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20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吉林 >> 吉林市 >> 王海田(包文菊,小包), 男, 45

王海田(包文菊,小包)
王海田
个人情况: 吉林市一家熟食店老板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吉林市(蒙古族人)
个人近况: 2014年2月2日 迫害致死 (2012-12-24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12-12-24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735
家庭成员: 亲戚: 王海田(包文菊,小包) 敖翠翠(包文菊外甥女)

王海田遗照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04-28: 王海田被迫害致死 亲属控告元凶江泽民

吉林省吉林市法轮功学员王海田是蒙古族人,曾用名包文菊,于一九九四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流氓集团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后,王海田曾被当地“610”人员、警察非法拘留三次、关洗脑班二次、妻子被逼迫与他离婚,王海田流离失所到吉林市后在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回内蒙古敖汉旗安装新唐人电视被绑架,在看守所非法关押四十九天,后取保候审。

二零一三年十月十八日王海田被警察野蛮绑架,遭受酷刑折磨。非法关押看守所二十六天,洗脑班十八天。从吉林市沙河子洗脑班回家后,身体出现异常现象,于二零一四年二月二日(大年初三)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五岁。

王海田去世后第三天,整个嘴呈黑紫色,整个脸部是青色的,火化后骨灰内有一些米粒大小的黑色颗粒。他的家人根据王海田生前讲述警察残害他的手段,强烈质疑在洗脑班他被注射了有毒药物。

王海田的三姨李净赟女士于二零一六年三月向最高检察院投寄了《刑事诉讼状》,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强烈要求将江泽民绳之以法,为冤死的外甥讨还公道,同时要求给予经济补偿。

王海田的三姨李净赟女士在控告书中叙述说:

王海田(曾用名包文菊)于一九九四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有幸参加师尊在哈尔滨讲法学习班。一九九八年七月二十六日在吉林省长春市聆听了师尊《长春辅导员讲法》。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流氓集团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后,王海田两次去北京证实法,为法轮大法说公道话,因坚持修炼法轮功,曾被当地“610”人员、警察非法拘留三次、关洗脑班两次、妻子被逼迫与其离婚,为躲避抓捕,王海田流离失所到吉林市,使用的姓名:包文菊

王海田包文菊)懂水暖技术,而且技术还很过硬,他就靠打工维持生活,王海田干工作任劳任怨,不怕吃苦,助人为乐,他打工的单位老板非常满意,称人品好。谁家的水暖设备损坏只要和他说一声,或者他看到了便主动帮助维修。

二零零九年王海田同外甥女敖翠翠在吉林市船营区北极美食街内开一家“武汉鸭脖王”熟食店。王海田自制牛肉干,鸭货是从总店进的,爷俩经商讲诚信、重道德。经营的食品中没有任何添加剂、防腐剂。顾客买的可心,吃着放心。所有食用过的顾客都说好,因此也都成了回头客,所以经营收入好。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一日,王海田回内蒙古敖汉旗安装新唐人电视(大锅)被绑架,非法关押看守所四十九天,而后取保候审。于二零一三年二月九日晚八点多(农历大年三十)回到家中。

二零一三年十月十八日上午在租住的自家门前被蹲坑的警察野蛮绑架,遭受酷刑折磨。非法关押看守所二十六天,洗脑班十八天。第四十四天从沙河子洗脑班回家后,身体出现异常现象,于二零一四年二月二日(大年初三)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五岁。

王海田去世后第三天,整个嘴呈黑紫色,整个脸部是青色的,火化后骨灰内有一些米粒大小的黑色颗粒。他的家人根据王海田生前讲述警察残害他的手段,强烈质疑在洗脑班他被注射了有毒药物。

以下是包文菊在生前自述二零一三年十月十八日被绑架后遭迫害经过。

二零一三年十月十八日上午八点多,我在自家门外正要准备推电瓶车,车梯子还没等立起来,来了两辆轿车,一辆黑色、一辆银灰色,两辆车都没有牌照,下来几个男的说是吉林市公安局的,没等我说话,他们也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就强行给我戴上手铐,塞到车里,然后又给我套上黑头套,把我拉到吉林市船营区致和派出所。他们把我的双手反铐在背后,强行让我坐在铁椅子上。这时从外面进来两个自称是国保大队的人问我:“书是哪来的?真相币是哪里来的?都给谁安过大锅?”到晚上大约五、六点钟把我非法关押在臭名昭著的沙河子洗脑班,由几个人轮番洗脑迫害我。

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三日晚上七点多,他们又把我双手反铐上,戴上脚镣子,戴上头套,强行塞到轿车里,不知走了多远,两个人架着我来到一个三楼审讯室,这时来 了一个国保的人和自称的刑警大队的人,说这里是专门提审的地方,话音刚落,进来两个穿白大褂的人,戴着口罩,手里拿着注射器,桌子旁边放着几根镐把,那个刑警大队的人说:“你知道清朝的八大刑吗?”我说:“不知道。”他说:“清朝的八大刑都是小儿科。”又问我:“你知道现在的高级刑罚是什么吗?”我说: “不知道。”他说:“别人外表看不出来任何伤痕 ,但内脏里却残废了,你要不老实交待,就把电源通过导线接在你的生殖器上,另一头通上电,你就变成废人了,医院还检查不出来。”

