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2-07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绥化市 >> 李雪莲, 女, 40

李雪莲
在劳教所里,李雪莲被迫害得血压280,全身浮肿,不能進食,后来恶化为尿毒症和心脏积水,不幸去世。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省绥化市
个人近况: 2003年12月23日 迫害致死 (2004-01-10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4-01-10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830
案例分类: 劳教  非法拘留/绑架  掠夺财物/经济迫害  受迫害程度:高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0-11-01: 黑龙江绥化“六一零”王淑波、李剑飞部份恶行
(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王淑波,女,约三十七、八岁,现任黑龙江省绥化市北林区“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主任,是继孙化民(原绥化“六一零”主任,因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恶报,二零零四年被撤职,后得癌症死亡)、王志杰(原绥化市公安局政委、绥化市“六一零”头目,因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已遭恶报得癌毙命)之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执行者。

李剑飞,男,约四十岁左右,绥化市北林区“六一零”恶警。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至今,绥化市每一位法轮功学员的被迫害都有他的参与。他经常跟踪、监控、蹲坑、监听法轮功学员手机、电话、抄家、绑架法轮功学员;不放过任何能勒索钱财的机会,即使五元钱的打车钱都要向法轮功学员家属索要;还曾无耻地对女法轮功学员进行性骚扰;是导致法轮功学员李雪莲被迫害致死的主要责任人之一。

迫害初期,李剑飞是孙化民、王志杰的得力打手,后与王淑波在这几年来除策划、骚扰、直接绑架法轮功学员外,还指使相关部门的恶人,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罚款、开除、劳教、判刑等迫害。给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在精神上、身体上、经济上造成巨大伤害及痛苦。

以下是二人部份恶行: (2)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七日,李剑飞绑架了法轮功学员李雪莲并抄家,把李雪莲送齐齐哈尔双合女子劳教所迫害。李母得知女儿被绑架那天,因心急而摔断大腿股骨而住进医院。李雪莲在劳教所被迫害出尿毒症、心脏积水,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日已生命垂危,劳教所才叫家属去接回治疗。即便如此,“六一零”在二零零三年四月三十日又来人把李雪莲绑架走,要再次送齐齐哈尔双合女子劳教所。李雪莲的弟弟借了一千五百元在一个小宿舍里把钱给了王淑波,人才被领回。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李雪莲含冤去世。李雪莲的母亲因女儿所受折磨,忧愤而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1/231789.html

2004-04-14: 我姐姐李雪莲被迫害致死的经过
文/法轮功修炼者李雪莲的弟弟 李雪岩

我出生在一个工人家庭,父亲今年64岁,母亲60岁,老实巴交的父亲用一个人的工资养育了我们姐弟三个。姐姐李雪莲未婚,在绥化商厦租了一个柜台卖服装(钱是单位下岗买断金),我和哥哥都在四方台粮库上班,父亲已经退休,如今我们都已经成家并有了各自的孩子,我们的家庭并不富裕,但安宁、祥和、其乐融融。

2002年4月27日是黑色的一天,我们家的安宁、祥和被打破了,接连的不幸从这天开始了,2002年4月27日两个警察告诉我,姐姐因修炼法轮功被逮捕,我们一下子懵了,谁都不相信我们家会有人被抓进监狱,特别是姐姐,她在单位的人缘很好,姐姐很善良,乐于帮助别人,没有和任何人吵过架,认识她的人都不相信这是真的。从此我每天开始奔波于四方台与绥化之间,给姐姐处理服装店的事,姐姐的小服装店是用她全部的下岗金和借来的一万元钱开的,开业还不到一个月她就被抓了,到了6月15日商厦回收姐姐的小店,姐姐的投资除了还人家借款只剩了几十件没人要的过季服装,她以后的生活来源和保障彻底的没有了。除了处理商店的事情外,我还要不断的奔走在公安局和看守所之间,打听姐姐的情况,并经常给她送吃的用的和钱,这其间发生的事让我又茫然、又气愤。

第一, 姐姐被抓后的四十三天我才接到公安局的拘捕通知,理由为扰乱公共秩序,我们家属没有接到开庭通知和任何书面及口头的通知的情况下,2002年8月27日姐姐被送往齐齐哈尔女子劳教所,劳教三年。

第二, 我查了有关所有法律书籍,也没有看到符合我姐的情况,凭哪一条,哪一款呢?

