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4-19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齐齐哈尔市(第二看守所,第二监狱 ) >> 郑伟丽, 女, 58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11-04-01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8-02-13: 齐齐哈尔市郑伟丽坚守正信被迫害致残
齐齐哈尔市58岁的郑伟丽女士曾病得生活不能自理,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功后,病症全无,获新生。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氏一伙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后,二零零零年十二月郑伟丽去天安门广场为法轮功和平请愿,被警察双手腕缠毛巾反铐吊挂,铁链绑双腿套在椅子上,使身体悬空抻直,又猛力推使其身体悠荡起来。警察恶狠狠地说:“我让你终身残废,你到医院也检查不出来!”

在文化路派出所,警察又将郑伟丽的双手腕缠毛巾反铐,挂到开着的门上,反复的开、关门折磨;在劳教所被关两米见方的小号、坐铁椅子四十五天,被架着送回监舍时已不会行走。

二零零八年四月,郑伟丽向世人澄清法轮功遭迫害的事实,被河北涿州市国保610绑架,坐铁椅子全身浮肿下肢瘫痪,被非法判刑七年,二零零九年六月被送到河北女子监狱继续迫害:下肢瘫痪的她被抬到地上,四个人轮番看着不许睡觉,用棍子捅,每天二十四小时昼夜折磨,臀部硌的没皮了、心脏病、高血压、全身浮肿……

共产邪党的迫害使她致残,至今生活不能自理。下面是郑伟丽女士自述遭遇的迫害:

修大法命危获新生

我曾身患严重肾衰、胃病、心脏、肝等综合症,月子落下的病症使我夏天都得穿棉鞋。九零年天津、北京、保定的大医院都治不了我的病,生活不能自理,走路扶墙。无路可走的境况下,我信佛信基督也没找到解脱的办法。一九九七年看了法轮功书籍动真念想修,不久一切病症全无,重获新生。

自小我就思考太阳为什么转?人活着就是为了这口饭吗?我这么善良为什么得这么多的病、活得这么苦?天地为何如此不公?九七年七月邻居有法轮功的书,我看了后就想:我已病危是否够修炼标准?师父能不能要我?如果师父不要我我下世一定修!

几天后开始排尿,精神状况越来越好。一天,侍奉我的妈妈不在家,我就想:我是大法弟子我得去做饭,自那天以后一天比一天好转。我刚去炼功点时弟弟用车带我去学法,我穿着棉鞋上五楼得用两小时。几天后棉衣脱了,能正常上下楼了。法轮大法使我获得了新生!

三个月后我给一机关的局长家当保姆,一日做饭时不小心将手伸进油锅里,我禁不住喊了一声,我想:没事儿,我得把一大家人的饭做完。事后炼功打坐时手犹如万针在扎,炼完功我的手神奇的好了。局长一家亲眼目睹了大法的神奇,都走入了修炼。

讲真相遭反铐、吊挂、反串酷刑

自九九年七月建华区文化路派出所警察经常来家里不让炼法轮功,若说句炼,就给填劳教票子送双合劳教所。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早八点多我辗转来到天安门广场。警察、便衣几步一岗一哨,到处是大法弟子的呐喊声、抓人的呼叫声、警笛的嘶鸣声,一波一波的响起。我信步走到升旗的地方,站到那个位置时,突然间整个天安门广场平静了一瞬。我拉起横幅高呼:“还我师父清白!”顿时广场上空“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呐喊如潮,此起彼伏。三、四辆警车呼啸而至,将众法轮功学员推上车拉到前门派出所,将我分到昌平派出所,转到齐齐哈尔市驻京办事处。

我在办事处走脱回到当地,暂住在王伟华(被迫害致死)家,被建华区新江路派出所绑架,带到三中对过的刑警队。一进门警察喊:跪下。我不跪。那个警察上来一脚将我踹跪下,一直踹到办公桌底下,一把又将我拽出来,一脚踢在下巴上。我头“嗡”的一下,感觉下巴疼的掉下来,嗓子疼痛。问:说不说?我无语。他说:一会儿叫你舒服舒服。他把我带到一屋,屋内有两层铁床,他将我双手腕缠上毛巾反铐,从背后一下子绕一周大举到头顶,只听双臂骨头“咔吧咔吧”响,两个警察同时举着我胳膊将我挂到二层铺横栏上,用很细的铁链捆绑两条腿,再套在椅子上,使身体悬空抻直,又猛推使我身体悠荡起来。我疼痛的似乎五脏六腑分离,汗珠子立即下来了。见我不吱声,他们猛地踹我臀部一脚,身体悠动起来,心冲到嗓子眼儿。警察恶狠狠地:我让你终身残废,你到医院也检查不出来!一个所谓专案组的姓陈的人和几个警察哈哈大笑。

