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9-19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四川 >> 成都市 >> 康淑兰, 女, 70

个人情况: 航天七局退休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四川省成都市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11-10-22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04-28:四川省成都市双南派出所警察骚扰康淑兰
我叫康淑兰,女,72岁,是航天管理退休职工。我曝光四川省成都市双南派出所王警官(现任少陵西街办事处主任),一个胖娃(这个人跟踪过我们),还有两个穿黑色警服的人,其中一个比较高。

4月18日上午九点过,我和老伴出去买菜,他们仨人就在我们院门口等着,我们一出院,他们就跟踪我们(王当时不在)。当时我们正准备上车,他们拦住不让,叫我们到办事处去,说有人要跟我们谈个事情,并想强行将我们带到办事处去。我没去,就直接回家了,老伴也不去,他们就把王叫到我们住的地方。

王一行人想要到我们家,老伴不准他们去家里,就把他们引到楼顶去。上去后,王就拿出一张白纸叫老伴在纸上按手印,老伴不按,又拿出一个小勺(塑料的)叫老伴往里吐口水,老伴也没吐,王说,吐口水还不行,就要把小勺塞到老伴嘴里,老伴不同意,就没做成,之后王还问“你爱人去哪了?”老伴说去买菜了。

在这之后,还有一个直接打我们的门,我儿子问“你是谁?”那人回答说:办事处的。我儿子问他,有啥事,他没答直接问,你妈在不在家?我儿子回答说,不在家,他们出去了。那个人说:我看到你妈回家了,(当时儿子确实没看到我回去)打门的就只能上楼顶去了。他们走之前,王给胖娃说:下次我们开车来,接他们—块到办事处去。

4月22日上午十点钟左右,他们又来骚扰我们,我没开门,他们拍了一阵就走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4/28/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85648.html

2017-10-25: 四川成都市年逾七旬的法轮功学员唐文武、康淑兰遭骚扰

2017年9月底, 四川成都市年逾七旬的法轮功学员唐文武、康淑兰被双楠办事处赖某在大院门口监视。第二天,派双楠办事处三个人在他们家大院门口蹲点,他们走哪,就被跟到哪,他们干什么,恶人就给他们照相。

10月4日上午8点多钟,康淑兰为了治止邪恶迫害,就近距离发正念,他们(赖某一伙)就说康淑兰在外面炼功,就把康淑兰强行带到双楠派出所,把康淑兰推到一间房子里,有双楠办事处的一个人看守,后有赖某和双楠派出所的王姓警察到他们家非法抄家。康淑兰的老伴不给开门,而后他们又用万能钥匙开,也没开开,还有人说里面锁上了,于是警察把门上贴的对联也撕下来撕成小片扔的到处都是。

外面的人还有说:他楼上那个还有一个门,随后他们就上楼上去了,用万能钥匙把门打开,到处乱翻,也没搜到东西(大法资料)气坏了,走时把门锁也扔了,门扣也打坏了。

回到派出所王警察,就把火发在康淑兰身上,把康淑兰从凳子上拉起来,给她照相,还要打她两个耳光,扬言要给社保局打电话扣发给康淑兰们的工资,还要叫康淑兰给女儿打电话叫康淑兰女儿来接康淑兰康淑兰才能回家,不接就不能回去,还要康淑兰女儿的电话号码,他们采取各种邪恶的手段来威胁康淑兰,还叫康淑兰“写保证”,不准出去串联,发传单(大法资料)等,康淑兰全盘否定,没办法还是叫康淑兰走了。

10月16日上午9点过,双楠办事处的赖某又带一帮人上门来找康淑兰,像土匪一样的打门,在门外大声叫康淑兰的名字,老伴听到有人在打门,就问是哪个?赖某说是办事处的,老伴就问他们懂不懂礼貌,私闯民宅是犯法的,老伴说要给他曝光,也没给他开门,他们就走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0/25/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55913.html#171024224831-13

2017-03-13: 成都市老夫妇又被警察抢劫绑架

四川成都市年逾七旬的法轮功学员唐文武、康淑兰老俩口,二零一七年三月三日又被警察、社区一帮人非法入室、抄家抢劫,并把唐文武绑架,经检查身体后不合格,晚上十一点多送回。

唐文武,七十多岁,四川航天管理局退休职工,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功后,皮肤过敏、拉肚子、发高烧等困扰他几十年的病都不翼而飞。康淑兰女士,航天七局退休职工。这对老年夫妇因为坚持信仰法轮功,十几年来受到种种身心折磨。

下面是康淑兰老人讲述这次被抄家抢劫的遭遇:

