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17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哈尔滨 依兰县 >> 宁淑贤, 女, 60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01-15:三次遭劳教迫害 哈尔滨退休女教师再被拘留
二零一七年一月五日,哈尔滨依兰县退休女教师宁淑贤,在依兰县依兰镇乡兰屯纺织厂讲法轮功受迫害真相时,遭恶意举报,被依兰县东城派出所绑架并非法拘留十天。

宁淑贤女士,六十岁左右,是依兰县达连河镇学校退休教师,修炼法轮大法后,摆脱了股骨头坏死、脑外伤后遗症等疾病的折磨。宁淑贤女士因不放弃信仰真善忍,曾三次被非法劳教:二零零零年七月被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二年五月被非法劳教三年,两次都被非法关押在万家劳教所,二零零八年再次被非法劳教一年零九个月劫持到哈尔滨前进劳教所,后因不放弃信仰被非法加刑四个月。六年多的非法关押期间受尽酷刑折磨。

二零一七年一月五日上午十点多钟,宁淑贤、倪春燕(50多岁),去依兰县依兰镇乡兰屯纺织厂讲法轮功被迫害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人恶意举报后,遭依兰县东城派出所一名着装警察和一名便衣绑架。警察把倪春燕、宁淑贤两个人连推带搡,拖到警车里绑架,下午劫持到哈尔滨市非法拘留十天。

三次被非法劳教经历

一、被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到万家劳教所

宁淑贤深知法轮大法好,为了让人明真相,二零零零年二月去北京信访办上访,结果被中共绑架,在依兰看守所非法拘留十八天。二月份出来,因集体炼功,又被绑架拘留了一个多月,期间绝食七天,后被勒索两千元才放回。

二零零零年六月的一天,依兰县东城派出所恶警将宁淑贤绑架到依兰县看守所。在看守所里,恶警郑军、郭莹、尚德忠、看守所司机等人一起对法轮功学员们拳打脚踢,薅头发,打耳光,打的非常残忍。宁淑贤曾被铐在铁椅子上,看守所所长郑军曾狠打宁淑贤的胸部,致使其疼了很多天。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四日,宁淑贤被非法劳教一年,劫持到邪恶的哈尔滨万家劳教所。在万家劳教所,每天包夹轮番“转化”迫害宁淑贤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强迫宁淑贤和其他法轮功学员看污蔑大法的录像,逼写“三书”,宁淑贤和依兰的几位法轮功学员一概不配合。一次,晚上宁淑贤和几个法轮功学员炼功,大队长张波强迫宁淑贤和法轮功学员们背手蹲在地上,然后将她们铐到暖气管上,把宁淑贤铐了半宿,其他法轮功学员被铐了一宿。

后来宁淑贤被家人办理保外就医,在劳教所共呆了八个多月。

二、再次被非法劳教三年 劫持到万家劳教所

二零零二年五月,依兰县公安局,为了完成上级给的“劳教任务”,宁淑贤被绑架到看守所,非法拘留两个多月,后被劳教三年,又劫持到万家劳教所。

到劳教所,恶警开始强迫宁淑贤写“三书”,宁淑贤不写,就开始罚蹲,从早晨五点一直蹲到半夜十二点。因宁淑贤股骨头坏死,蹲不了,心跳,浑身突突、冒汗。科长赵余庆说宁淑贤有心脏病,让刑事犯白雪莲往宁淑贤嘴里塞速效救心丸。宁淑贤白天蹲,晚上蹲,恶警不让睡觉,连活动一下都不行,稍微活动一下,白雪莲就用脚踹她。当宁淑贤蹲到第四天,恶警看宁淑贤实在蹲不了了,就问宁淑贤写不写“三书”,宁淑贤说不写,副科长姚福昌就给宁淑贤“上大挂”,上了半个多小时,那种痛苦,用语言难于表达。

