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4-20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佳木斯 桦川县(江川农场) >> 吴燕, 女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佳木斯江川县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12-01-18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吴燕 吴存利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3-08-10: 黑龙江省桦川县三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事实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轮功后,黑龙江省桦川县许多善良的法轮功学员遭受了迫害,下面是吴存利、吴燕、刘春梅自述这些年被邪党屡次迫害的经历。

吴存利、吴燕夫妇的自述

我叫吴存利,是法轮大法弟子,家住黑龙江省桦川县江川农场,在一九九九年七月有幸走进法轮大法修炼,熟悉我的人都知道在我炼法轮功之前我每天吸三盒烟,经常酒后闹事打架,给家人和年幼的儿女增添了很多烦恼和不安,多次想戒掉烟酒,可是怎么也戒不掉,自己很是苦恼,有人告诉我说炼法轮功能戒烟戒酒,我不太相信,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来到炼功点,一炼功感觉非常好,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烟酒都戒掉了,身体出现很大的变化,象变了一个人一样。

一九九九年七月的一天,江川公安局局长杨章德来到炼功点说:“上边不让炼功了,明天不许来炼了”。七月二十日电视上播放诽谤师父和法轮功的谎言,一看就知道电视说的没一句真话,都是栽赃陷害。于是我决定去北京为师父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这个时候公安局就开始监视、跟踪我,晚上警车就停在我家门口,半夜我从后窗跳出去躲过他们的追踪,来到了佳木斯火车站刚买完票走出售票室,就被江川的胡振富,王文增等四个人绑架了,关押到江川公安局小号里,公安局在我家没人的情况下,由政法委书记石柏军带人非法抄家,拿走我的大法书和师父的法像等物品,后来怕我进京,把我软禁在招待所里,由很多人黑白轮班看着,不让随便走动。

一九九九年十月,我又一次躲开他们的监视,怀着对政府的信任去说一句公道话,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天真的我认为他们知道大法的真相后,能给我师父、给大法一个正确的、公正的说法,改正他们错误的决定,因为我师父只是教我们做好人,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没有想推翻谁,反对谁,更不想要谁手中的权力,法轮功对社会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就这么一个简单的想法。

后来我妻子和我孩子也来到了北京,想法和我的一样,那个时候同修们都是这样想的,为此我们却被北京的警察绑架了,再次由江川公安局田士忠,十四队书记林修刚和电业局姜艳春把我们从北京押回江川农场,我和妻子同时被送到红兴隆看守所非法关押,在看守所里因为我绝食反抗他们的非法关押行为,一个胖副所长半夜非法提审我,把我一顿毒打,他一边打一边大声的说:“说还炼不炼了,快说”一边打一边喊,当时就把我打昏了。这一次非法关押我们四十多天,我和妻子同时被关在这里,家里就剩一个11岁的女儿和8岁的儿子,孩子小不会烧炉子就找邻居帮忙,不会做饭,就到认识的人家中东吃一顿,西吃一顿。

回家后,公安局长杨章德,610的哈鲁敏、毛连忠、胡振富等多人多次来我家中骚扰,有一次,毛连忠手里拿着本和笔在我家对我说:“说你还炼不炼了,炼就给你判刑,说炼不炼了”,还有一次杨章德看见我家的大法书要给拿走,我和妻子从他手里抢了回来。

二零零零年年初,因我拒绝写不进京的保证书,再次被胡振富、毛连忠绑架到红兴隆看守所关押四个多月,关押期间我父母坐大货车到看守所看我,我母亲把腰蹲坏了,治疗很久未见好转,至今走路九十度大弯腰,看守所还勒索我小弟弟吴存柱一千多元钱的所谓我的伙食费。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我们六个大法弟子一同进京被绑架了,关押在天安门派出所,后来由江川公安局局长杨章德带领五个警察把我们绑架到红兴隆看守所,杨章德对我连打带骂的,我绝食十四天抗议他们的非法的迫害,我母亲得知我绝食了,和我三弟一起到农场领导开会的会场给书记吕其德跪下了,求他们才将我放回。回到家中,我看到平时活泼可爱的一双儿女都变的少言寡语,母亲看见我拉着我的手失声痛哭。

