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1-14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北京 >> 东城区(天坛地区) >> 张一粟, 女, 42

张一粟
张一粟近照
个人情况: 原北京京伦饭店西厨师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北京鼓楼大街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12-06-28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3-09-10: 北京张一粟等被洗脑班劫持迫害

北京十三陵明皇度假村洗脑班目前正非法关押迫害张一粟等数名法轮功学员。

北京法轮功学员张一粟,前些天被安定门居委会的王琴等二人劫持到十三陵明皇度假村洗脑班,安定门办事处还抽调了两个的办事处的人员到洗脑班做所谓“陪护”,与张一粟住在一个房间,监控她。

北京十三陵明皇度假村里有很多旅馆,上述邪恶洗脑班就设在其中一个宾馆里的二层楼。这个旅馆在半山腰,二层楼整个用铁栅栏门封闭,走廊出入门口有穿便衣的保安看守,保安来自北京保安公司。房间里的门窗都是封死、打不开的,门也不能随便出入,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囚禁在这个完全隔离的房间里,被强制学习《弟子规》,学磕头等,并被强制写感想和心得。

北京市第六医院的很多医护人员长期定点驻扎在这个洗脑班,每天上下午定点给法轮功学员量血压。据悉,北京市第六医院是个快要倒闭的医院,这些年一直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常常到洗脑班和东城分局对绝食抗议的法轮功学员进行灌食迫害。

据内部人员透露,前段时间曾有个叫珊珊的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在这里很长时间,此学员曾绝食抗议。目前,有数名法轮功学员被该洗脑班非法关押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9/10/北京张一粟等被洗脑班劫持迫害-279349.html

2013-08-30: 劳教所换成洗脑班 北京张一粟再遭绑架

北京东城区法轮功学员张一粟女士,八月二十七日被闯上门的社区邪党人员及派出所警察绑架到洗脑班继续迫害。张一粟今年六月因北京女子劳教所解体而出狱回家,结果不到两个月,再次被中共以洗脑班的形式关入黑狱。

张一粟女士二零一二年六月因将自家房子租给法轮功学员曹东,而被中共非法劳教两年半。此次出面主管绑架张一粟女士的责任人是北京市东城区安定门国旺社区委员会主任、邪党书记王琴。

事件回放

二零一二年六月八日晚上八点左右,张一粟女士象往常一样下班回家,走至家门口时,突然冒出七、八个警察,紧跟着她强行进屋,他们是冲着在她家借住的曹东来的。

法轮功学员曹东,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大学。二零零六年,他因为面见欧洲议会副主席,讲述了自己和妻子以及身边熟识的法轮功学员所遭受的残酷迫害事实,被中共当局绑架,非法判刑五年。他的妻子、北京法轮功学员杨小晶,在遭受多次非法劳教迫害、惊扰、颠沛流离的日子中,于二零零九年十月一日凄然离世。曹东于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八日出狱,之后到北京完成了安葬妻子的心愿,准备一边整理妻子的遗物,一边在北京找工作。善良的张一粟帮助了难中的曹东,为他提供了住所。这激怒了中共警察。

张一粟被绑架后,先被非法关押在北京东城区看守所,一个多月后遭非法劳教迫害。在北京女子劳教所非法关押期间,警察一直对张一粟进行追问、威逼、恐吓,还用不让吃饱饭等手段折磨她,企图从她口中罗织罪名,给曹东加罪、重判,但一直没有得逞。

中共罪恶的劳教制度在全世界臭名昭著,到了难以为继的地步,中共不得不宣布结束劳教所。北京劳教所也面临解体,张一粟遂于二零一三年六月份出狱回家。

劳教所虽然解体,但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仍然在继续,近期更大有用洗脑班这个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狱代替劳教所的趋势。张一粟回家后,东城区安定门国旺社区委员会主任、邪党书记王琴就一直对她进行电话恐吓,扬言不放弃法轮大法信仰,就要把张一粟关入洗脑班。八月二十七日上午,王琴带着安定门派出所警察闯上门,强行将张一粟绑架到洗脑班。

请知情者曝光洗脑班的情况及参与迫害者的个人信息。

一直参与迫害单位信息:
北京安定门派出所:
地址:北京东城区豆腐池胡同11号,邮编100009
电话:010-64064118 或者010-84081556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8/30/劳教所换成洗脑班-北京张一粟再遭绑架-278847.html

