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0-22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四川 >> 攀枝花市 >> 燕洪, 女, 34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四川省攀枝花市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13-02-20
家庭成员: 儿女: 燕洪
夫妻/父母: 燕宝萍(燕宝平,宴宝萍)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07-17: 花季年龄遭劳教 攀枝花市女青年控告元凶

四川省攀枝花市燕洪女士,二零零零年时还是个十八岁的高中生,却被非法劳教一年。她唯一的亲人,母亲燕宝萍,则两度被非法关押在资中楠木寺劳教所遭受酷刑折磨。小小年纪的燕洪在法轮功学员和亲人们的关照下,才走过那段孤独和充满压力的岁月。

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七日,三十三岁的燕洪以她被迫害事实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下面是燕洪女士的陈述。

修炼法轮大法 祥和又温馨

一九九六年初,我开始修炼大法。那时,我十四岁。妈妈是炼功点上的义务辅导员。每到星期六、日,我就和妈妈在炼功点上炼功。法轮功教人按真、善、忍做人,真是一片净土,按真善忍做,真诚、善良、祥和又温馨。

未满十八岁被骚扰、洗脑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政治集团迫害法轮功后,我和母亲遭受了种种迫害,曾经同时被非法劳教,关押在同一个劳教所。二零零零年五月,我正在学校上课,我妈妈单位里的人和警察闯进我正在上课教室,问我妈妈到哪里去了?下课,又在学校大院里围攻我,这时,他们接到攀枝花驻京办来的电话,叫他们去接我妈妈,才算罢休。

之后,我经常被学校领导、居委会骚扰,后来毕业证都没拿到,就离开了学校。

二零零零年七月,我到北京上访,在天门广场拉起了写有“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横幅被警察抢走,拦截上车时,看到警察正在推搡一个老年法轮功学员,我就严肃的正视他,那警察就打了我两拳。

随后,我被非法关押到天安门附近的派出所。之后,就被在驻京办攀枝花警察遣返到攀枝花,关押进拘留所。因未满十八岁,当天下午释放。

二零零零年七月,我和十多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炳草岗公园洗脑班,灌输邪恶谎言,不叫看书,不叫上访,强制叫签“不炼功保证”,最后人都走完了,七、八个警察围攻我一个人。

妈妈被非法劳教 高中生独自生活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一位法轮功学员在讲真相中,被警察跟踪绑架,我母亲受到牵连,遭绑架、抄家,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那时,正在读高中的我和母亲俩个人在一起生活,每天中午和下晚自习,坐通勤车回家,母亲在家做好饭等我,照顾、关心和爱护着我。

可母亲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一个月,刚回到家十天时间,又被非法劳教一年半,攀钢公安分局伙同单位保卫科的人又要押送母亲到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迫害,母亲被警察押走了。

我把门关上后,无声地哭得满脸是泪。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做更好的人,他们(恶警们)把母亲押送到劳教所,却造谣说法轮功学员不管子女不顾家庭,还停止了母亲的工作,使正在上学的我没有了经济来源。我这个年龄正需要母亲呵护的时候,不顾我个人年幼的处境,这伙人硬把母女拆散。

二零零一年,我到四川资中楠木寺劳教所看母亲。母亲遭到一帮邪悟者的围攻,一段时间被罚站十五~十八个小时,每天站的腿全是肿的。人最基本的生活权利都受到了限制、甚至剥夺,不准洗漱,在恶劣的环境中,母亲的全身长满了疥疮,腿、脚都是肿的,整夜整夜都不能睡觉,不让炼功。后强制抬到医院,经历难以想象的痛苦折磨。母亲消瘦了很多。

再遭绑架、戴黑头套

二零零二年七月,母亲正念走出劳教所。我又和母亲一起学法炼功。我和母亲相聚仅仅短暂的两个月,又同时被绑架。

二零零二年九月的一个晚上,七点多钟,我和母亲到一法轮功学员那里(一小时的时间),正在和法轮功学员一起学法。一群警察闯进屋里,有的拿手铐、脚铐、铁棒、木棍、警绳,凶恶的又吼又叫,绑架了那里所有的法轮功学员,强行带到仁和区公安分局院内,面壁站着或蹲着。

