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8-10-19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吉林 >> 白城 大安市 >> 王福冬

王福冬
王福冬
男, 31
个人情况: 原籍吉林省大安市叉干乡三八八村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大连市金州区二十里镇钟家村
迫害情况: 非法判劳教三年。现在瘫痪家中,大小便不能自理
个人近况: 2006年 迫害致死 (null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4-01-07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4153(常有变动,请以明慧为准)

王福冬被迫害后的照片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10-28: 吉林省大安市北火车站警察迫害法轮功学员
吉林省大安市北火车站铁路派出所多名警察,仍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对在大安北站乘车的法轮功学员多次非法盘查、刑讯,导致法轮功学员不但不能正常乘坐火车,有的还被抓捕迫害,甚至判刑、迫害致死。
大安市法轮功学员王福冬是位残疾人,家境贫寒,虽然贫穷,但并不占小便宜,一次上食杂店买东西,店家多找了钱,王福冬按法轮大法师父教导,把多余钱还给了人家。

二零零二年,王福冬写信给叉干镇派出所所长王凯(已遭恶报患骨癌死亡)讲法轮功被迫害真相,王凯、赵大栋等警察不远千里到大连市,两人先享受一番(回大安市公安局报账,挥霍公款一千五百元),然后不顾王福冬的腿已血肉模糊,王凯等警察把王福冬强行塞进后车行李厢中就走,把王福冬从大连的家中绑架至大安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后在王福冬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释放了他。

王福冬在回大连的途中,大安北火车站的警察为得奖金,不顾王残疾虚弱的身体,又绑架王福冬回大安看守所关押半个月。

一些有正义感的犯人纷纷谴责这些警察,说抓王福冬的人脑袋纯属有病。王福冬身体情况更加恶化,临江派出所的两个警察将他送到火车上就不管了。王福冬当时已骨瘦如柴,背部大面积血肉模糊,饮食困难,瘫痪在大连家中,生活需要母亲护理,二零零六年王福冬在痛苦中去世,年仅三十一岁。

======
责任单位:吉林省大安市叉干镇派出所,邮编:131324
责任人:警察王铠
吉林省大安市叉干镇镇长:姜春生(此人威胁其亲人说出王福冬在大连地区的住所)
吉林省大安市临江派出所2002年主管与赵某(此人似乎有悔改之意,故隐去姓名)
吉林省大安市监狱
吉林省大安市站前派出所与便衣
吉林省大安市大安北派出所
大连市金州区二十里镇派出所2002年所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0/28/吉林省大安市北火车站警察迫害法轮功学员-356012.html

2004-07-21: 吉林大安市一个残疾人的控诉(图)/文/吉林大安市 王福冬
我叫王福冬,是一个残疾人,今年30岁,原籍吉林省大安市叉干乡三八村,现住大连市金州区二十里镇钟家村。为了自己的生存权、信仰权,依照国家宪法为法轮大法说了一句真话,被警察迫害致瘫痪。我要控告江××集团对我精神与肉体的残酷迫害,给我的家庭带来的痛苦折磨。

我从2002年瘫痪一直到今天,除了给我本人造成精神与肉体的伤害之外,给我的亲友们也带来了巨大的精神痛苦与负担。特别是我母亲,以前天天面对文革中被迫害致残的丈夫,现在又天天面对着被迫害瘫痪、骨瘦如柴的儿子,她内心的痛苦无以言表。开始时,在漫长的夜晚,母亲孤独的放声痛哭,后来变得麻木。最让我母亲想不通的是,为什么按“真、善、忍”做好人被害得这个样子,而恶人却逍遥法外?这样的残酷迫害与精神折磨使她对人类的正义与法律、道德产生了怀疑,世界到底有没有公正?到底做好人好,还是做坏人好?江××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造成的这种心灵扭曲是对中华民族传统道德的最大泯灭,是地地道道的反人类行为。

我父亲是文革运动中的受害者,他在大队当出纳员,在一次公社会议中,从白城市里来了造反派,要抢枪造反,父亲与其理论、教育,反而被打残,不到30岁就不能干重体力活了。我在19岁那年得了“双侧股骨头坏死”,身体僵直,自理艰难。因治我的病,使原本困苦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卖掉了家里的十几只羊,由于无法生活,便投奔到大连的姐姐家,父亲在六年前去世,为了维持家计,母亲作为年近半百的女人,学会了扶犁。我走路很费劲,每走一步,只是正常人的半步路。但是为了维持生活,减轻家庭的负担,便养了几只小羊和种地的牛。因放牛和羊,经常在山上摔跟头,有时爬不起来,只好等着过路人来扶,苦不堪言,其生活难度可想而知。

