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3-23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湖南 >> 郴州市 >> 王武连, 男, 30

个人情况: 郴州市街洞煤矿职工

紧急成度: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11-08-01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11-15: 湖南郴州市王武连多次被迫害命危

湖南郴州市苏仙区街洞煤业公司供应部员工、法轮功学员王武连,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二日被单位经理骗到公司,劫持到郴州市北湖区党校办的所谓“法制学习班”,遭十几天残酷迫害,疑被两次下毒,出现恐惧、害怕、烦躁,脑部非常难受,回家时走路都很困难,有些事彻底失忆,四肢常出现无力。

当时街洞煤业公司保卫部部长冯俊、副部长陈小龙(主要负责610职务)、保卫部干事熊狗(绰号)、司机马志勇堵住街洞煤业公司供应公司门口,陈小龙对王武连说,郴州市北湖区党校办法制学习班,郴州市610、苏仙区610、政法委点名要你去“学习”一段时间。

由于江泽民操纵的“610办公室”、公安机关的爪牙,对王武连进行了多次残酷迫害对王武连身体造成巨大伤害,尤其对大脑,及大脑记忆部分。十多年遭受迫害的经过、详细场所、参与迫害王武连的详细人员名单、单位,因受迫害,王武连已无法详细记起,以下所写迫害案例经过只是大概过程。

一九九九年下半年,街洞煤业公司保卫部执行江泽民流氓集团的指令,从“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名誉上搞臭”对公司内的炼法轮功的人员在公司机关办公室进行文革式的批判会,禁止修炼法轮功、弘传法轮功,使王武连在内的法轮功修炼者精神上受到巨大伤害。

一、到北京信访被迫害

二零零零年底到二零零一年初,王武连抱着对政府的信任,依照法律赋予的权利,到北京信访局上访,在北京没找到信访局的情况下,到北京天安门游玩的时候,看到一群便衣(公安)、公安武警在打一群人,这群人在被打的厉害的情况下喊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我师父清白。”等口号以示抗议!王武连厉声对打人的群体喝道:“不许打人,谁给你们的权力”。这群人暂时停止了打人,他们不知王武连是什么来头。后来发现王武连也是修炼法轮大法的,一个便衣一脚把王武连踢入被打法轮功修炼者群体内,疯狂地殴打。随即把非法拖上车并用警棍殴打头部,把法轮功修炼者拖到公安分局(天安门)关押。

在天安门广场上和车上,由于王武连高声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等口号抗议当权者残酷的迫害,当场被打晕多次,整个头部布满了包。在天安门公安分局里,王武连在那里由于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又被天安门分局恶警打晕。当天下午王武连被非法关押到北京某看守所(不知名)七天。

在看守所第四天,恶警突然把王武连他们四个人分开非法关押到另一监房,这间监房没暖气、窗子有几处没玻璃透着寒风,在这监房里冻了三天。七天后,王武连被从看守所提出带到北京一不知名派出所,该派出所恶警疯狂殴打和把王武连衣服脱光在雪地里冻。当天下午王武连又被非法关到湖南郴州市驻北京办事处约一星期。

每天晚上湖南郴州市驻北京办事处工作人员用手铐非法铐住王武连的手和铁床骨架铐在一起说防止他跑掉。直到第二天早上天亮王武连才被松铐。五天后,王武连被街洞煤矿保卫部二名干事非法押送到郴州苏仙区公安分局;当天下午被郴州市苏仙区公安分局关押到郴州市桂门领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在拘留期间,郴州市公安局及市政府在王武连单位宣布对他非法处罚一万元的罚款,到北京绑架他回家所用六千多元从王武连父亲退休工资中扣出。王武连仅因为依法上访为维护法轮功声誉和维护我自身人权上访讲真话,做好人而遭受的迫害!

