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7-17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湖北 >> 武汉 武昌区(水果湖地区,青菱戒毒所) >> 熊炜明(熊伟明), 男, 40

熊炜明(熊伟明)
7月19日前后,在“六一零”的授意下,武汉法轮功学员熊炜明被非法批捕。
个人情况: “武汉楚天专利事务所”专利律师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武昌区友谊小区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11-04-23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张苇(张炜) 熊炜明(熊伟明)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2-08-18: 武汉市武昌区法院对众多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武昌区法院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九日非法庭审七位法轮功学员:网球教练张甦、民企经营者张伟杰、专利律师熊炜明、司机冯震、华科大高材生冯云、幼儿教师夏阳、退休工程师韩淑华。该法院不顾法律和事实,非法裁判张甦六年有期徒刑,张伟杰五年,冯震五年,冯云三年六个月,韩淑华三年,夏阳三年,熊炜明三年缓刑四年。直接参与此次制造冤案的人员有:武昌区法院审判长黄源峰,审判员邓军、周宏钧,书记员陈原、童怡芸;武昌区检察院检察员张薇,代理检察员彭艳玲。判决书上的签名和记载,都是他们的犯罪罪证。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18/武汉市武昌区法院对众多法轮功学员的迫害-261680.html

2012-05-29: 武汉法院陷害无辜 非法庭审“七人连案大案”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九日,武汉市武昌区法院不顾警察众多违法事实,非法审理所谓法轮功“七人连案大案”。非法庭审持续了一天,程海等八位律师依法为学员做了无罪辩护,六个法轮功学员作了“法轮大法好”的陈述。理屈词穷的法官多次粗暴打断律师和法轮功学员讲话。

七位法轮功学员分别是:张甦、张伟杰、冯震、冯云两兄弟、熊炜明、韩淑华、夏阳,除了韩淑华和夏阳办理了取保候审,其余五位已被非法拘禁一年多,且受到不同程度的刑讯逼供和酷刑折磨。庭审前,张甦的律师已多次向各级部门递交了相关警察和法官众多违法行为的控告信,法院置若罔闻。

据悉,武汉当局炮制的所谓“七人大案”(原为九人,因两位法轮功学员离家出走拒绝出庭改为七人),是政法委头子周永康亲自指挥公安部督办的“要案”。二零一一年,周永康流窜到武汉后,亲自指示公安部督办了武汉市的两桩迫害法轮功的“大案”,“七人连案”是其中之一,该案在当局炮制的伪证找不到合适的法律条款的情况下曾被多次退检,但在今年四月周永康再次流窜到湖北之后,武昌区检察院于五月十九日强行启动非法开庭,枉法审理了这起所谓“要案”。

拼凑起来的“大案要案”

本次这个被捏造和拼凑的所谓“大案要案”,将原本不相干的人与事强行凑到了一起。所谓“罪名”是指控:张甦是武汉市法轮功总协调人;张伟杰协助张甦;熊炜明是通讯员,负责传递消息和向网上上传信息;冯震和冯云使用机器制作法轮功真相钱币;夏阳和韩淑华分别是江南和武昌的法轮功协调人。

这是一个拼凑的所谓“连案要案”,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将七位法轮功学员强行拼凑在一起完成的“罪名”。所谓证据,在庭审中,不是自相矛盾,就是“孤证”,从证据学的角度看,既不确实,更谈不上充份了。唯一提供“详尽证词”的关键证人刘东英没有到场。李红秀律师对刘英东的证词提出多处质疑,而程海律师则质疑是否有刘东英这个自然人存在。其他人的所谓“证词”主要是在洗脑班通过刑讯逼供、诱供和洗脑获得的。湖北省洗脑班的警察在逼迫张伟杰承认身份未遂时,就曾扬言说做个身份也要把他做成法轮功头头。

本案执法人员涉案违法之处众多,如非法绑架,非法拘禁,强迫失踪不通知家属,刑讯逼供等。张甦的律师程海已多次向各级部门递交了控告信,控告公、检、法、司多人涉嫌非法拘禁、玩忽职守、滥用职权等严重违法和犯罪行为。

八名律师当庭做无罪辩护

非法庭审一开始,律师程海就指出涉及的程序违法和依照司法程序须要回避的人员。程海律师首先提出公诉人张薇须要回避。张薇因为在本案中的多次违法行为,已被提起诉讼,属于涉案的犯罪嫌疑人。针对张薇不许律师阅读和复印案卷,涉嫌违背了《刑事诉讼法》的指控,审判长黄源丰为了给张薇开脱,居然说本案件涉及保密内容,可以不让复印。程律师认为审判长、审判员、书记员偏袒公诉人,导致司法不公,且这几人本都属于涉案的犯罪嫌疑人,所以无权审理此案,因此也须要回避。法官和公诉人一行人听后目瞪口呆,法庭一度出现僵持状态。

在案情调查中,程海等辩护律师发现当事人所遭受的绑架、非法关押在洗脑班、不通知家属、刑讯逼供等等,原本就是执法犯法和司法犯罪。张甦的律师程海多次向各级部门递交了张甦的控告信。熊炜明的律师也提出过质疑,称熊炜明曾六个月被关押在洗脑班,不符合司法程序。至于公诉人张薇,先是不许律师阅读案卷,后来让阅读后,又不许复印案卷。这可是执业多年的律师们头一次遇到的。

在法官的粗暴干涉中,有八名律师为当事人做了无罪辩护。律师的辩护使旁听者知道了,武昌区检察院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起诉这几个学员是毫无根据的。如张甦的律师指出,张甦的行为与“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是毫不相干的,因为他与邪教和破坏法律都没有任何关系。公安部目前认定的十四种“邪教”没有法轮功。还指出“两高”作为司法机构,也没有立法权,因此,它们的“司法解释”不仅不具有法律效力,而且是违宪的。所以公诉人对张甦等人的指控,属于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法律适用错误,建议合议庭宣判张甦等人无罪。

此次的审判长黄沅峰一直参与迫害法轮功,曾诬判过多名法轮功学员。本次被非法庭审七人中的冯震,二零零二年就曾被黄沅峰冤判七年。本次非法庭审,黄沅峰恶行仍旧,例如:将冯震的律师赶出法院;张甦一揭露所受迫害,就被打断不让他说话。

特别邀请函

非法开庭前一天,五月十八日夜里,武汉来了场暴雨,整整下了一夜,直到次日十点雨才停。之前几日,一份《邀请函》在民众中流传,众多武汉官员和市民收到了一封手机短信邀请函,希望当地民众5月19日前往武昌区法院旁听。

《邀请函》简介了本案:二零一一年四月初,中共恶棍周永康秘密流窜至武汉,半个月后武汉数十名法轮功学员陆续遭绑架,其中七人被污蔑为所谓“组织者”。七人分别为张甦(网球教练)、张伟杰(民企经营者)、熊炜明(专利律师)、冯震(司机)、冯云(华科大高材生),夏阳(幼儿教师)、韩淑华(退休工程师)。他们都是主流社会的善良民众,深得家庭、单位和社区的好评。比如张甦,是退伍军人,严格要求自己做好人,曾经把拾到的一根四十多克的金项链上交单位。七人之遭冤祸,竟是因为修炼法轮功,何其荒唐!此“大案要案”,在周永康操控下,由中共公安部督办。