有一男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进来,一直喊着“法轮大法好”,警察对他拳打脚踢,还拿袜子塞进嘴里,母亲连续喊“法轮大法好”,被一警察用装矿泉水的瓶子连续打在背上,这时一警察过来说:不要再打了,审讯之后,就被强押到弯腰树看守所。

在强制关进看守所时,看守所的岗警看不打报告,就对男法轮功学员一阵拳打脚踢、暴打,进到看守所院里,警察邱天明、张柏林失去理智的暴打男法轮功学员,警察将双手背铐的男法轮功学员打翻在地,用穿着皮鞋的脚使劲踩在一位男法轮功学员的半边脸上,脸压在地上的小碎石渣滓上。不准女法轮功学员说话,一位年纪大的女法轮功学员喊他们不准打人,警察张柏林挥动着手臂,不停的在她脸上左右打耳光。母亲喊他们不准打人,警察张柏林在母亲脸上左右打耳光,母亲的口腔被打肿出血。法轮功学员岑梅喊他们不准打人,邱天明将她的手使劲扭伤。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在看守所,我和法轮功学员们都绝食三天,之后被强行灌食。我和年龄大我两岁的法轮功学员被警察强行同时“外提”。一上车,就给我俩戴上黑头套,押到一个不知名的地方,审讯威胁我俩,然后叫那位法轮功学员去看她的丈夫。这位法轮功学员回来说,她的丈夫很坚强,被刑讯逼供,电棒电的糊肉味都闻到了,依然对大法是那样的坚信和坚定。伪善警察诱惑、欺骗的问我俩一些事,我俩什么也不知道,所以他们就问不出来。

在弯腰树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一个月,我被非法劳教一年;母亲再次被非法劳教两年,我和母亲同在资中楠木寺劳教所(我在九中队,母亲在七中队)遭受迫害。

在资中楠木寺劳教所母女同遭迫害

二零零二年九月,我被非法劳教一年,押送到四川资中楠木寺劳教所。

劳教所真是人间地狱,那里打骂法轮功学员,不让睡觉,不让吃饭,不让上厕所,羞辱、残酷的折磨正念正行的法轮功学员,人生存的基本条件都给剥夺了,在高压下强制“转化”。

我经常看到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被长期罚站,长期罚坐,关小间,有的关在三楼一间屋,吃喝拉撒都在里面,有的被拖下楼,听到打骂声和惨叫声。每个法轮功学员,都被安排有几名刑事犯看着,叫“包夹”,洗脸、吃饭、刷碗、上厕所、劳动都有“包夹”看着,坐板,吃饭排队,睡觉都有刑事犯间隔、看着,法轮功学员之间不许说话。队里都是毒打声、喊叫声、叫骂声,狱警唆使犯人赤膊上阵,大打出手。由队长狱警组成的打手亲自上阵,用尽各种残忍的手段和刑具,对坚决不屈服的法轮功学员,进行虐待、体罚,长期坐在小板凳上,早二点到晚十二点,臀部冒脓,门风冻,凉水浇身上,坐得十分痛苦,有的还整夜被罚站。

二零零三年九月,一年劳教期满释放,他们安排我在七中队长张小芳的办公室见了母亲一面:往日在大法中修炼的母亲有健康的身体、白里透红的皮肤、清秀的轮廓、祥和面带微笑的面容、在大法中净化的心灵后显得很年轻,这些昔日的风采都被迫害的荡然无存。母亲的头发被剪的参差不齐,身体瘦的皮包骨头,脸肿的象个发面馒头,穿着不合体的外短里长单薄的衣服;不让洗澡、洗衣服、洗脸刷牙、还有睡眠不足的面容,母亲被迫害得面目皆非。