二、在看守所遭受迫害

二零零一年九月,郴州市永兴县公安分局国保大队以王武连到马田镇一名大法弟子家玩,以怀疑他送讲明法轮功真相资料为由,把王武连从街洞煤矿家里非法抓捕,并非法抄家,非法关押在永兴县公安局,审问后非法关押在永兴县看守所一百多天。永兴县国保大队在一次非法提审中酷刑逼供打的王武连鼻子出血。王武连坦然对他们说,“你就是把枪对着我头开一枪,我也不会回答你任何问题”。

在永兴县看守所一百多天,王武连遭受了牢头狱霸的多种酷刑迫害:冬天用冷水灌;烟蒂在两眉之间烫;家常便饭式的疯狂殴打。有一天牢头狱霸要王武连讲法轮功创始人名字,王武连说,“你们如果真不知道,我可以告诉你,如果你们明知故问,以污辱我师父,我不会告诉你们。”一牢头见王武连不说,就要牢房里其他犯人一起禁止王武连大概七天不准拉大便。一天王武连坐在木板上,一个身材高大的犯人走到他身边说:我不信你不说你师父的名字、不说我用钳子夹着你说。王武连没理他,这个犯人就用宽嘴钳使劲全身力气猛夹他右脚大拇指、无名指和中脚趾,使劲夹。王武连把头放在腿上双手紧紧抱着头强忍着,那种痛苦折磨场景使整个监舍的犯人震住了。不知多久,这个邪恶的犯人见王武连依然不屈服,便停止迫害。

大约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三日,王武连在郴州市下湄桥瓷厂张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不干胶,被郴州市下湄桥瓷厂保卫部巡逻人员发现,持警棍猛击头部,并关到下湄桥派出所,下湄桥派出所又把王武连转送到另一个派出所或公安局(记不清了),后在郴州市第一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一百多天。郴州市北湖区公安局非法劳教王武连一年半,因不愿意说自己的名字和住址,在看守所关押一百多天不算期限、此次迫害共计二十一个月。

三、在劳教所遭受残忍迫害

二零零二年九月王武连被郴州市北湖区公安局干警押送到新开浦劳教所。在非法劳教期间,因抗议非法关押,拒绝报数、戴牌等规定,被新开浦劳教所入教队狱警察关禁闭(只穿一条短裤)。这间不到二平米、常年不见阳光、阴暗潮湿,旁边又是养猪栏,巨大压力使头部痛苦万分,逼得他撞墙,头部撞出血。三天后入教队干警对王武连说只要遵守新开浦劳教所规章制度就放他出来。在入教队房间里,王武连要求到驻劳教所检察院控告新开浦劳教所酷刑迫害。二零零二年底入教队看王武连要告他们就把他转到劳教所一大队。

二零零三年中旬,因在劳教所车间公开炼功、喊“法轮大法好”,王武连被一大队专职迫害法轮功恶警用电棍电头部、疯狂殴打),后又把脱光衣裤,只留一条内裤关入禁闭室,长达九天(禁闭室内酷暑难耐、蚊虫打堆、终年无灯光)。二零零三年冬天因抗议劳教所迫害,一大队恶警再一次把王武连关入禁闭室迫害。在冬天把他衣裤全脱掉,只穿一条内裤(禁闭室内冬天特别寒冷)。

在冬天,只穿一条短裤站在外面一个小时都受不了,而在禁闭室一呆就是好多天,冻的可想而知。王武连只能绝食抗议迫害,劳教所恶警强制灌食。第一次把王武连绑在一特制床上,手和脚成大字形非法绑住,恶警、劳教人员、邪恶的医务人员按住头,用不知名之物质加各种药物撬开王武连的嘴强制灌食,让他痛不欲生。强制灌食后再押入禁闭室。在回禁闭室的路上,有位良心尚存的劳教人员想扶王武连走路,被恶警喝住,不准扶。王武连又被只穿一条内裤关禁闭室,几天后又再次野蛮灌食,一盆子掺杂着不知名的药物,比两个胃还大的食物残忍地全部灌进他的肚子里,难受啊,痛苦啊,无以言表,看过灌食视频的,才能知道什么叫残忍灌食迫害。在禁闭室、寒冷、灌食后产生的痛苦,王武连只能强忍着。

