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10-25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内蒙古 >> 锡林郭勒盟(锡林浩特市) >> 郝桂花, 女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内蒙古锡林浩特市
个人近况: 2007年 迫害致死 (2015-06-09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13-02-25
家庭成员: 儿女/侄儿女/外甥/甥女: 石玉洁 石岩巍(石岩魏)
夫妻/父母: 郝桂花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06-09: 一家人被迫害家破人亡 内蒙古石岩魏仍被关押

内蒙古锡林浩特市毛登牧场石岩魏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日在开“摩的”时,被当地国保大队恶警绑架,被非法判刑四年,至今仍被非法关押。

石岩魏一家人十几年来被迫害得家破人亡。父亲在迫害中离世,母亲遭非法劳教,被洗脑放弃修炼后旧病复发去世;妹妹更是被绑架、关押、非法劳教、被迫流离失所;石岩魏也曾被非法劳教二年,他的妻子也曾被绑架。

四十二岁的石岩魏,为人正直、勤劳、善良,是当地有口皆碑的好人。他被绑架的事件引起许多当地民众的不解,他的亲朋好友也都在关注此事。石岩魏的家人已拟对参与迫害的锡市国保大队等责任人进行控告,并呼吁外界持续关注石岩魏被迫害事件,促使锡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立即释放石岩魏。

石家是个五口之家,石岩魏上有父母,下有弟妹。他的母亲郝桂花曾多病缠身,石岩魏本人也有肺结核病,生活苦不堪言。后来他们全家人相继修炼了法轮功,按着法轮功“真善忍”标准做人,从此身体健康了,家庭变得祥和了,邻居羡慕地说:“你看老石家自从炼了法轮功后,家里祥和了,往日的争吵不见了。”

可是,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江泽民成立了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凌驾于法律之上的非法组织“610办公室”;随后于七月二十日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

二零零一年十月份的一天,锡盟“610办公室”操纵市公安局副局长带警察和毛登牧场一帮人把郝桂花、石岩魏和小妹石玉洁强行绑架并抄了家,家中三千元现金及物品被掠走。在整个过程中,警察没有出示任何证件与搜查证,直到三个多月后才放人。期间国保大队、派出所给家人打电话,要勒索每人一万元才放人,家里人没答应,又降至每人六千元钱。回来后,毛登牧场、派出所警察还经常来骚扰,一家人没办法,只好把羊卖了回老家。

一家人回老家后,开了一个面粉厂,生意做得很好。石岩魏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他做的面粉不掺假,不缺斤少两,乡亲们都愿意来买,生意非常好。

二零零二年七月份,锡市警察及毛登牧场派出所恶警一伙,跑到石家老家,再次绑架了石岩魏的母亲郝桂花,将她劫持到呼和浩特市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郝桂花在劳教所受尽非人的折磨,一进去首先遭到侮辱性搜身,连乳罩裤头都被脱掉;然后关入库房,不让上厕所,不让睡觉,恶警辱骂、威逼放弃修炼大法;每天逼她长时间坐小板凳,必须纹丝不动;强迫听看诬蔑法轮功的录像;强行逼写三书(揭批书、悔过书、保证书);不按恶警的要求写就要遭酷刑折磨。吸毒犯为了早一天减刑出狱,在狱警的示意下,拼命毒打、折磨她。

二零零三年,锡市警察及毛登牧场派出所一伙又闯到石家老家的面粉厂,强行绑架石岩魏,铐着手铐、脚镣劫持到五原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一进劳教所,石岩魏便遭恶警殴打,他的眼角被打裂三厘米长的口子,血流不止。

石岩魏的小妹石玉洁,从老家回来照顾父亲,派出所警察天天来骚扰她。二零零三年十二月的一天夜里,数九寒天,两个骑摩托车的警察闯入她家,强行绑架她。老父亲上前阻止,可怎么也阻止不了,说什么也没有用,又急又气,急得撞墙,恶警们根本无动于衷,在没有任何依据、事实根据的情况下,绑架了石玉洁。

石岩魏的父亲受到打击和惊吓,瘫在炕上动不了了,当时家中无人照顾。石玉洁抗议迫害,绝食八天后得以回家,回家看到父亲躺在炕上一动不动,才发现父亲的下肢肉已经溃烂,露出白花花的骨头,随即送医院治疗,没住多长时间,就没钱治疗了,只能回家,老父亲不长时间便凄惨去世。