2012-09-20: 张一粟母亲要求北京女子劳教所释放女儿

九月十五日左右,北京女子劳教所接见日,张一粟的母亲第一次在那里隔着玻璃见到张一粟,才得知,张一粟八月二十八日之所以表示放弃行政复议,重要原因之一是担心母亲在经济上负担不起请律师的费用。当天,张的母亲见到张一粟后,就要求见女所领导,被管理科警察拦住。老母亲递交了一封事先写好的给劳教所领导的信,要求立即释放张一粟,让她回家照顾亲人,一并附上了张一粟的独生子女证明、老母亲自己的医院病历等证明材料。

二零一二年六月八日晚上八点左右,张一粟从天通苑下班回家,半路被北京安定门派出所警察、东城区某社区、六一零人员截住“谈话”,然后,于当晚十点来钟,强行进入张一粟家中,大肆抄家。当时曹东正在房间睡觉,被他们叫起来带到客厅问话,一直被强制坐在客厅,限制了人身自由。房内搜出什么东西根本没让本人知道,也没出示任何证件和搜查证。搜查笔录和扣押物品清单也没有人向曹东出示过,曹东既没见过,更没在上面签过字。在没有构成证据的情况下,劳教决定书中却认定曹东违法,非法处以劳教两年半,于八月二十八日由东城分局看守所转押至北京市新安劳教所七大队继续迫害。

八月二十七日,张一粟的母亲和律师去七里渠东城分局看守所,要求面见张一粟,商讨行政复议一事时,看守所警察再三拖延时间,领导回避不见,直到下午两点钟再去问时,却被告知:张一粟就在当天的上午被转押到北京女子劳教所去了。张一粟的母亲和律师在八月的骄阳下等了好几个钟头,连口水都喝不上,两人均出现中暑症状。

张一粟是独生女,平日只有她与老母亲两人相依为命,现在家中只剩下她母亲一个孤寡老人,七十岁了,身边没有亲人相伴照顾,她自己白天还要去回龙观照看张一粟的大姨,晚上九点后才回到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9/20/张一粟母亲要求北京女子劳教所释放女儿-263014.html

2012-09-06: 张一粟被劫持到北京女子劳教所

北京法轮功学员张一粟女士帮助难中朋友,而被中共绑架,在北京东城区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后,遭非法劳教迫害。家人申请行政复议,遭遇中共各相关机构以种种借口阻挠。目前,张一粟被关在北京女子劳教所。

大约8月27日,张一粟的母亲和律师李敦勇去七里渠东城分局看守所,要求准许他们面见张一粟,共同商讨对北京市政府的劳教决定提起行政复议一事。看守所负责接待的警察推说,领导现在在开会,不能见他们,让他们等。

老母亲和律师一直等到中午,再去问时,警察又说,领导吃饭去了,让他们再等等。当他们再次求见看守所头头时,得到的回答是,“领导现在午休呢”,让他们等到下午上班以后。

可是,下午两点钟到了,当家属和律师再去问时,却被告知:张一粟就在当天的上午被转移关押到北京女子劳教所去了。

张母和律师第二天风尘仆仆的赶到位于大兴区天堂河的北京女子劳教所,负责接待的警察说:“现在是隔离期,要'消毒',一共二十一天,这期间不许见,我们都见不着。”律师指出,这个理由十分荒唐,是编造出来的谎言和借口,在法律上根本没有这样的规定。

在家属和律师的据理力争之下,看守所警察进到里面去了,过了一会儿,出来了,还带出一张小纸条,据说是张一粟写的,上面还有她的签名和手印,字条大意是,不再提起行政复议。张一粟七十多岁的老母亲和律师只好失望而返。

事后,张一粟家人气愤的指出,怎么证明那个字条就是张一粟写的?即使是她写的,在那个与世隔绝、无理可讲的高压环境下,不可能是她真心的想法,还不知她究竟受到怎样的威胁和折磨才违心写下的呢!

