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10-01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甘肃 >> 金昌市 >> 王奶奶, 女

王奶奶
历尽沧桑的王奶奶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甘肃省金昌市永昌县焦家庄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11-11-01
案例分类: 非法拘留/绑架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1-10-31: 甘肃永昌县王奶奶的辛酸泪(图)
(明慧网通讯员甘肃报道)家住甘肃省金昌市永昌县焦家庄的王奶奶,在一九九九年之前,原本有着幸福的生活,儿孙承欢膝下,正是共享天伦的时候。王奶奶自己修炼法轮大法,身体硬朗,家庭和睦。更让王奶奶高兴的是二女儿一家也修炼,三女儿、女婿也修炼,小儿子和媳妇都是修炼人。这样一大家修炼人,在当地曾经是令人羡慕的。

然而,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轮大法后,王奶奶的二女儿王泽兰在中共的迫害中含冤离世,二女婿秦吉昌被非法判刑八年,外孙秦德新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又被非法判刑十二年。三女儿王泽芳被非法判刑八年,三女婿张延荣被非法劳教两年,再被非法判刑十二年后被迫害致死。小儿子王泽兴被非法劳教一年半,非法判刑十年后被迫害的精神失常,媳妇王永芳被非法判刑八年。

'历尽沧桑的王奶奶'
历尽沧桑的王奶奶

王奶奶每次提起这几年所遭受的迫害,都泪流满面。干瘪的嘴使劲的抖动,哽咽着说不出话。好几次只听王奶奶说,我的女儿王泽兰走了,女婿张延荣也走了,儿子精神失常了,我八十多了,白发人送黑发人,这日子我怎么过,媳妇又这么瘦小,担子太重了。

中共迫害善良人的罪恶罄竹难书。下面我们通过详细的叙述,来进一步看清中共是怎样残害善良的法轮功修炼人。

二女儿在迫害中离世 二女婿、外孙被判重刑

曾经在宗教中修了好多年的秦德新,九七年喜得法轮大法后,将大法的美好告诉了父母,因此父母也走入修炼中。母亲王泽兰炼功前浑身是病,风湿病,痔疮,更为严重的是全身发冷,夏天穿棉衣,睡觉时须把头裹严实。第一次听法的过程中浑身发热,王泽兰大哭,明白了这就是真正要找的大法。王泽兰的变化使周围的人看到大法好而走入修炼。一家人过的其乐融融。

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轮大法遭到了铺天盖地的诬陷、诽谤和打压。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五日,秦德新和姨夫张延荣到北京上访证实大法。结果被非法关押在前门分局,因不配合邪恶,被砸背铐,恶警用木棍使劲砸手腕。后被永昌驻京办接回非法关押。二零零零年一月二十二日被永昌县公安局劫回非法关押在永昌看守所,一个月后放回。

酷刑演示:大背铐
酷刑演示:大背铐

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四日,王泽兰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在拘留所恶警所长程掖生故意将水泼在地上,三九寒天滴水成冰的日子,王泽兰被冻的失去知觉,手上皮肉分家,惨不忍睹。恶警程掖生不让王泽兰戴头巾,撕扯头巾时把头发都拔下来一撮。十五天后勒索五百元。

二零零零年三月二十一日,秦德新又被绑架,紧接着就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在劳教所秦德新吃尽了苦,没完没了的干活,还要挨打,身体被迫害的皮包骨头。精神上被折磨的看诽谤大法的电视片、录像,目的是要秦德新放弃修炼大法。秦德新不配合邪恶,被恶人延期一月,于二零零一年十月回家。

二零零二年三月八日,永昌的大街小巷一夜之间真相横幅、标语遍布城镇乡村。永昌县公安出动大批恶警疯狂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秦德新和父亲秦吉昌、母亲王泽兰也未能幸免,三人同时被绑架到永昌看守所。秦吉昌被一腿瘸的恶警打耳光,揪头发。