待他们将我放下来时双手双臂根本没有知觉。之后又将我带到文化路派出所,将我反铐往上拽,又将双手腕缠毛巾反铐站在凳子上将我挂到开着的门上,反复的开、关门折磨。二零零一年一月八日半夜将我送到齐齐哈尔市看守所。

在看守所因我不背监规不报号,双脚被砸四十八斤脚镣,与反铐的双手反串,八天后我绝食反迫害,才不让我报号了。四个月后,二零零一年五月,我被送到齐齐哈尔市双合劳教所继续迫害。

双合劳教所的铁椅子、小号、非法加期

二零零二年为庆贺法轮大法日,我们将毛衣拆掉绣条幅:庆祝师父洪法十周年、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好!于五月十三日早上七点半各监舍统一将条幅悬挂在窗口。警察班车早晨上班进入劳教所院子看到这一幕时,大队长王岩下车一下子就跪那儿了。警察们疯了一般,将各监舍十多名学员拖拽弄到四楼,坐铁椅子、绑暖气片上、关小号。小号没有窗,两米见方,白天黑夜也不知道,吃一小馒头、几根咸菜,不让洗漱。铁椅子拔凉,来月经的血就从椅子腿儿往下淌。双合劳教所因此起诉我们,欲对我们非法判刑。

十几天后洪所长、大队长王岩等人来到小号:你们没几天折腾的,你们是谁指使的?一圈一圈的问,没人回答。二十三、四天时,每个人的脚都肿的比鞋都大,站不起来,解手时都被架着,这时所长说:你们都这样了,必须说出谁指使的,承认你们错了就可以回去,回去后不挂条幅了就行。还是无人回答。待三十一天、四十五天,我们被架着送回监舍时,都不会走了。期间,各派出所到劳教所非法提审,因我们没有任何所谓的口供,双合劳教所欲对我们非法判刑的阴谋不了了之。最后我们每个人被加期四个月。我于二零零二年十月八日获释。

涿州国保的铁椅子酷刑导致下肢瘫痪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的一天夜半,我被警察绑架到五龙派出所,我绝食抗议,五天后放了我,自此我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四日,因坚持向世人讲真相,我被涿州市国保610绑架。上午十点半,在公安局二楼坐铁椅子,第二天上午听到另一室噼噼啪啪电棍的电击声和另一学员的呻吟声。他们找来一个专门审讯杀人犯的所谓高手欲对我审讯,进来一个男人:就是你呀,一会儿我会让你就是铁嘴钢牙也得开口,接着就打了我两个耳光,说:你等着吧!就出去了。又进来一个男人拿着一个白色的束腹带,从我的肩头缠到小腿,将我一圈一圈固定在铁椅子上(为防止因电棍高压电击身体猛烈弹起),这时“高手”等一群人进来,其中三人各持一电棍。“高手”问:说不说?一会儿可不客气了!其中一人问:这两天你怎么没上厕所?我说我原来患肾衰,他们一看我的脚肿大、全身浮肿,国保请示上边,结果没对我电刑。下楼时我不能行走,四个人抬着将我拉到涿州看守所。

看守所拒收,国保说:她骗你呢,刚才她还跑呢。在看守所,我被抬到大厅坐铁椅子,天天晒,昏迷住院,血压没了,我绝食抗议,他们用插管恶意来回推拉,致使鼻子流血。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八日,我被非法送到河北女子监狱迫害。

河北女子监狱转化手段:不让睡觉、关小号、长期睡地铺

我被弄到河北女子监狱十四监区,被围攻转化、放诽谤录像,四个半月后因下肢瘫痪送病号监区,又送小号转化:坐在水泥地上,后半夜两点睡觉,早六点起床。

二十多天后我全身浮肿躺着,突然去四个犯人按着我强行拽着我的手按手印,我被抬回寝室。警察:你已经转化了。我说:没有。警察:你已经按了手印。我:你们那是卑鄙手段,按手印的根本不是我。第二天我声明按手印作废!一个月以后,她们将我从床上抬到地上,就坐在地上,四个人轮番看着不许我睡觉,用棍子捅,手推,每天二十四小时昼夜折磨。