二零零三年大年初二,一位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因念大法经文被迫害,他的夹控用手捂住嘴,不准他念,在挣扎过程中,这夹控人员的手被咬破了。这位学员被非法关到禁闭室穿上约束服迫害,王武连找到一大队干警,要求他们立即释放这位法轮功学员,被拒绝后,绝食声援这位同修。四天后,王武连被十多恶人抬起到劳教所医务所,绑手、绑脚成大字形,被十多个恶人按住头用一物品扳开嘴,用一竹筒插入口中把食物强制灌入。由于竹筒顶住舌头无法下吞,无法进出气。那种惨烈的痛苦,使王武连全身扭曲、痛苦挣扎,手脚又被绑住,头又被按住,那种痛苦难以言表……一恶警看到王武连痛苦的眼神,以为他要说什么,赶紧叫他们停止灌食。那竹筒一从王武连嘴上拔出来,王武连就对他们说你们酷刑虐待……恶警惊呼还没制服你,灌、灌食,一群恶魔一拥而上,继续实施残暴灌食,王武连只能痛苦挣扎,过了一段时间,一个狱医大声喊“停止灌食”,立即把食物从他口中搞出来,他眼睛已经翻白,要被灌死了。这群恶魔立即停止灌食,施行抢救。

大概二零零三年二月,由于长时间迫害加上食物的迫害(半年冬瓜,每餐都是冬瓜;冬瓜用清水煮熟上面加一些油、盐、味精;冬天半年每餐白菜,也是一样),严重营养不良,加上迫害产生的其它因素致使王武连全身瘫痪,只有头能晃动一下,躺在床上、心脏衰竭。一大队干警见他病状,多次开会讨论,强制把王武连送到医务室打各种不名药物针。一直到解除劳教,王武连都是步履维艰的行走。

一次在一大队,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和其他劳教人员在去车间时排队、报数,一大法弟子不知是报数错了还是什么原因,被一胖子警察打了两个耳光。王武连立即高声制止:不准打人。那胖子干警冲到王武连面前,一顿拳打脚踢,口中狂喊:“打你怎样?到哪里告我都陪你去。”从操场一直把王武连打到二楼,狂殴打累了,说:“打了你怎样?有种告我,到哪里告我我陪你。”王武连站在那儿平静地说“检察院”。他吓住了。

四、在洗脑班被迫害四肢无力、失忆

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四日下午,王武连被单位非法骗去上班,被绑架,非法送郴州北湖区党校洗脑班迫害九天。

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二王武连在郴州市监狱旁把一份法轮功真相资料送给过路行人,被便衣警察绑架在郴州市监狱和燕泉路交叉口岗亭,遭到燕泉路派出所数名恶警疯狂殴打后,又被关到北湖区公安局国保大队非法关押和审问。在北湖区公安局走廊上,王武连又遭到数名恶警疯狂殴打。后又非法劫持到拘留所将王武连非法拘留十五天。当天晚上郴州市北湖区国保大队警察告知其家人王武连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八日,王武连上班时,经理王许翔通知他要查岗,不要离开岗位,不一会街洞煤矿保卫部部长邱文革非法带了两个人来了要王武连去郴州“培训”。原来街洞煤矿邪党书记李和平受苏仙区610胁迫要邱文革送王武连去郴州苏园宾馆洗脑班。王武连不肯去,邱文革等人软硬兼施强行把王武连送到苏园宾馆洗脑班。

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二日早上八点多,街洞煤业公司供应部经理王许翔,以开会为借口把王武连非法骗到供应公司,随即通知街洞煤业公司保卫部部长冯俊、副部长陈小龙(主要负责610职务)、保卫部干事熊狗(绰号)、司机马志勇堵住街洞煤业公司供应公司门口,陈小龙对王武连说,郴州市北湖区党校办法制学习班,郴州市610、苏仙区610、政法委点名要你去“学习”一段时间。王武连不同意去,并和几位人员讲法轮功被迫害真相,并说中共党校以办法制班为幌子,把送到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通过各种残忍手段、包括使用各种毒药迫害得致疯、致死、致残法轮功学员无数,希望你们不要配合郴州市610、苏仙区610、政法委要求。

