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9-28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河南 >> 周口 淮阳区(淮阳县) >> 张素芳, 女, 64

个人情况: 淮阳县城关醒众街72号

紧急成度: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3-12-17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2-11-29:河南淮阳县国保大队程维峰、窦明科等人恶行
.......
法轮功学员张素芳,女,六十岁左右。二零一二年农历六月初五夜里十二点左右被淮阳县国保大队程维峰、王建、许军、窦明科等人非法抄家,将大法书籍、MP3、现金、金银首饰全部抢走,把她铐在国保大队椅子上一夜。程维峰让她看电脑上以前她被判刑三年的过程,问是谁上网的,并让她在笔录上签字,她不签。下午四点左右,程维峰用巴掌在她脸上打,用书在她脸上乱砸。

第二天检查身体,张素芳喊:“法轮大法好”,并喊:“坏人抓好人了”。有一个年龄大一点的恶警,对着她的脸打。到了八点,程维峰一伙,一边拉着她一边骂,用皮鞋对着她的腰上踹,痛得她几天不能睡觉,一看呈青紫色。

六月九日,王建来非法提审她,说她给别人讲真相,要把她坐老虎凳上去。七月四日,批捕科说证据不足,程维峰又想坏点子,把她娘家新蔡县六一零李国青、国保大队长李冠军、还有驻马店六一零于队长三人找来,在淮阳住了三天,提审她两天,伪善说来看她,问问是谁将他们曝光的,他们合伙想报复。在看守所里,因为所长李西志打田桂兰,她向人揭露他,他恼羞成怒,用手往她脸上打,握着一把椅子跑着往她头上砸,几个人都拉不住,邪恶至极。

张素芳二零一一年六月三日刚从新乡监狱回来,淮阳县国保大队程维峰、窦明科说给他们曝了光,打击报复,将她又关进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1/29/河南淮阳县国保大队程维峰、窦明科等人恶行-265995.html

2012-05-26: 河南省新乡女子监狱恶警恶行
淮阳张素芳被残酷迫害情况

张素芳,女,六十四岁,曾先后数次遭到邪恶的绑架,被迫害中多次昏死过去。二零零八年六月四日,张素英再次遭绑架,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三日,被非法送往河南省新乡女子监狱迫害。在第九监区(邪恶“转化”大法弟子的监区),受迫害七天后的二十日又把她送到七监区。五十五天后,又被送回九监区,被单独关在一间号房。恶警从几个分队抽出来四个被“转化”的前大法学员每天对着张素芳念诽谤大法师父与大法的邪恶文章。每念一段,还要问她有何感受,还要求张素芳看着她们的脸,若一走神,就找她的事。这样连续半个月后,张素芳坚决不再听、不再看,这四个邪悟之徒就围着她转,折磨她,又是推、又是拉、又是按、又是抓。这时,张素芳高声喊“法轮大法好!”并喊正法口诀,她们都吓得松了手,告到恶警那里。此招不行,又变一招:找来五个人,由恶警带着让张素芳去逛花园。张素芳再次识破她们的伪善阴谋。软硬兼施都达到不了她们的目的。两个月后,即二零零九年九月十六日,恶警重新把张素芳送到七监区,一分队,由一个杀人犯和一个抢劫犯两个包夹对她实施迫害。她们长时间不让她去厕所,逼得她尿裤子。

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日,那个抢劫犯包夹找张素芳的事,张口就骂,不堪入耳;抬手就打,想打哪就打哪。过后,张素芳去问恶警,恶警反而说包夹有理(因为这是恶警们自己安排的)。张素芳的耳朵被打的疼痛难忍,检查结果是耳膜穿孔,已损伤。检查单子上写的清清楚楚。三四天后,张素芳的全身开始疼痛,脊椎骨、两肋也疼痛难忍。一直到三月十五日恶警大队长张晓娇(音)、常艳红(音)才把张素芳叫到办公室处理包夹打她的事。事情的结果却又是张素芳没理,再次受罚,包夹把她打伤却没事,医生的检查结果恶警们不承认。张素芳跟恶警讲理,她们就找来六个大个犯人,把张素芳抬进小号严管。一路上张素芳喊她们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行,恶警不许,叫犯人打她的嘴。两个犯人从两边一齐下手,张素芳被打的口吐鲜血,下边的牙被打掉两颗。到了小号,四个犯人把她摁在地上,再往老虎凳上抬,张素芳不配合,在小号里关了三天。期间,专门“转化”法轮功的邪恶主任去了两次,跟她讲条件,让张素芳再回九监区“转化”,被张素芳坚决拒绝。