我被迫害的臀部硌的没皮了,心脏病、高血压、全身浮肿。我头晕目眩看人都是横的,地面是立起来的,三十多天大脑麻木,只有一点儿思维知道自己在,不能倒下。她们从上海将儿子弄到监狱,迫使我报数、挂名签、到大厅看新闻。我问儿子为什么来?儿子说您在这里我也没办法,您不见我,他们就不让我回去上班,一直住旅馆。我被迫妥协,之后极其痛苦!认识到自己不该报数、挂名签、到大厅看新闻。但是,我每次拒绝这么做,都全屋遭连坐罚站不让她们睡觉。我不想让她们受连累,一次次失败一次次痛悔。五年后我想做错的地方必须做好,横下心不再配合报数、挂牌、去大厅。这时不仅全屋而是全道子罚站,不让睡觉,遭到众犯人谴责。我深知她们卑鄙手段的无耻与险恶用心,决不妥协!这时队长说:如果你不报数她们得罚站一夜,你啥时报数啥时让她们睡觉。我说:我是最好的人,不是犯人,报数挂牌是给犯人用的,她们昏过去了也是你们的罪,从今天开始我永远也不报数不挂牌!下半夜两点以后所有人都上床睡觉。我每天昼夜在地上,下肢瘫痪,没人抬上不了床,不给被褥,几天后给被。地上潮湿,被褥很潮,身上起疙瘩。一天队长阴险的说:想上床?上床就给你抬上床去,不就报个数挂个牌吗?我不为所动,十个月后她们将我抬上床。

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三日,到监狱大门口让我签字,我不签。警察说不签别想离开监狱。僵持了近一个小时他们将儿子叫进去签了字,我才获释。

如今,我远离故乡,生活不能自理。我曾因被上大挂身体大活干不了,拎东西自己就松手了;稍一累着几天缓不过来;锁骨疼痛、后背放射性疼痛、双肩变形骨缝痛。

大法使我这个濒临死亡的人重获新生;共产邪党迫害使我致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2/13/齐齐哈尔市郑伟丽坚守正信被迫害致残-361073.html

2012-03-19: 被迫害致残 郑伟丽仍被劫持在河北监狱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法轮功学员郑伟丽女士,被迫害流离失所,北京奥运之前在河北涿州被绑架迫害致下肢瘫痪,被非法判刑七年、劫持在河北省女子监狱,上厕所或料理自己只能匍匐向前行,上不去床,只能靠人抱上床睡觉。即使这样,监狱也拒不放人。

郑伟丽女士今年五十二岁,在零九年六月十五日被非法枉判劫持到河北省女子监狱迫害。她是被人背着进监狱的门的,有两个犯人抓住她的两个胳膊往里拖,痛得她直喊,裤子、鞋全被拖掉了,身体擦着地。

郑伟丽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日去北京为法轮功伸冤,同年十二月二十二日遭绑架,走脱后又到北京立交桥等处悬挂真相条幅,再次遭非法抓捕。被转送回齐齐哈尔,文化路派出所恶警对她施行“上大挂”等酷刑迫害;先后在齐齐哈尔第一看守所、第二看守所遭非法拘押;在齐齐哈尔市劳教所非法囚禁,历经种种酷刑折磨,曾经被恶警拷在“铁椅子”三十三天,手、胳膊拧一圈死死的用铁铐子铐上,把脚也死死的铐住,再用绳子把手脚象捆猪一样的拴在一起,站不起来,也坐不下,又跪不住。

二零零三年,郑伟丽向世人说明法轮功遭无辜陷害的真相,再次被文化路派出所绑架,连续七天七夜遭遇老虎凳酷刑折磨。获释后在片警的威逼下被迫流离在外。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三日晚,郑伟丽女士在流离失所期间,在河北省涿州市南关党校附近的居所被桃园派出所绑架,非法关押在涿州市看守所。

时年四十八岁的郑伟丽遭遇国保大队队长商海军、指导员杨玉刚等人的种种酷刑逼供,妄图使其出卖其他法轮功学员,郑伟丽始终坚守信仰、正义保护其他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右臂失去活动能力,双腿萎缩,导致下身瘫痪。郑伟丽女士遭遇两只胳膊从后背上去将其吊起来的酷刑,每天两人轮班将她抬上抬下。

河北涿州市国保大队与齐齐哈尔市公安互相勾结,罗织所谓罪名,整理黑材料,对郑伟丽非法判刑七年,至今在河北石家庄监狱遭受非人迫害。

河北省女子监狱紧邻河北省女子劳教所,位于河北省石家庄市西南石铜路,许许多多法轮功学员在这里遭迫害。该监狱采用所谓“三人互监组”,就是两个犯人监控一名法轮功学员,利用普犯打骂法轮功学员胁从迫害,而且强制超负荷的奴役劳动,每天早晨七点到车间,晚上十点多收工,而且周日加班。有时干到夜里十二点多,累得人们趴在机器上睡着了,实在干不动了,才收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3/19/被迫害致残-郑伟丽仍被劫持在河北监狱-254390.html