在埋葬父亲的时候,毛登牧场派出所、政府,锡市国保去了一帮人,不顾石玉洁失去亲人的痛苦,又企图绑架她,致使石玉洁被迫流离失所。

为了绑架石玉洁,在锡林浩特市610操控下,二零零四年十月,呼市女子劳教所突然让郝桂花回家探亲,企图把石玉洁骗回来,可是石玉洁还没有见到母亲,就在住所被翻墙而入恶警强行绑架到洗脑班迫害二十天,之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开始610的恶徒欺骗郝桂花说,让她跟女儿住在一起,可是郝桂花到了劳教所却见不到女儿了。一天一吸毒犯告诉她,她女儿被酷刑“吊飞机”折磨的当场就晕了过去,险些丧命。郝桂花听后卧床三天起不来。郝桂花经受不住这重重打击,加之在劳教所被强制“转化”等种种迫害,停止了修炼法轮功,身体状况也越来越差。二零零五年,郝桂花被释放回家时,精神恍惚,理智不清,610主任给她五十元钱,要她每月到610汇报,找谁还在炼法轮功,进行“转化”。不久,郝桂花就有了病,浑身发黄、眼睛发黄。郝桂花修炼七、八年,没吃过一颗药,身体很好,放弃修炼后旧病又复发。二零零七年九月到医院做CT检查,确诊为肝癌晚期。由于疼痛难忍,当时身体瘦弱得皮包骨、眼睛塌陷在眼眶里,有时疼起来在床上直栽跟头。就这样警察以看望为名还去骚扰她。见到警察之后又惊又吓,从此吃不下饭,不长时间就去世了。

石岩魏结束两年非法劳教,出狱回家后,承受着家中一系列巨大变故和痛苦,仍然按照法轮功所教导的“真、善、忍”的准则修炼。他白天靠开“摩的”拉货,晚上在一个公司值夜班,因他勤劳、善良,总是为别人着想,从不多要顾客一分钱,在个人利益面前从不与人争,所以需要“摩的”的人都愿意用他。就这样,他凭着自身的努力,买了房子,成了家,有了儿子。

然而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日上午,石岩魏在开“摩的”干活时,再次被锡林浩特市国保大队恶警乌云哈斯、巴特、钟邵斌及街道主任刘海涛等人绑架。第二天,石岩魏的妻子到国保要人,被警察推出门外。

家属不断的去锡林浩特市公安局要人,警察除了恐吓,就是推诿。一个月后,石岩魏遭非法批捕,家属去锡林浩特市检察院要求出示法律依据,检察院故意推诿,并于二零一三年四月二日非法将石岩魏起诉到锡林浩特市法院。家人请了北京律师。

锡林浩特市法院四月二十二日非法开庭,石岩魏的律师的义正词严的无罪辩护,令公诉人哑口无言,法官宣布休庭。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三日,石岩魏的家属对锡林浩特市公安局进行行政诉讼,法院推诿,不给立案。锡林浩特法院非法判石岩魏四年,石岩魏向锡林郭勒盟中级法院当庭上诉。

锡林浩特市中级法院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八日下午三点开庭,当律师和家属到达法庭时,戒备森严,邪党调用了两个派出所的警力,进入法庭,要用身份证领取旁听证,所以临时赶来的亲戚和朋友都被挡在外面不让进。在法庭上,石岩魏昂首挺胸,声音洪亮证实大法。律师义正词严,要求公诉人拿出证据,公诉人拿不出任何证据。所以本案严重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石岩魏无罪,应当庭释放。最后,法官宣布休庭,择日宣判。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三十日,石岩魏的妻子去看守所(锡市)看他,看守所警察说已送监狱(锡市监狱),家属又赶到监狱,监狱警察让十二月月底看。到月底家属去看时,警察又说已转送呼和浩特市二监。

现在,石岩魏家中只剩没有工作的妻子和年幼的儿子,他们的生活顿失来源,家中房子还要按月还贷款,情况堪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6/9/一家人被迫害家破人亡-内蒙古石岩魏仍被关押-310637.html

