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26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山东 >> 济南市 >> 李凡丽, 女, 34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山东济南市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12-08-20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陈广昌 李凡丽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8-08-17: 山东省济南法轮功学员李凡丽、陈广昌乘坐火车被扣留 已回家

2018年8月14日,济南法轮功学员李凡丽、陈广昌乘坐火车从济南到聊城,与旅客聊天中谈到了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被坐在身边的不明真相的便衣警察恶意举报。该便衣警察有可能是有意布置的监控。列车长和列车警察违反法律对二人携带的私人物品进行搜查,抢走了一本《转法轮》,并将二人交给聊城车站派出所。李凡丽身体当时十分不适,坚持说明自己没有任何违法。二人安全离开聊城火车站,但是一本《转法轮》被车站派出所扣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8/17/二零一八年八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72550.html

2017-05-29: 济南东风派出所警察骚扰法轮功学员李凡丽、陈广昌

2015年5月16日上午,济南东风派出所给法轮功学员陈广昌打电话,询问下午是否有时间,是否可以见面。陈广昌表示没有时间,不能见面。

当天下午,济南东风派出所两个警察(负责的警察姓张)和居委会主任等人来到法轮功学员李凡丽、陈广昌家门前,表明要找李凡丽,意图是针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入户调查。李凡丽表示不同意入户,家中有幼儿,担心受惊,不方便。警察表示将在次日下午6点再来。后来李凡丽向居委会主任和派出所警察说明自身身体不适、下午6点自己孩子放学、担心孩子受惊,不能接待。而且李凡丽在警察走后就出现身体严重不适,也不能再接待调查。第二天下午6点,派出所警察没有再来。

2017年5月26日下午4点,东风派出所张姓警察等人再次来到法轮功学员李凡丽、陈广昌门前,表明要找李凡丽,并询问陈广昌在吗。李凡丽表示陈广昌不在,不允许进家。派出所警察就走了。

李凡丽、陈广昌系夫妻,都是法轮功学员。陈广昌原系律师,因坚持法轮功信仰,在2013年被迫失去原来的律师工作,一家人失去了生活来源。为了谋生,李凡丽、陈广昌在家中给朋友看护幼儿,以此为生。两人心地善良,性情单纯,对孩子尽心尽力,所以深受孩子的家长好评。济南东风派出所恶警明知李凡丽、陈广昌家中有幼儿,却屡次在工作时间扛着摄像机登门造访,根本无视对儿童的基本保护。这种行为违背了法律,也突破了基本的人伦底线。

李凡丽、陈广昌夫妻因为坚持信仰法轮功,自2012年以来多次被迫害,陈广昌被非法拘留、取保候审、监视居住、强制去洗脑班,李凡丽被拘留,多次面临失去人身自由的威胁。这也是派出所都知道的事实。另外,李凡丽在15岁因病做了胃大部分切除手术,之后一直身体极其虚弱,挣扎在生存线上。她完全是依靠着信仰的力量,就靠着炼功学法,走到了今天。最近,李凡丽双腿浮肿,身体虚弱。派出所明知这一切,却仍然要进行所谓的“入户调查”,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威胁,完全是善恶颠倒,专门欺压良善。

前来入户调查的人员:张姓警察,不详。
杜海云:15098912296
居委会主任:耿继泉 18615310195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5/29/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48850.html#175290051-14

2014-04-01: 山东誉实律师事务所主任李相杰恶行

山东誉实律师事务所主任李相杰,剥夺该所修炼法轮功的陈广昌律师的年检权利,并拒绝核对账目以归还陈律师应有的报酬。

三月二十七日,李相杰还不惜叫警察,诬告“有法轮功闹事”,暗示警察抓捕陈广昌律师,但是没有得逞。

山东誉实律师事务所律师陈广昌因坚持信仰法轮功,于二零一二年、二零一三年被铁路公安局构陷,先后被非法刑事拘留、取保候审、监视居住。陈广昌的律师资格的年检也因此被暂缓注册。

二零一三年九月,铁路公安局解除了对陈广昌的所谓“监视居住”的迫害措施。陈广昌于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向誉实律师事务所申请恢复年检。该事务所主任李相杰在法律之外提出刁难条件,要求陈广昌按照司法部的要求宣誓 “拥护中国共产党”,陈广昌表示不能接受。李相杰遂拒绝为陈广昌申报年检,导致陈广昌律师此后不能再从事律师执业。