在集训队,姚福昌把改写的污蔑大法的歌作为队歌,每天早晚让法轮功学员唱。宁淑贤不唱邪恶编的骂大法的歌,被他们拉出去把眼睛、脸打得紫黑。

三、又一次被非法劳教一年零九个月 关押到哈尔滨前进劳教所

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六日,由于讲真相,宁淑贤遭构陷,被依兰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到依兰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七天后,宁淑贤又被他们非法劳教一年零九个月,劫持到哈尔滨前进劳教所。

次年三月,市妇联来前进劳教所“慰问”,当班狱警于芳丽检查犯人名签,问宁淑贤为什么没戴,宁淑贤说:我是大法弟子,我不在劳教其中。于芳丽拽着宁淑贤的头发,打宁淑贤的嘴巴子,然后把宁淑贤拽到图书室,拿起拖布杆打宁淑贤嘴,把宁淑贤的嘴打出一道口子,血流如注。班长孙博也过来打宁淑贤,薅头发、打嘴巴子、用脚踹。等她们下班后,大队长张波接班,杨艳把宁淑贤的情况向张反映,张把宁淑贤叫到她办公室,让宁淑贤戴名签,宁淑贤不戴,她就用拳头打宁淑贤。张波打完后,包夹宁淑贤的狱警周木奇也开始薅宁淑贤头发,打嘴巴子。从那以后,她们每个月都给宁淑贤加期,总共加期四个月。

三次非法劳教,宁淑贤承受了六年余的牢狱迫害,经历太多太多的痛苦,这里只是其中几例,就足见中共邪党的丑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15/佳木斯市向阳区公检法对王淑英非法庭审-340906.html

2017-01-07:黑龙江依兰县法轮功学员宁淑贤、倪春燕被绑架

2017年1月5日上午十点多钟,黑龙江依兰县法轮功学员宁淑贤(60多岁)、倪春燕(50多岁),去依兰县依兰镇乡兰屯纺织厂讲真相,被恶人构陷后,被依兰县东城派出所一名着装警察和一名便依警察把倪春燕、宁淑贤两个人连推带搡,拽到警车里,绑架。下午送往哈尔滨市非法拘留十天,拘留地址不详。

东城派出所电话:0451-57231342   0451-57285747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7/二零一七年一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40568.html

2011-01-26: 遭迫害生活难自理 贾兴华再被劳教迫害二年

哈尔滨尚志市法轮功学员贾兴华,被恶警绑架并打成重伤,腰椎骨折,并有严重的心脏病症状,生活基本不能自理,却被非法劳教,在哈尔滨前进劳教所遭受了二年多的迫害。

下面是贾兴华自述其在前进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

(四)其他法轮功学员遭遇的迫害

法轮功学员宁淑贤有病,周慕芝把她打的脸都变形了,嘴、鼻子往出流血,她被打的一个跟头一个跟头的,周慕芝大骂不止,在零九年三月六日,宁淑贤又被叫到办公室,被周慕芝、于芳丽、刘畅打得顺着头往下淌血,鼻子嘴也都在流血,身上到处青紫,吸毒犯孙博打宁淑贤的头,当场就把宁淑贤打昏了,大夫来告诉孙博:宁淑贤头有病,你这么打她会打死她的。

高国风零七年九月二十九日喊“法轮大法好”,被二队恶警硬拖出去,把会议室两边的椅子都拽倒了,她被拽到一楼的地上,五个恶警打她一个人,被关进小号,上大挂。回来后,高国凤说胳膊不好使,她被折磨的生活都不能自理。

王桂芹为了制止恶警丛志秀骂师父,被丛志秀打的嘴角流血,鼻子流血,在寒风中冻着。王桂芹被劫持到劳教所那天,她不写三书,王敏,刘畅就罚她蹲地砖,一天加半个晚上。那天下了一场大暴雨,把树枝都挂断了,连老天都震怒了。崔霞的电子书被丛志秀搜走,在崔霞回家时,向她要,丛也没给。

宋玉莲不写三书,二次被上大挂,加上大队长张波在内七个人打她,几度昏死过去,恶警们把我们三楼的门关上怕听见,但都能听到楼下喊“法轮大法好”、乒乒不停的打和凄惨的叫声。大队长张波叫她们把宋玉莲的腿踹折,致使宋玉莲的两腿紫黑,肿的脱不下来裤子。还有一次宋玉莲被迫害的大流血,险些丧命。