二零一七年三月三日我和我的老伴唐文武去女儿家吃了中午饭回家,我先到家,打开铁门后见木门没关(我们走时除孩子的房间门没关其它的都锁好的),我当时有点疑惑但也没多想就出去买东西了,出门时我又把门都关好了。我走后,老伴回来用钥匙打开铁门,却开不开里面的木门,用脚踹也踹不开(他以为我生气不给开)然后他就上到顶楼去了。

不一会,就有个一米七五的瘦高个(便衣)跟上了顶楼,在一旁打电话,我老伴问他是干什么的,他说他查天线有没有什么问题。打完电话不一会,大概下午三点半左右,就来了一大帮人。

我买东西回来时木门又是开的,我也不知老伴到顶楼了。突然一阵急速的敲门声,我问是哪个,一人说是社区的。

我一开门,这帮人就闯入了我家,有穿便衣的和带着枪的警察十几人,还拿着几张事先写好的纸,进门就开始到处照相,有在大门口照的,有在屋里照的,有拿书的(放在师父法像前的精装大书),到处搜,还叫我打开卧室的门,我不开,有个便衣说:你不开我们也有办法打开(难怪有前面开头的一幕,还有我们家的水果刀和在顶楼的剪刀都是新的,都不见了)。

我问他们为什么,他们就指往我家里门上挂的真善忍的香包。我说,凭这个就能抓人,私闯民宅吗?我叫他出示搜查证,一个高个子警察,指着腰上跨的枪说,这就是“证件”。然后就把我拽开,还说我干扰他们“执行任务”。

又一帮人上了顶楼,把唐文武(七十多岁),连拉带拖,从楼上(楼顶)拉下来拖入屋里,摔在地上。有两个警察,抓住他的手不准他动。然后有人取了他的钥匙,打开了我的卧室,进入卧室后,开始翻箱倒柜,把我放在楼顶和家里的所有大法书,资料还有中间壁柜上的大法书全部搜光(还有师父的大法像和法轮图各一张),还有莲花座照了相。

最后几个警察把唐文武抬到警车上带走了。走时给我留了一句话,叫到浆洗街派出所找人。他们把唐文武带到武侯区公安局去了,后来又送到三六三医院,经检查身体后不合格,在晚上十一点多,由医生和警察把他送了回家(还收取了八十五元检查费)。

后来知道这次是双楠派出所和浆洗街派出所干的。

曾经多次被骚扰、绑架、关押迫害

从二零零一年起,人民东路派出所、盐市口街道办事处、四川航天管理局相互勾结,扣发唐文武的退休金,将唐文武非法软禁几年,共派八人日夜监控,不让他出大门。软禁期间扣发工资,并取消福利待遇,不准出单位,门口有七、八人看守,买菜有单位派专人负责买,不准儿女回家看望。

二零零三年九月份,四川航天管理局主任李道林策划,将唐文武骗到办公室后,七、八个人把他按住,从三楼抬到楼下,硬把他推到警车上,他的后背被挤出了一个二寸多长的血口子。警车上的人把唐文武绑架到锦江区办的洗脑班,强制转化。在洗脑班唐文武绝食,血压上升至二百,一个星期后获得释放。

因长达五年多的残酷迫害、威胁,唐文武一直被逼写放弃修炼的悔过书,唐文武精神压力很大,二零零五年三月底被逼成精神失常。住院期间单位领导还到医院叫医生给唐文武打毒针,被医生拒绝。

康淑兰二零零四年元月十五日到青石桥市场买菜时,被人民南路派出所绑架,被劫持在成都市郫县看守所。

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八日,唐文武、康淑兰夫妻俩被绑架到成都武侯区金花洗脑班,各被罚款一万多元,从每月工资中扣,实际扣除多少不知道,所有扣的钱都不开收据。

二零一六年六月四日上午九点左右,康淑兰和法轮功学员陈秀华走到大石西路,陈秀华往摩托车篓里放一本明慧期刊《天赐洪福》(真相资料),当时被双楠办事处两名执勤人员绑架,被劫持到双楠派出所公安处,然后警察开始非法搜包,有两个警察看守,不准她们走动。下午三点左右,所长带十几个警察,五、六辆警车到康淑兰家非法抄家,不出示任何证件。从大门口到七楼层层有警察看守,直到晚上六七点非法抄家结束。康淑兰、陈秀花在当天回到家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13/成都市老夫妇又被警察抢劫绑架-344193.html

