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0-17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甘肃 >> 酒泉市 酒泉监狱 >> 吴开礼(武开礼 赵风良夫), 男, 50

个人情况: 金昌市金川集团公司动力厂退休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甘肃省金昌市6号小区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3-12-26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吴开礼(武开礼 赵风良夫) 赵凤莲(赵风良,赵风莲)
交叉列在: 甘肃 > 嘉峪关市
交叉列在: 甘肃 > 金昌市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4-03-05: 当他走出黑狱,妻子已含冤离世
甘肃省金昌市法轮功学员武开礼遭迫害事实

甘肃省金昌市金川集团公司动力厂退休职工武开礼,因为对民众讲法轮功真相,二零零二年元旦前夕被警察绑架,后被非法判刑。六年后,当他走出监牢,相濡以沫的妻子早已与他天人永隔……

武开礼,一九四九年出生,妻子赵丰莲,一九五四年出生,夫妇俩于一九九六年同时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发动迫害法轮功的运动,夫妇俩坚持修炼法轮功,遭到中共警察的绑架、抄家、关押、劳教、判刑等各种迫害。

赵丰莲
赵丰莲

狱警:直接来取骨灰盒吧

二零零一年一月,赵丰莲因向世人讲法轮功真相被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二年底,又被警察跟踪绑架,关押期间被多次野蛮灌食,三颗牙被撬掉。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二零零三年十月底,赵丰莲又被金川公安分局政保科警察绑架,二零零四年八月份被金川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

在甘肃省女子监狱,赵丰莲被迫害出胰腺癌,狱警不让保外就医,竟对家人说:“再过几天来,直接取骨灰盒吧!”

直到赵丰莲到了死亡的临界点,狱警才叫家人速速接回。赵丰莲回家仅二十多天,就于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含冤离世。那时,她的丈夫武开礼正身陷囹圄。

狱警打断他的手指

武开礼于二零零零年十月到北京为法轮功鸣冤,十一月一日被绑架回金昌市,关入金昌市戒毒所十五天。动力厂扣发了他三个月的工资,最后只发二百元生活费。

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九日,金川集团公司动力厂保卫科的李超、陈宏国等八、九人闯进武开礼的家,抢走《转法轮》书籍、录音机、炼功磁带等,将武开礼绑架到武威路派出所,恶徒们把他拉成大字型,将他两手铐在暖气管上,两脚用绳子绑在铁管子上,这样铐了一整夜。第二天将他劫持到金昌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五十三天。之后,又将他非法劳教。

在平安台劳教所一大队,武开礼遭到刑罚、奴工等折磨。狱警逼他罚站、顶床(身体弯曲成九十度,头顶到高低床中间的三角铁上),逼他干种地、拉架子车、除草、拉粪等超强度的活,完不成定额就被刑罚。武开礼还被狱警打断了一根手指,即使这样,狱警也不让他休息,还逼他干活。

大队长魏京华不让武开礼的家人探视他,家人送的吃的、日用品和钱都被警察和刑事犯私吞了,一样也没给他。

武开礼被非法劳教后,金川公司动力厂落井下石,将他非法开除。

奴役:冻土、骄阳、风沙……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三十日,武开礼在武威市给民众讲法轮功真相时,被警察绑架、劫持到武威和平看守所,他在那里被关押了七个多月,期间遭到狱警野蛮灌食,被撬掉了两颗门牙。二零零三年四月九日,武开礼被中共法院非法判刑六年,被劫持到兰州监狱迫害。

在兰州监狱入监队的两个月中,狱警对他拳打脚踢,逼他背监规、剥大蒜,受狱警指使的刑事犯,用拳头砸他的头,又砸掉他一颗门牙。

三个月后,武开礼被转到武威监狱二大队关押,被强迫做的奴工活是手织地毯、绕线,每天超时干活,还逼迫写保证书。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一日,武开礼和许多法轮功学员被转关酒泉监狱五大队。法轮功学员遭到暴力“转化”迫害,整夜不让睡觉、罚站、逼迫看污蔑法轮功的电视录像,狱警指使犯人们对法轮功拳打脚踢,先是十几天一次,后来是三、四天一次,还对法轮功学员开批斗大会。