同时,李相杰还通知陈广昌的客户,致使他丧失了已经服务十三年的顾问单位。这一切给陈广昌造成很大的经济损失。

陈广昌律师被迫离开该事务所。但是他在该事务所还有一部份收入没有领取,所以陈广昌、李凡丽夫妇于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七日到山东誉实律师事务所,要求核对账目,计算清楚属于自己的收入。

李相杰最初推脱不见。陈广昌、李凡丽来到其办公室后,提出了计算清楚账目的要求。李相杰拒绝核对,并有恃无恐的说:“你告我去吧!”陈广昌、李凡丽坚持要求核对,李相杰随即向“110”、“610”、司法局报警,声称有“两名法轮功份子闹事”。陈广昌随即也向“110”和司法局电话告知:本人是来事务所要求处理工资事项,不是来闹事。

不久“110”警察到场。李相杰叫人将所谓“证据”摊在桌上,其中有陈广昌律师向事务所同事说明自己遭受迫害的材料,以及全国各地不知名字的正义人士声援陈广昌律师而写给事务所的信函,以及陈广昌、李凡丽与事务所领导之间的短信照片。李相杰告诉警察此二人是法轮功(学员),暗示警察将两人带走。

陈广昌、李凡丽则向“110”警察说明自己是来处理工资事项,要求支付工资、计算清楚应得报酬,同时说明了事务所不给办理年检导致不能继续工作、以及客户被断掉等事实,以及由此给家庭生活造成的困难。

“110”警察对劳动工资事项进行了现场初步调解,但没有达成任何调解结果,遂建议陈广昌、李凡丽夫妻向司法机关提出诉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4/1/山东誉实律师事务所主任李相杰恶行-289417.html

2013-03-09: 济南律师陈广昌被要求每日汇报行踪

济南职业律师陈广昌,在中共“两会”期间,被律师事务所要求每日汇报行踪,并由事务所行政人员负责再向上级司法局汇报。

在山东誉实律师事务所工作的陈广昌,修炼法轮大法。二零一二年八月,陈广昌夫妻同遭济南市历下区公安局拘禁,八岁的孩子被逼看着父母受审讯,惊出恐惧症。陈广昌夫妻就此事诉诸法院,却不被立案。济南六一零曾企图强制他们进洗脑班,现又胁迫律师事务所、司法局监视行踪。

这件事的发生,是司法界和律师界的耻辱。法轮功是完全合法的修炼,修炼真善忍,对全社会的道德回升只有好处。律师界和司法局本来应该是依法执法的典范,应能够判断公民合法自由与应当被监视行踪的区别、界限。但是由司法局和律师事务所出面,对修炼法轮功的律师强迫监视,没有法条依据,这个事实却已经发生在中国大陆。

最近,中共“两会”正在召开,中共唯恐迫害恶行被法轮功学员上访反映、或者揭露给新闻媒体,加紧了跟踪、监视。中共六一零等机构冒用执法名义,对法轮功学员根本不讲法律,随意拘禁判刑、掠夺财物。

二零一二年八月七日,陈广昌的妻子李凡丽、孩子陈清悦(当时八岁)在回老家途中,刚进火车站的时候,被济南市历下区公安局国保大队非法拘禁,送入泉城路派出所拘禁二十四小时。公安机关不但未通知陈广昌将其孩子接回家,还到陈广昌家中搜查,然后将陈广昌也送入泉城路派出所,并宣称“根据法律规定,关押二十四小时内应当通知家属,现在你们都在这里,就都通知了”。

由于公安机关不放人,八岁孩子陈清悦无法被送出,而且在派出所拘禁场所亲眼目睹了父母陈广昌、李凡丽被审讯。

李凡丽的母亲在随后因无法得知李凡丽的行踪与安全,得急病昏迷。

二零一二年八月八日,李凡丽被行政拘留十五天,但在执行中第二天晕倒,经查血色素只有4.5克,被接回家。陈广昌的孩子陈清悦在此过程中受到惊吓,此后不愿上学,逐步暴露恐惧症症状。为平复孩子受到的心灵创伤,李凡丽和陈广昌向公安机关多次交涉,要求道歉,被拒绝。

