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11-30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福建 >> 莆田 仙游县 >> 谢丽谦, 女, 62

个人情况: 退休老教师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福建省仙遊县
个人近况: 2004年4月 迫害致死 (2005-04-13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3-04-08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1734
家庭成员: 儿女/侄儿女/外甥/甥女: 陈雄 陈丹凤 陈锋 陈丹霞
儿媳: 王毓
夫妻/父母: 陈×(老陈,谢丽谦的丈夫) 谢丽谦
兄弟姐妹/伯父母: 陈雄之弟(教师)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1-10-20: 福建仙游县谢丽谦一家人遭受的迫害

谢丽谦原是福建省仙游县退休老教师,因糖尿病提前退休,修炼法轮功使她多年的疾病不治而愈,身心健康。谢丽谦一家七人先后修炼法轮大法,一家人其乐融融。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后,谢丽谦家七口人(谢丽谦和她丈夫老陈、长子陈雄、儿媳王毓、长女陈丹霞、次女陈丹凤、次子陈锋),有六人先后被绑架迫害,谢丽谦、陈锋被非法关入看守所、劳教所;老陈、陈丹凤被非法关进洗脑班;陈雄、王毓被非法判刑;家中只剩下长女陈丹霞独自在家,遭受中共邪党人员半夜骚扰、恐吓,被强奸导致精神失常。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五日,谢丽谦无故被绑架到看守所、福建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关押了十八个月。非法关押期间谢丽谦被迫害致残,双腿无法行走,必须有人扶持才能走动。

谢丽谦的次子陈锋,仙游县城东中学教师。二零零零年被绑架、被非法劳教。后因坚持信仰,被发配到一个偏远的地方,照顾不了家。

二零零二年五月,谢丽谦出劳教所回到家中,一直在床上躺着。期间仍被邪恶长期监控、骚扰、威胁、恐吓等迫害,由于长期遭受精神及肉体上的折磨,于二零零四年四月中旬含冤去世。

二零零四年四月,陈丹霞被恶警指使社会上的流氓抓去,按着头往墙壁上摔,往死里打,被折磨至大小便失禁,人昏死后,恶人才通知家人领回。后来发现陈丹霞怀孕了,家人才知道陈丹霞当时被恶人强奸了,只好被迫流产。残酷的迫害致使一个善良的如花似玉的姑娘精神错乱更严重了,一度生活无法自理,需要别人照顾,由于家中后来只剩下她父亲和弟弟在家,甚至来例假时还是由她弟弟帮忙护理的,至今仍神志不清。

二零零四年四月谢丽谦刚去世、长女陈丹霞被迫害致精神失常,五月份谢丽谦的次女陈丹凤就又再次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六年徒刑,被非法关押在福建省女子监狱遭受迫害。于二零一零年期满出狱。

谢丽谦的长子陈雄是福建永安铁路牙科医生,陈雄的妻子、岳母也都修炼法轮功。二零零零年陈雄去北京上访、反映大法真相,因遭公安追捕,被迫流离失所。二零零一年被莆田市公安非法绑架后,被福州铁路分局法院非法判十年徒刑,关押在福建龙岩监狱遭受迫害。龙岩监狱邪恶至极,用各种方式逼迫他放弃信仰,恶警还利用所谓的“佛教”及邪党歪理邪说强制实施洗脑,逼他接受“佛教”,以此来达到“转化”他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陈雄被洗脑后没有了正信,出狱后回到社会上至今还胡言乱语,讲的都是被中共歪曲的“佛教”里的话。

陈雄的妻子王毓是永安铁路中学英语教师,于二零零零年十月,被永安市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刑满被释放回家还不到几个月时间,二零零四年六月初在邪恶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指使下,福建永安市恶警以及坏人又一次将王毓抓捕,后被非法判刑六年。被非法关押在福建省女子监狱遭受迫害。王毓两次在监狱里都遭到邪恶的强制洗脑转化。

陈雄、王毓夫妻俩在监狱里都被中共用所谓的“佛教”洗脑而邪悟,后被邪恶利用当“帮教”做了不少坏事,现仍在所谓学“佛教”。一九九九年迫害之前,王毓的父亲是永安县法轮功辅导站站长,已去世。王毓一家四口只有弟弟没修炼,母亲始终都坚持信仰。在此希望陈雄、王毓夫妻俩珍惜这万古难遇的正法修炼机缘,赶快回到大法中来。不要忘了中共邪党是如何残酷迫害你们及你们的亲人的;不要忘了中共邪党是如何的逼迫你们背弃正信,并成为邪恶的帮凶的。

谢丽谦的丈夫老陈,退休在家。二零零零年经历了一家子七口人,包括他本人共六人先后被中共恶党人员绑架后的种种迫害,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妻子含冤离世了,大儿子被冤判十年徒刑、媳妇两次被判刑共计九年,大女儿被迫害神经病了,小女儿被绑架被冤判,小儿子被发配偏远地区……一连串的巨难及残酷的迫害致使他的精神受到巨大的打击,因此还曾到医院住院治疗。