《邀请函》揭露:这起被捏造出来的冤案,连中共武汉司法系统人员自己都看不过去,检察院曾多次以“证据不足”为由将此案退回。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九日,不肯死心的武汉市“六一零”迫使武昌区检察院对七名法轮功学员“并案”处理,提出非法诉讼,妄图炮制一起所谓“大案要案”。海内外劝善的真相电话涌入武昌区检察院和法院,非法审判一拖再拖。但在今年四月,中共恶棍周永康再次流窜到湖北之后,武昌区法院于五月十九日强行非法开庭,枉法审理这起所谓“要案”。

《邀请函》点明了此次正邪大战的三大看点:被非法庭审者之大善;中共江泽民、周永康流氓集团之大恶;周永康追随者们之大险。

其实,中共迫害法轮功已历十余年,却一直解决不了一个难题,即:依据中共自己表面上冠冕堂皇的法律,修炼法轮功合法,迫害法轮功有罪。因此,从迫害伊始直到现在,中共利用法庭审判法轮功学员都是偷偷摸摸,怕见光的。本次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广邀市民旁听,中共政法委“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恐怖组织)恼羞成怒,不仅限制受迫害法轮功学员家人旁听的人数,而且若家人也修炼法轮功则直接剥夺旁听权,并在法院四周遍布警察、便衣,躯赶、骚扰、抓捕前来旁听、支持的法轮功学员和善良世人。

法轮功学员当庭讲真相

六位法轮功学员作了“法轮大法好”的陈述。虽然时常受到法官粗暴的打断,张甦和张伟杰还是分别控诉了受到刑讯逼供;冯震揭露出市公安局“一处”曾经对他采取“诱供”手段;张伟杰更是质问法官:“凭什么抓我,我违反了哪条法律?破坏了哪条法律实施?”

冯震、冯云是俩兄弟。起诉书里说他们刻印了两万枚法轮功真相硬币。冯震的律师质疑了所谓证人“任某某”为何不出庭。

冯震指出,自己所做的都是合法的,修炼大法使他身心健康,“真、善、忍”就是好。冯云在补充陈述时说:我要说明一下为什么要在钱币上刻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因为多年来,所有的真相都被掩盖,我们没有任何渠道可以发出自己的声音,所以只能将真相刻在钱币上,让更多的人看见。这是被你们(中共)逼的。对于我做的事情,我绝无悔意。

非法庭审于上午八点半开始,持续到下午五点多才结束。张伟杰在最后陈述时对法官说:“你们明知道我是无辜的,还要昧着良心这样做(拼凑案件),还不是为了取悦共产党,这个共产党尽教你做坏事,我看你还是退出来的好。”

家属旁听被剥夺、被限制

虽说是开庭审理,但当天只有五位家属(冯震的妻子、冯震冯云的姐姐、张伟杰的姐夫、熊的岳母、韩淑华的儿子)被允许进入法庭旁听,其余都被堵在门口不让进去。其中有八十岁的白发老人,也有几岁的稚嫩小儿,都是当天被非法庭审的法轮功学员的家人。他们全都有一年多没见到自己的亲人。亲属们忧心如焚的在门外站立了一整天,其中有熊炜明的父母和妻子。

冯震冯云两兄弟的父母及冯震的女儿也在站立的人群中,多年前他们就以同样的心情忧心过这两兄弟的平安和期盼过他们的归来。冯震遭九次绑架,七年冤狱,冯云在上次遭绑架时几近丧命。两老曾带着孙女凄苦度日,没想到恶梦再次重演。这次两老专程从襄樊赶来,却没有看到两儿子一眼。

张甦家一个人都没能进去旁听,他的母亲和妻子早几天就被粗暴骚扰。为了阻止张甦的妻子程静到场,开庭前几天“六一零”指派人员几次试图绑架程静。还有的家属几天前就受到法院的威胁,连法院现场都不许他们去。

虽然没让家属入场,却有很多不认识的人拿着“旁听证”入场,后来得知这些人都是各个街道社区派来占位子、充门面的,很多人进去呆了一会就走了。

法庭外草木皆兵 八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

每次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当局都是如临大敌,这一次更是严防死守。五月十九日早上六点多钟,武昌区法院附近的路口就已戒备森严,几条路口都被封锁,路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特警和身着便衣的彪形大汉,还分布有街道及社区工作人员。法院门前的公平路上停满了警车和各式政府机构车辆,另一条侧路上的积玉桥派出所门前停着几辆特警车,车门大多是敞开的。据法院内部人说,他们都是头一天晚上就开始在那里守候了。

当天,所有过路行人都被盘问是否是炼法轮功的,而且强行打开背包检查,强迫辱骂法轮大法和大法师父。据悉有八位法轮功学员遭强行绑架,其中有徐玉兰,江夏区豹澥镇法轮功学员刘据珍,洪山区花山法轮功学员田春芳、李久兰、刘婆婆等等,家已被抄,电脑、大量真相币等财物被抢走。法轮功学员徐玉兰在警察抄家后才被释放,还有学员至今下落不明。

据现场的法轮功学员说,整个气氛阴森恐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29/武汉法院陷害无辜-非法庭审“七人连案大案”-258219.html

2012-05-29: 武汉法院陷害无辜 非法庭审“七人连案大案”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九日,武汉市武昌区法院不顾警察众多违法事实,非法审理所谓法轮功“七人连案大案”。非法庭审持续了一天,程海等八位律师依法为学员做了无罪辩护,六个法轮功学员作了“法轮大法好”的陈述。理屈词穷的法官多次粗暴打断律师和法轮功学员讲话。

七位法轮功学员分别是:张甦、张伟杰、冯震、冯云两兄弟、熊炜明、韩淑华、夏阳,除了韩淑华和夏阳办理了取保候审,其余五位已被非法拘禁一年多,且受到不同程度的刑讯逼供和酷刑折磨。庭审前,张甦的律师已多次向各级部门递交了相关警察和法官众多违法行为的控告信,法院置若罔闻。

据悉,武汉当局炮制的所谓“七人大案”(原为九人,因两位法轮功学员离家出走拒绝出庭改为七人),是政法委头子周永康亲自指挥公安部督办的“要案”。二零一一年,周永康流窜到武汉后,亲自指示公安部督办了武汉市的两桩迫害法轮功的“大案”,“七人连案”是其中之一,该案在当局炮制的伪证找不到合适的法律条款的情况下曾被多次退检,但在今年四月周永康再次流窜到湖北之后,武昌区检察院于五月十九日强行启动非法开庭,枉法审理了这起所谓“要案”。

拼凑起来的“大案要案”

本次这个被捏造和拼凑的所谓“大案要案”,将原本不相干的人与事强行凑到了一起。所谓“罪名”是指控:张甦是武汉市法轮功总协调人;张伟杰协助张甦;熊炜明是通讯员,负责传递消息和向网上上传信息;冯震和冯云使用机器制作法轮功真相钱币;夏阳和韩淑华分别是江南和武昌的法轮功协调人。

