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5-20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河南 >> 周口市 >> 杨宇, 女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河南周口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11-09-12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10-21: 河南周口市残疾人杨宇被迫害含冤离世
周口市川汇区杨宇先天残疾,修法轮大法后效果神奇。在大法遭到打压后,杨宇因坚持信仰,多次被非法关押迫害,在看守所遭到惨无人道的酷刑摧残,留下严重内伤,于2015年10月11日含冤离世,年仅38岁。

杨宇的父母已经在迫害中离世多年,杨宇去世前由姑姑照顾,靠姑姑微薄的退休工资艰难度日。因杨宇遭到的迫害极为残忍,所以他生前从不愿跟人提起那段恐怖经历。从今年五月,海内外涌起了制止迫害、审判元凶的诉江大潮,十月初,已是生命垂危的杨宇郑重告诉看望他的同修,他要起诉迫害元凶江泽民,请同修代他起草诉状。听着杨宇声声泣血的回忆,同修眼里噙泪,心头一紧一紧的。就在同修再去找杨宇了解遭迫害的详情时,杨宇已经在医院病房里永远停止了呼吸。

杨宇1977年出生,原住河南省周口市风机厂家属院。杨宇的父母晚婚,母亲39岁时才得这个长子(后来又添个妹妹),可杨宇却先天性残疾,从生下来直到长大成人,头一直抬不起来,整天在一侧肩上歪着,两只手也瘦小无力,吃饭连碗都端不动,生活不能自理。在别人眼里杨宇是残疾,可在杨家人眼里,他却是宝贝,一家人把他视为掌上明珠,疼爱有加。

所喜的是,1996年,杨宇修炼了法轮功。炼功后出现了奇迹,头也直起来了,基本都正常了,全家人都高兴。杨宇的父亲杨长胜(原周口风机厂工人)、母亲杨建华(曾任小学教师)、一生未婚的姑姑杨玉兰(原周口蔬菜公司退休工人)都修炼大法,人人也都在大法中受益,一大家人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人,善待别人,与世无争,清贫的杨家充满了幸福和温馨。

不料1999年7月风云突变。江泽民出于强烈的妒嫉,一手挑起了对法轮功的血腥迫害。为了给大法说句公道话,1999年7月22日,杨宇毅然赴京和平上访,被周口市(现川汇区)政保大队警察汪勇带到政保大队。从此,杨宇成了周口公安重点迫害的目标。

1999年10月3日,周口政保大队副队长刘迎东下令把杨宇关进拘留所,并当众对他进行辱骂、羞辱。强行关押8天,巧立名目非法罚款、敲诈5300多元,才释放。从拘留所回来后,被扣到小桥办事处,一直监视居住。

2000年3月的一天晚上,夜已深,杨宇正在熟睡。政保大队指导员王国胜、警察陈建国突然闯进家中,强行把他从床上拉走,绑架到政保大队。恶警们又准备对杨宇用刑,被其中一个有良知的警察劝止。后来编个罪名,把杨宇关进拘留所。大队长李育政雇用一个黑社会的人,专门单独打杨宇一个人。那个黑社会的人威胁杨宇:“有人给我一只烧鸡,我就卸掉你一只膀子(胳膊)。”在拘留所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出来后,杨宇又被扣留在小桥办事处监视居住。

2001年腊月二十七,政保警察汪勇带着一帮人闯到杨宇家中,象土匪一般,把他家抄了个底朝天;然后又把杨宇绑架到政保大队,指令一名警察去打他。那警察看杨宇是个残疾,不忍心下手,没打就走了。后来,又把杨宇投进周口市看守所迫害。

杨宇被非法关押在9号监室。9号监室的看守王某暗示嫌犯收拾他,说:“多关照关照杨宇。”

从进去那一刻开始,里边的嫌犯就把杨宇当成活靶子整治,采取各种阴毒的手段折磨他。“贴烧饼”:每天逼他靠墙站着,大家轮番用脚跺他。“吃机器馍”:众人乱拳暴打,狂扇耳光,每个嫌犯挨个对他扇耳光。“冻刑”:冬天下着雪,天寒地冻,命杨宇只穿裤头,长时间站在雪地里冻,还不让吃饭,浑身都冻僵了。

还有,逼杨宇把手放在地上,专门踩他的手;用鞋底往头上抽。还有更残忍的。从进监号那天开始,就逼迫杨宇面壁靠墙站着,用被子蒙住他的头,嫌犯们专照腰部和腹部踢、跺,扇耳光,每天定数:跺十脚,扇十耳光。每次踢跺时,都是攒足劲儿,或猛冲几步到他跟前猛踢。杨宇在看守所被关押47天,嫌犯们共踢他470脚,扇470个耳光。