他们说着就把两根点着了的香烟强行插在我的鼻孔里,就这样连续插了七、八根,我非常难受,两眼呛的睁不开,眼泪直流。他们把这一酷刑叫“醒脑”,如果要是承受不了,就会胡乱说,他们一直这样逼问我,看我什么也不说,他们就用塑料布把我围住,又用皮带勒住我的头,用注射器抽上辣椒水、芥末油往 我鼻孔里灌,他们怕我挣扎,两个人用力按住我的头往后拉,他们还要给我打针。我说:“你们这么折磨我,还不如一镐把给我解决了。”他们说:“我们就是让你 求生不能,求死不得。”这时又过来一个人扒开我的眼睛说:“看看你的眼角膜好不好?”我说:“以前我只是听说有人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来贩卖,今天看到了,这都是真的。”我说:“我的眼睛太小了,不行,你们别开玩笑了。”他们说:“谁跟你开玩笑了,我看你的左眼角膜还行。”就这样他们又继续折磨了我两个多小时后,才把我拉回洗脑班。

酷刑演示:塑料袋套头
酷刑演示:塑料袋套头

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五日,王海田被劫持到吉林市看守所奴役干活,每天从早上六点多开始干活,除了吃饭时间外,其余时间都干活,把锡纸磨到一张黄纸上,锡是重金属,是有毒的,有时干活到晚上六点多,每天都这样坐在床铺上,双手不停地干活,一天下来整个人累得筋疲力尽,中午只有一碗粥。每天都在痛苦中煎熬。

十一月二十二日,王海田又被从吉林市看守所送到沙河子洗脑班迫害,每天被迫播放看洗脑录像,被迫上专门洗脑课,被逼迫写诽谤师父和法轮大法的“五书”,还威逼、恐吓,要是不写就判重刑。

王海田先是身体消瘦,脸色发黄;接着腹部肿胀,呼吸困难,喘不上来气,进食很 少;后来不能躺着,只能坐着;再后来躺、坐都不能,只能跪着,无法大便,于二零一四年二月二日下午(大年初三)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五岁。

王海田去世后第三天,整个嘴呈黑紫色,整个脸部是青色的,火化后骨灰内有一些米粒大小的黑色颗粒。亲友们回忆,王海田回来后讲述被迫害经过时说:给他打辣椒水、抹芥末油时他没感觉怎么难受。强烈质疑在洗脑班给注射的不是辣椒水、抹芥末油,而是另一种破坏身体的慢性药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4/28/王海田被迫害致死-亲属控告元凶江泽民-326962.html

2015-03-05: 二零一四年吉林省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概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3/5/二零一四年吉林省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概述-305882.html

2014-08-07: 吉林市惡警騷擾公民正常經商

吉林省吉林市被綁架、非法關押九個多月的「武漢熟食鴨脖王」總店老闆朱玉君,員工王振廣、馬馳;分店老闆孫長盛、劉冰、鄧曉波、敖翠翠、王海田(曾用名包文菊)共記九人面臨非法判刑。

六個熟食分店老闆被綁架後就都不能再經營了,家屬不得不將其轉讓或出兌給了別人了,吉林市北山派出所、向陽派出所、致和街派出所、北極街派出所惡警還經常的到各個熟食鴨脖店騷擾,向新的店主問這問那的,打聽原店主的情況。

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七日晚至十八日上午,吉林市公安局、吉林市國保支隊及船營區、昌邑區、豐滿區、龍潭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各派出所合謀綁架了三十多名法輪功學員,這些警察不穿警服,不出示證件,隨意拿鑰匙開門、撬門,並搶劫了大量的私人物品,包括電腦、手機、存摺、大量現金、銀行卡等。有些至今尚未歸還給家屬。

致和街派出所伙同船營區公安局國保蹲坑綁架了北極美食街內的武漢熟食鴨脖店老闆敖翠翠,舅舅王海田父女倆。惡警將王海田綁架到吉林市沙河子洗腦班---「黑監獄」,期間王海田遭灌辣椒水、抹芥末油、注射不明藥物、將兩根煙同時點著插入鼻孔,把嘴捂住。熏嗆、窒息,等酷刑折磨,還被警察恐嚇摘眼角膜。

王海田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五日從洗腦班回家後,先是身體消瘦,臉色發黃;接著腹部腫脹,呼吸困難,喘不上來氣,進食很少;後來不能躺著,只能坐著;再後來躺、坐都不能,只能跪著,於二零一四年二月二日(大年初三)含冤離世,年僅四十五歲。

王海田去世後第三天,整個嘴呈黑紫色,整個臉部是青色的,火化後骨灰內有一些米粒大小的黑色顆粒。他的家人根據王海田生前講述警察殘害他的手段,強烈質疑他被注射了有毒藥物。

吉林市惡警們將王海田迫害死後,不但不譴責自己罪過,致和街派出所、北極街派出所惡警還到處查找敖翠翠的下落,多次去該店騷擾新業主和鄰居商戶。吉林市惡警迫害好人的惡行一直沒有停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8/7/二零一四年八月七日大陸綜合消息-295715.html

