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1-13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江苏 >> 常州市 >> 易松, 男, 26

易松
现就读常州大学零九级高分子理论研究专业的研究生易松,被常州市“610”关押
个人情况: 江苏省常州大学研究生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湖北麻城白果镇人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11-04-03
家庭成员: 儿女: 易松
夫妻/父母: 訚爱梅

易松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2-05-05: 迫害江苏省常州研究生易松的相关部门及迫害人员信息

《硕士研究生被劳教所电棍“改变你的肉体”》的文章中没有提供迫害者电话等详细信息,现在补充更多信息,希望有条件的海外法轮功学员打电话营救及讲清真相,让易松能够早日回到自由的环境中来。

涉案主要单位和责任人:江苏省常州市“610”办公室负责人季黎明;常州大学党委书记
史国栋,常州大学校长浦玉忠,保卫处处长王瑾,副处长李晓明、马建平、陆卫平;常
州市武进区公安局局长谢国正、政委朱清明、副局长尚建荣等人;部门还有常州市国家
安全局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4/二零一二年五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56668.html#125403919-36

2012-05-03: 硕士研究生被劳教所电棍“改变你的肉体”
江苏省常州大学09级高分子化学专业在读的硕士研究生易松,于2011年3月22日被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常州科教城派出所联合绑架,被劫持在洗脑班22天和看守所46天后,投入了方强劳教所继续非法关押,遭到警察的暴力威胁、电警棍电击等折磨。

2011年7月18日,指导员谷以利把易松叫到一个房间问他看书没有,易松说没有。谷说:“马上要对你采取强制措施,强制改变不了人心,但可以改变你的肉体。”

一、电击折磨

7月19日吃过早饭后,在谷以利的指使下,号房里六七个犯人围着易松轮流大声读一本污蔑法轮功的书,有的特意贴近易松的耳朵读。中午吃过饭要走出餐厅时,易松对着餐厅里上百名劳教犯人喊了三句口号:“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修炼法轮功无罪!”之后谷以利指使两名犯人把易松拉回四大队教育转化教研室,并强迫他蹲在地上。谷以利冲进来对着易松的脸狠狠地踢了一脚,易松刚从地上爬起来,又挨了重重的一巴掌,谷大叫一声“电警棍”走了出去。

随后,警察朱康林、姜信海把易松拉到会议室(会议室没装摄像头),指导员谷以利手持一根电警棍开始对易松进行电击,电了一会儿,警察潘月华(警号 3230299)大喝一声:“扒掉他的衣服!”,于是易松的上衣被扒掉了。这时会议室里一共有六名警察:谷以利、魏红惠、徐育鸿、潘月华、姜信海、朱晓云,有的在旁边看着,有的把易松按在地上,有的用脚踩在易松身上,谷以利用电警棍电易松的头、脖子、脸、嘴、后背、腋窝、手臂,还说“再拿一根来”,但没人去拿。

就这样电了很长时间,易松被电的大便、小便都失禁了,全身大汗淋漓,喘着粗气,趴在地上一动不动。这时,大队长徐育鸿要求易松表态认罪认错,易松被迫违心地说了几句认错的话,徐育鸿用手机录了音,朱晓云的脸上露出了非常得意的笑容,递给易松一杯水,把他扶到椅子上,谷以利开始对易松喊口号的事做笔录。做完笔录后,朱晓云带易松到洗漱房,看着他洗完澡,然后给他戴上手铐,送回号房。过了一会儿,潘月华又要求易松当众检讨认错,写四书(保证书、悔过书、认罪书、决裂书),并且威胁说,如果不写就要上报他喊口号的事,给他延期,在害怕再遭折磨的恐惧心理的驱使下,易松照办了。

这就是中共邪党怎样对待莘莘学子的,肆意践踏自己制定的法律,不择一切手段要把修炼“真、善、忍”的好人转化成“假、恶、斗”的坏人。

二、好学生遭警察劫持洗脑迫害

易松,男,26岁,湖北麻城白果镇人,江苏省常州大学09级高分子化学专业在读硕士研究生。因在常州大学散发法轮功真相光盘,于2011年3月22日被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常州科教城派出所联合绑架。