一家三口被绑架后,家中无一人,牲畜由秦吉昌侄儿负责给卖了,家中准备四月份种地用的土豆,当邻居打开窖时,只见窖中白茫茫的一片,土豆全在窖中发芽了。

二零零二年四月三十日,秦吉昌、秦德新父子双双被判重刑,父亲十年,儿子十二年。母亲王泽兰被劳教两年半,当时就被送到甘肃省平安台劳教所。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十三日父子俩和其他修炼者一同被劫持到甘肃省兰州监狱入监队迫害。

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六日,秦吉昌、秦德新父子从兰州监狱被转到武威监狱。初到武威监狱三监区的秦吉昌,因为回答恶警还要继续炼功而被暴打,恶警用电棍在头上猛电。那时干活很辛苦,后来分配专门喂鸡,一喂就是两年半。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秦德新在武威监狱因不配合邪恶,不给恶警鞠躬而遭暴打,用棍棒击打头部,秦德新被打翻在地,恶警用脚踹,满脸都是皮鞋印。牙齿被打的松动,浑身上下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可以用体无完肤来形容。参与迫害的恶警有大队长孔国文,恶警刘积兵、姚生更、侍志远等三个分监区约十几个恶警,暴打后用吊铐挂在织毯机机梁上,吊铐在机梁上还拿电棍电嘴和脸,整整两天,恶警的迫害手段极其卑劣。放下来后,两手麻木,恶警再拿木棍一顿敲打,那种痛苦令人无法承受。用恶警的话说叫“活血脉”,其实是另一种迫害手段。事隔不久,恶警强迫所谓“转化”。秦德新一次又一次被吊铐暴打,电棍电,连续两个多月的酷刑折磨。在武威监狱非法关押迫害,秦德新受尽了非人折磨。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就连母亲王泽兰离世也没告诉秦德新。当同乡告诉秦德新母亲离世的消息时,秦德新内心的悲痛无以言表。只能默默承受,那种刻骨铭心的痛伴随着秦德新直到二零一零年六月五日离开武威监狱这所魔窟。

秦吉昌从监狱回来后还被绑架,非法关押二十天放回。时常还有不法之徒上门骚扰,问炼不炼。

秦德新回来后面对失去亲人的痛苦,家中那凄惨的状况,秦德新只能外出打工维持生计。

三女婿张延荣被迫害致死

张延荣,男,生于一九六零年,系永昌县焦家庄河滩村农民,和妻子王泽芳生有一女一子。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大法后,病痛全无,身体健康。认识他的人都说他做人仁义,善良随和,加之他心灵手巧,在当地口碑很好。一家人在当地是公认的大好人。

'张延荣生前照片'
张延荣生前照片

就是这样的好人,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这个幸福的家庭遭受了一次又一次的迫害,致使丈夫张延荣被迫害死,离世时仅四十八岁。妻子王泽芳被非法判刑八年,女儿因无法忍受世人的歧视,背井离乡在外打工。最让人心酸的是在父母被判刑后,儿子的日子过的可以用凄惨来形容,家中房屋是土坯房,恰逢下雨连阴多日,房顶泥巴被雨水冲走,就连房梁也被冲塌,当邻居看到时,只见张延荣的儿子蜷缩在靠墙边仅能容身的一点地方,头发蓬乱的披在肩上。后来儿子靠给街坊四邻干活来填饱肚子,日子过的很艰难。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张延荣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张奶奶放不下孙子吓的去世。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五日,张延荣和秦德新辗转来到北京,目的是告诉中国政府,法轮大法是对人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广大的民众是相信大法的,法轮功学员只想做好人。然而北京的信访办却成了专门抓捕法轮功学员的场所,等待他们的是绑架和暴力殴打。恶警将张延荣背铐吊起来,棉衣全部湿透,汗流到地上。张延荣被永昌公安局恶警李国玉从北京劫持回来后被非法关押在永昌县看守所,一月后放回。

