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7-12-15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哈尔滨 呼兰监狱(原葛志监狱) >> 高雨林

男, 64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哈尔滨群力乡小西屯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11-04-25

案例描述

2017-06-11: : 哈尔滨市朱千功等四名法轮功学员遭迫害近况

哈尔滨市道里区新发镇四名老年法轮功学员朱千功(六十六岁)、刘庆富(六十七岁)、高雨林(六十四岁)、刘淑华(五十二岁)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日被道里法院枉判,朱千功和刘庆富被枉判三年,高雨林和刘淑华被枉判四年。

二零一七年一月十八日,朱千功、刘庆富、高雨林三名男性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呼兰监狱集训队。

二零一七年四月初,朱千功和刘庆富从呼兰监狱被劫持到齐齐哈尔泰来监狱,两人在呼兰监狱集训队都被感染严重的疥疮,在泰来监狱集训队又遭到体罚虐待,晚上不让睡床,强迫在地上睡觉,导致刘庆富身体浮肿,两条腿浮肿严重,这种情况还被强迫上午“训练”,下午“训练”,同时高压强制写放弃修炼所谓的“四书”。

目前,两人已被分到泰来监狱下属监区,刘庆富被分到十六监狱。

法轮功学员高雨林,因高血压高达二百五十,没有监狱敢接收,仍然在呼兰监狱,目前在呼兰监狱十四监区。家属一直要求监狱给高雨林办理保外就医,监狱用各种理由推诿家属。呼兰监狱十四监区大队长许家明。

法轮功学员刘淑华目前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十三监区遭受迫害。

朱千功、刘庆富、高雨林、刘淑华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一日下午,在新发镇五星村杨家屯向世人派发神韵光盘时,被家住杨家屯的于辉和家住薛家屯的于同刚打电话向新发派出所管片警察赵志明恶意举报。导致四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截至二零一七年六月,四名法轮功学员已被非法关押迫害一年零八个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11/哈尔滨市朱千功等四名法轮功学员遭迫害近况-349431.html

2017-04-21:高雨林狱中病重 妻子忧劳过度离世

二零一七年四月十八日上午,为营救被非法关押在呼兰监狱的哈尔滨市道里区法轮功学员高雨林,妻子董艳玲(六十一岁)长期奔走营救劳累过度,在大街上复印狱方办理保外就医所需材料过程中,突发心肌梗塞倒地,拉到医院抢救无效,离世。

从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一日高雨林被绑架至今,妻子董艳玲一直在奔走营救,先后去过哈尔滨道里区国保大队、新发派出所、道里检察院、呼兰监狱、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等地方,体重从一百一十多斤瘦成八十多斤。 从二零一七年一月份得知高雨林病重消息,多次去呼兰监狱要求狱方给高雨林办理保外就医,集训三个月中,呼兰监狱各部门互相推诿,对家属故意隐瞒高雨林患心脏病和高血压高达二百五十的病重实情,一直在延误高雨林的病情。

二零一七年四月上旬,高雨林被分到呼兰监狱十四监区,十四监区的警察干部答应家属给高雨林办理保外就医手续,让高雨林妻子回去准备相关材料复印件送过来。

就在高雨林马上要办理保外就医回来的当口,妻子董艳玲由于长期奔走营救劳累过度,担心丈夫病情,家里有债务等各方面的压力下,在大街上为复印呼兰监狱办理保外就医所需材料过程中,突发心肌梗塞抢救无效,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21/高雨林狱中病重-妻子忧劳过度离世-345933.html

2017-04-13: 黑龙江省呼兰监狱对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里区法轮功学员高雨林二零一七年一月十八日被劫持到呼兰监狱,体检时因患有心脏病和高血压过高,被送到呼兰监狱医院住院治疗,因呼兰监狱十四监区离病号监区较近,最近高雨林被下分到呼兰监狱十四监区,但仍在病号监区住院治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13/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45561.html

2017-04-12: 黑龙江省哈尔滨道里区朱千功、刘庆富、高雨林被迫害近况

2017年4月初,在呼兰监狱集训队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朱千功、刘庆富没写所谓转化的“四书”,目前已被劫持齐齐哈尔泰来监狱集训队,泰来监狱称:在这还要集训三个月。泰来监狱集训队接见日为每个星期的周二。

因呼兰监狱十四监区离病号监狱较近,所以高雨林被下分到呼兰监狱十四监区,目前仍在病号监区住院治疗。病情未见好转。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12/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45516.html#17411235129-15

2017-04-04: 高雨林高血压250 呼兰监狱不作为

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二日之前,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里区法轮功学员高雨林(男,64岁)在道里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曾因心脏病和高血压病发严重导致昏迷摔倒,将四颗门牙摔掉。

二零一七年一月初,因高雨林病发更加严重,道里看守所才携带高雨林外出就医,却一直隐瞒其病重实情,延误了高雨林病情救治,道里看守所有推脱不了的责任。

二零一七年一月十八日,高雨林被劫持到呼兰监狱,体检时因患有心脏病和高血压过高,被送到呼兰监狱医院住院治疗,至今已经住院两个多月,病情未见好转,高雨林高血压已经高达250,随时可导致脑血管崩裂(即脑出血)。