这时,队长张小芳叫一个犯人端来一大碗稀粥,还拿着一个大馒头,叫母亲吃,母亲说吃不完,张小芳在门外大声向全队的人说:大家都看到了,我们可没有虐待她,不叫她吃饭,是她自己不吃。当时,我还纳闷,母亲您为什么不吃饭?后来母亲告诉我,不让上厕所,想少吃点都不行,吃不完,就一点都不准吃。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五脏六腑都衰竭了,大便解不出、小便失禁,母亲当时在医院里检查出高血压、冠心病。让人看不见、看不透无形的阴险酷刑折磨,唯有能看到母亲那炯炯的目光闪烁着大法的真理之光,能看到母亲对大法坚如磐石的心。

亲人和法轮功学员无私帮助 亲人得福报

二零零三年九月,我出劳教所后,法轮功学员们伸出了援助之手,三个月之后,我工作稳定,才回到了自己家。

母亲被迫害后,这时姥爷、姥姥、大舅、二舅、小姨都伸出了援助之手,但是,我离亲人住的地方较远,特别是小姨给了我无微不至的关心,小姨还得福报了。

不知什么时候,小姨得了胆结石不能吃油腻的东西,不能吃这不能吃那,疼起来,身上都出一身汗,小姨准备做手术。小姨给了我无私的帮助后,到医院一检查,医生说正常。小姨把她的情况讲给医生听,医生说:你再做一次检查吧,结果检查出来还是正常。医生说:太少见了,一万个人中也许能有一、二个吧,太少见。小姨从此身体正常了。

法轮功教人按真善忍做,中共邪党是假恶斗,“天安门自焚”伪案就是中共政府栽赃、诬陷法轮功。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十七年,践踏法律、人权、人性,使我们母女分离,在我成长的过程中,心灵受到了深深的伤害。江泽民的信口雌黄,犯下的罪恶,也使世人深受其害,请最高检察院依法起诉江泽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7/17/花季年龄遭劳教-攀枝花市女青年控告元凶-331213.html

2013-02-23: 四川攀枝花法轮功学员燕宝萍遭迫害事实

四川省攀枝花市法轮功学员燕宝萍,因坚持信仰法轮大法,多次遭中共绑架、抄家、勒索,被开除工作;她曾两次被非法劳教,在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遭受到非人折磨。在迫害中,她的家人也惨遭不幸,女儿被迫退学,父母在悲愤中相继去世。
燕宝萍,女,一九五九年生,原攀钢机电学院校办会计。燕宝萍曾身患多种疾病:头晕、头疼、两手关节疼痛麻木,疼起来晚上睡不着觉,手拿东西稍微时间一长就麻木的没知觉,两小腿经常疼痛难忍,还有痔疮苦不堪言;后来又被检查出来肝炎、心律不齐。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起,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利用手中的权力开始了迫害,运用了所有的宣传工具编造谎言、诬陷、栽赃法轮功。燕宝萍作为一名亲身受益者,一九九九年九月和几位法轮功学员一同进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在信访办遭一群警察围攻。

江氏集团搞株连,把迫害法轮功和单位的职工奖金挂钩,燕宝萍为了不影响单位职工的奖金,第二次进京之前,写了辞职报告交上去了,告诉领导们,她炼法轮功后,身上所有疾病都神奇的好了,她按“真善忍”做人,工作上任劳任怨,并主动到别人不愿去的艰苦地方工作,每月按时做报表上报。修炼法轮大法,于国于民都是好事情。

二零零零年五月,燕宝萍和几位同修再次踏上了去北京的火车,在天安门广场被警察绑架到天安门附近的前门派出所,遭到非法审讯。她们很快被攀枝花驻京办事处带走,遣送回攀枝花,非法关押到攀枝花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四十天后释放,强迫签字,她拒签。