没过多久,张延荣再次被绑架。当时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有十多名,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遭受了文革式的迫害。以永昌县公安局局长刘富海、彭卫平和国保科的李国玉为首的不法之徒,用绳捆索绑把张延荣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强迫游街示众。在游街的过程中,张延荣始终昂着头,被公安局长刘富海一拳打在头上,并大声呵斥。

在看守所,恶警局长刘富海不但指使恶人打张延荣,还亲自上阵打,嘴里还骂法轮功学员说往死里打。恶警李国玉等人扇嘴巴暴力殴打。

二零零零年三月二十一日,张延荣被非法劳教两年,劫持到甘肃省平安台劳教所遭受酷刑折磨超负荷劳动。

就在张延荣被劳教迫害的同时,其母亲和妻子也同时被永昌县公安局伙同焦家庄派出所的恶人们绑架到拘留所。那时家中只剩下一未成年的男孩,无人照顾。无钱上学,整天以泪洗面,承受着本不该在他这个年龄所承受的一切痛苦。孩子日日夜夜都在盼着爸爸、妈妈、奶奶能早日回家,家中能有往日的温馨。

二零零二年二月初,张延荣从劳教所回到家里,一家人还没过上几天,邪恶之徒再一次实施暴行。三月八日,张延荣被绑架了,参与绑架的恶人有永昌县公安局局长刘富海、彭卫平、李国玉、王某等。张延荣在永昌县看守所被恶人们残酷迫害,没日没夜的毒打折磨,用尽了多种刑具,手段极其卑鄙。张延荣被迫害的不能走路,生活不能自理。

二零零二年四月三十日,张延荣、胡尚学、樊永成、王泽兴、秦德新、岳培福、褚大义、秦吉昌、王泽芳、王永芳、严生杰等三十几人在邪恶非法召开的所谓“公判大会“上,张延荣等被非法逮捕,十几人被非法劳教。有七十多岁的老人和年轻的妈妈,可怜那些失去父母的孩子,他们的哭声是那么悲伤、凄凉。就连过路的行人都流泪了。

二零零二年九月十八日,永昌县法院非法对张延荣、胡尚学、秦德新、王泽兴、樊永成、褚大义、岳培福、秦吉昌、王泽芳、王永芳、严生杰判刑十二年到七年。并于十一月十三日被劫持到甘肃省兰州监狱和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在兰州监狱入监队的三个月里,不定期的会有狱警谈话,目的是洗脑。有一次开诽谤大法的会,张延荣和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站起来以示抗议。狱警草草散会,没过一会,号室组长过来叫张延荣到办公室,并说,“去了好好说,蹲禁闭的手铐都拿来了,不然你们几个都得蹲禁闭”。

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六日,张延荣从兰州监狱又被转到武威监狱。在武威监狱张延荣同样遭受着残酷迫害。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初,张延荣和王泽兴、胡尚学、樊永成等二十几个法轮功学员再一次被强行转入酒泉监狱迫害。一路上法轮功学员不畏强力压制,每到一处见行人就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张延荣入殓照'
张延荣入殓照

初到酒泉监狱,张延荣被非法关押在事先就分好的监区。因张延荣不配合邪恶,等待张延荣的是暴力殴打,剥夺睡眠。目的是早日拿下四书即所谓“转化”。邪恶不让张延荣睡觉,每天24小时站在地中间,不让坐,不让动,只要稍微一动,就是用电棍毒打、用火棍烫,整整十八天。更为残忍的是把野兔塞到张延荣的裤裆里,猛踹野兔。“兔子急了会咬人”这是一句俗语。可想而知,张延荣是怎样承受着非人的折磨。