两个多月中,家属多次肯求狱方给高雨林办理保外就医,呼兰监狱610、集训监区、刑罚执行科各部门互相推诿,一再推脱家属,并一直在隐瞒高雨林病重实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3/高雨林高血压250-呼兰监狱不作为-345128.html

2017-03-30: 哈尔滨道里区法轮功学员高雨林办理保外就医近况

2017年3月28日,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里区法轮功学员高雨林的家属再次去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催促保外就医一事,监狱管理局相关人员接待了家属,并告诉家属,他们办不了保外就医,只能起监督的作用,监狱管理局的人对高雨林在高血压达到250的情况下,还能走到会见室接见家属,有点不敢相信,因为按照正常人思维,普通人高血压达到190,大脑就迷糊,不能站立。家属表示:高雨林现在暂时因为有信仰,能支撑一时半会,无法保证下一刻脑血管不崩裂倒下。监狱管理局告诉家属去呼兰监狱助检办理保外就医一事,如果监狱助检不管,再来监狱管理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30/二零一七年三月三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44938.html

2017-03-28:哈尔滨法轮功学员高雨林狱中病情严重

黑龙江省哈尔滨道里区法轮功学员高雨林在呼兰监狱医院住院两个多月,高血压高达250,还患有心脏病,已经达到保外就医的条件指标,而呼兰监狱对家属一直隐瞒高雨林病重实情,推脱家属办理保外就医,
并且不作为。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28/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44844.html

2017-03-23:哈尔滨道里区高雨林仍在呼兰监狱医院住院治疗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里区法轮功学员高雨林,现仍在呼兰监狱医院住院治疗。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日,家属再一次催促监狱给高雨林办理保外就医,狱方拿保外就医要达到四个条件和高雨林不写所谓转化的“四书”没转化为借口,推脱家属。

监狱定的保外就医要符合四个条件中三个条件是,一、随时有生命危险的。二、不能自理的。三、不适合在监狱继续服刑的。而且监狱已经把写所谓的“四书”和达到他们“转化”的标准定为批准办理保外就医的潜规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23/-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44588.html

2017-03-17:各部门互相推诿 哈尔滨高雨林保外就医受阻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里区法轮功学员高雨林(男,63岁,刑期四年)二零一七年一月十八日被劫持到呼兰监狱,因心脏病和高血压病发严重,至今,一直在呼兰监狱医院住院治疗。此前,高雨林在道里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因病严重昏倒,二零一七年一月六日,看守所带高雨林外出就医。

呼兰监狱狱内自设规定,对新转进来的法轮功学员,如不写所谓转化的“四书”,第一:不给通知家属。第二:不允许家属接见。第三:家属给存钱的钱卡被扣押。以此施压,迫使法轮功学员妥协。

高雨林的家属,从高雨林被非法开庭,到被劫持到呼兰监狱,到发病住院,没接到和听到过任何相关通知。等家属赶到呼兰监狱询问高雨林病情时,才知道监狱一直在有意隐瞒病情,封锁消息,狱警当时扬言要追查:是谁把高雨林有病住院的消息透露给家属的。

家属从得知高雨林有病住院的消息后,一再要求监狱给办理保外就医,狱方一再推托家属,无奈家属找到监狱管理局递交保外申请,监狱管理局给呼兰监狱打电话核实情况后,让家属还是去找监狱。监狱610(门牌号405办公室)、集训监区、刑罚执行科部门互相推诿,610说:“保外就医不归610管,我们只管接见和体罚虐待。”集训监区的警察说:“现在高雨林还不属于呼兰监狱,没有身份,只是在这集训,三个月后确定分哪个监狱或下队分监区后才能办理保外就医。”刑罚执行科说:“人现在集训,没到我们这,不归我们管。”

集训监区多次向家属索要高雨林住院治疗的费用,因家属要求办理保外就医,又告诉家属保外就医需要做“法鉴”,必须先预留做“法鉴”的钱款,做“法鉴”狱警领着去,家属不让去。“法鉴”结果符合保外就医四个条件就可以保外。但监狱设定的保外就医条件苛刻,其中条件之一是随时有生命危险的,能达到这四个条件的指标的人,基本上就是马上快死还有一口气的人。

监狱610跟家属说:“监狱现在卫生条件好,干净整洁,呼兰监狱是各个监狱的标兵试点,总来参观的。”实际情况是:集训监区从前几年至今,疥疮传染严重,现在已经达到疥疮泛滥的程度,集训监区的犯人和法轮功学员身体上都被感染上大片的疥疮,身体非常的难受和刺痒。卫生条件太差,没有热水,根本也不消毒。就是这样,在集训队每天还要被强迫干奴工活。难怪集训的狱警跟家属说:“高雨林来监狱后,在监狱医院住院了,根本没在集训监区呆,没遭着什么罪!”