四十一岁的张一粟女士,憨厚善良,居住在北京鼓楼大街,专业学习餐饮,原北京京伦饭店的西厨师。修炼法轮大法后,不但获得了身体健康,还努力把真善忍作为自己的生活准则,工作勤恳,任劳任怨,在利益上从来不争,也决对不贪图小便宜,老板都感叹愿意雇用她这样的人;她为人纯朴憨厚,善良热情,总是为别人着想,同情困难的人,不计个人得失的愿意帮助他人,同事朋友有时都觉的她太“憨”了,都愿意和她相处,她的为人得到大家的一致好评;张一粟非常孝敬,对母亲和老人都能体贴照顾。

二零一二年六月八日晚上八点左右,张一粟女士象往常一样下班回家,走至家门口时突然冒出七、八个警察,紧跟着她强行进屋,他们是冲着在她家借住的曹东来的。北京外国语大学毕业的曹东,六年前因为面见欧洲议会副主席讲述了自己和妻子及身边熟识的法轮功学员所遭受的残酷迫害,被中共当局绑架,非法判刑五年。他妻子杨小晶在受到长期多次劳教迫害、惊扰、颠沛流离之后,于二零零九年十月一日凄然离世。曹东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八日才出狱,此次来北京,他完成了安葬妻子杨小晶的心愿,正准备一边整理妻子的遗物,一边在北京找工作、找租房。

中共自己制定的法律规定,劳教人员在劳教决定书宣布六十天内,有提出行政复议的权利。可是,法轮功学员张一粟、曹东及其家人请律师过程中的遭遇,撕开了这个邪党“依法治国”的伪装,进一步暴露了它虚伪、奸诈、无法无天的邪恶流氓真面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9/6/张一粟被劫持到北京女子劳教所-262445.html

2012-08-05: 二零一二年以来北京法轮功修炼者受迫害综述

......张一粟,女,四十一岁,原北京京伦饭店的西厨师,居住在北京鼓楼大街。修炼法轮大法后,不但获得了身体健康,还努力把真善忍作为自己的生活准则,工作勤恳,任劳任怨,在利益上从来不争,也决对不贪图小便宜,老板都感叹愿意雇用她这样的人;她为人纯朴憨厚,善良热情,总是为别人着想,同情困难的人,不计个人得失,乐于帮助他人,有时同事朋友都觉的她太“憨”了,都愿意和她相处,她的为人得到大家的一致好评;张一粟非常孝敬,对母亲和老人都能体贴照顾。

二零零五年三月,张一粟女士因修炼法轮大法被非法关押在女子劳教所。北京女子劳教所表面冠冕堂皇,好象一座花园,实际是凶残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间地狱,在这里,邪党强制人必须按照邪党的命令去说话做事,必须换掉想做一个好人的真善忍原则,装进去邪党的“假、恶、斗”思想,连女性的基本权利和生理需要都被利用来强迫人放弃信仰,不让上厕所,不让睡觉,被强迫坐小板凳体罚,被奴役做苦工,被强迫写心得体会,张一粟在这个人间地狱身心遭受了巨大摧残。

二零一二年六月八日晚,她象往常一样下班回家,被安定门派出所绑架,理由仅仅是因为她帮助难中朋友,法轮功学员曹东留住。张一粟现已被非法劳教两年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5/二零一二年以来北京法轮功修炼者受迫害综述-261191.html

2012-07-20: 帮助难中朋友 北京张一粟被非法劳教

北京法轮功学员张一粟女士帮助难中朋友,被绑架,在北京东城区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后,遭非法劳教迫害。

张一粟的母亲不知道女儿的下落,多次给东城区看守所都没有人接听,焦急的母亲只好到东城区看守所去询问,苦苦追问,张一粟的预审员刘承志才说张一粟已经被非法劳动教养二年半。张母问为什么这么多天都不通知家属,刘承志说不需要通知家属,只通知本人就行。老母亲质问道,你们不是讲什么人性化管理吗?

老母亲想不明白,法轮功这么好,女儿张一粟炼功身体好,做好人,工作兢兢业业,孝敬老人,乐于助人,是个好孩子,怎么就扰乱社会,破坏法律实施了?政府不管坏人,却把好人逮了,这是什么道理?目前,张一粟的母亲已经请了李敦勇律师,希望女儿能无罪释放。

四十一岁的张一粟女士,憨厚善良,居住在北京鼓楼大街,专业学习餐饮,原北京京伦饭店的西厨师。修炼法轮大法后,不但获得了身体健康,还努力把真善忍作为自己的生活准则,工作勤恳,任劳任怨,在利益上从来不争,也决对不贪图小便宜,老板都感叹愿意雇用她这样的人;她为人纯朴憨厚,善良热情,总是为别人着想,同情困难的人,不计个人得失的愿意帮助他人,同事朋友有时都觉的她太“憨”了,都愿意和她相处,她的为人得到大家的一致好评;张一粟非常孝敬,对母亲和老人都能体贴照顾。