燕宝萍回家后,单位怕她去北京,叫她去上班,说不准法轮功学员辞职、下岗。

遭非法劳教

二零零一年十月底,燕宝萍等六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攀枝花市看守所,然后又都分别被外提到盐边县看守所刑讯逼供。其中黄世荣被冤判了八年,当时二十多岁的袁玉贤被非法劳教二年,她遭刑讯逼供三天三夜,被打的遍体鳞伤,遭双手吊铐,双脚铐在凳子背上,脸、前身朝下,恶警坐在她悬空的背上。毛林芳被非法判了九年,在监狱遭受了残酷折磨。吴汉萍被非法劳教两年。燕宝萍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在楠木寺劳教所,燕宝萍分别被非法关押过五中队、七中队、八中队、九中队,她遭到残酷迫害包括罚站、罚坐、不许动、不许说话,不准洗漱,不准洗澡,被强行洗脑及各种酷刑折磨。

由于环境的恶劣,燕宝萍等法轮功学员身上还长大片大片的疥疮,坐着裤子粘着皮肤揭都揭不下来,躺下翻身都很困难。

法轮功学员张凤清、张士清、詹敏在所谓揭批会上抵制邪恶谤佛谤法,站起来抱轮,恶警队长曹某用电棒电击詹敏,将她的左半边脸电至黑焦糊,詹敏绝食抵制迫害,遭恶警残忍灌食,惨叫声在坝子的人都能听见。

法轮功学员张士清被恶警电棒击、吊铐、关小间。她在恶劣的环境中,身上曾长过疥疮,九中队的包夹就给她身上涂满了药膏,她就把涂的药膏擦干净,包夹发现了,强行把她的衣服剥光,身上一丝不挂,四、五个包夹强制又拖又抬的把她弄到一楼走廊羞辱,当时恶警队长曹某就在对面坝子上看着。

还有成都法轮功学员李智,抵制军训走正步,被罚站不叫睡觉,她抵制邪恶迫害,遭到卡脖子差点断气,那几天她脖子上手指卡的紫色手指印还清晰可见。法轮功学员毛坤曾被迫害的昏迷不醒。

再被劫持到楠木寺劳教所

二零零二年九月的一个晚上七点多钟,燕宝萍和女儿在同修家遭恶警绑架。警察有的拿手铐、脚镣、铁棒、木棍、警绳凶恶的又吼又叫象土匪一样的闯进屋里,绑架了那里所有的同修法轮功学员,劫持到仁和区公安分局院内。燕宝萍连续喊法轮大法好,被一恶警用装矿泉水的瓶子连续打在背上。之后他们被强押到弯腰树看守所,在强制押进看守所时,看守所的岗警看不打报告就对男法轮功学员一阵拳打脚踢、暴打,进到看守所院里恶警邱天明、张柏林失去理智没有人性的暴打男法轮功学员,恶警将双手背铐的男法轮功学员打翻在地,用穿着皮鞋的脚使劲踩在一位男法轮功学员的半边脸上,脸压在地上的小碎石渣上;不准女法轮功学员说话,一位年纪大的女法轮功学员喊他们不准打人,恶警张柏林挥动着手臂不停的在她脸上左右打耳光,燕宝萍喊:不准打人,恶警张柏林挥动着手臂不停的在她脸上左右打耳光,口腔打肿出血。法轮功学员岑梅喊不准打人,恶警邱天明将她的手使劲扭伤。

在弯腰树看守所,燕宝萍和同修都绝食三天,被强行野蛮灌食,灌的很多很咸的玉米面,没有了知觉,难受的躺在水泥地上,都要昏过去了。一个月后,燕宝萍再次被非法两年劳教,她和女儿都被劫持到资中楠木寺劳教所,女儿被非法关押在中队,她被非法关押在七中队迫害。

四川资中楠木寺劳教所恶警残酷折磨正念正行的法轮功学员,长期罚站、罚坐、关小间,有的被关在二、三楼一间屋,吃喝拉撒都在里面,每个法轮功学员都被一名刑事犯“包夹”监控,法轮功学员之间不许说话;由队长管教组成的打手亲自上阵,用尽各种残忍的手段和刑具,迫害坚定不屈服的法轮功学员,打骂声不绝于耳。恶警还唆使犯人赤膊上阵,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冬天寒风冻,凉水浇身、逼长期坐小板凳,从早五点到夜里三点,臀部溃烂,十分痛苦。燕宝萍被罚站三天三夜不准睡觉,被迫害的停经九个月。