高雨林,家住哈尔滨市道里区新发镇群力乡小西屯,修炼法轮大法前,抽烟喝酒,脾气暴躁。97年前后开始修炼大法,因法轮功要求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他很快就把烟酒戒掉。此人心性刚正朴实,身材高大。修炼后家庭和睦,一家三口,其乐融融。此人一年四季无论上班办事,多远的路都骑自行车,六十多岁的人,身体象四十多岁。

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一日下午,高雨林、朱千功、刘庆富、刘淑华四名老年法轮功学员在新发镇五星村杨家屯向世人派发神韵光盘时,被家住杨家屯的于辉和家住薛家屯的于同刚打电话向新发派出所管片警察赵志明恶意举报绑架,后被道里区国保大队劫持到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

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二日上午九点,哈尔滨市道里区法院非法庭审四名法轮功学员朱千功(六十五岁)、刘庆富(六十六岁)、高雨林(六十多岁)、刘淑华(女、五十多岁)。道里法院于七月十一日才通知几位家属明天开庭,给想请律师的家属直接来个措手不及,高雨林的家属根本就没接到开庭通知,因此也没到庭。四名法轮功学员都被强制戴上黑头套、手铐、脚镣后,从看守所押到道里法院,非法庭审时仍戴着手铐和脚镣。由于近十个月的关押迫害,致使三名男性法轮功学员都受到了严重迫害,头发都被强制剃成接近光头,朱千功整个人瘦了一圈,声音沙哑,有气无力;高雨林四颗门牙都在看守所被迫害掉了,走路时一瘸一拐;刘庆富整个人已经瘦脱相,腰也弯了,意识模糊,什么都记不清;刘淑华在第二女子看守所长期遭受肉体与精神的双重折磨,比被绑架前苍老许多。

后来,高雨林和刘淑华被诬判四年,朱千功和刘庆富被诬判三年。朱千功、高雨林、刘庆富现被劫持到呼兰监狱,朱千功被迫害得已经瘦脱相;高雨林被迫害成高血压,现正在呼兰监狱医院住院。

曾经是幸福美满的家,如今没了主心骨,高雨林老伴既担心他的安危,还要为生计奔波。目前,家属虽然心急如焚,也只能等到监狱承诺的三月末或四月初,等高雨林下队分监区后才能办理保外就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17/各部门互相推诿-哈尔滨高雨林保外就医受阻-344377.html

2017-03-11:哈尔滨法轮功学员高雨林狱中病重

从2017年1月18日至今,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里区法轮功学员高雨林由于病发严重,一直在呼兰监狱医院住院治疗,身体很不好,心脏病症严重。家属已去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申请保外就医,监狱管理局有关人员给呼兰监狱打电话核实了情况后,呼兰监狱给的答复是:集训期间办不了保外就医,等到下队分监区体检后,根据身体状况决定分哪个监区后,到监区后才能办理保外就医。呼兰监狱从高雨林被劫持到监狱不给家属通知,病发严重在监狱医院住院仍不给通知家属,家属找到监狱询问高雨林病情,狱方却一再追查:是谁把高雨林有病住院的消息透露给家属的?狱方答复保外就医要符合四个条件,其中之一:随时有生命危险的。监狱设定的保外就医条件苛刻,能达到这保外就医四个条件指标的人,基本上就是马上快死还有一口气的人。
(相关电话见参与迫害责任单位信息)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11/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44111.html

2017-03-07:哈尔滨呼兰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现状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里区法轮功学员高雨林,从2017年1月十八日至今,因心脏病和高血压病发严重,已在呼兰监狱医院持续治疗两个多月,家属要求狱方给高雨林办理保外就医。监狱各个部门互相推诿,推脱不了就直接让家属交司法鉴定的钱款,此前监狱一直在向家属索要高雨林在监狱医院的治疗费用。因为家属本身背负债务和贷款,高雨林的儿子每月都要还贷款,没有钱支付治疗费用。

呼兰监狱从前几年至今,疥疮一直在集训监区相互交叉感染,传染严重,狱方对此漠视不理,现在几乎每个集训队在押人员和法轮功学员身体上都被大片的感染上疥疮,非常难受和刺痒。

呼兰监狱卖给在押人员的东西价格昂贵,价码已经开到天价。据刑事犯人说:一盘尖椒炒干豆腐50元,一只烧鸡200元。呼兰监狱的奴工活繁多,下午仅不到一个小时,就有五辆载满奴工活原材料的大货车送进监狱。

呼兰监狱集训队电话:045157307713
045157307855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7/二零一七年三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43949.html

2017-02-21:哈尔滨高雨林狱中病重 刘淑华被劫持入狱

2017年1月18日至今,黑龙江省哈尔滨道里区法轮功学员高雨林由于高血压和心脏病发病严重,一直在呼兰监狱医院住院,家属给高雨林申请保外就医,监狱推托家属说三个月集训期过后才能办理保外就医。