二零零一年一月份大年二十九,我和儿子在家里烧炉子。公安局的马恩忠来到我家说:“老吴啊,局长找你有点事,就几句话,说完就让你回来,真的。”他这么说我就相信了,到了公安局没看见公安局局长,却是一帮警察,把我抓进警车了,再一次非法把我关押到红兴隆看守所,几天后毛连忠拿来将我三年劳教的手续叫我签字,我拒签,他们强行由毛连忠、孙秀红、老尚(已故)开车把我拉到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因过年放假拒收,毛连忠给杨章德打电话,他和省劳教局周旋一天也没有结果,又把我押回江川公安局小号。第二天,白艳生、王广峰二人强行把我送进绥化劳教所迫害。在劳教所里,恶警指使犯人黑白寸步不离的看着我,还找来一帮邪悟的“转化”我,不“转化”天天轮流的换人来做工作,我被邪悟的“转化”了,但很快就醒悟过来了,知道那样是不对的。

二零零四年九月因给同修电子书被同修说出来了,被佳木斯铁路公安局非法劳教二年,关押铁路看守所期间,因我拒绝穿号服,拒绝背监规,他们就把我铐在铁窗上一天一夜不许吃饭不许上厕所。

二零零八年我要去桦南参加同学家孩子的婚礼,在李成木家的客车上被公安局王广峰举报后,公安局田士忠指使十四连陈培林,王光伟二人跟踪我到佳木斯,在客运站公安局魏旭要跟我一同去桦南被我拒绝了。

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开始全面迫害法轮功,一到了所谓的敏感日经常来我家骚扰,跟踪盯梢,一直侵害我们的人身自由,给我和我的家人造成了身心的迫害,经济上的损失,即使是这样,我还是不会恨那些迫害过我的那些人,希望他们不要再被邪党利用,做邪党的陪葬品,给自己,给家人留一条后路。

我是黑龙江省桦川县江川农场法轮大法学员吴燕,一九九九年七月喜得大法,修炼法轮大法之前身体不好,严重的头痛、失眠、坐骨神经痛等疾病,吃去痛片就象吃饭一样,脾气不好、争强好胜、嫉妒心较强。修炼后身体和精神上都有了很大的变化,整天是发自内心的愉悦和欢喜。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电视上不间断的播放着攻击、诬陷法轮功和我师父的谎言,当晚我怀着讲明自己炼功后的亲身经历的想法,去北京向国家政府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在佳木斯到哈尔滨的途中被佳木斯市公安局、交通局等多方联合堵截,把我和一同去的同修扣留在一个小饭店里,呆了一宿,我和同修不断的讲法轮大法好的真相,为首的教导员问了我们一些问题后将我们放行了,到了北京不知道去哪个部门,信访办的牌子也拿下来了,门外全都是各地警察,天安门广场布满了便衣警察,盘问行人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并且让人跟他们一起骂师父,谁不骂就说谁是炼法轮功的,马上把人抓上车,送往体育馆,体育馆人都快满了。

我在北京呆了一天就返回了江川农场,到家后,我到江川公安局要我丈夫,因他去北京的路上被江川公安局劫持,局长杨章德伙同江川供电局书记高云峰、局长王朝德将我软禁到单位,第二天我找到王朝德讲道理,下午把我放回家。

一九九九年十月下旬,电视每天都在诽谤师父和大法,看到的和听到的都是不真实的宣传,毒害着每一个人,我于是带着9岁的孩子又去了北京,在北京住宿的地方被北京通州公安绑架到通州派出所,他们抢走我们的大法书被我们要了回来,然后把我们转到佳木斯办事处关押,半夜又把我们转到农垦驻京办事处,当时很冷的天气让我们坐了一宿,之后被江川公安局刘士忠、单位的同事姜艳春,十四队书记林修刚带回,在佳木斯给我和吴存利(我丈夫)戴上手铐,后来听说给孩子也准备了指铐,回来后,局长杨章德说:“你们去上访影响我们,我让你们俩离婚,闫德龙等三个警察将我们非法送到红兴隆看守所非法关押40多天,并且勒索我们伙食费,回家后,江川农场书记吕其德强迫我单位将我开除,8个月后为了方便监视我又让我上班了。

