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17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山东 >> 临沂市 >> 贾继堂, 男, 40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山东临沂市河东区西张官庄村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11-06-12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4-12-09: 山东省 共54人
临沂市:宋兰习母女、贾继堂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2/9/426名大陆法轮功学员在中共迫害中失踪-301269p.html

2011-06-09: 山东临沂贾继堂遭中共长期恶意追捕
山东临沂市河东区西张官庄村法轮功学员贾继堂,男,四十岁左右,二零零二年曾被中共警察劫持到淄博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出狱回家半年左右,突然失踪,连他父母都不知其下落。近日,贾继堂投书明慧网,讲述自己从二零零二年被迫离家出走至今,一直遭受着中共全国范围的恶意追捕,期间历尽惊悚,饱受魔难。以下是贾继堂的自述。

二零零二年,我在劳教所里被中共邪党迫害期间,被恶警逼迫骂法轮功和法轮功师父,逼迫写不修炼法轮功的保证和骂法轮功骂法轮功师父的文字,做了一个修炼人不应该做的恶事。出狱后,我很愧疚,便写了严正声明,声明那些坏话都是中共恶警威逼造成的,全部作废,我将声明投寄到各级政府。为了避免再次被迫害,与此同时我赶快离家出走。

我被绑架之前,因为炼功,身体很好。在被非法劳教迫害后,身体几乎垮掉。就这样我拖着虚弱的身体到处躲避中共恶党的迫害。

我带了一点钱离家,先来到陌生城市。可是邪党帮凶在追捕查我,时值”非典”,中共又借“非典”之机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大搜捕,我不停的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里,这期间我靠打零工维持生活。但我身体被中共迫害的极其虚弱,别人干起来很轻松的活,我干起来却感到很吃力。

因为我亲身感受到法轮功的好,看到中共对法轮功的诬陷欺骗着民众,我就用自制的印章讲法轮功真相。

二零零三年七月二十二日,我在住旅店时被房东发现我是法轮功学员而报警。一场大围剿迫害开始了,恶警似乎调动了当地所有的警力量,把我团团围住在一大片荆棘地里,荆棘地里有许多刀尖似的地桩,为躲避追击,我在那一片范围不断的转,一圈一圈的绕,我的鞋坏了,之后我都是赤着脚在跑,邪党爪牙的灯光在我身后到处乱晃,后来我跌入河谷,顺水漂,在漂的过程中,我看见河的桥上恶警的车队长长的排在桥上。天亮时,我冲出包围圈,爬上一块高地,回头一看,追捕我的恶党人员还在不远处搜查。爬上那块高地后,我身体一下子就象垮掉了,很难挪动。我艰难的走到一个村庄,向一个妇人借来针线,缝补扯到腿根的裤子,之后我又在村里的商店里买了一双鞋。挡住店主的疑问,我再往前走,经过村里的关帝庙,遇上一个人,安慰我说:关公还有走华容道的时候。

接下来恶警在路上的封锁,被我一一避开,之后我向宁夏方向去,途中在平凉,恶警设卡查车,我发正念,恶警就没查我坐的客车了,示意马上放行。

我在宁夏一个工厂找了一个工作,工人们看见我盘腿,就猜出我是法轮功,一般工人都和我接近,可是工厂的一负责人后来按照中共的要求报了警,我被迫离开工厂,但没走远。这期间中共邪党成员就在我周围调查。一天我从外面回到出租房,路上看见有两个便衣,其中一个是女的,叉着腿立在巷子中间,我没理她,她也不敢认我。但是晚上有人敲我的门,那时已是十二月的寒冬,窗子和墙壁都结满了冰,敲门人看不见我,就用手电向里面照射,见我没动静,又去敲房东的门,房东装听不见。敲门人走了,可能是去找他的上级了。我赶紧开了门,穿上刚洗过领子还未干、结了冰的棉衣,向外走。随后中共恶党邪恶警爪牙们齐至,耀眼的车灯照见了我并追击我,我跑没多久跌入一个深坑,出来后,在过公路的时候,邪恶警骑着摩托车追至我的身边,我赶紧反方向越过公路,在恶警停车时,我已经拉开一百多米的距离。大多数时候,我利用地形爬着行走,很艰难,恶警离我越来越近,灯光在我身后胡乱晃动,但是发现不了我。在一个村庄我跌入悬崖,但是没摔死,我强忍着走,当邪恶警的追捕到了半夜,我越过了一条宽广的峡谷,来到峡谷的另一面,那是很陡峭的山,我看见峡谷对面的邪恶警仔细向我的位置观察,于是就伏在陡峭的山棱上不动,我的衣服和身边的积雪差不多,恶警无法辨别。而我的身边就是悬崖,过了一段时间,我顺着那个山棱往上爬,很窄很陡的山棱,只有身体那么宽,还是曲线,稍有不慎就会跌入悬崖,爬上去之后,没想到上面是梯田,等在前面的恶警和帮凶搜查离我很近,他们的对话我都听的见。于是我就转来转去,爬了一个又一个梯田,在这期间,惊飞的群鸟暴露了我的位置,恶警等紧追不舍,在一个转弯处,我被一个套锁住了脚,竟解不开,我用力将套绳拉断,继续跑。在天才亮的时候,我趴在一个仅能容下大半身的凹地,透过凹地边上的草丛我看见邪恶警在向我这个地方看,看了一会,没发现,就走了。这是第二次整整一夜对我不停的追捕。

