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0-23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北京 >> 昌平区(朝凤庵;南口) >> 王雨(王宇), 男, 17

王雨(王宇)
北京电子科技职业学院王雨被“六一零”洗脑,目前仍不能返校读书。
个人情况: 北京电子科技职业学院(自动化工程学院)一年级学生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北京市昌平区长陵镇北庄村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10-12-26
家庭成员: 儿女: 王雨(王宇)
兄弟姐妹/伯父母: 高桂华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08-21: 北京市延寿镇综治办人员骚扰王雨的家人
2019年8月19日上午,北京市昌平区延寿镇综治办人员殷书岭给王雨母亲打电话,王雨父亲接的电话。殷书岭问王雨的手机号,王雨的父亲说不知道,又询问了王雨是否在家,王雨父亲说上班呢,没在家。殷也没在说啥就挂了。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8/21/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1)-391724.html#19820214213-1

2019-03-17: 北京昌平延寿镇派出所骚扰法轮功学员王雨
3月14日,昌平区延寿镇的片警和两个协警在大队人员的带领下,到王雨家骚扰,王雨上班没在家。他们在院子里拍照,还把大门上贴的福字上边的“真善忍好 法轮大法好”给撕下去了,说是换片警了,开“两会”过来看看。

3月16日中午,延寿镇派出所警察和两个协警又来到王雨家,进门问了问王雨在哪上班,说开两会,上边让过来看看,没有别的意思。一会儿就走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3/17/二零一九年三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84007.html

2017-06-13: 北京昌平延寿镇法轮功学员王雨遭骚扰
2017年6月12日的上午,北京昌平区延寿镇派出所警察,北庄地区的警察王德建、协警谷某,还有大队的一人,到延寿镇北庄村的王雨家进行骚扰,王雨在外边上班,家里只有王雨八十多岁的爷爷奶奶在家,他们到屋里就照像,把所有的地方都照了,他们非法抄走了师父的法像和两张法轮图像,当时他们没有任何的手续,也没出示任何证件,王雨的奶奶阻拦他们,爷爷还说:上次抓我孙子,我就被你们吓有病了,东西你随便拿哪行啊。警察不听劝说,还是强制的把个人的东西拿走了。王德建是新调来的警察,是这一片的片警。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13/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49583.html

2016-05-06: 试图绑架北京昌平区王雨的是怀柔区警察
北京昌平区法轮功学员王雨租住在昌平区百泉庄村的房子4月20日被不法人员敲门骚扰,试图绑架王雨。这是北京市怀柔区警察和昌平区马池口镇警察串通好的预谋绑架事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5/6/二零一六年五月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27634.html

2016-04-23: 北京昌平区王雨出租房被恶人蹲坑 试图绑架
王雨,男,22岁。16岁时曾因给同学讲真相,被北京电子科技职业学院--自动化学校伙同昌平区610办公室恶人绑架到昌平区洗脑班迫害。后又因王雨坚持不放弃修炼,2011年6月4日晚上九点,被大兴区亦庄派出所警察,和北京市国保到王雨延寿镇的老家绑架王雨,当晚王雨被非法关押到北京市第三看守所,一个月后,又被非法关押到北京市拘留所,后被非法劳教两年。从劳教所出来后,当地延寿镇派出所还几次骚扰王雨

2016年年初,马池口镇百泉庄居委会到王雨租住的地方查户口。今年4月17日,居委会两个女的又到王雨的住处进行登记。4月20号上午11点多,王雨被登记的出租屋有三个戴红袖标的男人(40岁左右)敲门骚扰,还说:“怎么没人呢,是不是反锁了?”敲了一会门,见王雨不在家,就走了。同时王雨出租房的街口两边有两辆车,一辆是黑色的,一辆偏白色。共六个昌平区国保便衣在蹲坑试图绑架王雨

参与这次预谋绑架的有北京市昌平区马池口镇派出所、昌平区马池口镇百泉庄村居委会、昌平区610办公室、昌平区公安局、国保、昌平区延寿镇派出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4/22/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26875.html

2015-11-05: 横遭摧残的花季(4)
……
北京电子科技职业学院(自动化工程学院)一年级学生王雨,家住北京市昌平区长陵镇北庄村,二零一零年时他十六岁。那年十二月初,北京电子科技职业学院总院的赵处长,伙同学院副书记杜彤到王雨的宿舍进行有目的的所谓检查,搜查出王雨书包里的法轮功书籍。北京电子科技职业学院自动化工程学院的老师和当地六一零到王雨家吓唬他的家人,六一零的人对王雨的家人说,要是不去洗脑班,就叫人把王雨送看守所,最少得判八年;学院的人威胁家人说,要是不去洗脑班,就不许再念下去。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早六点,北京电子科技职业学院总院赵处长、张惠清、杜彤以诱骗方式将王雨绑架至昌平区胡庄村的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一年六月五日,王雨再遭绑架,后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女子劳教所。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三十日王雨被父母接回家中,身体上有明显的被长时间用手铐铐过的疤痕,身上有腐烂、用绳子捆绑过的疤痕,并且走路明显的不正常,不能长时间行走。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5/横遭摧残的花季(4)-318407.html