2014-03-03: 王海田被迫害致死 外甥女讨公道遭恶警恐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3/3/王海田被迫害致死-外甥女讨公道遭恶警恐吓-288278.html

2014-02-19:吉林市王海田被迫害离世 疑被注射有毒药物

吉林市一家熟食店老板王海田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五日从洗脑班回家后,先是身体消瘦,脸色发黄;接着腹部肿胀,呼吸困难,喘不上来气,进食很少;后来不能躺着,只能坐着;再后来躺、坐都不能,只能跪着,无法大便,于二零一四年二月二日(大年初三)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五岁。

王海田去世后第三天,整个嘴呈黑紫色,整个脸部是青色的,火化后骨灰内有一些米粒大小的黑色颗粒。他的家人根据王海田生前讲述警察残害他的手段,强烈质疑在洗脑班他被注射了有毒药物。

王海田是蒙古族人,曾用名包文菊,同外甥女在吉林市船营区北极美食街内开一家“武汉鸭脖王”熟食店。二零一三年十月十八日在吉林市北极街民族胡同八号楼自家门外,被吉林市公安局、致和派出所警察合伙绑架到沙河子洗脑班;十月二十三日晚上七点多,遭吉林市国保大队和刑警大队的恶警酷刑折磨,遭双手反铐、戴脚镣子、戴黑头套、鼻子抽烟、打“辣椒水”、抹“芥末油”、恐吓摘眼角膜,刑警大队恶警还威胁说:“清朝的八大刑都是小儿科,你知道现在的高级刑罚是什么吗?别人外表看不出来任何伤痕,但内脏里却残废了,你要不老实交待,就把电源通过导线接在你的生殖器上,另一头通上电,你就变成废人了,医院还检查不出来。”

王海田生前叙述道:“十月十八日上午八点多,我在自家门外正要准备推电瓶车,车梯子还没等立起来,来了两辆轿车,一辆黑色、一辆银灰色,两辆车都没有牌照,下来几个男的说是吉林市公安局的,没等我说话,他们也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就强行给我戴上手铐,塞到车里,然后又给我套上黑头套,把我拉到吉林市船营区致和派出所。他们把我的双手反铐在背后,强行让我坐在铁椅子上。这时从外面进来两个自称是国保大队的人问我:‘书是哪来的?真相币是哪里来的?都给谁安过大锅?’到晚上大约五、六点钟把我非法关押在臭名昭著的吉林市沙河子洗脑班,由几个人轮番洗脑迫害我。”

王海田说:“十月二十三日晚上七点多,他们又把我双手反铐上,戴上脚镣子,带上头套,强行塞到轿车里,不知走了多远,两个人架着我来到一个三楼审讯室,这时来了一个国保的人和自称的刑警大队的人,说这里是专门提审的地方,话音刚落,进来两个穿白大褂的人,戴着口罩,手里拿着注射器,桌子旁边放着几根镐把,那个刑警大队的人说:‘你知道清朝的八大刑吗?’‘清朝的八大刑都是小儿科。’‘你知道现在的高级刑罚是什么吗?’‘别人外表看不出来任何伤痕,但内脏里却残废了,你要不老实交待,就把电源通过导线接在你的生殖器上,另一头通上电,你就变成废人了,医院还检查不出来。’

“他们说着就把两根点着了的香烟强行插在我的鼻孔里,就这样连续插了七、八根,我说我不会吸烟,我非常难受,两眼呛的睁不开,眼泪直流。他们把这一酷刑叫‘醒脑’,如果要是承受不了,就会胡乱说。他们一直这样逼问我,看我什么也不说,他们就用塑料布把我围住,又用皮带勒住我的头,用注射器抽上辣椒水、芥末油往我鼻孔里灌,他们怕我挣扎,两个人用力按住我的头往后拉,他们还要给我打针。我说:‘你们这么折磨我,还不如一镐把给我解决了。’他们说:‘我们就是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这时又过来一个人扒开我的眼睛说:‘看看你的眼角膜好不好?’我说:‘以前我只是听说有人活体摘取大法弟子的器官来贩卖,今天看到了,这都是真的。’我说:‘你们别开玩笑了。’他们说:‘谁跟你开玩笑了,我看你的左眼角膜还行。’就这样他们又继续折磨了我两个多小时后,才把我拉回洗脑班。”

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五日,王海田被劫持到吉林市看守所奴役,每天从早上六点多开始干活,除了吃饭时间外,其余时间都干活,把锡纸磨到一张黄纸上,锡是重金属,是有毒的,有时干活干到晚上六点多,每天都这样坐在床铺上,双手不停地干活,一天下来整个人累得筋疲力尽,中午只有一碗粥。十一月二十二日,王海田又被从吉林市看守所拉到沙河子洗脑班迫害,每天强行播放看洗脑录像,强行上专门洗脑课,逼迫写诽谤师父和大法的“五书”,还威逼、恐吓,要是不写就判重刑。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五日王海田从洗脑班回到家中,身体状况一天比一天差,于二零一四年二月二日下午含冤离世。家人回忆,王海田回来后讲述被迫害经过时说:给他打辣椒水、抹芥末油时他没感觉怎么难受,现在看来当时给打的不是辣椒水、抹芥末油,是另一种破坏身体的慢性药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2/19/吉林市王海田被迫害离世-疑被注射有毒药物-287865.html

