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8-03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四川 >> 成都市 >> 尹思荣, 男

尹思荣
原成都冶金试验厂职工尹思荣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四川 成都市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11-06-07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2-11-24: 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家回的消息

◇成都大法弟子尹思荣、郭利蓉、杨淑花昨晚从新津洗脑班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1/24/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265733.html

2012-11-01:四川成都尹思荣被当地派出所劫持
近日,四川成都法轮功修炼者尹思荣被当地派出所和街道办人员骗走劫持。

二零一二年十月三十日下午三点左右,四川成都成华区府青路派出所刁所长和自称是街道办新上任的徐姓男子到尹思荣家,起先说走访看望尹思荣母亲,接着要求见尹思荣本人。见到尹思荣后,这些人又要求搜查卧室房间是否有法轮功资料,被尹思荣及家属拒绝。

尹思荣及家属要求他们拿出书面文件,他们没有,便无赖的说带尹思荣去派出所“配合调查”。家属要求和刁、徐二人合影留证,他们百般躲闪阻拦,不敢留影,并威胁尹思荣女儿如果手机照相就没收其手机。

临近十八大,中共又在垂死挣扎,迫害还在进行中,请大陆大法弟子加强正念,注意安全!请海外大法弟子加强正念,清除邪恶,营救受到迫害的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1/1/四川成都尹思荣被当地派出所劫持-264789.html

2012-03-18: 成都法轮功学员遭冤狱 期满再被劫入洗脑班
......
二零一一年五月一日,成都市冶金厂职工尹思荣,在重庆西山坪劳教所一年九个月的非法劳教期满却被无故加期九天,之后被成华区“六一零”张晓初等连哄带骗直接劫持到新津洗脑班。直到王明蓉在新津洗脑班被迫害致死,当事者惧怕生事,才将尹放回;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3/18/成都法轮功学员遭冤狱-期满再被劫入洗脑班-254346.html

2011-09-23:9月18日下午4点半左右成都市府青路派出所、街道办事处三人将法轮功学员尹思荣从新津蔡湾洗脑班送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9/23/247038.html#11922222440-3

2011-08-20: 遭三年冤狱后 尹思荣仍被洗脑班劫持—— 妻子呼吁营救
四川成都法轮功学员尹思荣在遭三年冤狱后,于二零一一年五月十日被恶警从劳教所直接劫持到“六一零”洗脑班。尹思荣的家人多次要求当局释放尹思荣,至今。尹思荣的妻子呼吁外界营救其丈夫。
我丈夫名叫尹思荣,原成都五一二厂职工。二零一一年五月一日,本应是尹思荣被重庆西山坪劳教所无条件释放的日子,可直到今日,他依然没能和我们团聚。

他无辜的被关在洗脑班受罪,我们多次到洗脑班要求放人,并到成华区政府法制办递交了行政复议申请书。然而,相关部门至今未能给我们答复,我们屡次受到威胁、恐吓。

此事的作俑者──成华区政法委六一零(所谓“防办”,实为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法轮功是教人向善的正法,中共才是害人的邪教)副主任张晓初,公然藐视法律、唆使西山坪劳教所和重庆当地“六一零”、府青路派出所合谋,用欺骗的手段将尹思荣从劳教所绑架到新津洗脑班(即对外宣称的“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并粗暴对待家属。

一、劳教所无视法律,随意加期

尹思荣信仰法轮功,被无端关押在重庆西山坪劳教所七大队,遭受了长达一年零九个月的冤狱。二零一一年五月一日,本应是尹思荣重获自由的日子,我们一家人从成都赶到重庆西山坪劳教所去接他,可劳教所告诉我们,尹思荣因为不放弃信仰被延期到五月十日回家。同时还说,只有家属来他们不会放人,必须要当地派出所、街道相关人员来才放人。

我们只好于五月九日再赴重庆。五月十日下午府青路街道武装部部长宿西、综治办负责人郝帅,府青路派出所副所长刁林波、警察谭铮也来到劳教所。

我丈夫尹思荣出来后,我们正要把他接上车。不料街道办与派出所的人立即连哄带骗的将他拉抢到他们车上,我要与自己的丈夫在一起,却被强行推开,我们眼睁睁的看着尹思荣被警察抢走。

二、“六一零”凌驾法律之上,蛮横无理

回到成都后,我们到府青路派出所去接人,他们却说已送到新津洗脑班。之后再找派出所副所长刁林波要人,他就推说是街道办在管此事。

我们只有去找街道办,但是每天去街道办都找不到六一零人员,终于在五月十九日找到郝帅。我们质问他:为什么要把人送到新津洗脑班,你们讲不讲法律?同时我们强烈要求放人。郝帅说:这是区上要求的,对不放弃信仰的要送到新津成都法制教育中心学习。区上防邪办在管此事,他们只是执行上面的命令。接着他打电话叫来了成华区政法委防邪办副主任张晓初与另外两个人。

张晓初一到场首先申明,此事与街道办无关,他负全面责任,并说:“这是上面的文件,凡是没有转化的,都要送到新津强行转化学习。你们家属有事可直接找我。”我们要求他拿出文件来看,他却说:你们无权看,上面传达的,没有文件。

《人民警察法》第二十二条规定:人民警察不得非法剥夺、限制他人人身自由。可我们看到的是:警察根本无视法律,反而俯首听命于政法委“六一零”的一份不能让人看的文件的规定,非法剥夺我丈夫的人身自由。

三、我们受到的威胁和恐吓

为了救丈夫,我们数次到洗脑班要求放人,并到成华区政府法制办递交了行政复议申请书。然而,相关部门至今未能给我们答复,也没有按照法律程序还我们公道,我们却屡次受到威胁、恐吓。

递交行政复议申请书 至今未得任何回复

六月二十日,我们到新津洗脑班看望尹思荣后,向洗脑班递交了由律师代为起草的《关于敦促“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纠正违法行为立即释放尹思荣的请求》,并于当日下午到成华区政府法制办递交了行政复议申请书,法制办陈女士接下复议材料,并告知我们几天后给予回复。在行政复议的法定受理期限远远超过之后,我们没有得到任何回复,期间成华区“六一零”头目张晓初带人到家骚扰、威胁。

递交上访材料遭拒绝和恐吓

六月二十一日,家人到成都市政府信访办递交请求责令“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释放尹思荣的材料,市信访办却要我们到区信访办办理。六月二十二日上午,我们赶到成华区信访办,拿出材料要递交,但信访人员明确告知家属“不受理”,并毫无遮掩的说“只要跟法轮功沾边的东西都由‘防邪办’来管”,“炼法轮功就该没有人身自由”,并准备叫区“六一零”的人过来。由于我曾长期受到成华区“六一零”迫害,曾被迫长期流离失所,迫于无奈,家人只得离开了。

张晓初等威胁家人

六月二十四日上午,成华区“六一零”副主任张晓初,带着府青路街道办郝帅、府青路派出所户籍警徐树清等四人到尹思荣岳父家,威胁家属。张晓初对家人说:“我们来是想要告诉你四点,1、尹思荣现在在哪里你们家属已经知道了;2、尹思荣为什么在那里,是重庆西山坪打电话给成华区“六一零”、府青路街道办“六一零”要求对尹思荣强制转化,因尹思荣坚定信仰在劳教所被认作是所谓“顽固分子”;3:作为家属应该配合他们;4:你们上访我们全知道了,明确告诉你,你们上哪告也没用,中央有文件凡是法轮功案件都不接,对律师上面也有规则”。最后此人威胁说,“作为家属应该配合他们转化尹思荣”,“你们不但不配合还上访、还有你女儿、你妈(尹思荣的母亲)。还信仰法轮功把你也关进去转化”我告诉他,信仰自由是宪法规定的,他没有权力(绑架、关押),希望他不要犯罪。张晓初还打听我女儿的下落,还试图威胁我女儿。

洗脑班门外,女儿呼喊父亲

八月三日,女儿在律师的陪同下,到新津洗脑班要求探视父亲并接父亲回家。洗脑班以其无介绍信等为由,不许父女相见,无论怎样叫门都不回应。女儿无奈,只好在洗脑班外,朝关押父亲的房屋呼喊父亲名字,尹思荣听到后在里面回应。洗脑班见状只好开门允许她进去见父亲。女儿不承认这种所谓的非法接见,她要接父亲回家,但未能如愿。

过程中,女儿要求洗脑班给出非法关押尹思荣的有效法律文书。洗脑班头子殷舜尧称,“有些东西是不能给你们看的”、“不可能给你”,并还含沙射影地威胁,要将我和女儿关进洗脑班。

四、尹思荣的现状令人担忧

六月二十日上午,我们到新津洗脑班看望尹思荣时得知,尹思荣被二十四小时严密监视,日常活动被限制在非法拘禁的房间里,初步估计房间约十平米(包括厕所在内),没有隐私,没有人身自由。监视尹思荣的男子姓贾,千方百计阻挠亲友询问洗脑班情况,甚至呵斥和恐吓亲友,他还当即表示要打电话通知谁谁谁,两位亲友被迫中途离开。

简短的会见被百般阻挠;好人丧失人身自由,被一群恶人监管,洗脑班的邪恶可见一斑。尹思荣已被关押在这个黑窝三个多月了,我真的很担心他的身体。

五、修炼法轮功一直是合法的

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提高道德修养与思想境界,而且祛病健身,对社会百利而无一害,在任何正常的社会都是合法的,而且是应该受到赞扬的。我们想知道:尹思荣犯了什么罪?为何被非法关押、被非法剥夺自由?为何我们现在都没有收到任何法律文书?中国的法律还存在吗?在哪里?!