这是一个拼凑的所谓“连案要案”,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将七位法轮功学员强行拼凑在一起完成的“罪名”。所谓证据,在庭审中,不是自相矛盾,就是“孤证”,从证据学的角度看,既不确实,更谈不上充份了。唯一提供“详尽证词”的关键证人刘东英没有到场。李红秀律师对刘英东的证词提出多处质疑,而程海律师则质疑是否有刘东英这个自然人存在。其他人的所谓“证词”主要是在洗脑班通过刑讯逼供、诱供和洗脑获得的。湖北省洗脑班的警察在逼迫张伟杰承认身份未遂时,就曾扬言说做个身份也要把他做成法轮功头头。

本案执法人员涉案违法之处众多,如非法绑架,非法拘禁,强迫失踪不通知家属,刑讯逼供等。张甦的律师程海已多次向各级部门递交了控告信,控告公、检、法、司多人涉嫌非法拘禁、玩忽职守、滥用职权等严重违法和犯罪行为。

八名律师当庭做无罪辩护

非法庭审一开始,律师程海就指出涉及的程序违法和依照司法程序须要回避的人员。程海律师首先提出公诉人张薇须要回避。张薇因为在本案中的多次违法行为,已被提起诉讼,属于涉案的犯罪嫌疑人。针对张薇不许律师阅读和复印案卷,涉嫌违背了《刑事诉讼法》的指控,审判长黄源丰为了给张薇开脱,居然说本案件涉及保密内容,可以不让复印。程律师认为审判长、审判员、书记员偏袒公诉人,导致司法不公,且这几人本都属于涉案的犯罪嫌疑人,所以无权审理此案,因此也须要回避。法官和公诉人一行人听后目瞪口呆,法庭一度出现僵持状态。

在案情调查中,程海等辩护律师发现当事人所遭受的绑架、非法关押在洗脑班、不通知家属、刑讯逼供等等,原本就是执法犯法和司法犯罪。张甦的律师程海多次向各级部门递交了张甦的控告信。熊炜明的律师也提出过质疑,称熊炜明曾六个月被关押在洗脑班,不符合司法程序。至于公诉人张薇,先是不许律师阅读案卷,后来让阅读后,又不许复印案卷。这可是执业多年的律师们头一次遇到的。

在法官的粗暴干涉中,有八名律师为当事人做了无罪辩护。律师的辩护使旁听者知道了,武昌区检察院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起诉这几个学员是毫无根据的。如张甦的律师指出,张甦的行为与“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是毫不相干的,因为他与邪教和破坏法律都没有任何关系。公安部目前认定的十四种“邪教”没有法轮功。还指出“两高”作为司法机构,也没有立法权,因此,它们的“司法解释”不仅不具有法律效力,而且是违宪的。所以公诉人对张甦等人的指控,属于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法律适用错误,建议合议庭宣判张甦等人无罪。

此次的审判长黄沅峰一直参与迫害法轮功,曾诬判过多名法轮功学员。本次被非法庭审七人中的冯震,二零零二年就曾被黄沅峰冤判七年。本次非法庭审,黄沅峰恶行仍旧,例如:将冯震的律师赶出法院;张甦一揭露所受迫害,就被打断不让他说话。

特别邀请函

非法开庭前一天,五月十八日夜里,武汉来了场暴雨,整整下了一夜,直到次日十点雨才停。之前几日,一份《邀请函》在民众中流传,众多武汉官员和市民收到了一封手机短信邀请函,希望当地民众5月19日前往武昌区法院旁听。

《邀请函》简介了本案:二零一一年四月初,中共恶棍周永康秘密流窜至武汉,半个月后武汉数十名法轮功学员陆续遭绑架,其中七人被污蔑为所谓“组织者”。七人分别为张甦(网球教练)、张伟杰(民企经营者)、熊炜明(专利律师)、冯震(司机)、冯云(华科大高材生),夏阳(幼儿教师)、韩淑华(退休工程师)。他们都是主流社会的善良民众,深得家庭、单位和社区的好评。比如张甦,是退伍军人,严格要求自己做好人,曾经把拾到的一根四十多克的金项链上交单位。七人之遭冤祸,竟是因为修炼法轮功,何其荒唐!此“大案要案”,在周永康操控下,由中共公安部督办。

《邀请函》揭露:这起被捏造出来的冤案,连中共武汉司法系统人员自己都看不过去,检察院曾多次以“证据不足”为由将此案退回。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九日,不肯死心的武汉市“六一零”迫使武昌区检察院对七名法轮功学员“并案”处理,提出非法诉讼,妄图炮制一起所谓“大案要案”。海内外劝善的真相电话涌入武昌区检察院和法院,非法审判一拖再拖。但在今年四月,中共恶棍周永康再次流窜到湖北之后,武昌区法院于五月十九日强行非法开庭,枉法审理这起所谓“要案”。

《邀请函》点明了此次正邪大战的三大看点:被非法庭审者之大善;中共江泽民、周永康流氓集团之大恶;周永康追随者们之大险。

其实,中共迫害法轮功已历十余年,却一直解决不了一个难题,即:依据中共自己表面上冠冕堂皇的法律,修炼法轮功合法,迫害法轮功有罪。因此,从迫害伊始直到现在,中共利用法庭审判法轮功学员都是偷偷摸摸,怕见光的。本次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广邀市民旁听,中共政法委“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恐怖组织)恼羞成怒,不仅限制受迫害法轮功学员家人旁听的人数,而且若家人也修炼法轮功则直接剥夺旁听权,并在法院四周遍布警察、便衣,躯赶、骚扰、抓捕前来旁听、支持的法轮功学员和善良世人。

法轮功学员当庭讲真相

六位法轮功学员作了“法轮大法好”的陈述。虽然时常受到法官粗暴的打断,张甦和张伟杰还是分别控诉了受到刑讯逼供;冯震揭露出市公安局“一处”曾经对他采取“诱供”手段;张伟杰更是质问法官:“凭什么抓我,我违反了哪条法律?破坏了哪条法律实施?”

冯震、冯云是俩兄弟。起诉书里说他们刻印了两万枚法轮功真相硬币。冯震的律师质疑了所谓证人“任某某”为何不出庭。

冯震指出,自己所做的都是合法的,修炼大法使他身心健康,“真、善、忍”就是好。冯云在补充陈述时说:我要说明一下为什么要在钱币上刻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因为多年来,所有的真相都被掩盖,我们没有任何渠道可以发出自己的声音,所以只能将真相刻在钱币上,让更多的人看见。这是被你们(中共)逼的。对于我做的事情,我绝无悔意。

非法庭审于上午八点半开始,持续到下午五点多才结束。张伟杰在最后陈述时对法官说:“你们明知道我是无辜的,还要昧着良心这样做(拼凑案件),还不是为了取悦共产党,这个共产党尽教你做坏事,我看你还是退出来的好。”

家属旁听被剥夺、被限制

虽说是开庭审理,但当天只有五位家属(冯震的妻子、冯震冯云的姐姐、张伟杰的姐夫、熊的岳母、韩淑华的儿子)被允许进入法庭旁听,其余都被堵在门口不让进去。其中有八十岁的白发老人,也有几岁的稚嫩小儿,都是当天被非法庭审的法轮功学员的家人。他们全都有一年多没见到自己的亲人。亲属们忧心如焚的在门外站立了一整天,其中有熊炜明的父母和妻子。

