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8-26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哈尔滨 阿城区(阿城市) >> 张宝胜(张宝盛), 男

个人情况: 哈尔滨市黑龙江省建筑学院优秀教师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阿城区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11-09-25
案例分类: 大学教师  拘留/绑架  监狱  毒打/体罚  受迫害程度:高

当地老百姓的正义支持,签名者六百七十六人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11-09: ◇哈尔滨张宝盛2016年9月19日结束五年冤狱从大庆监狱出狱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1/9/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九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337312.html

2016-10-06: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阿城区大法弟子张宝胜、王金玉结束了在大庆监狱的五年监禁迫害,于2016年9月19日回到家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0/6/二零一六年十月六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335766.html#16105225932-5

2015-05-04: 哈尔滨阿城区国保大队警察杨自横恶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5/4/哈尔滨阿城区国保大队警察杨自横恶行-308436.html

2014-10-13: 大庆监狱关小号折磨张宝胜

二零一四年九月三十日下午四时,大庆监狱一监区在押人员从劳动场区收工回监舍,过中门岗点名后,值班狱警(狱政科长)付学林叫全体服刑人员都从新重复蹲下并叫大声喊“谢谢政府”,法轮功学员张宝胜没有配合,在那站着。随后付学林同四、五个狱警一起冲到张宝胜的跟前,大声喝斥,强制让张宝胜蹲下。

当时在场的狱警有:主管洗脑的政治处主任兼洗脑改造的副狱长袁洪军,狱政科长霍伟东,“610”主管洗脑改造教育副科长余长江,以及监狱各科室的狱警等多人,一同叫张宝胜蹲下,张宝胜不妥协不配合,并告诉他们:我们不是罪犯,对我们判刑是非法的,我们是无辜无罪的,修炼法轮功是无罪的,我们信仰是无罪的,我这么做是在维护信仰大法的尊严与做人的尊严,我们是在做好人,是不让你们对好人犯罪。他们看到张宝胜不妥协,便把张宝胜一人留下,就叫其他人都回监舍。

张宝胜谈话没达到目的,他们就以张宝胜“不服从管理”为由,由狱警狱政科长霍伟东带到小号,并指使狱警狱政副科长吴志填了七天关押小号的单子,将张宝胜强行关押小号迫害。到小号内,狱警刘凯指使罪犯将张宝胜的身上所穿的棉袄、绒衣、绒裤扒下,身上只穿内衣、内裤,外套衣服,小号内无被褥,只有冰冷的板铺。

在东北的黑龙江大庆夜间气温低只有零度左右,现在室外都霜冻了,早晨看室外都是一片白色霜冻,在小号内冷风刺背刺骨,白天只能坐着打一会盹,夜间无法入睡只能不停的来回运动,经受着寒冷的折磨,每天如此直到十月六日将张宝胜在小号的关押迫害中放回监舍。(在此之前曾有一个三十多岁刑事犯人在小号被押的身体瘫痪后放出)。

现在在大庆监狱非法关押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还有二十六人。狱警陆相武将法轮功学员身上所穿的衣服扒下,在衣服后背上画上白油漆杠。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一日,一监区狱警陆相武看到张宝胜身穿的衣服没杠,要将他关小号没得逞,就动手殴打张宝胜。回到监舍,陆相武又和中队长尤立柱,强行扒下张宝胜的棉衣、棉裤、外套,叫犯人给烧了,并逼张宝胜穿着线衣、线裤体罚站了一个多小时。

前一段时间,二监区监区长武德利,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报数,两次将法轮功学员张奎武关小号迫害,第一次八十多天,第二次十五天,共计近百天。关小号期间,每顿饭只给一碗汤,两个窝头,每个窝头五十克左右,张奎武被折磨得瘦骨嶙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0/13/大庆监狱关小号折磨张宝胜-298918.html

2014-10-07: 法轮功学员张宝胜被大庆监狱关押小号迫害

2014年9月30日,黑龙江哈尔滨市阿城区大法弟子张宝胜因不配合邪恶,被大庆监狱狱政科科长霍宇东关押小号迫害。小号里极冷,只准穿线衣线裤,每天只给四个比鸡蛋还小的窝窝头和一小盆稀粥。

