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3-24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新疆 >> 乌鲁木齐 新疆建设兵团 >> 王敏(新疆兵团), 女, 47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新疆石河子149团职工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12-02-26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3-02-14:新疆王敏在五家渠女子劳教所遭迫害经历
新疆法轮功学员王敏,四十七岁,新疆兵团第八师149团职工。一九九九年底开始走入大法修炼。二零一一年十二月被绑架,被劫持到五家渠女子劳教所迫害,遭关禁闭、挨电棒,她被迫害得满头白发,一口牙活动了一半。以下是王敏自述遭迫害经历。

救同修遭绑架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二日我和一名同修在石河子老街街道讲真相,被一维族四十多岁男子报警。那男子紧紧抓住同修撕打,夺同修手里的那个装真相资料的包。这时旁边站了好多人在看,路上站着一个维族老大爷,手里推个车子。我急忙过去对老大爷说:“大叔,你把你的老乡叫走,不要叫他打人惹事了。他说的话我听不懂,他会听你的,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他不说话,不管,我求他没用。我过去一边把那人的手往下拽,一边说:“我们给你讲真相是叫你明白,有个好的未来。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我们在救你,你却害我们,迫害好人要下地狱的!你要钱我给你行不行?”他说:“你走开。”同修把包扔在地上,我和他一块去抢那个包,那个同修赶紧往附近的一排房子边跑去了。这恶人把包抢到手,气急败坏的紧紧抓住我的胳膊,我大声说:“放开你的手,我不会跑的。”这时警车一下停在我旁边,两个恶警把我推上车。

他们把我带到派出所,把那包真相资料摊在桌上,数了数五十多份,还有两封同修刚发到信箱里的真相信,也被取回来了。那恶警说:全都是攻击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我紧张的发着正念,三个很凶的高个子恶警把我拉到照相机旁,把我推过来推过去给我照相,我就不配合,把我推了十几个来回,也没照上。其中一人把我按到一个长椅上,猛的把我两手往背后一举,戴上手铐,把两只手铐在了靠背椅上方。我疼得叫了一声,象骨头断了一样,我想活动一下,谁知那手铐象锯齿一样一下扎到青筋里,当时就流血了。他说:“你不是坚强的很吗?你别叫呀。”还说:“手铐不能动,越动越疼。”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左右,他们把手铐给我打开,又叫照相,又推了几个来回,我死活不照,没拍上。他们叫一个女的带我到卫生间搜查我全身,我赶紧把口袋里的一百多元钱握在手里,其中还有十五张一元钱的真相币,没被发现。

这时我心里唯一欣慰的就是同修平安走脱,没有受到多大损失,同修手里还有好几个“三退”名单,她比我重要。

恶警非法抄家

这时,天已经黑下来了,来了两个警察把我带到他们办公室。我一看这俩人还是二零零八年因我给一个警察讲真相被恶警(便衣)举报,给我判案的那俩人。其中一人说:“又是你,那年我们给你判轻了,才关你十天,那时就应该把你送进去,也不会有今天这些麻烦事。”他们叫我写这写那,写过程,我不配合,拒绝。其实,我心里一直在掂记着我父母找不到我,不知该急成什么样了。每次我一来石河子,我们全家人就怕我被抓。我说:“我要回家。”他们又带了一个女的,我们四人来到我家门前。我想到大法书和刚从同修那拿来的一包资料在床头放着,怎么办?想办法不叫他们进去,恶警一敲门,我女儿问:“谁?”我一听女儿在家,我就大声喊女儿的名字说:“警察来抄咱们家了!”那恶警不叫我说话,我说:“深更半夜的吓着我女儿怎么办?”女儿说:“你们等会儿,我穿衣服,我已经睡觉了。”我知道女儿是在在藏我那包书。 过了一会儿,女儿把门开开,他们直接冲进我的卧室开始乱翻。地上放着一张新买的壁画,包装还没打开呢,他们恨恨的说:这是不是你们师父的画像?右脚猛踩那张画。我过去的时候,看见他的脚还在画上拧了半圈,玻璃被踩碎了。我冲过去说:“你们跟土匪有什么区别?半夜私闯民宅,知法犯法,罪加一等。故意损坏法轮功学员家的物品,谁给你的权利!我要到法庭上控告你们,你等着!”他一听才软了下来说:“我还以为是空纸壳呢。”我说:“你弄坏的东西必须赔!”他说:“你不用管了,我一定给你换一块玻璃,等你回来的时候保证是新的。”(其实根本没赔)他们又翻我的钱包,抢走了我的真相币,三十五张一元的,问哪里来的,我说:“买菜时别人给我的,我很珍惜它,就攒着,现在到处都能收到真相币。”他们说:“怎么都是一样的字,全是崭新的?”他们没搜到什么东西,又要搜我女儿的房间,女儿站在门口不让进,说:“你们半夜抄我一个女孩子的房间,这是犯法。”他就叫那个女的进去搜,女儿大声说:“你们快出去!”临走时,女儿对我说:“我姥姥和两个姨姨到处打电话,找你一下午也没有找到你,现在还在大街上找你呢!”