李凡丽向法院提出行政诉讼。此案中,历下公安局由于根本没有拘留以及关押的法律依据,所以必定败诉。但是,济南市六一零为了避免败诉的结果出现,于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通过济南市“法制培训中心”(洗脑班)强迫陈广昌参加“学习”,其真实目的是逼迫陈广昌一家撤诉。陈广昌一家未同意济南市六一零的这个要求。

二零一三年一月,济南六一零又操纵历下法院通知李凡丽:涉及法轮功的案子不立案。这句话彻底曝光了中共对法轮功根本不讲法律的事实。

陈广昌律师的妻儿遭到历下国保的非法拘禁、孩子被逼迫形成恐惧症,无奈诉至法院,却遭到法院“涉及法轮功的案件不立案”的对待。中共想要通过在两会期间加强监视、来达到粉饰太平的目的,其实是毫无益处,只能暴露自身的违法与残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9/济南律师陈广昌被要求每日汇报行踪-270767.html

2012-12-19: 济南法轮功学员李凡丽起诉公安局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七日,山东济南法轮功学员李凡丽向济南市历下区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撤销济南市历下区公安局违法的行政拘留决定书。

李凡丽在二零一二年八月七日被济南市历下区国保大队和泉城路派出所绑架,同时被绑架的还有其丈夫和八岁的孩子。次日,李凡丽被非法拘留十五天。李凡丽因此状告历下区公安局。日前,法院已经收取了李凡丽诉讼文书,但至今尚未给李凡丽办理立案手续。

李凡丽,现年三十五岁,出生于陕北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十七周岁时以全县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中国人民大学环境经济专业。她在十五周岁时因为一场医疗事故做过胃大部切除手术,手术后以肠代胃,身体一直孱弱。二十六岁生女儿时因难产导致剖腹产手术,出月子时刀口化脓,久久不好。之后经常求医问药,采取各种中西医治疗手段,严重时需要输血,经常吃保健品,曾经连续几个月每月费用达三千元以上,给家庭带来严重经济和精神压力。由于身体虚弱,而且为了照顾家庭,所以不能上班。二零零九年八月份,李凡丽开始认真修炼法轮大法,身体恢复健康,大大减轻了家庭负担,性格也变得平和善良。

母女遭绑架,八岁女儿受惊吓

李凡丽及其八岁的女儿在二零一二年八月七日遭到历下区公安局绑架。当时孩子已经放暑假,所以李凡丽带着孩子准备回老家探望母亲。当日深夜零点三十分,李凡丽带着女儿从济南东站准备上火车回老家,遭遇到守候在那里的许多警察,警察以“包里有刀具”为名义检查,随后以“包里有法轮功物品”为由将她们母女带到泉城路派出所,对李凡丽进行了审问。

历下区公安局警察于当夜三点钟到李凡丽家,李凡丽的丈夫不开门,警察翻窗而入,将李凡丽家大量财物扣押(三万多现金、笔记本电脑、手机、打印机等),并将李凡丽的丈夫也带到派出所。李凡丽和丈夫分别被关押在泉城路派出所两个小房间,警察将孩子留在走廊,不允许与父母在一起。孩子只好坐在椅子上一直到凌晨。当时泉城路派出所教导员寿霞警官前来询问,是否在济南有老人、亲属,把孩子接走。但是李凡丽一家在济南没有亲属。寿霞警官就离开了。之后到了早晨,李凡丽和其丈夫就向看守警察提要求,其中第一个要求就是提供二人的手机(都已经被扣),从手机电话簿中找电话号码,好联系亲戚朋友,将孩子接走,离开这个环境。但是看守警察表示“需要请示领导”之后,就再也没有回复。如此一直到八月八日凌晨。

孩子后来告诉李凡丽夫妇,警察还在李凡丽夫妻都被带走的时候审问孩子是否炼功、李凡丽如何炼功等问题,孩子没回答。还有,派出所警察在审问李凡丽的时候,踢桌子、威胁她,把李凡丽吓得大叫一声哭了。李凡丽的哭声惊动了丈夫和孩子。孩子马上要跑来看妈妈,看守警察说:“不是你妈妈”。孩子不相信,直喊:“是我妈妈!”直接跑来审问室,对审问的警察说:“你不能凶我妈妈!”李凡丽安慰孩子:“没有事,这个叔叔是好人。”警察无语。八月八日凌晨大约二、三点钟,李凡丽被判处行政拘留十五天,孩子和李凡丽的丈夫才一起离开派出所。孩子在派出所待了超过二十四小时。

