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0-20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河南 >> 周口市 >> 张四营(张思营), 男, 48

个人情况: 周口市川汇区阀门厂下岗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河南省周口市沙北
迫害情况: 将好人劫持至精神病院,在周口拘留所被非法关押三年,直到2003年9月底才被释放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3-12-23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05-08: 河南省周口市乔振华等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入狱

河南省周口市法轮功学员乔振华被非法判刑七年半,已被劫持到郑州密县监狱。张卫非法判三年半,张蕴慧非法判三年半,孟丽非法判刑三年,现在三人都已被劫持到在新乡监狱。

张东被释放,孔爱萍监外执行,李春梅监外执行四年,张思营非法判刑二年,保外就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5/8/二零一七年五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47264.html#175805338-3

2017-04-24: 河北省周口市法轮功学员张思营上诉情况

月初张思营被川汇区法院诬判二年,罚金二千元人民币,张思营上诉已经递上几天了,周口中级法院的一
杨姓女法官见了张思营。杨姓女法官15893681859固话0394-8158876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24/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346116.html#1742401920-5

2009-03-02: 河南周口市沙南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高峰恶贯满盈
河南省周口市沙南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大队长高峰,是个恶贯满盈的人。公安内部因其尖酸刻薄,擅耍阴谋,且又经常变脸,背地都称他为“半吊子”;所交黑道朋友,因其刁钻歹毒,也都惧他三分,人送绰号“笑面虎”。在对大法弟子迫害的近十年当中,高峰的恶劣本性更是得到了最全面而彻底的展示。

一、喜怒无常,凶恶残暴

高峰的伪装术和善变的嘴脸是一致的,达到了高度的统一。正和大法弟子有说有笑的,让人觉得此人挺家常,突然间就能翻脸,又打又骂。他的瞬间“变脸”常让人无所适从,流氓至此,无法形容。

高峰打人时多采取劈脸扇耳光,一巴掌下来五个指印。一次,他和大法学员李思英(水利设计院退休女工程师)谈话,笑着说:“李工啊,我是很尊敬你们这些知识份子的。我抓你这是奉差办事,到社会上咱们就是朋友。”说话间,高峰看到李思英坐在那里盘着腿,登时如恶狼一般狂嗥:“李思英,你给我把腿拿下来,撅那去。 ”说着照左脸就是狠狠一巴掌。

中共对大法迫害以来,高峰几乎参与了所有的对川汇区及市直等单位大法弟子的劫持和毒打。特别是对被迫害致死的原周口地区土产公司失业女职工、年近五十的大法弟子杨秀芹、疏散乡农民李俊臣,和周口市阀门厂下岗职工张四营等人的酷刑折磨,高峰都有逃脱不掉的责任。

二、抛却师生情,耍起豺狼性

高峰在周口市体校上过学。体校有一位高级讲师任学英,正是高峰的老师。任老师也是多次被绑架,每次遭绑架,高峰都是一个老师长一个老师短的叫,显见其表面对老师的尊敬。

二零零七年八月,任学英到市委家属院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事后不久,高峰调出监控器上的影像,一眼就认出了任老师。高峰立功心切,哪还顾得上一点师生的情谊,带着人马就去抄任老师的家去了。

三、诡计百出,迫害好人不遗余力

高峰非法审讯被劫持的法轮功学员时,诡计百出。他在暴跳如雷时咆哮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这是人间地狱。我叫你活你就活,我叫你死你就得死!”法轮功学员的单位和家人找到他求情放人,高峰更是油腔滑调,耀武扬威,丑态毕露。

二零零二年初,大法学员毛启的丈夫正在周口市交通局上班,高峰打电话通知他到政保大队去一下。假惺惺的说,毛启关押的时间已经很长了,叫他去商量如何劝说并释放毛启。当他一到政保大队,高峰却说:“你不是也炼法轮功吗?先搜搜家再说。”就劫持着毛启的丈夫到他的办公室及家进行 “搜查”。最后把毛启的丈夫非法关押了三个多月,才无罪释放。

二零零五年,高峰对女大法弟子顾学敏长时间盯梢,于九月下旬将其绑架,投入看守所迫害,然后构陷黑材料报川汇区检察院批捕。周口市六一零头目叫嚣:“对顾学敏、杨秀灵(另一名被抓捕的大法弟子)不重判,周口法轮功的势头就压不下去。”川汇区法院对顾学敏“判三缓五”。顾学敏出狱后一直在家,有一天,她偶尔到街上走走,被高峰发现,气呼呼的找到六一零责问:“我们费多大劲才把顾学敏抓住,为啥把她放了?”六一零遂再一次施压,川汇区法院发传票对顾学敏“重新审判”,逼得年近古稀的顾学敏与老伴漂泊流离。