易松被绑架后,学校领导专门派老师向易松的宿舍同学、同班同学和实验室的同学、老师了解易松平时在学校的为人、表现,老师、同学对易松的评价是:心地善良、比较随和、很有正义感、科研能力很强,几乎没有说他不好的。但是这样一位好学生,却在没有任何法律文件、没经过任何法律程序的情况下,于3月22日晚被劫持到洗脑班(常州市锦海国际大酒店一楼),被常州市610人员进行强制洗脑。

4 月8日上午九点,易松的母亲一行三位妇女不顾家境贫寒,路途遥远,一路问到常州,希望见我儿子一面。不料常州“610”头目季黎明丝毫不考虑她们内心的痛苦,根本不听她的申诉,不停的当众辱骂她,并扣上“危害常州大学师生安全”的大帽子。家属们一再请求:“我们千里迢迢来一趟不容易,让我们见孩子一面吧!你也是为人之父,请你理解一个母亲见子心切的份上,就让她见见儿子也好安心!”季黎明说:“没那么容易!我现在代表党和国家在与你们谈话,而不是一个父亲的身份,不能见。”

家属一再央求:“我家易松聪明懂事,成绩优秀。我们家境贫寒,父母勤扒苦做省吃俭用的培养孩子读书,真的不容易啊!我们亲朋好友都盼着孩子有出息,我们也快等到这一天了。可是现在孩子被关着洗脑,已经停课这么长时间了,影响他的学业,毁了他的前途;二来易松从小温顺胆小,现在把他关起来强制洗脑,如果孩子压力太大,承受不了,精神受到刺激,父母接受不了残酷的现实,易松和这个家就彻底完了,这是我们最担心的。相信你身为知识份子,一定会比我们普通老百姓更珍惜人才,请让孩子尽快回校上课吧!”

保卫处人员说:“实话告诉你们,季处长现在担心的不是你们孩子的学业问题,他最关心的是怎样转化易松,不惜一切手段要转变他的思想,其它的什么都不重要。”

三、劳教摧残

2011年5月30日,在经历了洗脑班22天和看守所46天的非法关押后,易松被中共当局投入了江苏省方强劳教所继续非法关押迫害。

在劳教所期间,易松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样被强制洗脑转化,首先经过一个星期的谈话,然后每天被警察逼着看污蔑法轮功的录像和书籍,被逼着违心的写感想、思想汇报,稍有不从,就遭到警察的暴力威胁、恐吓、限制睡眠、电警棍电击等折磨。每位法轮功学员都被警察指派多名犯人24小时轮流监控,不许法轮功学员之间互相讲话,不许他们炼功,并且以减期、扣分来诱使、逼迫犯人严密监管法轮功学员。

由于易松坚持对法轮大法的信仰、不配合警察的强制洗脑,曾经遭到劳教所四大队指导员谷以利(警号3230421)的暴力殴打、长时间电警棍电击,遭到四大队教导员魏红惠(警号3230316)的多次暴力威胁、恐吓以及劳教犯人贾爱军的暴力殴打。

2011 年7月的一天,教导员魏红惠把易松叫到所谓的“教育转化教研室”与之谈话,要求易松写认识,被易松拒绝,魏立即狠狠的扇了他一巴掌。第二天,魏亲自到号房跟易松所谓“谈话”,再次要求写认识,被拒绝,魏对号长贾爱军说“晚上不许易松睡觉”。当晚深夜,巡逻的警察对值班的犯人说“让他睡觉吧”,于是值班的犯人才敢让易松上床睡觉。

7月19日,警察朱康林、姜信海把易松拉到会议室,指导员谷以利手持一根电警棍开始电击易松的头、脖子、脸、嘴、后背、腋窝、手臂等处很长时间,易松被电的大便、小便都失禁了,喘着粗气,一动不动。

