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10-29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广东 >> 深圳 南山区(蛇口区) >> 黄亚丽(黄亚莉), 女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湖北孝感市安陆市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13-07-21
案例分类: 洗脑班  非法拘留/绑架  抄家/非法搜查  多次迫害  受迫害程度:高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0-09-14: 广东省深圳五位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南山区看守所迫害
九月八日,被关押在宝安看守所的薛爱梅、黄亚丽、盛丽、赵也岚和谭俊华五位法轮功学员(四女一男)被劫持到南山区看守所继续迫害,他们其中多人是法轮功新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9/14/二零二零年九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411786.html

2020-07-05:广东深圳法轮功学员薛爱梅与黄亚丽被绑架情况补充
2020年6月11日晚,湖北安陆法轮功学员黄亚丽到她住所旁边水木丹华小区薛爱梅家串门,被正在薛爱梅家绑架薛爱梅的警察一起绑架,目前,薛爱梅与黄亚丽被非法关押在深圳宝安看守所。

看来,深圳市宝安区公安分局也参与了绑架行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7/5/二零二零年七月五日大陆综合消息-408598.html

2020-07-04: 广东深圳法轮功学员薛爱梅和黄亚丽被非法关押在宝安区看守所
2020年6月11日晚,深圳法轮功学员薛爱梅在家中被绑架,恰好湖北安陆法轮功学员黄亚丽去薛家串门,被不法警察一起绑架。绑架的细节和原因不详。目前两位法轮功学员均被非法关押在深圳宝安区看守所(宝安九围),而非他们住宅辖区南山区的南山看守所。薛爱梅被跨区非法关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7/4/二零二零年七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408553.html

2020-06-24: 湖北安陆法轮功学员黄亚丽于在深圳被绑架
2020年6月11日晚,法轮功学员黄亚丽到她住所旁边小区一个同修家串门,被正在同修家绑架同修的警察一起绑架,目前不知那个同修叫什么,只知道家住深圳市南山区桃源街道水木单华小区。目前,黄亚丽被非法关押在深圳宝安看守所。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6/24/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408125.html#20623224056-1

2016-02-07: 湖北安陆市黄亚莉遭绑架、强制洗脑迫害经历
孝感市安陆市法轮功学员黄亚莉女士,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一日被安陆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等一行人从家里绑架到洗脑班非法关押十八天,被限制人身自由,强制洗脑,强迫放弃我的信仰——法轮大法。

遭绑架当天,黄亚莉的血压曾被迫害上升到二百三十的高危地步,恶警们仍不放人,强行关押、继续洗脑迫害,致使她的身心受到伤害,几乎险些丧命。

黄亚莉女士是二零零七年五月开始正式修炼大法的,多年的血小板减少,胃病,鼻炎,皮肤病,妇科病等多种疾病都在修炼过程中不知不觉全都好了,连以前经常得的感冒都再也没有犯过!她说“我真正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好”。

黄亚莉说:“大约在一九九九年四、五月份间,我因生病去住了医院,医生检查说我是血小板减少,比正常人少了很多,所以导致我经常头痛,头晕,四肢无力,非常痛苦。记得当时几位医生把我从病房叫到办公室,很郑重的告诉我这个病情。之后的这几年中,每到四、五月份间,我的病情就会复发,就必须去医院输液好多天或住医院才能好转。”

“二零零五年四、五月份期间,我的病又复发了,非常难受,又准备去医院住院。本地一名大法弟子告诉我学大法试试。我只跟着学着比划了几个动作,就感到身体上的痛苦减轻了很多,不知不觉病好了,当时就不用去医院了!我感到大法很神奇。”

黄亚莉女士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做好人,把她从法轮功中受益的亲身经历告诉世人,用平和的方式告诉人们法轮功无辜遭到江泽民集团残酷打压的真相,但是却遭到绑架、非法关押、强制洗脑等迫害。

下面是黄亚莉女士自述遭绑架洗脑迫害的详细经过:

一.警察爬墙翻窗、破门入室

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一日早上八点左右,我正在房间电脑前,突然听到房间外面建筑看台上有人走动、说话。我刚抬头隔着窗帘向窗户外看去,就听有人走到房间窗户前说:快把门打开!后来知道这个人正是国保大队队长沈问波。