2014-08-31: 王雨,北京电子科技职业学院学生,17岁,高桂华的侄子。
绑架洗脑:2010年,13天。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8/31/北京昌平洗脑班历年迫害法轮功学员情况-296708.html

2013-01-29: 北京昌平区少年王雨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三十日被父母接回家中。王雨在劳教所受到非人折磨,现手臂还有很深的被长时间铐过的疤痕没有消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9/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九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268327.html

2011-10-07: 北京少年王雨被非法关押在大兴新安劳教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7/北京少年王雨被非法关押在大兴新安劳教所-247600.html

2011-06-21: 北京少年王雨被非法关押在大兴看守所
北京电子科技职业学院─自动化工程学院,十七岁的学生王雨,因信仰真、善、忍,给同学、老师讲法轮功的真相,从去年十二月起,被北京“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非法劫持到洗脑班关押洗脑,王雨从洗脑班回来后,一直被北京昌平区“六一零”人员指使的恶人监视、骚扰,王雨被迫离家,“六一零”指使学校强迫给王雨退学,王雨回家后,“六一零”人员又逼迫王雨去学校,接受他们的继续监控。今年六月五日,北京“六一零”阴谋构陷,王雨再遭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大兴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6/21/242711.html

2011-06-12: 北京少年王雨再度被绑架(图)
北京市昌平区长陵镇北庄村十七岁的少年王雨,因为在学校(北京电子科技职业学院—自动化工程学院,位于北京大兴亦庄校区)给同学、老师讲讲法轮功的真相,去年十二月被“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劫持洗脑迫害十三天。

王雨从洗脑班回来后,一直被昌平区“六一零”人员指使的恶人监视、骚扰,王雨被迫离家,“六一零”指使学校强迫给王雨退学。二零一一年六月五日,王雨再遭绑架,现下落不明。

讲法轮功真相,十六岁少年受迫害

王雨幼年时就开始修炼法轮功,随着年龄的增长,更懂得按照“真、善、忍”去做事做人,从不与人争辩,真正做到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遇事为他人着想。在学校里,他处处用法轮大法的法理要求自己,学习也是名列前五名的好学生。王雨用自己的实际行动使他周围的同学和老师感受到法轮大法的美好,王雨还把法轮功学员遭受中共迫害的真相告诉给他们。在中国大陆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严酷环境下,这个正直的孩子却遭“六一零”洗脑班的恫吓、封闭关押和谎言洗脑。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初,王雨就读的北京电子科技职业学院的处长赵某(男)、学院邪党副书记杜彤(女)、班主任老师赵琳(女)等人慑于北京“六一零”的淫威,以检查宿舍为由,抢走了王雨的两本《转法轮》、一套法轮大法经文、三本《九评共产党》。之后,他们逼问王雨书是哪来的?并诬陷法轮功,说《九评共产党》是违法的,还说要给王雨停课。王雨据理力争说自己是凭实力考上这所学院的,没有违反学院的任何规章制度。王雨向他们要自己的东西,他们不给。

之后,王雨的班主任赵琳找到王雨,要王雨写炼法轮功的经过,善良的王雨就把法轮功教人向善,自己修炼法轮功受益的真实体会写了。但赵琳让王雨必须写上法轮功是违法的,王雨不肯写,班主任赵琳说这是学院邪党正书记张惠清及邪党副书记杜彤让写的。王雨就把法轮功的真相写成信,交给班主任,班主任赵琳看完信,心里知道法轮功好,小王雨是受冤枉的,但却不敢表示出来,还助纣为虐的干坏事,再次把信交给了杜彤。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早六点,王雨还没有起床,宿管老师来叫王雨,说书记杜彤要找王雨“聊聊”,叫王雨在宿管老师的屋里等她。一个小时后,杜彤来了,还没对王雨说甚么,手机就响了,有人给杜彤打电话说“车来了”。杜彤挂了电话就叫王雨上车,说去王雨家,跟王雨的父母谈他的事,但是得先去一趟总院(位于北京朝阳的芍药居)。王雨上车后,到了北京电子科技职业学院总院,赵处长、张惠清、杜彤等人又说不去王雨家了,要带王雨去一个地方。

这期间,十二月的中旬,昌平区长陵镇的两个人来王雨家,找王雨,并抢走了王雨的一本《转法轮》,其中一人姓柴。

就这样,没有任何道理和理由,王雨被绑架到位于昌平区胡庄村的洗脑班,由昌平区区委“六一零”办公室孙爱平等人对王雨進行洗脑迫害。昌平区“六一零”设在胡庄村的专给法轮功学员洗脑的所谓“转化班”,是在一农家院里。走廊按上了门,里边一共有好几间房,王雨在一间被洗脑,在另一间住。