酒泉监狱是农场,专干农活。在高强度的劳役中,法轮功学员吃的却是冬天冻了的白菜、洋芋、萝卜,散发着一股冻了的霉味。对拒绝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狱警不让家人送东西,缺少袜子和鞋,武开礼只好经常穿着开洞的鞋,拉着架子车在上冻的地里跑,跑慢了刑事犯就拳打脚踢,他的手和脚、耳朵都冻肿了,白天冻的疼,晚上发痒。到夏天,则是长时间暴晒,晒的身上起皮,口干舌燥;有时那里飞沙走石,法轮功学员们在风沙中劳作……

二零零六年九月十八日,武开礼终于出狱。此时的他,被剥夺了工作,永远的失去了妻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3/5/当他走出黑狱,妻子已含冤离世-288370.html


2008-03-21: 武开礼和赵凤莲夫妇遭恶党迫害 家破人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3/21/174805.html

2006-12-28: 武开礼,男,五十多岁,原金川集团公司动力厂退休职工。一九九七年,看到妻子赵凤莲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也开始修炼法轮功。夫妻同修大法,身心健康,道德回升,家庭和睦。但是这一切美好,却被中共恶党邪恶的镇压破坏了。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迫害大法以后,金川集团公司动力厂供热二车间邪党书记王青(现在金川集团公司第二招待所监测站)多次胁迫武开礼写不炼功保证和诽谤大法的话,武开礼拒绝。

二零零零年十月,武开礼去北京上访,被动力厂保卫科徐万才、邢富强押回,非法关押在金昌市戒毒所十五天。出来后,动力厂停发武开礼三个月工资,只给三百元生活费,并降了一个工资序号。

二零零一年九月被恶人举报,被金川集团公司龙首公安分局“六一零”七八个恶警非法绑架至武威路派出所,几个恶警把武开礼强行按倒在沙发上,双手举过头顶铐在暖气上,双脚铐上脚镣,身体用麻绳捆住,硬扯到对面窗户的铁栏杆上,整个人被烤成“大字型”,逼迫武开礼诽谤师父诽谤大法,整整一天一夜。第二天早上,又把武开礼铐到一个一人高的大铁罐上,脚下是一个同样的大铁罐,脚不能着地,只能踩着大铁罐,双手或单手交换着铐,不让吃饭,不让上厕所,又是一天一夜。期间被恶警李超(等)非法抄家,扣押了许多物品。武威路派出所所长徐万才(现在建设路派出所)和恶警邢富强、朱岩(音)把武开礼送到金昌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五十多天后,被送到甘肃省平安台劳教所一大队非法劳教几个月。

武开礼刚進劳教所的监室,就被刘胜(音)等几个吸毒犯人毒打。然后强迫武开礼头顶着上下铺床的三脚架,脚离床三四步远,身体呈九十度弯曲状态,一会儿武开礼的脑门上就陷進去一个深坑。在强制劳动时,武开礼经常被吸毒犯人拳打脚踢,用大木棒打。一次,在果园剪树枝时,被吸毒犯人刘之健(音)毒打,左手无名指被撅断。

二零零二年十月,武开礼在发真相资料时,被甘肃省武威市庙山乡石岗村主任李海元和李登军、李登武等恶人先绑到树上,然后非法绑架到当地派出所,派出所所长王登科、恶警王东年强行搜出现金二千六百元,钱被恶所长抢走。又被非法送到武威市公安局刑警队、武威和平看守所辗转迫害。被非法关押十几天后,武开礼和其他八九名法轮功学员被双手背后五花大绑押到武威双城乡的万人大会上,脖子上被挂上污衊大法的牌子遊街示众。