二零零七年中秋节刚过,年近古稀的顾学敏突然失踪。经多方打听,才知道是周口沙南公安分局局长赵建设、国保大队长高峰与周口市、川汇区“六一零”勾结,周口川汇区法院直接作案,将顾学敏秘密抓捕,投进周口看守所非法关押。三天后,恶人们就把她送到新乡女子监狱加重迫害。

四、大肆敛财,恬不知耻

高峰卖力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目的,一是创造所谓“政绩”往上爬,一个是捞钱。其实,高峰精明的很,他所有的表演都是围绕一个中心:逼你多多送钱买平安。高的种种卑鄙行径被广泛曝光,高峰也知道自己的恶行广为人知,怎奈他被恶党的欺世谎言迷住了心窍,被钱欲、权欲、表现欲冲昏了头脑,更仗着共产邪党的迫害政策作后盾,还在继续与善良为敌,践踏法律,攫取不义之财。

高峰捞钱有“三部曲”:一是开门收礼,大法弟子被他绑架之后,家人买礼品或带现金到高峰家通融,他一概“笑纳”。二是非法罚款,一罚就是几千元,直接交到他手里;至于他交给单位多少,就不得而知了。一次对粮食局王某和电业局史某某两个大法弟子各罚五千二百元,开始答应开两张二百元的收据,后来高峰鬼眼珠一转,连二百元的白条也免了。三是对家庭条件较好的大法弟子反复敲诈。礼也接了,款也罚了,放人的时候还要勒索一把:“再给我拿一千”。

一九九九年,高峰闯入大法弟子赵丙奎家,强行把他们老俩口绑架到政保大队一天一夜。审讯、威逼说出谁在他家开会,赵丙奎没有配合,就勒索赵丙奎老伴三千元钱,交了二千元后叫回家了;把赵丙奎关押进看守所,又勒索了二千元。

大法弟子何金亮家的房子不错,还有一个宽绰的独院。高峰扬言:“别看老何的房子那么好,将来说不定是谁的呢。”二零零五年八月二十一日,高峰带领七、八个恶警到何金亮家抄家,七手八脚一阵折腾,何的妻子王爱芝到院外大喊:“公安私闯民宅,迫害好人,大家都来评评理!”众恶徒做贼心虚,赶快溜走。

奥运前夕,高峰带领一帮恶警闯到中石化周口分公司退休汽车司机、六旬法轮功学员江有财家中非法抄家,把江有财劫持到国保大队非法审讯,敲诈数千元现金后才放人回家。

接着,高峰又带人绑架了在工农路开理发店的法轮功学员吴金山。其实抓人毫无理由,高峰却装模作样的非法审问一番。吴的家人心急如焚,明知金山是个好人,什么错也没有,也得忍气吞声的送钱救人。

五、众叛亲离,必遭恶报

高峰对大法弟子不择手段的迫害,赢得了中共的好感,如愿以偿的当上了国保大队的大队长。中共欣赏的、需要的就是象高峰这样的见钱眼开、良知泯灭、脸厚心黑、不怕遭报应的下三烂。

尽管高峰作恶多端,但是修心向善的大法弟子抱着慈悲,不计旧怨,经常以电话、传单、面谈等形式劝他弃恶从善,选择光明,免遭恶报。高峰不以为然,他还曾得意洋洋的对人说:“说恶有恶报,净是吓人的,我不是什么事都没有吗?”此话出口不久,高峰那六十多岁、一向身体健壮的父亲突然得急病亡故。高的一位至亲看过真相材料,相信因果报应,知道老爷子的死跟高峰残害善良直接有关。看看屡劝不听,一气之下多年不与他来往。

大法弟子找到高峰的一个长辈,让他劝劝高峰,别那么不计后果的迫害大法弟子。老人说:“那孩子就是个二半吊子,他早就不听我的了。当上了官,得了点势,就那么的双眼朝天了。咋不死他个×孙?!”

