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7-17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云南 >> 大理 宾川县 >> 王玉林, 男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云南省宾川县金牛镇金殿后坝田村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12-03-30
家庭成员: 儿女: 王雷文 王玉林
儿媳: 何家凤
夫妻/父母: 张菊英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3-03-12: 云南宾川王玉林被送大理州监狱又转回宾川看守所关押

今年二月十六日,云南省大理州宾川县法轮功学员王玉林的家属接到宾川县看守所的通知,说要将王玉林送往监狱,叫他们来看守所和王玉林见一面。下午两点钟,家属在看守所的接待室见到被非法关押近一年的王玉林,发现他的门牙已经掉了两颗,终日见不到阳光,身体非常虚弱。年前,家属见到王玉林时,王玉林说警察威胁他,如果不放弃修炼,将被判刑七至十年,妻子也要被劳教。二月十七日王玉林被送到大理州监狱。二月二十四日王玉林给妻子打来电话说,他在大理州天景山五监区集训队,这里比看守所条件好,可以见到太阳,一个月可以会见一次家人。

二月二十七日,宾川县看守所警察给家属打来电话说,大理州监狱没有关押法轮功学员,王玉林又被转回宾川县看守所。家属对宾川县看守所人员说,你们应该马上无罪释放王玉林,他没有违法。

王玉林,宾川县金牛镇金殿后坝田村人。去年三月二十日遭到了宾川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非法抄家、抢劫、绑架、构陷,去年十月十二日早上宾川县法院非法对王玉林开庭审理,宾川县法院(2012)宾刑初字第143号对王玉林非法判刑三年,判决迟迟未给王玉林,过了上诉期限两个多月法院才给家属打来电话叫王玉林上诉。王玉林于去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向大理市中级法院提出上诉。家属三周后向大理市法院询问,一个法官说不可能改变,只能维持原判。

王玉林在二零零一年过年之前,曾被当时任宾川县公安局政保科科长的向永祥带警察非法抄家,并被非法关押十五天,关押在宾川县看守所,从看守所出来又把他送到洗脑班一个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12/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70847.html

2012-10-16: 云南宾川县法院非法开庭 公诉人颠倒黑白

云南省宾川县金牛镇金殿后坝田村王玉林今年三月遭到了宾川县公安局警察非法抄家、抢劫、绑架、构陷,十月十二日早上宾川县法院非法对王玉林开庭审理,家属聘请了广东和北京的正义律师为他做无罪辩护,要求无罪释放。

十月十二日早上八点多钟,在云南省宾川县法院门口,王玉林的亲朋好友都已经在法院门口等候,八点半将对王玉林开庭审理。到场的亲朋好友共有40人左右,都進入了法庭旁听。

公诉人诬陷王玉林“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中共是真正的邪教),所谓的“罪证”是在王玉林家搜出神韵光盘和预言与人生的光盘,说他在家刻录光盘。声称之前有当地镇政府的帮教人员到王玉林家对他進行帮教,看到他的光盘及刻录设备从而举报的他。但是所谓“帮教人员”并未到场作证,而王玉林家摆放光盘的房间只有王玉林夫妇俩有房门钥匙,其他人根本就没法進入那间房间,看不到这些光盘及刻录设备。因此这些说辞纯属诬陷。

针对公诉人的这些说法,律师义正辞严的指出:1、所谓的“证据”根本不构成指控王玉林犯罪,根本不能称其为证据,而且如果非要以此判罪,当庭必须拿出实物,播放光盘内容,看其内容究竟违反了哪一条法律;2、中国现行法律中无一条认定法轮功是邪教,因此刑法三百条不成立;3、在开庭之前,律师一直没有见到王玉林本人,从公安、检察院到法院都在互相推诿,百般阻挠律师见当事人,同时对王玉林威胁、恐吓,逼其认罪;4、宾川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到王玉林家抄家都着便衣,未穿警服,此行为违法;5、在整个对王玉林的抓捕、关押、抄家以及审判的过程都是违法的。