这个看台在楼房二楼外,里面除了杂物,就是象蜘蛛网一样的各种网线。这个看台平时没有人进出,只有检修工人隔段时间过来检修,而且他们必须从一楼搭梯上来,或从二楼住户窗户翻过去。我不知道那天沈问波他们是采用什么手段进到那里面的,更想不到他们为了绑架我这个弱小女子,竟然煞费苦心,更不惜在杂物、网线里面钻来钻去。

当时我感到情况不对,立即关闭了电脑起身出房间,打算穿过客厅去后面阳台看看,谁知我刚走到客厅中间,迎面一个人朝我走来,此人正是国保大队警察周洪海。他走在沈问波的前面,他是从看台上爬进我家阳台的,因为看台与我家阳台只一玻璃窗相隔,玻璃窗不能锁紧,他就从那个玻璃窗翻进了阳台。我看到他时大吃一惊!因为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弄开我家阳台门进到家里的。我大声问他是干什么的,周洪海骂骂咧咧的回答。(后来看到阳台门门框都被踢烂了,插门闩都被踢掉了,门都不能关了。)

我迅速转身进到电脑房间,准备将门关上,不想让他们进去做坏事,谁知被周洪海猛地用身体把门挡住了。我看到电脑桌上有一个写着字的小纸条,不想落入他手,迅速抓起准备撕毁,也被周洪海掰开我的手抢走了,他骂道:你××的还想象地下党样吞下去啊?!

我对他讲:我们炼法轮功做好人没有错!周洪海气急败坏的吼道:你××的我叫你做好人!边吼他边猛地拽着我的左胳膊,用力扭到背后,扭着胳膊将我整个人在客厅旋了一圈,我脚上的一只拖鞋都被甩出去老远。然后他扭着我的左胳膊把我按在客厅沙发上,使劲往下压,我的胳膊顿时钻心的痛,几乎要断了!他不松手,我只好在心里喊师父快救我。一会周洪海才松开了手,逼迫我坐在沙发上不许动。

这时,国保大队女恶警陈旭东在我家正门外骗我开门:开门!我们是电视台的!我不开。周洪海逼我交出钥匙开门,我不给,周洪海就死命的用脚踹,边踹边骂:你××的!把门锁着干什么!我反问他:你家晚上睡觉不锁门吗?!他不吭声。他踹不开门就拿起门角落里的一块长条铁门栓使劲撬防盗门,嘴里骂:老子叫你不开门!撬坏了该你活该!

眼看门框已被撬得变了形,因为家里只有我一个人,阳台门已被周洪海踢坏,我担心晚上这个门也被弄坏了不能关,只得将钥匙给他。门一打开,陈旭东等一大群人立即从外面疯涌进来。

二、非法抄家、强抢财物

周洪海让一个大个子恶警看着我,他与沈问波等一群人窜到房间里翻箱倒柜,非法抄家近三个小时,家里衣柜里、抽屉内被抢劫一空。我家里大量财物被抢走,包括两台台式电脑、两台喷墨彩色打印机、一台激光打印机、一部DVD影碟机、至少六张大法师父法像、近百本大法书籍、两套《广州讲法》光盘、一纸箱《明慧周刊》、两份手抄《转法轮》手稿,一百多本真相册子、真相不干胶、空光盘、碳粉墨水、各类打印纸若干、真相光盘若干、十多个U盘、家用手机等等,连抽屉里面放的老虎钳、剪子等日用品都不放过!甚至我家墙上挂的三幅莲花画都取下来抢走了。

当天,恶人非法抄家持续到上午大约十一点钟,三个房间和客厅被翻了个底朝天!真的是“过去土匪在深山,现在土匪在公安”。他们明目张胆的执法犯法,践踏法律。有一个恶警还扬言把电视机也要搬走、孩子的电子琴也要拿走!有个恶警还企图拿走银行卡,在我的强烈制止下才作罢。恶人从我家抢劫的财物装了大半车!我家直接经济损失约三万元!

恶警要强制带我去所谓“学习学习”,当时我还穿着睡衣,去换衣服遭到一个大个恶警吼骂:还换什么衣服?就这样带走算了!后来我换衣服时,陈旭东跟进去在一旁监视我。我被周洪海、陈旭东等一行人强制押上警车,劫持到安陆市公安局。

我被关在国保大队一间办公室里,被刚才在我家看管我的大个恶警继续看管,他气焰嚣张的大声问我:叫什么名字?!我不回答他,他大声恐吓:你说不说?!