二零零三年九月至十一月,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七中队就如魔窟一般,恶警和普犯随心所欲地折磨着法轮功学员,暴力“转化”,整夜不让法轮功学员睡觉,有的灌水喝不让上厕所,还被罚蹲军姿,有的三天不许喝水,关小间的门下面都被踢坏了,夜里的惨叫声,恶人的吼叫声,不断地在翻着花样折磨法轮功学员。

这期间,法轮功学员朱银芳被迫害致死,韩杰、高燕被迫害的精神恍惚。燕宝萍为抗议迫害,以头撞墙,一度被送医抢救。(编者注:法轮大法严禁自杀、自残。法轮功学员应牢记自己是超常的修炼者,必须要珍惜生命,避免效仿常人的思想行为。)直到二零零四年九月,燕宝萍才出狱回家。

迫害中,女儿被迫退学 父母相继去世

燕宝萍的父亲、母亲眼看到女儿多次遭绑架、受迫害,精神与身心都无法承受着巨大恐惧与痛苦,先后于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零零七年六月相继去世。

燕宝萍的女儿燕洪,因修炼法轮功,曾被绑架、非法拘留,关洗脑班迫害,经常遭警察及学校、居委会骚扰,经济上被迫害的没有来源,她没毕业就被迫离开学校;后她被非法劳教一年,身心备受伤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2/23/四川攀枝花法轮功学员燕宝萍遭迫害事实-270314.html

2013-02-19: 四川攀枝花市燕宝萍、燕洪母女遭受的迫害

四川攀枝花市马家田职教中心职工燕宝萍,与女儿燕洪(1982年生),在攀钢机电学院家属区住,一九九六年初开始修炼大法。那时妈妈燕宝萍是炼功点上的义务辅导员;燕洪14岁,星期六、日就和妈妈在炼功点上炼功。法轮功教人按真、善、忍做人,真是一片净土,按真善忍做,真诚、善良、祥和又温馨。 在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后,燕宝萍、燕洪母女遭受了种种迫害,曾经同时被非法劳教,关押在同一个劳教所。二零零零年五月,燕洪正在学校上课,她妈妈燕宝萍单位里的人和警察闯進她正在上课教室,问她妈妈到哪?去了,下课又在学校大院里围攻她,这时他们接到攀枝花驻京办来的电话,叫他们去接她妈妈,才算罢休。之后燕洪经常被学校领导、居委会骚扰,后来毕业证都没拿到就离开了学校。

到北京讲真相遭迫害

二零零零年七月,燕洪到北京上访,在天门广场拉起了法轮大法好横幅,横幅被恶警抢走,拦截上车时,看到警察正在推搡一个老年法轮功学员,就严肃的正视他,那警察就打了她两拳。

随后,燕洪被关押到天安门附近的派出所。之后就被在驻京办攀枝花警察遣返到攀枝花,关押進拘留所。因未满18岁,当天下午释放。

二零零零年七月,她和十多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炳草岗公园洗脑班,灌输邪恶谎言,不叫看书,不叫上访,强制叫签不炼功保证,最后人都走完了,七、八个警察围攻她一个人。

妈妈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同修在讲真相中被恶人跟踪绑架,母亲燕宝萍受到牵连遭绑架、抄家,被非法劳教一年半。正在读高中她和母亲俩个人在一起生活,每天中午和下晚自习坐通勤车回家,母亲在家做好饭等她,照顾、关心和爱护著她。母亲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一个月,刚回到家10天时间,攀钢公安分局伙同单位保卫科的又要押送母亲到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母亲被恶警押走了,她把门关上后,无声哭得满脸是泪。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做更好的人,为甚么要把母亲押送到劳教所,却造谣说不管子女不顾家庭,还停止了母亲的工作,使正在上学的她没有了经济来源。她这个年龄正需要母亲呵护的时候,不顾她个人年幼的处境,硬把母女拆散。 二零零一年,她到四川资中楠木寺劳教所看母亲。母亲燕宝萍遭到一帮邪悟者的围攻,一段时间被罚站15、18个小时,每天站的腿全是肿的。人最基本的生活权利都受到了限制、甚至剥夺,不准洗漱,在恶劣的环境中母亲的全身长满了疥疮,腿、脚都是肿的,整夜整夜都不能睡觉,不让炼功,强制抬到医院,经历难以想像的痛苦的折磨。母亲消瘦了很多。