由于医院、及能够找到的土方没有办法治好我的病,我便投入到气功修炼中。1998年接触了法轮大法。通过阅读《转法轮》一书,知道了要想身体健康必须修心,法轮功要求人按“真、善、忍”为心法做好人,把显示心、妒嫉心、争斗心等等不好的心与做坏事的想法和各种欲望都去掉,不抽烟,不饮酒,处处与人为善,心平气和,修心养性,加上炼五套祥和的功法,才能达到祛病健身的效果。我诚心修炼后,身体状况逐渐改善,不用吃药也不疼了。这样为家里节约了大量医药费,而且也避免了“包治”骗子的圈套。

法轮功使我最大的益处是道德的升华。我以前对欺负自己的仇人,总想将来报复;学了法轮功后,知道了善有善报的理,便去掉了这些念头。因为做恶者其内心也是痛苦的,他们失去了善良。同时我用“真、善、忍”的标准衡量自己,发现自己也做过许多错事,我相信,如果世界上人人都按“真、善、忍”要求自己,都修炼法轮功,那社会上暴力、凶杀、偷抢等都不存在了,世界一定是和平美好的。

据国家体委统计,修炼法轮功的人数在九八年已达到七千万,到九九年7月达到上亿人。谁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当权者江××以个人的妒忌发起了对法轮功的血腥镇压,否定了朱镕基总理对法轮功和平上访的正确处理,不准学炼,不准上访,后来又把法轮功定为“×教”。我认为这是违反中国宪法的。因为宪法规定公民享有信仰、言论自由,公民享有上访说话的权利。如果公民按照“真、善、忍”做好人都不允许,被定为是邪的,那什么才是正的?是杀人放火吗?是贩毒、是道德下滑吗?这不是又一次的文革式的违法迫害吗?对“真、善、忍”的镇压与歪曲就是对社会道德的迫害。

在不许上访的情况下,我于2002年春节到家乡给亲友和乡亲们讲电视中对法轮功的攻击宣传都是为了镇压而编造的谎言,而且每次运动中都是这样的。同时我在外面贴出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标语,我这样做都是符合国家法律与××党的宗旨的。因为××党宣传的宗旨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任何领导人损害社会道德的行为,公民可以提出自己的意见与心声。

我回来后,给我所在地叉干派出所王铠写了一封信,因为我听说在镇草牧站有一个赵姓工作人员(碱锅村人),因为修炼法轮功,被他们非法抓捕,勒索三千元钱才放回家,他不让人家骑自行车上班,天天走路上班。我告诉他这是错误的,是违法的,等平反那一天要负法律责任的。当年文革中的红卫兵迫害好人时,都说这个人是反革命,那个是反党,反动分子,到平反时,他们当年给别人定的罪,又都扣到他们自己头上,打死人者枪毙,有的坐牢。谁知王铠的一个上司叫他抓一个法轮功立功,他便想到了我,以我写给他的信为证据,与县里临江派出所警员赵某千里迢迢的从吉林来到大连,为了立功抓我一个残疾人。王铠为了掩盖自己的无耻行为,以政法委的名头,伙同二十里镇派出所人员来我家,对我非法绑架、抄家、抄书。

我母亲阻止不法警察的恶行,二十里派出所对我母亲恐吓、威胁,欺骗我母亲说带去问问话,过两天便送回,而抄家、绑架我时没有出示任何证据。

我身体僵直不能坐车,不法警察就把我强行塞到后行李箱中,苦不堪言。那几天我腿上被小铲弄伤,流脓流血,我母亲给它们看,以激起不法警察的良心,可不法警察毫无人性,无动于衷。我在火车上晕倒,王铠便把我塞到座位底下,从它的谈话中我知道了抓我的真正意图,主要是想立功、升官,更不顾王铠与我家还有点亲戚关系。

我在大安市监狱被非法关押了两个多月。在狱中恶劣的环境使我腿伤恶化,发出恶臭。狱中床铺很低,我整天站不起来,象受刑一样的痛苦。有几个警察与犯人非常不满,说抓你的人脑袋纯是有病。我在犯人们的责骂声中艰难的熬了两个多月,身体急剧恶化,双脚肿大,脚走路疼痛。狱方怕担责任,急急的将我判三年劳教,监外执行,而且判决书上的签字也没到我手,由别人代签,理由是“扰乱社会秩序”。我一个走路都费劲的残疾人,怎么“扰乱社会秩序”?完全是一片胡言乱语。