二零一零年三月十八日,恶警把张素芳从小号弄到九监区的一分队,为她安插了两个包夹,一个是吸毒、贩毒犯人刘露,一个是杀人犯。刘露天天找她的事,打骂她。还有个号长是个卖淫的犯人,改善生活时不让张素芳吃。此监区邪恶至极,恶警与包夹处处、时时陷害大法弟子,殴打、辱骂成“家常便饭”,在地地道道的执行江泽民流氓集团的灭绝政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26/河南省新乡女子监狱恶警恶行-258105.html

2011-04-16:河南淮阳国保大队恶警李昌锋九年来的恶行
零四年 强抢张素芳家的财物 并将其投入看守所

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九日下午,李昌锋等九人窜到法轮功学员张素芳家,破门而入,又翻又扒又倒,把她的小百货翻了个底朝天,抢走大法书籍和私人物品。李昌锋翻出二百多元现金装入私囊。李昌锋等四人将张素芳按倒在地,反背双手捆住,李抓起一块破布塞到张素芳嘴里,不准她讲理,一动,恶警许军就打她,踢她。

恶警们将张素芳投进县看守所。张素芳遭许军毒打后,全身骨头象断了一样痛,三天三夜仰卧不能动弹,右边肋部肿起,早已痊愈的肺结核又犯了,口吐鲜血,水米不进,一直吐了四十八天,直至神志不清。

在此期间,李昌锋与一帮恶警又洗劫了她家,抢走现金、四千元存折、户口本和账条子,踢烂了钟表,临走时门也不锁,百货丢了个精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16/河南淮阳国保大队恶警李昌锋九年来的恶行-239114.html

2010-03-22: 淮阳法轮功学员张素芳失踪近一年
淮阳法轮功学员张素芳63岁,于2009年4月份失踪,至今未归,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3/22/220192.html#10321235510-1

2006-10-13: 恶人恶警在迫害法轮功的名义下百般作恶
张素芳,家住河南淮阳县醒众街七十二号。我于九九年农历正月初三得法。我得法前患妇科病、慢性结肠炎、肺结核(多年大口吐血)等多种疾病,是被医院判了死刑的重病人。修炼法轮大法后,所有疾病都不翼而飞,家庭也协调好了。

我被非法关押酷刑折磨 老伴含恨去世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邪恶铺天盖地的迫害下来,为了证实大法,向世人讲清真相,我三次到北京天安门喊冤。第一次被天安门广场分局抓去送到台湖派出所,一天后被拉出离北京一百五十里的地方给扔下车;第三次是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中午十二点左右我在天安门广场的血旗杆旁拉开了横幅“法轮大法好”,发自内心的喊出了“法轮大法好!”“法正乾坤!”“还我师父清白!”立刻被邪恶之徒抓到天安门广场分局,之后又被送到朝阳区看守所,受到朝阳区看守所百般折磨、酷刑迫害。

提审时我不报名字,恶警拎起我的衣服抓起痰盂把脏水倒进我脖子里;因为我炼功被罚靠墙站了一天;我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被罚蹲了两天墙根并不准上厕所;问我吃饭不,我不说,恶警们教唆四个犯人上来打我,把我的衣服扒掉光剩下内衣,然后它们穿着皮鞋对我拳打脚踢,打着嘴里还叫嚣着骂:“我叫你在这里领头,炼功、绝食都是你。”一直打了三个多钟头,把我全身踢的淤血青紫,口吐鲜血,倒在地上。

后来又把我拉到另外一间房里去灌食,把我的双手反背在身后捆上,里边还有二十多个同修用不同的方式捆,有手朝前捆的,有手朝后捆的,有拉射箭式捆的,有几个人扒的全身一丝不挂,仰面躺到地板上呈大字型分开固定,手脚和嘴用加宽胶布粘住冻一天一夜(当时气温是零下)。后来又把我衣服扒掉拉到二楼去灌辣椒水。