一次次的迫害,使张延荣身体极度虚弱,无法正常生活,身心遭受重创,得不到及时救治,病情加重。于二零零七年六月保外就医回到家中。

二零零七年八月十五日,被严重迫害了八年的张延荣带着深深的遗憾,含冤离开人世。就在张延荣离世前,多么想见见多年未曾谋面的妻子王泽芳一眼,却未能如愿。七十多岁的老母为了儿子的心愿,不顾路途遥远,辗转到甘肃省女子监狱,想让王泽芳见儿子最后一面。可女子监狱恶警无一丝善念,不但没让见面,更没让王泽芳知道丈夫离世的消息。

张延荣离世后,家人在给张延荣换衣服时,发现张延荣小便周围全是黑的,并且还肿大;全身肉皮青紫,两腿全是深坑。家人看后,痛心的说,“就这样的身体还能让人活吗?”在场的人看到张延荣的身体后无不流下心酸的泪水,无法想象他是如何痛苦的承受的。

张延荣被迫害致死的当天,酒泉监狱来人让家属签字,证明人已死亡。家中只剩老母和儿子,面对亲人的离世,不知如何办,邻居签了字。

三女儿王泽芳遭受的迫害

一九九九年年底,当地中共邪恶之徒为防止王泽芳上北京,把王泽芳非法关押在拘留所十五天,勒索伙食费一百元。

自从张延荣上北京遭迫害后,王泽芳先后被非法拘留四次。在拘留所王泽芳和姐姐王泽兰、弟媳王永芳被拘留所所长程掖生迫害。西北的寒冬腊月很冷,王泽芳她们被迫爬在冰地上,爬到冰化掉为止。每天从早上开始,直到晚上,十五天后放回。

二零零一年,永昌县县委书记张云生带领七八个恶警手拿电棍,一脚将门踢开妄图绑架王泽芳。当时普通老百姓说:县委书记领人将门踢坏,你们应该去告他。第二天,恶警李国玉带领四五个恶警翻墙进院破门而入,弟弟王泽兴说:你们太可恶了。恶人们将弟弟王泽兴背铐起来,并强行把王泽芳和王泽兴非法关押在拘留所,勒索伙食费七百元。

二零零二年三月八日,以公安局副局长刘富海为首的恶人,动用河西堡公安局、焦家庄派出所以及110的几十人,五辆车,李国玉、白积连、彭卫平等恶警手拿胶皮管破门而入,一把将王泽芳摁倒在地,把在家的张延荣、王泽芳、王永芳以及张延荣母亲一同绑架非法关押在看守所。

一家人被迫害了,邪恶之徒从经济上又变着花样抢劫财物。王泽芳家七千多元的农用三轮车被抢,以两千五百元钱卖给焦家庄派出所所长卢某司机的小舅子。卢某还对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的王泽芳说:“你家的车被我们卖了两千五百元,其中两千元是你丈夫张延荣上北京往回带人的路费,五百元是你在拘留所三个月的伙食费,还不够你自己想办法。就这样把一个农民几年的血汗钱一分不剩的以冠冕堂皇的理由搜刮进了邪恶之徒的血口。

在看守所期间,一王姓恶警把王泽芳背铐起来,拿胶皮管打,还把师父的照片放在王泽芳的脚下让踩,被其拒绝。恶警又将王泽芳铐在暖气管上。在看守所的半年期间法轮功学员一直被洗脑迫害。

二零零二年九月十八日,王泽芳和丈夫张延荣一同被非法判刑。于十一月十三日非法劫持到甘肃省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在甘肃省女子监狱,王泽芳先是在入监队织网子。后因身体不适分在老残队,每天剝蒜,手指被蒜腐蚀的指甲和肉分离。王泽芳和武威老年法轮功学员何秀英坚决不配合恶警的强制转化,被分到三监区干最苦的活。超负荷的织大货车专用网子,四个人每天织十二个。完不成任务罚背织网子所用工具,每晚加班到九点多,手被磨的皮肤粗糙,手指破裂。晚上九点收工后,还要绕织网子的线,到十二点才能睡觉。