我丈夫是好人,修炼法轮功没有罪。我要求新津洗脑班立即无条件释放我丈夫尹思荣!也请善良的人们伸出援手,持续关注我丈夫近况,帮助我营救丈夫。谢谢大家的关注与帮助!

尹思荣妻子
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八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20/245637.html

2011-08-13: 尹思荣遭冤狱后又被关洗脑班 女儿要求放人
四川成都法轮功学员尹思荣在遭三年冤狱后,于二零一一年五月十日被恶警从劳教所直接劫持到“六一零”洗脑班,至今已三个多月。八月三日,尹思荣的女儿再次到洗脑班要求接父亲回家,却仍无法如愿,一度在门外声声呼喊父亲的名字。
原成都市冶金厂职工尹思荣,因信仰“真、善、忍”,二零零八年被重庆万州区非法劳教一年九个月,并被非法延期十天,二零一一年五月十日他本应出狱回家,却在劳教所大门口,在妻子、女儿的面前,被劳教所狱警、成华区猛追湾派出所警察强行绑架,劫持到新津洗脑班拘禁,至今不许家人相见。

八月三日,尹思荣的家人在律师的陪同下,到新津蔡湾洗脑班(即对外宣称的“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要求探视父亲并接父亲回家。洗脑班以其无介绍信等为由,不许父女相见,无论怎样叫门都不回应。尹思荣的女儿无奈,只好在洗脑班外,朝关押父亲的房屋呼喊父亲名字,尹思荣听到后在里面回应。洗脑班见状只好开门允许她进去见父亲。尹思荣的女儿不承认这种所谓的非法接见,她要接父亲回家,但未能如愿。

过程中,尹思荣的女儿要求洗脑班给出非法关押尹思荣的有效法律文书。洗脑班头子殷舜尧称,“有些东西是不能给你们看的”、“不可能给你”,并还含沙射影地威胁,要将尹思荣的妻子和女儿关进洗脑班。

洗脑班这非法机构,随意绑架、关押、折磨法轮功学员,制造了无数的冤案和悲剧。这个邪恶的东西,不能再让其存在下去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13/尹思荣遭冤狱后又被关洗脑班-女儿要求放人-245307.html

2011-07-01:尹思荣家属寻求法律援助 遭“六一零”威胁
为营救被非法劳教期满后被直接劫入新津洗脑班(所谓“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的尹思荣尹思荣的亲友多方寻求法律援助,希望通过各种法律途径和救助机制帮助亲人获得自由。
亲友们于六月二十日(上周一)到新津洗脑班递交了“关于敦促‘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纠正违法行为立即释放尹思荣的请求”,并于当日下午到成华区政府法制办递交了行政复议申请书。在法定的是否受理行政复议的决定期限远远超过之后,家属没有得到任何回复,期间遭到成华区“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头目张晓初带人到家骚扰、威胁。

敦促洗脑班立即放人

六月二十日上午,尹思荣的母亲、妻女等几名亲友到新津洗脑班看望尹思荣。为了能顺利到达洗脑班见到人,头一天亲人已与洗脑班“负责人”殷舜尧通过电话,殷表示二十日当天他要开会,将安排其他“工作人员”接待。于是,亲人在洗脑班大门口没有受到太多刁难,来开门的老头让他们进去了。

到达洗脑班里面之后,一男一女带着尹思荣从一栋写着“欢迎来到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等标语的旧楼里走出来。女的姓曾,也就是殷舜尧安排的“工作人员”,领着家属到会议室和尹思荣见面。在和尹思荣谈话过程中,家属得知,尹思荣被二十四小时严密监视,日常活动被限制在非法拘禁的房间里,初步估计房间约十平米(包括厕所在内),没有隐私,没有人身自由。而“曾小姐”却多次打断尹思荣的话,并试图混淆视听的强调尹思荣的饮食被照顾的多么好、住宿条件多么优越、日常活动不受任何干扰等等。后得知,“陪同”尹思荣“会见”的那位男子就是负责二十四小时监视尹思荣的,姓贾。

在谈话过程中,两位亲友出于好奇,问了一些这个所谓“法制教育中心”的情况,竟受到两位“工作人员”,尤其是贾姓监视人员千方百计的阻挠,甚至呵斥和恐吓,他还当即表示要打电话通知谁谁谁,两位亲友被迫中途离开。

后来,家属在离开时,将一封由律师代为起草的《关于敦促“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纠正违法行为立即释放尹思荣的请求》(见附件)交给肖姓“工作人员”,要求她一定转交给殷舜尧。

向区政府法制办递交“行政复议申请书”

离开新津洗脑班后,当日下午,尹思荣家属在律师的陪同下,赶到成华区政府法制办,递交了关于尹思荣被非法拘禁的行政复议,法制办陈女士接下复议材料,并告知家属几天后给予回复。

辗转递交材料遭拒绝和恐吓

次日,即六月二十一日,家属决定到成都市政府信访办递交请求责令“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释放尹思荣的材料,但却因地址搬迁等原因,几经辗转,于下午一点才进入信访办接待厅,却被市信访办推给区信访办,要家属到区信访办办理。家属在下午四点到达成华区信访办时,却被门卫告知开会不接访。

六月二十二日上午,家属终于赶到成华区信访办,拿出材料要递交,但信访人员明确告知家属“不受理”,并毫无遮掩的说“只要跟法轮功沾边的东西都由‘防邪办’来管”,“炼法轮功就该没有人身自由”,并准备叫区“六一零”的人过来,见区信访办又把责任像踢皮球一样推给区“六一零”,且尹思荣妻子也长期受到成华区“六一零”迫害,曾被迫长期流离失所,家属无奈,只得离开了。

行政复议申请未得回复 家人再遭张晓初等威胁

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对于行政复议申请应在五天内作出是否受理的决定。就在家属递交申请的五天内,也就是在递交申请的第四天,即六月二十四日星期五上午,成华区“六一零”主任——声称对尹思荣被绑架事件负全部责任的张晓初,带着府青路街道办郝帅、府青路派出所户籍警徐树清等四人到尹思荣岳父家,威胁家属。张晓初对家属说:“我们来是想要告诉你四点,1:尹思荣现在在哪里你们家属已经知道了;2:尹思荣为什么在那里,是重庆西山坪打电话给成华区“六一零”、府青路街道办了“六一零”要求对尹思荣强制转化,因尹思荣在劳教所是顽固分子;3:作为家属应该配合他们;4:你们上访我们全知道了,明确告诉你,你们上哪告也没用,中央有文件凡是法轮功案件都不接,对律师上面也有规则”。最后此人威胁说,作为家属应该配合他们转化尹思荣,“你们不但不配合还上访、还有你女儿、你妈(尹思荣的母亲)。还信仰法轮功把你也关进去转化”……尹思荣的妻子告诉他,信仰自由是宪法规定的,他没有权力(绑架、关押),希望他不要犯罪。张晓初还打听尹思荣的女儿下落,还试图威胁尹思荣的女儿。

根据行政复议法第十七条,行政复议机关接到行政复议申请后,应当在五日内进行审查,对不符合本法规定的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不予受理,并书面告知申请人;对符合本法规定,但是不属于本机关受理的行政复议申请,应当告知申请人向有关行政复议机关提出。除前款规定外,行政复议申请自行政复议机关负责法制工作的机构收到之日起即为受理。自尹思荣的家属于六月二十日向成华区法制办递交申请至今,已过去八天了,远远超法定期限,家属没有得到成华区法制办的任何回复或通知,家属疑惑为何当时法制办陈女士承诺予以回复却至今未得到回复。同时,亲友认为,既然在法定期限内没有给予不受理通知和理由,应该理解为成华区法制办对该行政复议已经立案受理。那接下来就应该进入行政复议审理阶段,通知被申请人参加行政复议。