在二楼我看到另两名同修,一个因不报姓名,用了三天刑。第一天拉到外面外衣扒掉反捆在铁椅上,让他光着脚踩到雪上,然后恶警们照他脸拳打脚踢;第二天用同样的方式折磨并用冷水往脖子里浇;第三天又用同样方式折磨用热水往脖子里浇。另一个同修被恶人穿着皮鞋往裆里狠踢。

后来恶警们又把我拉到小宏门派出所,三天两夜不叫睡觉,车轮战熬我,他们一人两小时和我辩论,还把我锁到铁椅(老虎凳)上一夜不准我合眼。后来淮阳县公安局副政委任伟把我押到周口驻京办事处5天,我的衣服、鞋、钱全扣押在朝阳区派出所,让任伟去要他不去,到我离开北京时行李存据已过期没用了。

淮阳县的国保大队股长赵继山和王立群把我从北京带回,在火车上赵继山把我的手铐在铁栏上,列车员给我送来一杯水,赵继山说:“不准她喝,渴死她。”后来听我老伴讲,任伟叫人找他要一万元钱,老伴没钱,任伟不愿意,非逼着要,他通过县政法委命令民生办事处的头交了一万元给任伟,然后办事处的会计拿着一万元的条子叫我老伴签名,老伴不认。任伟把我押回时,从北京给我老伴打电话叫再拿一万元,否则把我关押看守所。这几年淮阳县国保大队和民生办事处多次去我家找老伴要那一万元钱,经常骚扰、恐吓、威胁、刁难,我又被长期关押,老伴连吓带气患了病无人照应,于二零零五年五月十八日离开人世。

二零零一年正月初五,陈家昌等人把我关押到淮阳县看守所长达近十个月(差两天),在这期间,看守所对我和其他同修迫害手段之残忍,令人发指。五月的一天早上四点,我发正念被管教吴金钟看见,汇报给带班所长王培栋。二人开了号门,王培栋照我脸就打个不停,随即把我拉到外边问:“你还炼不炼?”我说:“炼!”王培栋就一耳光扇到我脸上说:“你要再炼我叫你带二十八斤的大镣,叫两个人架住你的胳膊跑着趟镣!”

我不说不炼的话,就被趟镣。在我的双脚脚脖子磨的血肉模糊沾着裤腿时,恶班长石中杰手拿一根扁形木棍,上边钉了两排钉子,指着我说:“只要你说声不炼,马上停下来,镣去掉,不说就死在这里。”我心一横:“死又何惧!”后来一直趟到吃早饭了,他们才把我送到号房。两个号房的人都在吃饭,一看我的腿血淋淋的,震惊的把馍都吐了出来,放声大哭。我一直戴了九天镣他们才取了下来。

八月的一天,我与同修集体发正念,被看守所副所长郑现军发现,把我们全部拉到外边戴上镣,八个人连环扣成一圈,并恶狠狠的说:“我叫你们好好的练。”这样,我们吃饭、睡觉、上厕所全都得动,一直带了将近20天,去镣时郑现军挨个问“还炼不炼”?我就不说不炼,郑现军就不给我去,一直到我绝食骨瘦如柴,昏迷不醒了才去掉镣。人都被迫害到那程度了恶警还问:“炼不炼?”并说我绝食是苏玉金的主意,当着我的面把苏玉金捆到树上,恶警吴金钟上去打罢,郑现军又过去左右开弓打了一百多个耳光,打的苏玉金不省人事。

我绝食二十九天,恶狱医张多书给我灌食三次。第一次是绝食后的三天之后,张多书拽住我的头发按住我的脸;第二次拽着头发打,端了半瓢水;第三次是绝食的第十四天。同修们都担心怕我死在里面,就喊话给他们,第十五天张多书等人把我抬出去,仰面捆在一个长椅上,端了一瓢凉水,放一小包豆奶粉给我灌食,张多书穿着皮鞋的脚踩住我的手往里灌。在我绝食的第二十九天,即农历二零零年九月二十九日星期六,清晨三点多钟,我感觉一阵难受,叫了声“马大姐”(同修),她抱起我,我就啥也不知道了,昏死过去。等我醒来睁开眼,看见跟前站了六个人全是肩章帽徽的,张多书摸脉、量血压,也慌了,掂来两瓶生理盐水,我死活不挂针。到九点、十点左右时通知我叫我回家,民生办事处、派出所、国保大队来了七、八个人把我送回家,这时一百七十斤重的我只剩下七十来斤,在家休养了二十多天才能下床。