在洗脑班,王雨被反锁在屋里,屋中反覆播放中共给大法和大法师父、大法修炼人造谣的话,尤其是香港的“凤凰卫视”里给大法、大法师父造谣的谎话,和央视自编自演的天安门“自焚”伪案。昌平“六一零”办公室主任齐某及孙爱平、廉学玉,还有一个姓刘的专门对王雨洗脑迫害,逼迫王雨写保证不修炼法轮功的“三书”(放弃信仰的悔过书等),诱使王雨在他们拿来的 “三书”上签字,对年少的王雨進行精神迫害。

一直到放寒假,过完了新年,二零一一年一月五日,王雨才从邪恶的洗脑班回到家。寒假里自动化工程学院院长苏波、杜彤、张主任、白宇等人,多次去王雨家骚扰。

二月二十二日开学后,学院邪党副书记杜彤再次找王雨,逼问王雨从洗脑班回家后,跟没跟炼法轮功的人联系、接触?还恶毒地诱导王雨平时不要按照“真、善、忍”去做,让王雨入邪党的团。学院的白宇、王记新,又到王雨的宿舍,又让王雨打开书包接受“检查”。昌平区“六一零”的人还对王雨说:看到有宣传法轮功的就举报,举报一个人两千元。

昌平区“六一零”对王雨家人的迫害

在此之前,北京电子科技职业学院自动化工程学院的老师和当地“六一零”到王雨家吓唬他的家人,当地“六一零”的人对王雨的家人说,要是不去洗脑班,就叫人把王雨送看守所,最少得判八年,学院的人也对王雨的家人说,要是不去洗脑班,就不许再念下去了。可怜王雨父母老实胆小,家庭经济情况又不好,几千块钱的学费已经交完了,实在不舍得让儿子没有学上。王雨从邪恶的洗脑班回家后,寒假里自动化工程学院院长苏波、杜彤、张主任、白宇等人,多次去王雨家骚扰。

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五日,王雨的大妈高桂华又被昌平区“六一零”绑架到昌平区胡庄村“转化班”洗脑迫害遭非法关押、洗脑长达五十多天。期间高桂华的八十岁的婆婆等家人多次去洗脑班要人,都被以廉学玉为首的昌平区“六一零”恶人蛮横拒绝。

王雨同家人几次去昌平区胡庄村洗脑班看望高桂华,给她送衣服,“六一零”人员廉学玉不让见,多次刁难。廉学玉还逼问王雨:那篇文章是不是你上的网(指明慧网上三月三十一日发表的《少年王雨遭北京昌平区“六一零”洗脑班迫害》一文)?廉还威胁说:齐主任(齐某,昌平区“六一零办公室”头目,恶党党员)还要到你家里去呢!他也想去“看看”(其实是威胁)你的父母,要问你那东西谁写的。

王雨的奶奶、高桂华八十多岁的婆婆,去洗脑班要高桂华回家,廉学玉竟毫无人性地威胁老人说:“快回去,不然我就打一一零”。之后,廉学玉公开叫嚣:把高桂华 “送走”(即非法劳教),再收拾那小子(指高桂华的侄子王雨)。

一直遭骚扰 再度被绑架

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二日,王雨和他的朋友到昌平区西环南路附近买像框,王雨去买矿泉水,一保安来问王雨的朋友“你认识他吗?”朋友说:“认识,他是我朋友。”保安就走了(意图绑架王雨),王雨回来后只得与朋友打车回家,为避免遭進一步迫害,二十三日,王雨只得暂时离家。即使这样,以齐丙瑞、孙爱平、廉学玉为首的北京昌平区“六一零”邪恶之徒仍对年少的王雨不肯罢手,指使王雨的学校给王雨及家人施加压力,强迫给王雨退学。

五月三十一日晚八点多钟,王雨与家人正在吃晚饭。昌平区“六一零办公室”副主任孙爱平带领长陵镇陈海龙等五、六名恶警来到王雨家,意图绑架王雨,遭王雨拒绝,孙爱平对王雨说“来了解情况。”王雨说:“我跟你们没甚么可说的。”陈海龙对王雨说:“走吧,我们去了解一下情况。”王雨说:“就在家了解吧。”陈爱平说:“那不行,公事公办。”

六月一日的早上五点多,王雨及家人还没起床,门外就嚷“开门来,开门来。”王雨的奶奶把门打开,又闯進来四个以田大马为首的恶警,在屋里坐了二十多分钟走了。

当天下午五点多,二名恶警又到王雨家骚扰,叫王雨哪都不要去,就在自己家,一名恶警姓王,另一名不知姓甚么,王某对王雨王雨家人说 “哪都别去,要再出去他们(指“六一零”)就要来真的了,现在紧,要逮着就得進去(拘留)”。