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一直在奉劝着高峰,为他的未来着想,希望他能尽早悬崖勒马,不要再继续充当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马前卒了。在此,我们再一次的向高峰奉劝:不要再做恶事了,高峰,所有的罪恶都是要在自己身上得到报应的。善恶有报是天理,等到遭恶报时,后悔就晚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3/2/196343.html

2008-04-07: 河南周口沙北国保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
二零零八年元月十七日上午十点多钟,河南周口沙北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贺成功、韩勇伙同一群恶警以查收新唐人卫星接收器为名,闯进法轮功学员张思营家里,不出示任何法律手续,没有任何理由,不容分辩,即实施了土匪似的打、砸、抢、抄家,把黑白电视机、影碟机、MP3等所有值点钱的东西洗劫一空,就连一个洗衣用的大塑料盆都装到车上抢走。

贺、韩不顾张思营数年来屡遭非法关押迫害、身体极为虚弱的事实,指挥众恶警强行扭着他的胳膊,押往国保大队羞辱折磨,然后投进看守所迫害。

张思营八十多岁的老母亲体弱多病,生活不能自理,全靠儿子赡养护理。就在非法抄家时,良知泯灭的恶警故意把老太太居住的房间窗户玻璃捣碎。当时正值一年中最冷的三九严寒天气,冰天雪地,寒风刺骨,老太太的惨状令人简直难以想象。贺成功、韩勇一伙全然不顾老人的死活,残忍的把她信奉“真、善、忍”、一心做好人的孝顺儿子绑架带走。

张思营是个退伍兵,在部队服役期间因吃苦劳累过度,落下一身重病,久治不愈,病入膏肓。后来,因为他修炼了法轮大法,才起死回生,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只因不放弃自己的信仰,九九年七二零以来,竟先后九次遭到恶党非法关押迫害,受尽毒打、上绳、拉背铐、野蛮灌食等各种非人手段折磨,被迫害的伤残累累。

贺、韩一帮恶警在张思营家行凶作案之后,又窜到周口包装机械厂,阴谋劫持在车间上班的几名大法弟子。下午五时,恶徒们把正在班上的法轮功女学员蒋利骗到国保大队,装腔作势的盘问一阵后,送看守所非法羁押。

张思营、蒋利二位法轮功学员已在农历新年前恢复自由。

沙北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贺成功自二零零七年升任大队长后,在女副局长周桂莲的暗中操纵下,伙同作恶多端的副大队长韩勇带领国保大队一帮恶徒,频频对沙北区域的大法弟子非法跟踪、蹲坑、骚扰、劫持关押,犯下累累罪行。二零零七年十一月,恶徒们突然闯到老年法轮功学员程庆福家非法搜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7/175965.html

2008-01-18: 河南周口市法轮功学员张思营、蒋丽遭邪恶之徒绑架
河南省周口市法轮功学员张思营(音)、蒋丽(音)于二零零八年一月十七日下午五点多左右分别于家中被绑架。还有一名法轮功学员也于近日遭绑架,具体情况不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8/170606.html

2006-01-19: 周口市沙北政保恶警对大法弟子张思营的迫害
六年来,河南省周口市公安局、沙北公安分局以李育正、黄金启等为首的一伙恶警,六次绑架迫害大法弟子张思营,对善良的大法弟子的迫害一天也没停止过。从张思营伤残的身体上就见证了恶警的累累罪状……

在恶党人员长期的骚扰迫害下,张思营妻子因惧怕恶警骚扰、行恶,要求离婚,现已另嫁他人;儿子因惧怕恶警政保行恶,不敢相认自己的父亲;亲属朋友因惧怕恶警敲诈钱财,不敢和张思营来往。张思营只好和80多岁的老母亲相依为命。老母亲也因被恶警长期恐吓、骚扰,精神上造成了很大的压力,高血压、心脏病经常住院。母子生活极度艰难。

张思营,现年48岁,是周口市川汇区阀门厂下岗职工,早年因受中共邪恶主义的欺骗在恶党军队里服务落下了一身疾病,中共恶党组织除了每月向他讹诈要党费外,根本不管他的死活。在求治无门,生不如死的情况下,是大法挽救了他,使他走上了回归的路。修大法后,身体上20多种疾病神奇般的痊愈,法轮大法教我们按“真、善、忍、”做好人。而江泽民出于妒嫉之心,在1999年7月20日开始了对法轮功的血腥迫害。周口沙北公安分局李育正、王俊福、韩勇一伙却成了江的政治打手。

99年10月25日,张思营被沙北公安分局恶警刘运动、陈建国(外号陈大杜)绑架,关押在周口看守所迫害三个月,敲诈人民币1万6千多元。2000年9月25日,张思营被毫无人性的黄金启、李德仁、刘运动绑架到政保大队,捆绑、毒打直到小便失楚、双臂伤残后,又被黄金启、李德仁关押在周口看守所迫害。在看守所里,他们指使犯人,利用各种手段残酷折磨、右侧肋骨被打断三根。