孙丽凤因为不报名,逼坐在冰冷的地砖上,出现子宫肌瘤,血流的很多,脸色苍白,浑身浮肿,鞋都撑坏了还要上车间,被罚干更多的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6/遭迫害生活难自理-贾兴华再被劳教迫害二年-235323.html

2010-12-09: 哈尔滨前进劳教所的所谓“人性化管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9/哈尔滨前进劳教所的所谓“人性化管理”-233443.html

2010-08-04: 依兰县退休教师三次被非法劳教折磨
(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宁淑贤,女,五十五岁,是黑龙江省依兰县达连河镇学校的一名退休教师。因为不放弃修炼法轮大法,从二零零零年二月至今,先后两次被非法关押到哈尔滨万家劳教所、一次被劫持到前进劳教所,十年中,受尽酷刑折磨。

宁淑贤在修炼法轮大法前,浑身是病,特别是股骨头坏死、脑外伤后遗症折磨的她痛不欲生。修炼法轮大法后,所有疾病不翼而飞,身心健康,对人生充满了希望。然而,随着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大法后,宁淑贤深知法轮大法是高德大法,中共利用谎言欺骗所有的中国人,于是,二零零零年二月,宁淑贤为了让人明真相,去北京信访办上访,结果被中共绑架,在依兰看守所非法拘留十八天。二月份出来,因集体炼功,又被绑架拘留了一个多月,期间绝食七天,后被勒索两千元才放回。以后的这些年,宁淑贤被三次非法劳教。

一、被非法关押万家劳教所

1.看守所里遭毒打和野蛮灌食

二零零零年六月的一天,依兰县东城派出所恶警闯到宁淑贤家。当时宁淑贤没在家,他们把宁淑贤的大法师父法像抢走。第二天早上,他们又回来,逼问宁淑贤大法经文是哪里来的?宁淑贤不告诉他们,于是,这些恶警把宁淑贤绑架到依兰县看守所。

在看守所里,一次,宁淑贤和其他法轮功学员集体背法,所长郑军把他们拉到外面,站成一排,在烈日下暴晒。宁淑贤和其他法轮功学员接着背法。郑军气势汹汹的过来,用尽力气拳击宁淑贤胸部,宁淑贤的胸部疼了很多天。

看守所里知道宁淑贤和其他法轮功学员有大法书,准备搜监,宁淑贤把书藏在自己身上。搜监时,狱警谷海荣没搜着,这时副所长林忠盯上了宁淑贤,其他法轮功学员齐心护着宁淑贤,恶警郑军、郭莹、尚德忠、看守所司机等人一起对法轮功学员们拳打脚踢,薅头发,打耳光,打的非常残忍。他们把宁淑贤铐在铁椅子上,用剪子铰开她腰上缠的大法书。宁淑贤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起绝食抗议,要求归还大法书。绝食七天,郑军、林忠为首的几个狱警给法轮功学员们野蛮灌食,最终也没归还大法书。

2.被非法劳教一年

七月二十四日,宁淑贤和其他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一年,劫持到邪恶的哈尔滨万家劳教所。在万家劳教所,每天包夹轮番“转化”迫害宁淑贤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强迫宁淑贤和其他法轮功学员看污蔑大法的录像,逼写“三书”,宁淑贤和依兰的几位法轮功学员一概不配合。一次,为了开创学法炼功的环境,晚上,宁淑贤和几个法轮功学员炼功,大队长张波强迫宁淑贤和法轮功学员们背手蹲在地上,铐到暖气管上,把宁淑贤铐了半宿,其他法轮功学员被铐了一宿。

后来,宁淑贤被迫害得浑身长疥,他们把宁淑贤送到万家医院打针,宁淑贤不配合,把针拔下,药瓶子给摔了。万家医院院长宋某薅宁淑贤头发,打嘴巴子,用拳猛击前胸,宁淑贤被打得很厉害。