晚上,来过王雨家的一名恶警李某又带一恶警来王雨家,王雨问他们干嘛,他们说来了解一下情况。

王雨八十岁的奶奶,七十七岁的爷爷,每天都是晚上八点左右就歇息了,“六一零”指使恶警持续二天到王雨家骚扰,王雨的爷爷、奶奶非常担心自己孙子的安危,二位老人不敢休息,直到恶人离开才敢睡觉。

王雨的妈妈、爸爸,都是老实的农民,每天都去做小工,早上五点走,恶人走了以后,担惊受怕的王雨父母第二天都没有去上班。

六月五日,一直在家上不了学的王雨再遭绑架,王雨家所在地的昌平区长陵派出所称是北京市大兴区亦庄派出所抓的人,与昌平没有关系,并告诉王雨家人不要去看王雨,去了也不允许看、不让见。

大兴区亦庄派出所在王雨的学校、北京电子科技职业学院—自动化工程学院附近,王雨已被学校强迫退学,庄派出所为甚么要去昌平绑架年少的王雨?昌平区长陵派出所称王雨此次遭绑架与昌平没有关系,是明摆着在欲盖弥彰,北京昌平区“六一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还在猖獗,连一个孩子都不放过,对王雨王雨的大妈高桂花持续半年多的迫害,还在步步升级。

王雨只因坚定信仰就多次遭迫害,一直承受着他这个年龄的孩子不该承受的,现又下落不明,难以想像又要遭受怎样的迫害。在此呼吁善良的人们关注小王雨的下落,营救遭迫害的王雨,让他回家、回学校,回到疼爱他的父母、爷爷奶奶身边,回到喜欢他的同学、朋友周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6/12/北京少年王雨再度被绑架(图)-242336.html

2011-06-11: 北京市昌平区长陵镇北庄村十七岁法轮功学员王雨六月五日再次被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6/11/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一)-242215.html

2011-06-07: 北京市昌平区十七岁的少年王雨,因为在学校讲法轮功的真相,被“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劫持洗脑,目前仍不能返校读书。
王雨,北京市昌平区长陵镇北庄村人,自幼修炼法轮大法,明白了“真、善、忍”的法理,处处用法轮大法的法理要求自己。

王雨在学校(北京电子科技职业学院—自动化工程学院,位于北京大兴亦庄校区)给同学、老师讲法轮功真相,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四日,被学院党委书记张惠清、杜彤等人绑架到昌平区胡庒村的“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的洗脑班迫害十三天。

从洗脑班回来后,王雨一直被昌平区“六一零”人员指使的恶人监视、骚扰,目前不能到学校去上学。

五月三十一日晚八点多钟,王雨与家人正在吃晚饭。昌平区“六一零”办公室副主任孙爱平带领长陵镇陈海龙等五、六名恶警来到王雨家,意图绑架王雨,遭王雨拒绝,孙爱平对王雨说“来了解情况”,王雨说:“我跟你们没甚么可说的。”陈海龙对王雨说:“走吧,我们去了解一下情况。”王雨说:“就在家了解吧。”陈爱平说:“那不行,公事公办。”

王雨就是不跟他们走。孙爱平打开王雨家的柜子,给王雨找衣服(其实就是看有没有法轮功的东西),叫王雨穿上衣服跟他们走。王雨说:“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我去不去得我师父说了算,我的一切唯有我师父说了算,任何人都不配管。”孙爱平说:“你想叫我们强制是吧。”孙爱平和陈海龙上手把王雨拽住。王雨说:“今天我看你们谁敢动。”孙爱平坐在王雨家的沙发边上。王雨继续与他们讲法律,讲善恶有报,叫孙爱平等人走。

王雨的强烈抵制下,孙爱平等人出去了,到王雨家的门口,跟警察商量怎么做。警察進来套王雨的话。王雨说:我甚么也不知道,就知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王雨还奉劝警察们要选择好的未来,不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三退保平安。僵持了四个多小时,那些意图绑架王雨的恶人们半夜一点才离开王雨家。

六月一日的早上五点多,王雨及家人还没起床,门外就嚷“开门来,开门来”。王雨的奶奶把门打开,又闯進来四个以田大马为首的恶警,在屋里坐了二十多分钟走了。

当天下午五点多,二名恶警又到王雨家骚扰,叫王雨哪都不要去,就在自己家,一名恶警姓王,另一名不知姓甚么,王某对王雨王雨家人说“哪都别去,要再出去他们(指“六一零”)就要来真的了,现在紧,要逮着就得進去(就是绑架)”。