亲友希望成都市成华区政府法制办能秉持法律的公平正义,守住自己的良知,按照相关的法律规定和程序,作出正确的决定。

附一:

关于敦促“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纠正违法行为立即释放尹思荣的要求

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并负责人殷舜尧:

公民尹思荣被你们无辜关押,失去人身自由已经四十天,没有任何法律手续和理由。我们作为当事人家属,共同向你们提出请求,请纠正错误,停止违法行为,立即释放尹思荣

尹思荣,现年52岁,户籍及常住地成都市二环路。因信仰法轮功、宣扬“真、善、忍”,2009年9月2日被重庆市人民政府劳动教养委员会处劳动教养一年九个月,延期十天,2011年5月10日从重庆西山坪劳教所期满解教释放。

劳教期满释放后,本应恢复自由回到家中,与亲人团聚。可是,在没有任何事实理由和法律依据的情况下,尹思荣从解教当天就被直接转移羁押于你们的“洗脑班”,家属多次请求释放均遭无理拒绝。

根据法律规定,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非法剥夺和侵犯。你们没有任何法律手续,没有任何法律事实和理由的情况下,将一个长时间劳教期满后的公民,任意羁押,强行使之再次失去人身自由,无法与亲人团聚,无法获得家庭照顾。

“洗脑班”的行为已经涉嫌滥用职权,绑架和非法拘禁,严重触犯国家法律。殷舜尧,作为该洗脑班的负责人,对该违法行为将负有直接责任。

因此,我们特再次向你们郑重提出请求:请严格纠正违法行为,立即释放尹思荣!否则,我们将依法向有关部门提出控告,直至追究你们的法律责任!

请求人:张仁菊(尹思荣母亲) 王蓉(尹思荣妻子)

2011年6月20 日

附二:

行政复议申请书

申请人:尹思荣,男,1959年10月21日生,汉族

委托代理人:王蓉,女,1962年3月27日生,汉族

被申请人:成华区人民政府府清路街道办事处

被申请人:成都市公安局成华分局

申请人不服被申请人成华区府清路街道办事处和被申请人成都市公安局成华分局联合限制申请人人身自由的行政行为,现依法提出行政复议。

复议请求:

1、确认两被申请人限制申请人人身自由的行为违法;

2、责令两被申请人立即释放申请人恢复其人身自由;

3、责令两被申请人依法赔偿申请人被限制人身自由的经济和精神损害。

事实和理由:

申请人因信仰法轮功、宣扬“真、善、忍”,2009年9月2日被重庆市人民政府劳动教养委员会以劳教审(2009)字第2480号《劳动教养决定书》实施劳动教养一年九个月,延期十天,2011年5月10日期满。

2011年5月10日上午,申请人从重庆市西山坪劳教所劳教期满解教,妻子和女儿来到劳教所迎接陪同申请人回家。然而,两被申请人的四名工作人员阻拦申请人妻子和女儿,将申请人妻儿推开分离强行把申请人尹思荣抓捕拖入“川A3696号”警车带走,说是要跟他们一起去“报个到”,去向不明。

后经多方调查信访确认:实施上述行为将劳教期满的申请人强行逐步带离的四名工作人员是:成华公安分局警察刁林波、谭铮,成华区府清路街道办郝帅、宿西;申请人尹思荣被从重庆西山坪劳教所带走关押于成都市新津县蔡湾镇的“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

至今,两被申请人没有给申请人和申请人家属出具任何法律手续,也拒绝告知任何事实和理由,以“报个到”的名义强行将申请人控制羁押长达四十多天。两被申请人的行为属于,滥用职权,涉嫌绑架和非法拘禁。

依据《行政复议法》第十五条第一款第四项“对两个或者两个以上行政机关以共同的名义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不服的,向其共同上一级行政机关申请行政复议”、第二十九条“申请人在申请行政复议时可以一并提出行政赔偿请求”等规定,特依法提起行政复议。

此致
成都市成华区人民政府

复议申请人:尹思荣
委托代理人:王蓉
2011年6月21 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1/尹思荣家属寻求法律援助-遭“六一零”威胁-243266.html

2011-06-27: 成都府青路街道六一零唐晓东和派出所恶行
(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成都市成华区府青路街道办“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主任唐晓东在任职期间,积极参与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致使多名法轮功学员遭到跟踪、监视居住;有的被劫持到洗脑班、拘留所、劳教所、监狱,长期遭受迫害;唐晓东还将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长期关押在洗脑班,强行“转化”。以前揭露过唐晓东与派出所不法警察对当地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情况,下面再补充一些情况。

一、再次上门威胁尹思荣家人

2011年6月24日星期五上午11点半,成华区六一零邪办张晓初、府青路街道办郝帅、府青路派出所户籍警徐树清等一行四人敲开了尹思荣的岳父家门。尹思荣的家属请他们到屋里坐,尹思荣的妻子问他们有什么事,张说来是想要告诉你四点:尹思荣现在在哪里你们家属已经知道了;尹思荣为什么在那里,是重庆西山坪劳教所打电话给成华区邪办、府青路街道办六一零要求对尹思荣强制转化;你们上访我们全知道了,明确告诉你,你们上哪告也没用,中央有文件凡是法轮功案件都不接,对律师上面也有规则。

尹思荣的妻子要求他们放人,并给他们讲道理真相。最后张晓初威胁家属配合他们迫害亲人,并恐吓说:你们不但不配合还上访、还有你女儿、你妈(尹思荣的母亲),还信仰法轮功,把你也关进去转化。尹思荣的妻子告诉他,信仰自由是宪法规定的,你没有权利,希望你也不要犯罪,并告诉他原来的户籍警遭报死亡的事。他还打听尹思荣的女儿下落还想威胁尹思荣的女儿。在12点正,此四人离去。

成华区六一零长期对尹思荣一家的迫害。原成都冶金实验厂职工尹思荣(52岁)及妻子王蓉(50岁),与母亲张仁菊(73岁),2000年1月到北京上访说明法轮功真相,被非法关押看守所、劳教所、洗脑班、长期被跟踪、监视居住。尹思荣于2001年12月被绑架到绵阳新华劳教所迫害3年,因不放弃信仰,成华区府青路街道办“六一零”唐晓东勾结府青路派出所户籍警(倪宗平(40多岁)己遭恶报死亡),于05年11月23到上班的地方绑架尹思荣尹思荣在发现他们跟踪到上班的地点后,智慧的从后门走脱,从此流离失所。

在流离失所期间,唐晓东派人24小时的监视尹思荣的住宅,因尹思荣一家与母亲张仁菊住在一起,为了找到尹思荣,他们长期跟踪张仁菊,由于张仁菊担心儿子被他们再一次绑架,长期生活在恐惧中,身心受到严重的伤害,致使张仁菊在精神方面出现严重的问题,时时刻刻都感觉有人在跟踪监视她,产生严重的幻觉,说话不被人理解。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唐晓东为了向上爬,捞取政治资本,把一个70多岁的老人两次绑架到新津洗脑班逼迫放弃信仰,第一次于2008年7月30日,第二次于2009年9月底被非法关押于成都法制教育中心(新津洗脑班)强制洗脑迫害。

尹思荣也于09年7月31在流离失所期间再一次被绑架劳教,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唐晓东又勾结府青路派出所现户籍警徐树清到张仁菊儿媳王蓉娘家多次骚扰企图绑架、关押王蓉。为了不被骚扰,王蓉被迫在外租房住,无法回家照顾身心受到严重伤害的婆婆。

二、对成都冶金试验厂退休职工王志蓉一家的迫害

成都冶金试验厂退休职工王志蓉(69岁)与女儿丁慧(40岁)坚持对“真善忍”大法的信仰,长期受到恶党人员骚扰。在法轮功遭到诬陷后,于2000年到北京上访被成都市成华区610及府青路办事处、派出所、512厂武保处、家委会不法人员迫害,反复遭到非法关押多次。在此遭受非法关押期间,王志蓉绝食抗议,抵制迫害,恶人们怕担当责任,才放她回家。