每年省劳教局教育处处长唐国防都要来劳教所进行几次所谓的“验收”,每次“验收”之前,劳教所警察都会加强对法轮功学员的洗脑转化,强迫法轮功学员按照他们的要求说话、写材料。2011年11月19日下午,劳教所四大队谈话室,在经过了两天的谈话后,教导员魏红惠仍然没能改变易松的思想和言论,魏红惠开始凶相毕露,站起来,威胁道:“你是不是好了伤疤忘了疼了,那次用电警棍电你的时候,是什么感觉?”,易松说“痛”,魏说“要不要我天天给你制造痛苦?”,这时警察朱康林也过来助阵,恶狠狠的看着易松易松被迫改变自己的言论,魏的态度才缓和下来。魏还向易松反复强调,过几天“验收”的时候,不准在唐处长面前说自己被他们用电警棍电了的事情。

在劳教所里,类似的暴力威胁、折磨不仅发生在易松一个人身上,而是每一位法轮功学员身上。例如法轮功学员王彪因在号房炼功遭到大队长徐育鸿的恐吓,戴绍东被警察强迫抄写污蔑法轮功的书籍,周庆茂因不写感想、认识被多次电击,孙骁曾被警察用三根电警棍同时电击,曹锡江曾被警察送入康复楼(方强劳教所对坚决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实施严管、酷刑折磨的地方),指使犯人给他蒙上被子,拳打脚踢……。虽然近几年劳教所在表面上做了一些改善,每个号房都安装了数字电视,食堂伙食相对改善,法轮功学员不需要到车间去干活,劳教所也一直声称文明执法、实行人性化管理,但大量铁的事实证明,对法轮功学员的暴力威胁、折磨依然普遍存在。

方强劳教所四大队至今仍在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四名恶警:谷以利、魏红惠、徐育鸿、潘月华,以及他们的幕后指挥者—江苏省劳教局教育处处长唐国防。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3/硕士研究生被劳教所电棍“改变你的肉体”-256632.html


2011-05-24: 常州大学研究生易松被非法劳教

常州大学研究生易松,三月二十二日被常州市“六一零”非法关押在常州市锦海大酒店强迫洗脑(明慧网有此报道),四月十三日易松又被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转到常州市武进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

易松的家属多次去常州武进看守所、常州大学、常州市公安局要人,一直未能见上易松一面,五月十九日,家属再次到常州市公安局询问易松情况,才接到一份由常州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于五月十一日非法签发的劳教书,非法劳教易松一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24/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41350.html

2011-04-23: 法轮功学员易松被常州六一零非法劫持、洗脑

据悉,被江苏常州六一零劫持洗脑的法轮功学员易松于上周星期三(四月十三)被转送至常州武进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请知情人事提供详细信息及常州市公检法有关人员的详细名单和电话,以便加大力度讲清真相,清除当地操控恶人的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生命及因素,尽快救出我们的同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22/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39386.html

2011-04-14: 常州大学研究生被劫持 母亲要求放人

按:现就读常州大学零九级高分子理论研究专业的研究生易松,被常州市“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非法关押在常州锦海假日大酒店强制洗脑已近20 天,家属近日千里迢迢赶到常州市,“610”不让探视。具体负责此事的是常州市“610”头目季黎明和常州大学保卫科。以下是易松的母亲訚爱梅的呼吁。

我是易松的母亲。我的儿子易松在常州大学读研究生,3月22日由于坚持修炼法轮功,讲法轮功真相被常州“610”主任季黎明等人绑架隔离洗脑,失去人身自由,与我失去了联系。

前几天,我和亲属不顾家境贫寒,路途遥远,一路问到常州,希望见我儿子一面。不料常州“610”主任季黎明丝毫不考虑我们内心的痛苦,根本不听我的申诉,不停的当众辱骂我。并且仅仅由于我的法轮功学员的身份而给我扣上“危害常州大学师生安全”的大帽子,强行给我们录像,索要我们的身份证,跟踪我们,严重侵犯我们的人权。