被绑架、戴黑头套

二零零二年七月,母亲燕宝萍正念走出劳教所。她这个“遊子”又和母亲一起学法炼功。她和母亲相聚仅仅短暂的两个月,又被同时绑架。

二零零二年九月的一个晚上,7点多钟,她和母亲到同修那?(1小时的时间),正在和同修一起学法。一群土匪一样的警察闯進屋里,有的拿手铐、脚铐、铁棒、木棍、警绳凶恶的又吼,绑架了那?所有的法轮功学员,强行带到仁和区公安分局院内面壁站著、蹲著。有一男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進来一直喊著『法轮大法好’,恶警对他拳打脚踢,还拿袜子塞進嘴里,母亲燕宝萍连续喊『法轮大法好’,被一恶警用装矿泉水的瓶子连续打在背上,这时一警察过来叫恶警不要再打了;然后又审讯之后就被强押到弯腰树看守所。

在强制关進看守所时,看守所的岗警看不打报告就对男法轮功学员一阵拳打脚踢、暴打,進到看守所院里恶警邱天明、张柏林失去理智没有人性的暴打男法轮功学员,恶警将双手背铐的男法轮功学员打翻在地,用穿著皮鞋的脚使劲踩在一位男法轮功学员的半边脸上,脸压在地上的小碎石渣滓上;不准女法轮功学员说话,一位年纪大的女法轮功学员喊他们不准打人,恶警张柏林挥动著手臂不停的在她脸上左右打耳光,母亲燕宝萍喊他们不准打人,恶警张柏林在她脸上左右打耳光,口腔打肿出血。法轮功学员岑梅喊他们不准打人,邱天明将她的手使劲扭伤。

在看守所,燕洪和同修都绝食三天,之后被强行灌食。 她和大她两岁的同修被恶警强行同时外提,一上车就给她俩戴上黑头套,押到一个不知名的地方,审讯威胁她们,然后叫那位同修去看她的丈夫,同修回来说她的丈夫同修很坚强,被刑讯逼供电棒电的糊肉味都闻到了,依然对大法是那样的坚信和坚定。伪善警察诱惑、欺骗的问她俩一些事,她俩甚么也不知道,所以他们就问不出来。

在弯腰树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一个月,燕洪被冤判了一年劳教;母亲再次被诬判了两年劳教,她和母亲同在资中楠木寺劳教所(她在9中队,母亲在7中队)遭受迫害。

母女同时被劳教迫害

二零零二年九月,燕洪被非法劳教一年,押送到四川资中楠木寺劳教所,遭受迫害。劳教所真是人间地狱,那?打骂法轮功学员,不让睡觉,不让吃饭,不让上厕所,羞辱、残酷的折磨正念正行的法轮功学员,人生存的基本条件都给剥夺了,在高压下强制“转化”。经常看到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被长期罚站,长期罚坐,关小间,有的关在三楼一间屋吃喝拉撒都在里面,有的被拖下楼听到打骂声和惨叫声。每个法轮功学员,都被安排有一名刑事犯看著,叫“包夹”,洗脸、吃饭、刷碗、上厕所、劳动都有“包夹”看著,坐板,吃饭排队,睡觉都有刑事犯间隔、看著,法轮功学员之间不许说话。队里都是毒打声、喊叫声、叫骂声,狱警唆使犯人赤膊上阵,大打出手。由队长管教组成的打手亲自上阵,用尽各种残忍的手段和刑具,对坚决不屈服的法轮功学员,進行虐待、体罚,长期坐在小板凳上,早2点到晚12点,臀部冒脓,门风冻,凉水浇身上,坐得十分痛苦,有的还整夜被罚站。