中共恶党人员不仅迫害谢丽谦一家人,还株连九族,不准朋友、同修到她家串门。如:法轮功学员陈玉泉,二零零一年到谢丽谦家探望,恶人计划要用卡车撞陈玉泉,卡车到时陈玉泉刚离开谢丽谦家。陈玉泉曾经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二零零四年五月又被绑架到莆田看守所,被打成内伤,家人被恶人勒索三千元钱,后被非法劳教二年,被非法关押在福州儒江劳教所进一步迫害。陈玉泉出劳教所后至今恶人仍对他实施严密监控,家人很害怕,对他干扰很大,不让他和同修来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20/福建仙游县谢丽谦一家人遭受的迫害-247959.html

2009-11-26: 建议福建同修曝光恶人对谢丽谦一家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报导了《福建仙遊县国保恶警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其中有:“更可恶的是曾锦雄等恶警迫害谢丽谦一家,使她家破人亡。谢丽谦家七人,有六人被迫害送至劳教所、看守所、洗脑班、非法判刑。”

请仙遊同修、莆田同修或福建同修将谢丽谦一家所受到的迫害详细写出,便于我们编辑材料,揭露邪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26/213305.html

2009-11-21: 福建仙遊县国保恶警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一日下午,福建仙遊县国保队队长杨××、恶警谢德胜,大济派出所及龙坂村等一行十几号恶警,在没有任何搜查证的情况下,闯進了大法弟子郑泽禹家進行非法抄家,打砸东西,吓坏了郑泽禹唯一的亲人——犯有癫痫病的弟弟郑泽信。
乡里乡亲要求公安别这样对待这对从小就失去了父母的难兄难弟。但是没有一点人性的恶警非要行恶。郑泽禹被逼的有家不能归,到处流浪。家里剩下这个生活都无法料理的随时会癫痫发作而晕倒的弟弟。

郑泽禹兄弟从小孤苦伶仃,相依为命。在修炼法轮功前,郑泽禹每天捡破烂,有时为了填饱肚子,甚至干些偷鸡摸狗的事情。修炼法轮功后,郑泽禹懂得了人生的真正意义,改变以往的一切恶习,专心学手艺,挣些正当钱养弟餬口;而且心生慈悲,经常帮助一些需要帮助的人。

郑泽禹感谢法轮大法改变了他的人生,使他成为一个有善心、有责任感、做事能够先考虑别人的好人。希望有缘人及他的乡亲能够帮助他的弟弟度过这一难关。

与此同时,约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一日下午五点左右,这一行恶人又闯進了大法弟子林雪娥、郑森花的家,从楼下一直闯到楼顶,连杂物间、鸡鸭棚、狗窝都不放过。到处乱闯乱翻,见锁着的房门,就用脚踢,到撞开为止。家里只有几个妇人、老小。他们竟然这样在光天化日下,侵犯人权、迫害善良。恶警谢德胜还对郑森花说:“我们是暂且留一口饭给你吃的。”

就在大法弟子被非法抄家后的当天晚上八、九点,仙遊上空雷电交加,大雨倾盆。这是老天在为这些无辜的受害者鸣冤叫屈打不平,也是在警示世人。

福建仙遊恶警对大法弟子行恶已不是第一次了。二零零二年秋天的一个夜晚,仙遊公安一科科长曾锦雄与恶警谢德胜等十来人翻墙闯入林雪娥、郑森花的民宅。他们明知郑森花被他们迫害到边远的贫困山区的小学任教,根本不在家,却假借查户口等名义连夜撬开郑森花家的前后门私闯民宅;接着又闯進林雪娥家,见她只和几个孩子在家,谢德胜就动手打林雪娥,并把她往门前的石板地上拖,林雪娥被打被拖的全身伤痕纍纍。

当时林雪娥被打的情景周边的人都看到了。人们十分不解这些公安人员的行为,这与社会上的流氓有甚么两样呢?

更可恶的是曾锦雄等恶警迫害谢丽谦一家,使她家破人亡。谢丽谦家七人,有六人被迫害送至劳教所、看守所、洗脑班、非法判刑。大女儿陈丹霞独自在家被恶警指使社会上的流氓抓去,按着头往墙壁上摔,往死里打,致使一个善良的如花似玉的姑娘精神错乱。谢丽谦由于受到精神及肉体上的折磨,于二零零六年含冤去世。而恶警曾锦雄因收受杀人犯的贿赂钱败露被逮捕,遭了恶报。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21/213026.html

2005-04-13: 谢丽谦,女,62岁,可能是福建省仙遊县人,退休老教师,因糖尿病提前退休,全家人因修炼大法。曾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2000年11月15日无故被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近一年零三个月,然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半,于2002年5月释放,身体被迫害得极度虚弱,于2004年4月在家含冤而逝。

莆田 仙游县联系资料(区号: 594)

2010-09-09: 仙游县国保大队长杨维斯   0594-827593(办) 0594-8285391(宅) 13808596839
仙游县国保副大队长谢胜德  0594-8285316 13808597166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10-15, 5:23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