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1-17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贵州 >> 遵义 仁怀市(人怀县) >> 王国祥, 女, 61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贵州仁怀市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12-10-07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2-9-27:贵州仁怀市王国祥自述被迫害的经历

我叫王国祥,今年六十一岁,家住贵州省仁怀市,没有上过学。以前一身疾病,如脑震荡,头晕伴爆炸性头痛,耳聋,眼花,颈锁骨突出,牙周炎,肩周炎,腮腺炎,胸膜炎,乳房肿块,胃气痛,右胳膊抬不起,肺气肿,慢性肾炎,肋骨夹缝腹痛,心绞痛,背脊骨,尾椎骨,坐骨神经痛,关节炎,腿肚子绞痛,两脚颈骨折,脚底冷热痛,脚起水泡,烂脚趾炎,慢性贫血,尿道炎,宫颈炎,大便脱肛,结扎手术后遗症等等病,全身几乎没有一处是不痛的,我被病磨的痛苦不堪。特别是背部病发时,就必须在背上捶打直到气血流通才好,为了一家老小,支撑家庭,实在痛就只能吃止痛药,加量的吃,吃多了就晕死过去了。

我的一生是受病折磨的一生,曾有九回生死线上的轮回。记得幼小时出麻疹,十八天没吃任何东西,我爹做好了棺木等候,在这时来了一个叫黄汉清的土医生说要给我打针,我母亲怕不测,抱着我跑进屋,不小心跌倒在门坎上,把我摔出去一丈多远,我才被摔醒过来。一九九八年六月份发了一场大病,凡是有病的地方火热交加卧床三十多天不起,痛苦不堪,真的不想活了。

在我很绝望的时候,有个炼法轮功的亲戚来我家,看见我病成这个样子,就说法轮功很好,强身健体,就在广场炼,你去试试吧。就是在四月二十四日,这个亲戚说的当天下午,我和妹妹慢慢去广场,一去就看见好多人在地上打坐炼功,听到这优美的音乐声,我们两个就悄悄在后边坐下开始学炼,身心好像受到清泉般的舒服。

我们姐妹俩相继而来走入大法修炼,由于我俩不识字,学法时同修读我就听,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学法炼功两个星期,身体发生很大变化。就这样不断的学法炼功,各种疾病都不翼而飞,一身轻松。

是师父把我从死亡线上救了回来,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从此扔掉了药罐子,真正的体验到没有病的幸福滋味,我无法用语言表达伟大的师尊的慈悲救度之恩和大法的超常。

就在幸福之中,不幸的事发生了,一九九九年四•二五后,江罗集团就下达恶令监视炼功人的行动,当时仁怀市公安局政保科的张晨忠是主要负责人,恶警曾几次来我家骚扰,以谈话的方式把我们骗去公安局,也把我们所有炼功的学员都喊去公安局讯问,并说从现在起不准炼了,还恶言恶语的诽谤。我心里想不通,我这一身病确实是学法炼功好的,是亲身经历,不能在广场炼,我就在家悄悄炼。

二零零零年,我和妹妹被绑架到中枢派出所,逼迫我俩按不炼功的保证,我们不配合,四、五个恶警威胁我们。我听见三楼的惨叫声,说你们打死我也不说,我不知道这个同修是否被恶警们打了。这时有一个警察说彭兴利队长叫把我们放了。

我被几次非法抄家,多次骚扰。第一次来了四个恶警不知姓名,他们进来就翻箱倒柜的找,把我的一个日用帐本抢走了。第二次又来四个恶警也不知道名字,也是楼上楼下的找,就连装包谷的坛子都翻来翻去的找,没找到什么才走了。又有一次还是来的四个恶警,其中一个叫冯玉林的恶警花言巧语骗走了我的照片,又扯头发。

在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十八日,突然来了七、八个恶警,手里拿着照相机,摄像机和手铐等器具,有张晨忠,曹廷,赵利勇,周思政,蔡飞,余勇,社区的王丽娜,李长明,这些人真像土匪一样,王丽娜和赵利勇就拧住我的两只手臂,把我按在床角棱上使力的按压,把我的胳膊和屁股尾椎骨都整伤了,恶警张晨忠进卧室把我的大法书和真相资料全抢走了。张晨忠还威胁我丈夫,吓唬一个不到一岁和刚上一年级的小外甥。他们叫来了公安局长罗欣,把我绑架到了公安局。午饭后,王丽娜、罗欣和赵利勇等,审问我这些资料哪里来的,我说捡来的,又拍了照,逼我按手印,就这样一直到晚上,当时我有点晕,他们几个走后由另外一个不知名警察把我送入看守所。