为了避开恶警的骚扰,王志蓉被迫同女儿带着4岁多的外孙小虎流离失所,在外租农民的房子,安全得不到保证,时刻担心被绑架、身心长期处于恐惧中,于2001年12月14日含冤去世。王志蓉去世后,其女儿继续带着孩子在外居住,因王的女婿已去世,女儿带着孩子没有经济来源,生活异常的艰难,2003年1月王志蓉的外孙小虎也夭折了。其女儿丁慧仍然长期被唐晓东骚扰,到处打听、跟踪丁慧的下落,蓄意绑架转化,2010年3月14日在唐晓东的阴谋策划下,将长期在外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丁慧绑架到新津洗脑班强行转化,至今已非法关押一年多了,仍不放人。

三、对原成都前锋集团公司工程师郭利蓉的迫害

原成都前锋集团公司工程师郭利蓉(50岁)因长期的伏案工作,患下了颈椎炎,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因到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多次在工作中被绑架,遭到惨无人道的灌食迫害。数次被非法关押到拘留所、看守所、劳教所。因不放弃信仰第一次于2005年9月1日被绑架到成华区洗脑班强制转化,第二次于2008年7月31日,被绑架到新津洗脑班强制转化。第三次于2009年7月18日在工作中再一次被绑架到新津洗脑班强行转化,身心遭受到严重的摧残。

四、对左思奇等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左思奇(55岁),女,成都刃具量具厂退休员工,因信仰真、善、忍,长期被府青路街道办事处610主任唐晓东骚扰、迫害,2000年5月20日在公园耍,以非法聚集,被关押到拘留所15天,2000年12月向世人讲真相,被非法关押到四川资中女子劳教所劳教一年。2003年11月在其住家对门驻守监视,后来在上班的单位被绑架,送到四川法制教育中心(洗脑班)强制洗脑转化迫害。

黄素华,成都刃具量具厂职工家属,两次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一次劳教,一次被关押到新津洗脑班。

刘作宽,64多岁,原成都冶金实验厂职工,2000年5月到北京上访,多次关押,洗脑班迫害,长期监视干扰。

魏常友,65多岁,原成都冶金实验厂职工,多次被迫害,2000年7月和本厂的几位同修在住家附近炼功被成都市成华区府青路派出所非法拘留、看守所关押,因不放弃信仰,长期受到骚扰。05年7月份,被绑架到熊猫大道附近成华区洗脑班迫害

罗新蓉,45岁,原成都冶金实验厂职工家属,因没炼功之前,是一个体弱多病的人,修炼大法后,身心受益。2000年5月20日在公园耍,以非法聚集,被关押到拘留所15天,同年7月和本厂的几位同修在住家附近炼功被成都市成华区府青路派出所拘留、看守所关押,因不放弃信仰,长期受到恶党人员骚扰。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6/27/成都府青路街道六一零唐晓东和派出所恶行-243058.html
2011-06-20: 尹思荣妻子呼吁:救救我丈夫
我丈夫名叫尹思荣,原成都五一二厂职工。二零一一年五月一日,本应是尹思荣被重庆西山坪劳教所无条件释放的日子,可直到今日,他依然没能和我们团聚。

此事的作俑者——成华区政法委六一零(所谓“防×办”,实为中共邪党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法轮功是教人向善的正法,中共才是害人的邪教)主任张小初,公然藐视法律、唆使西山坪劳教所和重庆当地“六一零”、府青路派出所合谋,用欺骗的手段将尹思荣从劳教所绑架到新津洗脑班,并粗暴对待家属。

一.劳教所无视法律,随意加期

尹思荣信仰法轮功,被无端关押在重庆西山坪劳教所七大队,遭受了长达一年零九个月的冤狱。二零一一年五月一日,本应是尹思荣重获自由的日子,我们一家人从成都赶到重庆西山坪劳教所去接他,可劳教所告诉我们,尹思荣因为不放弃信仰被延期到五月十日回家。同时还说,只有家属来他们不会放人,必须要当地派出所、街道相关人员来才放人。

我们只好于五月九日再赴重庆。五月十日下午府青路街道武装部部长宿西、综治办负责人郝帅,府青路派出所副所长刁林波、警察谭铮也来到劳教所。

我丈夫尹思荣出来后,我们正要把他接上车。不料街道办与派出所的人立即连哄带骗的将他拉抢到他们车上,我要与自己的丈夫在一起,却被强行推开,我们眼睁睁的看着尹思荣被警察抢走。

二.“六一零”凌驾法律之上,蛮横无理

回到成都后,我们到府青派出所去接人,他们却说已送到新津洗脑班。之后再找派出所副所长刁林波要人,他就推说是街道办在管此事。

我们只有去找街道办,但是每天去街道办都找不到六一零人员,终于在五月十九日找到郝帅。我们质问他:为什么要把人送到新津洗脑班,你们讲不讲法律?同时我们强烈要求放人。郝帅说:这是区上要求的,对不放弃信仰的要送到新津成都法制教育中心学习。区上防邪办在管此事,他们只是执行上面的命令。接着他打电话叫来了成华区政法委防邪办主任张小初与另外两个人。

张小初一到场首先申明,此事与街道办无关,他负全面责任,并说:“这是上面的文件,凡是没有转化的,都要送到新津强行转化学习。你们家属有事可直接找我。”我们要求他拿出文件来看,他却说:你们无权看,上面传达的,没有文件。

《人民警察法》第二十二条规定:人民警察不得非法剥夺、限制他人人身自由。可我们看到的是:警察根本无视法律,反而俯首听命于政法委“六一零”的一份不能让人看的文件的规定,非法剥夺我丈夫的人身自由。我们想知道:政法委有没有权力给劳教所、派出所等执法机构发号施令,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是哪个部门何时赋予他们这个权力的?向全国人民公布过吗?

我们想知道,张小初到底有没有这份文件?这份文件是谁制定的,是依据什么法律制定的?这份文件里写了些什么,所写的内容合不合法?为什么不公布出来,为什么不敢给家属看?!

三、修炼法轮功一直是合法的

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提高道德修养与思想境界,而且祛病健身,对社会百利而无一害,在任何正常的社会都是合法的,而且是应该受到赞扬的。我们想知道:尹思荣犯了什么罪?为何被非法关押、被非法剥夺自由?为何我们现在都没有收到任何法律文书?中国的法律还存在吗?在哪里?!

我们相信,每个人都会有良心发现的时候。请参与迫害者扪心自问:一个泱泱大国的法律被你们这样践踏,面临的后果是什么?在国际上的影响是什么?用你的人性和良知拷问一下自己的灵魂:你对得起纳税人的供养吗?你们心里还有人民吗?

我丈夫是好人,修炼法轮功没有罪。我要求新津洗脑班立即无条件释放我丈夫尹思荣!也请善良的人们伸出援手,持续关注我丈夫近况,帮助我营救丈夫。谢谢大家的关注与帮助!

尹思荣妻子
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一日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6/20/尹思荣妻子呼吁-救救我丈夫-242726.html
2011-06-06: 就成都近期部份绑架案例的调
案例二:

原成都市冶金厂职工尹思荣零八年因对真、善、忍的信仰被重庆万州区非法劳教一年九个月,因不放弃信仰被非法延期十天,一一年五月十日离开重庆西山坪劳教所,本应回家,却在西山坪劳教所大门口被劳教所警察伙同成都市成华区(猛追湾派出所)警察,当着尹思荣妻子女儿的面,将尹思荣诱骗、强行绑架上他们的车后将其劫持到新津洗脑班(所谓“法制教育中心”)非法拘禁至今。后成华区政法委主任张小初对此供认不讳,并表示对此绑架案件负全部责任。

涉案人员:参与在西山坪劳教所门口劫持尹思荣的人员:府青路街道武装部部长宿西、综治办负责人郝帅,府青路派出所副所长刁林波、警察谭铮等 成华区六一零主任张小初;

新津洗脑班责任人:殷舜尧(原名殷得财,成都市综治办主任)、王秀琴、包小牧等。

涉嫌罪名:绑架罪、非法拘禁罪、非法剥夺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罪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6/6/就成都近期部份绑架案例的调查-242013.html

2011-05-31: 非法劳教期满 尹思荣被劫入新津洗脑班

二零一一年五月一日, 在重庆西山坪劳教所七大队经历了一年零九个月冤狱的成都法轮功学员尹思荣,本应结束这段冤狱生活,但西山坪劳教所和重庆当地“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府青路派出所串通,用欺骗的手段将尹思荣绑架到新津洗脑班继续迫害,并粗暴地对待尹思荣的家人。