我家住在麻城白果镇董家河村易家河坎湾,我以做衣服、换拉链、补破为生。我的丈夫易作元是白果织布厂下岗工人,常年在珠海打工。修炼大法前,我个性极强,经常为了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与丈夫婆婆吵架。整天为名为利争争斗斗,把自己的身体搞的一团糟。

从1990年开始,我的眼睛怕光,痛,不能睁开,无法干活。先后到武汉协和医院、黄州、罗田等医院,多方治疗无效。由于长期服药打针,药物的副作用导致胃痛、胃胀,三年不能吃干饭、硬食,只能吃点流食,晚上不能入睡,总是整夜整夜坐到天亮,真是度日如年啊!家中多年的积蓄为治病花的精光,生活一贫如洗。我记得1997年,从正月到六月,我病倒在床,半年来,就靠两个孩子(当时易松11岁,弟弟9岁)到塘里抬水用,煮面条吃。我人瘦得只剩七十多斤,双目几乎失明。村里的人都悄悄的说:“爱梅怕是活不了多长时间啦……”

1997年9月,一次偶然的机会,我们听说炼法轮功能祛病健身,就急急忙忙的搭车跑到白果街上去找炼功的人。没找到,准备回家,易松不愿走,劝妈妈“我们再找一下”,终于找到了一位法轮功学员,立即请了一本法轮功主要著作《转法轮》,迫不及待的看。看着看着,三年没吃过干米饭的我,竟在不知不觉中,边看书边吃完了一大碗白米饭!母子三人惊喜万分,一同走入修炼。我一身的病痛三天不翼而飞,几近失明的眼睛从此恢复正常,易松头痛、肚子痛的毛病没了,小儿子永松的饭量大增,身强体壮,弟兄俩再也没为一点小事打架了。

我们一家人都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人做事,法轮大法给我们家带来了健康、和睦、幸福,我以前那些自私、占强、贪婪、争斗等等不好的心在大法修炼中一点点的融化了,再也不为个人利益与人争吵了……修炼十几年来,我们身轻体健,再也没吃过一粒药,节省了一大笔医疗费,供两个孩子读大学,我没有向政府申请一分钱贷款,也没有领过一分钱救济金……季黎明让我先写悔过书,与法轮功决裂,然后才能见我儿子一面,当年我要是没有学炼法轮功的话,也许我早就见不到儿子了!是法轮大法让我绝处逢生,给了我全新的生命,给我这个穷家新的希望,我们全家感恩不尽,怎么可能去污辱大法呢?

易松性格温和,天性善良,自从他十一岁开始修大法后,更是处处为别人着想,时时对照“真善忍”:奶奶爱他孝顺,家中偶尔做点好吃的,他总要先送给奶奶一份;弟弟爱他大度,不管是吃的、穿的,还是学习用品,易松总是让弟弟先挑,弟弟不要的,再自己用;在父亲的眼里,易松是个懂事的孩子:他在山西大同读大学时,每月生活费只用二百多元。一元钱早餐,中餐晚餐只吃三元的,从来不买水果零食吃,生活非常节俭,但从不与同学攀比,从不叫苦。我用边边角角的弹力布为他做了一双布袜子,他穿了四年,一直到读研究生时,袜底磨破了,他还舍不得丢,让我补一下再穿……易松对我更是体贴,细心:他在家时,总是心疼我干活辛苦,总是抢着做家务,放了寒暑假,家务活他全包了,种菜、做饭、洗碗、洗衣、倒痰盂,什么脏活累活他都干。有时,我做点好菜给他们兄弟吃,易松总是悄悄的把一些好菜埋在我的饭碗里……

在村里,易松总是主动的帮助别人。一个邻居小孩不会做作业,他每天晚上过去辅导;另一隔壁十多岁的小男孩因为脚骨折,上了夹板不能动弹,易松就主动去照顾他,帮他接屎接尿……