法轮功学员刘淑华目前已经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新建监狱)。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2/21/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43373.html

2017-02-06:哈尔滨市道里区高雨林被劫持到呼兰监狱近况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里区法轮功学员高雨林,男,63岁,在2017年1月6日因病情严重被道里区看守所押送外出就医,于1月18日被劫持到呼兰监狱(又称革志监狱),呼兰监狱鉴于高雨林患有严重的高血压和心脏病,直接送到监狱医院进行治疗。因监狱医院医疗条件有限,只能单一打吊瓶输液。目前,高雨林已经第二次病重,在监狱医院已治疗十几天。高雨林是靠犯人搀扶从监区走到接见室,关于高雨林被投送监狱和病发严重等情况,呼兰监狱不但不通知家属,还故意封锁高雨林病发住院的消息,狱警却一再追问家属从哪里得知消息的?并且扬言要追查是谁把消息透露给家属的。家属对此非常不满,家属正在给高雨林申请保外就医。

黑龙江省呼兰监狱:
通信地址:哈尔滨市呼兰区腰堡乡803信箱,邮编150521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2/6/二零一七年二月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42769.html#1725234336-1

2017-02-05: 哈尔滨高雨林被迫害病情严重 家人要求保外

2016年10月末,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里区新发镇四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朱千功和刘庆福被诬判三年,刘淑华和高雨林被诬判四年。

高雨林,男,63岁,在2017年1月6日因病情严重,被道里区看守所押送外出就医,于1月18日被劫持到呼兰监狱(又称革志监狱)。

呼兰监狱鉴于高雨林患有严重的高血压和心脏病,直接送到监狱医院进行治疗。因监狱医院医疗条件有限,只能单一打吊瓶输液。

目前,高雨林已经第二次病重,在监狱医院已治疗十几天。家属正在给高雨林申请保外就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2/5/哈尔滨高雨林被迫害病情严重-家人要求保外-342717.html

2017-01-31: 炼法轮功做好人 哈尔滨朱千功等遭中共迫害

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一日下午,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里区新发镇的四名老年法轮功学员朱千功、高雨林、刘庆富、刘淑华在新发镇五星村杨家屯向世人派发神韵光盘时,被家住杨家屯的于辉和家住薛家屯的于同刚打电话向新发派出所管片警察赵志明恶意举报。导致四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后高雨林和刘淑华被诬判四年,朱千功和刘庆富被诬判三年。

朱千功、高雨林、刘庆富现被劫持到呼兰监狱,朱千功整个人被迫害得已经瘦脱相;高雨林被迫害成高血压,现正在呼兰监狱医院住院;刘庆富被迫害得整个人清瘦,并苍老许多。

朱千功,哈尔滨市道里区榆树镇望哈村人,修法轮大法后脱胎换骨。在修大法前在当地是出了名的混混。1997年,经人介绍,他开始修炼法轮功,法轮大法的慈悲和高深的法理唤醒了这位迷失的浪子,一夜之间他抛弃了吸烟喝酒的恶习,从此谨慎做人,洁身自好,抵制各种诱惑。刚刚得法的初期,从辽宁来一女子,以做生意为名,想尽办法接近他,诱惑他,但他已修炼大法,明白这是色的勾引和考验,他正面拒绝的同时也引导其人学法轮大法,后来那女人明白了修炼人都是道德标准非常高的人,就自动离开了他。在道德标准提高的同时,他竟惊喜的发现,自己顽固的胃痛、皮肤病、头痛病不知何时也不翼而飞了。他的变化也给家庭带来了和睦,有一个儿子离婚多年,可是儿媳仍然记着公公婆婆的好,还互有来往,没有因离婚而恩断义绝,这也成了一段佳话。

2000年朱千功因进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而被非法关押36天,期间遭受非人折磨,后被勒索2000元钱放回。2010年又因躲避警察抓捕流离失所半年。现在家里只剩下老伴儿一人,整日担心他的安危,又要持家种田,孤苦操劳。

刘庆富,道里区新发镇胜利村人,个体老板,平时少言寡语,表面看起来平淡无奇,但在他女儿眼里,他是一个非常伟大的父亲,他虽然家庭富裕,却衣着简朴,勤俭持家。他总是默默的为人付出,却从不图回报,有推销产品的大学生上门推销产品,即使自己用不上,他都要买一套,知道孩子们勤工俭学不容易。

刘淑华,娘家是道里区新农镇新立村人,出嫁到新农镇万家村,离异后搬到新发镇薛家屯,和女儿相依为命。她为人善良,知足少欲,虽然收入很少,却活得知足快乐,她的女儿说她的母亲就为别人活着了,甚至家里人都快顾不上了,虽然如此,却母女情深。