2013-02-23: 一家人屡遭迫害 内蒙石岩魏再被绑架

内蒙古锡林浩特市法轮功学员石岩魏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日在开“摩的”时,被当地国保大队恶警乌云哈斯、巴特、钟邵斌及街道主任刘海涛等人绑架。第二天,石岩魏的妻子方海燕到国保找要人,被警察推出门外。至今石岩魏仍被非法拘留。

石岩魏一家人均修炼法轮功,十几年来,被邪党迫害得家破人亡。父亲在迫害中离世,母亲遭非法劳教,被洗脑放弃修炼,后旧病复发;妹妹更是被绑架、关押、非法劳教、被迫流离失所;石岩魏自己曾被非法劳教三年,他的妻子也曾被绑架。

石岩魏被绑架的事件引起许多当地民众的不解,他的亲朋好友也都在关注此事。石岩魏的家人已拟对参与迫害的锡市国保大队等责任人进行控告,并呼吁外界持续关注石岩魏被迫害事件,促使锡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立即释放石岩魏,并切实保护好受害人石岩魏的合法权益不受损害。

以下是石岩魏一家遭迫害经历:

石岩魏,男,四十二岁,他为人正直、勤劳、善良,是当地有口皆碑的好人。

石家是个五口之家,石岩魏上有父母,下有弟妹。他的母亲郝桂花曾多病缠身,石岩魏本人也有肺结核病,生活苦不堪言。后来他们全家人相继修炼了法轮功,按着法轮功“真善忍”标准做人,从此身体健康了,家庭变得祥和了,邻居羡慕地说:“你看老石家自从炼了法轮功后,家里祥和了,往日的争吵不见了。”

可是好景不长。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中共成立了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凌驾于法律之上的非法组织“610办公室”;七月二十日,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

二零零一年十月份的一天,锡盟“610办公室”操纵市公安局副局长石威带警察和毛登牧场副场长盖亚玲、司法所长米建华、派出所所长王建民、场长助理侯冬梅、二虎、阿斯、三黑子以及派出所警察阿古拉,把郝桂花、石岩巍和小妹石玉洁强行绑架并抄了家,家中三千元现金及物品被掠走。在整个过程中,警察没有出示任何证件与搜查证,直到三个多月后才放人。期间国保大队副队长巴特、派出所警察阿古拉给家人打电话,要勒索每人一万元才放人,家里人没答应,又降至每人六千元钱。回来后,毛登牧场、派出所警察还经常来骚扰,一家人没办法,只好把羊卖了回老家。

一家人回老家后,开了一个面粉厂,生意做得很好。石岩巍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他做的面粉不掺假,不缺斤少两,乡亲们都愿意来买,生意非常好。

二零零二年七月份,锡市警察及毛登牧场派出所恶警阿古拉一伙,跑到石家老家,再次绑架了石岩巍的母亲郝桂花,将她劫持到呼和浩特市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郝桂花在劳教所受尽非人的折磨,一进去首先遭到侮辱性搜身,连乳罩裤头都被脱掉;然后关入库房,不让上厕所,不让睡觉,恶警辱骂、威逼放弃修炼大法;每天逼她长时间坐小板凳,必须纹丝不动;强迫听看诬蔑法轮功的录像;强行逼写三书(揭批书、悔过书、保证书);不按恶警的要求写就要遭酷刑折磨。吸毒犯为了早一天减刑出狱,在狱警的示意下,拼命毒打、折磨她。

二零零三年,锡市警察及毛登牧场派出所阿古拉一伙又闯到石家老家的面粉厂,强行绑架石岩巍,铐着手铐、脚镣劫持到五原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一进劳教所,石岩巍便遭恶警殴打,他的眼角被打裂三厘米长的口子,血流不止。

石岩巍的小妹石玉洁,从老家回来照顾父亲,派出所警察天天来骚扰她。二零零三年十二月的一天夜里,数九寒天,两个骑摩托车的警察闯入她家,强行绑架她。老父亲上前阻止,可怎么也阻止不了,说什么也没有用,又急又气,急得撞墙,恶警们根本无动于衷,在没有任何依据、事实根据的情况下,绑架了石玉洁。

石岩巍的父亲受到恐吓和惊吓,瘫在炕上动不了了,当时家中无人照顾。石玉洁抗议迫害,绝食八天后得以回家,回家看到父亲躺在炕上一动不动,才发现父亲的下肢肉已经溃烂,露出白花花的骨头,随即送医院治疗,没住多长时间,就没钱治疗了,只能回家,老父亲不长时间便凄惨去世。