此前,3月11日,一监区狱警陆相武看到张宝胜身穿的衣服没杠,要将他关小号没得逞,就动手殴打张宝胜。回到监舍,陆相武又和中队长尤立柱,强行扒下张宝胜的棉衣、棉裤、外套,叫犯人给烧了,并逼张宝胜穿着线衣、线裤体罚站了一个多小时。

大庆监狱现在仍非法关押着约三十名法轮功学员。为封锁消息切断法轮功学员及其他在押人员与外界的联系,狱方最近多次清监,把法轮功学员的电子书等学法工具搜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0/7/二零一四年十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98649.html

2013-07-06: 在呼兰监狱被酷刑折磨 张宝胜自述遭遇

张宝胜,男,五十一岁。是黑龙江省建筑职业技术学院教师。他工作兢兢业业,为人谦和又正直。谁家有事找他帮忙,他从不推辞。由于他的婚礼主持风格既传统又欢快;很受人们的喜爱,于是他这个业余婚礼主持人在当地就传开了。
二零一一年五月,他为朋友的儿子主持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婚礼,四个月后也就是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日早晨他被绑架到阿城第二看守所,十个月后,他被非法判刑五年,先被绑架到黑龙江省呼兰监狱集训队,遭到酷刑折磨,三个月后又被劫持到黑龙江大庆监狱迫害至今。

以下是他自诉遭迫害的经历:

一九九六年一场严重的疾病,在多方求医无效的情况下我选择了修炼法轮功。几天后我就恢复了健康 。可是就在我沉浸在无病一身轻的美好之时,一场邪恶的迫害开始了。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我因为不放弃信仰屡遭绑架、关押、洗脑、扣发工资、停止工作、非法判刑等迫害。

遭受阿城不法警察的迫害

二零零一年一月至七月,我被阿城城北派出所片警王云飞绑架,非法关押在阿城第二看守所、第一看守所和阿城洗脑班长达七个月,此后我失去了工作达三年之久,工资被单位扣押,每月只发一百二十元的生活费。为了讨回我工作的权利,我依法逐级上访,但是阻力很大,最后我去找阿城“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的王晓光、吴达、毕淑芬等人,并给当时的市长刘发写信。在我恢复工作前,二零零三年六月----二零零三年十二月,阿城“六一零”和相关单位勾结预谋再次绑架我,于是我被迫流离失所达半年之久。由于我不停的上访,三年后才得以恢复工作。

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日早晨七点钟,当时我在哈尔滨市呼兰利民开发区的家中准备去上班,被四个恶警绑架,我极力抗争,他们拼命抓我的胳膊,一个姓宋的恶警用拳头猛击我的小腹,其他三个恶警死死抓我的双手,把我压倒在草坪上,用手铐铐住我的双手,我的手腕子都被手铐勒的鲜血淋漓。 非法抓捕我的时候正是上班时间,我的同事亲眼目睹了我被迫害的凄惨场面。他们都吓呆了,我对他们说:我遭绑架了,快告诉我们实训中心领导一声吧。就这样没来得及交代一下工作,我就被推上了警车。

阿城国保大队的杨自恒又非法抄了我的家,抄走了几张年历和图片,连同我的包也一同抄走了。杨自恒还一通拍照,叫来邻居签字作证。后来在卷宗里面发现了一些不是从我家搜来的材料,也拿来凑数,陷害我。

由阿城国保大队杨自恒亲自开车。在押解回阿城的途中,杨自恒洋洋得意的说:“刘局(指挥此次绑架的阿城区公安局副局长刘继)这回可以放心了。”我说:“你们以为立了大功了吗?你们这是在迫害法轮功,将来要遭报应的。法正人间时,看你们怎么办?”姓宋的恶警回头打了我几个嘴巴。后来我知道这四个恶警是:阿城国保大队杨自恒、任广林、一个姓宋和一个姓魏的。

在阿城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我出现了胸闷、气短、上不来气等心脏病症状,经检查说是心肌供血不足,肺部轻度感染。监狱得知我的病情后,既不给医治,更没有释放我的意思,就在我即将崩溃之时,我想起了法轮功,夜深人静时我起来打坐——炼静功,坚持炼了一段时间后,才得以恢复。