后来宁淑贤被家人办理保外就医,在劳教所共呆了八个多月。

二、再次被非法劳教 劫持到万家劳教所

二零零二年五月,依兰县公安局,为了完成上级给的“劳教任务”,到宁淑贤家抄家,搜走一本大法书,看地上放个椅垫,就说宁淑贤炼功了。于是,宁淑贤被绑架到看守所,非法拘留两个多月,后被劳教三年,又劫持到万家劳教所。万家劳教所惧怕依兰法轮功学员的坚定信仰,而拒收。于是,恶警又把宁淑贤和其他法轮功学员拉回依兰看守所。过一段时间,又把宁淑贤和其他十几个法轮功学员劫持到万家劳教所。

到劳教所,开始强迫写“三书”,宁淑贤不写,就开始罚蹲,从早晨五点一直蹲到半夜十二点。因宁淑贤股骨头坏死,蹲不了,浑身冒汗,心跳,浑身突突。科长赵余庆说宁淑贤有心脏病,让刑事犯白雪莲往宁淑贤嘴里塞速效救心丸。宁淑贤白天蹲,晚上蹲,恶警不让睡觉,连活动一下都不行,稍微活动一下,白雪莲就用脚踹她。当宁淑贤蹲到第四天,恶警看宁淑贤实在蹲不了了,就问宁淑贤写不写“三书”,宁淑贤说不写,副科长姚福昌就给宁淑贤 “上大挂”,上了半个多小时,那种痛苦,用语言难于表达。

在集训队,姚福昌把改写的污蔑大法的歌作为队歌,每天早晚让法轮功学员唱。班长李宪梅、刘宏宇巡视,看谁不张嘴,就报告给狱警。李宪梅看宁淑贤没唱,于是李宪梅报告给姚福昌,姚把宁淑贤和另一法轮功学员拉去罚蹲。等恶警赵余庆上班来后,他问宁淑贤为啥在这蹲着,姚向他说了原因,赵余庆就开始用小铐子把宁淑贤站着铐在床上,赵就开始打宁淑贤嘴巴子。打了一阵子后,赵、姚一人拿一根电棍,在宁淑贤的上半身到处电,把宁淑贤的脸都电黑了。从此这个邪歌再也不唱了。

在劳教所,每天都强迫做十几个小时的奴工,还经常强迫法轮功学员看污蔑大法的录像,讨论、背守则等,不从者就挨打、电棍电,每天吃的是玉米面板糕,菜汤没有一滴油,还非常脏,菜都不洗,汤里有泥、虫子等。

三、又一次被非法劳教 关押到哈尔滨前进劳教所

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六日,由于讲真相,宁淑贤被一不明真相者恶意举报,被依兰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到依兰看守所,宁淑贤绝食抗议。第四天,王所长和谷海荣把宁淑贤送到县医院,从鼻子插管,野蛮灌食。灌完后,管也不给拔,宁淑贤呕吐不止。后来,恶人天天给宁淑贤打针。拘留十七天后,宁淑贤又被他们非法劳教一年零九个月,劫持到哈尔滨前进劳教所。

在前进劳教所,宁淑贤被每天强迫干各种杂活,背守则、规范。三月,市妇联来前进劳教所“慰问”,当班狱警于芳丽检查学员名签,检查到宁淑贤,问宁淑贤为什么没戴,宁淑贤说:我是大法弟子,我不在劳教其中。于芳丽拽着宁淑贤的头发,打宁淑贤的嘴巴子,然后把宁淑贤拽到图书室,拿起拖布杆打宁淑贤嘴,把宁淑贤的嘴打出一道口子,血流如注。宁淑贤说,你警察打人犯法,我信仰真善忍无罪。于听后继续打宁淑贤。这时,队长杨艳过来了,看宁淑贤满身是血,拿纸给宁淑贤边擦边说,宁淑贤,你别说了,你到这个时候还洪法呢。这时,班长孙博又过来打宁淑贤,薅头发、打嘴巴子、用脚踹。等她们下班后,大队长张波接班,杨艳把宁淑贤的情况向张反映,张把宁淑贤叫到她办公室,让宁淑贤戴名签,宁淑贤不戴,她就用拳头打宁淑贤。张波打完后,包夹宁淑贤的狱警周木奇问宁淑贤为什么不配合,宁淑贤说我不是来劳教来了,我是大法弟子,我不在其中。然后,周木奇也开始薅宁淑贤头发,打嘴巴子。从那以后,她们每个月都给宁淑贤加期,总共加期四个月。