高雨林,家住群力乡小西屯,修炼法轮大法前,抽烟喝酒,脾气暴躁。97年前后开始修炼大法,因法轮功要求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他很快就把烟酒戒掉。此人心性刚正朴实,身材高大。修炼后家庭和睦,一家三口,其乐融融。此人一年四季无论上班办事,多远的路都骑自行车,六十多岁的人,身体象四十多岁。从他妻子的表情上就看得出来,大法使他们受益匪浅。曾经是幸福美满的家,如今没了主心骨,老伴既担心他的安危,还要为生计奔波,年龄大了,找个工作难上加难,往日的幸福已不复,憔悴苍老了许多。

修真善忍的这些好人被如此残酷迫害,跟于同刚和于辉的恶意构陷、警察赵志明迫害是分不开的。而于同刚和于辉都是些什么人?于同刚,人称于老三,是个无业游民,爱打仗斗殴,曾经把于辉妹妹的门牙打掉,赔了9万元钱才了事。于同刚和于辉是亲戚关系,经常去于辉家开的赌局去赌钱。

于辉,小个不高,大儿子痴呆傻,在五星村杨家屯自己家开设赌局,以此为业。于同刚和于辉,亲戚朋友都看不上他们,疏远他们,认识他们的人,对他们两人的评价都是品质不好。而管片民警赵志明对自己管的辖区开设的赌局视而不见,而参与迫害法轮功却非常卖力,本末倒置,是非颠倒。从一九九九年七月开始,参与绑架迫害阵阵落不下,警察赵志明管片时,新发镇康家屯多名法轮功学员深受其害。

二零零七年十月四日,警察赵志明伙同道里分局国保大队警察到康家屯挨家去绑架法轮功学员。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有王成妻子、陈发夫妇、吴兆芳与黄键母子、以种大棚为生的吕桂芝、近七十岁高龄的老严夫妇和孙伟平。其中吴兆芳、吕桂芝均被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一日,参与非法办案的赵志明给四名法轮功学员凑黑材料,导致四人被冤判。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九日,赵志明配合道里分局国保大队长王典明,对积极营救父亲的法轮功学员刘文茹打击报复,实施诱骗和非法绑架,凭空捏造凑黑材料,导致刘文茹身陷冤狱八个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31/炼法轮功做好人-哈尔滨朱千功等遭中共迫害-342491.html

2017-01-25: 哈尔滨道里区新发镇朱千功等四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近况

二零一七年一月十八日,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里区朱千功、刘庆富、高雨林三名男性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呼兰监狱集训队。另一名法轮功学员刘淑华(女)目前仍在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25/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41622.html

2016-10-28: 黑龙江省哈尔滨道里区新发镇四名大法弟子已被非法判刑

一直被持续关押迫害的新发镇四名大法弟子已被秘密下判决,朱千攻、刘淑华、高雨林被诬判四年,刘庆富被诬判三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0/28/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36887.html

2016-10-13: 哈尔滨新发镇朱千功等四位法轮功学员遭构陷近况

2015年9月21日被绑架的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里区新发镇法轮功学员朱千功、刘庆富、 高雨林、刘淑华的案件,目前道里法院的法官争执不休,难以达到共识,据说不够判 的,已将案件退回到道里检察院。退回到分局就会直接取保。请同修关注此案,持续帮 助高密度发正念和讲真相,帮四位同修早日正念闯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0/13/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36279.html

2016-09-08: 哈尔滨道里区新发镇朱千功等四名法轮功学员仍被非法关押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里区新发镇四名法轮功学员朱千功、高雨林、刘庆富、刘淑华仍被非法关押,到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二日,四个人被非法关押整一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9/8/二零一六年九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34164.html

2016-08-15: 哈尔滨道里法院对四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庭审

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二日上午九点,哈尔滨市道里区法院非法庭审四名法轮功学员朱千功(六十五岁)、刘庆富(六十六岁)、刘淑华(五十多岁)、高雨林(六十多岁)。

中共迫害的借口是四名法轮功学员于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一日在道里区新发镇梁家屯发放弘扬中华传统文化的神韵艺术团新年晚会光盘。

二、法轮功学员遭受残酷迫害

四名法轮功学员都被强制戴上黑头套、手铐、脚镣后,从看守所押到道里法院,非法庭审时仍戴着手铐和脚镣。由于近十个月的关押迫害,致使三名男性法轮功学员都受到了严重迫害,头发都被强制剃成接近光头,朱千功整个人瘦了一圈,声音沙哑,有气无力;高雨林四颗门牙都在看守所被迫害掉了,走路时一瘸一拐;刘庆富整个人已经瘦脱相,腰也弯了,意识模糊,什么都记不清;刘淑华在第二女子看守所长期遭受肉体与精神的双重折磨,比被绑架前苍老许多。

朱千功的老伴见朱被迫害成这个样子,揪心的难过,忍不住大哭;刘庆富快七十岁的老伴由于上火,耳朵有些聋了,见到老刘后,泣不成声;刘淑华的家属见到人后,双脚直蹬地,双手捂着脸哭……

法官张家明到庭审理,道里检察院一男一女两名公诉人到庭公诉,庭审期间法轮功学员只要讲述法轮功真相,就会被法官张家明打断,四名法轮功学员在这种有目的的、走过场的非法庭审中非常被动。说白了,这只不过是一场精心布置的构陷好人的骗局。