二零零三年九月,一年劳教期满释放,他们安排燕洪在7中队长张小芳的办公室见了她母亲燕宝萍一面:往日在大法中修炼的精神面貌、健康的身体、白里透红的皮肤、清秀的轮廓、祥和面带微笑的面容、在大法中净化的心灵显得很年轻的母亲,昔日的风采都被迫害的荡然无存。母亲燕宝萍的头发剪的像被狗啃的一样,身体瘦的皮包骨头,脸肿的像个发面馒头,穿著不合体的外短里长单薄的衣服;不让洗澡、洗衣服、洗脸刷牙、还有睡眠不足的面容,燕宝萍被迫害得面目皆非。这时队长张小芳叫一个犯人端来一大碗稀粥还拿著一个大馒头,叫母亲吃,母亲说吃不完,张小芳在门外大声向全队的人说:大家都看到了,我们可没有虐待她,不叫她吃饭,是她自己不吃。当时燕洪还纳闷,母亲您为甚么不吃饭?后来母亲告诉她,不让上厕所,想少吃点都不行,吃不完就一点都不准吃。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五脏六腑都衰竭了,大便解不出、小便失禁,母亲当时在医院里检查出高血压、冠心病。让人看不见、看不透无形的阴险酷刑折磨。唯有能看到母亲那炯炯的目光闪烁著大法的真理之光,能看到母亲对大法坚如磐石的心。

二零零三年九月燕洪出劳教所后,同修们伸出了援助之手,三个月之后燕洪工作稳定才回到了自己家。母亲被迫害后,这时姥爷、姥姥、二舅、大舅、小姨都伸出了援助之手,但是,燕洪离亲人住的地方较远,特别是小姨给了燕洪无微不至的关心,小姨还得福报了。不知甚么时候小姨得了胆结石不能吃油腻的东西,不能吃这不能吃那,疼起来身上都出一身汗,小姨准备做手术,到医院一检查,医生说正常,小姨把她的情况讲给医生听,医生说:你再做一次检查吧,结果检查出来还是正常,医生说:太少见了,一万个人中也许能有一、二个吧,太少见。小姨从此正常了。

法轮功教人按真善忍做,中共邪党是假恶斗,天安门自焚伪案就是中共政府栽赃、诬陷法轮功。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十三年,践踏法律、人权、人性,使她们母女分离,在她成长的过程中心灵受到了深深的伤害。

愿所有善良的人明白真相,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选择美好的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2/19/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3年2月19日发表)-270125.html

攀枝花市联系资料(区号: 812)

2019-09-28: 攀枝花市弄弄坪派出所:
电话:8123315555、8123318678
所长杨绍辉13908141227
黄明坤13037731705

东区公安分局:
电话:8122222232
副局长熊中伟13882383669
副局长江雪艳13882394567
巡警大队大队长刘刚13882365466
治安大队大队长李德钢13980344336
网路安保和情资大队大队长涂航13458111616
国保大队大队长石磊8122226390、13808142910
国保大队教导员王希斌8122233456、15984575386
攀枝花市看守所:8122512589

2018-04-12: 攀枝花市公安局国保支队警察:
所在科室 职 务 姓 名 V网小号 手机号码
国保支队支队长 贺建川 611001 13808149648
国保支队副支队长 蒋州银 13808143622
610办 副主任 刘华云 611005 13808142956
安宝成 611002 13808140999
610办 张柏林 611004 13808147396
610办 罗勇智 611019 13982376062
610办 郑 渊 18908141108
610办 袁 斌 13320710882
综合大队大队长 熊中伟 611999 13882383669
综合大队 廖红兵 13808142225
综合大队 邹 红 13980351499
综合大队 郭 祥 18982348566
一大队 教导员 孙支文 611011 13882315396
一大队 张崇贵 611012 13882311200
二大队 大队长 段 青 611222 13508232266
二大队 张 璞 611333 13982358383
机动大队大队长 陈 岗 611022 13882393948
机动大队副大队长 邹勇军 611015 13982366998
机动大队副大队长 曹 鹏 611016 13982368025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