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5-26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甘肃 >> 兰州市 >> 李秀兰, 女, 74

个人情况: 兰州市河口二十一冶机修厂退休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甘肃省兰州市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11-08-08
交叉列在: 甘肃 > 庆阳市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8-10-16: 兰州法轮功学员李秀兰叙述遭迫害经历

我叫李秀兰,女,七十四岁,兰州市河口二十一冶机修厂退休职工,一九九七年底为了祛病健身修炼了法轮大法。炼功学法后,受益无穷,不仅多年看不好的病不翼而飞,而且道德也升华了,人也乐观了,和老伴吵了半辈子的架再也不吵了,家庭也和睦了,一家人其乐融融。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邪党铺天盖地对大法对师父的诽谤,让我非常难过。我先后三次进京上访,要求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为大法说公道话。我三次都被警察绑架,被非法关在兰州市城关区桃树坪拘留所。回到家中也不得安宁,当地派出所和我的工作单位经常派人到家里来骚扰,逼我写放弃信仰的保证,后来又要送我到洗脑班迫害,我没有配合他们,被迫流离失所。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八年期间我被迫搬了十次家。

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三日,我取真相资料时被兰州市城关分局的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兰州市第一看守所八个月。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七日,兰州市城关法院对我和金俊梅、岳丁香等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当场没有宣判结果。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日,兰州市城关法院人员金济勇到兰州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宣判,我被非法判刑七年。因为第一看守所生活条件太差吃不饱饭,卫生条件也很差,我得了疥疮。

二零零九年元月我被劫持到甘肃省女子监狱,在那里受尽了种种欺侮。那里根本没把我当老人对待。强行“转化”,不让我睡觉、不让喝水、不让上厕所、不让说话。经常罚站、罚蹲、罚干活,拳打脚踢,扇耳光、往脸上吐痰、抓起头发往墙上撞等等都是家常便饭。

包夹我的第一个人是经济犯辛丽荣。因为我年纪大,不会干活,经常挨打,有一次她用拳头将我的胸部打的都半个月了出气还疼,睡觉疼得翻不了身。还有一次辛丽荣踢我的腿,膝盖都被踢肿了鼓起一个大包,很多天无法走路也蹲不下来。有一段时间因没按她们的要求写思想汇报,她就打我的脸,眼睛也打肿了,肿到睁不开。我对她说:你把我打瞎我就不用写思想汇报了。她才打得慢些了。晚上写不完思想汇报不让睡觉,早上不让洗脸,我要偷偷洗了,她们就逼着我喝洗脸水,衣服也不让洗,被子叠的不符合她们的要求就逼我抱着被子到大厅去“学习”(一遍又一遍打被子,踩被子,折腾你)。平时辛丽荣吃不完的饭菜就倒给我,逼着我吃。星期天休息时她躺在床上,让我把米饭弄碎帮她美容。

二零一零年,犯人吴金凤包夹我。她经常敲诈我,让我给她买东西吃。我的用品食物她随便拿,我连一句话都不能说。我没用的没穿的了她还说是我弄丢的。就算这样她还是没完没了找麻烦。经常不让我洗澡。以前那些包夹犯人打人动作大动静也大,她是不哼不哈掐我的嘴、脸、腿、胳膊,用脚踩我的脚。还经常把我拉到厕所里打。

二零一一年,犯人支英开始包夹我,表面看她对我还挺好,背地里狠命整我,我背不下“弟子规”时,写思想汇报不符合她们要求时。就拿铁尺子打我的手。还逼着我脱掉自己的鞋子打自己的嘴。也是把我的东西当成她的一样用。每次去小卖部买东西由她选择,我掏钱。只要有好吃的都要给她买上。当狱警知道了这些事后,她就打我,有一次她报复我罚站几个小时,我都站晕了,直接栽倒在地上,她们还说我是装的。

第四个包夹犯人叫陈丽,二十出头的年纪,我成了她的出气筒,她几乎天天打我。扇嘴巴子、用脚使劲踹、揪着头发往墙上撞都是经常事。有一次被陈丽抓住头发,将头塞到了桌子的抽屉里。大冬天不让我用热水,还经常逼着我吃药。狱警逼着我写思想汇报,不符合她们要求就写到深夜,陈丽要睡觉,我写字的纸一响她就打我,写不完她也打我,每天都在打。打完还让我给她洗衣服,我的衣服泡在水里不让洗。还经常不让喝水不让上厕所。我一个六十多岁能当她奶奶的人,她能把我打到无法走路。她经常揪着我的头发往墙上撞,致使我的头一直是木的。我自己不记得了,可是别人说有一段时间我自说自笑,精神都不对了。