警察将我丢到亲戚家后扬长而去。我在亲人家休息几日后,便回了大连。我艰难的在大安火车站挪动着,有个妇女问我怎么了,我告诉她,我因为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就在家中被抓,迫害成这样。谁知被两个便衣发现,见我现在变成这样还不放过,把我抓到站前派出所,然后又折腾到大安北派出所。这时脚疼得特别厉害,步履艰难,不法警察全然不顾,警察们作恶的驱动力是抓一个法轮功群众得一千元。在大安北派出所做审讯录中,我发现上面有“犯罪人”等等字句,被我撕掉,我认为我无罪,这是对我无理的迫害。警察用湿毛巾抽了我一顿,然后叫来临江派出所人员,又将我投入到大安市监狱非法关押半个月。这时我身体状况更加严重。临江派出所的两个警察将我送到火车上,向乘警交待几句就走了。

我是一名中国的合法公民,为了自己的生存权、信仰权,依照国家宪法为法轮大法说了一句真话,被无理的迫害致瘫痪,公理何在,法律何存?我要控告江××集团,控告对我精神与肉体的残酷迫害,给我的家庭带来的痛苦折磨。请世界上的正义之士伸出援手,共同制止这场迫害。(王福冬此时手已不能写字,由别人代笔。)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7/21/吉林大安市一个残疾人的控诉(图)-79916.html
English Version Available: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4/8/11/51148.html

2004-01-07: 家住大连市金州区的王福冬,是名残疾人,也是位善良的法轮功修炼者。2002年春节因回家乡讲法轮功真象,被吉林恶警抓捕。由于王福冬不能弯腰,就被恶警们强行挤进后车行李厢中。王母扒开儿子血肉模糊的伤口给警察看,但恶警全然不顾。

王福冬,男29岁,残疾人,1975年出生于吉林省大安市,叉干镇三八村。于几年前搬到大连市金州区二十里钟家村。2002年春节回家乡向乡亲们讲述江氏集团迫害栽赃法轮大法的真象。吉林叉干镇派出所所长王铠(现已降职)、赵某(因此人已有悔改,故不提姓名),伙同金州区二十里镇派出所所长,赶到钟家村,没有出示任何手续、证件,非法将王福冬绑架抄家,连五角钱硬币也一块儿掳走。王福冬母亲不允许他们带走儿子,二十里镇所长对王母进行恐吓,欺骗说过几天就送回。由于王福冬不能弯腰,不能坐车,恶警们强行将他挤进后车行李厢中。正赶上王福冬小腿有伤,血肉模糊,王母扒开给警察们看,以唤起他们的良知,可是他们全然不顾。王福冬被他们带到大安市监狱关押。在关押二个月期间,王福冬身体严重状况恶化,几乎不能走路。大安警方怕担责任,将王福冬判处三年劳教,监外执行,其间又被带到白城市教养院关押。一些有正义感的犯人纷纷谴责恶警们连这样的人也抓。在回家途中,在大安北火车站被大安北派出所二名便衣为得昧心奖金,又绑架回大安监狱关押半个月。王福冬如今瘫痪在家中,骨瘦如柴,背部大面积血肉模糊,饮食很困难。生活需要母亲护理。

王福冬因学法轮大法,九年里没吃一片药。一次上食杂店买东西,店家小孩多找了钱,王福冬按师父教导,把多余钱还给了人家。就在这次回家乡讲真象,他在长春站转车看到地上躺着一个流浪者,浑身僵硬,四肢不灵,而且还遭到公务员辱骂。心地善良的王福冬,拿出仅有的几元钱为流浪者买了一个短程票后,只剩了自己乘车的几元钱。公务员用拖地布对那人又推又骂,连酥饼一块扫走,那天是大年初三,竟叫几个人把那人扔到外面。在这个世界上是多么需要“真、善、忍”,可是那些恶人却对信仰“真、善、忍”的修炼者进行残酷的迫害,让那些没有善念良知的恶人任意残害善良与弱者。

王福东的父亲在文革期间遭迫害致残早亡,如今母亲面对被折磨致此的儿子苦不堪言,时而大哭。

2003-01-04: 大法弟子王福冬于2002年正月初二从大连地区回吉林老家农村洪扬真善忍大法,同时揭露江氏政治流氓集团炮制的谎言,让人们升起对真善忍高尚境界的向往。

王福冬从家乡回大连后没过几个月,吉林省大安县叉千镇(王的老家)恶警所长王垲与县公安局的一个警察,两人来到大连,伙同大连市金州区二十里堡恶警,将王福冬绑架。并抢走所有大法书籍、录音磁带等。其弟弟向警察们证实大法,其弟瘫痪多年,翻身无力。学习法轮大法后,翻身写字、吃饭都很轻松,而且如今利用绳子可以慢慢下地,又可以上来,以前是根本不可能的,大有康复,向警察证实法轮大法好。谁知二十里堡所长恶狠狠地大声喝道:你好不了的。