2014-01-30: 灌辣椒水、抹芥末油、恐吓摘眼角膜……吉林法轮功学员包文菊自述被迫害经过

按:吉林法轮功学员包文菊去年十月被当地警察绑架到洗脑班,期间遭灌辣椒水、抹芥末油、点着烟插鼻孔等酷刑折磨,还被警察恐吓摘眼角膜。以下是包文菊自述被迫害经过。

二零一三年十月十八日上午八点多,我在自家门外正要准备推电瓶车,车梯子还没等立起来,来了两辆轿车,一辆黑色、一辆银灰色,两辆车都没有牌照,下来几个男的说是吉林市公安局的,没等我说话,他们也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就强行给我戴上手铐,塞到车里,然后又给我套上黑头套,把我拉到吉林市船营区致和派出所。他们把我的双手反铐在背后,强行让我坐在铁椅子上。这时从外面進来两个自称是国保大队的人问我:“书是哪来的?真相币是哪里来的?都给谁安过大锅?”到晚上大约五、六点钟把我非法关押在臭名昭著的吉林市“沙河子洗脑班”,由几个人轮番洗脑迫害我。

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三日晚上七点多,他们又把我双手反铐上,戴上脚镣子,带上头套,强行塞到轿车里,不知走了多远,两个人架着我来到一个三楼审讯室,这时来了一个国保的人和自称的刑警大队的人,说这里是专门提审的地方,话音刚落,進来两个穿白大挂的人,带着口罩,手里拿着注射器,桌子旁边放着几根镐把,那个刑警大队的人说:“你知道清朝的八大刑吗?”我说:“不知道。”他说:“清朝的八大刑都是小儿科。”又问我:“你知道现在的高级刑罚是甚么吗?”我说:“不知道。”他说:“别人外表看不出来任何伤痕 ,但内脏里却残废了,你要不老实交待,就把电源通过导线接在你的生殖器上,另一头通上电,你就变成废人了,医院还检查不出来。”

他们说着就把两根点着了的香烟强行插在我的鼻孔里,就这样连续插了七、八根,我说我不会吸烟,我非常难受,两眼呛的睁不开,眼泪直流。他们把这一酷刑叫“醒脑”,如果要是承受不了,就会胡乱说,他们一直这样逼问我,看我甚么也不说,他们就用塑料布把我围住,又用皮带勒住我的头,用注射器抽上辣椒水、芥末油往我鼻孔里灌,他们怕我挣扎,两个人用力按住我的头往后拉,他们还要给我打针。我说:“你们这么折磨我,还不如一镐把给我解决了。”他们说:“我们就是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这时又过来一个人扒开我的眼睛说:“看看你的眼角膜好不好?”我说:“以前我只是听说有人活体摘取大法弟子的器官来贩卖,今天看到了,这都是真的。”我说:“我的眼睛太小了,不行,你们别开玩笑了。”他们说:“谁跟你开玩笑了,我看你的左眼角膜还行。”就这样他们又继续折磨了我两个多小时后,才把我拉回洗脑班。

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五日,我被劫持到吉林市看守所。在看守所期间,每天从早上六点多开始干活,除了吃饭时间可以休息,其馀时间都干活,就是把锡纸磨到一张黄纸上,锡是重金属,是有毒的,有时干活干到晚上六点多,每天都这样坐在床铺上,双手不停的干活,一天下来整个人累的筋疲力尽,中午只有一碗粥,每天都在痛苦中煎熬。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我又被从吉林市看守所拉到吉林市沙河子洗脑班迫害,每天强行播放洗脑录像,每个人都有两个当地街道或社区的人陪同,强行上专门洗脑课,逼迫写诽谤师父和大法的“五书”,不写就不让回家,还威逼、恐吓,要是不写就给送去判重刑,只有写了“五书”才能回家。

被绑架到这个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还有:吉林市的韩凤华(三年劳教期满后被劫持到洗脑班)、榆树的林松涛、舒兰的付洪伟(十年冤狱期满后被劫持到洗脑班)、桦甸市的和利重、景志心、张艳、高德芬(五年冤狱期满后被劫持到洗脑班)、秦翠平、雏凡文、七十多岁的王桂兰、一位延吉女士,还有几位不认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30/灌辣椒水、抹芥末油、恐吓摘眼角膜……-286612.html

2013-12-08: ◇2013年12月5日,吉林省吉林市大法弟子包文菊由家属从吉林省吉林市船营区沙河子洗脑班接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8/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八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283606.html

2013-11-30: 吉林省包文菊再次被送吉林市沙河子洗脑班

包文菊失踪后,经家属多方查找,被告知在学习班(沙河子洗脑班)。家属去沙河子洗脑班,经交涉见到了包文菊

这次是吉林省610办的邪恶洗脑班,时间是21天。包文菊是11月22日(周五)转到洗脑班的(律师周四下午会见的包文菊),现在沙河子洗脑班还有外五县市的不少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29/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83278.html