晚上,来过王雨家的一名恶警李某又带一恶警来王雨家,王雨问他们干嘛,他们说来了解一下情况。

王雨八十岁的奶奶,七十七岁的爷爷,每天都是晚上八点左右就歇息了, “六一零”指使恶警持续二天到王雨家骚扰,王雨的爷爷奶奶非常担心自己孙子的安危,二位老人不敢休息,直到恶人离开才敢睡觉。

王雨的妈妈、爸爸,都是老实的农民,每天都去做小工,早上五点走,恶人走了以后,担惊受怕的王雨父母第二天都没有去上班。

信仰真、善、忍,王雨处处用法轮大法的法理要求自己,在学校一直是人人都知道的好学生,学习也是名列前五名之内。就是这样的优秀少年,在半年多的时间里,一直遭北京“六一零”的迫害,目前王雨不能正常回到学校去上学,回到他的同学、好友中,“六一零”指使的恶警还意图继续骚扰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6/7/被“六一零”迫害-北京少年仍不能返校读书-242051.html

2011-05-29: 北京市昌平区王雨因迫害在外边漂流
王雨,17岁,家住北京市昌平区长陵镇北庄村。他因为修炼法轮功于2010年12月24日被昌平区610及学校洗脑迫害,被关押在昌平区胡庄村610转化班13天。王雨从洗脑班回来后仍被跟踪监视。

2011年5月21日王雨和他的朋友来昌平县城做放相片的镜框,在车站等车的时候王雨去买矿泉水,他的朋友在车站等他,王雨买完水回来后他朋友告诉王雨“刚才一保安来问我认不认识你,我说认识,你是我朋友”,保安问完话就急匆匆的去叫人了(企图绑架王雨),王雨和他的朋友打车就回家了。王雨回家后,就走了,现在在外边漂流。

昌平区“610”头子孙爱平曾跟王雨说过“到处都是便衣,你们的举动都在我们的掌控之中”。望认识或见过王雨的人看到王雨后与家人说一声,让家人放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29/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41604.html

2011-05-26: 北京昌平区“六一零”仍在迫害善良农妇高桂华
北京昌平区长陵镇北庄村,淳朴、善良的农妇高桂华,因坚定修炼法轮功,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五日,被昌平区“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恶徒绑架到昌平区胡庄村“转化班”洗脑迫害;至五月二十四日,高桂华已被非法关押、洗脑长达四十天。期间高桂华的八十岁的婆婆等家人多次去洗脑班要人,都被以廉学玉为首的昌平区“六一零”恶人蛮横拒绝。近日,廉学玉更是公开叫嚣:把高桂华“送走”(即指非法劳教),再收拾那小子(高桂华的侄子王雨)。那么,廉学玉及北京昌平区“六一零”不法之徒到底对信仰真、善、忍的高桂华和她十七岁的侄子王雨都做了些甚么呢?

高桂华的侄子王雨,北京电子科技职业学院(自动化工程学院)一年级学生。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年仅十六岁的善良少年王雨,因对同学讲大法真相,讲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和中共的邪恶,被电子科技职业学院的邪党副书记杜彤等人伙同昌平区“六一零”绑架到北京市昌平区“六一零”设在胡庄村的专给法轮功学员洗脑的所谓“转化班”,被强制洗脑十三天,遭受精神迫害。

回到学校后王雨一直遭昌平区“六一零”指使的学院有关人员的非法监视和盘查,学院邪党副书记杜彤找王雨,逼问王雨从洗脑班回家后,跟没跟炼法轮功的人联系、接触?昌平区“六一零”的人还对王雨说:看到有宣传法轮功的就举报,举报一个人两千元。见小王雨没有配合他们的邪恶要求,这些不法份子就恼羞成怒的又将同是修炼法轮功的王雨的大妈高桂华强行绑架到昌平区胡庄村洗脑班洗脑迫害。还威胁说高桂华的丈夫、儿子说:“要不去『转化班’就得送走、判刑。”

四月十六日,王雨到昌平胡村的洗脑班看望大妈高桂华,与“六一零”人员据理力争,说:修真、善、忍没有错,高桂华是好人。侄子和高桂华要走,被在场的保安和另一人拦住了。廉学玉把高桂华的侄子推到门外,其他人把高桂华推回洗脑班。洗脑班的一个人还威胁高桂华的侄子王雨说:你要是再捣乱,就把你弄派出所去。

四月十七日,高桂华的儿子、儿媳、小孙子,侄子王雨,到昌平区胡庄村的洗脑班看望高桂华,给她送衣服,“六一零”人员廉学玉不让他们進,家人与他争辩说:在家没来的时候说的好好的,甚么时候见人都行,可是我们来了就不让见了?廉学玉逼问王雨那篇文章是不是你上的网(指明慧网上三月三十一日发表的《少年王雨遭北京昌平区“六一零”洗脑班迫害》一文章)?廉还威胁说:齐主任(齐某,昌平区“六一零办公室”大头子,恶党党员)还要到你家里去呢!他也想去“看看”(骚扰、威胁)你的父母,要问你那东西谁写的。