在看守所关了九个多月,在这期间看守所的在押人员每天逼迫我背监规,里面的生活很差,就是吃洋芋、白菜和盐菜,碗底都是一层泥沙。由于在这样的恶劣环境中,我的大脑有点不清醒,记不清多少次非法逼供审问。参与审问我的恶警有:蔡飞、周思政、有一个姓王和一个姓许的。记不清日期,我被非法庭审,在去的过程中,两个恶警一边一人夹着我,戴上手铐,我问为什么要这样,他们说没办法,是形式,到了法庭就把我关进铁笼子里,象犯人一样的对待,在场的有庭审人蔡波,书记员姓王,后来蔡波叫我陈述,我说请还法轮功的修炼环境,他们就休庭了。二零零六年八月七日放我回家了。

回家后,赵利勇和曹廷到家里逼我和大女儿去六一零办公室判决书上签字,我不签,他们就逼迫我女儿签,我叫赵利勇念给我听,他念,有些地方他就不念。刚到两个月的那天,赵利勇和曹廷两个又把我绑架到拘留所,然后过了二十多天,所长卞先进和一个姓黄的干警两个把我和一个基督徒劫持到贵阳市中八劳教所。

在劳教所新收队,一进去就强迫我面壁不准动,后在露天处脱光了衣服所谓的安检,真是没把人当人,无人道,当时恶警焦霞叫来八个吸毒的犯人,把我带到一间专门迫害法轮功用的屋子叫明广会去轮班迫害,逼迫我背三十六条监规,我的脚站肿起来一寸多高,后来站不住晕倒了。就这样天天逼我学诽谤大法和师父的新老分类邪说教材,什么八荣耻,七个讲座,逼我说诽谤污蔑大法和师父的话,逼迫写三书,我不写就长时间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罚站军姿下蹲等手段迫害,在那种人间地狱班的生活,在承受不了的压力和怕心的促使下妥协了,我的心都碎了,哭了很多次,无法形容违背良心的罪恶感。

监室的臭虫很多,咬得睡不着,一晚上我就捉了一百二十多个,有一次打农药,我回到监室在床下扫了一铲铲,数不清有多少个,看得肉麻,在狱中过那种非人的生活。中队有个恶警顾兴英用各种手段迫害大法弟子,还有恶警邓君和管档案的刘利平,恶警袁方是专门给法轮功学员上洗脑政治课。

二零零八年一月十七日回到家,看到家里破碎凌乱,丈夫因我被迫害生活没着落,家中八十多岁的母亲我无力照顾,外甥没有人管理学习下降。回来的这些年恶警经常蹲坑或上门骚扰,刚回来没几天恶警蔡飞和曹廷说是回访,就来骚扰,后来有恶警赵伦,徐江前,莫鳞和何伟华等,以后的次数就多了。有一次综治办来了四个人,给我送米来,我把米给他们送回去了。还有一次也是综治办的也来了四个,只知道一个叫蔡叶,这些人就这样换着花样的来骚扰,使家人都提心吊胆,没有平静日子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9/27/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2年9月27日发表)-263295.html

遵义 仁怀市(人怀县)联系资料(区号: 852)

2010-11-25: 贵州省、仁怀市、公安局法制科主任办公室徐晓勇电话:13985231211
仁怀市、国保队赵跃电话:13985207059
仁怀市、国保队(办法轮功案子)曹廷电话:13984750702
仁怀市、国保队程云亮电话:15085091199
仁怀市、国保队彭兴元电话:13595281355
仁怀市、国保队彭于敖电话:13985687359
仁怀市、国保队彭兴利电话:13952037999
仁怀市、国保队、办公室电话:0852──2221783
仁怀市、公安局、莫章达电话:13985226666
仁怀市、政法委书记龙江。
讲真相电话
仁怀市、公安局蔡思军电话:13985262262
付延军电话:13511823300
赵谦然电话:13984241300
李晓波电话:13985602345
袁吉贵电话:13965203080
杨方贵电话:13511858055
李友贵电话:13984299817
刘国珊电话:13639278922
仁怀市、中枢镇、派出所所长杨飞电话:13511887878
  副所长曾庆龙电话:13984265556
仁怀市、法院刑庭叶善强电话:13708524333
仁怀市、法院刑庭电话:0852──2297059.0852──2227066

2010-10-16: 苍龙派出所所长的电话是:13595297555
贵州省、仁怀市、国保大队的警察袁鹏的电话:  13984532409
贵州省、仁怀市、国保大队的警察李唐杰的电话: 13985278766
贵州省、仁怀市、公安局电话:  0852一2222300
贵州省、仁怀市、公安局莫章达专门迫害法轮功,之妻子俞淑芳电话:13639215188
贵州省、仁怀市、公安局副主任李晓义电话:   13885211982
贵州省、仁怀市、公安局副主任李维达电话:   13984523344
贵州省、仁怀市、公安局副主任李聪电话:     13595227765。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