至今,四名法轮功学员已经被非法关押近十一个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8/15/哈尔滨道里法院对四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庭审-333009.html

2016-07-17: 黑龙江省哈尔滨朱千功、高雨林、刘庆富、刘淑华遭非法庭审

2016年7月12日上午九点,哈尔滨市道里区法院对四名法轮功学员朱千功、高雨林、刘庆富、刘淑华非法庭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7/16/二零一六年七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31446.html#1671602025-1

2016-04-14: 哈尔滨市朱千功等四人被劫持大半年

哈尔滨市道里区四名法轮功学员朱千功(64岁)、刘庆富(65岁)、高雨林、刘淑华,被非法关押已经大半年。由于家属探视权被剥夺,家人至今不知他们在里面的情况。

家属曾经连续去道里分局数次,道里分局国保大队办案人钟刚维、卢军对家属采取不接待、躲避、见面推脱的态度。刘庆富的女儿刘文茹多次去道里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催促其释放已年迈的父亲回家,被国保大队警察绑架、构陷。刘文茹被道里区检察院荒唐起诉,面临非法庭审。

刘文茹的母亲眼泪汪汪的说:“一家人被关了两个,这日子怎么过啊?小茹的孩子过年也不让见妈妈,孩子和我要妈妈。学习也学不下去了,同学们对她议论纷纷,她的精神压力很大,没办法只好给孩子转了一所学校。我一看到这孩子,我就止不住流泪。只能流泪,我有啥招儿哇!”

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四日,刘庆富(65岁)、朱千功(64岁)、刘淑华、高雨林四位法轮功学员在道里区薛家镇发放弘扬中华传统文化的神韵艺术团新年晚会光盘时,被新发镇小杨家村民于老四恶意举报,遭新发镇派出所绑架,后被道里区国保大队劫持到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

其实,法轮功学员都是一群修心向善的好人。在当今这个道德下滑,物欲横流的浊世,法轮大法象一股清流,涤荡着修炼人心境的尘埃。走进大法就是走进了一方净土,这里没有暴力,没有欺诈,人们互相关心,坦诚相待。法轮大法象一盏明灯,引领着人性的回归,这是人类应该万分珍惜的希望。

然而,在当今宣称高度发达文明的社会里,这一大群人仅仅因为坚持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却遭受着中共种种非人的迫害,十几年来,数不清的冤情一直在中国发生着。有的法轮功学员被抓几小时就被活活打死;有的在漫长痛苦的煎熬中离世;有的被注射破坏神经系统的药物致残致疯;有的甚至被活摘人体器官致死;更多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劳教,判刑,没收财产,开除公职,开除学籍等各种方式迫害,他们的家人也跟着饱受痛苦的折磨。由于江泽民和中共对法轮功的栽赃,陷害,使许多不明真相的世人对法轮功产生误解,才会出现象于老四这样参与举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

朱千功,哈尔滨市道里区榆树镇望哈村人,修大法后脱胎换骨。在修大法前曾经是吃喝嫖赌抽无恶不沾的人,脾气不好不说,还风流成性,酒醉时天不怕地不怕,还经常上派出所闹上一闹,在当地是出了名的混混。1997年,经人介绍,他开始修炼法轮功,大法的慈悲和高深的法理唤醒了这位迷失的浪子,一夜之间他抛弃了吸烟喝酒的恶习,更加明白了乱性的罪恶,他从此谨慎做人,洁身自好,抵制各种诱惑。刚刚得法的初期,从辽宁来一女子,以做生意为名,想尽办法接近他,诱惑他,但他已修炼大法,明白这是色的勾引和考验,他正面拒绝的同时也引导其人学习大法,后来那女人明白了修炼人都是道德标准非常高的人,就自动离开了他,不再有非分之想。在道德标准提高的同时,他竟惊喜的发现,自己顽固的胃痛、皮肤病、头痛病不知何时也不翼而飞了。他的变化也给家庭带来了和睦,有一个儿子离婚多年,可是儿媳仍然记着公公婆婆的好,还互有来往,没有因离婚而恩断义绝,这也成了一段佳话。

2000年朱千功因进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而被非法关押36天,期间遭受非人折磨,后被勒索2000元钱放回。2010年又因躲避警察抓捕流离失所半年。现在家里只剩下老伴儿一人,整日担心他的安危,又要持家种田,孤苦操劳。

刘庆富,道里区新发镇三姓村人,个体老板,此人少言寡语,表面看起来平淡无奇,但在他女儿眼里,他是一个非常伟大的父亲,他虽然家庭富裕,却衣着简朴,勤俭持家。他总是默默的为人付出,却从不图回报,有推销产品的大学生上门推销产品,即使自己用不上,他都要买一套,知道孩子们勤工俭学不容易。因为他修炼大法,虽然是老板,妻子却每月只给他很少的钱,但他无怨无恨。他在平凡中蕴育了超凡,期间隐忍了多少辛酸,外人是无从知晓的,这些恐怕只有他的女儿会理解一些,不然她怎么会那么佩服他的父亲,所以才会有为救父而身陷囹圄的壮举。