孩子从八月八日白天就说头痛。由于李凡丽还在拘留所,其身体情况基础差,如果放在拘留所,必然有生命之忧,所以孩子头痛的问题一时没有引起家庭注意。第二天,李凡丽晕倒在拘留所,然后被接回家。经过一段时间,孩子的问题逐渐凸显,表现为容易发烧,过一阵就退,系恐怖症的后果。孩子不断说头痛、眼痛,导致向学校请假多次。前一段时间学校老师问李凡丽:“孩子最近怎么了,走路跌跌撞撞,好象被吓着了一样。”知道孩子的遭遇后,人们都很气愤。

李凡丽夫妇要求泉城路派出所、历下公安局国保大队向孩子道歉。孩子自幼认为警察是维护社会秩序的、是善良人们的保障,但国保警察的行为彻底打破了她对警察的认识。可是国保警察拒绝道歉。虽然经过多次上访、到派出所、历下公安局、市公安局、市人大多次反映,都没有结果。有的警察竟然说“你孩子也盘腿,也炼法轮功。” 还有的说:“你提这问题有意思吗?” “我们又没虐待她,又没关笼子里。”也有不少警察建议李凡丽好好为孩子治疗,保重健康。鉴于历下区公安局一直拒绝道歉,李凡丽和孩子分别向历下区法院提出行政诉讼。历下区法院表示孩子的诉讼无法受理。所以,李凡丽以历下区公安局为被告,提出行政诉讼,要求撤销行政拘留决定书。该案正在历下区法院审查,至今尚未给李凡丽办理正式立案手续,一直都在拖延。

除了以上以外,历下区公安局本次所谓“执法”还有多处违法,对李凡丽造成多方面的巨大伤害。概要如下:

利用亲情,对李凡丽逼供

李凡丽被抓捕后,什么也无法“交待”。说穿了不就是炼了法轮功吗?炼法轮功不违法。警察不断轮番审讯,对李凡丽说:“快说吧,说清楚不就完了吗?就可以回家了。”这时,李凡丽面临非常艰难的局面。一是自己的孩子在派出所,可是又不能送走,无法让她离开这个环境。二是自己的丈夫也在派出所,不能工作。三是自己的母亲正在老家等待自己,临进火车站还与母亲互通电话报平安,如果等十多个小时母亲等不到人、又联系不上李凡丽(电话已经被警察没收),一定会惊恐失措、无法形容的痛苦。李凡丽要求与母亲通话说明自己在公安局,也可以由公安局代为通知,但是没有得到同意。相反,警察告知李凡丽夫妇:“根据法律规定,羁押二十四小时之内应当通知家属,现在你们都在这里,就都通知了。”李凡丽为人孝顺,反复要求必须与母亲联系、否则拒绝回答任何问题。八月八日下午,警察迫不得已让李凡丽给母亲打了电话,但没等说完他们就给挂掉了。李凡丽的母亲听到李凡丽来电话说“暂时无法回去”而周围又不让多说时,不知李凡丽面临什么局面,感到深深的恐怖,从此不吃不喝不睡,立刻病倒。

违反管辖 欺骗诱供

李凡丽居住在济南市历城区,不属于历下区公安局管辖。历下区公安局绑架李凡丽,属于预谋性的行为。

在被审问中,李凡丽一直坚持认为自己没有犯罪行为,警察也没有说明具体的事由。直到八月七日下午,历下国保大队警察曹全告知李凡丽:因为李凡丽向一个杂货店店主贺磊订做一个书架,给杂货店店主贺磊支付了印有“法轮大法好”字样的钱币,贺磊花这种钱买羊肉串的时候被举报,所以公安机关查到是李凡丽使用的这些钱。历下国保大队警察曹全还跟李凡丽说:“真是把小伙子(贺磊)吓得够呛。”李凡丽知道法轮功在中国遭受打击,而贺磊并不炼法轮功,如果把这件真相币的事情扣到贺磊头上予以处罚,对他太冤枉了。李凡丽不愿意贺磊因此受罪,于是告诉曹全:“这件事与他无关,钱是我给他的。”