第三,不知道又是哪一条法律规定的我姐姐要在重犯看守所里关押4个月之久?出来之后已经不成人形了。

第四,在绥守所里,关的人是分等级的,7平米的没铺床,薄且发潮、发黑发霉的被子,4个月里我姐姐只看到过三次太阳,半夜如厕回来都找不到躺下的位置。吃的东西更是不可想象,每天两顿饭,上午8点30分,一勺稀汤粥,两条咸菜,下午一勺土豆汤(连泥眼都带着)一个又酸又硬又牙碜的窝头,吃过几天都倒牙。想要吃一顿米饭,需交十五元现金才能由干警送来一碗凉米饭。洗漱方面,除了凉水还是凉水,十几个犯人共用一个水龙头喝,一个开盖马桶大小便,在20平米的屋子里气味可想而知。而一些有钱的、有权的、有势的,犯人进了绥化看守所却是另一个样子的,住的是单间,看电视,睡软床,坐沙发,吃喝方面更不用说,只需你能点出来,人家就送来什么,包你满意,只需你给钱。就象任何酒店一样。

我们的家一个打击没有结束,又发生了一个不幸,2002年6月10日,接到姐姐被捕通知书的那一天,母亲因心急而摔断了大腿股骨而住进了医院,我们家的四个有工作的人都是粮库工人,我们粮库没有效益,已经十四个月没发工资了,母亲住院一下子又使我们本就沉重的心情又蒙上了一层阴影,母亲是一个刚强的人,她在医院只做了简单的处理,执意出了院,回到家里后用土办法打了一个帘子,吃一些治伤药就挺住了,她终日为姐姐的事着急,拖着断腿打电话,四处找人,想办法,本就不善言语,老实巴交的父亲更是愁容满面,从不会求人的父亲也开始四处奔走,但都无济于事。

但是不幸还在继续,姐姐被抓的第七个月,即10月20日腿伤刚刚复原,刚给姐姐邮寄完钱和生活用品的母亲突发脑干出血,于10月20日下午1时去世,我们的家崩溃了,母亲生前常常说:做人第一不麻烦警察,第二不麻烦大夫。这是一个善良的母亲对我们做子女的告戒和祝愿啊。还没有在母亲去世的痛苦中回过神来,齐齐哈尔女子劳教所又发来通知,姐姐病了,双下肢浮肿、尿频、高血压200以上,通知家属去领人,他们怕人死在监狱里担责任,姐姐在绥化看守所的那种环境下呆了4个月之久,结果可想而知。

2003年1月20日重危的姐姐被接回了家,姐姐回家后知道了母亲因她被抓着急上火而断腿去世后,精神和身体更差。我们送她到绥化中医院检查后,丈夫告诉我,姐姐得的是肾病综合症(尿毒症),因受凉和严重营养不良引起的,目前只有一个办法换肾。连续发生的事,已经让我们家庭债台高筑了,上哪去弄几十万医疗费呢?消息传出后,和姐姐以前在一起的善良的朋友们尽心相协,亲戚朋友们也都全力相帮,但是离那个天文数字还差的很远,我们只能在家里保守治疗,四处打听特效药和偏方,给姐姐延续生命。

但2003年4 月30日绥化市公安局610办公室又来人把姐姐给带走,以莫须有的罪名要再次送往齐齐哈尔市监狱。我急的差点晕过去,姐姐要是再被送监非死在里面不可,后来一位干警给我出了一个主意,给他们的主任两千元钱,就能了事,我救姐姐心切,马上跑到叔叔家,只借到了1500元,抱着试试看的心理,来到了610办公室,在一个小宿舍里我把钱放在了桌上,那个主任数了数后放了起来,告诉我你把她领回去吧。

和姐姐回家的路上我大哭了一顿之后,想了很多,我姐姐在绥化看守所期间,我每周一都去给她送东西,并想找机会看看她,人只看到了两次,东西却都送了,但每次都得过看门人的关,不给看门的钱和东西他就不给你往里面送,我们也不知政策规定什么让送什么不让送,反正每次我们拿来他都给留下了,临走时告诉你一声去买几盒烟给管教,要不不让送。等到和姐姐见上面后,我们才知道,只接到一双拖鞋和几件衣服,好吃的都让那个收发室看门人拿去了,连卫生纸、卫生巾都归他了。

2003年12月21日下午1时,姐姐去世了,临终前姐姐对我说:“这个世界不公平的地方太多了,所有这些事情,你都亲身经历了,你一定要帮姐姐讲清真象,让那些真正害人的人得到应有的报应。”

我的姐姐到今天已经去世整整100天了,哀伤之余,我的心中充满了愤怒,我已经家破人亡了,那些打人的人、以看守所关押我姐姐4个月的人、以职务之便索要钱财的人,都不是炼法轮功的,他们是党员,是国家公务人员,是国家干部,他们是在代表党吗?他们在是代表政府吗?还是在代表邪恶?说炼法轮功的人在扰乱公共秩序。那些收了钱放人的、超期关押人的、不得好处不给你办事的才是正真危害和扰乱公共秩序,在腐蚀一个国家。我经历的这些事比我看过的哪一部悲剧小说都悲惨,那些“蛀虫”比哪一个历史时期的都腐败,他们是会遭到报应的。

今天我在这里大声的呼吁社会各界的人们,找回你们的良知吧!找回你们的善良吧!并帮助那弱小人群和需要帮助的人们吧!不要让我的姐姐和母亲的悲剧重演了!