2013-11-29: 包文菊遭酷刑后被转移 警方拒绝透露下落
吉林市一家“武汉鸭脖王”熟食店老板、法轮功学员包文菊先生,十月十八日被当地警察绑架后,先后被关洗脑班、看守所,遭到非人的酷刑折磨。日前,警方突然将包文菊从看守所转移,但拒绝告诉家属他的下落。目前家人控告参与迫害包文菊的“610”人员及警察。

包文菊遭绑架、酷刑折磨

包文菊,男,同外甥女敖翠翠在吉林市船营区北极美食街内开一家“武汉鸭脖王”熟食店。二零一三年十月十八日上午,包文菊和敖翠翠计划要出门办事,包文菊一出门就被蹲坑的恶警绑架。敖翠翠出来时不见舅舅,刚要拿手机给舅舅打电话,就被三个便衣绑架塞進车里,其中一人叫唐哲明,包文菊和敖翠翠被绑架到船营区致和派出所,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致和派出所警察非法抄家两次,抢走所有的法轮功书籍、卫星接收器的高频头两个、卫星接收机,安装卫星设备的全部工具、电瓶车一台、现金一万多元及其它物品,警察又把包文菊家的卫星天线拆掉。除现金已被家属要回外,其馀物品至今未还。

敖翠翠被绑架到派出所后遭受非法审问,敖翠翠回答使警察不满意,就紧一次手铐,手铐都卡到肉里了,疼痛难忍,然后又施以“老虎凳”酷刑后于当天晚上凌晨送往吉林市拘留所,非法拘禁十天。

包文菊被绑架到致和派出所遭非法审问后送到吉林市沙河子洗脑班,在洗脑班期间被提“外审”遭受酷刑折磨。摆在包文菊面前有十多种:芥末油、辣椒水、注射器、电线、镐把、药水等刑具,还有一种酷刑:将双手后铐,双脚用铁链子锁住,警察用毛巾在包文菊头上方勒紧后拽使其仰头,嘴用胶带封住,只能用鼻子呼吸,再把点燃的香烟插入双鼻孔内,烟燃烧完后再继续往鼻孔里插,呛的人睁不开眼睛,连咳嗽带吐,眼泪直流,特别痛苦。恶警还逼包文菊把眼睛睁开,不回答问话,就用戴手套的手打脸——用戴手套的手打,不留痕迹,特别痛苦。

包文菊还遭受了另一种酷刑,先让包文菊闻芥末油呛他,然后再往鼻孔里灌芥末油,非常痛苦。包文菊在洗脑班非法关押十二天后又转到吉林市看守所关押,至今已四十天了,现在家属又不知下落。

警方阻挠律师会见包文菊 家属讨公道控告迫害者

包文菊的家属聘请了律师,为其伸张正义,讨回公道。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七日下午三点,包文菊聘请的律师到吉林市看守所会见当事人,却被看守所无理阻拦。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日下午,包文菊的代理律师再次到吉林市看守所会见包文菊,看守所的人说:“公安局有话:不许律师会见包文菊。”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一日上午,包文菊的代理律师去吉林市公安局要求见包文菊,并正告:阻止律师会见当事人是违法行为。吉林市公安局推给船营区公安分局。包文菊的代理律师又去了船营区公安分局。经办人王京海自觉理亏,藉口填表选这项时把“是”选成“否”了,并同意会见。下午律师去看守所会见包文菊

通过了解案情,律师认为包文菊的行为根本不构成犯罪,应立即释放。中国《宪法》第三十六条明确规定:中国公民有宗教信仰的自由。《世界人权宣言》第十八条规定:人人有思想、良心与宗教自由的权利。就因为包文菊修炼法轮功,信仰真、善、忍,而遭绑架又被酷刑折磨是违反中国宪法,是犯罪行为。

以下是包文菊的家属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捍卫宪法和法律权威,向各级政府提出控告:

被控告人(犯罪嫌疑人):
白 岩,吉林市 政法委 “610办公室”主任
李志春,吉林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电话62409346
王京海,吉林市船营区公安分局刑事法制大队,电话13704404321
高 新,吉林市船营区公安分局
关晓群,吉林市船营区致和派出所所长,电话13904323888
唐哲明,吉林市船营区致和派出所,电话13944202988
陈 博,吉林市船营区致和派出所
姜 超,吉林市船营区致和派出所

上列被控告人非法拘禁被害人的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已涉嫌犯有绑架罪、非法侵入公民住宅罪、非法搜查罪、抢劫罪、非法剥夺公民信仰罪、非法拘禁罪、非法酷刑罪,《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三条规定,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被控告人公然违反宪法的行为理应受到法律的追究。

包文菊被警察转移 家属不知下落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六日下午,包文菊的外甥女敖翠翠又去吉林市看守所给舅舅包文菊存东西,看守所人员说:包文菊已不在看守所了。敖翠翠问去哪里了?看守所人员叫找所谓办案单位,就是抓人的派出所.