可是,贺磊买羊肉串被举报完全是警察为了诱供而捏造的谎言。国保大队警察利用了李凡丽的善良欺骗她拿到证词,随后于八月七日下午找到贺磊,说李凡丽“已经招认”,从贺磊口中取得证词,从而作为办案证据。历下国保大队的做法是先抓人、后找证据,而且欺骗诱供,根本是违法的。而且,李凡丽是在自己家中给贺磊钱的,钱也是贺磊自愿收取的。所有的事实都发生在历城区,历下区公安局本次“执法”根本违法。

李凡丽从拘留所出来后,找到贺磊安慰他,询问他是否遭到公安恐吓。这时贺磊告诉了李凡丽真相。贺磊说:“咱们都被警察欺骗了!”

善恶全部颠倒,无视法律,横行无忌

这一次历下区公安局与国保大队是打着法律的名义拘留李凡丽的。李凡丽进入拘留所后大吃一惊:里面关押着卖淫的、吸毒的、打架斗殴的等等,他们只是拘留三天、五天、七天、十天。可是只要涉及法轮功的,例如说“法轮大法好”的等等,一律拘留十五天,个别的十三天。这不是善恶全都颠倒了吗?这不是不讲法律吗?

李凡丽及其家人多次要求国保大队提供迫害法轮功的法律依据。国保大队不能提供,就把中国打击邪教的法律规定拿来充数。可是这不能成立。法律规定故意杀人为犯罪,但怎能抓来一个好人就当成杀人犯?这完全没有法律依据。经过多次的追问,国保大队队长郭大鹏无法回答,干脆这样说:“我没有必要给你提供!”实在太无法无天了。国保大队的另一名警察孙辉说:“我从来不反对任何人用任何办法出国、移民,离开中国。但是在中国,就这样。”

法轮大法在中国遭到迫害已经十多年了。通过多年的经历,许多人已经知道了法轮大法的真相。许多人对于法轮功遭到的迫害十分同情,对李凡丽及其孩子的遭遇十分同情,但是在中共的恐怖统治下,感到很无奈。也有正义的人们说:“告他们!我支持你!”

现在李凡丽已经在济南市历下区法院起诉了历下区公安局,要求撤销违法的行政拘留决定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2/19/济南法轮功学员李凡丽起诉公安局-266715.html


2012-10-24: 济南李凡丽要求派出所返还掠走的财物
济南法轮功学员李凡丽(女)于二零一二年八月七日遭到绑架,其孩子被关押超过二十四小时,家庭遭受伤害和痛苦。现在其大量财物四万元左右仍被扣押。李凡丽正在向社会呼救求助,要求泉城路派出所对受伤害的孩子道歉并返还非法抄家时掠走的财物。

现年三十五岁的李凡丽因为身体原因修炼法轮功。她一九七七年出生于陕西省神木县一个普通农民的家庭。她十五周岁时因为一场医疗事故做过胃大部份切除手术,之后以肠代胃,身体一直孱弱。但在十七岁时以全县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中国人民大学环境经济专业。李凡丽现在是一个九岁女孩的母亲。她在二十六岁时生下女儿,因难产导致剖腹产手术,出月子时刀口化脓。之后经常求医问药,采取各种中西医治疗手段,严重时需要输血,经常吃保健品,曾经连续几个月费用达三千元,给家庭带来严重经济和精神压力。

二零零九年八月份,李凡丽开始认真修炼法轮大法,不需任何治疗和药物,保持身体健康和正常生活。

李凡丽在二零一二年八月七日凌晨零点三十分,带着当时八岁的女儿,刚刚进入火车站、准备乘火车回老家的时候,突然围上来大约二十个警察,以李凡丽包里有刀具为名检查,然后以包里有法轮功的东西为由,把李凡丽和孩子带上警车,送到济南市泉城路派出所。其实,这是恶警通过监听电话知道李凡丽的行踪,专门在火车站等她的。

随后恶警在半夜二点钟到了李凡丽家,要进行搜查。李凡丽的丈夫不开门,他们就翻窗进入李凡丽家,予以搜查。抄走李凡丽丈夫的电脑、手机、打印机、三万多元现金、许多书籍等。一并被查扣的还有李凡丽和孩子随身带的手机、优机、其它物品,总计大约四万元,还以抗拒公务(不开门)为由把李凡丽的丈夫也抓走。