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七日阿城法院非法开庭 ,以我在婚礼上演唱了歌曲《莲花颂》为借口对我进行无理指控; 婚礼背景画面上有莲花仙女图。这就是抓我、判我五年徒刑的所谓“证据”!我的家人和同修为我请来了北京的律师。律师从法律、道义与人类良知等多层面为我做了无罪辩护。并指出阿城公检法在办案中各种不符合法律程序、违背法律的事实。在场的所有旁听人员报以热烈的掌声。

呼兰监狱如同人间地狱

十个月后,也就是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五日,结束了在阿城看守所的非法关押迫害,我被送往黑龙江呼兰监狱,送我们的是李姓、韩姓、王姓的三个警察。

黑龙江省呼兰监狱集训队——也可以说是人间地狱。被绑架来这里的法轮功学员都要遭受各种暴力迫害,警察指使在押犯人殴打法轮功学员,谁打的越狠就给谁减刑。所以这些犯人无所顾忌的迫害法轮功学员。

在呼兰监狱集训队时,我经常遭到一群恶人的威逼、恐吓和毒打。一次,四个在押犯打我。 他们是孙祥龙、赵立国、谭晓波,还有一个绰号叫猴子的四个人。他们两次把我打倒在地后,一阵拳打脚踢,连拧带踩,腿骨着地,用力踩,我疼晕了过去。醒来后,非但没停止施暴,反而动用更残忍的酷刑,叫开飞机。就是让人爬在地上,然后把胳膊反立起来推到极限,再用力向前推,不断的加力,人能疼昏过去。这一次酷刑下来,我的右腿肿的象面包,回不了弯,整个右腿青一块紫一块,红一块,象乌云和彩云那种颜色。别人看了都害怕,左脚拇指甲整个瘀血,胸部肋骨和肌肉也被他们打坏了,软肋、腿、胳膊都被他们打伤、扭伤了,疼痛难受,腿伤的瘀血一个多月才基本退去。
我绝食反迫害,恶犯就用拳头狠命的击打我的头和脸部及前胸和后背。我跟狱警说明绝食的理由,恶警让犯人用袜子把我的嘴塞上,不让我说话。

就在我的腿伤、胳膊伤还没痊愈时,全身又长满了疥疮,身上都是血包, 奇痒与疼痛无法形容。在这种状况下,还要强迫下车间干缠线、编汽车坐垫等活儿。

住的环境更惨,能睡三个人的床铺挤六个人,每天只能立肩睡觉,晚上上厕所回来时位置就没了。薄薄的被褥特别的潮湿,长期不干。上面爬满了虱子,传播疥毒,百分之八九十的人都是进来时健康的人,走时一身疥疮,凄惨的不忍回忆。

在呼兰集训队,每天早四点起床,方便、洗漱,时间极短。稍慢了要挨骂,甚至被打。六点多下车间开始干活,吃早饭、干活,吃午饭、干活,吃晚饭、干活。没有午休时间,到晚上七点半收工。每天在车间十三个小时,非常的劳累。腰疼、腿肿,再加上长疥,每天超负荷的运转,如同在人间地狱一样。

二零一二年十月十八日,我离开这个邪恶魔窟,又被投到黑龙江大庆监狱被迫害至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6/在呼兰监狱被酷刑折磨-张宝胜自述遭遇-276309.html

2012-10-20: 狱方不让送衣 赵玉安、张宝胜、王金玉至今仍着单衣

黑龙江省哈尔滨法轮功学员赵玉安、张宝胜、王金玉十月十八日被从呼兰监狱集训队劫持到大庆监狱继续迫害。

据悉,在呼兰监狱集训的三个月期间,三人一直被迫进行重体力劳动,不准家属接见、不许送衣服、存钱。直到被劫持到大庆监狱的前两天,家属去探视时,发现亲人穿着单衣,冻得直哆嗦,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狱方才准许送衣服。但结果,他们还是什么也没收到。北方的十月天气已经很冷了,三人从从呼兰监狱被劫持走时还穿着单衣。