冯震冯云两兄弟的父母及冯震的女儿也在站立的人群中,多年前他们就以同样的心情忧心过这两兄弟的平安和期盼过他们的归来。冯震遭九次绑架,七年冤狱,冯云在上次遭绑架时几近丧命。两老曾带着孙女凄苦度日,没想到恶梦再次重演。这次两老专程从襄樊赶来,却没有看到两儿子一眼。

张甦家一个人都没能进去旁听,他的母亲和妻子早几天就被粗暴骚扰。为了阻止张甦的妻子程静到场,开庭前几天“六一零”指派人员几次试图绑架程静。还有的家属几天前就受到法院的威胁,连法院现场都不许他们去。

虽然没让家属入场,却有很多不认识的人拿着“旁听证”入场,后来得知这些人都是各个街道社区派来占位子、充门面的,很多人进去呆了一会就走了。

法庭外草木皆兵 八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

每次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当局都是如临大敌,这一次更是严防死守。五月十九日早上六点多钟,武昌区法院附近的路口就已戒备森严,几条路口都被封锁,路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特警和身着便衣的彪形大汉,还分布有街道及社区工作人员。法院门前的公平路上停满了警车和各式政府机构车辆,另一条侧路上的积玉桥派出所门前停着几辆特警车,车门大多是敞开的。据法院内部人说,他们都是头一天晚上就开始在那里守候了。

当天,所有过路行人都被盘问是否是炼法轮功的,而且强行打开背包检查,强迫辱骂法轮大法和大法师父。据悉有八位法轮功学员遭强行绑架,其中有徐玉兰,江夏区豹澥镇法轮功学员刘据珍,洪山区花山法轮功学员田春芳、李久兰、刘婆婆等等,家已被抄,电脑、大量真相币等财物被抢走。法轮功学员徐玉兰在警察抄家后才被释放,还有学员至今下落不明。

据现场的法轮功学员说,整个气氛阴森恐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29/武汉法院陷害无辜-非法庭审“七人连案大案”-258219.html

2012-05-27: 非法庭审七法轮功学员 武汉公检法虚张声势
.......
武昌区法院打着公开庭审的幌子,公然违法。法轮功学员张甦的母亲和妻子被拦在门外不让进入旁听;张伟杰八十多岁的父亲和姐姐、侄儿不让旁听,只允许他的姐夫一人进去;熊炜明的父母、妻子、姐姐都不让旁听,只让他的岳母一人进去;冯震、冯云的父母从外地赶来想看看两个儿子也没能如愿;冯震的女儿从七岁开始就遭遇父亲关押、判刑,这次也没让见父亲一面。有律师质问:你们这是什么开庭呀,哪有自己的父母、孩子都不能旁听的!然而有很多拿旁听证的却不是任何人的家属,有街道、社区、六一零人员。

湖北武汉市武昌区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九日非法审判张甦、张伟杰、冯云、冯震、熊炜明、夏阳、韩淑华七位法轮功学员,公诉人是武昌区检察院的张薇,法轮功学员云萧的案件据说公诉人也是张薇。请给下列有关人员讲真相,特别是张薇。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27/非法庭审七法轮功学员-武汉公检法虚张声势-258147.html

2012-04-22: 武汉九名法轮功学员面临非法庭审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日及五月五日,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处暴力绑架的九位法轮功学员。这九名法轮功学员是冯震、冯云兄弟、张甦、张伟杰、熊炜明、夏阳、朱春莲、李国华、韩淑华。武汉市武昌区法院将对他们非法起诉立案。

冯震、冯云、张甦、张伟杰、熊炜明都聘请了北京律师为其辩护。

目前,冯震、冯云兄弟、张甦、张伟杰、熊炜明五位学员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市武昌区看守所。另四位学员夏阳、朱春莲、李国华、韩淑华曾被“取保候审”在家。但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七日,夏阳再次遭绑架,李国华、韩淑华及其家人也一直受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处的骚扰。

夏阳、朱春莲、李国华、韩淑华、熊炜明于二零一一年四月四日被绑架到武汉市汉口二道棚洗脑班,五天不让睡觉,遭受酷刑折磨,目的是让他们“交代”自己和出卖其他法轮功学员,后他们相继被转到青山区北湖农场洗脑班、湖北省洗脑班等地非法关押。

二零一一年六月,夏阳、朱春莲、李国华、韩淑华被“取保候审”;冯震、冯云兄弟先被关押在武汉市第二看守所,后到武昌区看守所至今;张甦、张伟杰、熊炜明被非法关押在湖北省洗脑班强制“转化”达半年之久,后转到武汉市第二看守所,再到武昌区看守所至今。

张甦在省洗脑班遭迫害随时有生命危险,武汉市第二看守所怕出人命三次拒收,经恶人施压第二看守所勉强收下。但被转往武昌区看守所不久后,出现生命危险,送到洪山监狱医院治疗被拒收。

湖北省“六一零”在以这一系列非法手段获得所谓“证据”后指使检察院非法起诉这些法轮功学员,但由于炮制的所谓“证据”完全找不到可以对应的法律条款,检察院先后将案卷退回。去年十月上旬,根据“上面”的指使,“六一零”再次指使武昌区检察院非法起诉,仍被退回。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九日,不肯死心的“六一零” 强行指使武昌区检察院对九名法轮功学员“并案”处理,提出非法诉讼,妄图炮制一起所谓“大案要案”。据知情人士透露,这起冤案是由周永康指使公安部“亲自督办”的。

负责此案的武昌区检察院检察官张葳,一再拒绝接见受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家属。被非法关押的学员在与律师见面时,讲述了自己在省洗脑班里所 经受的迫害,之后,律师再次会见学员受阻,连有关案情的所谓“卷宗”都不让律师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4/22/武汉九名法轮功学员面临非法庭审-256032.html

2011-12-20: 武汉九名法轮功学员面临非法庭审

在武汉市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的策划下,武汉法轮功学员张伟杰、张苏、冯震、冯云、李国华、熊炜明、夏阳、朱春莲、韩淑华等九人自二零一一年四月先后遭绑架,武汉市邪党公检法机构经过几个月的密谋,假借法律之名,炮制出所谓“大案”“要案”,于十二月十九日对九名法轮功学员非法起诉,起诉书已到武昌区法院,企图对九位学员非法判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20/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50775.html

2011-11-22: 二零一一年五月五日被非法绑架的熊伟明、张苏、张伟杰目前被非法关押在陶家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22/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49691.html

2011-11-05: 专利律师被劫持半年 家人突获一纸拘留证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二日被绑架的武汉法轮功学员、专利律师熊炜明,失踪已超过半年。期间其家人四处打探,奔波求告,找遍了各级“相关部门”,均无法得知其下落。

在半年多以后的十月二十五日中午,武汉市公安局一处的两名警察来到熊炜明父母家中,“送达”了一张“拘留证”。“拘留证”的日期是十月二十四日,“罪名”是所谓“刑法三百条”,并称熊炜明已于十月二十四日被转至武汉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

熊炜明的家人质疑为甚么半年多没有消息,却突然送来一纸“拘留证”,是否合乎法律,反被一处的警察斥责说“怎么这么多话?”