被非法拘留

当晚把我劫持到石河子第一看守所已经半夜了。一个月里他们不让我订餐,不让家人探视。我在那里写了一份真相资料,传给其他犯人看。她们说:“你尽写法轮功的好,他们不会放你的,你就说不炼了,你就可以回家了。”我给她们讲真相,她们都做了三退。

这一个月,分别来了四拨恶警审案。最后一次那恶警说:“快过年了,我们也没时间再问来问去了,还有很多事要做。我们在给你定案之前,再最后问你一遍,资料不是你印的对不对?你只要说出那个人来你就可以回家了,你非要一个人扛着”。我还是说路过时碰到一个维族人在撕打我们的同修,我怎么能不管,因为我们是一家人。我就是知道也不会告诉你的。他们又说:“你还炼不炼法轮功?”我说:“我要把真善忍的法理永远铭刻在生命中,流淌在血液里。”他说:“你太狂妄了。我们把你送进去,共产党把你们从精神上到肉体上消灭。”我说:“我相信共产党会干出这种事来,那它们会下地狱的。”

一个月结束了,一个男的叫我说,你可以回家了,外边门口是你妹妹的车接你来了。我走到那一看是那俩警察的车。监狱长陈某对他们说我到现在了还在宣传法轮功。那个办案的把我送到医院检查身体,我妹妹、我女儿在医院门口等着见我,看见我就哭。我说:“把眼泪擦干,我这不是好好的吗。”妹妹说:“你知道他们要把你送哪里去吗?”我说:“有师父保护,我会凯旋归来的。”那恶警说:“都这样了,还这样说。”说着把我推上车,我被非法关押到拘留所七天。

在五家渠女子劳教所遭迫害经历

二零一一年一月十八日,我被转到五家渠女子劳教所迫害。每天被罚站的时间长达十八个半小时,稍有不从或抵制就会遭到吸毒人员的殴打、斥责、责骂、恐吓。一天站下来双腿双脚象棍子一样僵硬、肿胀、疼痛,腰酸背痛,头晕目眩。我原为149团职工,二零一零年被非法关押到五家渠女子劳教所,遭不准睡觉、长期罚站等迫害,并曾被强行采集血样,加期十天。

我刚到那里,队长刘燕(女,三十七岁)安排我跟牢头班长古秋红(女,二十七岁,吸毒,从河南来的)一监室,叫她二十四小时监管我。这个古秋红要多坏有多坏,一点人性都没有,那里的犯人没有一个不怕她的。

第二天晚上,值班恶警张艳艳叫我到谈话室,她让我写保证书,我不写。她一把揪着我的衣领,搡来搡去的,一只手猛扇我的脸,打了十几巴掌,又攥起拳头猛击我的眼睛,当时眼睛就看不清了。嘴里一边骂着不堪入耳的脏话,一边揪我的头发往墙上撞。折腾了一晚,她也打累了,我的脸也打肿了。她还威胁我说你敢对任何人提今晚的事,就如何如何。

恶警刘燕、张艳艳两人那天把我叫到谈话室,说让我必须要有一个交代了,必须一次性说清楚。两人眼里露着凶光,板起阴险的脸看着我的眼睛,问我的打算。我很坦荡的背诵师父的诗词:“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1]我刚背完,她俩一下笑了。刘燕问这首诗是你们师父的诗词还是你写的?我说是我师父写的,也是我的心声。

有个同修要解教了,刘燕把我叫到她监室,对我说:“你的同修要走了,你想不想送送她,和她说点什么,告个别?”(平时同修之间根本不让说话,看的很紧)我说不用了。问为啥?我说:“我们同是大法造就的生命,我们一脉相连,我们彼此深深的珍惜着。”刘燕说:“唉呀,真没想到你一个好端端的人被法轮功迷成这样,可惜了。”

每过一段时间,承包我的管教就私下里给我说:“你要做好思想准备,要给你加期了,最少一个月。”我总是提前找刘燕评理,她总是说你表现的一点也不好。你们同修某某表现的如何好,多听话,她才是个好法轮功学员呢,我就喜欢她。我说:“那你们还对这么好的法轮功学员下如此毒手,扒她的裤子。”她一下瞪大了眼睛,恶狠狠的说:“你听谁说的?” “我听你说的。”“我什么时候说的?”“你在教室里问那法轮功学员,你的下属张艳艳扒光衣服的事。”她说:“你不了解情况,不要瞎说。”我从张艳艳身上看到共产党的邪恶、流氓。我是听这些犯人给我说的,是刘燕指使张艳艳干的。