二零零零年同修进京被绑架也将我绑架到红兴隆看守所迫害,关押50多天后勒索了伙食费(记不清多少钱了)给我家庭造成了经济迫害。

二零零一年腊月,我丈夫被非法关押在红兴隆看守所,我带着孩子去红兴隆610要求见我丈夫,610各农场下文件说我去闹事,要严管所有的法轮功学员,他们荒唐的言行,就连他们公安局的人都说人家看自己的丈夫,孩子看父亲有什么错,江川公安局马恩忠、单位书记卢玉奎把我们接回农场后,当晚半夜11点6、7名警察破门闯入我家中,将我绑架到公安局一宿,我孩子也在旁边,吓的一直哭,又将我送到红兴隆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三天,年三十放回家,初一哈鲁敏,魏旭把我绑架到江川宾馆非法软禁十多天,又勒索了三百多元伙食费,此次参与迫害我的有:书记吕其德、政法委书记石柏军、610哈鲁敏、公安局长杨章德、警察刘士忠、胡振富、刘杰臣、周光达、毛林忠、马恩忠、张明、晏磊、街道办、供电局,在此期间家里暖气、自来水都冻坏了,孩子无人看管,在这些年的迫害中家人承受了巨大的身心迫害,我母亲为了看我把脚崴伤了,生活造成了不便,我们每一次被绑架都给孩子幼小的心灵造成极大的伤害,用语言很难表达出来那个时候的境况,给我的家庭造成巨大的经济上的迫害,我年迈的公公婆婆,我年迈的父母身心都受到很大的打击和迫害。本应是幸福的度过晚年,可是都是在这个邪党的恐怖迫害中,战战兢兢的担心着我们的安危中度日如年的活着。

这些年江川公安局、610对我们行动上加以限制,给在过年过节我去父母那里探望双亲的时候,他们也跟去骚扰,坐客车对车主非法罚款,指使打工人员全天监视、跟踪等非法行为,几次抄家抢走了我们的大法书,师父的法像等私人物品。

二零零零年大年初二,我在鹤岗的父母家里被江川公安局的司机于海洋、薛清利等一行人非法强行带回江川,然后监控起来,本该家人团聚一起过一个团圆的年,却被这样活生生的搅扰了,给我的父母,亲属造成很大的伤害。

在此,奉劝那些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迫害大法弟子的人不要再参与迫害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善恶有报是天理,认真的看一看,听一听法轮功的真相,不要再做中共邪党的陪葬品,给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刘春梅自述被桦川公安局迫害的经历

我叫刘春梅,今年40岁,家住黑龙江省桦川县,我是一九九八年夏天喜得大法的,在炼功之前健康总是与我无缘,整天与药为伴,三天两头住医院。我被病魔折磨的想过自杀,活着真是太痛苦了,学大法不长时间,严重的胃病胃胀上下不通气奇迹般的好了起来,身上那些说不出的痛处也渐渐的好转。从此我的天空不在是灰蒙蒙的了,阳光是如此的温暖,生活竟是这般美好,我心中充满了对大法与师父的感激之情。

可是好景不长,一九九九年七月的一天,我和同修们照常在桦川县笑笑乐园门前炼功,却被一群上班的模样的人驱赶着,拿去了放炼功音乐的录音机,不让炼了,还挨个的登记单位、姓名、住址、同修们都被迫终止了炼功。后来电视报纸铺天盖地的都是诬蔑大法的谣言,这么好的强身健体,教人向善的功法为什么就不让炼了呢?我百思不得其解。于是我想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

一九九九年七月十八日我和几名同修踏上了开往省城的汽车,汽车站周围都是便衣。我们行至中途时就被佳木斯市公安局劫持回到佳木斯,当晚又被转到了桦川公安局,次日凌晨被非法关进了桦川县拘留所,在这期间他们利用家人朋友逼迫我们写:保证书,写了就放我们回家,我们家世世代代都是遵纪守法的老实人,从来没有人进过这种地方,这对我们家人来讲像五雷轰顶一样。我父亲当着众人的面让我跪下,写保证书,望着老泪纵横的父亲;回想着两年来自己坚守对宇宙真理的追求,我的内心苦极了,禁不住泪眼滂沱。

这次我被关押了三天,回单位(计生委)上班后,我又被强行送到了党校办的洗脑班,逼迫听诬蔑大法的宣传,逼迫写悔过书,一个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的人到底何过之有?又悔的是哪般呢?荒谬至极。参与以上迫害的单位有桦川县政府,公安局,610办公室,国保大队,拘留所,县委宣传部、县政法委、计生委、县委党校。人员有陈洗、李明佳、孙万真、王大庆、邹德江、刘江、贾友、佳木斯四五名警察,桦川县公安局局长张云泽、魏占文、王思武 、郝长华,刘继江、赵亚芹。

二零零六年一月十六日晚,我在桦川县苏家店镇八家子村发放大法真相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当晚被苏家店镇派出所的警察持枪劫持到苏家店派出所,我和赵志荣,刘丽娟还有刘丽娟的丈夫武志强(未修炼法轮功)同时被绑架了,苏家店警察叫我们象犯人一样靠墙根站着,刘丽娟同修不停的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不听,警号是055713的警察对这个善良的、手无寸铁的女同修大打出手,电视里宣传的警察爱人民的光辉形象在我心里彻底改变了,然后他们分几伙单独的房间,同时审问我们,审问我的是那个警号是055713的警察,他走到我面前不怀好意的用手托我的下颌,我不配合他的询问,他抬手就扇了我一个耳光。看得出来,打人对这位警察来讲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了。刘丽娟同修大声的反驳警察的提问,她说我们做的没有错,坚持真理,不要向邪恶低头,我还听到隔壁的赵志荣同修被警察打的声音,后来见面的时候才知道她的腿和头被人打伤了,桦川县公安局的贾友和一个警察闻讯赶来了,俩个人满脸通红,煞气熏天,审讯未果之后连夜把我们关押到桦川县拘留所。