五月一日,家人从成都赶到重庆接尹思荣,却不能把尹思荣接回家,劳教所告知家属,因尹思荣不“转化”(中共人员把强制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称为“转化”),被延期到五月十日回家。同时告诉家人,只是尹思荣家属来,他们不会放人,必须要当地派出所、街道相关人员来,他们才放人。

五月九日,家人就赶到重庆。五月十日下午,成都府青路街道武装部部长宿西、综治办负责人郝帅,府青路派出所副所长刁林波、警察谭铮来到劳教所。尹思荣的家属见到尹思荣后,正准备把尹思荣接上车,府青路街道办与派出所的人立即把尹思荣骗到他们的车上,尹思荣的妻子要与自己的丈夫在一起,他们强行将她推开,把尹思荣抢走。

回到成都后,家属到派出所去接人,派出所的人说已将尹思荣送到新津洗脑班。之后,家属找到派出所副所长刁林波要人,刁说街道办在管此事,要家属去找街道办。

家属每天去街道办,都没有找到街道办综治办人员,终于在五月十九日,家属找到街道综治办负责人郝帅,家属质问郝帅:为什么要把人送到新津洗脑班,并要求放人。郝帅说:这是区上要求的,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要送到“新津成都法制教育中心”(强行放弃信仰的洗脑班)。郝帅说,区上“防X办”在管此事,他们只是执行上面的命令。并打电话叫来了成华区政法委“防X办”主任张小初与另外两个人。

张小初首先申明,此事与街道办无关,他负全面责任。并说这是上面的文件,凡是没有“转化”的都要送到新津强行“转化学习”。家属有事可直接找他。家属叫他拿文件来看,他说你们无权看,上面传达的,没有文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31/非法劳教期满-尹思荣被劫入新津洗脑班-241716.html

2011-05-14: 遭劳教迫害两年 尹思荣被劫入洗脑班

重庆法轮功学员尹思荣二零零九年被非法劳教二十一个月,非法劳教到期时,被成都府青路街道办“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从中央到地方遍及各级政府、企事业单位甚至街道社区)、派出所与劳教所勾结骗到新津洗脑班继续关押迫害。

尹思荣,五十多岁,原成都冶金实验厂职工,二零零九年七月三十一日被重庆市万州区公安分局及白岩派出所警察以是法轮功学员为借口绑架。九月三日,尹思荣被非法劳教二十一个月,非法劳教期至二零一一年五月一日,被加期九天。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日,尹思荣家属到重庆西山坪劳教所七大队接他回家,早上九点左右便在门口等。七大队的狱警是要等当地政法委相关负责人来了才可把人接走,于是一直不放人,也不允许家属与尹思荣见面。一直等到十一点二十左右,一个狱警说,经过电话联系已经得知四川成都这边已经来人了。尹思荣的女儿去上厕所,留下母亲在七大队守候。厕所在七大队上方盘山公路旁,距离队上还有三百多米,再往上有一个三岔路口,一条道为上山必经之路,另一条通往山顶的劳教所。尹思荣的女儿从厕所出来又在那条必经之路上走了一段,就这时一辆牌照为“川A3969”的警车驶过,于是急忙跑回七大队,却不见警车踪影,也不见她母亲的身影,于是在七大队门口等候。

不一会那川A的警车才开过来,而尹思荣的妻子跟在车后追。原来,尹思荣的女儿离开之后,七大队的宣大队长就来劝尹思荣的妻子去找女儿吃饭,就离开去找女儿,但不知怎么没找到女儿,却看到“川A3969”的警车。

此时十一点五十左右,车上下来五个人,两个穿着便衣,三个穿着制服,从警号开头号码辨认,其中一个穿制服的应该为西山坪劳教所的警员,大概是为其余四川来的四人带路的。四人与七大队的几个队长相互介绍一番就一起到办公室里去“开会”了。等到他们“开会”出来之后,家属要求接尹思荣走,七大队的又以手续未交接妥当为由,要求家属继续等待,那四人又上警车开走了。宣大队长又来劝去吃饭,被家属拒绝了。

等那四人驱车回到七大队时,已经是下午一点三十左右,这时七大队的几个队长将尹思荣带出来,装生活物品的口袋被一个穿制服的拎进警车后备箱。尹思荣的身体状况看上去还不错,只是非常瘦。他走过来,把他在劳教所账上剩余的一千元交给妻子。尹思荣的女儿要求爸爸一起走,上前想拉住尹思荣,但被一个拉住尹思荣的穿制服的挡开,说尹思荣必须回去“报个到”才能送回家。

尹思荣被带上警车,家属上前挡住一侧车门,追问一个穿便服的是哪儿的人,他说是街道办的,家属又问一个还没能上车的穿制服的警员,那人避不开,只好说“我们是成华分局的”,之后就匆匆上车,驱车离去。尹思荣和她妈妈追出去,立马回了成都打探“川A3969”这部警车的情况,查到这部车是府青路派出所的车,于是又赶到府青路派出所询问。此时已经是傍晚七、八点左右,却得知此警车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值班警员给了一个当天去劫持尹思荣的一个人的电话028-88842766。

按照这个号码拨过去,接通后询问尹思荣的下落,他推脱说“已经把尹思荣送到市上去了,他现在在哪儿我不知道”就挂断了电话,又照这个号码打过去问他尹思荣到底是在什么地方,他不耐烦的说“就市上,市上!其它的我什么都不知道!”又将电话挂断了。之后又继续拨打这个电话,这个警员一见是打去的电话,就主动挂断,接也不接。家属又到派出所值班室询问值班警员,他们就都象变了个人一样,开始推责任,把责任都推到那个还没有回来的“所领导”身上。叫家属明天上班时间再来问“所领导”。

第二天,五月十一日,家属又到府青路派出所落实下落,值班警员问过刁所长之后告诉家属,因尹思荣劳教都未有转化,现在送到新津开办的转化班“学习”去了,至于“学习”时间期限,视“学习”情况而定。

据掌握情况分析,五月十日参与在重庆西山坪七大队骗走尹思荣的四个人员分别为:府青路街道办二人,一位姓氏暂不详;另一位应该为六一零综治办,姓氏不详;府青路派出所二人,一为刁所长,另一位姓氏不详,大概姓彭或姓陈;小灵通:028-88842766为派出所这两人其中一人的电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14/遭劳教迫害两年-尹思荣被劫入洗脑班(图)-240775.html

2011-04-28: 成都法轮功学员尹思荣五月一到期回家,请法轮功学员帮助发正念

3月中旬,尹思荣的家属到重庆西山坪劳教所七大队没见到尹思荣本人,问原因说是没“转化”,不准家属接见。其队长还说,到期那天,尹思荣所在的街道办事处610人员也要去接人。

尹思荣,五十多岁,原成都冶金实验厂职工,二零零九年七月三十一日,在重庆市万州区公安局及白岩派出所的警察将其抓捕,理由是他是法轮功学员。九月三日,尹思荣被非法劳教二十一个月,并被送到臭名昭著的西山坪劳教所七大队。五月一到期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28/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39753.html

2011-04-06: 成都府青路街道“六一零”唐晓东犯罪事实

成都市成华区府青路街道办“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主任唐晓东在任职期间,积极参与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致使多名法轮功学员遭到跟踪、监视居住;有的被劫持到洗脑班、拘留所、劳教所、监狱,长期遭受迫害;唐晓东还将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长期关押在洗脑班,强行“转化”。下面公布几例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事实,还有许多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情况目前还无法收集。

一、512厂尹思荣被非法劳教 七旬母亲张仁菊被关洗脑班

原成都冶金试验厂职工尹思荣
原成都冶金试验厂职工尹思荣

张仁菊(七十三岁)与儿子尹思荣(五十二岁)及儿媳王蓉(五十岁)均为原成都冶金试验厂(即512厂,以下简称512厂)职工,他们都修炼法轮功,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他们长期遭到被跟踪、监视居住、及关押在看守所、劳教所、洗脑班的迫害。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尹思荣被绑架到绵阳新华劳教所非法关押三年。出来后,因不放弃信仰,唐晓东勾结府青路派出所警察,于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到尹上班的地方企图绑架尹思荣尹思荣发现他们后,智慧走脱,被迫流离失所。后于二零零九年七月三十一日再一次被绑架劳教,至今仍被关押在劳教所。

