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5-21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云南 >> 大理 宾川县 >> 石建伟, 男

个人情况: 宾川县一中的教师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云南省宾川县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13-03-29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石建伟 肖竹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08-28:依法控告江泽民 云南石建伟夫妇被非法判刑
二零一五年十月十六日法轮功学员石建伟、肖竹夫妻二人因依法控告江泽民,被宾川县国保大队非法抓捕,分别非法关押在宾川县看守所和大理州看守所。

二零一六年八月五日,律师收到了祥云法院对石建伟、肖竹夫妻二人的非法判决书,非法判决石建伟有期徒刑六年半,肖竹五年。目前夫妻二人坚持自己无罪,要求上诉。

亲属为二人聘请了律师。在亲属陪同下,先后四次到看守所要求见人,国保大队长杨瑜以“案件涉嫌国家安全”为由拒绝。律师指出其违法行为,并向检察院和人大提起控诉。

杨瑜和副队长刘靖宇、教导员夏建国以及宾川县公安局的刘姓副政委的指使下,国保大队到宾川县十几户法轮功学员的家中进行非法搜查,抢劫了法轮大法书籍、光盘若干,并且对多名法轮功学员和他们的亲属非法“传唤”,威胁、刑讯逼供,要求他们提供所谓的“证据、证言”,以此作为迫害石建伟、肖竹夫妻二人的“证据”。

石建伟、肖竹案件到宾川检察院后,律师再次要求会见被拒绝并被剥夺了阅卷的权利,遭到了副检察长的粗暴对待。律师坚持控告后,才安排了会见。律师控告副检察长违法,并向上一级检察院提出要求,请宾川检察院依法回避。随后,案件被大理州检察院指派给祥云县(宾川县的邻县),随即祥云县检察院非法起诉。

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三日,在祥云县法院非法开庭,夫妻二人的亲属以及众多法轮功学员前来旁听,但法轮功学员不让进入旁听。法院对进入人员进行安检。法庭很小,被不明人员和警察占了大半。

石建伟高呼着 “法轮大法好!”走入法庭。庭审开始后,因案件涉及信仰,石建伟要求中共党员、无神论者回避。法官宣布休庭,走出法庭时,石建伟大声提醒大家 “常念法轮大法好,大难来时命能保。”

再次开庭,石建伟仍喊着“法轮大法好”入庭。法官非法驳回了石建伟提出回避的要求,继续进行非法庭审。

律师提出,“起诉书”上只写了一名代理检察员李斌,为何现在变成了三名,要求明示各自身份,法官不理会律师的要求,律师强烈抗议,法官不得不宣布再次休庭,石建伟被带出法庭,高呼“信仰法轮功无罪,修炼法轮功无罪,传播法轮功无罪。”

第三次开庭,检查人员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即大理市检察院 “特派检查人员”。法庭辩论激烈,律师作无罪辩护,声音洪亮、正气凛然,吸引了祥云法院的其他工作人员在法庭门口旁听。

石建伟讲述了自己在公安局的地下室被国保大队长杨瑜指使的十几名警察三次殴打,反扭他的手臂,用膝盖猛顶腰部,用脚猛踢腹部,并且用脚猛踩头部。肖竹也揭露了国保警察用其女儿的人身安全威胁她,诱供、刑讯逼供。夫妻二人都坚持信仰法轮功,坚持修炼无罪。

在法庭的最后陈述中,肖竹讲述了自己修炼法轮大法获得的福报,也说明了法轮大法对整个社会的好处,如果人人修炼大法,社会道德将会回升。

石建伟讲述了自己的十七年的修炼经历,讲述了自己身体得到净化,心灵得到升华;讲述了法轮大法的美好,师父的慈悲,以及世界上有上百个国家都有人在修炼大法。

石建伟说:“我们一家修炼法轮功,夫妻和睦,身心受益。我们在宾川县的社会评价很高。女儿中考时全县第四名进入云南省重点高,高考考入四川大学,之后又进入华南理工大学攻读硕士研究生。我做英语培训,多年来培训过数以千计的学生,其中有很多人都在中考高考中取得优秀的成绩。法庭本来是神圣的地方,法官和检察官本应该是高尚的职业,但此时此刻却在审判一名清白无罪的法轮功学员,正义何在?”