四月二十日,一大队没有活,大队长王敏让宁淑贤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出去晒晒太阳,法轮功学员张滨凤耳聋,别人说话听不见,就看口型。狱警张艳丽见张滨凤看她,张艳丽就骂张滨凤,大队长王敏就说法轮功是X教。宁淑贤站起来说,法轮大法是正法。王说,宁淑贤,你过来,拽着宁淑贤头发往墙上使劲撞,把头撞了两个大包,下巴也打青了。然后,张艳丽给宁淑贤罚站,宁淑贤不配合。

三次非法劳教,宁淑贤承受了六年的牢狱迫害,经历太多太多的痛苦,这里只是其中几例,就足见中共邪党的丑恶。

中共迫害十一年来,不仅宁淑贤受尽了折磨,宁淑贤的亲人也承受了极大的痛苦,这都是中共和江氏集团一手造成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4/227939.html

2010-04-13: 依兰县法轮功学员宁淑贤被前进劳教所非法加期关押

依兰县法轮功学员宁淑贤,现被绑架、超期非法关押在(哈尔滨市道里区新农镇后胡家)前进劳教所。劳教所以其抗拒改造为名给其非法加期四个月零六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4/13/221465.html

2009-07-19: 依兰县大法弟子宁淑贤在前进劳教所一大队被非法迫害

大法弟子宁淑贤现被非法关押在前进劳教所一大队。6月16日接见日时,家属发现宁淑贤身体状况不好,后来得知是被杨队踹的,差点背过气去。家属找到劳教所,劳教所拒不承认。

7月16日接见日时,未让家属接见。不知宁淑贤现在处境如何?里面的处境还很险恶。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7/19/204810.html

2008-08-04: 请同修提供依兰县宁淑贤被劳教的详情
据悉,黑龙江省依兰县大法弟子宁淑贤已于2008年6月12日被非法劳教,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4/183341.html

2008-06-02: 黑龙江依兰县退休教师宁淑贤被绑架
2008年5月26日,黑龙江省依兰县退休教师宁淑贤在依兰县道台桥镇客运站向一熟人刘某讲法轮功真相时,被刘某举报给道台桥派出所,宁淑贤被道台桥派出所绑架,现已被非法刑事拘留,关押在依兰县第一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6/2/179580.html

2008-05-30: 发生在黑龙江省依兰县达连河镇的“连坐”迫害
2008年5月26日,黑龙江省依兰县达连河镇退休教师宁淑贤在道台桥乡向民众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恶人举报,当地派出所恶警将她绑架,并劫持到依兰县公安局,投入看守所进行迫害。

5月27日,依兰公安局恶警到宁淑贤女儿家非法抄家,并抢走宁淑贤的工资卡。

同一天,依兰教委将宁淑贤被迫害一事作为反面材料在全县教育系统下发,并用“连坐式”迫害五名教师(学校安排的所谓包夹),对这五名教师进行罚款2700元。

法轮功学员发真相、传《九评共产党》、促“三退”(退党、退团、退队),并非参与政治,而是为了揭露谎言,制止迫害,同时使民众认清邪党假、恶、暴的本性,退出中共,免于被上天淘汰的厄运。请依兰各界善良的民众,共同谴责暴行,伸出援手,帮助制止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5/30/179380.html