上高中(寄宿制)时,有时天气骤然变冷,远处的同学没有带衣服的,易松就主动把自己舍不得穿的新毛衣送给同学穿;利用自己走读回家吃饭的一点点时间,帮同学们带菜、买包子、补鞋……同学的衣服破了,易松就带回家,让我帮着给缝好。

易松勤奋好学,常常名列前茅,家里墙上贴满了奖状。从小学开始,他就养成了晚上自觉学习的习惯;上高中时,下晚自习后,他回家学到十二点之后再睡;上大学时,如果寝室吵闹,他就到教学楼去学习,如果教室不安静,他就到图书馆或找一个僻静的地方看书。逢年过节,他也要抓紧时间学习,每年初一拜完年,做完家务,他就回房间静静的读书。

读大学、研究生时,校园里恋爱成风,男女同学出入成双,甚至租房同居,易松不赶潮流,洁身自好,潜心读书。

易松考上研究生,村里人都为他骄傲,山窝里飞出了金凤凰!村里人都羡慕我有福气,生了这么一个好儿子!其实我是沾了大法的光了!易松在这个世风日下的花花世界里,能够挡住外界的诱惑,这么多年来一直能够坚守善良和平坚忍,正是因为他心里对“法轮大法真善忍”的坚定信仰!当局现在把他关了那么长时间,不择手段、不惜代价的“转化”他,请问你们到底要把他“转化”成什么样的人?

前几天,我没能见到儿子本人,只看到了易松近期的照片。照片上易松目光呆滞无神,腰无力的哈着,一脸的压抑痛苦……我原本善良、知事、漂亮的儿子,二十天功夫,就被搞成这样!我真是心如刀绞!我很担心儿子的安全!有报道说,很多迫害法轮功的洗脑班给学员打毒针,把好人打的精神失常,有的洗脑班还把人整死逼疯……

我儿子易松修“真善忍”没有错,他有信仰自由,他传播法轮功真相是言论自由,都应该受《宪法》保护。翻遍中国所有的法律,没有一条法律涉及修炼法轮功违法。相反,对我儿子易松被非法拘禁、强制洗脑,侮辱、恐吓、不许亲属探视、殴打等行为恰恰是违法的。

信仰合法,迫害有罪。希望非法劫持易松的人早日释放易松,还他自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14/常州大学研究生被劫持-母亲要求放人-239058.html

2011-04-12: 常州大学研究生易松被劫持洗脑

现就读常州大学零九级高分子理论研究专业的研究生易松,被常州市“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非法关押在常州锦海假日大酒店强制洗脑己近二十天,家属近日千里迢迢赶到常州市,“六一零”不让探视。具体负责此事的是常州市“六一零”头目季黎明和常州大学保卫科。

家属们一再请求:“我们千里迢迢来一趟不容易,让我们见孩子一面吧!你也是为人之父,请你理解一个母亲见子心切的份上,就让她见见儿子也好安心!”季黎明说:“没那么容易!我现在代表党和国家在与你们谈话,而不是一个父亲的身份,不能见。”

据了解,易松三月二十二日被绑架,遭到常州市“六一零”日夜不停的施压灌输洗脑。除季黎明外,常州市“六一零”派出两人,常州大学派出两人形影不离的陪住监控洗脑。另外,学校还不定期的派出教师、学生轮番劝说他写不炼功的保证书。

易松,原籍湖北省麻城,在学校是公认的优秀学生,生活节俭,与同学相处和睦,搞试验项目很认真刻苦。 易松的父亲是下岗工人,长年在外地打工,母亲靠在街上摆缝纫摊,换拉链,补破维生。

四月八日上午九点,易松的母亲一行三人从湖北麻城赶到江苏常州要人,被安排在常州大学武进校区会议室等待常州市“六一零”头目季黎明。

十点多,三四个人冲进会议室,一进门就气势汹汹的叫喊:谁是易松的母亲?易松母亲上前自我介绍并询问儿子的下落和近况,他们并不搭理,却拿出摄像机给家属摄像。家属问哪位是季处长,他们仍不搭理。