最后,石建伟又说:“感谢家人的支持和理解,特别要感谢律师的无罪辩护,你们的义举今后将会被载史册。”

庭审结束后,律师提出让女儿与父母见一面,被拒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8/28/依法控告江泽民-云南石建伟夫妇被非法判刑-333636.html

2015-11-28: 云南省大理州大理市宾川县石建伟夫妇诉江被绑架和非法抄家

2015年10月7日,法轮功学员石建伟夫妇被绑架,在其家中抄出宾川县大概20来人的诉江回执单。9日以后,这些人就被照单骚扰,涉及到的地方有:彩凤、后坝田、牛井、平川镇等,全部非法抄家,一些法轮功学员及家属还被非法传唤:审问、恐吓、填表、抽血、量身高、滚手印等。传唤单上只有公安落款,没有人的签名。

做这件事情的人,大都是大理州下来的,还带着几个小混混。所以直到现在,外界人员很难接近他们,无法了解到更多的细节。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28/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19672.html

2013-03-29:云南省宾川县教师石建伟一家被迫害的经历

云南省宾川县法轮功学员石建伟、肖竹夫妇都曾是宾川县一中的教师,石建伟是英语教师,肖竹是体育教师。夫妇俩按照法轮大法的要求,不管在工作单位,还是在家里,都是人们称赞的大好人,然而在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中,夫妇二人不仅被调离原单位工作,还曾遭拘留、劳教、洗脑等迫害。当时上小学二年级的女儿石佳在父母都被非法拘留期间,孤苦伶仃,全靠周围好心人的接济、照料。

一九九九年四•二五万名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的消息播出后,当时在宾川县一中教英语的石建伟便产生了极大的兴趣,非常想了解法轮功到底是怎么回事,于是他到处打听哪里有法轮功学员,终于从一位朋友那里找到了法轮功的书籍。石建伟用了三天的时间,一口气看完四、五本大法书籍,被法轮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深深吸引,毫不犹豫的决定修炼法轮功。同时也将法轮大法介绍给了自己的妻子和女儿,妻子、女儿也相继走入大法修炼。

短短三个月后的七.二零,中共就开始了对法轮功学员的镇压迫害。石建伟一家就开始向宾川县各级政府机关、公检法部门邮寄法轮功真相信。

二零零零年八月底,石建伟一家到了下关县,又到当地邮局邮寄法轮功真相信。几天后回到宾川县一中教工宿舍自己的家里。八月二十五日,大理州政保科的两个人和五、六个便衣警察以及宾川县公安局政保科科长向永祥及两个便衣就来到石建伟家,向永祥出示了搜查证,一群人就开始抄家,将李洪志师父法像、没有寄出的法轮功真相信和两部手机都抢走了,同时将石建伟也带到了宾川县公安局政保科。当时向永祥就问他谁组织他寄真相信,为什么要写真相信,邮寄了多少封。石建伟说:“就是要讲清法轮功是什么,都是我自己做的,没有人组织策划,是我自己要做的。”向永祥就威胁他说,他回不去了,要给石建伟送到宾川县看守所。接着三个便衣警察就以扰乱社会秩序罪将石建伟刑事拘留二十八天,关押在宾川县看守所,最后石建伟的妻子肖竹向政保科交了两千元钱,石建伟取保候审。九月二十三日石建伟从看守所出来,当时宾川县一中的校长朱伟,副校长辛华双、警察吴银坤和另外一个警察开车来接他回学校正常上课。但是学校门卫谢东就经常问石建伟出学校干什么去,石建伟问他为什么这么问,谢东就说是学校安排他监视石建伟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一日,宾川县一中门卫谢东发现石建伟、肖竹夫妇及女儿不在学校教工宿舍的家里,就报告到宾川县公安局,宾川县公安局政委陈继光就带着七、八个便衣冲到肖竹的父母家,宾川县江干村,陈继光当时伪善的骗他们夫妇说,没有什么事情,让他们回到宾川一中自己家里。

第二天,一月二十二日,石建伟一家就回到了宾川县一中自己家里。当晚九点左右,宾川县公安局四个警察就来到他家,其中有一个警察叫自汝涛的还出示了搜查证,紧接着,这些人就开始抄家,最后什么东西也没有抄到。就把石建伟、肖竹夫妇俩带到宾川县公安局门卫室,几分钟后,又将他们夫妇俩分别送到宾川县看守所和行政拘留所非法关押。看守所一个姓王的警察就对石建伟说:“你是取保候审,现在要收监!”

石建伟被非法关押期间,每天要被非法提审两三次,从提审中,石建伟才得知,在他们夫妻俩被抓的一月二十二日,那天宾川县有十多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一月六日在宾川县文化馆篮球场上悬挂了法轮功真相横幅、条幅,引起当地警察的极大恐慌,专门成立了所谓的专案组,由宾川县公安局政委陈继光负责,组长是公安局政保科的向永祥,组员有吴银坤、赵胜、赵汝胜、丁维、自汝涛。对石建伟的提审也都全围绕着横幅的事。两个多月后的一天,向永祥又来提审石建伟石建伟认为悬挂大法横幅这是大法的事,自己也是大法弟子,也有自己一份,就对向永祥说:“这件事我来承担,是我干的!”从第二天开始,提审石建伟就不在看守所了,将他带到宾川县公安局,每次提审都给石建伟铐在铁椅子上,警察态度恶劣,向永祥等人将案情编造好,逼迫石建伟签字,还说这件事你自己还干不了,还有你妻子。在石建伟夫妇被非法关押期间,宾川县公安局专案组的赵胜、赵永胜、向永祥、陈桂芳又到石建伟家抄家,当时家里就只有上小学二年级的女儿石佳,赵胜从石佳的床底下搜出一张黄色的纸,上面什么字都没有,却把这张纸作为石建伟夫妇制作大法横幅的证据。石建伟在宾川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半年多,被非法劳教三年,由宾川县公安局的警察赵汝胜和另一个女警察送到禄丰县云南省第二劳教所。