二零零五年又被分到邪恶的科室迫害,强迫转化、洗脑,每天看诋毁大法的书籍和碟片。二零零七年分到一监区,专门为民族帽剪线头。

二零零八年三月三十一日,王泽芳离开邪恶的黑窝回到家中,才知道丈夫于二零零七年八月已被迫害致死,甘肃省女子监狱恶警全面封锁张延荣被迫害致死的消息,威胁孩子们不让说,不让王泽芳打电话、通信。

张延荣、王泽芳屡次被非法关押、劳教、判刑期间,恶人勒索伙食费、路费。二零零二年张延荣新建的四个鱼塘因夫妇俩被绑架,无人打理而破产。住房的门被人扒走,玻璃被打破。树被人抢走,最后只剩八十颗。直接经济损失十几万。

小儿子被非法劳教、判刑,被迫害精神失常

王泽兴,生于一九六五年,家住金昌市永昌县焦家庄乡河滩村。因不违背良心而被非法劳教、判刑;妻子王永芳也同时被非法判刑。

王泽兴在修炼前,身体不太好,在亲戚家听到大法的美好,抱着祛病健身的目的走人大法。自从炼法轮功后,知道是缘份才能成为一家人,所以在生活上互相谦让体谅,生活幸福。

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坚定修炼的王泽兴就被非法拘留了十五天。出来后的王泽兴常想,法轮大法这么好,为什么要恶毒的攻击,诽谤和污蔑呢?

王泽兴带着一颗纯真的心,在没有路费的情况下,于二零零零年初骑自行车到北京上访。一路上王泽兴风餐露宿,忍着严寒,饿了要饭吃,困了就睡在路边的土坎下,渴了就吃几口雪。王泽兴骑自行车九天后快到北京便把自行车卖了四十元,坐车到北京,在地下室住宿一夜。第二天来到天安门就被便衣和武警绑架到看守所。几天后被永昌县公安局带回非法关押在永昌县看守所一个月。没过多久,王泽兴又被绑架,并被永昌县公安局绳捆索绑挂牌游街,文革式的开批斗会,侮辱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零年三月二十一日,王泽兴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劫持到甘肃省平安台。在劳教所,王泽兴被迫干最苦最累的活,身体上和精神上同时承受着非人的折磨,挨打挨骂,体罚,什么最残忍就用什么,目的是逼迫王泽兴放弃修炼法轮功。

二零零一年,王泽兴离开了迫害他一年半的邪恶劳教所回到家中。然而,仅在家呆了四个月的王泽兴又被中共邪恶之徒绑架了。

二零零二年三月八日,永昌县公安局长刘富海伙同李国玉、彭卫平等不法之徒把王泽兴和三十多个法轮功学员绑架到看守所和拘留所。在迫害法轮功学员时,中共豢养的邪恶打手们,卑鄙残忍的流氓本性暴露无遗,残酷的折磨法轮功学员。恶人迫害法轮功学员都是秘密迫害,不被外人知道。

二零零二年四月三十日,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永昌县公安局非法公判,其中十五名被非法劳教,当天就被劫持的甘肃省平安台迫害。九月十八日,永昌县法院又非法重判张延荣、秦德新、胡尚学、樊永成、王泽兴、褚大义、岳培福、秦吉昌、王泽芳、王永芳十二年到八年。于十一月十三日由李国玉、彭卫平、程掖生等邪恶之徒强行劫持到兰州监狱和女子监狱迫害。