公诉人在法庭上有意误导王玉林让他主观认罪,从而为真正犯罪的非法审判披上合理的外衣。法律是以事实为依据,不管王玉林本人的态度如何,都不能作为判定的依据,如果法院是以当事人本人的态度来判定有罪还是无罪,那么还何必法院开庭审理呢?何必费尽心机寻找证据呢?中国大陆目前还在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都不承认自己有罪,都不认罪,都说自己无罪,为甚么没有哪个法院无罪释放法轮功学员呢?因此企图通过对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洗脑威逼恐吓来以此蒙蔽世人,妄图为自己的非法行为合法化,是更加邪恶的举动。

王玉林无罪辩护的律师并没有因此受影响,在最后总结时要求法院无罪释放王玉林。全场的家属及亲朋掌声雷动,正义之声响彻法院内外。

这次非法开庭,一共有3个法官,其中一个法官叫史品利,一个书记员。有二个颠倒黑白、帮助610警察制造冤案的所谓“公诉人”。在开庭后有一个便衣在开庭现场一直拿摄像机摄像,也对所有到场的亲朋家属摄像,遭到了亲友的制止,就不敢再摄像。非法开庭一共持续了近三个小时,到11点多钟时,开庭结束后,亲朋从法庭出来后,又有便衣对他们用手机摄像,再次遭到家属们的制止。

王玉林,宾川县金牛镇金殿后坝田村人。其父亲得了脑血栓,在修炼法轮功后,病好的很快,大约半个来月病症完全消失,五十公斤的化肥他扛在肩上,上山下地都不累。这消息马上在周围传开,一时间,学炼法轮功的人数猛增。一九九八年的老年节上,村里还邀请父亲亲自上台演示功法,叫大家都来学。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二零零一年过年之前,当时任宾川县公安局政保科科长的向永祥带警察到王玉林家非法抄家,把王玉林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从看守所出来又把他送到洗脑班一个月。

今年三月二十日上午十点多,王玉林的母亲张菊英一个人在家,这时候开来两辆车,大概六、七个警察来到家里,有的穿警服、有的着便衣,王玉林的弟弟王雷文和弟媳在地里干活,接到母亲打来的电话,母亲在电话里的口气很焦急,让赶紧回家,旁边的警察威胁母亲不许她说家里来警察。

王雷文回家后看见六、七个警察非法抄家,当场制止警察的违法行为,指出他们是非法抄家,警察拿出搜查证给他看了一眼,叫他在上面签字,就把搜查证拿走了。参与此次非法抄家的警察有宾川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杨瑜,原宾川县公安局政保科科长向永祥。这群人在王雷文家抢完东西后又到也住本村的王玉林家砸门抢劫,抢走东西后没有留下任何字据证明,还把王玉林、何家凤夫妻俩劫持上车,又来到王雷文家把其母亲也叫上车,直接把他们带到宾川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还让王雷文也开着自己的车跟着他们到公安局国保大队。

不法警察把一家四个人分开,非法审讯。到王雷文和母亲以及嫂子从国保大队回家时已是晚上十点多钟了,而哥哥王玉林却没能和他们一起回家。走的时候,国保大队大队长杨瑜威胁王雷文不要接触法轮功学员,不要把抄家及绑架他哥哥王玉林的事情曝光,否则对他哥哥不利,向永祥还说王玉林要被判刑。第二天一大早,王雷文去国保大队问队长杨瑜,王玉林在甚么地方,为甚么不让他回家。杨瑜说头天晚上家里人走后,王玉林被送到宾川县看守所了。

今年五月,王玉林的家属通过各种渠道,聘请了律师通过正当的法律渠道营救王玉林。五月三日律师前往宾川县国保大队要求见王玉林,国保大队的警察欺骗律师说,王玉林过几天就能出来了,不用见了,还欺骗律师为王玉林写了一份取保候审的申请,没有让律师见到王玉林。但之后王玉林一直没有回家,六月十六日,宾川县国保大队三个警察来到王玉林家对他的妻子何家凤说:“不会放人的!我们就是说话不算话!”