易松母亲——一个老实巴交的农妇,由于二十多天不知儿子安危急的哭出声来,并一再请求要见见儿子。其中一个六十岁左右的大个子男人(后来得知他就是季黎明)拿出纸笔象审犯人一样逼问家属姓名、要求出示身份证。家属立即制止他们的摄像和无理行为,并质问他们为什么不经别人允许私自摄像,难道常州大学就是这样 ‘接待’学生家长的吗?季黎明辩解说:“我得知道我在接待谁,所以必须出示证件。”

家属说:“我们已经反复告知我们是陪同易松母亲来看望儿子的,你们这是在接待吗?根本上象在对待坏人。”

季黎明蛮横的说:“对!如果不是炼法轮功的就不这样接待!”并逼问:“你们三个谁说自己不是炼法轮功的,谁就可以见易松。”

家属声明:“法轮功只是一个信仰问题,你们怎么就对法轮功草木皆兵?”季黎明站起来说:“你们法轮功反党反社会,和海外反华势力勾结,将我的名字和电话登在明慧网上!对,我就是专门对付法轮功的!你们现在‘混’进学校(并指着旁边的一个男的),这就是常州大学保卫处的王处长,职责是保障学校师生的安全,你们已经影响到学校的治安!”

家属申辩说:“我们只是陪同一个母亲来看望孩子,我们三个妇女是从你们学校大门大大方方的进来的,怎么成了混进了的?再说,门卫并没有要求出示什么相关证件。那么请问我们三个妇女坐在会议室里影响了你们什么治安?”季黎明暴跳如雷:“你们法轮功就是不行!门卫没问你们身份是他们的失职!”家属接着反问:“那进入你们校门的标准是不是炼法轮功与否?”

季黎明理屈词穷的推脱:“这个问题放在后面再说。”继续态度生硬的强迫家属出示身份证,另一个人也准备做记录。陪同的家属说:“我们来看孩子,询问易松的情况,你们不理不问,根本不顾及易松母亲的哭诉和担心,却一味的在这里索要证件。我们的姓名和身份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易松的下落。”季黎明把本子往桌子上一摔,大声吼道:“你们法轮功不是在明慧网上说我在迫害易松吗!想看易松就那么容易?得让当地“610”人员带着不炼法轮功的证明一起来才能见!”

在他们进会议室之前,常州大学保卫处另一李姓副处长安排家属在会议室等待季黎明。家属一再央求:“我家易松聪明懂事,成绩优秀。我们家境贫寒,父母勤扒苦做省吃俭用的培养孩子读书,真的不容易啊!我们亲朋好友都盼着孩子有出息,我们也快等到这一天了。可是现在孩子被关着洗脑,已经停课这么长时间了,影响他的学业,毁了他的前途;二来易松从小温顺胆小,现在把他关起来强制洗脑,如果孩子压力太大,承受不了,精神受到刺激,父母接受不了残酷的现实,易松和这个家就彻底完了,这是我们最担心的。相信你身为知识份子,一定会比我们普通老百姓更珍惜人才,请让孩子尽快回校上课吧!”保卫处人员说:“实话告诉你们,季处长现在担心的不是你们孩子的学业问题,他最关心的是怎样转化易松,不惜一切手段要转变他的思想,其它的什么都不重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12/常州大学研究生易松被劫持洗脑-238930.html

2011-04-04: 湖北麻城法轮功学员易松被绑架情况补充

湖北麻城法轮功学员易松,三月二十二日在江苏常州另一所学校发真相传单时被抓,当地公安、学校以退学、判刑逼迫其写不炼功保证书,易松现仍被非法关押在常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4/二零一一年四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38558.html