大约中午十二点左右,周洪海一行人要出去吃饭,强迫我一起去。我被他们包夹着来到公安局隔壁的吉祥酒楼,被他们强制吃了一口青菜。饭后重新把我押回那间办公室关押。

三、送武汉洗脑班迫害未得逞

下午两点钟左右,安陆市610头目宋华明、聂汉章等一群人进来了。聂汉章凶神恶煞的冲我吼:我就是聂汉章!你认不认得我!宋华明也这样问我(之前这两人我都不认识)。

聂汉章冲我吼道:你在网上(指明慧网)说我们那么多的坏话,真恨不得踢你两脚!被一人阻止,说这么多人,他才作罢。他们两个对我威胁、恐吓不断,说我在明慧网写文章说他们坏话,从我家中又抄出那么多东西,是安陆最大的案,在省里也是大案,要给我判重刑。又胡说:给你一次机会,我们花钱送你去“学习”。

不一会儿,他们把我劫持到湖北省洗脑班准备洗脑迫害。恶人开了两辆警车,约八、九个人。我坐的那辆车上,周洪海开车,沈问波坐在他旁边,陈旭东挟持着我坐在后排。车到武汉洗脑班门口时,看见另一辆警车已停在门口,旁边站着宋华明、聂汉章、安陆邪悟人员胡凤英和另一个姓张的(是个女的,五十岁左右,是安陆“五七” 棉纺厂的退休职工,可能是胡凤英叫来的),还有一个开车的男的。下车前,有一个人指着胡凤英问我:认不认识她?此人自二零一一年遭迫害后被邪党灌输邪悟,可悲的干着助纣为虐的傻事。我一看是她,就说:她是犹大!

在武汉洗脑班,首先被强迫在一楼检查身体。一名医生给我量完血压后问我:以前有没有高血压?我给他讲我炼法轮功白血病都炼好了(是血小板减少,有医生告诉过我,时间长了就能转成白血病,常年头痛,没力气)。但他没有告诉我的血压是多高。坐了一会再量,可能还是很高,我也不知道我的血压上升到了很高,他们一直对我隐瞒我的血压到底有多高。他们交涉后,他们把我弄到房间,说先休息。过了一会之后,那个医生又反复几次来给我量,也没说血压是多少。最后一次量完后我听到他自言自语地说:怎么还是二百三十呢?我这才知道我的血压升到了二百三十的高危段。

武汉洗脑班因为我的血压太高,拒收。而安陆恶人一直不甘心,一直在和他们交涉,又一边伪善的关心我吃饭、喝水。我不吃不喝,抵制非法关押迫害。那天僵持到晚上深夜,我不知道到了几点。恶人拿来一粒黄色药丸(可能是救心丸)哄骗我说吃下后就送我回家,又把我拉到床上要我休息一会。他们不是真心为我好,是看我血压太高,害怕出人命,承担责任。

四、在安陆遭强制洗脑迫害

安陆恶人在武汉迫害我的阴谋未得逞,但是他们不甘心,花费大量人力物力把我弄到安陆继续迫害。

深夜,正值大雨倾盆,武汉不受,宋华明、聂汉章、沈问波等一行人只得灰溜溜的收场,又将我拉回安陆。陈旭东对我连哄带威胁,说我不配合就把我送武汉医院,让这边的人看我,整我。陈旭东在车上伪善的问我头晕不晕,好点没?其实是他们不甘心,不想放我,想继续迫害我。

他们把我拉回安陆,送到安陆二医院,又找个医生量血压,当他们听说降到一百八十时,非常开心,随即又将我劫持到安陆城东楚跃小区的洗脑班。宋华明等人伪善的说,本来这里今年所谓“学习班”已经结束了,现在为了我一个人,再开起来。之后他说为我一个人花费了三万元。他们拿老百姓的纳税钱迫害好人,还厚颜无耻。