据悉,黑龙江省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大部份被非法关押在大庆监狱、牡丹江监狱、佳木斯监狱、泰来监狱和呼兰监狱。集训期都在呼兰监狱迫害。其它监狱只是关押少部份同修。希望看到消息的同修多发正念,解体邪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0/20/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64270.html

2012-10-19: 黑龙江省哈尔滨阿城张宝胜、赵玉安被劫持到大庆监狱

黑龙江省哈尔滨阿城法轮功学员张宝胜、赵玉安十月十八日被劫持到大庆监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0/19/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64202.html

2012-10-16: 黑龙江阿城婚礼绑架案的三位法轮功学员近况

有消息说,被非法关押在呼兰监狱集训队的法轮功学员赵玉安、张宝胜、王金玉近一两天要被劫持到其它监狱继续迫害。

三人于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日被绑架后,一直穿著夏天的衣服,监狱一直不让家属送衣服。 十月十五日,家属去探视,看到他们被冻得直打寒颤。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狱方才允许家属送了些衣服。

据悉,被非法关押在集训队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身体都长满疥,没有换洗的衣服。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0/16/二零一二年十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264078.html

2012-10-11:婚礼绑架案荒唐 676民众签名吁放人

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二日,哈尔滨市阿城区法轮功学员张宝胜、赵玉安等人,为阿城区程宝英的儿子举行婚礼,七月十日,又为双城市一对新人举办了一场喜庆而祥和的婚礼。只因为他们是法轮大法修炼者,被中共人员构陷举报。中共人员在对阿城双城八名法轮功学员跟踪近四个月的时间后,由黑龙江省公安厅下令实施,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日对阿城双城八名法轮功学员实施了绑架,后四人放回。

阿城四名被害人家属请来五位北京的正义律师为亲人做了八个多小时的无罪辩护。在中共迫害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和律师无罪辩护的铁证面前,阿城法院仍不顾事实真相,无理的坚持执行了哈市三长(公安局长、法院院长、检察院检察长)会议提前拟定好的决定:分别枉判赵玉安七年;张宝盛五年、王金玉五年;程宝英四年的刑期,四名法轮功学员不服非法判刑,并提出上诉。

为此,被害人家属为营救亲人十个月来四处奔波,为亲人们讨公道,走上街头,向当地老百姓发出征签呼吁,要求归还他们本该有的自由。得到当地老百姓的正义支持,签名者六百七十六人。征签呼吁信全文及签名如下: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0/11/婚礼绑架案荒唐-676民众签名吁放人-263912.html

2012-10-02: 2011年阿城婚礼绑架案追踪报导

黑龙江阿城法轮功学员张宝盛、赵玉安、王金玉、程宝英于二零一二年七月分别被劫持到呼兰监狱集训队、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

张宝盛张宝胜)作为婚礼主持,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三日是他唯一女儿出嫁的日子却不能参加,婚礼上没有得到父亲的祝福,女儿伤心之极,带著终生的遗憾远嫁他乡。

王金玉的女儿今年要报考研究生,只因父亲修炼法轮功而不准报考,为了女儿的前途万般无奈王金玉的妻子与他离了婚,导致女儿失去了完整的家。家人聘请的北京正义律师多次被呼兰监狱无理的拒之门外,使王金玉的冤案无法及时得到申诉。

赵玉安近八十岁的老母亲,知道儿子被非法关押在呼兰监狱后,费了许多周折从南方赶到呼兰,总算见了儿子一面,之前赵玉安曾被非法判刑五年。现在老母亲和家人又要饱尝于亲人的离别之苦。

程宝英于去年九月遭绑架,儿媳在她被绑架不久生了小孩,现在孩子快一岁了,程宝英这个当奶奶的到现在没能看上孙子一眼。她的丈夫拖著伤残的腿为妻子伸冤,却四处碰壁。

四个原本幸福的家庭,在邪党的迫害下破碎,在人类的历史上又添了一笔罪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0/2/二零一二年十月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63598.html

2012-03-31: 黑龙江阿城法院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

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七日,哈尔滨市阿城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张宝胜、赵玉安、王金玉、程宝英進行非法庭审。法庭上,律师为法轮功学员做了无罪辩护,认为四名法轮功学员没有触犯任何刑律,应当庭无罪释放。