恶人恶警在迫害法轮功的名义下百般作恶

淮阳县有一个人叫苏训杰,十多年前通过别人介绍,我贷给他一笔钱(二万多元),后来我多次问他要都不给。我去上门要账,他有时骂我,有时夫妻俩往外推我,我要求换一下账条子又多次躲着不见,说好了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八日上午十点办理,他到时又躲起来不见,我站在门外三个钟头他才起床开门,把条子接过去就撕了个粉碎,我要求他重写一个,他不写,并动手打我(在他屋里),最后把尿水往我头上浇,随后又把我给他的真相光盘全交给国保大队的王全栋。王全栋买他一所房子还欠他几千元钱,苏就跟王说:“你只要把张素芳抓起来判她几年,欠的钱就不要你还了。”

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九日下午四点左右,王全栋、李昌锋、常怡军、许军、西关派出所两个人、北关派出所两个人、镇关镇田湾村的主任田好成共九个人到我家破门而入,进了门又翻又扒又倒,把我的小百货翻了个底朝天,把我的书、我家照片、好一点的东西和我上衣口袋里的264元现金抄走(钱是李昌锋掏走的)。我去夺我的书,李昌锋等四人把我按倒在地,反背双手捆住,我与它们讲理,李昌锋随手抓起一块破布塞到我嘴里,不准我动,一动许军就照脸打我,用脚踢我。最后把我的稍好一点的东西都拿走了,连我收拾的一袋废纸也给拎走了。四个人把我抬上汽车,十二点钟汽车开到淮阳县城西关停下来,王全栋看着我,我一动,他就打我脸,另有四个人上楼找我朋友(常人),问她家有我的书没有。她女儿说:“你们不是公安的吗?你们到这儿来干什么?你们也给老婆儿(指我)出出气,苏训杰欠人家的钱不还,还把人家给打个半死,往头上浇尿水,这还是人吗?他有钱请你们吃喝是不是?”到了国保大队,王全栋问我:“东西(苏训杰交的光盘)是从哪来的?”我没回答,质问他:“你是王全栋?”他不敢承认,自称姓李。

他们问不出什么就把我投入县看守所关押。由于我被这些恶人打的全身骨头都疼,三天三夜仰面躺着不能动弹,右边的肋部肿起,骨头象断了一样痛,早已痊愈的肺结核被苏训杰、许军打的又犯了,口吐鲜血,水米不进,一直吐了四十八天,直至神志不清,肋部也一直还在痛。我让狱医张多书捎话,让朋友把衣服、被子送来,他根本不捎话,反而又与李昌锋合伙洗劫我家,把我的枕巾(上面有“法轮大法好”的字)、桌子上的八元零钱、杯子里的几个光盘、四千元的存折、户口本、账条子拿走,钟表给我踢烂,走时门锁也不上,百货丢了个精光。这些个邪恶之徒从此又打起四千元钱的主意,第三次提审,李昌锋单独叫我把四千元钱取三千交给他,说让我自己保自己,给他三千做押金,一年以后不炼了还退给我,我不同意。张多书也为了分那几千元钱百般迫害我,单独对我讲,把几千元钱交给他,他给我跑事,我不同意。张多书在我绝食、趟镣、吐血四十八天生命垂危时不管不问,还对外边人说我没有事,当时号房里的人怕传染,怕我死在里边,都怨气连天的。就在我昏迷不醒时张多书又到我耳边说叫我取钱,说是给我看病用,还以此为借口骗走我朋友二百一十元,从朋友那骗钱得逞后,又故伎重施,第二次准备骗我朋友三千元,我朋友说:“只要张素芳写的有条子我就借给她!”他傻眼了。看守所的邪恶之徒看到人马上快死了,钱又要不着,才把我放回家。我回家身体恢复后,去国保大队找李昌锋,要他从我家拿走的东西,李不承认,说啥也没见着。这就是中共邪党的所谓“人民警察”!