2003年12月,被残酷迫害三年、刚刚从看守所回来一个多月的张思营,又被610特务王天义,经贸委恶官李培民绑架到精神病院,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导致大脑痴呆,从此生活无法自理。

就是这样,沙北公安分局的恶警们,也没停止对张思营迫害。2005年11月26日早晨6点多钟,周口沙北政保恶警,王俊福、韩勇、贺成功一伙歹徒趁着大法弟子张思营出门做生意不在家,就非法强行破门而入,土匪似的進行抢劫、抄家,把衣服、棉垫和下岗证都拿走,并把他的弟媳也抓走了。11点多钟,张思营做生意回家刚到门口,就被恶警李育正、贺成功等人围成一团,把三轮车上的东西抢劫一空,随后张思营也被强行绑架,关押在周口看守所迫害。

在遭受迫害过程中,张思营坚决不配合邪恶,绝食抗议。11月29日,看守所恶警宋万祥、余发顺指使犯人对张思营進行强行灌食,粗暴地把张思营的食管捣破,并砸上脚镣、手铐。张思营大声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使得十多名恶警非常惊慌、惧怕。在看守所,大法弟子张思营坚决不穿犯人的号服,不背邪恶的监规,对于恶警要求做的各种签名和按手印,他都拒绝。张思营在看守所被非法迫害一个月。

在2005年12月26日,看守所恶警汪勇(以前在沙北公安分局工作)和一姓许的报号恶警让张思营滚手印。张思营不配合他们,两恶警就指使犯人把张思营的胳膊扭伤。次日,即 27日早上7点多钟,看守所恶警和沙北公安分局恶警互相勾结,先用欺骗的手段,说是放他回家,出来后,恶警韩勇、贺成功、王俊福一伙就将他两手分别铐在车门上。秘密的送往漯河劳教所。

到漯河劳教所后,恶警王俊福、贺成功、李育正等,不敢公开说张思营是大法弟子和他身体不好的情况,想用蒙骗叫劳教所收下。后经张思营讲清真相后,劳教所先是同情,后坚决拒收。恶警韩勇气急败坏地把张思营又铐在刑车上,送往许昌劳教所(即河南省第三劳教)。到许昌劳教所后,大法弟子张思营拒不配合,恶警们又谎说他是贩毒人员,把他连拉带推地架進了劳教所大门,经检查,张思营身体不合格劳教。

张思营伤残的身体上就见证了恶警的累累罪状……。2005年10月1日前夕,河南省周口市政法委,610专门下发文件,采取对大法弟子“快侦,快审,快判”的迫害手段,国保大队不务正业,出动大批警力对大法弟子实施监视、跟踪、暗查,到大法弟子家非法查抄、绑架。

周口市是老子的家乡(鹿邑县),羲皇故里(淮阳县),女娲抟土造人之地(西华县),应该是礼仪之邦,文明之地,道德之所,人心向善的地方,不应该迫害修心向善的好人。老子曰“善恶之报,如影随形,近报自身,远报儿孙”。迫害大法者必遭天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9/119001.html

2004-01-14: 张四营,四十多岁,高高的个子,不善言词。原在周口市阀门厂工作,已下岗多年。九九年前后,主要靠贩卖小塑料袋维持生计,整天骑着一个破车子,走乡串户,日子过得很紧。九九年十月,张四营为了给大法说句公道话,只身上访。后被绑架到周口市看守所,关了半年多。二000年十月左右再遭劫持,一直在周口市拘留所非法拘禁到二00三年九月底才获释。期间曾遭到政保恶警黄金启的野蛮摧残,裆部被打肿,遭成小便极其困难。川汇区经贸委(主管企业的政府机关)主抓迫害法轮功的王天义,于十二月十三日左右到张四营家,说是要给张四营一百元钱“接济生活”,目的是要挟张四营必须写保证不炼法轮功,张四营断然拒绝。王天义恼羞成怒,悻悻的说:“给钱不要,还说炼法轮功,这不是脑子有病吗?”第二天,王天义便纠集几个人强行把张四营绑架到周口市精神病医院。

几天后,张四营七十多岁的老母亲几经周折找到精神病院,见到了儿子。张四营对其母亲说:“他们把我手脚用绳子捆住,从头打针,一打针自己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母亲找到医生说,孩子没有病,问打的什么针,医生说:“是清醒脑子的,脑子清醒了就好了。”(以上情况“明慧网”2003年12月23日曾有报道)