刘文茹,刘庆富的女儿,热情、善良又耿直,年纪轻轻,又有才华。从事会计工作。得法时还是个学生,那时上大学,大学生考试没有几个不抄的,修炼大法后,她严格要求自己,不再抄袭。99年以后多次遭到关押迫害,遭受毒打酷刑,仍然不放弃信仰,这次又因父亲被关押,而全力的奔走营救,被道理分局伙同新发镇派出所诱骗绑架。孝顺女儿却成了囚犯。

刘庆富和女儿双双入狱,家里只剩下老伴支撑自家的化工厂,忙里忙外,还要照顾刘文茹的女儿,每当看到日渐消瘦的孙女,因想念母亲而无心念书,又无人照顾饮食,刘婶婶都心如刀割,她多次为父女俩的事奔走公检法部门,打听情况,却每次都遭到互相推诿,无果而回。可怜一个老太太,在这场迫害中,承受着别人难以想象的压力。

刘淑华,娘家是道里区新农镇新立村人,出嫁到新农镇万家村,离异后搬到新发镇薛家屯,和女儿相依为命。她为人善良,知足少欲,虽然收入很少,却活的知足快乐,她的女儿说她的母亲就为别人活着了,甚至家里人都快顾不上了,虽然如此,却母女情深。眼下孩子快结婚了,身边却没了至亲的人,一提起母亲被关押迫害,她早已是泪眼朦胧,期盼思念之情溢于言表。

高雨林,家住群力乡小西屯,修炼法轮大法前,抽烟喝酒,脾气暴躁,打人骂人如家常便饭。97年前后开始修炼大法,因法轮功要求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他很快就把烟酒戒掉,也不再骂人了,此人心性刚正朴实,身材高大。修炼后家庭和睦,一家三口,其乐融融。此人一年四季无论上班办事,多远的路都骑自行车,六十多岁的人,身体象四十多岁。从他妻子的表情上就看得出来,大法使他们受益匪浅。曾经是幸福美满的家,如今没了主心骨,老伴既担心他的安危,还要为生计奔波,年龄大了,找个工作难上加难,往日的幸福已不复,憔悴苍老了许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4/14/哈尔滨市朱千功等四人被劫持大半年-326637.html

2015-11-18: 黑龙江省哈尔滨道里区新发镇朱千功、高雨林等被非法关押

哈尔滨市道里区新发镇朱千功、高雨林、刘庆富、刘淑华四位法轮功学员,至今被非法关押已两个月左右了。在十一月九日,刘庆冨的女儿刘文茹去道里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大队长王电明要见刘文茹,刘文茹进去后,就被非法扣留了四个多小时后,被送到哈尔滨拘留,现已九天了,没放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18/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二)-319316.html#151117233116-1

2015-11-09: 哈尔滨朱千功、高雨林、刘庆富、刘淑华仍被非法关押

截至2015年11月8日,哈尔滨市道里区新发镇四名法轮功学员朱千功、高雨林、刘庆富、刘淑华已被非法关押四十六天。

法轮功学员陈发被绑架当天走脱,新发派出所办案人赵志明仍领三、四名警察到康家屯陈发家翻墙进院欲再次抓人,未果,又去到康家屯老严头家骚扰,老严头(被绑架当天释放)不在家。赵志明接到国内国外200多个真相劝善电话仍置若罔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9/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18932.html#15118232928-49

2015-10-24: 黑龙江省哈尔滨道里区朱千功、高雨林、刘庆富、刘淑华被非法批捕

截至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二日,哈尔滨市道里区新发镇被非法转刑事拘留的四名法轮功学员朱千功、高雨林、刘庆富、刘淑华已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家属已经连续去道里分局数次,道里分局国保大队办案人钟刚维、卢军对家属采取不接待、躲避、见面推脱的态度。现四位法轮功学员的家属基本都接到办案人钟刚维和赵志明的电话通知,四个人的案卷都已经移交到道里检察院,均被非法批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0/23/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17986.html

2015-10-17: 哈尔滨朱千功、高雨林、刘庆富、刘淑华案卷被移交道里检察院

10月13日,黑龙江哈尔滨市道里区新发镇被非法刑事拘留的四名法轮功学员朱千功、刘庆富、高雨林、刘淑华中的三家家属到道里分局要人,办案人钟刚维、卢军一直推托家属,家属一再要求见办案人,后钟刚维、卢军到一楼见家属,说此案自己说了不算。新发派出所办案人赵志明为推托家属,谎称自己不管了,已将案卷移交到道里分局。

经核实,赵志明还是办案人,赵志明车牌号为黑A177FK,其妻王文杰是哈二十六中学教师。

哈尔滨二十六中学地址:哈尔滨市道里区机场路566号,邮编150078)