敖翠翠急忙赶到参与绑架包文菊的吉林市船营分局致和派出所,质问他们对舅舅包文菊做了甚么?人现在在哪里?派出所的人说:你去问船营分局吧。 敖翠翠和他们理论。派出所的人恐吓的说:“快走,要不还把你抓起来。”

敖翠翠担心舅舅的安危,从致和派出所出来又急着去了船营分局,找参与迫害责任人高新。船营分局,保安人员说高新不在。无奈的敖翠翠带着忧虑的心情走出了船营分局大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29/包文菊遭酷刑后被转移-警方拒绝透露下落-283311.html

2013-11-28: 吉林省吉林市包文菊被非法关押 现下落不明
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七日、十八日,吉林省吉林市国安局、公安局及各区分局合谋统一行动,绑架吉林市四十七名法轮功学员。吉林省吉林市船营区大法弟子包文菊和敖翠翠要出门办事,包文菊一出门就被蹲坑的恶警绑架,先非法关押在吉林省吉林市沙河子洗脑班,后劫持到吉林省吉林市看守所。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六日下午,包文菊的家属去看守所给包文菊存东西,看守所说包文菊不在了。家属问去哪了,他说问办案单位。家属去致和派出所,派出所的人说让问船营分局。家属和他们理论。派出所的人让明天再来。家属又从派出所去了船营分局,船营分局保安说局里没人。27日早,家属先去船营分局,再去致和派出所要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28/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83246.html

2013-11-10: 包文菊被关看守所 律师会见受阻

吉林市法轮功学员包文菊先生,十月十八日被当地警察绑架到洗脑班,后又被劫持到看守所,这意味着警察企图对他進行非法起诉、判刑迫害。日前,包文菊的律师要求会见自己的当事人,却遭到看守所无理阻拦。

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七日晚至十八日上午,吉林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及船营区、昌邑区、丰满区、龙潭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各派出所恶警联合出动,对法轮功学员進行大规模绑架,共绑架了四十多人。其中包括家住船营区北极街道的包文菊和他的外甥女敖翠翠。

二零一三年十月十八日上午,包文菊和外甥女敖翠翠要出门办事,包文菊一出门就被蹲坑的恶警绑架。熬翠翠出来时不见舅舅,刚要拿手机给舅舅打电话,就被三个大汉按倒在地。家中被恶徒非法洗劫两次,所有的法轮功书籍、电脑、电子设备mp5、卫星接收器的高频头两个、卫星接收机(恶警又把包文菊家的卫星拆掉了),还有安装卫星设备的全部工具、其它物品及现金抢走。

恶警将两人绑架到船营区致河派出所。当晚,将敖翠翠劫持到吉林市拘留所非法拘留十天;将包文菊劫持到吉林市沙河子洗脑班,后转到吉林市看守所关押至今。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七日下午三点多,包文菊的律师到吉林市看守所会见当事人,却被看守所无理阻拦。理由是:市公安局国保支队有话,不管是谁一律不准见。尽管律师指出这是违法行为,看守所仍然不许律师会见包文菊

这不是包文菊第一次遭中共警察绑架,他去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在内蒙古敖汉旗乌兰乡黄花甸子村帮助村民安装电视接收器(大锅)时,遭敖汉旗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敖汉旗看守所四十九天,才于二零一三年二月八日出狱回家。

另外据了解,这次全市绑架法轮功学员的行动是由吉林市市委邪党书记张晓霈、吉林市“610” 头子白岩、船营区“610”头子张青山、张鹏、牛某等人策划、操纵、指挥的。目前在北极小区内,仍有一大一小两辆银灰色娇车经常出现,都是一样的车牌“吉BEX610”,车头上方有个蝎子图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10/包文菊被关看守所-律师会见受阻-282481.html

2013-08-01: 内蒙古敖汉公安局撒谎,诱骗法轮功学员王志刚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内蒙古赤峰市敖汉旗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宫传兴等警察,闯到敖汉旗乌兰乡黄花甸子村,绑架了为村民安装电视接收器(安锅)的法轮功学员包文菊、包文荣、王秀峰、王志刚、马晓光、贾彬等六人,还有当地村民陈志勇也被绑架。

二零一三年二月八日(中国传统新年的前一天)上午九点,除贾彬一人没放外,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全部回到家中。

近日,内蒙古敖汉公安局打电话给舒兰法轮功学员王志刚,让他去敖汉公安局,说二零一二年的那个案子结了,让他去敖汉公安局取东西。王志刚的妻子说她去敖汉公安局,对方说不行,如果王志刚不去就交当地派出所处理。

目前邪恶利用各种手段对以”取保候审”、“保外就医”回来的法轮功学员,進行骚扰、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8/1/二零一三年八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77512.html

2013-02-07: 包文菊的大法弟子家属聘请正义律师 已会见

包文菊、包文荣、王秀峰、王志刚、贾彬、马晓光六名法轮功学员在内蒙古赤峰市敖汉旗被绑架,诬陷案卷已到内蒙古、赤峰检察院。目前包文菊、包文荣、王秀峰、王志刚、贾彬家属已聘请正义律师为其做无罪辩护,正在進入司法程序。