被恶警绑架抄家,被辗转关押

熊炜明,男,四十岁,上有七十多岁的老父母,下有一个五岁的孩子。为人温和,有耐心,乐于助人,说话轻声细语,工作认真踏实。

熊炜明原本是一名电子工程师,因为坚持信仰,進京上访,遭中共迫害,并失去工作。后来从事的工作是专利律师,这个行当要求有理工科的学科背景,同时又了解相关的法律条文,还要有文字的驾驭能力,对从业者要求比较高,工作压力很大,但客户和老板对他都很信任而且满意。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二日上午,熊炜明没有去上班,有三名警察到其工作单位,搜查了他的办公桌和办公电脑,声称熊炜明已被捕,不会再去上班了。熊炜明的家人得知消息后,去其家中,发现房间被抄的一片狼藉,电脑、手提电脑、打印机等均被抄走,满地烟头,满屋子烟味,还有七、八个空矿泉水瓶。此后其家人多方打听询问,都未能得知其确切的下落,也没有得到任何符合法律程序的通知,得到的只是不断的推搪或蛮横无理的拒绝。

市局信访处在多次推搪后称:“上级指示,有关法轮功的事,信访处可以不予接待。”并称“此事是『国保处’(一处)做的,任何人无权过问,去哪里告都没有用。”而“一处”则对其家人一再的敷衍、拖延和欺骗。

当听知情人说熊炜明被非法关押在湖北省板桥洗脑班时,其家人好容易找到板桥洗脑班,洗脑班竟然拒不接待,欺骗其家人,不承认熊炜明在里面,甚至不敢承认那里是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地方。而社区派去的所谓“陪教”,则多次上门欺骗熊炜明的家人,妄图利用亲情使其“转化”。

熊炜明被绑架后,被辗转关押了多处地方。先是在市局一处,后被送往北湖农场洗脑班非法关押和迫害。五月二十七日,被转送至湖北省板桥洗脑班非法关押和迫害。其间经历了长期不让睡觉,全天候(包括上厕所、洗漱)的跟踪监视,多个电视机对着大音量轰击等,以摧毁意志为目的,而且还可能在饮食中下了不明药物。七月十九日前后,被非法关押三个月以后,恶人又妄图非法对熊炜明下逮捕证,后未果。

十月上旬,不肯死心的市“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又指使恶人将熊炜明与其他几位法轮功学员共九人所谓的“并案”处理,妄图以“刑法三百条”的所谓罪名,向武汉市武昌区检察院提请起诉,意图炮制一起所谓的“大案”“要案”。

听说此事后,熊炜明的家人曾找到武昌区检察院询问,武昌区检察院明确答覆说,因为不符合起诉条件,“案卷”将被打回公安部门。而就在其家人从新燃起期盼亲人能回家的希望时,十月二十五日中午,市公安一处的两名警察送来了一份从法律程序上讲,至少六个月以前就应该送达的“拘留证”,又一次粉碎了其家人的希望,在他们还未愈合的心上又狠狠的撕开一道伤口。

当局没有对熊炜明这半年的被失踪有任何交代,反而在六个月零三天以后荒唐的补发了一纸“拘留证”,即使就法律程序而言,也根本就是形同儿戏,不仅不能弥补当局执法犯法的罪行,反而是罪上加罪。

而且所谓“刑法三百条”本身就界定不清,概念模糊。且不说所谓“×教”的概念法律上无法成立,而且“破坏法律实施”这个罪名也极为可笑和所指不明确。这种欲加之罪的态度,视法律为儿戏,践踏道德公义,执法犯法的荒唐行为,凸显了中共邪党的末世疯狂和穷途末路。

根据不同渠道汇集的消息可以看出,熊炜明的被失踪并非个案,四月二十二日当天,武汉市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同时被绑架,时隔不久的五月份,恶警又陆续绑架了一些法轮功学员。这些事件的共同特徵是,都没有任何的法律程序和文告,他们的家人都无法得知具体事由和亲人的下落。而在半年后,市“六一零”又公然指使恶警将其中九人“并案”,妄图炮制又一起所谓“大案”。并在绑架半年后,将其中三人“拘留”。

早期遭迫害事实

熊炜明原本是一名电子工程师,一九九九年时,他正在武汉一家电子公司任职,由于工作出色,被派驻到公司在北京的办事处工作。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发生,中共开始非法打压法轮功的时候,他正在北京工作。七二零前后,由于在街上被警察无理盘问时,承认自己是法轮功学员,而被非法遣送回武汉,连衣物行李都不让回去拿,行李还是同事帮忙带回武汉的。

二零零零年八月,熊炜明因为收留一位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被便衣跟踪发现,恶警串通公司的一位部门经理,将熊炜明骗出来绑架(流离失所的学员走脱),在青山区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一个月后,又被非法转送至青山区洗脑班继续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月,熊炜明与洗脑班中被非法关押的另几位学员一起乘恶警不备,一起正念闯出大门,从此流离失所,直到二零零一年二月,在北京天安门广场正念要求还法轮大法公道,停止迫害时,被绑架回武汉,非法关押于青山区看守所。

由于熊炜明曾从青山洗脑班公开逃出,受到上级连坐惩处的青山区恶警深恨熊炜明,扬言要狠狠的整他。熊炜明被非法关押于青山区看守所约十一个月,期间被迫害至一度四肢不能动弹,恶警还称他是装的。恶警曾用鞋底搧熊炜明的脸,致使他一只耳朵曾一度被打聋,全身被毒虫咬出十几个大疙瘩,后变成黑色的硬疙瘩,十年不褪。

由于被迫害得四肢不能动弹,恶警怕担责任,找不到非法起诉的理由,而劳教所又不收这样的,因此快速的将熊炜明非法劳教了一年,送回家“监外执行”。

回家后,熊炜明的身体得以恢复,但因为拒绝了公司要求他写一个所谓“不炼功保证”的要求,还是失去了工作。

正告迫害者

“六一零”这个非法的组织,一贯凌驾于法律之上,隐藏在行政机构之后,操控指使司法系统践踏法律、道德和公义。这些作恶者,一再无视善意的劝诫和上天的警示,死心塌地的执意害人。当真认为人间没有公义,世间没有天理吗?你们造下的每一份罪恶,伤害的每一个无辜的善良人,和他们的家人的眼泪,都是你们还不起,却必须一笔笔偿还的。停止作恶,拯救的并非他人,而是你们自己。

这里也劝诫公检法系统的相关人员,即使出于对法律本身的维护和做人的起码自尊,也不应任由“六一零”操控,甘做傀儡,跟随其作恶,任其如此羞辱法律。要知道当正义战胜邪恶之时,在正义的法庭上,作为具体执行者的你们,不会因为是受人指使而能够免罪。不要因为一时的利益、软弱或糊涂,毁了自己与家人的幸福与未来。

武汉市已有多人被“国际追查迫害法轮功组织”立案追查,也有多人被海外的正义法庭起诉,由于执意作恶而遭恶报天惩的也不在少数。前车之鉴不远,希望相关人员能悬崖勒马,为自己和家人的未来着想,不要再继续参与迫害和作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5/专利律师被劫持半年-家人突获一纸拘留证-248761.html

2011-10-29: 武汉法轮功学员熊炜明被非法关押于武汉市第二看守所

武汉法轮功学员熊炜明已于10月24日被转至武汉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

熊炜明于2011年4月22日被绑架,其后失踪已超过半年。期间其家人四处打探,奔波求告,找遍了各级“相关部门”,均无法得知其下落,自始至终也没有得到一片纸的正式文告。