张四营在精神病院受到摧残期间,曾有大法弟子去看望。张四营说:“我一炼功他们就拿棍子打我,并给我过电,真是难受极了。”张四营的情况被报道出来以后,医院反倒给他加大了药量,看来精神病医院的医生护士们也受到了上级的操纵,完全泯灭了人性,把人往死里整,完全违背了救死扶伤的天职。

大法弟子针对这一情况写了公开信并迅速在川汇区及市直各单位传播。王天义拿着一沓子公开信,很是惶恐,见人就说:“这能怨我吗?我上面还有人啊!”按王天义的说法,给张四营看病是出于关怀,是政府的“温暖”,是“上面”的意思。王天义所说的上面的人,其一便是经贸委主任李培民。此人在张四营受迫害的情况报道出来之后,还无动于衷,坚持不放张四营。直到十二月二十九日,张四营的母亲昏死在经贸委的办公室里,他怕承担责任,才把张四营放出。张四营回到家中以后,目光呆滞,行动迟缓,神情恍惚。街坊邻里无不叹息。这就是江氏集团的“温暖”,其间包含着多少奸诈和邪恶。大法弟子所承受的是多么惨重的迫害啊!

在他们上面的人乃是川汇区沙北公安分局国安大队的黄金启。此人双手沾满大法弟子的鲜血,曾把大法弟子吴桂芳的双臂捆残,并用鞋底抽打吴桂芳的脸,鞋底被打断。(“明慧网”已有报道)。虽说现在邪恶气势有所收敛,但本性不改。黄听说有大法弟子到精神病院探视过,便拿着大法弟子的照片到医院找值班人员辨认,明查暗访,企图绑架与此事有牵连的大法弟子。

王天义,李培民,黄金启只不过是江氏邪恶集团的爪牙,充当的是江氏用人民的血汗钱收买的打手。就川汇区而言,他们上面的人肯定是“610办公室”的几个“政府要员”,这些人躲在幕后,指手画脚,出谋划策,川汇区及市直各单位的大法弟子受到的迫害无不与他们密切相关。他们只不过是江氏流氓集团迫害大法弟子的一个系统性职能部门的几个败类而已,充当着在地方迫害大法弟子的幕后黑手。他们的恶行也必将随着正法洪势的推進被曝光。

2003-12-23: 2003年12月13日左右,河南省周口市川汇区经贸委负责迫害法轮功的主要人员王天义到张四营家,说是给川汇区大法弟子张四营100元钱“接济生活”,目的是要挟张四营说不要炼法轮功了。张四营拒绝了这样的无理要求,并向他揭露政保恶警黄金启对自己的野蛮迫害。王天义没有达到险恶目的,凶狠狠的宣称: “张四营脑子有病,给钱不要,还要说炼法轮功,这不是有病吗?”第二天,王天义便纠集几个人,光天化日之下把张四营绑架到周口市精神病院進行迫害。

几天后,张四营七十多岁的老母亲几经周折找到医院,张四营对其母亲说:“他们给我打针时捆住手和脚,针从头上一打,自己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母亲找到医生说,孩子没有病,问打的什么针,医生说:“是清醒脑子的,脑子清醒了就好了。”

大法弟子张四营因为坚持信仰,在周口拘留所被非法关押三年,直到2003年9月底才被释放。张四营曾遭到政保恶警黄金启的野蛮迫害,造成小便极其困难。

周口市联系资料(区号: 394)

2018-06-02: 西华县东王营乡派出所相关人员电话:
邵所长13839465086
杨某18538633581
寇某18538633052

2018-05-28:西华县东营乡派出所:
办案警察:杨某18538633581寇某18538633052

2018-02-03: 项城有关讲真相电话(固定电话区号——0394)
公安局
局长 杨步超 13603942875
副 局 长 马哲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394)

周口市川汇区经贸委电话:工作电话 0394-8593456
川汇区经贸委(主管企业的政府机关)主抓迫害法轮功的王天义(家住富康食品厂附近): 家0394-8584501 (0394—8589850)  小灵通:0394--8886100
周口市川汇区沙北公安分局政保大队队长 黄金启(包庇王天义将好人张四营劫持至精神病院):手13033906168,宅0394-8227578
周口精神病医院(在周口长途汽车站南五一路旁): 工作电话 0394-8383842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