王福冬是残疾人,两侧骨头坏死,不能弯腰,平时拄着木棍走路,走路用脚尖。学习法轮大法后,性格变得更坚强,严格按真善忍做人,对生活充满信心,积极向上。父亲来大连那年去世,母亲带着两个病儿子,艰苦生活,国家一分钱不管。王福冬为了减轻家庭负担,放着一头牛、六只羊,经常摔倒,无论春夏秋冬,上山放牧。腿上有皮肤病,经常发痒,由于不能弯腰挠痒,用小铁锹挠痒,把腿挠破,有二三寸面积,经常流血流水,他毫无怨言,具大忍之心。

就这样的身体,当2002年春节前,当得知讲清真相的重大使命后,不顾家人的不理解和阻拦,从放下生死中走了出来。带着仅有的20几元钱踏上了北上回乡的火车。贴标语,发传单,在村中用大音响,放世界法轮大法电台之音,公开在叉千镇中学讲自焚内幕等等。

恶警们将他带走,它们坐在车里,把王福冬放到车后装行李的车厢里,其母挽起王福冬血肉模糊的腿给它们看,恶警们无动于衷,将其塞进就走。在回去的火车上,王福冬从所长王垲的谈话中得知,这个王所长并不是为了国家办事,而是为了上网、出名、立功,连残疾人也不放过。它们两人在大连市享受一番,回大安县公安局报帐,挥霍公款1500元。王垲拿出王福冬写给它的不要迫害炼功群众的信、传单、以及写给叉千镇镇长姜春生的信(此人逼迫王福冬亲人说出大连地区地址)等为证据,将王福冬非法关在大安县监狱。狱中板铺很低,王福冬足足躺了两个月,脚骨疼痛,行动更不便。后来又带到白城市教养院,说是白城市政法委点名要他。

最后王福冬被法院非法判劳教三年,由于王福冬身体越来越不支,监外执行。王福冬拖着沉重的身体,在亲人家住了几日,继续向亲人邻居讲着迫害真相,回家时在大安市火车站被两个便衣又抓回监狱,关了半个月放回。王福冬现在瘫痪家中,大小便不能自理,母亲看着床上两个瘫痪儿子,痛苦不堪,经常大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4/42185.html

白城 大安市联系资料(区号: 436)

2018-08-18: 固定电话区号:0436(白城市管辖洮北区、经开区、洮南市、大安市、镇赉县、通榆县区号相同)

大安市邮编:131300

大安市公安局
地址:吉林省大安市公安局(体育场北侧)
局长 钱孔亮(主要参与迫害)

国保大队(主要参与迫害部门)
办公室 专线 宅 手机 警务通
大队长 王雷 0436-5222470 13904365210 18043608062(迫害致死韩宏霞的主要责任人之一)
王雷警号:850108
王雷家住址:大安市公安局新住宅楼(体育场附近)3号楼1单元5楼502(西门)
副队长 刘玉明 0436-5203789 13894623113 18043608180(迫害致死韩宏霞的主要责任人之一)
窦海洋 15114454333(迫害致死韩宏霞的主要责任人之一)
穆子净 2977 0436-5220036 13943655652 18043608065(迫害致死韩红霞的主要责任人之一)
李爱民 15843652136 15948936416 18043608063(迫害致死沙乃意、姜淑兰、范义昌的主要责任人之一)
王 晶 0436-5201680 13904365371 18043608082
隋彦龙13894655119(原国保大队长,现安广镇公安分局局长,绑架、迫害致死韩宏霞的主要责任人之一)

大安市司法局:
局长赵德平5056101宅5056107、13504365115
副局长李英慧 5056102宅5263329、13843659777
副局长张景珩5056103、15944657555
副局长付文5056105、13278187777
李春发 5056101宅5234567、13039065728
纪检组:组长邓亚飞 5056106、13843639366
政治处:范广民 5056107、13843654887
办公室:王连义 5056108宅5240888、13943456666、5056109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36)

责任单位:吉林省大安市叉干镇派出所
责任人:原所长--王铠
吉林省大安市叉干镇镇长:姜春生(此人威胁其亲人说出王福冬在大连地区的住所)
吉林省大安市临江派出所2002年主管与赵某(此人似乎有悔改之意,故隐去姓名)
吉林省大安市监狱
吉林省大安市站前派出所与便衣
吉林省大安市大安北派出所
大连市金州区二十里镇派出所2002年所长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09-27, 11:44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