2005-05-11:  一句“炼”,遭万家劳教所三年劳教迫害
我叫宁淑贤,今年50岁。2002年5月17日,县派出所恶警到我家非法抄家,并问我是否继续修炼法轮功,我回答说“炼”,它们就绑架了我,鞋都没让我穿,把我抓進了县看守所。在看守所狱警给我戴上18斤重的脚镣。一共戴了17天,脚脖子被磨坏了。后被非法教养三年,于2002年8月8日投到万家劳教所,这已是我第二次被非法劳教了。

在万家劳教所集训队,赵科长和姚科长对我实施体罚,让刑事犯强逼我蹲着,蹲不好就打,每天从早5点钟蹲到半夜12点钟,我一连蹲了三天。由于长时间蹲着,我的腿酸痛无比,麻木直至失去知觉,身上冒汗,呼吸困难,它们怕我有心脏病给我吃了速效救心丸。因为我炼功前是股骨头坏死,根本蹲不了,可是恶警毫无人性,还强迫我蹲。姚科长和赵科长逼迫我写三书,我拒绝,它们就对我施行酷刑“上大挂”。把我的手反背在背后,用绳子捆上,然后把我反背挂在窗户的铁栏杆上吊起来,这时全身的重量全吊在两臂和肩膀上,肌肉和韧带被拉得像断了一样,剧痛无比,绳子深深地勒進肉里,血流不止,两臂变得青紫。

平时出操,因为我腿疼,赵科长说是装的,强迫我出操。在12大队,队长让四、五个转化的学员包夹我,监视限制我的一切行动,不允许和别人说话,不让我睡觉,强迫我蹲着,蹲一宿。这一个月反复让我蹲,不服从就蹲。

我在七大队时,每天都被迫超负荷劳动,早6点起来干活,到晚上9点以后才收工,每天都在打冰棍杆,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要進行这种无休止的奴工劳动,手背累肿了,手指甲磨光了,也得继续劳动。

我在劳教所历经三年,让我感受到万家劳教所真是人间地狱,对大法学员進行逼供、殴打、谩骂、欺骗、酷刑折磨、超负荷劳动,不干完活就不让睡觉。哈市的大法弟子张江由于不配合邪恶要求,它们就用非常残酷的手段把张江迫害致死。

2004-04-09: 2000年7月份,有一天查号时,万家劳教所恶警发现大法弟子宁淑贤身上藏有《转法轮》,于是就抢,大法弟子们一齐保护书,被恶警打得遍体鳞伤,礼玉华(现在仍在万家劳教所)被推倒在号门铁钩子上,腰部划开一条大口子,鲜血直流,她全然不顾奋力护书。最后书还是被恶警抢走了,宁淑贤被铐在铁椅子上。在全体大法弟子绝食抗议下,一天后宁淑贤才被放回号里。

宁淑贤、女、46岁、依兰县达连河镇中学。1999年被抓,绝食抗议,被勒索2000元释放。2000年3月被恶警绑架,绝食抗议,被恶警逼迫坐刑椅,勒索1000元。2000年7月被非法劳教一年。主要责任人:张焕友。
黑龙江省佳木斯、伊春等地大法弟子遭受迫害事例(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2/22/25495.html

2002-10-18: 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张波、史英白等歹徒摧残、虐杀大法弟子的暴行
8月27号各大队男干警一个队管一个班,共七个班。从他们来了之后,每天大法弟子早5点多就开始被迫坐小板凳,一直到8至9点开始被迫走队列出操,然后被迫背劳教人员守则,如有不服从就打、电、吊、坐铁椅、带手铐、不让睡觉,恶警采取一系列卑鄙手段迫害,如:朱纯荣因不背劳教人员守则,几次被弄进小号,一吊就是一两天,坐铁椅、带背铐、不让睡觉,吊起来再用电棍电,她的腿都被电出大泡,脸都被打青了,坐在铁椅子上电,有时几个电棍一起电。谁不背就弄小号一个一个收拾。