面对律师有理有据的辩护,法官、公诉人无言以对。在本应当庭无罪释放的情况下,公诉人又念了所谓“三长”会议提前拟定的四至六年陷害刑期。庭审从早上九点半开始直到晚上五点半结束,当庭没有宣判。在此正告合议庭敬畏法律、守住良知,无罪释放四名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3/31/二零一二年三月三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54986.html

2012-03-13: 荒唐的婚礼绑架案

自古以来,有谁听说过,为自己的儿子举行婚礼也犯罪的?甚至被绑架关押,被起诉面临判刑?在中共统治的中国大陆,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阿城区就有这样一位母亲,在为儿子举办婚礼后四个月,只因为在婚礼举行过程中,说的话,唱的歌,就被当局绑架了。

离奇而荒唐的绑架案起因是这样的,2011年5月22日,是哈尔滨师范大学阿城学院职工程宝英一家最喜庆的日子,因为这一天程宝英为她的儿子举行婚礼,为了让儿子有个难忘的别开生面的婚礼,程宝英请来她的朋友张宝胜为她的儿子主持婚礼。

张宝胜,黑龙江省建筑学院优秀教师,婚庆主持是他的业馀爱好。他高高的个儿,端庄大方,古朴典雅的主持风格,唤醒了人们对民族文化的向往;悠扬的乐曲,如一股清泉流進人的心田,冲淡了喧嚣闹市带来的烦躁与疲惫。婚礼的过程充满了传统的喜庆气氛,赢得在场亲朋好友的阵阵掌声,人们议论纷纷,赞不绝口说:这是几年来所参加的最好的一场婚庆典礼,即喜庆又不低俗。事后本单位的几名同事相继找到程宝英,求她联系这个司仪,给自己的子女主持婚礼。

但谁会想到,四个月后,这场别开生面的婚礼的主办者竟遭到意想不到的迫害!

由黑龙江省公安厅直接参与并指使哈尔滨市阿城区及双城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秘密跟踪两个多月,于2011年9月20日早7:00左右,绑架了这场婚礼的主持人张宝胜、乐器操作者赵玉安、摄影者王金钰,还有为儿子操办婚事的母亲程宝英。绑架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们是法轮大法的修炼者。他们在婚礼上向人们讲述了善恶有报的天理,告诉人们传统的仁义道德,唤醒人们的良知。

9月20日早上程宝英正在家中,一阵急速的敲门声,她以为是丈夫回来了,急忙打开门,突然窜進来一伙人,不容分说,上来几个人就把程宝英摁倒在沙发上,然后得意的说:看着你丈夫走了我们才上来的。

张宝胜在被绑架过程中被打,手腕肿得很粗,后来在非法关押在阿城看守所,几次休克。

赵玉安在被绑架过程中,衣服袖子被撕开了;阿城国保的吕振华,马健峰等至少5-6人,把赵玉安苦心经营,用以养家餬口的电脑公司,洗劫一空,拉走一车东西,至少值4、5万元。随后又抓着赵玉安73岁(不识字)的老母亲按手印。

绑架案发生后,家属不断的到阿城区公安分局、阿城区政府和黑龙江省政法委要求放人。阿城区国保大队的副队长杨自横态度很不好,推脱说他说了不算。家属们又找阿城区公安局负责人刘继。警察问明情况不让進门。赵玉安的老母亲三次要進去,都被警察拦在了门外。最后警察把门锁上了。如果有来人,他们先打开门缝看看是谁,如果不是这些家属,他们才打开一个小缝把人放進去,然后赶紧把门再锁上。后来他们把“110”警察找来对这些人進行录像威胁,把这些家属撵走。

家属们又来到阿城区政府喊冤,接待人员一问是关于法轮功学员的问题,就把家属撵出来了。无奈赵玉安的老母亲打出“还我儿子”的牌子,结果被门卫的警察抢走。

家属们锲而不舍,又到黑龙江省政法委,接待人员答覆说:“要报到省公安厅,让省公安厅找你们阿城公安局,二十四小时内给予你们答覆。”结果二十四小时不但没给答覆,还在他们回来的路上(哈尔滨市内)遭到警察的拦截和盘问。