酷刑演示:野蛮殴打
酷刑演示:野蛮殴打

就这样,在恶警的唆使下,犯人每天变着花样折磨杨宇,直到把他打得奄奄一息,才释放回家。

父亲杨长胜看到折磨得快要死的儿子,肝肠寸断。老人家连气带心疼,很快病倒,于2002年9月即含恨离世,离世时年仅59岁。

出狱后,母亲每天守在杨宇身边,流着泪,用小汤勺往嘴里喂点水。因伤的太重,杨宇出狱几个月后还不会走路。然而,就在他身体尚未复原、父亲病故“一七”那天,政保大队的恶警汪勇又带着人闯到家中,硬要把他带走。母亲杨建华拦着不让带,说“他爸刚死,还要把孩子带走”。汪勇羞辱老太太,说:“他爹死了,再给你找一个男人”。杨建华接了一句话,汪勇要动手打她(杨建华特别和善,说话柔声细语,接的话也不算难听),当时有人挡住,没打成。

2003年,杨宇再次被绑架到政保大队一天一夜。然后又送到小桥办事处监视居住,不让回家,每天由他母亲给送饭。在办事处里,综合治理办公室的主任姚文正找了一个恶棍,故意和他睡一个床,把他挤到地上,然后再逼他站起来睡到床上,然后再把他挤下来,如此反反复复刁难他。就这样被非法拘禁20天后才让回家。

因警察常常上门骚扰,无法正常生活,母亲害怕杨宇再次被抓走,只好领着他离家出走,在外流离失所。由于手头拮据,没钱租房住,母子俩夜晚常常露宿街头。后来,遇着一个好心的老太太,看她们实在太可怜,将娘俩收留在家中。

在母子俩流离失所期间,周口市公安局沙北分局政委李凤丽下令搜查杨宇。警察扬言:“如果杨宇不去,把你们所有的亲人全部抓走。”因抓不到杨宇,他们竟然绑架了他姑姑杨玉兰,关进周口市看守所。杨玉兰是个从不招惹是非、胆小怕事之人。杨宇听到这个消息后,怕姑姑年纪大,承受不了,主动出来,把姑姑交换出来。他姑姑被非法关押三天。参与绑架的还有川汇区小桥办事处的王大兰。

杨宇的母亲杨建华因老伴冤死,加之长期受骚扰惊吓,更心疼儿子,身心严重创伤,终于熬不住病倒,于2008年5月12日永远离开了她最放心不下的儿子。

杨宇因多次被绑架,遭受酷刑折磨留下后遗症,腰部和腹部经常肿大,灼热难忍,严重时连水都不能喝。因屡遭迫害,父母双亡,他早已一无所有。原来他家住的是风机厂的公房,在杨宇和母亲流离失所期间,房子被拆迁,房补款一万多元,这钱他们也没得到;杨宇没有劳动能力,小桥办事处的王大兰以照顾为名,给他办了低保,后来上边给杨宇的物品和钱,被王大兰敲诈走了。在杨宇没房、没钱、生活又不能自理的困境下,终身未婚的老姑姑杨玉兰将其收养。姑姑微薄的退休工资能勉强维持两人的生活。

从1999年7月开始到2015年10月,在经历十六年的摧残后,杨宇于10月11日含冤而死。杨长胜、杨建华、杨宇,杨家一家三口冤死于江泽民发起的这场对善良人旷日持久的迫害,家破人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0/21/河南周口市残疾人杨宇被迫害含冤离世-317898.html

2007-06-08: 河南周口市川汇区沙北部份大法弟子遭迫害案例
李妍慧:被非法抄家两次,被劫持、拘禁,送郑州女子劳教所劳教。
王艳:因九九年七二零上访,被劫持到看守所,劳教三年。
杨雨:两次被非法抄家,关到看守所迫害,非法罚款共七千元。
顾红:九九年十月赴京上访,被劳教二年,罚款二千元,家人送礼五百元。
宋杰:九九年十月进京上访被政保劫持回来敲诈车费四千五百元,罚款三千元。
宋霞:被绑架两次,抄家四次,被恶人罚款、索贿,加上家人送礼五万元。
王玉兰:被抄家,绑架关押,非法款罚、敲诈六千元,家人送礼四千元。
刘茂修:二零零零年被黄金启绑架到看守所,非法罚款五千元。
周霞杰:被非法罚款二万元。
孙艳涛:被李育政、黄金启罚款一万元。
孙英:两次被抄家,九九年十月被非法拘留,家人请吃花一千多元。
孟梅:零二年非法被绑架,抄家,关押到看守所,后被劳教。
韩林:零二年被绑架,抄家关押到看守所。
王华:被李育政、黄金启迫害羁押,交罚款、送礼一万元。家两次被抄。
任俊英:两次被抄家,绑架,被非法罚款加送礼三万元。
李素芬:零零年七月被绑架关押,被李育政罚款二千元,被敲诈三千元。
李连英:零零年十二月被黄金启带人抄家,罚款两千元,敲诈三千元
张丙利:零零年十二月,被汪勇抄家,非法罚款三千元,敲诈四千元。
江海兰:零零年十二月,被汪勇抄家,罚款五百元。
蒋利:被李育政等抄家(两次)、囚禁,罚款五千元。家人送礼四、五千元。
邵红:两次被抄家,一次被关押,罚单位、个人各五千,送礼四千多。
苏娥:被非法抄家、绑架到看守所关押,被非法劳教三年。
杨某:找不着他修大法的侄子,黄金启与与办事处勾结,把他关看守所十天。
石霞:被李育政绑架关押,罚款二千元,绝食十二天,家人送给李五百元。
梁国恩:零零年二月,被拘留十五天(敲诈七百五十元)。
梁明礼:被关押到淮阳看守所两次,被敲诈二千元。
李喜梅:零二年被抄家、拘留,政保要饭钱一千五百元。
杨桂芳:被李育政、黄金启、王国胜、刘迎东罚款五千元。
陈大荣:被抄家三次,关押一次。李育政、黄金启迫害,请吃花一千多元。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7/6/8/156474.html