石建伟的妻子肖竹和丈夫同一天一月二十二日被抓,被送到了宾川县行政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大冷的冬天,只盖一条线毯子,光板床上睡,晚上还不许上厕所。十五天后才从行政拘留所出来就被宾川县政法委直接送到洗脑班,这个洗脑班就是由宾川县政法委办的,在宾川县太和农场场部。

参与办洗脑班的有政法委的杨建军、倪乃金(政法委副书记)、李翠花(司法局人员)、赵家顺(宾川县610人员)、宾川县宗教协会人员、宾川县妇联主任王慧君、宾川县县委书记黄永华以及宾川县公安局人员。那一次被绑架到这个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有十多个,在洗脑班里,每天逼迫法轮功学员观看中共造假的天安门自焚伪案以及诽谤法轮功的视频,还逼迫法轮功学员诽谤大法,写揭批书。肖竹在这个洗脑班一个月后又被宾川县国保大队送到宾川县看守所,第二天又给转到大理州看守所关了一个星期。在这一个星期中,大理州公安局政保科一个姓段的人来威胁肖竹,对肖竹说她丈夫石建伟已经承认大法横幅的事是他干的,并威胁肖竹说肖竹也参与了,叫她在编造的案情上签字承认。肖竹也认为这是大法的事,自己也有一份,签就签,也就把字签了。五月四日,肖竹的哥哥交了两千元钱,就把肖竹取保候审接回家了。

石建伟被送到禄丰县第二劳教所五大队,也叫作集训队,就开始每天早上所谓的学习,被灌输中共邪党的歪理邪说以及对大法的诬蔑诽谤,还要定期写心得体会,体会中要诽谤师父诽谤大法。在劳教所参与给法轮功学员洗脑迫害的警察有:陈映斌(教育科科长)、刘正礼、姓施的纪委书记以及一个姓赵的警察。这样的灌输洗脑长达四五个月。四、五个月后的一天,姓施的纪委书记和一个警戒科姓曲的科长说是要给石建伟换个地方,当时叫来二三十个吸毒的犯人,将石建伟抬到劳教所副所长的车子里,将他拉到劳教所的第六大队。在第六大队,石建伟呆了两个月,又给他送回第五大队。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日,石建伟从劳教所回家。

这次回家后,工作单位宾川县一中不给石建伟安排工作,也不发工资,石建伟就去找到宾川县教育局人事科科长周协和,问他为什么不安排工作,不发工资,周协和不表态。二零零三年八月二十八日,宾川县教育局人事科发了个通知给宾川县一中,将石建伟和妻子肖竹调离宾川县一中,将他们夫妇调到距离宾川县城四十多公里的半山区的力角镇海良完小教书。海良完小隶属于力角镇中心学校,宾川县教育局还交代力角镇中心学校的校长陈建军,要监视石建伟夫妻的一言一行,并记录下他们和谁联系来往,肖竹由海良完小的教师黎声琴监视并记录,石建伟是由应如兴监视记录,石建伟教语文,肖竹教数学和体育,并把他们夫妇两个人由原先的中教二级降到最低一级的工资待遇。二零零四年七月下旬学校放暑假,石建伟、肖竹夫妇就离开了力角镇海良完小。二零零六年,肖竹被调到力角镇中心学校教体育,石建伟辞职离开了学校。

每年的四·二五、二零零八年奥运会期间,宾川县610的杨青山都要打电话或者发短信找石建伟,奥运会期间是每天打电话给石建伟

二零零八年四月中旬,石建伟和妻子肖竹外出旅游,到八月底才回到宾川,在这期间,宾川县国保大队、肖竹工作的单位乱作一团,到处找他们夫妻。石建伟从劳教所回家后近十年,宾川当地610、国保都不间断的会骚扰他,监控手机,电话、短信骚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28/云南省宾川县教师石建伟一家被迫害的经历-271447.html

大理 宾川县联系资料(区号: 872)

2013-10-31: 宾川县“610”主任张建阳13987218414办0872-7147783

参与迫害人员:
宾川县乔甸镇政法委书记叶勇13577858819
宾川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杨瑜、警察向永祥、李坤华、李艳萍
宾川县检察院:检察员杨永军、王苏会、杨彦艳
宾川县法院:审判长徐维堪,审判员:杨正良、贾继钟,书记员蒋枝良

2012-03-24: 宾川县公安局0872-7142983
宾川县法院0872-7140171
金牛派出所0872-7142231
宾川县检察院0872-7142076

2006-10-12: 云南省大理州宾川县委610办公室 0872-7147783
云南省宾川县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 张成良 手机:13330551897
宾川县公安局局长: 甘 帆 手机:13908727316 08727141436(办)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5-09, 11:0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