目前,张宝胜、赵玉安、王金钰被非法关押在阿城第一看守所,程宝英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第二看守所(鸭子圈),已被劫持五个多月。近日阿城区检察院伙同阿城公安局拼凑材料,已起诉到阿城区法院,图谋進一步加重迫害。家属聘请了正义律师做无罪辩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3/13/荒唐的婚礼绑架案-254164.html

2011-11-19: 阿城七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家属坚持要人

黑龙江阿城七名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日被恶警绑架后,法轮功学员的家属们不断找到绑架的部门,要求无条件放人。现三人已被所谓保释回家,仍有四人仍被非法关押。

九月二十日一大早,黑龙江省公安厅指使阿城区国保大队、阿城区公安局、阿城“六一零”、“一一零”和防暴队的五、六十名警察参与绑架了阿城七名法轮功学员,他们是黑龙江省建筑学院优秀教师张宝胜、阿城区新大众电脑公司赵玉安、李雪莲夫妇,阿城区政协委员韩冰,哈师大阿城学院职工程宝英,阿城区出租司机王伟东和王金玉。

当天上午,李雪莲的女儿不知道爸爸妈妈被那伙人带到了哪里,跑到河东派出所,派出所还没有上班,没有人,她就又找到阿城国保大队,在那里她看到了被戴着手铐的爸爸和妈妈正被国保警察用车拉走,她就跟出来,看警察把自己的爸爸妈妈拉到哪去。这时,一群警察上来拦住了她,一名警察扬手打在她的下巴上,把她打昏在地,这群警察上来掐人中,想把她送医院,这时她苏醒过来,还想往出追,说想知道自己的爸爸妈妈被带到了哪里,那些警察才告诉她人被送阿城第二看守所了。

为了阻止家属要人,阿城区国保大队警察于九月底到赵玉安家,恐吓赵玉安七十三岁的老母亲不许上访,恶警威胁说:“谁怂恿你去也不能去,否则去一个抓一个。”

十月四日,是七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十四天,四名男法轮功学员被转到阿城第一看守所,三名女法轮功学员被转到哈尔滨女子看守所(鸭子圈)。

家属不畏惧 坚持要人

从那以后,这七位法轮功学员的家属不断的上阿城国保大队、阿城公安局、阿城区政府和黑龙江政法委要求放人。

国保大队的副队长杨子恒开始态度很不好,但是在家属一次次义正辞严的要求下,他终于表示很无奈,他说了不算。

家属又到阿城区公安局,找负责人刘继,公安局警察问明情况不让進门,赵玉安的老母亲三次要進去,都被警察拦在了门外,最后警察把门锁上了,如果有来人,他们先打开门缝看看是谁,如果不是这些家属,他们才打开一个小缝把人放進去,然后赶紧把门再锁上。后来他们把“一一零”警察找来对这些人進行录像威胁,才把这些家属撵走。

家属们又来到阿城区政府喊冤,接待人员一问是关于法轮功学员的问题,就把家属撵出来了,无奈赵玉安的老母亲打出“还我儿子”的牌子,结果被门卫的警察抢走。

家属锲而不舍,又到黑龙江省政法委,接待人员答覆说:“要报到省公安厅,让省公安厅找你们阿城公安局,二十四小时内给予你们答覆。”结果二十四小时不但没给答覆,还在他们回来的路上在哈尔滨市内遭到警察的拦截和盘问。

张宝胜、赵玉安、王金玉、程宝英仍未释放

十一月一日至二日,王卫东、李雪莲和韩冰相继被保释回家,张宝胜、赵玉安、王金玉和程宝英被继续关押迫害。

据知情人透露,赵玉安被犯人打的口吐鲜血,张宝胜被抓捕时遭到多名警察的毒打,手腕肿的很大,曾经休克送入医院治疗。他们几人不让家属接见,家属很担心他们的安危,继续要求有关部门放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19/阿城七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家属坚持要人-249597.html

2011-10-23: 真相电话:阿城七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23/真相电话-阿城七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迫害-248208.html