以上是我九九年“七•二零”以来所遭受的迫害,今天我写出来,揭露、曝光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的滔天罪行,唤醒民众,立刻停止迫害!无罪释放所有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0/13/140040.html

2005-1-30: 为抵赖欠款 河南淮阳县恶人陷害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30/94532.html

2004-1-19: 河南省淮阳县大法弟子张素芳受迫害经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19/65242p.html

2004-12-01: 周口市大法弟子张素芳再遭恶人绑架
大法弟子张素芳,女,60岁,河南周口市淮阳县城关镇人。张素芳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按‘真、善、忍’做好人。99年7月20日江氏迫害大法后,张素芳进京上访为大法讨公道,后曾多次被绑架、关押。
2001年,张素芳被非法关押在淮阳看守所,她绝食抗议,抵制迫害,遭受野蛮灌食。释放后,因去安微省阜阳市散发真象资料,又遭恶人绑架,被送到阜阳市看守所,遭受非人折磨,伤痕累累,在看守所绝食抗议最后正念闯出。
今年10月2日晚10点左右,淮阳610、国保大队勾结淮阳县西关派出所,关派出所的不法之徒十多人,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非法闯进张素芳的住处,搜走大法资料,现金246元。更荒唐的是,他们把张秦芳的一袋废纸和一把铝壶也掂走,而后把张素芳绑架到淮阳县公安局,国安大队副队长常怡军对张素芳进行施暴,把其用绳五花大绑狠狠的在张素芳脸上打耳光打一路子不停。常怡军竟拿出竹竿照张素芳头部击打,大包起整个头,脸全肿了,青一块,紫一块的。最恶毒的是,他们把张素芳的肋骨打断,张素芳疼痛难忍,昼夜不能阖眼。

2003-12-17: 张素芳,女,五十多岁,因进京证实法,被关押。一次,张素芳同八位大法弟子发正念,被恶警郑现军看见,八个人同时拉出趟镣,脚都磨出血来,裤腿贴在脚脖上。每个人脚镣与另外两人脚镣扣一起,八个人扣串成一个圆圈,吃饭、解手、睡觉都很困难,带了七天七夜。恶警听说上面有人检查工作,才将镣去掉。张素芳被关押八个月一直不放,她绝食抗争。绝食第十天,王培栋、张多书领外劳人进号,对极度虚弱、时常昏迷的张素芳脸上打十几耳光,叫骂“叫你跟我过不去,谁叫你绝的食”。打罢,犯人将她抬出去插管灌食。张多书狂叫“灌死活该”。张素芳被多次插管灌食,二十五天后,她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看守所怕她死在里面,承担责任,才让家人抬出看守所。

周口 淮阳区(淮阳县)联系资料(区号: 394)

2020-09-08: 周口市淮阳区国保队长:程维峰 18336592069
警察:张沛 18336592312
警察:张喜民 18336592302

2020-08-15: 闫然生 周口东新区国保警察 18638095073
彭 磊 许湾乡派出所所长 18638095068
许新卫 许湾乡行政村干部 13839476467
许成杰 许湾乡行政村干部 15839460656
许刘涛 许湾乡行政村干部 15938614499

2020-05-13:
淮阳区委书记:马明超13838618138 18639481369
淮阳区区长: 王毅18639432369
淮阳区副区长:薛燕15936091699(分管:教育、宗教等)
淮阳区人大副主任:段业林 13781295888 13803941088(原公安局长,现人大主任)
淮阳县公安局领导班子分工:
李凤丽 县政府党组成员、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负责全局工作 。13592293696 13603949966 13903879716
王钟杰 公安局政委,负责政治思想、队伍建设、党建工作 。15936085388
张如意 副局长,分管交警大队、巡特警大队 。13903874032
殷秀福 副局长,分管刑警大队、禁毒大队、经侦大队、装备财务股、监管工作、情报中心、天网办。13608410592
郑艳芳 副局长分管治安大队、派出所、危爆管理大队、食药环大队、消防大队。13839463086 18939413086
陈文成 副局长 分管国保大队、反恐大队、网警大队、出入境管理股。
刘向东 纪委书记,分管纪委、督察、监察、审计,代管法制室、控申大队。
耿玉柱 党委成员政办室主任,分管政办室,代管警令室、110指挥中心、通讯股。
范闽杰 法院院长 0394-2618589 13707626028
严新爱 检察长 0394-2677001 13838663389
淮阳县法院审监庭庭长:梅殿军13608420739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07-05, 11:26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