在埋葬父亲的时候,毛登牧场派出所、政府,锡市国保去了一帮人,不顾石玉洁失去亲人的痛苦,又企图绑架她,致使石玉洁被迫流离失所。

为了绑架石玉洁,在锡林浩特市610操控下,2004年10月,呼市女子劳教所突然让郝桂花回家探亲,企图把石玉洁骗回来,可是石玉洁还没有见到母亲,就在住所被翻墙而入恶警强行绑架到洗脑班迫害二十天,之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开始610的恶徒欺骗郝桂花说,让她跟在女儿住一起,可是郝桂花到了劳教所却见不到女儿了。一天一吸毒犯告诉她,她女儿被酷刑“吊飞机”折磨的当场就晕了过去,险些丧命。郝桂花听后卧床三天起不来。郝桂花经受不住这重重打击,加之在劳教所被强制“转化”等种种迫害,放弃了修炼法轮功,身体状况也越来越差。二零零五年,郝桂花被释放回家时,精神恍惚,理智不清,610主任杨玉荣给她五十元钱,要她每月到610汇报,找谁还在炼法轮功,进行“转化”。不久,郝桂花就有了病,浑身发黄、眼睛发黄。二零零七年九月到医院做CT检查,确诊为肝癌。郝桂花修炼七、八年,没吃过一颗药,身体很好,放弃修炼后旧病又复发。2007年9月到医院做CT检查,确诊为肝癌晚期。由于疼痛难忍,当时身体瘦弱得皮包骨、眼睛塌陷在眼眶里,有时疼起来在床上直栽跟头。就这样警察米建华、王建民、阿古拉以看望为名还去骚扰她。

石岩魏结束两年非法劳教,出狱回家后,承受着家中一系列巨大变故和痛苦,仍然按照法轮功所教导的“真、善、忍”的准则修炼。他白天靠开“摩的”拉货,晚上在一个公司值夜班,因他勤劳、善良,总是为别人着想,从不多要顾客一分钱,在个人利益面前从不与人争,所以需要“摩的”的人都愿意用他。就这样,他凭着自身的努力,买了房子,成了家,有了儿子。

然而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日上午,石岩魏在开“摩的”干活时,又被锡林浩特市国保大队乌云哈斯、钟少斌等人绑架且非法刑事拘留。

现在,石岩魏家中只剩没有工作的妻子和年幼的儿子,他们的生活顿失来源,家中房子还要按月还贷款,情况堪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2/23/一家人屡遭迫害-内蒙石岩魏再被绑架-270312.html

锡林郭勒盟(锡林浩特市)联系资料(区号: 479)

2020-09-27:
电话信息如下(注:个别信息可能有变动):

正蓝旗公安局:
王昭龙 国保大队教导员 15048974222
那松布和 国保大队队长  13754192011
朝鲁盟 国保警察 0479-4221257
那部巴图 国保警察 4221257
丁景杰 警察 13947906528(参与骚扰)
马进军 警察 13614799328(参与骚扰)

萨其仁贵 政府副旗长、公安局局长  13947909998
李广军 政委  13904795933
特木尔 副局长  13947395970
刘才 纪检书记  13847903238
韩瑞金 副局长  15047171970
刘宇明 副局长  13947963328
贾根明 副政委  13847912521

巴布 政工主任  15048959978
梁永刚 法制大队长  13514791789
郝明祥 办公室主任  13664793288
办公室  04794221266
那顺朝克图 督察大队长  13847917708
哈丰嘎 督察大队教导员  13847917899
徐世勇 指挥中心主任  13947960707
孙庆华 情报大队大队长  13848494806
马继琴 情报大队教导员  13514790565
张云鹏 经侦大队大队长  13947972066
孙全龙 经侦大队教导员  13754191858
刘立忠 信通大队大队长  15148685266
苏宁巴雅尔 信通大队教导员  13947996488
阿斯尔 网监大队大队长  13484790551
王凤山 文保大队大队长  15847923888
斯琴毕为格 文保大队教导员  15183794444
兰春雷 交警大队大队长  13848493488
青格勒 交警大队教导员  13904793899
刘巨波 图侦大队大队长  13947914599
斯琴 图侦大队教导员  13947907698
斯琴毕力格 刑警大队大队长  13674797278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10-15, 5:23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