王泽兴在兰州监狱被严管迫害,包夹二十四小时的监控,不能同其他法轮功学员说话。三个月后被强行转到武威监狱迫害,在武威监狱里,王泽兴就被迫害的身体出现严重病症,检查结果是肠梗阻,家人问过大夫,被告知得这种病的人不多,除非是这个人被人用暴力毒打腹部才会导致这种病症。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初,王泽兴、张延荣、樊永成、胡尚学等法轮功学员在武警的押送下被强行转到酒泉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一路上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到酒泉监狱法轮功学员被分开关押,互相之间都不见面。在这个迫害法轮功学员最狠毒的黑窝里,王泽兴在一监区邪恶的残酷迫害下,精神失常,生活不能自理。可想而知,手段有多残忍。王泽兴被迫害的双腿到处是被烟头烫伤的痕迹,见到陌生人就害怕,时常不由自主的立正站好,要么就是蹲马步。王泽兴的这种行为都是在无意识的状态下做的,经常性的重复。(包夹王泽兴的恶人:吴国渠、嘉峪关人,因盗窃罪被判刑十五年,现在酒泉监狱八监区服刑)

'神智不清的王泽兴'
神智不清的王泽兴

二零零九年五月十八日,王泽兴被地方公安局接回送到家中。然而,家中的一切对于王泽兴而言,一切的一切都是陌生的,母亲和妻子都不认识。王泽兴从一个健康的人被迫害的精神失常,皮包骨头,神智不清,生活不能自理,吃什么吐什么,不排泄肚子肿大,上下床都不行。看到穿着整洁一点的人就立正站好喊“领导好、酒泉好”。只要听到有人说酒泉监狱,王泽兴会吓得站好,一句话也不敢说。等到王泽兴在家待了几天后,就开始没完没了的擦,见什么擦什么,刮风下雨也不停的擦。尤其是玻璃和农用车一天不知擦多少回,便擦便说,听不懂他说什么。

小儿媳王永芳遭受的迫害

身为法轮功学员的王永芳在一九九九年的七二零后,同样遭受了被非法拘留、和判刑。第一次拘留是在丈夫王泽兴上北京被劫持回来后,被无辜牵连非法关押在拘留所。恶警所长程掖生变着方法折磨,逼迫王永芳和王泽兰、王泽芳、及其他法轮功学员爬冰,寒冷的冬天,滴水成冰的日子却要让法轮功学员把冰焐化才肯罢休,不让戴手套,不一会就被冻麻木了。这种酷刑折磨了十五天才放回。回来后恶警还逼迫王永芳交钱,说是王泽兴上北京往回接人的费用。王永芳没钱,恶警派人来拉一家人赖以生存粮食和农用车,王永芳拒绝不让拉,又逼迫王永芳卖粮食。无奈王永芳只得卖掉一部份粮食用于上交,六百元不够还打欠条给恶警。

在王泽兴被非法劳教后,王永芳先后被非法关押到拘留所四次,没有理由。
二零零二年三月八日,王永芳再一次被绑架了,恶警李国玉等十几人闯进王泽芳家,把正在家中的王泽芳、张延荣、王永芳和张延荣母亲一同绑架到看守所。在看守所里,王永芳被恶警李国玉毒打。李国玉把王永芳吊起来扇嘴巴,王姓恶警拿胶皮管打,王永芳被打的胳膊失去知觉。

恶警们打饿、打累了,去吃饭休息,回来后接着打。李国玉用暴打来刑讯逼供要王永芳开口,只要王永芳说不知道就派王姓恶警用胶皮管打,面部被打的到处是青紫色,耳朵被打的嗡嗡响。李国玉还不放过,就用拳头打头部,还被铐大拇指,三人轮流打,王永芳被打的失去知觉,腿骨头(膝盖位置)被打折,不能跪。

二零零二年四月三十日,王永芳和其他法轮功学员被拉出去开所谓的“公判大会”。法轮功学员被用绳索捆绑,脖子上系着绳子,一头被恶警拉住为防止法轮功学员喊“法轮大法好” 、。挂上牌子,走完了大半个县城,好象文革再现。

二零零二年九月十八,王永芳和丈夫王泽兴被同时判刑,于十月十三日劫持到甘肃省兰州监狱和女子监狱迫害。在女子监狱,一进去就被人格侮辱扒光衣服搜身,不放过任何一个地方,就连日用品和被褥都被拆的七零八落。后被分到四监区迫害。