监狱里是有摄像头的,陈丽肆无忌惮的所作所为谁都看见了,狱警能看不见吗?!能不知道吗?!要是有人管,谁敢无所顾忌,那是监狱,她是真正犯了法的呀,她敢这样做是狱警在放纵她,她们打人,狱警不管。看实在说不过去了,狱警怕出人命,怕担责任,怕牵连到自己,才出来做作秀装好人,好象还主持了公道,去收拾穷凶极恶之徒。比如有一次在大厅“学习”时我没有通过陈丽向发药的犯人要了一个小药瓶准备装盐,陈丽为此又对我大打出手。让狱警丁海燕看见了,把陈丽叫到办公室打了两耳光。陈丽回来后气急败坏的说:“我长这么大还没被别人打过脸,今天打了我两耳光,脸都打肿了。其实都是队长让我们折磨你们的。”

被非法关押在甘肃女子监狱的六年里,我身心备受摧残,体重从一百三十斤降到九十斤,身上经常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就没好过。精神上更受到极大的摧残,真的生不如死,不堪回首,那真是地狱般的生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0/16/兰州法轮功学员李秀兰叙述遭迫害经历-375858.html

2016-01-17: 甘肃省女子监狱近年罪行

甘肃省女子监狱二零零五年非法设置了专门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所谓反邪教科(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实际就是“六一零”科,由一名副监狱长分管。二零零八年由新上任的朱先中副监狱长负责。从二零零五年起,“六一零”科科长朱鸿教唆七八个警察,并指使包夹犯人用各种残酷手段对法轮功学员实行强制“转化”。因朱鸿迫害法轮功学员不遗余力,“六一零”科多次受到省市“六一零”、监狱管理局等部门十几种所谓“奖励”,她被评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所谓专家,曾多次在甘肃监狱级馨叶报登载她所谓的业绩。她的名字在三十多个国家迫害法轮功恶人榜上屡屡曝光。在她的密谋下,副科长孙立伟、恶警丁海燕、魏莹等指使包夹犯人毒打折磨法轮功学员,孙立伟在公开场合怂恿“六一零”科包夹犯人有打骂、折磨法轮功学员的权利。
……
◎法轮功学员李秀兰在“六一零”科非法关押期间,被二十多岁的包夹陈丽,经常揪着头发毒打,头发被拔掉很多,还让七十岁的李秀兰给她洗衣裤。陈丽包夹法轮功学员李矿凤,常下狠手毒打。李矿凤写的思想汇报不符合邪恶要求,就长时间罚蹲,还不让睡觉。陈丽把李矿凤的毛毯私自送了人,换给她薄被子,李矿凤常常半夜里被冻醒。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17/甘肃省女子监狱近年罪行-322276.html

2013-01-26: 曝光甘肃省女子监狱的“邪科”

目前,被非法关押在“邪科”的法轮功学员有马筠(兰州)、张彩琴(甘谷)、张晓明、赵玉华、张学莲、崔贵莲、王惠、李彩云、王瑞芝、王瑞玲(兰州)、张芙蓉、马玉玲、李秀兰(兰州)、金菊梅(兰州)、岳丁香、李巧莲(白银)、杜桂芳(武威)、李亚、任凤琴、何秀芳(陇西)、白香兰等二十五人。

二零一一年,女子监狱从山东监狱转来二百多女犯人,从中挑选了几名包夹,其中一名叫袁子婷的女犯人,四十多岁,调到“邪科”专门包夹迫害法轮功学员。此人极其邪恶,包夹兰州法轮功学员王瑞玲时,强迫王瑞玲背《三字经》,因王瑞玲不会背,袁子婷将王瑞玲倒挂毒打,六十多岁的王瑞玲被残酷折磨的脱了相,警察们却装作没看见一样。