四月三十日,高桂华年迈的婆婆和高桂华的侄子王雨,又到胡庄村“六一零”洗脑班去要人,到昌平区“六一零”转化班的门口,高桂华的婆婆对门缝里喊高桂华的名字,高桂华听到有人喊她就出来了。婆婆对高桂华说:“你跟我回家吧,你不在家家里都没法过了,你丈夫昨晚从这回去后身体又难受了,家里没人做饭,没人洗衣服,小子(指高桂华的儿子)还要开车送石头,丫头(指高桂华的儿媳,平时是高桂华帮儿媳带孩子,现在儿媳一个人带不了孩子)也回娘家了,我也做不了饭,你跟我回去吧”。高桂华说:“我也不想在这,可它们(“六一零”的人)不让我走”。知道儿媳回不了家,高桂华的婆婆坐在了“转化班”的门外不肯走。

这时 “六一零”头子廉学玉从屋里出来了,廉在门缝里威胁说:“快回去,不然我就打一一零”。老人说:“我要跟我儿媳妇一块走,我儿媳妇不回去,我就不走”。说话间老婆婆的眼泪就流了下来。在廉学玉等人的威胁下,高桂华只得劝婆婆回去。

高桂华自从修炼法轮功后,人人都知道她是个大好人儿,修炼法轮功以前的高桂华心眼小,不吃亏,对自己的公婆也是一百个不满意。她的身体不健康,老是病歪歪的,三十多岁的她吃不了凉的东西,隔三差五地去医院,吃药也不见好转。在偶然的机会,高桂华学了法轮功以后,身体好了,而且,她明白了“真、善、忍”的法理,处处用他来约束自己,做一个好人。她有了很大的变化,对公婆也好了,也不占小便宜了,村子里的人看到她的变化,都说:“这个法轮功真好,那样一个人学功以后都能变得这么好,法轮功李大师真了不起。”

如今,好人高桂华在罪恶的昌平区胡庄村“转化班”遭非法关押、洗脑四十天,
廉学玉还公开叫嚣:把高桂华“送走”(即指非法劳教),再收拾那小子(高桂华的侄子王雨)。现在高桂华和王雨家里的亲人都为这一老一小担心,高桂华年迈的婆婆更是无人照料,又担忧儿媳再遭劳教迫害,老人茶饭不思,家里的亲人们都想不通:修真、善、忍何罪之有,做好人有甚么错?

在此正告昌平区“六一零”廉学玉等人:立即无条件释放高桂华,不允许再做迫害王雨的打算,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也告诫那些想继续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不要听信中共邪党的谎言欺骗、造假宣传,为邪党卖命最终是害人害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26/北京昌平区“六一零”仍在迫害善良农妇高桂华-241476.html

2011-04-24: 北京昌平区高桂华被劫持洗脑 家人探视遭拒
......
洗脑班的一个人威胁高桂华的侄子说:你要是再捣乱,就把你弄派出所去。高桂华的侄子不管他们说甚么,还是继续与“六一零”人员要自己的大妈。他们把高桂华关回洗脑班,把大门锁上了。高桂华的侄子,年仅十六岁的王雨,因信仰真、善、忍,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也被非法绑架到这个洗脑班,被迫害十三天。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24/北京昌平区高桂华被劫持洗脑-家人探视遭拒-239479.html

2011-03-31: 少年王雨遭北京昌平区“六一零”及学校洗脑迫害
(明慧网通讯员北京报导)十六岁的少年王雨家住北京市昌平区长陵镇北庄村,自幼修炼法轮大法,纯朴、正直,是北京电子科技职业学院(自动化工程学院)一年级学生。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四日,王雨被绑架到北京市昌平区的洗脑班十三天,二零一一年的一月五日回到家中。现在,正在上学的王雨仍遭昌平区“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指使的学院有关人员的非法监视和盘查。

王雨幼年时就开始修炼法轮功,随着年龄的增长,更懂得按照“真、善、忍”去做事做人,从不与人争辩,真正做到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遇事为他人着想。在学校里,王雨用自己的实际行动使他周围的同学和老师感受到法轮大法的美好,同时把法轮功学员遭受中共迫害的真相告诉给他们。在中国大陆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严酷环境下,这样一个正直的孩子却遭“六一零”洗脑班的恫吓、封闭关押和谎言洗脑。

一、北京电子科技职业学院人员抢走王雨的大法书籍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初,北京电子科技职业学院总院的处长赵某(男)以检查学生安全、学生是否带有管制刀具为藉口,伙同学院邪党副书记杜彤(女)到王雨所就读的北京电子科技职业学院自动化工程学院学生宿舍進行所谓的“检查”,乱翻学生的东西。当时王雨正在上课,王雨的班主任老师赵琳(女)找到王雨,指明要检查王雨的宿舍,王雨所在的班一共四间宿舍,每个宿舍都派同学回去开柜子,唯独王雨的宿舍除开柜子的同学之外,班主任点名叫王雨回去。