尹思荣流离失所期间,唐晓东派人二十四小时的监视尹思荣的住宅,因尹思荣一家与母亲张仁菊住在一起。为了找到尹思荣,他们长期跟踪张仁菊。由于张仁菊担心儿子被他们再一次绑架,长期生活在恐惧中,身心受到严重的伤害,致使张仁菊在精神方面出现严重的问题,时时刻刻都感觉有人在跟踪监视她,产生严重的幻觉。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唐晓东为了向上爬,捞取政治资本,把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两次绑架到新津洗脑班(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私设监狱,对外称“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以下简称“新津洗脑班”)强行“转化”(第一次于二零零八年七月三十日,第二次于二零零九年九月底),逼迫她放弃信仰。儿媳王蓉也多次被绑架、关押看守所,为了不被骚扰,长期在外租房住,无法回家照顾婆婆。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6/成都府青路街道“六一零”唐晓东犯罪事实(图)-238639.html


2010-08-22: 重庆北碚区西山坪劳教所现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22/228636.html

2010-02-28: 重庆西山坪劳教所“文明管理”的黑慕

中共现在对国际社会谎称中国的劳教所实行了人性化的文明管理,下面我们通过最近对重庆西山坪劳教所的调查,来看这个所谓的“文明管理”是个什么东西。

严管组就是阎罗殿

西山坪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种主要手段,就是在二楼上的严管组,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阎罗殿。劳教所在严管组里有一群丧心病狂的杀人凶手,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残忍迫害。法轮功学员江锡清、亢宏就是在这里被这群恶人杀害的。

凡是被送进这个劳教所来的法轮功学员,首先要进严管组进行“转化”,过去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最近,成都法轮功学员尹思荣绝食72天后,从劳教所医院拉回来,不写三书,送进二楼严管组强制转化,被杀人不眨眼的恶棍周畅(所谓的“金牌帮教”)打昏倒在地,尾椎受伤,大腿青紫,受尽折磨。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2/28/218964.html

2010-01-16: 重庆西山坪劳教所暴力虐待成都大法弟子尹思荣
2010年1月12日尹思荣家属得知,重庆西山坪劳教所七大队在2009年12月19日有人使用暴力虐待成都大法弟子尹思荣,致使尹思荣尾椎受伤,大腿青紫。现在尹思荣的尾椎仍未复原,仰卧还比较困难,且大腿上还有青乌未消。尹思荣被虐待一事因谈话不便,其具体情况还不知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6/216328.html

2010-01-15: 被非法关押于重庆市西山坪劳教所的成都大法弟子尹思荣对重庆市劳教局的行政诉讼已于零九年十二月底在重庆市第一中级法院立案。尹思荣要求撤销对其非法劳教的决定,恢复其名誉并公开赔礼道歉。

在此之前,尹思荣的代理律师在为其起草的行政复议申请中,以专业的角度,从法律的层面阐述了尹思荣行为的合法性,因此对尹思荣的劳教决定完全是错误的。

律师在申请中指出,法轮功的内容比如《转法轮》大多是关于教人如何修炼气功,如何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尹思荣是一个善良守法的公民,既没有聚众斗殴、寻衅滋事、煽动闹事,也没有任何其它破坏法律和扰乱社会治安的行为。

其实,有哪一位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是因为有“聚众斗殴、寻衅滋事、煽动闹事”或“任何其它破坏法律和扰乱社会治安的行为”呢?没有!

换言之,对法轮功学员的劳教根本没有法律依据,完全是违法的。

事实上,从前苏联引入的劳教制度本身就是违反宪法、立法法等基本法律的,一直受到海内外各界人士的谴责,并要求废除。其不经法律程序而长期剥夺公民人身自由,不仅违法,亦是对人权的严重践踏。而这种违法的邪恶制度在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大行其道,足见迫害之非法与邪恶。

然而,迫害的邪恶却远不止于此,还在于建立在非法劳教上的惨烈迫害,无数法轮功学员被轻易地非法劳教后,在劳教所所遭受的非人折磨。

从某种意义上讲,法轮功学员对劳教局的控告,已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行政诉讼,其控诉的是令人发指的暴行与罪恶,是一桩桩酷刑罪、故意杀人罪,乃至“群体灭绝罪”的罪行。

例如,在重庆市,西山坪劳教所和石马河女子劳教所就是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黑窝之一,并因其迫害手段极其惨烈、恐怖而臭名远扬。在西山坪劳教所,折磨法轮功学员的手段包括:“饥饿”折磨、不准洗漱、“打贝母”“站军势”“扣起”、暴打、电棍击打、“打鸭儿棒”、冬天受冻、夏天暴晒、挨饿、受渴、吊铐、 “扎绳”(将人压在地上,两手反起来用指头粗的棕绳五花大绑,并将绳扎入肉中15分钟或半小时)、“关雷峰塔”(一种全封闭的石头屋水牢,牢内漆黑,水淹半腿,关入者两手被铐在铁栏上站立,恶警并在里面放上蛇、鼠)等等。

令人震惊的死亡案例

据透过重重封锁传出的不足冰山一角的消息显示,已知的被西山坪劳教所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有:江锡清、汤毅、李泽涛、秦大群、周清裕。

零九年新年正月初三,江津法轮功学员、江津区税务退休干部江锡清在西山坪劳教所被迫害致死亡,肋骨断了三根;在江锡清老人被劳教所宣称“去世”七个多小时后,当子女们将冰柜的铁板拉出一半时,发现父亲的人中、胸部、腹部、腿部还都是热的,惊呼道,“我爸没死,还是活的!”“快救救我爸爸,快救救我爸爸,我爸爸没死!”家人们想为老人做人工呼吸,被在场的劳教所警察等20多人强行拖出殡仪馆的冻库大门,不准施救。

受江锡清子女委托调查江锡清死亡案件的两位北京律师,被重庆市国保警察等暴力殴打。江津政法委书记万凤华还强迫江锡清家属放弃通过法律手段维权。

汤毅,西南交大硕士研究生,铁道建筑工程师。2008年在西山坪劳教所遭到强行灌食、殴打;西山坪劳教所对已经绝食了32天的汤毅,经常推倒或按倒在地上,拉着受伤的手在地上象拖东西一样地拖来拖去的,从而导致关节脱位、伤口加剧;在绝食灌食的时候施加暴力,有时吸毒劳教人员边灌食边打耳光、动拳头,有时不知是技术差还是故意的、鼻孔都拉出血了也没插进灌食的管子。汤毅于2009年9月22日上午含冤去世,年仅46岁。

李泽涛,男,24岁左右,家住重庆江津石漠镇仙衡骑龙村,曾在重庆宗申摩托配件厂工作。恶人们用报纸折高帽子给他戴在头上,将他的两只手呈一字型捆在木棒上,并在两手臂上各吊一只尿桶,后背插一大扫帚,拳脚相加,戏弄侮辱,强迫他抽烟、强迫他写“三书”(放弃信仰的悔过书等)。更残忍的是劳教恶人黄忠志用水果刀柄插入李的肛门,并不时搅动,李泽涛痛得大叫,并报告劳教所邪党干部,但邪党干部置之不理。2001年6月2日,李泽涛被迫害致死,恶警第二天就将遗体火化,毁尸灭迹。

秦大群,重庆市三建公司职工,在西山坪被迫害得骨瘦如柴、奄奄一息;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八日,秦大群被接回家中,于九月五日含冤离世,年仅五十六岁。

周清裕,六十七岁,重庆市巴南区鱼洞大江车辆厂工人;二零零七年底被打伤脖颈,迫害致死。

据悉,最近,因被西班牙国家法庭正式起诉而孤注一掷的薄熙来加剧了对重庆劳教所里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的迫害,希望广大善良的民众能予以关注,制止罪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5/216326.html

2010-01-11: 二零零九年重庆地区大法弟子遭迫害情况统计

中共邪恶之徒薄熙来和王立军在辽宁时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犯下滔天罪行。薄熙来和王立军调来重庆后,重庆又成为迫害最严重的地区,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群体灭绝性迫害,非法抓捕、关押、酷刑虐待、庭审、无罪判刑,造成众多法轮功学员致伤、致残、致死。

特别是2009年王立军任重庆市公安局局长以来,迫害逐步升级,邪恶到下指标抓捕法轮功学员,强迫各区、县公安机关大量抓捕法轮功学员。

重 庆市江北区国保支队恶人梁世滨,从99年迫害开始至今,一直就在参与迫害大法弟子。难以计数的同修被他绑架,有被判刑的,有被劳教的,有被他绑架到洗脑班 迫害得奄奄一息的,有被他迫害失去生命的。同修的家属去找梁世滨,梁世滨扬言说:“我做不了主,是周永康和薄熙来给我下的密令,这回我们还是手下留情了 的,不然我们还要抓很多的法轮功。”