2011-04-02: 湖北麻城法轮功学员易松被非法关押
湖北麻城法轮功学员易松,二十五岁,江苏常州大学二零零九级研究生,现被非法关押中,关押地址不详。

2011-03-31: 湖北麻城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地点不明

法轮功学员易松,男,25岁,湖北麻城人,现就读江苏省常州大学,零九级高分子理论研究专业研究生,现因修炼法轮功,近期被非法关押,强迫“转化”,关押地点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31/二零一一年三月三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38346.html

常州市联系资料(区号: 519)

2018-09-24:奔牛镇综治办:
电话:0519-83127513
沈云霞13585306663
周燕萍13961223588
郑邦卿13961411288
奔牛镇派出所:
电话:0519-83127832、0519-83216628、0519-83139139

2017-07-19: 江苏常州  武進区公安分局南夏墅派出所 派出所电话:0519-86483003

2017-06-29: 常州市国保队长:王维栋 手机:13775285313
常州市新北区610办:
电话:0519-85127627主任刘虹
新北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电话:0519-85152232、0519-85157609
大队长陈建伟
常州西林看守所电话:0519-83884253 83880833
所长:葛松年 霍所长 手机:13775281453
新北区检察院:
邱颖娴85118337、13776849956
符冰言85118320、13815015966
刘雪枫85118351、13961191982
李洪凯85118335、15961193112
张彦婷85118337、13775086000
周衍兵85172359、13506121308
刘民85118337、13506126658
将丹85118335、13961150678

2017-05-09: 迫害江苏省常州市孔建芬、曹洪娣等三人责任单位信息:
新北区法院:
地址:常州市新北区太湖中路28号,邮编213022
电话0519-85193187、85193110
刑庭副庭长邹玥13921085288、85193041
陪审员:汪克良、谈志平
书记员史璞頔
院长张宏伟
宋伯欣85193012、13813651878
何建明85193015、13813652078
朱志道85193013、13506149095
万小刚85193042、13606118367
王某83510726、 13506116166
陈洪85193092、13775121000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519)

610头目 季黎明 手机:13775282701
常州市610办公室电话:0519-86626093

常州大学办公室电话:0519-86330009
常州市公安局办公室电话:0519-86684000
常州市国安局电话:0519-86974481
常州市公安局总机:0519-86620200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12-05-05: 季黎明 常州市委“六一零”头目 13775282701(可以打通)
杨晓明 常州市公安局政委 13775281158(可以打通)
周小弟 常州市武进区国保大队大队长 13606111008(可以打通)
刘才良 常州市武进区国保大队中队长 13861138872(可以打通)
谢海明 常州市武进区政法委副书记
彭尧平 常州市武进区委“610办公室”主任

常州市国家安全局电话 0519-86974481
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分局 0519-86305000 0519-86590089
常州市武进区国保大队 0519-86305770 0519-86305791

常州市“610办公室”电话:0519-86626093
常州大学办公室电话:0519-86330009
常州市公安局办公室电话:0519-86684000
常州市公安局总机:0519-86620200

邮 编:213164
地 址: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滆湖路1号常州大学武进校区校办
名 单:常州大学党委书记:史国栋 常州大学校长:浦玉忠
常州大学副校长:孙小强 常州大学纪委书记:王凯全
常州大学副校长:蒋必彪 常州大学副校长:陈奎庆
常州大学副校长:丁建宁 常州大学副校长:王卫星
常州大学副校长:陈群

邮 编:213164
地 址: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滆湖路1号常州大学武进校区研究生部
名 单:陈颖(团委书记) 刘东飞(团委书记助理)

邮 编:213164
地 址: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滆湖路1号常州大学武进校区东区研究生部
名 单:陈智栋部长、陈若愚副部长、潘剑波书记、副部长、韩国防科长、李安平培养
科、刘江珅招生就业科科长陈艳鼎(招生就业科)、张明玉(综合科)

邮 编:213161
地 址:常州市新北区龙锦路1588 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
名 单:谢国正(局长)、朱清明(政委)、尚建荣(副局长)
电 话:(0519)86684000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