六月二十五日,律师再一次到宾川检察院询问王玉林的案子并要求见人,检察院说王玉林的案子因证据不足又退回宾川公安局了。律师赶到宾川公安局,公安局及国保依然百般阻挠,不给律师见王玉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0/16/云南宾川县法院非法开庭-公诉人颠倒黑白-264089.html

2012-10-09: 云南省宾川县法院10月12日欲对王玉林开庭

今年三月二十日,家住云南省宾川县金牛镇金殿后坝田村的王玉林一家遭到了宾川县公安局警察的非法抄家。王玉林遭绑架,被关押在宾川县看守所,律师两次要求见人,被宾川公安局及国保人员阻挡。

十月十二日(星期五)上午八点宾川县法院欲对王玉林开庭审理,家属聘请了广东和北京的正义律师为他做无罪辩护。

三月二十日上午十点多,王玉林的弟弟王雷文家被六、七个警察抄家,王雷文当场制止警察的违法行为,指出他们是非法抄家,警察拿出搜查证给他看了一眼,叫他在上面签字,就把搜查证拿走了。他们抢走了光碟、《明慧周刊》等,最后没有开具任何搜查物品清单。参与此次非法抄家的警察有宾川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杨瑜,原宾川县公安局政保科科长向永祥。

这群人在王雷文家抢完东西后又到也住本村的哥哥王玉林家。当时王玉林和他的妻子何家凤都在家,警察叫王玉林把每间房间的门打开,王玉林和何家凤不开门,警察就公然砸门,然后進屋翻东西。最后他们抢走了李洪志师父法像、《转法轮》书、电脑、打印机、《二零一二年全球华人新年晚会》光碟等。警察抢走东西后没有留下任何字据证明,还把王玉林、何家凤夫妻俩叫上车,又来到王雷文家把其母亲也叫上车,直接把他们带到宾川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还让王雷文也开着自己的车跟着他们到公安局国保大队。

到了那已经是下午三点多钟了,警察把一家四个人分开,非法审讯。到王雷文和母亲以及嫂子从国保大队回家时已是晚上十点多钟了,而哥哥王玉林却没能和他们一起回家。走的时候,国保大队大队长杨瑜叫王雷文不要接触法轮功学员,不要把抄家及绑架他哥哥王玉林的事情曝光,否则对他哥哥不利,向永祥还说王玉林要被判刑。

第二天一大早,王雷文去国保大队问队长杨瑜,王玉林在甚么地方,为甚么不让他回家。杨瑜说头天晚上家里人走后,王玉林被送到宾川县看守所了。

今年五月,王玉林的家属通过各种渠道,聘请了律师通过正当的法律渠道营救王玉林。五月三日律师前往宾川县国保大队要求见王玉林,国保大队的警察欺骗律师说,王玉林过几天就能出来了,不用见了,还欺骗律师为王玉林写了一份取保候审的申请,没有让律师见到王玉林。但之后王玉林一直没有回家,六月十六日,宾川县国保大队三个警察来到王玉林家对他的妻子何家凤说:“不会放人的!我们就是说话不算话!”

六月二十五日,律师再一次到宾川检察院询问王玉林的案子并要求见人,检察院说王玉林的案子因证据不足又退回宾川公安局了。律师赶到宾川公安局,公安局及国保依然百般阻挠,不给律师见王玉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0/9/云南省宾川县法院10月12日欲对王玉林开庭-263807.html

2012-08-01: 云南宾川王玉林被羁押 国保阻止律师见人

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日,家住云南省宾川县金牛镇金殿后坝田村的王玉林一家遭到了宾川县公安局警察的非法抄家。王玉林至今仍被关押在宾川县看守所,律师两次要求见人,被宾川公安局及国保人员阻挡。

三月二十日上午十点多,王玉林的弟弟王雷文家被六、七个警察抄家,王雷文当场制止警察的违法行为,指出他们是非法抄家,警察拿出搜查证给他看了一眼,叫他在上面签字,就把搜查证拿走了。他们抢走了光碟、《明慧周刊》等,最后没有开具任何搜查物品清单。参与此次非法抄家的警察有宾川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杨瑜,原宾川县公安局政保科科长向永祥。