我继续走,天又黑了,那片山里有条河,我没水喝,只好吃那河里的冰。很冷的山风,想找个避风的地方都找不到。在白天的时候我看见那座山叫六盘山。

第二天我出了山,坐车到了海原,在那呆到黑,我在一个排水沟里过夜,半夜冷的不行,睡了一会就冻醒了,才凌晨两三点钟。等到天亮后我就去寻车,在车站看见邪党便衣在搜查。在去吴忠的路上,客车在中间站短暂停留,我看见恶警的车跟着我坐的客车进了车站,我提前下了车。这次摆脱追捕的过程,历时三个多月。

二零零三年七月二十二日开始,我流浪到四川。因为没有钱,很多时候都是捡垃圾吃。后来在绵阳被一个好心人帮助,找到了一份工作,一个月工资二百元。可是邪党恶警又追到那个地方,我在那工作了一段时间以后,又被迫离开。

二零零四年四月,我来到包头,找到一份工作,但是在陕西西安转车时,被中共恶党“六一零”组织盯梢并一路尾随,在陕北大保当附近建筑工地,我找到一份建筑工工作,但邪党派出所为了找我,就对工地所有工人照相。我只好赶紧离开,恶党成员一直尾追到包头。我在包头又找到一份工作后,中共恶警马上换装成打工者到我身边,那个恶警二十岁左右,我一离开他的视线,他紧张的赶紧寻找。我坐上公交车,一邪警便衣也上了车,我听见扮作打工者的那个恶警打手机向他汇报,说他才上厕所人就不见了。车径直进入阴山山脉,我没到站就提前下车,离开城区进山。阴山很荒凉,转眼又到夜间,很冷很冷。风冷的我睡不着,拔一些草盖在身上也挡不住。我深夜继续走,弯曲的山里的空间,很难辨认方向,就这样转啊转,很不容易找到东西吃,想找棵野菜都很困难。

这时间已经到了二零零四年五月。我来到一个产煤的地方,我去找工作,老板是山东人,同意我做,让我去找当地的村长联系住宿。我才安顿下,但很快被告知让我走。那是一个比较善良的村官,他可能知道了我是法轮功,当地恶警要来抓我,他不敢告诉我,就和其他人商议不让我住,让我走。我随后离开,才走出一里多地,恶警的车就到了,从我身边开过。没有人敢收留我晚上住宿。后来我在河道中捡到一个棉大衣,湿的,我猜想那是死人撇下的。我把它晒干,能挡一些风寒。

在阴山一段日子以后,我想得出去,在路上搭了一个车,开车的看见我穿的黄大衣以为我是“大爷”〔开车者言,可能是中共官方路霸含义〕,就让我坐车。在出山口,我看见一关卡人员在注意我,我没在意就出了山,在三间房镇一个砖厂我找到了工作,可没干几天,中共爪牙们又齐至。那个紧张气氛,把干活的工人吓得不知所措。我看见形势不对,就赶紧离开,恶徒紧追不舍。

我进入了山西北部的群山之中,不知走了多长时间,来到偏关,偏关关口建在两座山头之间,其它是山连山。就这样走啊走,来到黄河边上。那地方靠近托克托县,有的山都是黄土,一些山爬上去以后看却是平原,我想这可能就是所谓的黄土高原。中共恶警继续追捕我到了黄河一带,我和它形成了追捕和反追捕,我来回的过黄河。一次,我还没到渡口,因为累坐在农民的地头上休息,看见来了四个军人模样的人,其中一个问同伴:“是不是他?”另一个说:“种地的。”他们就走过去了。我往渡口看,河对面警车已经在查船上的人。我不过渡口,改往前走。前面村子的路上有停下的恶警车。我把上衣脱下,装在袋子里,挎在肩上,伸手捡了个树枝,在村外的田地里,一个便衣看见我后突然紧盯着我,我走过去,谁知前面是悬崖,我向悬崖下面看,有一堆土,我便擦着悬崖边下去跳了下去,没有伤着。

我在被追捕时,很多时候没吃着多少饭,幸好在托克托县附近我买了一袋火腿肠吃了,所以身体有了一点食物补充,跑起来还有力气。天很冷,我的身体打冷战的很厉害,但我清楚的知道是肉体在打冷战,而我没感到一丝冷。因为当时环境很严厉,我的主意识意志强大到了极点,几乎是独立于肉体之外。以后我又进了群山,大约是山西北部群山,那里人们很穷,但是很多农家心地善良,对待讨饭的都请到屋里吃饭。我对他们合十感谢,衷心感谢他们。但是村落比较稀少,没地方讨饭的时候,想捡垃圾吃都没有。