兰州法轮功学员马筠因不转化,从四监区调到“邪科”,包夹马筠的女犯人叫梅菊。刚开始朱鸿为了达到转化目的,用伪善的面孔,引诱、哄骗马筠,没过几天见没达到目的,便撕下伪装,指使梅菊威逼、强迫马筠每天写所谓的思想汇报,不符合他们的意思时就指使包夹恶毒打骂。马筠被经常打的鼻青脸肿,而且梅菊恶毒的专门打马筠的脑袋。

包夹法轮功学员何秀芳的犯人叫鲜得英,每天只给何秀芳一杯热水喝。有一天,因何秀芳打饭时,没有向鲜得英打招呼,鲜得英就将何秀芳拉到厕所里,让何秀芳一边端着饭碗,一边说:“鲜得英,我要去打饭。”一直说五百多遍。还有一次,不知什么原因,何秀芳不符合鲜得英的心思,鲜得英就在大厅里逼着何秀芳当着众人面自己打嘴巴子。鲜得英包夹法轮功学员杜贵芳时,不让杜贵芳买尿盆,逼得杜贵芳每天晚上只能偷偷的尿到内裤上,而且只能等到星期六才能洗,还不能让外人知道,更不能让警察知道。

包夹延风自己说:“我包夹法轮功学员赵长菊的时候,如果不按我的要求做,我就把她按到垃圾桶里,直到老老实实。我包夹魏周香时,你们什么样的情况我都经过了,我照样包夹了四年。”在她包夹法轮功学员李霞时,将李霞的耳朵打的听不清了。包夹法轮功学员张巧明的犯人叫杨晓玲,张巧明几乎天天都遭到包夹的毒打,脸上经常青一块紫一块的,警察却装作看不见。

包夹袁雪英,将法轮功学员张彩琴三天两头打得浑身伤痕累累,外面却看不着。

赖晓燕包夹法轮功学员金菊梅时,经常随意扇金菊梅嘴巴子,动不动就拉到号室里拳打脚踢,把牙都打出血了,还不让对别人诉说。

包夹马雅琴,是兰州电信局的经济犯,判刑十五年。为了减刑,极力迎合讨好警察,恶毒迫害法轮功学员,随意打骂法轮功学员,在“邪科”专门被警察利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长达四年多。她打起人来特别狠毒,打骂过的法轮功学员特别多,她包夹过的张学莲、李彩云、金燕萍、张彩琴、武银凤都遭受过她的毒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6/曝光甘肃省女子监狱的“邪科”-268230.html

2012-04-19: 甘肃省女子监狱指使犯人凌虐法轮功学员
......六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李秀兰,经常被“包夹”毒打,抓着头发往墙上撞,经常不给饭吃,不给水喝,长期不让洗漱,罚站是家常便饭,不让上厕所,常憋的尿湿裤子流在地面,又强逼她用自己的洗脸巾趴在地上三番五次的擦洗地面,还不让换洗尿湿的裤子。其他“包夹”人还以此为乐而狂笑不止,她的“包夹”人叫袁雪英、毕万利,她俩还经常往李秀兰脸上、身上大口的吐唾沫,有一次竟连吐了七十多口。其他“包夹”都趁势鼓气,手舞足蹈取乐,活像一群恶魔乱舞。袁雪英还经常摁着李秀兰的头往厕所坑里压……李秀兰被迫害得骨瘦如柴,精神恍惚,多次休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4/19/甘肃省女子监狱指使犯人凌虐法轮功学员-255887.html

2011-08-07: 甘肃女子监狱教唆犯人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
......法轮功学员李秀兰,五十多岁,庆阳人,以蒋雪英、咸德英、孟海红、庞威等为首的恶人“包夹”人,把法轮功师父的名字写在纸上,放在李秀兰的脚下和凳子下,几个“包夹”强行压倒李秀兰坐踩师父的名字,李秀兰反抗不过她们,要找队长去,起身向前走了一步,她们一大帮人拽回李秀兰就是一顿暴打。不让上厕所经常把裤子尿的湿透了。李秀兰的思想汇报写不出来,就连续惩罚白天黑夜的不让坐,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一直持续了十五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7/甘肃女子监狱教唆犯人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245043.html

2009-01-04: 兰州市城关法院近期频频恶判大法学员
甘肃兰州市城关邪党法院,近期频频对数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庭审、枉法诬判。
非法判李秀兰、金俊梅、岳丁香、李希国重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4/192942.html