这群人在王雷文家抢完东西后又到也住本村的哥哥王玉林家。当时王玉林和嫂子何家凤都在家,警察叫王玉林把每间房间的门打开,王玉林和何家凤不开门,警察就公然砸门,然后進屋翻东西。最后他们抢走了李洪志师父法像、《转法轮》书、电脑、打印机、《二零一二年全球华人新年晚会》光碟等。警察抢走东西后没有留下任何字据证明,还把王玉林、何家凤夫妻俩叫上车,又来到王雷文家把其母亲也叫上车,直接把他们带到宾川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还让王雷文也开着自己的车跟着他们到公安局国保大队。

到了那已经是下午三点多钟了,警察把一家四个人分开,非法审讯。到王雷文和母亲以及嫂子从国保大队回家时已是晚上十点多钟了,而哥哥王玉林却没能和他们一起回家。走的时候,国保大队大队长杨瑜叫王雷文不要接触法轮功学员,不要把抄家及绑架哥哥王玉林的事情曝光,否则对他哥哥不利,向永祥还说王玉林要被判刑。

第二天一大早,王雷文去国保大队问队长杨瑜,王玉林在甚么地方,为甚么不让他回家。杨瑜说头天晚上家里人走后,王玉林被送到宾川县看守所了。

今年5月,王玉林的家属通过各种渠道,聘请了律师通过正当的法律渠道营救王玉林。5月3日律师前往宾川县国保大队要求见王玉林,国保大队的警察欺骗律师说,王玉林过几天就能出来了,不用见了,还欺骗律师为王玉林写了一份取保候审的申请,没有让律师见到王玉林。但之后王玉林一直没有回家,6月16日,宾川县国保大队3个警察来到王玉林家对他的妻子何家凤说:“不会放人的!我们就是说话不算话!”

6月25日,律师再一次到宾川检察院询问王玉林的案子并要求见人,检察院说王玉林的案子因证据不足又退回宾川公安局了。律师赶到宾川公安局,公安局及国保依然百般阻挠,不给律师见王玉林

王玉林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宾川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1/云南宾川王玉林被羁押-国保阻止律师见人-261033.html

2012-03-29: 云南省宾川县王玉林被绑架抄家

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日,家住云南省宾川县金牛镇金殿后坝田村的王玉林一家遭到了宾川县公安局警察的非法抄家。王玉林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宾川县看守所。

三月二十日上午十点多,王玉林的母亲张菊英一个人在家,这时候开来两辆车,大概六、七个警察来到家里,有的穿警服、有的着便衣,王玉林的弟弟王雷文和弟媳在地里干活,接到母亲打来的电话,母亲在电话里的口气很焦急,让赶紧回家,旁边的警察威胁母亲不许她说家里来警察。

弟弟王雷文和弟媳回到家以后,见到家里堂屋里坐着三、四个警察,其馀的有一个在屋子里看电脑,警察将从屋子里翻出的《转法轮》拿到堂屋里,然后叫王玉林的母亲把其它房间的门打开,王雷文当场制止警察的违法行为,指出他们是非法抄家,警察就拿出搜查证给他看了一眼,叫他在上面签字,就把搜查证拿走了。接着就开始抄家,非法抢走了李洪志师父法像两张、法轮大法护身符、《悠遊字在》光碟七八张、《明慧周刊》等,最后没有开具任何搜查物品清单。参与此次非法抄家的警察有宾川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杨瑜,原宾川县公安局政保科科长向永祥。

这群人在弟弟王雷文家抢完东西后又到也住本村的哥哥王玉林家,当时王玉林和嫂子何家凤都在家,警察去到他家院子里后,叫王玉林把每间房间的门打开,王玉林和何家凤不开门,警察就公然砸门,然后進屋翻东西,最后抢走了李洪志师父法像、《转法轮》书、两台电脑、一台打印机、A4纸一箱、未刻录光碟、《二零一二年全球华人新年晚会》光碟,总共约四、五百碟。警察抢走东西后没有留下任何字据证明,还把王玉林、何家凤夫妻俩叫上车,又来到弟弟王雷文家把母亲也叫上车,直接把他们带到宾川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还让弟弟王雷文也开着自己的车跟着他们到公安局国保大队。