恶警张艳艳找了四个民管会的人员,最坏的犯人,还有两个维族人把同修拉到谈话室。四个人强行把同修的衣服扒光,一丝不挂。打开窗户,让同修站到窗前。一月份的冬天,寒冷刺骨。同修从晚上十二点站到凌晨三四点钟才回来,她的脸青了好几天。那是我刚到那里的时候看到的。她很长时间不说话,经常抱着头,很气愤的样子。她的右眼还是失明的,这件事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听说这个同修上告了,可是没有证人。所以她们都害怕了,都在推责任。恶警都对这个同修表面上挺关心的,因为同修快解教了。

我曾经被关过两次禁闭,挨过电棒,被迫害得满头白发,一口牙活动了一半。他们经常冤枉我,还用恶毒的语言侮辱我。有一个犯人看到我吃了这么多的苦,就问我:“你为信仰来这里你后不后悔?”我说:“决不后悔。”她立刻竖起两个大拇指说:“好样的,我支持你”。那个爱看热闹的吴医生还讽刺我,说我是劳教所的偶像。

立秋那天,全体集合到行政楼下不知干什么,全所人都参加。两名警戒大队的人坐在我身边,腰里还别着枪。他们给我调了好几遍位子,最后还是刚开始的安排的那个位子。这时宣布叫两个同修到台上读“三书”,突然大屏幕上显现出几个诽谤大法的大字。我一下惊呆了,全身热血沸腾。站起来指着那个河北同修说:“你被邪恶利用,诽谤大法和师父。”又对警察说:“要是没有我师父普度众生,你们今天还能过得这么滋润吗?”警察按我坐下,大声训斥我,我又站起来说:“法轮大法是正法。”他们堵我的嘴,还照了像。同修哭的很伤心,她是被逼无奈的。回来后,他们强行把我调到和吸毒的维族人住一监室。叫她们四个人轮番整我,不让我睡觉,强行让我看侮蔑法轮功的光碟。

那是一段刻骨铭心的记忆。刘燕对我不公,我与她争了几句,深夜十二点多,把我叫到谈话室。我一进门,她就从口袋里拿出电棒,一下把我挤到墙角,用电棒电了我好多下,阴险的说:“还有水电呢,啥时候叫你试试,这只是十种之一种。”接着抽打我的脸和眼睛,拽我的上眼皮,直到拽不动为止,然后抓住我的头发往墙上撞。我当时只穿着内衣内裤。她狠狠的对我说了很长时间捏造事实的话,我当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大脑已经木了。

这时已经半夜了,她强制我搬监室,跟一个吸毒的维族人在一起住。她很脏,一个人住,这里的脏活累活全包她一个人干。因为精神失常,神志不清,疯疯癫癫,经常打人。她长得很丑,象个怪物一样,很吓人,还有同性恋行为,是从自治区女所转过来的。她说的话我一点也听不懂。刘燕叫她二十四小时看管我,上厕所也跟着。她每天都不停的重复一句话:“刘燕叫打死。”(指我)。

我们每天拣花茶(冰山雪菊),都是她筛的土,得不停的筛才能供上所有犯人拣,一天下来满身满脸全是厚厚的土,两只胳膊就疼的不能动了,手也磨上很厚的茧子。从那以后这活叫我干,不许她帮我干。第二天早晨起床,我发现她睡在我的床上。站队时,告诉值班警察,全场哄堂大笑,我的眼睛乌紫乌紫的。她们都知道这是刘燕故意安排的,谁也不敢管。从那以后,她每天半夜都要骚扰我,我就跟她打,我打不过她,影响到大家睡觉。半个多月后引起共愤,都站出来制止她。她们看势头不对,才把我搬出来。

那些天, 我每天都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就象掉到地狱一样,一上跌到了谷底,觉的受到莫大的耻辱,没有了正念,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了。

我离出劳教还有一个月了,刘燕她们把我抓的很紧。我一个人被分派了好几样活,反正不让我闲着。别人睡午觉,不叫我睡。行政大楼的一百多大套床单叫我一人洗,我觉得快活不到回家的日子啦……

我心中有一念:我一定要踏上回家的征程。我要走师父给我安排的路,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我要揭露邪恶的迫害,制止迫害,反迫害,才能更有效的震慑邪恶。她们叫我写出所报告,我拒绝,叫我检查身体我也拒绝。不写出所报告,档案没法填,出不了所。我就把出所报告写成揭露邪恶迫害的文章,把这一年多时间里看到她们怎么对待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行为,一条条的写出来,传给同修看。同修说:“你这样写可以,很可能要给你加期。”第二天一大早,刘燕气势汹汹来质问,她狠狠的抽了我一巴掌,说:“我就打你了,怎么了,你告去呀!”一把拽下我的胸牌,扯掉我的衣服说:“你不配穿劳教所的衣服,以后穿你自己的衣服。”当场就把我写的那两篇文章撕碎砸到桌子上。我写的最后一句是:善恶必报是天理!