包文菊、王秀峰家属聘请的律师于2月5日顺利的在敖汉看守所会见了当事人包文菊、王秀峰(时间近一小时),第一阶段已完成,然后租车赶到赤峰检察院。看门的和一个物业人员说过年都放假了。律师要闯上楼,看门的阻拦,被律师训斥后,并给其拍照,说要上网给其曝光,吓得他们赶紧把脸挡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2/7/二零一三年二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69233.html

2013-02-03: 包文菊等人家属已聘请律师進入司法程序

据悉,在内蒙古赤峰市敖汉旗被绑架的六名法轮功学员诬陷案卷已到内蒙古检察院。目前已有包文菊等四人的家属聘请正义律师做无罪辩护,正在進入司法程序。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2/3/二零一三年二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68727.html

2013-01-24: 内蒙包文菊等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家属控告恶警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内蒙古赤峰市敖汉旗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宫传兴等警察,闯到敖汉旗乌兰乡黄花甸子村,绑架了为村民安装电视接收器(安锅)的法轮功学员包文菊、包文荣、王秀峰、王志刚、马晓光、贾彬等六人,当地村民陈志勇因为帮忙装锅也被绑架。

在被绑架法轮功学员的家属们接到的非法刑事拘留通知书上,六位法轮功学员均被扣上所谓“破坏法律实施”的罪名。刑事拘留通知书上办案人一栏是空白,没有办案人签名,只有一个敖汉旗公安局公章。

家属们认为,根据中国宪法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言论自由的权利,自己的亲人无罪,没触犯国家任何法律,决定依法控告敖汉旗公安局警察宫传兴、新惠城区派出所所长等人,追究其刑事责任,并要求:

1、必须立即无条件释放包文菊、包文荣、王秀峰、王志刚、马晓光、贾彬、陈志勇;
2、给予造成身体和精神上伤害的补偿;
3、必须立即返还所有被抢走的财物,损坏的物品给予赔偿;
4、把相关部门的犯罪人员绳之以法。

以下是控告书的主要内容: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4/内蒙包文菊等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家属控告恶警-268149.html

2013-01-17: 内蒙古赤峰市敖汉旗绑架王志刚、包文菊案补充
因安装新唐人接收器被内蒙古赤峰市敖汉旗公安局绑架的大法弟子王志刚、包文菊家属,一月十日,前去要人受阻,但获悉,参与者宫传兴等人每天接到大量海内外同修讲真相电话等,他们每天都上明慧网。对他们的恶行起到了强大的震慑作用,收敛了一些。希望同修们继续营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7/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67904.html

2013-01-14: 法轮功学员被关押 家属要见人 被内蒙古赤峰市敖汉旗公安局宫传兴非法关押

被内蒙古赤峰市敖汉旗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的吉林市法轮功学员王志刚、包文菊的家属一行六人,于1月10日上午8时左右,到敖汉旗公安局国保大队去要求探望家人。

当时国保大队办公室只有一名王姓女子在,说大队长宫传兴不在,家属就向其谘询一些事宜,家属要求见人,说听说家人被打了。这时王姓女子说,谁打他了,我们对他多好啊,给他穿衣服、给他脱衣服、上厕所,给他脱裤子。

家人一听问,为甚么他自己不做呢?王姓女子说:戴手铐子,家人说:你们说你们没打,那你们把你们当时的审讯录音、录像给我们看。她说,那不行,并说我说不过你们,你们都是法轮功。后打电话叫来三名其他科室的人来帮忙,那三人没说啥走了。

这时王志刚的妻子掏出手机来,给她拍了一张照片,这女人如疯了一般大声尖叫:不好了,拍照了,快来人啊。这时宫传兴進来了,说你们都整些啥事?一天接七、八千个电话,没有一分钟消停过,你们那个网站,我天天上,瞅你们把我写的,又给刑侦、刑警、派出所打电话。这时,宫传兴叫来几十名警察把这些家属强行连抓带按,推推搡搡,推進行审讯。这时走脱了一个家属,后来将这些家人强行用两辆车拉到新惠城区派出所。

到派出所后,将这些家人每人关進一个用于审讯犯人的审讯室,進行非法审讯,审讯内容大概就是:叫甚么名字、身份证、从哪里来、受甚么人指使等等,这些家属据理力争,我们没有犯罪,我们只是要看一看被你们关押的家人,有不懂的地方问一问,你们就关押我们。王志刚的舅舅是个懂法律的人,依法和他们争讲,并让他们对他们所做的一切负责,否则一定要告他们。在新惠城区派出所被非法关押了六个半小时后释放。

我们的家属看到宫传兴及其同事所做的一切,深深的担忧,借鉴一下历史:1989年初,一个冬夜,刚满二十周岁东德青年克利斯和朋友高定,一起偷翻柏林墙,企图逃向自由的西德,几声枪响,克利斯前胸中弹断了气,高定受伤,开枪的是东德的卫兵,但这个卫兵绝没想到九个月后,柏林墙被推倒,自己却站在了法庭上成了被告,他为自己辩护时说:“那个时候我只是在遵循法律和来自上级的命令。”但法官说:“并不是来自上级的每件事都是正确的,当你代表权力机构来杀人时,任何人都无权无视自己的良心,因为他们违反了人权。”卫兵被判有罪。