恶警将李凡丽一家三口关押在济南市泉城路派出所,李凡丽要求和父母联系。因为李凡丽的母亲刚刚和她打过电话,已经安排了在李凡丽到达老家火车站的时候接站,如果按时接不到人、又联系不上李凡丽的话,肯定会惊慌着急。李凡丽的这一合理要求被恶警拒绝。后来李凡丽才知道,其母亲果然第二天联系不上李凡丽,惊慌失措,不吃不喝不睡导致生病。从那一天后,李凡丽的母亲一旦电话找不到她,就会惊慌失措、恐惧害怕。

更可怜的是李凡丽的孩子,从小精心呵护,却被关押在派出所。恶警不让孩子和母亲在一起,让孩子独自在走廊的椅子上睡了一晚上。第二天,警察审问李凡丽的时候大声呵斥、踢桌子,孩子在走廊中听到了,哭着冲进审讯室,要求警察“你不能凶我妈妈!”这是在一个只有八岁的女孩面前威胁她的母亲!对一个孩子来说残忍至极!警察还背着李凡丽审讯她的孩子,问孩子是否也炼功,对孩子诋毁李凡丽

第二天李凡丽被非法拘留,孩子离开母亲回到家,此后就开始头痛。直到现在,还经常说眼睛疼、头疼等等,几次请假。本来,李凡丽的孩子除了打预防针、以及有一次便秘(二岁时),从小是没有进过医院的,在幼儿园、学校基本全勤。她从小就很健康快乐,现在却压力极大,健康受损。学校老师问李凡丽:孩子怎么最近好象吓着一样,走路都六神无主呢?李凡丽告诉原因,老师很气愤:老不尊、幼不爱,怎么能对孩子这样!

李凡丽经过重重折磨,然后被判处行政拘留十五天。在拘留所里,李凡丽担心母亲、孩子、丈夫。她努力适应,希望走出拘留所后继续以后的生活。但是到第二日,她突然晕倒在拘留所的院子里。通过120急救,查出血色素只有四点五克(正常范围为十一~十七克,六克以下就属于随时晕厥系列)。按照法律规定,停止拘留、立刻回家休养治疗。李凡丽于是给老家打电话,才知道母亲已经病了。李凡丽顾不得自己,赶快回老家看母亲、奶奶。从老家回来后,她又顾不得自己,想办法多照顾孩子。现在孩子正在继续学业,但是成绩受到影响,一度滑落。

在这一次事件中,李凡丽、她的母亲、她的孩子、她的亲人都受到了严重的伤害和煎熬。这一切都因为国保警察处罚李凡丽(一个法轮功信仰者)而引起。但李凡丽信仰 “真、善、忍”、修身养性、祛病健身完全合法合理,使她可以远离沉重的医药费和营养费负担、并保持生命和健康。而且信仰是天赋人权,受宪法保护。国保人员抓捕李凡丽,禁止她炼功,导致全家病的病、怕的怕、日夜不安宁,才是危害社会!

李凡丽现在提出了两点呼吁,希望善良的人们予以支持:

(一)要求泉城路派出所对孩子公开道歉。作为善良的女性,李凡丽也希望公安珍惜自己的形象。在这次事件中,国保和派出所滥用职权、倚强凌弱、欺压妇女和儿童、欺压百姓,严重的伤害了李凡丽、她的家庭和整个社会,也损害了政府形象,更伤害了孩子对社会的信任。在李凡丽向12345求救后,派出所竟然向市长电话12345答复说“孩子被关押是李凡丽的责任” !这完全是无视法律、无视人性的推诿责任!李凡丽女士说:如果孩子吓出毛病,会毁了她一辈子的,这个责任谁也承担不了。希望这样的悲剧再也不要发生。

(二)要求立即返还财产。李凡丽家被扣的大约四万元财产,包括现金、电脑、手机、优机、书籍、打印机等等,应当返还。公安人员在扣押时就说肯定会返还。但是李凡丽到派出所、公安局多次,到局长接待室、打市长电话多次求助,都没有解决,现在已经拖延了两个多月。在这个过程中,有很多人对李凡丽表示同情、给予帮助、安慰,尤其12345市长电话帮助很大。但与此同时,派出所却屡次推诿,甚至历下区国保恶警在历下区公安局长接待室还威胁李凡丽。现在旷日持久的拖延、恶警的威胁,对李凡丽造成巨大压力。希望所有的财物立即返还并赔偿相关损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0/24/济南李凡丽要求派出所返还掠走的财物-264411.html