他们把我关在洗脑班里,一步不许出房间门。由胡凤英和姓张的女的二十四小时包夹我,就是所谓的“帮教”人员,她们控制我的人身自由,时时监视我,不许我打坐,盘腿。胡凤英被邪党利用,充当打手不断的对我灌输邪恶的理论,逼迫我放弃。我对她发正念,想挽救他。她说:你对我发正念没有用的。她按恶人的意思要我吃药,伪善的端水给我喝,我不听她的,不配合她。她恼羞成怒,冲我骂道:你还以为你真的是公主喔?即刻原形毕露。

在那里恶人的伪善发挥到极限,他们害怕我的血压太高,怕出事承担责任,每天找来二医院的一个男医生过来给我量血压,逼迫我吃他开的药。还专门从二医院弄来一个姓高的女医生,大概三十多岁,她借给我“看病”,经常进来给我洗脑,逼我放弃。

宋华明是最伪善的,他极具欺骗性、迷惑性,迷惑了很多人。他每天都来,伪善的嘘寒问暖,甚至端茶倒水我喝。他从不对我说狠话,总是“笑眯眯”的,还一口一个“姐”的叫着,说什么:你比我大,我叫你姐,我是为你好,为你的家庭好等等,他的话极具迷惑性,但只不过是糖衣炮弹,他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逼迫我转化,放弃修炼法轮功。聂汉章常常在外面偷窥我,监视我的言行。

两、三天后,宋华明与聂汉章相继从武汉洗脑班弄来恶警余帮清(此人以前是沙洋劳教所的),犹大刘××、邱红萍专门来所谓“转化我”。这十来个人轮番找我谈话、洗脑,逼迫我转化。每天威胁、恐吓,说什么不配合、不转化就把我判刑十一年的重刑。邱红萍与刘××每天早上八点中来所谓给我“上课”,灌输她们邪悟后的一套谬论。刚开始她们二人也非常伪善,“关心”我的身体等等,当有一天我看到她们把师父《转法轮》涂画的稀烂,我责问她:谁让你把我师父的书乱画成这样的?!她立即变了脸,对我破口大骂。

在我被非法关押在安陆洗脑班的十八天时间里,邪党恶徒说不转化就不许见家人。我的七十多岁的老母在亲属的陪同下来洗脑班看我时,被宋华明等一群人强行推出门外,不让见,当我听到母亲的声音要冲出去时,被宋华明、胡凤英等一群人死死的堵在屋里。宋华明对我母亲说我非常“顽固“,不转化,所以不让见,转化了才给见。在高压下,我违心的妥协了,被强迫写“决裂书”,每天看污蔑大法和师父的光碟,每天强制写“思想汇报“,最后还被逼迫写所谓“三千言”,就是思想总结,思想认识,还必须对转化我的人、对政府、610 、国保大队等部门感恩戴德。按他们的要求认为合格了才算通过。

在这次迫害中,我的身心受到伤害,出来后很长一段时间,那段阴影还抹不去,特别紧张、害怕,听到敲门声就害怕。这都是中共江泽民团伙害的。

今天,我写出这些,绝非报复,而是想通过我的经历告诉世人我师父李洪志和法轮大法遭受的迫害,更是警醒参与迫害的人们,让他们能够早日醒悟,让他们和他们的家人能够早日明真相,能够得救度! 当今全球诉江大潮风起云涌,你们是该清醒的时候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2/7/湖北安陆市黄亚莉遭绑架、强制洗脑迫害经历-323604.html

2013-07-20: 湖北安陆法轮功学员2012年被洗脑班迫害情况
在中共迫害法轮功这十余年里,陷入穷途末路的中共还在作垂死挣扎,指使那些还在做着升官发财梦的人,死心塌地跟随中共做着违背良心的事。二零一二年,安陆办起了两次所谓的学习班,其实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此两次洗脑班都设在安陆楚跃小区金秋大道旁原纪委院内。
两次洗脑班非法关押共七人,六名大法弟子,一名未修炼的人,还有两名大法弟子被绑架到安陆公安局拘留所,有两名绑架未遂,一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至湖北省洗脑班。他们是:黄学军、邹丽、王文辉、程子鹏、黄亚莉、孔莺莺和未修炼的阚富超。另外有两名法轮功学员在恶人行恶时,强烈抵制迫害,恶人未能得逞。

二零一二年七月三十一日清早六点多钟,安陆国保大队、府城派出所恶警集体出动,几乎在同一时间,闯到王华山、冉新翠、阚富超等人的家门口,逼迫他们开门,遭到抵制后,警察竟弄来开锁匠撬门,凸显中共警察的无法无天和野蛮暴力。