在武威和平看守所,不给吃饱饭,一顿只给一个馒头,武开礼绝食抵制迫害十几天后,看守所恶警指使十几名犯人用“开口器”野蛮灌食,牙齿被撬的松动,满口、满手都是血。

武开礼被武威伪法院非法判四年刑。二零零三年七月被非法送到甘肃省兰州监狱遭受迫害,被强迫扒大蒜,捡瓜子等。因为坚定信仰“真善忍”,不配合邪恶,被恶警指使犯人曹峰等拳打脚踢,一颗牙齿被打掉。被两个队长同时用电棍电击全身及头部。

二零零三年十月,武开礼被非法转到甘肃省武威监狱二监区,强迫做奴工,织地毯,一天要接上百种颜色的千万个毛线头,繁重、复杂的强制劳动远远超出人的承受极限,完不成任务就被恶警用电棍电,被电的头上直流黄水,常常是旧疤未去又添新伤。而且还要时时被逼迫写“不炼功保证”等三书,武开礼拒绝,被两个恶警同时用电棍电。据知情者回忆,武开礼被电的满地打滚,往墙上、凳子上乱撞,真如万箭穿心般的痛苦。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武开礼被非法转到甘肃省酒泉监狱五监区。邪恶监狱把武开礼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从里到外的衣服都强制打上邪恶监狱的印记。邪恶监狱专门腾出一间房子,不许睡觉,七八天二十四小时轮番逼迫看污衊诽谤大法的录像、书籍,开批斗会,暴力洗脑。武开礼和其他法轮功学员每个人由七八个包夹看管,不许和任何人说话,连上厕所也寸步不离。被强迫十几个小时劳动。

二零零六年九月,当武开礼历尽魔难终于回到家时,才知道妻子赵凤莲已于二零零五年十二月被甘肃省女子监狱迫害致死(明慧网曾有报导),武开礼被迫害的家破人亡。武开礼在被非法抓捕前已退休,现已被金川集团公司动力厂非法开除,没有生活来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28/145623.html

2006-03-11: 六年来金川集团公司被迫害的大法弟子情况如下:
被判刑的大法弟子名单:
郭红,40岁,金昌市金川集团公司动力厂职工,被非法判刑11年;
单思源,女,36岁,金川集团公司培训中心电气教研室教师,被非法判刑13年;
崇金霞,女,33岁,金川集团公司培训中心电气教研室教师,被非法判刑11年;
安占峰男,30多岁,金昌市金川集团公司化工厂职工,被非法判刑10年。
张永龙,男,37岁,金昌市金川集团公司冶炼厂职工,被非法判刑9年。
马志刚,男,32岁 金川集团公司冶炼厂职工,被非法判刑12年;
吴开礼,男,金川集团生活公司退休职工,被非法判刑4年。
樊永成,男,54岁 金川集团生活公司退休职工(被非法判刑12年)
魏安月,男,45岁左右(金川集团运输部货车司机,被非法判刑10年)

甘肃金川集团公安处在公司消防队(后转到公司戒烟所)办洗脑班。从2000年3月3日到2000年11月16日,曾先后非法关押大法弟子18人,他们是:
马跃芬、杨笑川、李波、刘政、魏安月、张永龙、安洪全、郭红、王月娥、杨秀芳、刘若兰、刘志萍、魏秀兰、魏秀芬、苏建军、毛伟、谢科同、马志刚(详见7月15日明慧《甘肃金川集团2000年邪恶洗脑班解体纪实》)。

被非法劳教、被非法开除工作的情况:
马跃芬,男(二矿)、杨笑川,男(三冶炼)、李波,男(动力厂)、赵佩文,女(化工厂)以上几人被非法劳教三年后金川集团不给安排工作。王金平,男(二矿)、许勇,男(动力厂)被直接开除工作。孙爱玲,女(实业公司)被非法劳教三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11/122564.html