2012-08-16:济南市法轮功学员李凡丽被迫害经历
二零一二年八月七日凌晨,济南市三十四岁的法轮功学员李凡丽,带着八岁的女儿到济南火车东站乘坐火车,打算回老家探望母亲,不料突遭恶警绑架。

当时,母女二人一进入火车站,即被告知包中有刀具,需要搜查,李凡丽以火车即将开要求放行,而且确无刀具。大约二十人左右围住母女二人,现场搜出法轮功的一些护身符、书籍等。接着警察将母女二人带上警车。当李凡丽要求妥善处理火车票,一警察说:一定处理好。之后再没有人承认此事,导致六张火车票作废。

母女二人被关入济南市泉城路派出所,派出所不让孩子和母亲在一起,母亲关在候问室,八岁的孩子不能接触妈妈,在椅子上坐了一晚上。半夜两点,历下区国保来到济南市历城区李凡丽的家中,要求非法搜查,遭到其丈夫的拒绝,最后竟然弄坏防盗窗爬进房间,拿走李凡丽家中有关法轮功书籍、光盘等物品,又拿走现金约四万元,所有家中只要可能与法轮功沾边的物品一件不留,而且竟然把其丈夫的笔记本电脑、打印机、手机也拿走(私人工作物品),同时以其丈夫抗拒公务为由,将其从家中抓走,不出任何手续和物品单据。一家三口都被关在派出所。

第二天,警察一直关押了他们全家,李凡丽提出三点要求:1、孩子让邻居带走,不要留在派出所,孩子无法正常生活。2、给老家父母打个电话,说明情况,以免父母今天下网到火车站接不到人之后担心。3、八月六日自己驾车发生交通事故,说好次日早晨八点半理赔,所以必须与保险公司和对方车主说明。派出所以孩子必须由直系亲属接走、打电话可能泄露案情为由无理拒绝。

下午接近三点,警察开始轮番非法审讯夫妻二人。李凡丽和丈夫都拒绝签字配合。

八月八日凌晨四点,李凡丽被劫持到济南市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日。到九日上午,李凡丽在重重折磨打击之下,已经不能进食。九日晚上突然晕倒。拘留所打120急救,医院查出血色素4.5克,属于重度贫血,急需治疗。

十日,拘留所要求泉城路派出所接走李凡丽李凡丽在被迫害三天后出狱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16/济南市法轮功学员李凡丽被迫害经历-261630.html

济南市联系资料(区号: 531)

2019-02-17:
高尔派出所电话;0531-82804101
所长 李焕明 82800582 15505318708
教导员 徐军 15505310916
副所长 张庆 13583130678
罗振山 15954900039
郭松 13864172676
徐杰 13176404988
任伟 13791055000
邱风建 15505318628
程连胜 88160676 15315578590
2019-01-09:参与迫害山东省济南市法轮功学员贾兆民相关单位及责任人
德州市齐河县公安国保处:0534-5509097
齐河县胡官派出所:所长陈显金
齐河县公安局:局长黄兆河、局长刘立文 17605345796
国保大队长 张小亮 、警察陈浩主要分管此案
齐河县检察院范树林 18553405888,起诉科朱梅、付磊 、崔婷婷 、王光林
齐河县法院张军 13605340167
(注:其中国保警察陈浩、检察院叫朱梅,法院叫赵贵杰,三人曾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黄玉萍和魏乐生。)
局长刘玉辉 5345509001、13869237366、18653469277
政委张宁 5345509002、15905343181
副局长韩兆元 13706391108
副局长张着玲 5345509005、13953448196
副局长阮希勇 5345509006、13953448168
副局长房安才 5345509007、13905448928
副政委王振利 5345509008、13905348889
副局长李晓同 13905348966
副局长金晓东 5345509009、13905449999
副局长刘利 5345509010、13791322102
副局长赵巨松 15153400001
副局长韩涛 13792207388
政治处主任黄吉龙 5345509012、13706391686
国保大队:
电话 5345509098、5345509097、5345321305转4350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