王华山的家门被敲开后,安陆府城派出所彭建军和一个陈姓的警察等三人非法入室,抢走了他的两台电脑(一台台式的、一台笔记本)、大法书等私人物品。

恶人闯到冉新翠家门口,逼迫她开门,从早上六点多钟 一直到十点多钟,冉新翠坚决抵制,恶人就弄来开锁匠撬门,冉新翠给他们讲真相和善恶有报的道理,并在窗口处对世人大声呼喊:“警察光天化日之下抓好人!”之后恶人、锁匠等才被迫离开。

同时他们还闯进了未修炼的阚富超的家,门上的小门被锁匠卸掉了,打开门后,国保大队恶警樊建、冯小明等非法入室,将阚富超绑架到洗脑班。

七月三十一日上午约十点钟左右,安陆市普爱医院药剂师黄学军在上班时,遭安陆六一零 、公安局国保大队等一群人绑架至洗脑班迫害,警察非法入室抄了他的家。八月五日,为抵制恶人迫害,黄学军翻墙离开时,摔伤腰部送往医院,被家人接回家,但仍被恶人时常骚扰。

七月三十一日,原安陆棉纺厂职工邹丽、末陶蓉被绑架到安陆公安局拘留所,几天后,恶警将邹丽劫持至洗脑班迫害。邹丽已于八月十七日回家。

八月十日下午六点左右,安陆市“六一零”、国保大队一行四人闯入安陆棉纺厂(原五. 七棉纺厂)子弟学校退休教师王文辉家中,将王文辉绑架至洗脑班迫害,不法人员非法抄家,抢走大法书、电脑等私人物品。

七月一日是程子鹏四年冤狱期满的日子。他被安陆市“六一零”主任宋华明、副主任聂汉章等一行四人来到监狱大门口,将程子鹏直接劫持至湖北省洗脑班迫害,后转到安陆洗脑班迫害,于八月二十七日下午回家。

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一日第二次洗脑班,上午,安陆公安局国保大队闯入黄亚莉家,将黄亚莉绑架到洗脑班迫害。家里防盗门被撬,电脑、大法的书、现金、工资卡、存折以及房产证等被强行抢走,于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八日回家。

安陆市法轮功学员孔莺莺于二零一二年五月七日下午在家人和其他人不知道的情况下被安陆市610绑架,被610主任宋华明秘密送到湖北省洗脑班,被强制洗脑迫害。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20/湖北安陆法轮功学员2012年被洗脑班迫害情况-276912.html

深圳 南山区(蛇口区)联系资料(区号: 755)

2020-10-03: 深圳市南山区检察院 检察员,陈雨燕:136 32661936

2020-08-18: 深圳市南山区检察院 邮编:518052
地址:深圳市南山区桃园路6号
案件负责检察官——高瞻:13652318192 座机:0755-86212863

深圳市南山区法院 邮编:518052
地址: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玉泉路26号
法官:吴君炜 邮箱:wujw@szns.gov.cn
书记员:邱琬垠
诉讼服务专线:0755-86608312
信访电话:0755-86608311
纪检监察电话:0755-86608039

2020-06-30: 深圳市南山区塘朗派出所
陈仰书 13632936923
黄有诚 13825241097
黄煜 13828898976
黄育豪 13509609119
姜玲玲 15002080669
江明晓 13510358889
雷存彬 13713770129
李国辉 13510813672
刘秋荣 13828822098
刘岩 13823703953
李中林 13603022593
罗伟 13602519180
尹信辉 13600150164
詹泽佳 13715066848
占壮 13603000301
郑建明 13534208333
庄礼旭 13824372027
邹小平 13502830383
陈丕阳 13728884999
陈雅朝 13798306848
范宝山 13600165566
范宁 13902449944
耿虹 13823669022
贺列平 13510360165
何兴一 13510378906
黄小勇 13923740057
梁均洪 13509609022
李彬 13902915636
李芳义 13723459008
黎国文 13902481937
林伟文 13902942223
吕亚镅 13923487150
丘国健 13902451551
万劲峰 13823399376
翁楚伟 13923787399
吴天强 13922832236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10-15, 5:23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