处长赵某及杜彤等人在王雨的柜子里没有找到管制刀具,就把他们的真实意图暴露出来,他们叫王雨打开柜子里的书包,王雨不肯,赵处长就上手去抢,抢走了王雨个人的私有财产:两本《转法轮》、一套法轮大法经文、三本《九评共产党》。之后,他们逼问王雨书是哪来的?并诬陷说法轮功是某教,《九评共产党》是违法的,还说要给王雨停课。王雨据理力争说自己是凭实力考上这所学院的,没有违反学院的任何规章制度。王雨向他们要回自己的东西,他们不给,让王雨回去上课。

过了两天,王雨的班主任赵琳找到王雨,要王雨写炼法轮功的经过,善良的王雨就把法轮功教人向善,自己修炼法轮功受益的真实体会写了。但赵琳让王雨必须写上法轮功是违法的,王雨不肯写,班主任赵琳说这是学院邪党正书记张惠清及邪党副书记杜彤让写的。王雨就把法轮功的真相写成信,交给班主任,班主任赵琳看完信,心里知道法轮功好,小王雨是受冤枉的,但却不敢表示出来,还助纣为虐的干坏事,再次把信交给了杜彤。

这期间,十二月的中旬,昌平区长陵镇的两个人来王雨家,找王雨,并抢走了王雨的一本《转法轮》,其中一人姓柴。

二、老师欺骗,王雨被绑架到昌平区胡庄村的洗脑班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早六点,王雨还没有起床,宿管老师来叫王雨,说书记杜彤要找王雨“聊聊”,叫王雨在宿管老师的屋里等她。一个小时后,杜彤来了,还没对王雨说甚么,手机就响了,有人给杜彤打电话说“车来了”。 杜彤挂了电话就叫王雨上车,说去王雨家,跟王雨的父母谈他的事,但是得先去一趟总院(位于北京朝阳的芍药居)。王雨上车后,到了北京电子科技职业学院总院,赵处长、张惠清、杜彤等人又说不去王雨家了,要带王雨去一个地方。

王雨问他们是不是去洗脑班?他们说:是,并问王雨怎么知道?邪党书记张惠清还威胁王雨说必须去,要不然你就念不了书,就算念了也毕不了业,还用王雨的父母要挟王雨,说他父母同意他去洗脑班了。并说王雨思想有问题,说这一切都是为了王雨的将来。王雨不肯让他们带走,赵处长就指使保安绑架王雨,说“上”。就这样,没有任何道理和理由,王雨被绑架到位于昌平区胡庄村的洗脑班,由昌平区区委“六一零办公室”孙爱平等人对王雨進行洗脑迫害。

三、北京电子科技职业学院和“六一零”恫吓家人

在此之前,北京电子科技职业学院自动化工程学院的老师和当地“六一零”到王雨家吓唬他的家人,当地“六一零” 的人对王雨的家人说,要是不去洗脑班,就叫人把王雨送看守所,最少得判八年,学院的人也对王雨的家人说,要是不去洗脑班,就不许再念下去了。可怜王雨父母老实胆小,家庭经济情况又不好,几千块钱的学费已经交完了,实在不舍得让儿子没有学上。

四、昌平区“六一零”洗脑班及学院对王雨和他的同学们洗脑迫害

昌平区“六一零”设在胡庄村的专给法轮功学员洗脑的所谓“转化”班,是在一农家院里。走廊按上了门,里边一共有好几间房,王雨在一间被洗脑,在另一间住。

在洗脑班,王雨被反锁在屋里,屋中反覆播放给大法和大法师父、大法修炼人造谣的话,尤其是香港的 “凤凰卫视”里给大法、大法师父造谣的谎话,和央视自编自演的天安门“自焚”伪案。昌平“六一零办公室”主任齐某及孙爱平、廉学玉,还有一个姓刘的专门给王雨洗脑迫害,逼迫王雨写保证不修炼的“三书”,诱使王雨在他们拿来的“三书”上签字,对年轻的王雨進行精神上的迫害。

王雨被绑架到洗脑班后,王雨的同班同学、四十多名孩子,因为他们从王雨那了解了法轮功真相,在王雨身上看到了修“真、善、忍“的美好,因此都被学院逼迫说诬蔑大法和李洪志先生的话,都被强迫洗脑。

五、自动化工程学院人员继续骚扰王雨

一直到放寒假,过完了新年,二零一一年一月五日,王雨才从邪恶的洗脑班回到家。寒假里自动化工程学院院长苏波、杜彤、张主任、白宇等人,多次去王雨家骚扰。

二月二十二开学后,学院邪党副书记杜彤再次找王雨,逼问王雨从洗脑班回家后,跟没跟炼法轮功的人联系、接触?还恶毒的诱导王雨平时不能按照“真、善、忍”去做,让王雨入邪党的团。