二零零五年三月,张一粟女士因修炼法轮大法被非法关押在女子劳教所。北京女子劳教所表面冠冕堂皇,好象一座花园,实际上凶残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间地狱,在这里,邪党强制人必须按照邪党的命令去说话做事,必须换掉想做一个好 人的真善忍原则,装进去邪党的“假、恶、斗”思想,连女性的基本权利和生理需要都被利用来强迫人放弃信仰,不让上厕所,不让睡觉,被强迫坐小板凳体罚,被奴役做苦工,被强迫写心得体会,张一粟在这个人间地狱身心遭受了巨大摧残。

二零一二年六月八日晚上八点左右,北京张一粟女士象往常一样下班回家,走至家门口时突然冒出七、八个警察,紧跟着她强行进屋,他们是冲着在她家借住的曹东来的。北京外国语大学毕业的曹东,六年前因为面见欧洲议会副主席讲述了自己和妻子及身边熟识的法轮功学员所遭受的残酷迫害,被中共当局绑架,非法判刑五年。他妻子杨小晶在受到长期多次劳教迫害、惊扰、颠沛流离之后,于二零零九年十月一日凄然离世。曹东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八日才出狱,此次来北京,他完成了安葬妻子杨小晶的心愿,正准备一边整理妻子的遗物,一边在北京找工作、找租房。

张一粟的老母亲已经70岁了,一直与唯一的这个女儿张一粟相依为命的生活。2005年,张一粟就因炼功被非法劳教,在大兴女子劳教所备受摧残,还被奴役干重体力活打茶叶包,这次又因帮助朋友曹东被非法劳教,不知又会遭遇什么!这突如其来的打击使她提心吊胆,精神恍惚,中共邪党的暴政使每一个中国老百姓都不得安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7/20/帮助难中朋友-北京张一粟被非法劳教-260437.html

2012-07-09: 请补充甘肃学员曹东和北京学员张一粟被迫害的消息

二零一二年六月八日晚,北京鼓楼附近,甘肃法轮功学员曹东和提供他住宿的北京学员张一粟被绑架。现在他们仍被非法关押于北京东城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7/9/二零一二年七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59961.html#1278235936-1

2012-07-05: 帮助难中朋友 北京张一粟被恶警劫持一月

二零一二年六月八日晚上八点左右,北京张一粟女士象往常一样下班回家,走至家门口时突然冒出七、八个警察,紧跟着她强行进屋,他们是冲着在她家借住的曹东来的。北京外国语大学毕业的曹东,曾因为面见欧洲议会副主席讲述了自己和妻子及身边熟识的法轮功学员所遭受的残酷迫害,被中共当局绑架,非法判刑五年。

这帮警匪中有一人自称是安定门派出所的所长。他们指着在屋里的曹东问张一粟:“他是谁?”“你为什么要留宿他?”又说:“有什么东西都交出来,不交就搜了!”非法抄家后,警察把曹东、张一粟、张的母亲劫持到安定门派出所,一人关在一屋,分头进行隔离审讯。他们反复盘问七十多岁的张母:“你知道他(指曹东)是什么人,你就敢留宿他?”张母回答说:“我就知道他是个朋友,在我家临时借住几天,正在找房子住,还没找到,一找到就搬走。”

张一粟、曹东被非法关押在东城公安分局看守所。安定门派出所通知张母刑事拘留张一粟,强迫张母签了字。六月二十日,曹东的母亲接到了所谓刑拘通知书。

四十一岁的张一粟女士,憨厚善良,居住在北京鼓楼大街,专业学习餐饮,原北京京伦饭店的西厨师。修炼法轮大法后,不但获得了身体健康,还努力把真善忍作为自己的生活准则,工作勤恳,任劳任怨,在利益上从来不争,也决对不贪图小便宜,老板都感叹愿意雇用她这样的人;她为人纯朴憨厚,善良热情,总是为别人着想,同情困难的人,不计个人得失的愿意帮助他人,同事朋友有时都觉的她太“憨”了,都愿意和她相处,她的为人得到大家的一致好评;张一粟非常孝敬,对母亲和老人都能体贴照顾。