...后来万家劳教所又进一步逼迫大法弟子妥协,强行一个一个关进小号迫害。三楼在7月25日成立集训队后,经常晚上听到惨叫声。当问到他们头上时,他们不敢承认。后来七队有的大法弟子被管教谈一次话之后就被弄到楼上集训队,强制吊、绑、坐铁椅子、蹲。例如:郝沛杰被弄到三楼蹲到半夜只能睡二、三个小时,连蹲三天。开始不蹲,被四、五个女刑事犯打得眼睛充血,肋条打得不敢喘气,头发被薅掉了很多,打了很长时间才停止。刑事犯有白雪莲等。后来又把她吊起来,手铐都进肉里了,还叫嚣你不转化就用种种手段让你活受罪。张波口出狂言,要求转化率达到100%。她在众多大法弟子面前撒谎不眨眼。例如:崔淑香、何苗、高淑霞宁死也不屈服,在生不如死的情况下跳楼抗议。可张波大作文章,她说找谈话不等于强迫,说如果谁死了,就把她录下来,也上明慧网,说你们自己愿意死……。崔淑香目前还在医院,听说大小便失禁,凶犯张波还说要处理。崔淑香在万家劳教所呆了三年了,60多岁,还差几天就要回家了,他们也不放过。大法弟子宁淑贤不唱邪恶编的骂大法的歌,被他们拉出去把眼睛、脸打得紫黑。阿城市小岭大法弟子白秀华被万家医院强行灌食致死。何苗、高淑霞被折磨,恶警往身上浇上凉水冻她们。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0/18/38207.html

2002-03-20: 1. 张波利用叛徒,强行整天给宁淑贤等大法弟子灌输邪悟思想。
2. 指使恶警将大法弟子绑在暖气管上,既站不起来,又蹲不下;
3. 指使管教把大法弟子关進小号,進行长期迫害。
4. 大法弟子被迫害得身上长满脓泡疮,在劳教所医院,由于不配合邪恶,张波便伙同宋院长毒打大法弟子,指使恶警给大法弟子“开飞机”(酷刑),长达两天半。

2001-01-08: 依兰县公安局惨无人道地迫害大法弟子:

五:依兰县非法教养十几人:王淑娟 、孙杰出、严济国、李玉霞、 杜静、 宁淑贤、 赵建才、 郭晶超、 礼玉华、 吴淑莲 、宋瑞义。如今被判劳教的李玉霞的丈夫李彦军由于向世人讲清真相被抓,并被刑侦科李柏和严刑拷打,也面临被劳教的危险。家里扔下一个瘫痪的老父亲和一个十四岁男孩。一间破房,房照还被扣押(因进京上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8/6583.html

哈尔滨 依兰县联系资料(区号: 451)

2018-08-08依兰县法院非法庭审14名法轮功学员 电话补充
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四日,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依兰县法院、检察院、公安局在哈尔滨市松北区法院非法对14名法轮功学员庭审,几位律师对自己的当事人做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法院当庭没有宣判,事后通知家属,十五天内下达庭审结果。此次电话为补充,主要人员有更新。

此次参与庭审人员(区号:0451)
审判员:吕守方 办电57221136 手机13904640390
书记员:崔景凤 (民一庭庭长) 办电57221420 手机15114636888
刑庭庭长:张安克 手机13351817678 13234501063

依兰县法院其他人员
院长(新):孔庆春 办电57239229 手机13303607168
副书记:张丽红 办电57221788 手机13314506788
副院长:史锦田 办电57222378 手机13845028828
副院长:陈佰新 手机15303650345
副院长:熊双龙 手机13100953444
执行局局长:王冲 手机13845026999
审委会专职委员:郎继娟 办电57223531 手机13604815363
办公室主任:王永军 办电57223229 手机13304613338
政工科科长:法振伟 办电57225127 手机15636085789
法警队队长:高振伦 办电57237508 手机13314606000
民二庭庭长:张风华 办电57223532 手机13895812020
执行局副局长:郭利 手机13845028818
审监庭庭长:王勇 办电57223934 手机13804637117
道台桥法庭庭长:关东航 手机13636808666
立案厅厅长:吴红
卢涛 手机13763431999
魏晓军 手机13766923333
丁印德 手机15846038567

依兰县政法委
书记(新):孙玉坤 办电57237868 手机13114612345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