注:

[1]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正念正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2/14/新疆王敏在五家渠女子劳教所遭迫害经历-270013.html

2012-02-23: 非法劳教到期 新疆五家渠劳教所加重迫害王敏
新疆法轮功学员王敏被强加的非法劳教期还有一个多月,据悉,新疆兵团五家渠女子劳教所恶警在加重对她的迫害。

王敏,女,四十五岁左右,新疆石河子149团职工。二零一零年年底被劫持到新疆兵团五家渠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三个月。

王敏一直坚持法轮大法的信仰。劳教所狱警为了逼迫她放弃“真善忍”信仰,对她进行长期罚站,指使吸毒犯殴打她,强迫她看污蔑法轮功的宣传,恶毒语言对她进行人身侮辱,每顿只给她半个馒头,不让吃菜,非法延期,还欺骗、唆使她家人对她施加压力,所有这些手段都未得逞。

新疆兵团五家渠女子劳教所是一九九六年建的女子劳教所,招收的狱警都是刚从学校毕业的年轻女孩,然而邪党的狼奶灌输,使她们中很多人丧失了良知与理性。恶警王伟就是这样的人。她一上任就非常卖力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经常用恶毒辱骂法轮功学员,并用“株连制”逼迫吸毒犯迫害法轮功学员。

恶警张艳艳,曾将法轮功学员扒掉衣服站着冻了三个小时。恶行曝光后,劳教所接到大量海外电话、真相信,劳教所的恶警非常的恐慌,将她处理到警戒大队。

新疆兵团五家渠女子劳教所
地址: 新疆五家渠西林路1号 邮编:831300
劳教所上班时间:早上:9:30-1:30 ,下午:4:00-7:30

李多仁 司法局书记 手机:13999886861
周虎 新疆五家渠女子劳教所政委 手机:13689907999 座机 0994-5817298
秦燕 新疆五家渠女子劳教所所长 手机:13565338901 座机 0994-5817290
郭亚利 新疆五家渠女子劳教所副所长 手机:13779686156 座机 0994-5817293
张艳艳 13689928112(专门做所谓的“转化”)
刘艳 队长 13565338912
翁静 13689928119
王伟 15899056213、15899294222(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所谓“专干”)
五家渠女子劳教所学员楼办公室:0994-5816582
管教科电话:0994-5817291、0994-5817252、0994-5817203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2/22/非法劳教到期-新疆五家渠劳教所加重迫害王敏-253358.html

乌鲁木齐 新疆建设兵团联系资料(区号: )

2012-09-23:参与迫害的部份相关人员的号码:
兵团610张涛:13999973137

兵团610张荣霞:13899659556
国保大队安:13999386800
治安员倪乐:15886998668
指导员李建秀:13909991979
司法办杨丽:18999592868
包夹王静:15199261906
包夹王艳玲:18999592848
包夹吴娟:18709008386
包夹夏明凤:13899715182

新疆建设兵团司令部及机关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市光明路15号  邮编:830002
电话区号:0991
电话号段:2890000──2891000   2821000─2822000   8738000─8738300

主要相关的人:(请大法弟子注意揭露邪灵恶党传达“假九评”造谣、诬陷法轮功。)
聂卫国(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政委)
康克俭(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党委常委、副司令员兼政法委书记)
王崇久(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党委常委、副政委、兵团党校校长,跟随曾庆红的人)
新疆兵团综治办   焦明启

兵团党委 地址:乌鲁木齐市光明路 邮编830002
电话区号:0991
查号台:2890114
总值班室2890072  2890040传真2824009
兵团政法委 8730457 地址 乌鲁木齐市北京南路 邮编830002
兵团宣传部2890486 地址 乌鲁木齐市 光明路 邮编830002
兵团组织部2890456 地址 乌鲁木齐市 光明路 邮编830002
兵团法制办2890080 地址 乌鲁木齐市 光明路 邮编830002
兵团公安局 地址 乌鲁木齐市北京南路 邮编830011
总机8733511值班室8730801办公室8730870
兵团司法局 地址 乌鲁木齐市北京南路 邮编830011
办公室8738204 公证处2890421 法律援助中心4513595
兵团纪律检查委员会、监察局……2821977
兵团公安局查号台……5988114   局长:杨思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