2005-06-25: 甘肃金昌市金川集团公司动力厂大约有16、17名大法学员,他们从99年7.20以来,都不同程度的受到了金川集团公司610小组的迫害,而动力厂的党委、工会、团委、保卫科(现归属到龙首公安分局)积极配合610恶徒,参与了对大法学员的迫害。

99年7月19日,动力厂党委书记吴国龙、保卫的科长徐万才、刑富强在动力厂会议室将全厂大法学员集中,要求人人表态,坚决的,马上就被扣留,让写保证。7.20那天,动力厂又把大法学员全部集中逼看诬蔑大法的录像。

大法学员吴开礼因为挂条幅,发真象资料,被非法抓捕,后被伪金川区法院非法判重刑。其妻赵凤莲因传递、散发真象资料,被绑架,关押在金昌市看守所一年多,被金川区伪法院非法秘密判刑四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25/104755.html

2003-12-26: 甘肃省金昌市,赵风良,女,52岁,家住甘肃省金昌市6号小区。2001年1月因发真象资料被非法劳教一年,2002年2月因在一功友家学法被邪恶抓走非法关押5个月,2003年10月邪恶之徒采用欺骗的手段让孩子打开门,四个警察一進门就用手铐将赵风良双手铐住抓走,并抢走录音机和师父讲法一套。其丈夫吴开礼2001年被非法劳教一年,2003年在武威被抓,现被非法判刑,关押在武威少管所。

2003-01-04: 吴开礼,男,50多岁,金昌市金川集团公司动力厂退休职工。2001年,因在他家搜出大法书籍,被非法劳教,单位除名。赵凤莲,吴的妻子,因发真相传单在2001年被非法劳教过。2002年11月中旬吴和妻子回武威老家讲真相,吴开礼被武威恶警抓走;妻子赵凤莲至今下落不明。武威和金昌恶警联手到金昌吴的住处抄了吴的家。

酒泉市 酒泉监狱联系资料(区号: )

2013-09-29: 甘肃省酒泉监狱参与迫害的主要责任人:反x科科长 王永军0937-2659854办公室0937-2659924
狱政科科长 陈升开0937-2614847办公室0937-2660714 0937-2657371接见室0935-2655254
四监区 队长:朱发宏0935-2610175指导员:蒲永斌0935-2652627

甘肃省酒泉监狱通讯地址:
通讯地址:(邮编735000)甘肃省酒泉市祁连路16号 (后可加科室名,例:甘肃省酒泉市祁连路16号卫生科)
注:甘肃省酒泉电机厂(以下通信地址主要是针对狱内服刑人员)
一监区:酒泉市01信箱1分箱
二监区:酒泉市01信箱2分箱
三监区:酒泉市01信箱3分箱
四监区:酒泉市01信箱4分箱
五监区:酒泉市01信箱5分箱
六监区:酒泉市01信箱6分箱
七监区:酒泉市01信箱7分箱
八监区:酒泉市01信箱8分箱
通讯录(区号0937)
领导:
姬培荣0937—2613581
马占明0937—2618466
丁为民0937—2614995
侯卫平0937—2611246
王多强0937—2614398
吴怀军0937—2614844
杜小红0937—2613952
戚玉泉0937—2661657
领导办公室
王伟0937—2611883
办公室0937—2612349
主席:
刘建国0937—2655190
调研员:
张新民0937—2617883
曹炜0937—2655537 0937—2611234
办公室:
郭沫清0937—2613572
马文相0937—2660919
办公室0937—2619349
文印室0937—2651574
总务室0937—2651634
档案室0937—2660740
传真室0937—2614826
政治处
周文华0937—2654457
0937—2660734
反邪科
王永军0937—2659854
办公室0937—2659924
卫生科
赵戈壁0937—2614985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