冯俊、陈小龙等几人见王武连不肯配合,司机马志勇凶恶地说不要跟他讲什么,把他强行拖走。王武连跟马志勇讲善恶有报的天理,马志勇依然凶恶。冯俊、陈小龙等四人左右各一人挟住王武连左右臂,后面推,强行把王武连绑架上车,绑架到北湖区党校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二日晚上,王武连炼功,被洗脑班“工作人员”强行非法用手铐铐住右手,挂铐上窗子防盗网上。晚上十点到第二天凌晨四点左右,不能站、不能蹲和睡,王武连腰部受到很大伤害。

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二日至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八日,王武连不配合610邪恶人员一切要求。二十八号早上洗脑班人员在关王武连房间门口通知:早餐、中餐、晚餐一律由洗脑班人员送。“陪护”一律待在房间一齐吃。在二十八号前几天也发生这同样事情。所谓“陪护”是由本单位或社区安排一人负责配合洗脑班迫害。

二十八日早上,王武连吃完由北湖区党校洗脑班610邪恶人员送来的早餐汤粉,陪护不知到哪吃去了,中餐晚餐是陪护打的饭。到吃晚餐,王武连已没有食欲,不想吃任何食物,同时出现恐惧、害怕、烦躁,一身难受,尤其头部。二十九、三十日,王武连也吃不进东西,出现恐惧、害怕、烦躁等更严重状态。二十九日,街洞煤业公司保卫部副部长陈小龙和两名保卫部干事来到关王武连房间,恐吓转到永兴洗脑班强制暴力转化,在王武连恐惧头脑不清晰的状态下哄骗王武连在邪恶“三书”(放弃信仰的悔过书等)上签字。

二十九号下午,北湖区党校洗脑班人员让王武连到楼外坪里走一走,王武连走几步人便难受蹲下、已不能正常行走。洗脑班人员以从王武连身上搜查出几张真相币为由,审查王武连真相币是从哪来的,外面真相不干胶是谁贴的、知不知道资料点、见王武连讲是买东西找的,其它都不清楚,就对王武连讲你今天不能回家了,明天再审问你,如果你明天讲的和今天讲的是同样的话就放你回去。

王武连当时身体非常差、头痛晕难受。二零一四年九月三十日王武连被苏仙区国保大队押送到街洞煤业公司家里并非法搜查,见没有他们要找的东西便离去。

历经十几天残酷迫害,怀疑被两次下毒,每天晚上七点多到第二天早上五点,王武连因压力非常大、脑部非常难受,每天早上五点到七点才能睡一下。九月三十日从洗脑班回家,王武连已彻底丧失劳动能力、走路都很困难,记忆力不好更加严重、有些事彻底失忆!

王武连回家后恐惧、害怕、烦躁非常严重,多次出现精神分裂症状。现在大脑经常难受,四肢常出现无力(瘫痪状态)。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今,王武连仅仅因为信仰真、善、忍、修炼法轮功,遭受到的各种迫害,多次差点被江泽民操控的“610办公室”、公安机关的爪牙迫害致死,可谓九死一生、痛不欲生。

此外在二零零三~二零零四年间,一次我在去劳教所一大队劳动车间旁见一位男的,大概四十岁以上,被几个劳教人员抬着脚和手走,头不时碰着地面。据旁边人悄声讲这个人是大法弟子,不知什么原因据说已死亡。还有一次我去吃饭时正在棑队,一位年轻人手被反铐,就是一只手从上面一只手从后面铐着,几个便衣恶警急匆押进来。几天后我所被关押地一大队突然紧张查房问号查病历等!据悉这位年轻人是大法弟子,这几天的迫害以造成死亡,可能是灌食原因死亡的。我不知这两位同修姓名地址,二零零四年从劳教所出来后也不见明慧网报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15/湖南郴州市王武连多次被迫害命危-319169.html

2015-01-07: 湖南郴州市王武连疑遭“法制学习班”下毒

湖南郴州市法轮功学员王武连,被劫持到郴州市北湖区党校办的所谓“法制学习班”,遭十几天残酷迫害,疑被两次下毒,出现恐惧、害怕、烦躁,脑部非常难受,回家时已彻底丧失劳动能力、走路都很困难,有些事彻底失忆,四肢常出现无力。