在监狱,王永芳不但在精神上被迫害洗脑,还在身体上被奴役,强迫从事织地毯。每天五点半起床,七点出工,十二点收工吃饭,有时十二点都不让收工,直接把馒头和菜送到车间,匆匆吃完接着干活。干活到晚上十一点收工睡觉。没有星期六和星期天,随时加班,超负荷的劳动,织的地毯出口到国外。

王永芳在织地毯两年后由于身体被迫害的极度虚弱,导致贫血被转到入监队。在入监队,王永芳和其他法轮功学员被迫每天看诽谤大法的电视片洗脑。一年后又回到四监区。

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五日,王永芳从黑窝中回到家,才知道自己的父亲在夫妇俩被判刑送到监狱后经受不住打击而离世。王泽兴家中只剩王奶奶和一八岁的小孙女,祖孙俩艰难度日。孩子无钱上学,亲人和同修接济帮助孩子读完了小学。焦家庄乡政府还恶毒的没收了王永芳一家全部的土地。王永芳回家后真是家徒四壁,无一颗粮食,亲人买一袋粮食以解眼前的困难。王永芳又从亲戚那借来一千元买粮种地,恢复家中田地。生活困难的王永芳还要承受恶警不停的骚扰。

现在的王永芳生活依旧艰难,上有老,下有小,还要照顾被迫害的精神失常的丈夫。一家人的重担全落在了瘦小的王永芳身上。丈夫只能干最简单的活,还得王永芳领着,没有正常人的思维,日子过得真是苦不堪言。

这就是中共这几年所做的恶事,罪孽深重。这也仅仅是中国大陆修炼人受迫害中的一例,冰山一角。今天写出这一家人所遭受的残酷迫害只想唤醒还被中共谎言毒害的世人,尽早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退出邪党的各种组织,拥有美好的未来。我们真诚的为你能明白真相而祝福,这也是王奶奶的心声。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31/甘肃永昌县王奶奶的辛酸泪(图)-248538.html

金昌市联系资料(区号: 935)

2020-09-05: 金川集团有限公司动力厂
厂长:李正录 0935-8811127(办)
书记:张志东8812463(办)
动力厂原厂长:乔海伦,男,汉族,1961/12/10出生,手机:18909459555
动力厂原书记:陶维东,男,汉族,1970/3/1 出生,手机:13309455776
动力厂综合治理办公室:8813058(办)
综治办主任:
宋翔,男,汉族,1975/4/19出生,手机:18793628080
综治办干事:
徐存祥,男,汉族,1969/5/1出生,手机:15309452856
金川集团有限公司动力厂供水车间(法轮功学员马咏雁在此车间工作)
主任:刘 磊,男,汉族,1973/10/6 出生,手机:18298930128
书记:尤安宁,男,汉族,1969/10/8 出生,手机:13830566809

2020-08-29: 杨彦军(Yang Yanjun),男,汉族,1966/8/28出生,金昌市公安局龙首分局幸福路派出所教导员。明慧恶人榜编号E000097723 手机:13830587081

金昌市公安局龙首分局幸福路派出所

祁世成 男 1980/11/2 13830581555(国保副队长)
梁尚义 男 1964/9/22 13993567358所 长
米宝明 男 1961/8/24 13830566000(前国安科长2002年任职)
翟长虎 男 1962/9/1 13993577886
郭万兵 男 1969/6/19 13830588388
李 婧 女 1991/9/2 13619358408
王嘉炜 男 1992/2/13 18793603368

金昌市公安局金川分局桂林路派出所:0935-8396423

陈国民,男,1972/10/2 13993578716 所长
杨 智 男 1977/11/28 13619358798副所长
刘兴国 男 1962/11/4 13689454999
李玉忠 男 1966/7/18 13519463886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07-05, 11:26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