2011-10-09: 哈尔滨市阿城区被绑架的七名法轮功学员近况

二零一一年十月四日,张宝胜、赵玉安、王金玉、王伟东,从第二看守所被非法转到阿城第一看守所,韩冰、李雪莲、程宝英被非法转到哈尔滨看守所(鸭子圈),加重迫害。

哈尔滨市八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情况补充

二零一一年十月四日下午,阿城公安局将女法轮功学员韩冰、程宝英、李雪莲被转押在哈尔滨七处(鸭子圈),男法轮功学员张宝胜、赵玉安、王伟东和王金玉被转押在阿城区第一看守所。公安局没有通知任何一个家属。第二天有家属上第二看守所去接人回家,二看的警察才告诉家属法轮功学员都被秘密转送走了。

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日,黑龙江省公安厅指使110绑架了哈尔滨市黑龙江省纺织学院优秀教师张宝胜、阿城区新大众电脑公司赵玉安、李雪莲夫妇、阿城区实验小学附近某幼儿园园长、阿城区政协委员韩冰、阿城区师范学校职工程宝英、阿城区出租车公司司机王伟东和王金玉等七名法轮功学员,同一天还绑架了双城市新兴乡法轮功学员潘明月,随后对这八名法轮功学员進行了非法抄家,抄走了赵玉安公司的电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9/二零一一年十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47668.html

2011-09-26: 哈尔滨市阿城区七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日由黑龙江省委副书记、省政法委书记亲自批示,由省公安厅下令在早上七点左右在同一时间绑架了七名阿城法轮功学员,这次绑架行动代号为“710”,对阿城七名法轮功学员已经跟踪了近四个月的时间,阿城区公安分局、阿城区国保大队“610”和哈尔滨国保大队等联合参与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目前七名法轮功学员赵玉安、李雪莲、韩冰、张宝胜、王伟东、王金玉、程宝英被非法关押在阿城区第二看守所。

所谓的绑架原因就是因为这几名法轮功学员承办婚礼。

目前赵玉安、张宝胜、正在第二看守所绝食,已经六天,抗议他们的恶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9/26/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247161.html

2011-09-25: 黑龙江阿城七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2011年9月20日早7点左右,黑龙江省公安厅直接参与、指使哈尔滨市阿城区公安局、国保大队和“610”(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同时绑架了哈尔滨市黑龙江省建筑学院优秀教师张宝胜、阿城区新大众电脑公司赵玉安、李雪莲夫妇,阿城区实验小学附近某幼儿园园长韩冰,阿城区师范学校职工程宝英,阿城区出租司机王伟东和王金玉。

这7名被绑架的人都是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者,黑龙江省公安厅为这次行动成立了“710专案组”。这是黑龙江省公安厅近年来策划的一起重大迫害人权的犯罪行动。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

2011年5月,程宝英的儿子结婚,找到礼仪公司的赵玉安等人为其子的婚庆做司仪。2011年的7月10日,双城市有人邀请该礼仪公司为其主持婚礼,由于有很多法轮功学员参加婚礼,结果引起一些恶人的注意,便直接上报到了黑龙江省公安厅,对法轮功学员進行歪曲和陷害,黑龙江省公安厅为此成立了“710专案组”。7月16日,又一名双城人士邀请该公司为其孩子主持婚礼,婚礼上有特务偷偷录像。当天事后,在双城就有几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并非法抢走了7月10日的婚礼录像带。

从7月10日到9月20日,恶人非法跟踪、监听参加婚礼的人,并把录像带发给全区各地派出所,要这些派出所的警察指认自己辖区内的法轮功学员。这些警察看了录像以后,觉得这也没甚么啊?这婚礼主持的挺好啊?为甚么要以此为藉口抓人呢?他们抓人都觉得理亏,心中很牴触这种无故抓人的犯罪行为,这样黑龙江省公安厅直接指派110的警察抓人,有的当地派出所并不知道实情。

该绑架事件发生后,恶人立即对所有这些被绑架的人的家進行了非法抄家,掠夺走了这些人家的很多财和物,具体数字不详。

这7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以后,恶人扬言要按照录像带中的人员继续抓人。目前,7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阿城区第二看守所。

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有:黑龙江省公安厅厅长孙永波,阿城区国保大队队长杨自横,“610”头子王晓光等。