王武连是郴州市苏仙区街洞煤业公司供应部员工,2014年9月12日早上8点多,街洞煤业公司供应部经理王许翔,以开会为借口把王武连骗到供应公司,随即通知街洞煤业公司保卫部部长冯俊、副部长陈小龙(主要负责610职务)、保卫部干事熊狗(绰号)、司机马志勇堵住街洞煤业公司供应公司门口,陈小龙对王武连说,郴州市北湖区党校办法制学习班,郴州市610、苏仙区610、政法委点名要你去“学习”一段时间。

王武连不同意去,并和几位人员讲法轮功被迫害真相,并说中共党校以办法制班为幌子,把送到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通过各种残忍手段、包括使用各种毒药迫害得致疯、致死、致残法轮功学员无数,希望你们不要配合郴州市610、苏仙区610、政法委要求。冯俊、陈小龙等几人见王武连不肯配合,司机马志勇凶恶地说不要跟他讲什么,把他强行拖走。王武连跟马志勇讲善恶有报的天理,马志勇依然凶恶。冯俊、陈小龙等四人左右各1人挟住王武连左右臂,后面推,强行把王武连绑架上车,绑架到北湖区党校洗脑班迫害。

2014年9月12日晚上,王武连炼功,被洗脑班“工作人员”强行用手铐铐住右手,挂铐上窗子防盗网上,晚上十点到第二天凌晨四点左右,不能站、不能蹲和睡,王武连腰部受到很大伤害。

2014年9月12日至2014年9月28日,王武连不配合610邪恶人员一切要求。28号早上洗脑班人员在关王武连房间门口通知:早餐、中餐、晚餐一律由洗脑班人员送。“陪护”一律待在房间一齐吃。在28号前几天也发生这同样事情。所谓“陪护”是由本单位或社区安排一人负责配合洗脑班迫害。

28日早上,王武连吃完由北湖区党校洗脑班610邪恶人员送来的早餐汤粉,陪护不知到哪吃去了;中餐晚餐是陪护打的饭。到吃晚餐,王武连已没有食欲、不想吃任何食物,同时出现恐惧、害怕、烦躁,一身难受,尤其头部。

29、30日,王武连也吃不进东西,出现恐惧、害怕、烦躁等更严重状态。29日,街洞煤业公司保卫部副部长陈小龙和两名保卫部干事来到关王武连房间,恐吓转到永兴洗脑班强制暴力转化,在王武连恐惧头脑不清晰的状态下哄骗王武连在邪恶“三书”(放弃信仰的悔过书等)上签字。29号下午,北湖区党校洗脑班人员让王武连到楼外坪里走一走,王武连走几步人便难受蹲下、已不能正常行走。洗脑班人员以从王武连身上搜查出几张真相币为由,审查王武连真相币是从哪来的,外面真相不干胶是谁贴的、知不知道资料点、见王武连讲是买东西找的,其它都不清楚,就对王武连讲你今天不能回家了,明天再审问你,如果你明天讲的和今天讲的是同样的话就放你回去。

王武连当时身体非常差、头痛晕难受。2014年9月30日王武连被苏仙区国保大队押送到街洞煤业公司家里并搜查,见没有他们要找的东西便离去。

历经十几天残酷迫害,怀疑被两次下毒,每天晚上七点多到第二天早上五点,王武连因压力非常大、脑部非常难受,每天早上五点到七点才能睡一下。

9月30日从洗脑班回家,王武连已彻底丧失劳动能力、走路都很困难,记忆力不好更加严重、有些事彻底失忆!王武连回家后恐惧、害怕、烦躁非常严重,多次出现精神分裂症状。现在大脑经常难受,四肢常出现无力(瘫痪状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7/湖南郴州市王武连疑遭“法制学习班”下毒-302853.html


2014-10-01:湖南省郴州市苏仙区街洞煤业公司大法弟子王武连,于2014年9月30日上午,从郴州市北湖区党校洗脑班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0/1/二零一四年十月一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298392.html

2014-09-30: 湖南郴州法轮功学员王武连被转到郴州永兴洗脑班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9/30/二零一四年九月三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98246.html