薄熙来来重庆后,安插的亲信除了王立军以外,还有方海洋,任重庆市沙坪坝区区长。此人紧跟薄熙来和王 立军,使得沙坪坝地区今年成为重庆市迫害最严重的地区,占迫害总数的20%。就重庆市沙坪坝区嘉陵厂在2009年就有11人被非法劳教,有5名法轮功学员 被劫持到重庆市女子劳教所迫害,6名被非法劳教监外执行。

2009年从明慧网搜索到的重庆地区有188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抄家、关押。 其中有6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约18人遭非法判刑,76人遭非法劳教,有5名大法弟子黄正兰、王柳珍、银世珍、段少明、李进遭精神病院迫害。其实实际数 据远远大于188名,因在残酷迫害中,有些同修遭迫害的情况还无法统计。

被迫害致死的六位大法弟子,张理郧85岁,崔秀琴72岁,江锡清66岁,郭传书62岁,严光碧55岁,汤毅46岁。即55岁以上的老人占83%。可见薄熙来和王立军之流可恶到连老年人都不放过。简直是丧尽天良。
……
78. 2009年7月31日,成都大法弟子尹思荣在重庆万州区被绑架后被秘密劳教,被非法关押于西山坪劳教所迫害。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1/216081.html

2009-11-21: 尹思荣等四人受迫害案例提交联合国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三日,“法轮功人权”组织将尹思荣等四人受迫害案例以紧急行动案例形式提交给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尹思荣,五十多岁,原成都冶金实验厂职工,家住四川省成都市二环路北四段5号新2栋34号。二零零九年七月三十一日,万州区公安局的警察将其抓捕,理由是他是法轮功学员。从那以后,尹思荣开始绝食。九月三日,尹思荣被非法判处劳教二十一个月并被送到臭名昭著的西山坪劳教所。此后,尽管劳教所阻挠律师与尹思荣会面,但在律师的帮助下,尹思荣向重庆市劳教委等相关部门提出了行政复议的申请。尹思荣目前已绝食三个月。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9/11/21/213043.html

2009-10-28: 尹思荣生命垂危 西山坪劳教所图谋卸责
成都法轮功学员尹思荣2009年7月31日在重庆万州区被绑架、后被秘密劳教、现被非法关押于西山坪劳教所。为抗议迫害,50岁的尹思荣现已持续绝食近三个月,情况危急。

劳教所欲推脱责任,妄图诱骗其家人在写有“后果自负”的保证书上签字。由于当局的刁难与阻挠,尹思荣的两位代理律师至今未能与尹思荣见面。

成都法轮功学员尹思荣2009年7月31日在重庆万州区被绑架、后被秘密劳教、现被非法关押于西山坪劳教所。为抗议迫害,50岁的尹思荣现已持续绝食近三个月,情况危急。

劳教所欲推脱责任,妄图诱骗其家人在写有“后果自负”的保证书上签字。由于当局的刁难与阻挠,尹思荣的两位代理律师至今未能与尹思荣见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0/28/211222.html

2009-10-31: 要求撤销非法劳教 尹思荣绝食三个月 生命垂危
成都法轮功学员、原成都冶金实验厂职工尹思荣2009年7月31日在重庆万州区被绑架后,重庆市万州区公安局及白岩派出所在以“身份未确定”等各种理由阻挠尹思荣的代理律师会见尹思荣的同时、对尹思荣秘密劳教。尹思荣现被非法关押于西山坪劳教所。
为抗议迫害,50岁的尹思荣自被绑架之日起就持续绝食,现已近三个月,已出现鼻出血、胃出血、严重胃萎缩、血管硬化等等症状,情况危急。西山坪劳教所10月15日晚电话通知尹思荣家人前往西山坪,妄图让他们在一张写有“后果自负”的保证书上签字,以推脱责任。

尹思荣表示,当局对他的劳教决定,没有任何理由,完全是赤裸裸的迫害。他要求立即撤销。9月中旬,在律师的援助下,尹思荣向重庆市劳教委提出行政复议的申请,要求立即撤销对其非法劳教的决定。行政复议申请书指出,重庆市劳教委2009年9月2日对尹思荣作出的《劳动教养决定书》在程序和实体上都存在重大违法,《劳动教养决定书》提到的证据至多能证明尹思荣携带有带有法轮功内容的移动存储器,并不能证明其有任何扰乱社会治安的行为。更何况法轮功的内容,比如《转法轮》,是关于教人如何修炼气功,如何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尹思荣是一个善良守法的公民,既没有聚众斗殴、寻衅滋事、煽动闹事,也没有任何其它破坏法律和扰乱社会治安的行为,重庆市劳教委对尹思荣作出劳动教养的决定明显的根本就于法无凭。应当依法予以撤销。劳教委现尚未给予回复。

许多学者和律师指出,劳动教养制度既缺乏救济机制,又缺少监督机制,限制人身自由仅凭市级公安局的内部机构的一个劳动教养决定即可作出,行政复议走的也几乎是同一个路子,形同虚设。对大法弟子非法劳教的法律救济渠道几乎是堵死的。劳教所警察也直接告诉尹思荣,行政复议根本就是走形式,根本没有任何实质意义,是根本不会改变决定和结果的。

尹思荣表示,在被剥夺了最起码的说话的权利和申诉的渠道的情况下,他只有通过绝食来抵制当局的肆意违法和对善良的迫害,维护自己的尊严。

尹思荣绝食抗议,遭到了怎样的对待,现在还不得而知。但持续三个月的绝食,他现在已生命垂危,情况非常危急,希望各界人士紧急关注,并予以营救。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9/10/31/211487.html

2009-10-03: 月圆之夜 亲人何方?(图)
—— 谷怀兵的六十位亲友联名呼吁营救

除了谷怀兵等五人外,近期,四川省成都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就还有很多很多:成都金牛区国税局职工张华昀、温江区年过花甲的老人骆玉英……其中,成都冶金实验厂职工尹思荣在万州被绑架并被秘密劳教,妻女多次长途奔波、营救,女儿更是在网上呼吁《还我爸爸一个公道》,文中讲述了尹思荣朴实高尚的为人和他在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的巨变,要求当局停止迫害尹思荣以及和尹思荣一样的好人。“我爸爸是一个好人!还我爸爸一个公道!”
http://www.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0/3/209595.html

2009-09-27: 绝食两月 成都尹思荣要求撤销非法劳教(图)
成都大法弟子、原成都市冶金实验厂职工尹思荣的妻女和代理律师,经过一系列的要求、申请等多方努力后,终于于九月中旬在西山坪劳教所见到尹思荣,并得知尹思荣一直在持续坚持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迫害。尹思荣已向重庆市劳教委等相关部门提出了行政复议的申请,并递交了《行政复议申请书》和对两位律师的《行政复议授权委托书》。《申请书》后要求重庆市劳教委依法撤销对尹思荣的非法劳教的错误决定。
50岁的尹思荣2009年7月31日在重庆市万州区一位法轮功学员家中被绑架。万州公安局一方面对尹思荣呈报了劳教,一方面却以其“身份未确定”为由故意刁难,不给家属法律文书,致使律师无法介入、会见。经过家属和律师的多方奔走,万州区公安局终于在9月3日给了家属律师会见所必需的“拘留通知单”,却就在当日,又给了家属一张对尹思荣非法劳教一年九个月的“劳动教养决定书”,将尹思荣匆匆塞到臭名昭著的西山坪劳教所。

被绑架后,尹思荣一直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迫害,已近两个月,状况令人倍感担忧。由于当局的故意刁难,律师一直未能见到尹思荣;而且当律师向西山坪劳教所提出依法会见尹思荣时,被断然拒绝,借口竟然是“尹思荣态度不好”。甚至家属从成都长途奔波到万州,又由万州辗转到西山坪,要求探视,也一度被接待人员以“上面不允许”为由拒绝。

在家属和律师的一再努力下,经过多次的申请、要求,家属终于在九月中旬见到尹思荣,证实他自被绑架之日起,一直都在绝食抗议;时至今日,已近两个月,也希望广大善良的人们能予以关注。