二零零五年三月,张一粟女士因修炼法轮大法被非法关押在女子劳教所。北京女子劳教所表面冠冕堂皇,好像一座花园,实际上凶残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间地狱,在这里,邪党强制人必须按照邪党的命令去说话做事,必须换掉想做一个好人的真善忍原则,装进去邪党的“假、恶、斗”思想,连女性的基本权利和生理需要都被利用来强迫人放弃信仰,不让上厕所,不让睡觉,被强迫坐小板凳体罚,被奴役做苦工,被强迫写心得体会,张一粟在这个人间地狱身心遭受了巨大摧残。

张一粟二零零六年出劳教所后,北京京伦饭店无理将她开除,断绝了她的生活来源,由于安定门派出所开出的证明有因炼法轮功被劳动教养二年的字样,她无法找到正常的工作,后来一直打工维生。这次被绑架前张一粟在一家服装店卖衣服。

六年前,欧洲议会副主席爱德华·斯考特来北京走访民间,了解中国人权的实际状况,曹东和另一位法轮功学员牛进平不顾中共红色恐怖,勇敢赴约,与欧洲议会副主席会谈,当时曹东谈到了关押在劳教所里的妻子杨小晶所遭受的迫害,以及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惊天黑幕。会面之后两小时,曹东在回家的路上,被北京市国安局二处便衣突然绑架,并在北京秘密非法关押了三个多月,被劫持到他老家甘肃非法判刑五年。他妻子杨小晶在受到长期多次劳教迫害、惊扰、颠沛流离之后,于二零零九年十月一日凄然离世。曹东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八日才出狱,此次来北京,他完成了安葬妻子杨小晶的心愿,正准备一边整理妻子的遗物,一边在北京找工作、找租房。

张一粟这样的好人,不偷不抢,没有杀人放火,居然因为信仰真善忍的法理,帮助困境中的朋友,于二零一二年六月八日被安定门派出所绑架,被非法抄走电脑及一些经文,但那都不是她的所谓“违法证据”,其70岁的老母亲也被深夜带走问讯,恐吓惊扰,使老母亲血压升高,她每天都对女儿的安危提心吊胆,女儿修炼大法,给个人家庭及社会都带来了无尽的好处,她却因为女儿修炼大法,而承受着中共迫害的巨大的压力。中共邪党的黑暗使每一个中国人都不得安宁!

中共一直在用西来的所谓“马列主义”摧毁着中国人的传统文化,现在又在道德沦丧下摧毁着还仅存的良知与正义,如果中共政权使中国人在自己的国家都不能正常自由行走,不能凭良心帮助他人,这样的政权是违逆天理的,就是邪恶的!

正告相关人员立即释放张一粟和曹东,不要对自己的善良民众,对这些只想做道德高尚的好人的人再犯下罪业了,善恶必报。呼吁各界正义人士密切关注曹东和张一粟的生命安危,给予人道主义的紧急援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7/8/帮助难中朋友-北京张一粟被恶警劫持一月-259934.html

2012-06-26: 法轮功学员曹东失踪, 张一粟被非法关在北京东城看守所

张一粟被非法拘留几天后,安定门派出所通知她母亲她已被刑事拘留,在东城看守所,强迫她母亲签了字。而曹东的亲属至今没有得到任何来自官方的有关他的消息,他被秘密抓捕,处于失踪状态。目前,曹东的家人非常焦急,四处打听他的下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26/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259422.html

2012-06-16: 出狱不到一年 曹东又在北京被绑架
二零一二年六月八日晚上二十点左右,北京法轮功学员张一粟像往常一样下班回家,走至家门口时突然冒出七、八个警察,紧跟着她强行進了屋,他们是冲着在她家借住的曹东来的。北京外国语大学毕业的曹东曾因为面见欧洲议会副主席讲述了自己和妻子及身边熟识的法轮功学员所遭受的残酷迫害,被中共当局绑架,非法判刑五年。
这帮警匪中有一人自称是安定门派出所的所长。他们指着在屋里的曹东问张一粟:“他是谁?”“你为甚么要留宿他?”又说:“有甚么东西都交出来,不交就搜了!”这帮人见曹东和张一粟没有听从他们的命令和指使,就开始大肆抄家。当场抢劫走了曹东随身携带的大法书籍和资料,其中还包括曹东的妻子杨小晶生前的大量资料,还有电脑等私人物品。

非法抄家后,警察把曹东、张一粟张一粟的母亲劫持到安定门派出所,一人关在一屋,分头進行隔离审讯。他们反覆盘问七十多岁的张母:“你知道他(指曹东)是甚么人,你就敢留宿他?”张母回答说:“我就知道他是个朋友,在我家临时借住几天,正在找房子住,还没找到,一找到就搬走。”第二天凌晨三点钟警察才放老太太回家。而曹东、张一粟却下落不明,警方不给家属任何通知,人等于失踪了。