在半年多以后的10月25日中午,武汉市公安局一处的两名警察来到熊炜明父母家中,“送达”了一张“拘留证”,“拘留证”的日期是10月24日,并告知熊炜明已被转至武汉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熊炜明的父母质疑为甚么半年多没有消息,却突然送来一纸“拘留证”,是否合乎法律,反被一处的警察斥责说“怎么这么多话”。

武汉市第二看守所在汉阳,据说是专门关押所谓大案、要案、重案的男子看守所,俗称“七处二所”。据悉,此事是由市610直接指使的。详情待進一步了解。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28/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48439.html

2011-10-25: 武汉市法轮功学员张伟杰、张苏、熊炜明现被非法关押在阪桥洗脑班,三人被当成重点迫害对像。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25/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248311.html

2011-10-05: 武汉“六一零”图谋起诉九名法轮功学员
近期,获悉武汉“六一零”和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处(一处)炮制伪案,图谋以莫须有的罪名迫害法轮功学员张伟杰、张苏、李国华、熊炜明、夏阳、朱春莲、冯震、冯云、韩淑华,向武昌区检察院提起起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5/二零一一年十月五日大陆综合消息-247537.html

2011-10-01: 武汉市六一零、公安对九名法轮功学员图谋起诉
近期,武汉邪恶“六一零”和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处(一处)以“莫须有”的罪名将张伟杰、张苏、李国华、熊炜明、夏阳、朱春莲、冯震、冯云、韩淑华九名法轮功学员当作全市所谓“大案”,交到武昌区检察院,图谋非法滥诉。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1/二零一一年十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47392.html

2011-08-09: 营救武汉法轮功学员熊炜明

几个月前,我的一位好朋友,户籍所在地为青山区虹蔚路冶金建筑研究所家属区的熊炜明,在自己家中失踪了,后证实被绑架、抄家。

熊炜明是一个温文尔雅,与人为善的知识份子,是一个遵循“真、善、忍”法理的法轮功学员,从来不会去伤害任何人,讲话都不会大声吵到别人。他上有七十多岁的父母,下有五岁多的儿子。当他父母知得儿子失踪,被绑架抄家的不幸消息后,有如晴天霹雳!

当全家人怀着焦虑不安、疑惑难解的复杂心情,多方奔走寻访,从市公安局信访办、市公安一处、青山区维稳办、到辖区派出所,甚至打过“一一零”报警,经过多方艰难查寻,在一些好心人的帮助下,最后终于得知:原来是武汉市公安局一处的一帮恶警,于四月二十日清晨上班时间,采用流氓黑社会的手段,将熊炜明从单独居住的家中秘密绑架,并抢走家中大量财物,将室内翻得一片狼藉。熊炜明先是被非法关押在市局一处,后转到江汉区在所谓“法制教育中心”(也称二道棚洗脑班,地址是长青一路四十号)非法关押,然后又送往武汉东郊的青山北湖农场秘密关押迫害,五月二十七日被送到位于洪山区板桥的所谓“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这里其实是臭名昭著,专为迫害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而设置的类似于法西斯集中营的洗脑班。在这里熊炜明進一步受到了各种手段的侮辱、摧残和针对肉体和精神的折磨。

七月十九日前后,在专为迫害法轮功学员设立的非法机构“六一零”的授意下,熊炜明被非法批捕。

我们不禁要问:熊炜明到底犯了甚么法?信仰真善忍做好人何罪之有?而这帮公安执法人员,拿着人民的血汗钱,不去保护老实善良的百姓,却要用这种见不得人的恐怖手段,绑架好市民?而且整个过程都没有任何法律手段、凭证,根本没有正当理由,这帮人是在知法犯法啊。甚至当家人找到公安局和板桥洗脑班时,有关人员还矢口否认、抵赖。无奈之下,家人找到省检察院和公安厅反映情况。六月初,市公安局一处和板桥洗脑班又无耻欺骗熊炜明的父母,称其过不了多久就会回来。本份的老人家听信了他们编造的谎言,满怀希望地在家中等待,直到七月十八日,等到的却是熊炜明已被非法批捕的消息。

面对这残酷的打击,两位老人悲愤交加,嘴里不信地重复着“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这就是发生在当今所谓“和谐”社会里百姓所遭遇的悲剧。

据多方了解,参与这次恶性恐怖绑架事件和关押洗脑迫害的有关责任单位有:

武汉市“六一零”,武汉市公安一处,省板桥洗脑班,青山区“六一零”,北湖管委会,青山公安分局,青山区红卫路派出所,青山区街虹蔚社区,冶金建筑研究所保卫部门等。“六一零”是甚么?是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一个非法组织,遍布各地各级政府,类似于纳粹盖世太保,罪恶纍纍。

现在熊炜明的处境非常危险,家人非常担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9/请营救武汉法轮功学员熊炜明-245136.html

2011-07-24: 武汉律师熊炜明被非法“批捕”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日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熊炜明,于三个月后的七月十九日前后被非法“批捕”。对法律稍有了解的人们会感到奇怪:按照正常司法程序,一般被拘捕三十七天以内,就需要决定“批捕”或放人,为甚么会时隔三个月后“批捕”呢?原来在中共司法者眼中,法律只是用来打压别人的工具,他们从来不打算用法律来限制自己的“执法行为”。

一、法轮功学员熊炜明遭绑架

熊炜明,男,四十岁,是“武汉楚天专利事务所”的一名专利律师。他外貌普通,一看就是一介读书人。接触过的人都觉的他为人温和,说话轻声细语,非常耐心,情感细腻。熊炜明单独居住在武昌徐家棚友谊小区,妻子因工作原因,带着五岁的孩子住在洪山区的孩子外婆家,熊炜明每个周末都会去看望他们,也经常带着妻儿去看望住在青山区的七十多岁的父母。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日上午,熊炜明没有去上班,两名警察到他工作单位,声称熊炜明已被捕,不会再去上班了。他家人得知消息后,去友谊小区家中,发现房间被抄的一片狼藉,电脑、手提电脑、打印机等均被抄走,满地烟头,满屋子烟味,还有七、八个空矿泉水瓶。

后家人经多方打听,也无法知悉熊炜明被绑架的原因、理由,及其下落。后来才得知那段时间有很多法轮功学员遭突然秘密绑架,熊炜明只是其中的一个,这根本就是一次毫无理由、而又蓄谋已久的一次绑架“行动”。

熊炜明所在的专利律师这个行当,要求有理工科的学历背景,同时又了解相关的法律条文,还要有文字的驾驭能力,对从业者要求非常高。熊炜明所在的事务所员工不多,按照事务所老板的话说,要招到一个合适的人,很难。因此,熊炜明工作压力很大,工作很忙,但客户和老板对他都很信任而且满意。熊炜明的突遭绑架,给事务所带来的损失非常大,而且无法替代和弥补。所以,事务所多次表示愿意作保,希望能让他回去工作,但被公安部门无理拒绝。而此后事务所还多次询问他的情况,寄望于他能被放出来,回去继续上班。

