学员,而且有外地市的法轮功学员。近期,在宝鸡、咸阳、榆林等地都有法轮功学员被绑架的事件发生,可能与此有关。

陕西省政法委在汉中市办洗脑班,根子在陕西省政法委、610,如果陕西大法弟子在揭露邪恶上多下工夫,多揭露陕西省政法委、610,劳教所、监狱等黑窝的恶人恶行,邪恶在那里也办不起洗脑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8/5/二零一三年八月五日大陆综合消息-277446.htm

2013-08-04: 陕西省岐山县法轮功学员刘宏书被绑架到洗脑班
法轮功学员刘宏书,男,陕西省宝鸡市岐山县祝家庄乡戢武村营四组村民,曾经在新疆打工,期间讲真相被当地“610”恶徒绑架、非法劳教,最近非法期满出狱回到老家。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二日,刘宏书去宝鸡市中级法院和检察院申诉遭新疆“610”迫害的冤情被拒,次日又去检察院控告时,被宝鸡市“610”组织绑架,据说已被劫持到汉中洗脑班继续迫害。详情请知情者补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8/4/二零一三年八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77683.html#1383233719-17

宝鸡 岐山县联系资料(区号: 917)

2020-10-18: 岐山县委员会
办公室0917-8212101
县长 张少敏 副县长 王昭怀 手机15809179858
县委副书记 高清苗 13991726989
苏勤科 15809173000
翟建平 13509175860
刘涛 18809171289(纪检委书记)
雪安银 15592721610
付杰 18009179188
王辉 18009177369
韩晓敏 18220750600

统战部0917-8212272
组织部0917-8212120
宣传部0917-8212221
纪检委0917-8212143
农工部0917-8212422
机关党委0917-8212242

政法委书记:苏勤科 15809173000
副书记 张宏军 蔡伟妮
办公室主任 袁必飞
政法委0917-8212282

综治办主任 张宏军 副主任 秦亚男

610办公室主任 蔡伟妮 原主任是 郑积宽
副主任 李录喜 左仓勋

维稳办公室主任 蔡伟妮 原来是巨洲岐
副主任 吕杰
政法委政工室主任 杨振宇 原来是任小领

人大常委会
办公室0917-8212397

岐山县政府
办公室0917-8212116

岐山县司法局 凤鸣西路
办公室0917-8212154
局长 牟周夫
副局长 王安 周乃平 赵金叶
纪检组长 何景峰

电子邮箱:qsxsfj@163.com
岐山县公安局 凤鸣西路 邮编:722400
岐山县公安局局长:黄晖 原来是田存录
副局长:李红旭、贺玉平、黄怀章、李林岐
纪检书记 朱喜平
指挥中心主任 陈双林

总机0917-8212257 8212327
办公室0917-8212211 8330173

岐山县政法委
办公地址:岐山县城凤西路51号 邮编:722400
联系电话:0917-8212282
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 苏勤科 手机 15809173000
政法委副书记巨洲岐
政法委:09178212282
巨洲岐:13571789628
张宏军:13891733788

岐山县公安局: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10-15, 5:23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