开学后,学院的白宇、王记新,又到王雨的宿舍,又让王雨打开书包接受“检查”。昌平区“六一零”的人还对王雨说:看到有宣传法轮功的就举报,举报一个人两千元。自动化工程学院的学生中有要求退宿的,其他学生都给办,但王雨要求退宿却不行,王雨被学院强迫必须在学院住宿舍,必须在他们的监控之下,王雨的家长向学院要求为王雨退宿舍,也遭院方拒绝。

十六岁的王雨,只因为信仰“真、善、忍”,小小年纪也遭洗脑迫害,心灵受摧残。中共对真善忍的惧怕,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更使世人看清了它的邪恶本质。希望知情者提供更多关于王雨遭迫害的情况和近况。

请善良的人们帮助小王雨,使他可以正常的在自动化工程学院学习,可以自由的每天回到自己的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31/少年王雨遭北京昌平区“六一零”及学校洗脑迫害-238282.html

2011-01-01: 北京昌平区北庄王宇被“610”强制洗脑
北京昌平区北庄王宇,男,17岁,现在大兴县某电子技校。三周以前,学校在查安全措施时,发现了他书桌中有法轮功资料,开始盯他,不久在他宿舍搜出法轮功书籍,学校和昌平地区“610”(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联系,于是2010年12月24日晚在昌平区胡庄小人国农家院为其办洗脑班。据悉,王宇说出曾无私帮助过他文化课和在大法中如何提高心性严格要求自己的某大学老师,并交出家中的大法书籍,还说本村人全都炼法轮功。

此外,昌平610办,李立峰伙同霍营派出所片警赵军鹏最近经常到霍营地区协和家园一区,去骚扰迫害居住在那里的河南法轮功学员姜树荣(近70岁)。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二零一一年一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34379.html

2010-12-25: 北京昌平区河北庄大法小弟子王雨被绑架到洗脑班
北京昌平区河北庄大法小弟子王雨(16岁)近日被绑架到洗脑班,听说是因在学校讲真相救人时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被恶人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王雨从小就爱到庙里去玩,自从知道了“真、善、忍”的法理后,就按照“真、善、忍”去做事做人,从不与人争辩,真正做到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遇事为别人着想,在这所学校里,王雨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感召着他周围的学生和老师。这样的好孩子为甚么要被绑架到洗脑班!这世上还有公理吗?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人,并没有违法,宪法有一条规定“信仰自由、言论自由”。而且他也没有干甚么违法的事,为甚么这样对待我们的孩子。你们这样做天理不容,迫害好人终将遭天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是天理。我们希望你们了解真实情况,不要伤害无辜,最终害了自己。愿你们都幸福平安。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25/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234052.html

昌平区(朝凤庵;南口)联系资料(区号: 10)

2019-08-21:
延寿镇政府:
党委书记李攀
副镇长唐国胜13910734729
柴会昌60762852
纪委办 60761864
殷书岭13810016210住址:延寿镇南庄村,邮编102213

2019-08-04: 附录 昌平部分参与迫害人员信息
北京昌平司法局:
地址:北京市昌平区东环路148号
联系电话:69721022
局长梁士强

昌平区公安分局:
地址:北京昌平区西环路甲68号,邮编102200
电话:010-69746110、69742144、81775805、81773612
电话:010-81775808、81773672、010-89784582、89782775、80111350、80193803、69746110、69746231投诉:010-80718669
局长刘泽
国保大队长石建军
国安办主任苏大伟 13901158592
李云峰 昌平区公安分局国保警察 18515997897
陈海龙 昌平区公安分局国保警察 13701118137
地址:北京市昌平区西环路甲68号。 邮政编码:102200
北京昌平区检察院
马天博,党组书记、检察长;
于丽艳,党组副书记、副检察长;
王广惠,党组成员、副检察长;
陈威杰,党组成员、政治处主任。
地址:北京市昌平区政府街9号
电话:69722000
北京昌平区法院
昌平区法院院长:薛春江
副院长:张宝武
副院长:邢颖
地址:
通信地址:京昌平区西环路南侧 邮编:102200
诉讼服务办公室:010-8012215
北京昌平区看守所
昌平看守所(昌平区看守所/北京昌平看守所/北京市昌平看守所/北京市昌平区看守所/昌平分局看守所,均是指位于北京市昌平区昌平区南口镇曹庄村的看守所,简称昌看)
地址:北京市昌平区南口镇曹庄村(位于曹庄和刘庄之间)
邮政编码:102202
联系电话:010- 80193803
预审科:
电话:010-8979-8346、01089798347
接待电话:01089797994、01089798342、01051785601、01053868080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