2011-03-31: 黑龙江优秀教师高淑英屡遭中共警察迫害

......在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被迫害

酷刑残害

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三日,因为挂出“法轮大法好”的条幅,直属队队长王岩,副队长赵丽娟等人把高淑英、时淑芳、郑伟丽、肖红文、刘金玉、张立群、李静、孔祥利、张淑菊九名法轮功学员关进四楼小号刑事房。一大队有三名法轮功学员向警察讲真相要求释放这九名法轮功学员,也被拖进了刑房。四楼小号刑房每个屋只有一个双人床这么大,没有暖气,没有窗户,只有门上约宽一寸、长五寸的监视孔。每个小屋只能放一把铁椅子,为了使法轮功学员转化,特意从富拉尔基借来三十名恶警。恶警们二十四小时折磨迫害法轮功学员......

恶警陆娟用胶布把高淑英嘴粘上,王岩、朱干事等对坐铁椅子的高淑英拳打脚踢,每天二十四小时在酷刑中。不让洗手、洗脸、梳头,被撕打的头发蓬乱,手上脸上能搓出泥球。这十二名法轮功学员被折磨的不象人样,孔祥利、张立群、高淑英手脚、腿都肿得象馒头一样,成了紫黑色。腿、脚起了脓包,开始出水,之后就开始冒黄脓水,根本不能动;李静被打成重残,至今双腿瘫痪。时淑芳尿血;郑伟丽大小便失禁;刘金玉鼻子流血不止,一卷卫生纸都堵不住,身上衣服已成了血衣;张淑菊被折磨得只剩一口气,四十五天连续上刑从小号出来和她在一起的人都认不出她了......

郑伟丽两个膀子、胳膊残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31/黑龙江优秀教师高淑英屡遭中共警察迫害-238276.html

2001-11-02: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建华区和铁锋区公安局迫害大法弟子尤为狠毒,邪恶。以建华区为例,它们最先给大法弟子上大挂,将人胳膊反背到后面吊到高处,并将两脚悬空吊起,还用脚踢被吊的大法弟子,使其来回摇晃。还用电棍电大法弟子的小便部位(无论是对男性弟子还是女性弟子)。有的大法弟子承受不了,它们便让大法弟子骂师父,在这点上我们每个真修弟子都对它们进行了彻底抵制。它们还采用极为流氓手段造谣,迫害大法弟子,抹黑大法。被非法关押在建华区的两位弟子,王维华(男,22岁)和郑伟丽(女,40岁),郑因坚修大法被非法通缉,流落在外,借住在王维华家中,王在别人家住。两人同时被抓后,该区公安局给王上大挂,用刑逼迫王承认和郑有男女关系;又给郑连续上4次大挂,并让郑听隔壁王被上刑时的痛苦喊叫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1/2/18969.html#chinanews1102-1

齐齐哈尔市(第二看守所,第二监狱 )联系资料(区号: 452)

2019-03-20: 相关单位及责任人(区号:0451)
道里区法院
地址:道里区建国街118号,邮编(乘14、22、66、67、77、84、15、20、114、116等线路车在建国街下车)
电话:84869216
邮编:150076
院长:李少波
副院长:邹郅 孙庆伟 张羽
纪检书记:何治波

杨福祥84869235李春玲84869225曲志芳84801016戚嘉金84861016马云牧84869249
李建民84869224李春宇84869249张家明84869224刘玉杨84801017于江春84869264@
王薇84869252马旭84869249简成84869225@苗彧84801016杨雪84801016
唐红 85961151 18503601151
刘永清 85961138 18503601138
李春宇 85961079 18503601079
王新明 85961089 18503601089
檀东平 85961023 18503601023
员雷 85961039 18503601039
赵德成 85961038 18503601038
王丽 85961025 18503601025
李松青 85961026 18503601026
李瑛 85961029 18503601029
戴月 85961030 18503601030
李竞男 85961128 18503601128
刘国有 85961237 18503601237
赵新利 85961073 18503601073
马晶 85961049 18503601049
程爱萍 85961070 18503601070
杨帆 85961050 18503601050
葛秀莲 85961051 18503601051
徐烨岐 85961046 18503601046
张晓红 85961107 18503601107
李玉强 85961148 18503601148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