到了那已经是下午三点多钟了,警察把一家四个人分开,非法审讯。审讯弟弟王雷文的警察是向永祥,他问王雷文,觉得法轮功好不好,王雷文说好;又问王雷文坚不坚信法轮功,王雷文说坚信;还问他哥哥王玉林和谁联系,问他知不知道他哥哥做法轮功真相资料。审讯完之后,向永祥让王雷文在讯问笔录上签字,等母亲张菊英被非法审讯完后,他问母亲警察都问了些甚么,母亲说,警察问护身符及其他资料从哪里来的,问嫂子何家凤的问题也差不多。到王雷文和母亲以及嫂子从国保大队回家时已是晚上十点多钟了,而哥哥王玉林却没能和他们一起回家,走的时候,大队长杨瑜叫弟弟王雷文不要接触法轮功学员,不要把非法抄家及绑架哥哥王玉林的事情曝光,否则对他哥哥不利,向永祥还说王玉林要被判刑。

第二天一大早弟弟王雷文去国保大队问队长杨瑜,哥哥王玉林在甚么地方,为甚么不让他回家。杨瑜说头天晚上家里人走后,王玉林被送到宾川县看守所了。

王玉林的家里人说,王玉林的父亲身体强壮,性情刚烈,在村中颇有威望,王玉林高中毕业后回家跟父亲种田。不久父亲得了脑血栓,打针不管用,便去吃中药,抓一次药,费用很高,但效果却不好,最后经人介绍就去学法轮功。刚开始他老记不住动作口诀,王玉林便去帮他记下来。之后王玉林有幸读到了李洪志师父的《转法轮》一书,感觉到这是自己多年来一直在找寻的,便走入了法轮大法的修炼。

父亲修炼法轮功后,病好的很快,大约半个来月病症完全消失,身体强壮。五十公斤的化肥他扛在肩上,上山下地都不累。这消息马上在周围传开,一时间,学炼法轮功的人数猛增,村里男女老少四、五十人,还有几个是外村来的。一九九八年的老年节上,村里还邀请父亲亲自上台演示功法,叫大家都来学。

王玉林的母亲张菊英看到丈夫的变化也走入了法轮大法的修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很快,困扰她多年的鼻窦炎就好了,身体也越来越好。随即王玉林的妻子何家凤也开始修炼法轮功,全家人都沐浴在法轮大法的法光中,婆媳关系融洽,兄弟感情也很好,一家人相处和睦,其乐融融,在村子里都是令人羡慕的。所谓家和万事兴,家里种的橘子的受益也都很好。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二零零一年过年之前,当时任宾川县公安局政保科科长的向永祥带警察到王玉林家非法抄家,把王玉林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从看守所出来又把他送到洗脑班一个月,使王玉林的身心受到了很大伤害,对整个家庭也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3/29/云南省宾川县王玉林被绑架抄家-254898.html

大理 宾川县联系资料(区号: 872)

2013-10-31: 宾川县“610”主任张建阳13987218414办0872-7147783

参与迫害人员:
宾川县乔甸镇政法委书记叶勇13577858819
宾川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杨瑜、警察向永祥、李坤华、李艳萍
宾川县检察院:检察员杨永军、王苏会、杨彦艳
宾川县法院:审判长徐维堪,审判员:杨正良、贾继钟,书记员蒋枝良

2012-03-24: 宾川县公安局0872-7142983
宾川县法院0872-7140171
金牛派出所0872-7142231
宾川县检察院0872-7142076

2006-10-12: 云南省大理州宾川县委610办公室 0872-7147783
云南省宾川县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 张成良 手机:13330551897
宾川县公安局局长: 甘 帆 手机:13908727316 08727141436(办)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