2009-01-03: 兰州市李秀兰等被非法判重刑

兰州市大法弟子李秀兰、金俊梅、岳丁香、李希国,在二零零八年四月中旬被兰州市国保大队绑架,李秀兰、金俊梅、岳丁香被非法关押在兰州市第一看守所,李希国被非法关押在兰州市第二看守所。

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七日,兰州市城关恶党法院非法开庭,当时没有判决结果。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日,兰州市城关恶党法院非法在兰州市第一看守所宣判,金俊梅被非法判八年,李秀兰、岳丁香、李希国均被非法判七年。

金俊梅的丈夫在金俊梅被非法关押期间,身心受到极大伤害,在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初,突发脑溢血,昏迷不醒,送进医院重症病房抢救,即使人命关天之际,恶党仍不放人。直至金俊梅的丈夫撒手人寰,在金俊梅的儿子坚持不懈的努力下,恶党才允许金俊梅“监外执行”,回到支离破碎的家中。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9/1/3/192851.html

2008-10-30: 李秀兰老人被非法关押在兰州市第一看守所

2008年9月17日,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法院,在没有通知家人的情况下,对李秀兰、岳中秀等四位兰州市大法弟子非法开庭。焦急的家人想方设法才打听到开庭的地点和时间,在开庭时,看到李秀兰人瘦的不成样子,脚上拖着一双不合脚的大鞋。面对所谓“公诉人”的质问,老人义正词严:“救度众生”。

李秀兰,女,65岁,兰州市河口四冶大修厂退休职工。李秀兰老人一生坎坷,育有两儿一女,小儿子在与同学玩耍中,被同学用手枪误走火打死,年仅二十四岁,女儿离婚,接二连三的打击,使老人痛不欲生。再有老俩口常年不和,丈夫与她打起架来,经常打的她鼻青脸肿,工资低,经济又紧张,她感到所有世间的不幸都遇上了,生活看不到一点希望,长年的痛苦,使她得了严重的偏头疼,严重的失眠,成晚的哭,后来失望到把家里的部份东西分给亲戚,做出不想活的打算。

1997年,她有幸看到了《转法轮》,使她明白了生生世世的恩恩怨怨,不再为儿女烦心,偏头疼好了,晚上睡的香了。思想一转变,儿女对她好,老伴对她也好了,家人都理解支持她修炼大法。从孙子一出生,她就不辞辛苦的带着,媳妇逢人就说婆婆好,家庭和睦幸福。

99年7月20日,一夜之间,邪党与江泽民流氓集团,出于嫉妒无端发起了对全国近亿善良修炼者的血腥镇压。2001年元月,河口派出所无故将李秀兰骚扰、刁难,不顾她当时拉肚子,拉血、拉脓,强制在河口派出所打扫了一个星期的卫生,接着在大年三十,又将李秀兰送进兰州市桃树坪拘留所。李秀兰绝食抗议对她的非法关押,十五过了才被放出。

回到家后,河口派出所三天两头到家中骚扰,无法在家中待,只得离开家,而河口派出所仍不放过老人,出动大量的人力、物力,开车到李秀兰的老家、李秀兰所有的亲戚处骚扰。只为一句真话,只为做一个好人,这几年,李秀兰一直过着居无定所的日子。

2008年4月13日,兰州市公安局利用卑鄙的手段——蹲坑、跟踪,在大街上绑架了李秀兰,后又非法关押在臭名昭著的兰州市第一看守所。家人去找,一拖再拖,哄骗家人说过几天就放。直到邪党开奥运,又骗家人说奥运开过就放,根本不说非法开庭的事,也不让家人见。后来家人想方设法才打听到开庭的地点和时间,开庭时,看到李秀兰人瘦的不成样子,家人焦急万分,半年多了,不知老人的身体能不能受的了残酷的迫害。

从非法开庭又过去一个多月了,家人焦急地盼望李秀兰早日回到家中,李秀兰七十多岁的老伴无人做饭,孤苦度日。七岁的孙子上学无人接送,媳妇只得辞工,给原本拮据的生活更添愁苦。

李秀兰何罪之有?只为修炼做好人,六十多岁的老人这几年被逼的有家不能回,颠簸流离,苦不堪言。现在又遭牢狱之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0/30/188860.html