二、熊炜明被辗转关押了多处地方 恶人隐瞒实情

熊炜明被绑架后,被辗转关押了多处地方。先是在市局一处,后被送往北湖农场秘密洗脑班,(北湖农场位于武东以北更东边的北湖,属北湖管委会管辖,洗脑班是北湖管委会提供的位置。)五月二十七日,被转送板桥的省洗脑班。七月十九日前后,被非法关押三个月以后,熊炜明又被非法批捕。

三个月间,他家人未能得知熊炜明的任何实情、被非法关押的地点、及绑架理由,更得不到任何正式的、符合法律程序的书面凭证,所有消息都是从各种不同渠道传出来的,真假混杂。市局“一处”一再欺骗他家人,最早说二十四小时内给通知,后改口说三天内会有书面文件邮寄到家里,再后来说“学习”半个月、一个月,又变成两个月,直到三个月被非法批捕。即使被非法批捕的消息,也都是打听到的,根本没有书面或口头的正式通知。而且按程序,“批捕”后,人应该转往看守所,可直到目前,其家人仍无法得知熊炜明的具体下落。

期间,他家人找过市局信访办,市局一处,青山分局维稳办,辖区派出所,甚至打过“一一零”报警,但无论到哪儿,都问不出熊炜明的具体下落,甚至也无法得知绑架理由。后来好容易得知人在省板桥洗脑班,大老远找过去,不料洗脑班根本就不承认有这个人,甚至不敢承认那是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地方。

无奈之下,其家人找到省高检和省公安厅反映情况。于是“一处”和洗脑班又设法多方欺骗熊炜明七十多岁的老父母。先是在六月上旬打电话到家,说还有十几天就能到期,并让两位老人亲耳听到了熊炜明的声音。于是两位老人满怀希望地在家等待,到六月下旬又说要过了七月一日再说。七月一日过后,板桥洗脑班的“陪护”又上门,欺骗老人说还要等十几天,并给老人看洗脑班中的录像,说里面条件如何好,熊炜明情况如何好。被邪共整怕了的可怜的老人完全相信了邪恶的谎言,于是在满怀希望中一再等待,不相信旁人的提醒,也不再做任何营救熊炜明的努力。到七月十八日,感觉不对的老人再次到一处询问情况时,一处撕下了之前的伪善面孔,使两位老人猝不及防。此后,当得知熊炜明已被非法批捕时,两位老人完全被打击的不知所措,嘴里不停的重复:“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三.熊炜明被非法关押 洗脑迫害

据了解,熊炜明被绑架和关押的恶性事件中,责任单位除了武汉市六一零,市公安局一处,省板桥洗脑班,北湖管委会以外,参与的还有青山区六一零,青山区公安分局,青山区红蔚社区六一零,红蔚路派出所,红蔚社区、居委会,冶金建筑研究所保卫部门等。

根据报导出来的消息,熊炜明及同时被绑架的其他法轮功学员,经历了长期不让睡觉,全天候(包括上厕所、洗漱)的跟踪监视,多个电视机对着大音量轰击,等以摧毁意志为目的的迫害手段,而且还可能在饮食中下了不明药物。转到省板桥洗脑班后,面临的情况更为严酷。

板桥洗脑班接收人据说是要收费的,(原来每月是六千,现在是否“涨价”不得而知,)并要单位或社区出“陪护”的人(一般是邪党党员),如果没有单位或社区出钱、出人,洗脑班是不会收这个人的。而 “转化”一个人,洗脑班可以另外得到二万的“奖金”。所以洗脑班人员才不遗馀力、不择手段的迫害法轮功学员,采用包括毒打、不让睡觉、在饮食中和被褥上下药,精神洗脑等各种下三滥手段。

据了解,熊炜明的这笔洗脑费用和“陪护”,正是由青山区红蔚社区及六一零出的,对熊炜明的所谓日常情况的诬告材料,也是他们提供的。(说“诬告”毫不夸张,因为熊炜明户籍虽然在这里,但已有多年不在这个社区居住,只是节假日回来看望父母。)在对熊炜明的迫害的整个过程中,他们都知道而且部份参与了,但就是不告诉社区内天天能见到的两个焦急的、四处求告儿子下落的白发老人。冶金建筑研究所保卫部门也参与了诬告材料的提供。而在对熊炜明的迫害中,据说青山区公安分局特别卖力,并曾声言“一定要搞这个人”。

熊炜明被绑架和“批捕”的事件并非个案。据推断,四-五月份的大规模绑架事件,应该是又一次以造声势为目的的“行动”。先是周永康窜至武汉,然后由省市六一零下达“计划指标”,而地方六一零和分局、派出所、居委会等继而提交名单和诬陷材料来“完成指标”,再由“一处”出面绑架。在这个过程中,层层都参与了迫害。 七月三日,周永康再次窜至武汉,估计其后续的迫害“部署”,也一定与此人有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24/武汉律师熊炜明被非法“批捕”-244357.html

2011-07-23: 武汉“六一零”授意非法批捕熊炜明

湖北武汉法轮功学员熊炜明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日被绑架,七月十九日前后,警察在武汉“六一零”授意下将熊炜明非法批捕。

熊炜明被绑架后,被辗转关押了多处地方。先是在武汉市局一处,后被送往北湖农场秘密洗脑班,(北湖农场位于武东以北更东边的北湖,属北湖管委会管辖,洗脑班是北湖管委会提供的位置。)五月二十七日,被转送板桥的省洗脑班。他在被非法关押三个月后,于七月十九日前后被中共公检法部门非法批捕。

三个月间,其家人未能得知熊炜明的任何实情、他被非法关押的地点及绑架理由,更得不到任何正式的、符合法律程序的书面凭证,所有消息都是从各种不同渠道传出来的,真假混杂。市局“一处”警察一再欺骗其家人,最早说二十四小时内给通知,后改口说三天内会有书面文件邮寄到家里,再后来说“学习”半个月、一个月,又变成两个月,直到三个月被非法批捕。

期间,其家人找过市局信访办、市公安局一处、青山分局维稳办、辖区派出所,甚至打过110报警,但无论到哪儿,都问不出熊炜明的具体下落,甚至也无法得知绑架理由。后来好容易得知人在省板桥洗脑班,大老远找过去,不料洗脑班根本就不承认有这个人,甚至不敢承认那是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地方。

无奈之下,其家人找到省高检和省公安厅反映情况。公安局一处及洗脑班人员多次欺骗熊炜明七十多岁的老父母,先是在六月上旬打电话说还有十几天就能到期,并让两位老人亲耳听到了熊炜明的声音。于是两位老人满怀希望的在家等待,到六月下旬又说要过了七月一日再说。七月一日过后,板桥洗脑班的“陪护”又上门,欺骗老人说还要等十几天,并给老人看洗脑班中的录像,说里面条件如何好,熊炜明情况如何好。被邪共整怕了的可怜的老人完全相信了邪恶的谎言,在希望中一再等待,不相信旁人的提醒,也不再做任何营救熊炜明的努力。到七月十八日,感觉不对的老人再次到一处询问情况时,公安局一处警察撕下了之前的伪善面孔,使两位老人猝不及防。此后,当得知熊炜明已被非法批捕时,两位老人被打击的不知所措,嘴里不停的重复:“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据了解,熊炜明被绑架和关押的恶性事件中,责任单位除了武汉市“六一零”、市公安局一处、省板桥洗脑班、北湖管委会以外,参与的还有青山区“六一零”,青山区公安分局,青山区红蔚社区“六一零”、红蔚路派出所、红蔚社区、居委会,冶金建筑研究所保卫部门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23/武汉“六一零”授意非法批捕熊炜明-244335.html