又,2011年9月20日上午9点,黑龙江省双城市新兴乡法轮功学员潘明月在家中,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被新兴乡派出所所长陈玉庄伙同双城市国保大队王玉彪一伙人绑架。这伙人把潘明月绑架到新兴乡派出所后,又送到双城市国保大队。之后,又非法关押在双城市拘留所。

这伙人绑架潘明月后,又去骚扰新兴乡法轮功学员韩冬梅,非法抄走两本《转法轮》书、法轮功师父法像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9/25/黑龙江阿城七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247137.html

2011-09-22: 哈尔滨市阿城区四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黑龙江哈尔滨市阿城区法轮功学员赵玉安、李雪莲、张宝胜、韩冰可能于20日7点在家里被绑架。请知情者提供详情,并请大家正念加持阿城四位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9/22/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47028.html

哈尔滨 阿城区(阿城市)联系资料(区号: 451)

2019-08-03: 黑龙江省国保总队国保处副处长 杨波:15945183001
尚志国保 李志国13804615555
高剑平18045055166
案件承办法官何静波 电话0451—51090096
公诉人辛宇 电话 0451—51087029

2019-06-08: 黑龙江省国保总队国保处副处长 杨波:15945183001
尚志国保 李志国13804615555
高剑平18045055166
案件承办法官何静波 电话0451—51090096
公诉人辛宇 电话 0451—51087029

2018-12-01:参与迫害的主要责任人是阿城区国保大队的副队长杨自横和会宁派出所的警察。

哈尔滨市阿城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 杨自横 15945125260
会宁派出所:
范日宏 所长15945125079
邴立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51)

2011-10-09:
中共黑龙江省委政法委 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千山路99-1号 区号:0451 邮编:150090
省委政法委领导
黄建盛82817997(办)
张洪洋(秘书)82817997(办)15804511799(手机)
孙永波82897882(公安厅)87202898(省政府)
冯 铮(秘书)82897882(办)15904505666(手机)
张述元82392130(办)
毕同春(秘书)82392130(办)13836021385(手机)
姜 伟82360260(办)
樊忠诚(秘书)82360260(办)13359708875(手机)
夏向庆87120999(转)
孙振先(秘书)87120022(办)13796766511(手机)
戴志强82817989(办)53646688(宅)13304509898(手机)
姚大为82817988(办)88826789(宅)15004516001(手机)
姜玛俐82817990(办)55179788(宅)13304658333(手机)
国剑尘82817828(办)87393666(宅)13304516333(手机)
刘义昌82297183(办)87020055(宅)13903612138(手机)
刘泽光82375601(办)82382857(宅)13945070001(手机)
李 力82806855(办)87956777(宅)13804506855(手机)
石兰波82817979(办)82326767(宅)13704846767(手机)
张云凯82817886(办)82515758(宅)13904630068(手机)

省610办公室
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千山路99-1号 区号:0451 邮编:150090
国剑尘82817828(办)87393666(宅)13304516333(手机)
刘伟国82817858(办)86315259(宅)13945049592(手机)
郭 岩82817859(办)88346098(宅)13804553549(手机)
秘书处
刘延滨82817816(办)13303607300(手机)
王光军82817802(办)82663942(宅)13904646201(手机)
苗 琼82817816(办)82631675(宅)13339409566(手机)
值班室82817802    传 真82817856
综合调研处
李东升82817807(办)13019019010(手机)
周林生82817807(办)13313661333(手机)
协调指导处
李孝军82817810(办)13796659281(手机)
黄英斌82817811(办)83010971(宅)13613663997(手机)
冯江滨82817809(办)87011788(宅)13313607800(手机)

省法院 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嵩山路27号 区号:0451 邮编:150090
张述元82392130(办)
毕同春(秘书)82817810(办)13836021385(手机)
薄宏奎82392017(办)13945102000(手机)
慕黎强82392003(办)13903650768(手机)
马先兰82392106(办)13314503333(手机)
王树江82392006(办)15104580006(手机)
刘永忠82392008(办)13945172007(手机)
郝伟夫82392007(办)15846088881(手机)
佟利建82392009(办)13903650778(手机)
李 哲82392012(办)13313637737(手机)
王国新82392077(办)13904514342(手机)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