2014-09-29: 郴州市大法弟子王武连在洗脑班遭迫害

被非法关押在湖南省郴州市北湖区邪党洗脑班的大法弟子王武连,因坚持信仰,拒绝配合邪党的一切安排,邪党郴州市610办企图进行进一步迫害。

2014年9月29日,邪党610办要求街洞保卫部主要负责人刘清仕、陈小龙等到洗脑班配合邪党610迫害王武连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9/29/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9830
2014-09-15: 湖南郴州王武连被绑架到洗脑班补充

2014年9月12日,湖南郴州苏仙区街洞煤矿法轮功学员王武连在公司开会期间,被公司保卫部陈小龙等人员以到郴州学习为由,诱骗到郴州北湖区党校洗脑班迫害。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9/15/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297742.html#14914223729-26
2014-09-13: 湖南郴州法轮功学员王武连被绑架到洗脑班

2014年9月12日,湖南郴州苏仙区街洞煤矿法轮功学员王武连在公司开会期间,被公司保卫部陈小龙等人员以到郴州学习为由,诱骗到郴州北湖区党校洗脑班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9/13/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97582.html

2012-11-24: 湖南郴州法轮功学员王武连被绑架经过
二零一二 年十一月八日,湖南郴州市苏仙区街洞煤矿法轮功学员王武连上班时,经理王许翔通知他要查岗,不要离开岗位,不一会街洞煤矿保卫部部长邱文革带了两个人来了要王武连去郴州“培训”。原来街洞煤矿邪党书记李和平受苏仙区610胁迫要邱文革送王武连去郴州苏园宾馆洗脑班。王武连不肯去,邱文革等人软硬兼施强行把王武连送到苏园宾馆洗脑班。现王武连已回家。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1/24/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65817.html

2011-10-27: 湖南郴州市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四日下午,湖南郴州市苏仙区街洞煤矿法轮功学员王武连被单位骗去上班。在上班的地方,被强行绑架,非法送郴州北湖区党校洗脑班迫害。

参与迫害的是郴州市政法委、610、苏仙区政法委、610、苏仙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街洞煤矿保卫部、居委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27/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48400.html

2011-07-26: 湖南郴州王武连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湖南郴州法轮功学员王武连,男,三十多岁,郴州市街洞煤矿职工,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二没有回家,电话也打不通,家人很著急。一直到这周星期一要上班了,还是不见人影。上午郴州市北湖区国保大队警察告知其家人,王武连被关押在郴州市拘留所,要拘留十五天,称王武连在郴州市监狱附近街道把一份法轮功真相资料送到门上,被巡逻的人恶告,被北湖区国保大队抓捕后劫持到拘留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26/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244494.html

郴州市联系资料(区号: 735)

2018-11-29: 郴州市610办公室:0735-2871289
张和平,主任,市政法委副书记,办0735-2871887,宅0735-2870566,手机13973531339
吴代明,副主任,市公安局副局长,办0735-2871776,宅0735-2234620,手机13975501668
邓石德,副主任,市宣传部副部长,办0735-2871776,宅0735-2870187,手机13873550898
蒋长春,调研员,办0735-2871610,手机13875518896
袁永兴,综合科负责人,办0735-2871289,宅0735-2226596,手机13507359166
苏仙区政保股办公室:0735-2894139
肖松柏,副局长,宅0735-2236088,手机13807355598
廖爱青,政保股长,宅0735-2881596,手机13907359766
陈世明,宅0735-2886046,手机13807352845
彭爱红,电话:0735-2883742
苏仙区610办:0735-2887158
肖能林,主任,宅0735-2880090,手机13975530305
许哲华,副主任,宅0735-2885027,手机13975566469
凌丽,  电话:0735-2886590
简爱群,宅0735-2884121,手机13975582992

白鹿洞派出所 7352890110
所长 李湘平 130873533337352898333
教导员 谭志龙

苏仙分局
国保大队 7352895616
廖秉刚 大队长 7352885813 13875510903

分局办公室:7352888108 735-2885909
祁永忠 局长 7355567127 13487855678
邓德华 常务副局长:7352885360 13607355492
王爱民 副局长:7352885660 13975504153
汪振华 副局长: 13873588126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