黑龙江省哈尔滨道里区朱千功、高雨林、刘庆富、刘淑华仍被非法关押

截至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五日,哈尔滨市道里区新发镇四名法轮功学员朱千功、高雨林、刘庆富、刘淑华已被非法关押24天,案卷仍在道里分局国保大队,办案人钟刚维、卢军一直推托、躲避家属。家属去道里检察院问情况,被收发室的门卫刁难阻拦说:这是衙门口,先打电话预约,才让进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0/16/二零一五年十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一)-317631.html

2011-04-30: 哈尔滨法轮功学员高雨林被绑架详情

二零一一年三月七日下午四点多,哈尔滨市道里分局国保大队出动四辆车(都不是警车)、二十多名警察,一名叫王新纯(坤)的警察对家属亮出警察证后,就开始翻箱倒柜大肆搜查。当时张道祥、高雨林和刚刚来串门的亲属徐淑坤(女)、赵会清(男)均被绑架,赵会清本人根本不修炼法轮功也被拘留十五天,后其家人行贿国保大队两万元钱,才被提前两天释放。高雨林因绥化劳教所检查出心脏病和冠心病而被拒收后返回道里分局国保大队,国保大队严教导员暗示高雨林说:“我打电话叫你家人拿五千元钱来就放你”,后又改口说:“我给你儿子打电话拿三千元钱就放你回家。”未得逞。高雨林又被返送看守所接连关押迫害二十多天,才于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八日被放回家。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30/二零一一年四月三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39893.html

2011-04-25: 哈尔滨法轮功学员高雨林被非法关押

黑龙江哈尔滨法轮功学员高雨林被非法劳教送往绥化劳教所,体检因有心脏病和冠心病拒收,现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市第三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25/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239555.html#1142423552-1

哈尔滨 呼兰监狱(原葛志监狱)联系资料(区号: 451)

2017-04-29: 五家派出所所长徐凯电话:13796119995、18845762222
主审法官:胡业林 电话18346585558
主要参与人员

检察院申诉科 张振霆 电话 13945122872
检察员王桂珍
检察员南喜华

审判长 胡业林:18346585558
刑事庭庭长 夏元祥 13936116628
审判员 郑贺 18904803939
代理审判员 徐静 15945109511
书记员 王博 13936058487

2017-04-26: 黑龙江省呼兰监狱通信地址:哈尔滨市呼兰区腰堡乡803信箱。邮编:150521

610办公室(监狱参与迫害法轮功主要部门):
主任张兆云 0451-57307353
13155518555 说打错了,不是本人
杜鹏18004663457 (此人特别邪恶,接到法轮功学员讲真相电话后,就骂人,嚣张地说:“就是我让人抓去关禁闭的,这事我已经干了十年了,你们能把我怎么样?你们打电话我就抓,就再关十五天等等)

2017-03-11:呼兰监狱迫害高雨林责任人信息:
呼兰监狱:
医院监区副区长腾东明13204621999

监狱610办:
电话0451-57307353
主任张兆云13155518555

狱政科:
电话:0451-57307353
科长许文龙15104668379
崔姓副科长13945658517
郭姓科长13114608797
杜鹏18004663457(职务不详)

2017-02-14:黑龙江省呼兰监狱信息:
通信地址:哈尔滨市呼兰区腰堡乡803信箱。邮编:150521
监察室 (区号:0451)
主任曲海 57307727 13244648000 18004663050
副主任李晔57307720 13100859993 18004663900 66366
吴树涛 18004663023
教育改造科
科长许文龙 57306610 15104668379 66705
副科长崔运波57307353 13945658517 66725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15-10-17: 道里区检察院:
地址:哈尔滨市道里区丽江路800号 邮编150070
检察长项海杰、副检察长何仲伟、办案人梁大树
办公室电话:045184353053 045184353056 王彦鹏 魏宏志
道里检察院门卫电话:045184353119
国保大队长王典明:13351100359
负责的大队长 预璐:15104609681
办案人卢军:13704806722
办案人赵志明:15945977955
办案人钟刚维:不详
姚守军15045652026
卢军13704806722
王新坤:15046046333、13359510616
王博:13936270049
警官张某:13704845357

办案人钟刚维车牌号黑AM7781,银色轿车。
办案人赵志明母亲和妻子王文杰都信基督教,其妻子是哈二十六中学外语老师,手机号为13199577177和15046082655。
王文杰通讯地址:哈尔滨市道里区新发镇机场路576号
二十六中学九年八班班主任  邮编:150078
国保大队电话:045187663148 87663151 87663153(多次打无人接听)
传真:045187663149
道里区公安分局:
地址:哈尔滨市道里区埃德蒙顿路23号 邮编150070
局长马为民045184371666、045187663101
政委刘凤升045187663102、045187663107、13603639166
副局长吕贯强 办045187663104
田吉兴045187663105、045184685428、13503636881
哈尔滨市道里分局国保大队:045187663153
大队长 阎立伟:045184303388, 13904605599
副队长 预璐:15104609681
教导员 孙文涛:13945146266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7-10-05, 9:29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