2011-05-29: 武汉法轮功学员熊炜明已被转至湖北省板桥洗脑班

据悉,4月20日被湖北武汉市公安一处绑架的武昌区法轮功学员熊炜明,已于5月26日被转至湖北省板桥洗脑班。板桥洗脑班即原来臭名昭著的省汤逊湖洗脑班,约一年前搬迁至洪山区马湖村特2号。详情待了解。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29/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41604.html

2011-04-28: 武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全部被非法关押在市局一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28/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39753.html#1142802052-10

2011-04-23: 武汉市多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日早上,武汉市多名法轮功学员分别被从家中或单位绑架并抄家,

目前已知六人:冯震、夏阳、李国华、熊炜明和育山、朱春莲。时至四月二十二日上午,早已超过二十四小时,他们的家属仍未获任何书面或口头告知其亲人下落。一个共同特徵是事发突然,无任何预兆,并且时间上多避开家人,基本无旁人在场,而之前一个月有相关部门从侧面打听过他们及家人的情况。

相关单位互相推诿,先是说二十四小时后会有正式告知,让家人回去等消息,第二天又推搪说要家属三天后等消息,明显是邪恶一贯的欺骗手段。希望武汉法轮功学员相互转告,帮助正念营救,破除邪恶的新一轮迫害与构陷。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23/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39446.html

2011-04-23: 武汉法轮功学员熊炜明被绑架

湖北武汉法轮功学员熊炜明,于2011年4月20日早晨从家中被绑架。由于工作等原因,熊炜明一直单独一人居住于武昌徐家棚友谊小区,在汉口三阳路“武汉楚天专利事务所”上班。

4月20日上午,熊炜明没有去上班,两名警察到其工作单位声称熊炜明已被捕,不会再去上班了。其家人得知消息后,去友谊小区的家里,发现房间被抄的一片狼藉,电脑、手提电脑、打印机等均被抄走,满地烟头,满屋子烟味,还有7、8个空矿泉水瓶。由于家人至今未收到任何正式的通知,不知熊炜明被绑架于甚么地方,只好报警,当地徐家棚派出所声称没有绑架这个人,国保处也不承认绑架了人,最后才知道是市公安局直接绑架的,叫家属回家去等消息。

据说4月20日早晨同时还有几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都是市公安局“联合办案组”直接绑架,而且据警察透漏,最近似乎绑架了不少法轮功学员。联系之前的一些迹象,看来像是一个蓄谋已久的集体绑架行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22/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39386.html

2011-04-21: 武汉法轮功学员熊炜明遭绑架

武汉法轮功学员熊炜明于2011年4月20日或19日晚遭绑架。恶警未通知其家人,详情待進一步了解。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21/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39338.html

2011-04-21: 武汉三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今天(四月二十日)上午,武昌区青山区有三名法轮功学员在家,或在工作单位被绑架。

被绑架的三名法轮功学员分别是:

1. 李国华,非法迫害初2002年被非法被判7年,去年回家。刚回家1年,今天在单位被绑架;
2. 熊伟明 非法迫害初被非法关押一年,今天清晨被绑架;
3. 育山,清晨被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21/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39338.html

武汉 武昌区(水果湖地区,青菱戒毒所)联系资料(区号: 27)

2019-05-23: 相关单位信息: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检察院
地址:武昌陆家街299号 邮编:430060
检察长 付斌
副检察长 刘群 刘晓明 彭艳玲 陈红林 夏靖华 李莉 陈长奇 田勋红 张迎春
武昌公安分局:
地址:武昌区解放路248号 邮编:430060
局长 朱正兴 付志平
副局长 朱新钢
武昌公安分局国保大队
地址:武昌区解放路248号 邮编:430060
国保大队长 曾凡亮
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处:
地址:武汉市汉口发展大道188号 邮编:430023
国保大队 蔡恒 熊健 张宁 李萍 袁泉 吴志国 黄晓? 刘华
武汉市司法局
地址:汉口发展大道413号 邮编:430015
关太兵 杨维林
湖北省司法厅
地址:武昌洪山侧路22号 邮编:430071
谭先振 张正显
武昌水果湖派出所
地址:武昌区水果湖街水果湖路33号 邮编:430071
所长 刘继平
副所长 申东辉 李勇
指导员 詹勇

2019-05-19: 主办单位:
水果湖派出所: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水果湖街水果湖路33号
电话:02788085720
所长刘继平13006100997、02788085725
指导员詹勇
副所长申东辉18986091508
负责警察:刘汉水、

武汉市武昌公安分局: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解放路248号

局长兼政法委书记朱正兴027-88085301
副局长:朱新钢、周捷
国保大队:
电话027-88085380、02788085310、02788085320、88085382、88085383、88085384
队长曾凡亮13349956169

武汉610办公室副主任 吕山海18971036356办027-86739553宅027-88850789

区“610”主任陈传全027-88936279、13397111802

相关信息:
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检察院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陆家街299号 邮编:430060
电话:027-88116680、027-88115611、027-88114997、027-88114665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27)

2012-05-27:
张薇,武汉市武昌区检察院检察官,中南财经政法大学2000级学生,2004年大学毕业入检察院,31岁,其丈夫也在政法界,家有四岁的孩子。电话号码:13995687797

周滨,武汉市委政法委常务副书记,西南政法大学78级学生,联系电话:13607158198;027-65686799

赵端,武汉市武昌区法院院长,中国政法大学79级学生,出生年月1962年6月,联系电话:13707172079;电子信箱:jxzd2008@tom.com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11-04-23: 武汉市公安局地址:武汉市江汉区发展大道188号
电话: 027-85874400,027-85396789,指挥中心:027-85396280,办公室:027-85396400,政治部:027-85396500,装财处:027-85396650,纪委(督察室):027-85396666,经侦处:027-85395270,治安处:027-85397300,户政处:027-85394000,巡警处:027-85395040,刑侦局:027-85395140,出入境管理处:027-85395370,消防局:027-85398319,警卫处:027-85398100,网监处:027-85399200,信通处:027-85398000,监管处:027-84675191,交管局:027-85414444,法制处:027-85397550,禁毒处:027-85396000,经保处:027-85397000,市公安干部学院:027-85398044,离退休干部处:027-85395405,精管院:027-85398370,保安集团公司:027-85398950,保安押运公司:027-85398530,特警支队:027-85394100,外事处:027-85397635

成都武侯区法轮功学员王扬芳被迫害离世

据消息,四川成都武侯区玉林小区法轮功学员王扬芳去年在家中去世,具体时间不详。王扬芳,女,六十多岁,成都第七人民医院退休职工。自从1999年,王扬芳不断遭恶党人员非法关押、劳教、跟踪、骚扰、酷刑等迫害。

2003年8月21日,被成都市武侯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监外执行,这次她实际被迫害三年零五个月。据悉,她去年被绑架过,也不知什么时候回的家。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