2007-06-08:杨宇,男,现年三十岁,河南省周口市川汇区法轮功学员。

杨宇天生的残疾(手残废,头直立不起来,常年歪在肩上,因修炼法轮功,头才直立起来)。因坚持信仰大法,曾三次被非法抄家,被恶警非法绑架,残酷折磨,由于父母年纪大,又胆小怕事,经不起折腾,又心疼儿子,被吓的得了重病,现已双双去世,剩下杨宇一人无家可归,生活没有着落,现由一亲戚收养。

九九年十月三号,杨宇被周口市公安局政保大队两名恶警(不知名姓)骗到公安局,说是要问他一个事,杨宇就跟着去了,到政保队以后,恶警不问青红皂白,对着杨宇破口大骂,侮辱杨宇,黄金启(当时是周口市政保队副大队长),照杨宇头上就是一顿暴打。后又有刘迎东(政保队大队长),用脚对着杨宇就踢,杨宇看见跑开了,刘迎东恼羞成怒,大叫:你还敢跑,看我咋收拾你,正准备下手,见有一人过来,才没有敢打,后来以莫须有的罪名,把杨宇关进了拘留所。

杨宇的父母四十多岁才有杨宇这个残疾儿子,所以百般疼爱,听说把杨宇关进拘留所,四处托人打听,因杨宇生活不能自理,后来以罚款壹千元同意放杨宇,后因拘留不到半月,提前八天出来,恶警又以提前一天交五百元,又敲诈四千元,加上生活费三百五十元,共计五千三百五十元。

二零零零年三月份的一个晚上,杨宇正在睡觉,以汪勇为首的四个恶警,把杨宇强行从床上拉走,带到政保队,他们又准备用刑时,被一个劝住,才没动手,后来编个罪名,把杨宇关进拘留所一个月才放回。

二零零一年腊月二十七晚上,杨宇又被几个恶警绑架到政保队,关进周口市看守所,他们教唆犯人、吸毒人员整天打的死去活来,就这样被折磨四十七天,直到把杨宇打的奄奄一息,才放回,但不让杨宇回家,又被关进小桥办事处软禁二十多天。后杨宇的母亲四处托人,花尽家中所有的积蓄一万多元,才把杨宇接回家,回家后几个月都不会行走,就这仍被小桥办事处监视居住到二零零三年底才放松。

酷刑演示:野蛮殴打
酷刑演示:野蛮殴打

在这期间,杨宇的父亲由于心疼儿子,加上体弱多病已经去世。剩下杨宇和年迈的母亲相依为命,由于恶警经常上家骚扰,无法安定生活,母亲只得带着杨宇过着流浪的生活,又经常受到恶警的恐吓,于二零零八年五月含恨离开了人世。现在就剩下杨宇一人,孤苦伶仃,没有家,没有生活来源,现在被一个亲戚收养。

杨宇和母亲过着流浪生活时,他们住的是公房,因为拆迁,房子也被拆除,后来听人说拆房补款壹万多元,因杨宇和母亲长期流浪在外,这一万元也没有给他们。

在这迫害期间,共被邪恶敲诈一万五千元左右,实际数目还要大,因母亲已去世,不得知详情,按大家都知道的加上房款共二万五千元。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9/12/河南省周口市部份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246558.html

周口市联系资料(区号: 394)

2018-06-02: 西华县东王营乡派出所相关人员电话:
邵所长13839465086
杨某18538633581
寇某18538633052

2018-05-28:西华县东营乡派出所:
办案警察:杨某18538633581寇某18538633052

2018-02-03: 项城有关讲真相电话(固定电话区号——0394)
公安局
局长 杨步超 13603942875
副 局 长 马哲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5-09, 11:0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