我们真的劝告宫传兴及其他对法轮功学员行恶的人:当面对这些在逆境中,坚守对“真、善、忍”信仰的法轮功学员时,奉上级的命令端起枪瞄准后射击时,或抬高一点或射偏一些,既没违抗上级命令又保住了自己的良心,又给自己留下了退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4/二零一三年一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67790.html

2013-01-03: 吉林市舒兰市王志刚在内蒙古被绑架 遭酷刑 生命垂危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吉林市法轮功学员包文菊小包)、包文荣、王秀峰、舒兰市的王志刚,到内蒙古赤峰市敖汉旗推广安装新唐人电视接收器时,被内蒙古赤峰市公安局、敖汉旗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同时被绑架的还有马晓光,现被非法关押敖汉旗看守所。家属已去要人。

家属见到公安局长,局长所言都是蒙骗家属,家属知道王志刚(恶警叫他李明)被迫害极其严重,大夫、护士每天被叫進去两次,估计已有生命危险。给家属一张所谓居留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3/二零一三年一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67404.html  

2012-12-29: 多位敖汉、吉林大法弟子被敖汉与赤峰恶警伙同绑架
2012年12月21日,敖汉与吉林的六名大法弟子(和一名常人司机)遭恶人构陷,被赤峰安全局伙同敖汉610宫传兴等人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敖汉看守所。
而且,敖汉宫传兴等一伙人还在夜间挨家挨户骚扰民众,强制拆锅,弄得人心惶惶。

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有:马晓光(敖汉)王秀峰、李明、包文荣、高六、包文菊(吉林)另有一名常人司机陈志勇一同被绑架(敖汉)。

宫传兴一伙人一年多来积极参与四次绑架迫害大法弟子:1.去年绑架了运海深在内的三名法轮功学员,并非法判刑(其中一名被缓刑释放)。2.强制办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还到乡下去骚扰迫害(已全部出来)。3.上几个月绑架了辽宁叶百寿等三名法轮功学员,其中两名被释放,还有一名男法轮功学员杨军被非法关押。4.近几日,又绑架了马晓光在内的多名法轮功学员。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2/29/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67134.html

2012-12-27: 吉林市大法弟子包文菊在内蒙古赤峰市敖汉旗被绑架补充
吉林省吉林市大法弟子包文菊在内蒙古赤峰市敖汉旗被绑架。同去并一同被绑架的还有舒兰市的一名大法弟子王志刚,其家人已去要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2/27/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67042.html

2012-12-24: 法轮功学员包文菊被内蒙敖汉公安分局绑架

法轮功学员包文菊(男,四十岁左右,都叫他“小包”)在2012年12月21日被内蒙敖汉公安分局绑架,同时被绑架的还有两名不知姓名的同修(其中有一名是女同修)。被非法关押的知道名的法轮功学员家属已去要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2/24/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66904.html

吉林市联系资料(区号: 432)

2019-06-01:吉林市昌邑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
大队长:刘依鑫13844633998宅62765497
副大队长:马文建
大队长:邢红波13804409797
教导员张龙江13039250775

昌邑区兴华派出所:
所长王大鹏13704303605
所长仲继刚13904400328、1331710588
副所长金敬阳13624322777、15144295123
吉林市昌邑区“610”
主任:张青山15948676100

2019-05-30: 吉林市公安局:
国保大队大队长金英杰62409346
刑事法制大队田晓东13704404321
吉林市看守所:
电话:0432-64819000、6481900、64819004、64819010、64819043
所长朱宝林13804417779

吉林市龙潭区新安派出所:
地址:吉林市龙潭区江北公园新安街新安三区吉热住宅附近
电话:0432-63039868

昌邑区政法委:
书记兼“610”负责人 张楼义13804418126
主任白岩 0432-62010607
昌邑区610主任李铁强18943526662

昌邑区国保大队长邢红波 13804409797

昌邑区兴华派出所:
所长王大鹏13704303605
所长仲继刚13904400328、1331710588宅62457807
教导员刘依鑫13844633998宅62765497
副所长金敬阳13624322777、15144295123宅62781459

吉林市船营区政法委:
副书记、610头目王宏家13944677270

长春路派出所:
地址:吉林市船营区长春路,邮编132012
电话:0432-4895249、0432-4882372
报警:0432-4882372
监督:0432-6962905
所长王辉13514427888
所长钟伟
所长田革0432-4895249
教导员宋国君13944639567
警察卢勇13304445768
警察姜晓东
... 更多

媒体报导

2013-11-10: 吉林包文菊被关看守所律师会见受阻
希望之声电台
有消息指出,这次全市绑架法轮功学员的行动是由吉林市市委邪党书记张晓霈、吉林市“610” 头子白岩、船营区“610”头子张青山、张鹏、牛某等人策划、操纵、指挥的。目前在北极小区内,仍有一大一小两辆银灰色娇车经常出现,都是一样的车牌“吉BEX610”,车头上方 ...
http://big5.soundofhope.org/node/391045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