暂时摆脱中共追捕之后,我就找临时工。大约在二零零六年春天,我来到山东菏泽。在河南郑州车站买去菏泽的车票时,被中共恶党人员发现,尾追到菏泽,被我甩掉。我在菏泽一个砖厂找到一份工作,用的是化名,月工资只有八十多元。在工作期间,恶党爪牙在菏泽为了抓我几乎挖地三尺,公路和村落还有田间地头到处可见中共便衣,但是恶警们不能确定我。一次我听到砖厂一负责人对其他领导闲谈说:外面到处都在找贾继堂

我没动心,没有急着走,但是随后一个恶警便衣便来认我,我一看他那邪恶的目光就明白了认出我,在他转身去汇报的时候,我就离开了。

邪党便衣一路追捕我到南京。在南京火车站,我买了去福州的车票,中共恶党便衣在候车室、满车厢找,后来他们在车厢外看见我在火车上后竟笑了。这些邪恶的恶党人员竟把迫害人当成惬意的工作。之后女恶党便衣就坐到我的邻座,其他便衣装作乘客在我坐的那节车厢。那个女便衣不停的用手机短信和她的上级联系,我用眼睛扫视看见其中一条短信在说:“赶快抓,迟则生变。”我静静的坐在车上,在车开到苏州站的时候,我把手上拿的报纸放在座位上就向车厢门走去,守候在车厢门的便衣提醒我说:“这是苏州,不是福州。”我没理他,径直走出车站,在离查票口几米远,我扬了一下手中的车票,查票的没拦我,我就走出了车站。当时已是夜晚,趁着夜色,我赶紧走。

在随后的几个月中,因为恶党爪牙在各地及各个村落查我,我一般都是夜晚走路,白天躲起来。但是中共恶党晚上也在各个村落调动各个村落的败类围追堵截我,我时常在行走中听到他们围追堵截我过程中的谈话。夜色中他们也发现不了我,但是那些地方的狗鼻子很尖,我经过时经常狂吠。由于白天没法出来,夜晚边摆脱追捕、边在人们遗弃的垃圾中找东西吃。中共这次对我的追捕、迫害,我用了几个月的时间才摆脱。

以后中共在徐州、萧县、连云港、六合等等地方对我的追捕都极其的邪恶,由于时间关系,我不能一一写出。本文记述方法用的是“俯视”,因为在被中共追捕过程中我可以清楚的看穿中共恶警特务的伪装,所以在记述上我直接就点出了追捕我的恶警的身份与本质。

以上所写,是我被中共邪党迫害的一部份。呼吁善良的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帮助法轮功学员制止中共对法轮功的污蔑和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6/9/山东临沂贾继堂遭中共长期恶意追捕-242178.html

2009-05-10: 寻找山东临沂市河东区西张官庄村大法弟子贾继堂
山东临沂市河东区西张官庄村大法弟子贾继堂,男,四十岁左右,二零零二年曾被警察劫持到淄博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回家半年左右突然失踪,连其父母都不知其下落。

请知情人士予以关注,将情况告知其亲人,将恶人恶行予以曝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10/200556.html

临沂市联系资料(区号: 539)

2019-05-12:
临沂市公安局兰山分局:山东省临沂市考棚街7号区公安局。邮编:276000
国保警察:刘合磊,电话:13953953278
王建军,电话:0539-5495327
褚延山,电话:0539-7305720

临沂市兰山区检察院: 临沂市兰山区成才路151号;邮编:276000;
副检察长:董金伟

临沂市兰山区法院: 临沂市兰山区沂蒙路199号;邮编:276000;
副院长:刘西刚,电话:15666190017、0539-8965807
中级法院地址:临沂市北城新区上海路27号 电话:0539-8128016 邮编:276000
审判长:何守江;
审判员:邱文、陈刚;
法官助理:姜洁
书记员:黄洁琼;

罗庄区综治办主任: 张振贵,0539-824322613853998948
罗庄区综治办副主任:石群星,0539-824322617662820606。
2019-05-02: 临沂市罗庄区盛庄派出所警察黄国栋13805393677

2019-04-14:
临沂国保大队:
地址:山东临沂市兰山区考棚街1号,邮编276001 区号 0539
褚延山 副所长: 0539-7305720 18553977123
王建军 指导员: 0539-7305739
刘合磊(此人姓名较为潦草,经确认后为刘合磊)13953953278
朱波;

兰山区检察院:
董金伟;
王玉刚;
临沂市兰山区法院:
院长王胜: 0539-8965801、17605390077
副院长马志晓:0539-8965802、15666190007
副院长赫中勇:0539-8965805、15666190009
副院长李培青:0539-8965806、15666190011
副院长刘西刚:0539-8965807、15666190017
纪检组组长张秀军:0539-8965808、15666190013
诉讼中心主任张朝霞:0539-8965809、1566190016。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