我们三名女同修在拘留所里绝食抗议,因为我们不是犯人,宪法规定信仰自由,我们没有违反任何一条法律法规。

十八日晚上,刘丽娟同修出现了腹部肿大,呼吸困难疼痛难忍的症状,我望着痛苦的同修一边哭一边大声的喊拘留所的警察,他们把她弄去医院了,我叫他们赶紧通知家属,她出去后就恢复了正常,再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我的丈夫和我哥哥知道我出事后,想方设法救我出去,请客送礼和所谓的抵押金共损失了一万余元,后来我听同修说我丈夫知道我被绑架后,见着她就是傻笑,精神压力快到了极限,谁见了都会觉得很酸楚。家里人在这场迫害中承受的这么多痛苦,究竟谁的过?这一次我三天水米未进,人瘦了一圈,被关了大概7、8天左右才放我出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8/10/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3年8月10日发表)-277746.html

2012-01-12: 修炼法轮功多病痊愈 屡遭中共迫害有家难归
.......
二、遭绑架、勒索钱财

二零一一年中国阴历的腊月二十八,公安分局警察马恩忠、刘富兵,在局长杨璋德与“六一零”主管哈鲁闵的唆使下,去我家骗我说局领导找我谈话,我说我很忙没有时间去,当时我正给顾客编织毛衣,他们就赖在我家不走说,你忙到深夜,我们就陪你到深夜,后来丈夫回来陪我去了,到分局就不让我回家了。另两名法轮功学员吴燕、庞军也被骗去了。

第二天又把我们劫持到红兴隆看守所,非法关押。腊月三十的下午他们向我丈夫勒索三百五十元钱后(车费),将我们三人劫持回江川公安分局让我们在“保证书”上签字,庞军签了。我和吴燕不签。

正月初三,教导员哈鲁闽又将我从浴池劫持到江川宾馆,和吴燕一起关在宾馆客房,警察日夜轮班看守,单位书记的老婆、街道社区人员陪住监视,恐吓亲人逼迫我们写“保证书”,当看到年迈的父亲跪在我面前,年幼的儿子那无助的眼神,我违心的在“保证书”上签字了。当时我泪如雨下,对不起师尊,对不起在自己的良心。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12/修炼法轮功多病痊愈-屡遭中共迫害有家难归-251748.html

佳木斯 桦川县(江川农场)联系资料(区号: 454)

2017-09-13: 刑庭庭长:徐琦-13845494432 办公室-04546797047
审判长 :车旭冉-13845494432 办公室-04546797047(曾审判过法轮功被构陷案件)
赵冬冬-13115545502 办公室-04546797048 (曾审判过法轮功被构陷案件)
少年庭庭长:迟俊男-13039616000 办公室-04546797049 (曾审判过法轮功被构陷案件)
刘洋-18724267767 办公室-04546797050 门牌-406
姜波-15765451757 办公室-04546797050 门牌-406
夏鹏添-15765326121 办公室-04546797049 门牌-405

桦南县检察院
张金玲 13734525999(副检)
石大力 13836699233(批捕科科长)

桦南县孟家岗镇派出所
所长高大明- 手机-13845432228 座机-6756110
副所长-任先哲- 手机-15164505056

2017-05-13: 桦南公安国保队长李晓林电话13846118868
住黑龙江省桦南县,电话13846118868
桦南县公安局孟家岗派出所所长,高大明,男,汉族,电话13845432228

2017-05-02: 迫害黑龙江省桦川县刘子平责任单位信息:
桦南县610办:
史志刚 13349445566(新上任)
李法海15945895558
非法办案责任人:
桦南县公安局
副局长 石化南 13946417666(新上任)
国保大队长 李晓林 13846118868
国保警察 曾劲峰 13349446015
孟家岗镇派出所(参与绑架人员)
村书记 :蒋川宏 13836693173
派出所所长:高大明 13845432228.
副所长:任先哲 15164505056
桦南县检察院
副检察长:张金玲(女)13734525999
批捕科科长:石大力
公诉科科长:徐力军 15845160006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