(于姐姐逝后100日祭)

注:姐姐在齐劳教期间,家里给寄的生活费至今还有500多元在劳教所没有归还。
http://media.minghui.org/mh/articles/2004/4/14/72333.html

2004-02-06: 法轮大法信息中心2月4日报导:黑龙江消息,绥化法轮功学员李雪莲2002年4月被北林区“610”警察李剑飞绑架到公安局,后被送往齐齐哈尔双河劳教所,遭到残酷迫害,于2003年12月23日去世。(明慧网曾报道)

消息说,李雪莲40岁,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功。2002年4月,绥化北林区“610”警察李剑飞带人抄李雪莲的家,并把李雪莲绑架到公安局并很快判了劳教,送往齐齐哈尔双河劳教所。在劳教所里,李雪莲被迫害得血压280,全身浮肿,不能進食,后来恶化为尿毒症和心脏积水,被送回绥化后,于2003年12月23日在家去世。

知情人说,自1999年7月20日,北林区“610”警察李剑飞带人多次闯進法轮功学员家,進行威逼、抄家,他还声称谁要在家学法炼功,就抓去劳教。

记者打电话到北林区610办公室(455-8258869)向李剑飞核实李雪莲的死亡案,李剑飞听到李雪莲的名字挂断电话,再打又挂断电话。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4/2/6/66732.html

2004-01-18: 李雪莲,女,40岁,身体健康,1996年得法,是一名坚定的大法弟子。2002年4月恶警李剑飞,带领警察抄了大法弟子李雪莲的家,抄走了大法书籍和资料,李剑飞把李雪莲绑架到公安局并很快判了劳教,送往齐齐哈尔双河劳教所,在劳教所里被迫害得生命出现危险,血压达到280,全身浮肿,吃不下去饭,头昏。迫害成尿毒症,心脏积水,被送回绥化后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于2003年12月23日在家去世。一个身体健康的人被迫害致死,这是由于恶警李剑飞非法抓捕造成的。这是李剑飞欠下的一笔血债。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18/65217.html#chinanews-01182004-8

2004-01-10: 李雪莲,今年40岁,2002年11月份劳教释放后,身体极度虚弱,并伴有高血压、心脏病,最后导致尿毒症于2003年12月末去世。详情待查。

绥化市联系资料(区号: 455)

2019-05-18: 黑龙江省公安厅国保总队国保处副处长杨波 15945183001 15945183001
绥化市政法委:
地址:黑龙江省绥化市西直北路办公中心B座4楼,邮编152000
李元学0455-8386006
吕东风0455-8386276、136045504598348818
赵国学0455-8386280
韩延军0455-8386273宅0455-8317887
李晓滨0455-8386277
初春龙0455-8386279
李 枫 0455-8386603
郭向丽0455-8386286
绥化市司法局:
地址:新华街被康庄路东,邮编152000
姜运延0455-7859901、13904851298宅0455-8299816
王春权0455-7859902、18944557069
常云辉0455-7859903宅8560100
周先平0455-7859908
杜志 0455-7859906、18945526262宅8350218
孙成富0455-7859907宅8230600
宫毅英0455-7859905宅8266333
邱伟功0455-7859909
办公室0455-7859922
办公室主任0455-7859906
安达市法院:
院领导:
徐立新0455-7567111、13349356007
刘江0455-7341155、15045895929
马存福 0455-7343646、13946950001
杨中奎 0455-7331237、13836813988
张志武 0455-7343826、13836796388
李增安 0455-7342486、13945971444
孙剑平 0455-7343376、13936804777
杨玉岭 0455-7341782、13351693999
李红星 0455-7341419、13059088150
崔鲁忠 0455-7123799、13946976888
赵红雨 0455-7343963、13836857788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我姐姐李雪莲被迫害致死的经过--文/法轮功修炼者李雪莲的弟弟 李雪岩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4/4/14/72333.html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的一些迫害事实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1/3/88195.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