在律师的援助向,尹思荣向重庆市劳教委等相关部门提出了行政复议的申请,并递交了《行政复议申请书》和对两位律师的《行政复议授权委托书》。

行政复议申请书写道,重庆市劳教委2009年9月2日对尹思荣作出的《劳动教养决定书》在程序和实体上都存在重大违法,如,处理程序不合法(在即没有征求申请人所在单位的意见,也没有征求申请人所在的街道组织的意见的情况下,对尹思荣作出劳教的决定,是严重的违反法定程序);证据不足,事实不清(《劳动教养决定书》提到的证据根本不能证明尹思荣有任何扰乱社会治安的行为。更何况法轮功学员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适用法律法规错误,尹思荣根本没有扰乱社会治安的行为,以尹思荣扰乱社会治安为由对尹处以一年零九个月的劳动教养根本就于法无凭。

尹思荣1996年修炼法轮功后,按“真、善、忍 ”的标准要求自己,身心受益。1999年7月之后,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屡遭迫害。2000年3月左右,尹思荣被迫流离失所。2000年12 月,尹思荣在公交车上再次被绑架,并被非法劳教三年。在新华劳教所受尽各种摧残、折磨。非法劳教期满,回家仅几个月,2004年4月一天,尹思荣正在上班时,包括成都市国安、府青路派出所户籍等十多名警察到尹上班的阳光住宅,妄图再次绑架他,尹思荣再次被迫流离失所。2009年7月31日,尹思荣再次被绑架。
......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9/27/209103.html

2009-09-15: 家属被禁止探视 尹思荣状况堪忧,
成都大法弟子尹思荣自7月31日在重庆万州区被绑架后,一直绝食抗议非法抓捕、迫害。万州公安局一方面对尹思荣呈报了劳教,一方面却以其“身份未确定”为由故意刁难,不给家属法律文书,致使律师无法介入、会见。经过家属和律师的多方努力,万州区公安局在9月3日给了家属律师会见所必需的“拘留通知单”,却就在当日,通知律师尹已被劳教,并且当日就将尹转到重庆万州塘坊劳教所(文城镇)。

尹思荣妻女9月7日赶到万州塘坊劳教所,想探视尹思荣,却被告知尹已被转到西山坪劳教所非法关押。母女二人又匆匆赶到西山坪非法关押尹思荣的七大队时,接待人员却公然说“不能见”,理由是“上面不允许”。(这些号称的 “执法者”是按法律法规办事,还是按“上面”办事?怎会说出这样无视法律的话来?)

尹思荣被非法劳教前已绝食一个多月,身体状况令人倍感担忧;尤其律师被阻挠未能会见,更添疑虑。被非法劳教后,不知其是否仍继续绝食、抗议非法迫害,用自己身体的巨大承受唤起世人的良知?如果那样,他现在的状况更加不堪设想。尤其家人此番专程探视却被无理拒绝,其中有何“猫腻”?尹思荣在西山坪劳教所到底状况怎样?!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9/15/208334.html

2009-09-06: 成都尹思荣被秘密劳教

成都大法弟子尹思荣于7月31日在重庆市一位法轮功学员家中被万州区公安局绑架后,一直绝食抗议迫害。万州区公安局一方面向重庆市劳教委呈报劳教,另一方面却以尹身份未确定,拒绝家属聘请的律师会见尹思荣。9月3日,又突然以一张“劳动教养决定书”匆匆将尹思荣塞到臭名昭著的西山坪劳教所。(既然身份未确定,怎么能报劳教?)

家属至今未能见到尹思荣,也无法知道他在绝食三十多天后,现在身体状况到底如何,担心不已。律师现正在与重庆市劳教局联系,要求依法会见尹思荣

尹思荣,男,50岁,原成都市冶金实验厂职工。1996年修炼法轮功后,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身心受益。1999年7月之后,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屡遭迫害。

2000年1月1日他去北京上访,在信访办被绑架;被非法关押于成都市驻京办1天后,被强行遣送回成都并被劫持至成都市青羊区戒毒所非法关押2天;然后又被成都市府青路派出所拘留15天。出来后,因拒绝放弃信仰,被府青路派出所反复连续的非法拘留,共计5-6次(每次都是15天)。

2000年3月左右,尹思荣被迫流离失所。2000年12月,尹思荣在公交车上再次被绑架,并被非法劳教三年。在新华劳教所受尽各种摧残、折磨。

非法劳教期满,回家仅几个月,2004年4月一天,尹思荣正在上班时,包括成都市国安、府青路派出所户籍等十多名警察到尹上班的阳光住宅,妄图再次绑架他,未能得逞。尹思荣再次被迫流离失所。

2009年7月31日,尹思荣在重庆市万州再次被绑架。9月3日被非法劳教一年九个月,并被劫持到西山坪劳教所。至今其已绝食30多天。但由于当局故意刁难,律师未能见面,其情况外界无从知道,令人倍感担忧。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9/6/207814.html

2009-08-29: 大法弟子尹思荣在重庆万州区周家坝看守所绝食反迫害
七月三十一日,在重庆市万州区被绑架的尹哥,家属28日前去要人得知,尹哥现在在万州区周家坝看守所绝食,抵制非法抓捕。成都大法弟子尹思荣在重庆万州区周家坝看守所绝食抵制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8/29/207383.html

2005-11-29: 成都大法弟子尹思荣被迫流离失所
成都冶金实验厂大法弟子尹思荣被成华区610恶警迫害,失去工作,流离失所。

2005年11月23日上午,小尹正在成都市琉璃场东方阳光城物业管理处上班,成都市成华区610伙同府青路办事处指派的恶人恶警(大概10多个人),分别在小区的3个大门口守着,外面还停着摩托车、汽车,准备等小尹把工作移交后,就实施绑架。小尹识破了他们的诡计,从旁边的小门走出去了,恶人们不甘心,继续跟踪,但小尹正念摆脱了恶人的跟踪。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29/115469.html

2002-03-14: 据有关消息称,成都大法弟子朱利(女)目前被关押在成都市郫县公安局看守所。日前她的腿是断的,行动不便,生活不能自理。

朱利是2001年12月21日深夜在临时住房中被绑架的。被江罗集团恐怖分子绑架后,她处处不配合邪恶,正气凛然,时时严厉谴责助纣为虐的歹徒。恐怖分子对她進行了非人的折磨,并多处转移关押。她经常被铐着手铐。在成都市公安局看守所,朱利绝食抗议对法轮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遭到了恶警的野蛮灌食。在灌食过程中,从鼻孔插入胃中的插管被她呕吐出来并進入口中,为了不配合灌食,她紧紧咬住吐進口中的插管一端,丧心病狂的恶警竟抓住插管另一端使劲拉……行为极其残忍。她的鼻子和口中到处是伤,满脸鲜血,前胸的衣服也被鲜血浸湿。后来她被转移到成都市浦江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不知中途还被转移到过何处,现在又被关押在成都市郫县公安局看守所,而且腿已经断了。

朱利曾于1999年12月進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一年,在四川省资中县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被非法关押,期间经历了许多折磨。释放后流落在外。

去年12月21日深夜与朱利在同一住房同时被绑架的还有大法弟子何远超、刘芸(女)。综合多方消息表明,何远超在被绑架过程中被迫坠楼,刘芸在派出所坠楼,据说伤情严重,目前他们已被家人“取保候审”,回到家中。当天被绑架的大法弟子尹思荣、陈建平、钟水蓉(音)和另外几名大法弟子目前仍然下落不明。

成都市联系资料(区号: 28)

2020-08-02:
温江区公平镇长安社区
028-82728459
书记:王定芳18030515385
主任:羽13568965385
成员:陈双莉13678146123、任康龙13540873559、陈月13666218810、陈科15928534573

2020-06-11: 1、西安路派出所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区西安北路108号 邮编:610031 电话:028-87761454
曹荣(副所长) 18608023565
吴畏(教导员) 13982237775,朱义涛 13980000363 黄景 13882172214 胡钧 13881868918 严婉玮 18908181551 刘浩 13548090979 宋焱 13908049269 张亮 13438128011 金伟 17781693689 祝宗桃 13518168221 倪虎 13880854463 刘北平 13980736072 田锦鹏 13982237775 常新林 13808179027 李道坤 18502888223 齐斌 18349200721 王虹 13378116853 王镇伟 13808008108 赵臻巍 15208419934 刁涛 13658002007 廖媛 13980483883 刘心蕊 15928749264 廖海 18982236896 王尧 13438888147 张涛 13550015863 雷鸣 13980888560 李林霏 13880017653 唐博 13699057001 张伟 13882021128 郑月祥 13648066917 舒川 13688161543 徐国生 13679037873 曾金 15008288720 唐军 13036687663 陈冲 15828114992 张学林 15308030328 汪国梁 13982162908 刘帅 15928731022 田朋云 13980000238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07-05, 11:26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