此前一天,有人在张一粟家的门上贴了一个字条,可见他们已经跟踪、监视曹东有段时间了。

六年前,欧洲议会副主席爱德华?考斯特来北京走访民间,了解中国人权的实际状况,曹东和另一位法轮功学员牛進平不顾中共红色恐怖,勇敢赴约,与欧洲议会副主席会谈,当时曹东谈到了关押在劳教所里的妻子杨小晶所遭受的迫害,以及中共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惊天黑幕。会面之后两小时,曹东在回家的路上,被北京市国安局二处便衣突然绑架,并在北京秘密非法关押了三个多月,被劫持到他老家甘肃非法判刑五年。他妻子杨小晶在受到长期多次劳教迫害、惊扰、颠沛流离之后,于二零零九年十月一日凄然离世。

曹东2011年9月28日从甘肃天水监狱出来后,本想安定下来找份工作自食其力,有个平静正常的生活,不再让父母双亲为自己担心、操心。此次来北京,他完成了安葬妻子杨小晶的心愿,正准备一边整理妻子的遗物,一边在北京找工作、找租房。在没找到租房之前,张一粟向母亲租了一间房,临时借给曹东住几天,自己与母亲住另一间。

曹东出狱后一直有个心愿,就是给曾经与他会见、一直关心他、为他呼吁、营救他的考斯特先生写封信,表达他的感谢之情。可是中共当局把曹东视为眼中钉、特殊重点人物,发现他离开甘肃老家后就到处搜查他,要把他置于严厉的监控之下。出狱还不到一年,刚刚恢复了些身体和精神的他,还没来得及实现这个心愿,就又被抓進去了。

曹东仅仅因为跟一个西方人说了几句实情,就不能像其他人那样选择居住的城市和工作;更不能像个公民那样在自己的国土上自由的行走,按照自己的意愿去生活。中共一贯攻击诽谤其他国家的人权状况,标榜自己能保障中国人的生存权,可事实是,对于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和维权、异议人士来说,已无起码的生存权可言,在中共治下的中国,就连人权的底线——生存权,也早已不复存在了。

在此,正告中共立即释放曹东和张一粟女士,呼吁各界正义人士密切关注曹东和张一粟的生命安危,给予人道主义的紧急援救。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16/出狱不到一年-曹东又在北京被绑架-258988.html

东城区(天坛地区)联系资料(区号: 10)

2019-11-04: 非法庭审北京79岁郭美英的责任人信息
北京市检察院第二分院:
检察长张玉鲲18901160645

东城区检察院:
代检察长贺卫13601002688
副检察长沉谦13601259993
副检察长宋志虹18911018836
公诉部:
主任冯莹18911018616

东城区法院:
纪检组组长孟德英1084190651
副院长爱新觉罗启骋13681113496


2019-08-01: 北新桥派出所片警高顺喜,男,出生年月,1971年04月02日,电话:13911830541,住址:北京朝阳区阳光花苑24-103。
东城区法院刑事审判第一庭刑庭副庭长法官:
白崇伟,男,1969年12月05日生,电话:84190716
东城区检察院公诉一处检察官:
佟捷,女,1964年9月27日生,电话:1891101878住址:北京市朝阳区育慧西里11号楼703
610办:
邮寄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政法委 区委防范处理邪教(中共是邪教)办
610主任:杨文栋,男,1970年10月13日生,电话:13801055832,住址:北京市东城区东四十一条75号。
张春红,女,1962年01月13日生,电话:13661284387.住址:北京朝阳区芍药居216楼1709。
侯德君,男,1963年02月24日生,电话:13901339224.家庭住址:朝阳区北四环东路106号院3-1706号。

黄建琦,男,1964年06月09日生,电话:13366105901,住址:北京东城区竹杆胡同6号楼二单元501
韩卫杰,女,1981年10月27日生,电话:13811222001,住址:海淀区西三环中路19号125-1-12
王磊,男,1972年03月26日生,电话:13501015572,住址:北京东城区绿景苑一区702室
胡佳佳,女,1979年02月07日生,电话:13661085522,住址:北京东城区安化南里3号楼
李祎星,男,1975年05月24日生,电话:13801300178,住址:北京丰台区刘家窑南里32号楼5门301。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