2016-06-23: 航天七局退休职工等被绑架

康淑兰,女,70岁,航天七局退休职工,家住四川省成都市。2016年6月4日上午九点左右,康淑兰和陈星华出去讲真相,刚走到大石西路,陈星华就往摩托车篓里放一本天赐洪福小册子(真相资料),当时就被双楠办事处两名执勤人员抓住,因此,康淑兰和陈星华均被绑架到双楠派出所公安处,然后警察开始非法搜包,凡是大法资料全部搜走(真相小册子,护身符共30个左右)。收完后,有两个警察看守,不准她们走动。下午3点左右,所长带十几个警察,5、6辆警车到康淑兰家非法抄家,不出示任何证件。从大门口到我家7楼层层有警察看守,直到晚上六七点抄家结束。

一。抄走师父大小法像各一个,法轮图形一个(都是带镜框的)
二。大法书
1. 转法轮 15本 其中台湾版1本
2. 转法轮 卷二
3. 师父各地讲法二套 其中早期没做成书的一套
4. 洪吟 一至四 共11本 其中手抄本一本
5. 中国法轮功 1本
6. 法解 1本
7. 长春辅导员法会讲法 1本 8. 新经文 (合订本) 2本 9. 精进要旨 4本 10. 解体党文化 1本, 九评共产党 2本
三。真相资料
真相单张120份左右, 大小真相小册子150份 四。 《明慧周刊》 20本 五。 没抄完的 转法轮 一份 1. MP3 3个
2. 播放器 3个 真相光盘30张左右
3. U盘 1个
4.真相币 350元~400元
六。把我儿子(常人)的房间都抄一遍。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6/23/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30411.html

2016-06-17: 四川成都市法轮功学员唐文武、康淑兰、陈秀花被非法抄家 已回家

2016年6月4日上午十时左右,大法学员唐文武、康淑兰、陈秀花,街上去发放救人的真相资料,被便衣绑架到成都市武侯区双楠派出所,之后,三辆警军到成都少陵路21号院唐文武、康淑兰家中,在无搜查证的情况下强行抄家,他们强行抢走了师父的法像、法轮图形、《转法轮》等师父的所有讲法经书,及其他东西。陈秀花家也被非法查抄。他们三人都在当天回到家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6/17/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30116.html#16616232441-26

2011-10-21: 四川航天管理局职工夫妇遭受的迫害

四川航天管理局职工唐文武(男,70岁)、康淑兰(女,65岁)夫妇,二位老人多年来因坚持真善忍信仰,遭到了多次迫害。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八日,夫妻俩被绑架到成都武侯区金花洗脑班,各被罚款一万多元,从每月工资中扣,实际扣除多少不知道。所有扣的钱都不开收据。

二零零一年,唐文武老人因出去发真相资料被绑架,被非法刑拘一个多月,出来后被工作单位、人民派出所、盐市口办事处三家单位实施软禁,夫妻被同时软禁,长达五年之久。软禁期间扣发养老金及其它福利。软禁期间不给涨工资,不准出单位,门口有七八人看守,买菜有单位派专人负责买,不准儿女回家看望。唐文武被送到锦江区办的洗脑班,被迫害致精神失常,住院期间单位领导还到医院叫医生给唐文武打毒针,被医生拒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21/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48152.html

成都市联系资料(区号: 28)

2019-08-29: 四川省成都市双流区九江镇派出所所长傅绍波 警号:013826

2019-08-29: 成都市成华区建设路街道办人员电话:17743201193
成都市成华区建设路街道办电话:028-84381635
四川省成都市成华区建设路街道办事处主任:余斌
成都成华区建设路派出所电话:028-84331256

2019-08-29: 骚扰四川省成都市钟丽军责任单位信息补充
成都市双流区公安分局:
地址:成都市双流区东升街道棠湖南路二段129号,邮编610200
电话:028-85822100
传真:028-85822100
值班电话:028-85829514(24小时)
警察蔡赢13668155065,警号077728
局长肖健
政委罗秀昌
副局长:施应平、岳松(分管国保)、吴征东(分管维稳和国保)、王强、阮立波
纪检书记:孙建祥
邪党委员:周记成

东升派出所:
地址:成都市双流区东升镇淳化街70号,邮编610200
电话:028-85822651
胡德18980810357李筱彬13550260777
李鹏13880433620赵德锐15902858910
吕磊13880611206仲建龙15881109479
刘圳13550020208温建春13808059393
郭伟13628052318李映池13881756777
岳莹13880998280何春林13568861569
李斌13980792377先德益15828527992
钟佳13882206460鲁良山15881102110
张勇13458680727刘昌全13982068699
周爽18782123655张正清15928009119
刘超13981988665陈云虹13438038228
肖亮13880321853赵晓川13608211668
文成13880042899熊德全13982080271
刘东18228515778陈德元13608219376
杨毅18982227957文卓一13982060994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