2008-09-06: 兰州城关大法弟子金俊梅、岳中秀、李希国等面临非法开庭

2008年4月13日,甘肃省兰州城关大法弟子金俊梅、李秀兰、岳中秀、李希国等被城关分局非法绑架。

李秀兰(女、65岁),7.20以后由于进京上访多次被非法抓捕、关押迫害,以至流离失所一直不能回家。2008年4月流落到法轮功学员金俊梅(女、50多岁)家时,同金俊梅、岳中秀(女、50多岁)、李希国(男、40多岁)三人一起被绑架,被非法关入兰州市第一看守所(九州)。

李希国,工作单位是中科院兰州近代物理研究所,是博士后,研究员,博士生导师。被非法关入兰州市第二看守所(华林山)。

在兰州市第一看守所,金俊梅(残疾人)被送入大砂坪兰监劳改医院迫害。

2008年9月8日(星期一),金俊梅等大法弟子可能在城关区检察院(雁滩乡政府附近)被非法开庭。望兰州市大法弟子予以关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6/185355.html

2008-04-19: 甘肃省兰州法轮功学员李秀兰等人被绑架
四月十三日,兰州女法轮功学员李秀兰等人,在金姓女同修家中被恶人绑架。金姓法轮功学员和一李姓男法轮功学员家被抄,打印机、电脑等物品被抢走。据说,邪恶当天一共在该同修家绑架了7名法轮功学员(已落实的有4人),具体情况不详,也不知是何处恶人行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19/176777.html

2008-04-18: 甘肃省兰州有四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4月13日兰州有四名法轮功学员被抓,有李秀兰,金俊(音)梅,金俊(音)梅的嫂子,还有一名科学院的男博士生姓李。李秀兰现年65岁左右7.20进京上访多次被抓,从此后就流离失所。他们是在金俊(音)梅家被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18/176685.html

兰州市联系资料(区号: 931)

2018-09-30: 兰州市第一看守所地址:甘肃省兰州市九洲大道 邮编:730046
兰州市第一看守所电话:0931-8334400 8434499
十三队队长:李莉(警号011092),电话:13399311314
所长:金爱兴
教导员:夏五州
副所长:吴永平 郭珩 吴景栋 党维民
主任:田庆平 李德生 冉繁荣 金祥槐 赵关虎 范育民 李建军 黄孝宽 金联社 谭斌
蒋柳青 丁润平 李红勋 王邦伟
副主任:王庆平 彭正忠 徐锡龙 王保国 刘艳 万贵生 黄玲 贺东红 冯更新
科员:杨艳 高祝军 郭婵媛 朱美亭 吴静 崔璇 丁雷 杜军 包家玉 吴成
调研员:李石汾 熊保民 候玲 张献功
卫生队长:李春秋
巡视队队长:宋寿鹏
十三队队长:李莉(警号011092),电话:13399311314
十三队指导员:张玲玲(警号 011154)
十四队队队长:李鹏(警号011062)
十四队指导员:王燕(警号 011114)

2018-06-24: 兰州市第一看守所地址:甘肃省兰州市九洲大道 邮编:730046
兰州市第一看守所电话:0931-8334400 8434499
所长:金爱兴
教导员:夏五州
副所长:吴永平 郭珩 吴景栋 党维民
主任:田庆平 李德生 冉繁荣 金祥槐 赵关虎 范育民 李建军 黄孝宽 金联社 谭斌
蒋柳青 丁润平 李红勋 王邦伟
副主任:王庆平 彭正忠 徐锡龙 王保国 刘艳 万贵生 黄玲 贺东红 冯更新
科员:杨艳 高祝军 郭婵媛 朱美亭 吴静 崔璇 丁雷 杜军 包家玉 吴成
调研员:李石汾 熊保民 候玲 张献功
卫生队长:李春秋
巡视队队长:宋寿鹏
十三队队长:李莉(警号011092),电话:13399311314
十三队指导员:张玲玲(警号 011154)
十四队队队长:李鹏(警号011062)
十四队指导员:王燕(警号 011114)
甘肃监狱管理局地址:兰州市城关区静宁路100号 电话:0931—8535248
区 号:0931 值班电话:8881081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5-09, 11:0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