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03-03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吉林 >> 长春 榆树市(榆树县,逾树市,余树市) >> 马长青, 女, 67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吉林省榆树市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10-11-26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马长青 穆春波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0-08-06: 吉林省马长青屡遭中共迫害 被停发养老金
马长青,男,67岁,榆树市养路段退休职工,一九九六年五月十四日开始修炼大法。一九八一年十月,在单位抬东西时,把颈椎压折两节,腰椎压折四节。为了避免高位截瘫,医生给他穿上钢背心,一只胳膊抬不起来。修炼法轮功后,穿了十多年的钢背心脱掉了,胳膊完全恢复正常,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美好与超常。

马长青一家三口,妻子穆春波是街道委主任,老实本份之人,女儿从小得癫痫病,一旦惊吓上火就犯病。

马长青和妻子穆春波修炼法轮大法后,一家人和睦相处。马长青是家里的顶梁柱,可是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二十多年里,马长青多次被绑架、非法关押,妻子被迫害离世。

为大法说句公道话 被绑架勒索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和江泽民流氓集团发动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二零零零正月十八,马长青与妻子穆春波和女儿去北京上访,在长春被榆树市国保大队警察截回,女儿因上学放回家,马长青与妻子穆春波在榆树市看守所被非法关押46天。遭国保大队罚款每人1500元,两人共3000元,伙食费每人每天十元。920元等其它费用,计4300多元。

吉林国保警察入室绑架抢劫 妻子被迫害离世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五日下午三点钟,榆树公安局国保大队长范洪凯指使几个警察,突然闯入马长青家,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和法律文书,不由分说就开始翻箱倒柜,除了酸菜缸、水缸外,通通翻了一遍,满屋一片狼藉,最后抢劫走33516元钱和几本法轮功书籍,还有2000元真相币共35516元钱,并强行绑架马长青到拘留所。后来国保大队石海林又去马长青家找穆春波签字,穆春波即担心女儿犯病,又担心丈夫有个好歹,双手哆哆嗦嗦地签了字。

马长青被非法拘留的第11天,国保大队警察齐力、李笑把马长青劫持到长春朝阳沟劳教所。劳教所因马长青的身体原因拒收,马长青当天回到家里。回来后要去公安局国保大队要钱,亲人害怕他再遭迫害,吓得赶紧托人疏通,找到熟人帮忙,35516元钱只要回24000千元。

马长青是家里的顶梁柱,他被绑架,家里象塌了天。在马长青被绑架的当天,他的女儿就吓得抽搐四次,穆春波既担心女儿,又担心马长青身体遭迫害,整天提心吊胆。 经过这一番的折腾,担惊受怕,让警察抢去钱财无处说理憋气上火,一下得了脑出血,住院治疗昏迷不醒,花去五万多元的医疗费。已经取借无门了,最后马长青无钱给妻子医治,只好将穆春波抬回家硬挺,穆春波躺在床上不省人事,靠吸管引流进食,还在用切开的喉管引流痰液,后背、臀部、双脚褥疮严重,昏迷不醒四个多月,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九日含冤离世。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三日是周一,马长青去国保大队要剩下的11516元钱给妻子治病,可是国保大队长范红凯却说,那一万多元钱上交财政了,当马长青要看上交财政的票据时,范红凯又说没有,在这期间范红凯关了两次门,显然是怕别人听到他们中饱私囊和抢劫的丑恶行径。

火车站被绑架 讲真相回家

二零一七年十月十四日,马长青去长春办事,因为用身份证买的票,在长春站下火车走到出站口时,被俩警察劫持到火车站派出所,从马长青包里翻出10178元真相币,把马长青送到铁路公安处。

马长青一直给他们讲真相。马长青讲了自己做养路段职工时,在单位抬东西时,两节颈椎压折,四节腰椎压折,医生给他穿上钢背心的事,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后,穿了十多年的钢背心脱掉了。他还讲自己家里还有一个需要照顾的女儿。

后来,铁路警察真的到马长青家里了解情况,知道马长青说的是实话。但是,10178元钱被非法扣留,马长青于第二天回到家中。但在释放马长青时,给了一张监视居住的票子,意思是随时传换和绑架。

再遭绑架 被非法判刑两年

二零一八年五月七日,铁路警察到家中将马长青非法逮捕,关押在长春市第二看守所,将有癫痫病的女儿安置在榆树市福利院暂住。

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五日,长春铁路法院对榆树马长青非法开庭审理,主审的法官朱姓法官和张姓法官。他亲属、嫂嫂和侄女参加了旁听。

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五日,在约五分钟时间内,铁路法院非法宣判,马长青做自我辩护,结果,马长青被冤判两年徒刑,并被勒索罚金2000元人民币。马长青不服冤判,起诉到上级法院。二零一八年八月三十一日被劫持到吉林公主岭监狱迫害。

在公主岭监狱遭受迫害

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七日,马长青去长春,被铁路警察绑架到铁路公安处,遭铁路法院冤判两年徒刑,刑期从二零一八年五月八日至二零二零年五月八日。二零一八年八月三十一日,马长青被戴手铐、脚镣,手铐、脚镣连在一起,并和另一人连在一起,被劫持到吉林公主岭监狱,在那里,遭受强制洗脑转化,酷刑迫害。

1. 饿刑

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二日,监狱检查身体,大夫问:你胃里怎么一点食物都没有?马长青说:他们不给我饭吃。就给点用玉米面做的稀汤、很稀的汤喝,加点咸盐,每顿一小饭勺,其中有三顿没吃着,因加的盐太多,太咸了,不能喝。在严管队,马长青被非法关押了四个多月,两个多月全是吃这个,他瘦得皮包骨头,体重只有八十斤,而原来一百二十斤。狱警利用这种饿不死的“饿刑”,折磨马长青,消磨他的意志。

2. 电刑

“他们不给我饭吃,”就因为马长青说了这句真话,九监区二区队姓李的大队长把马长青拉到一个小屋,三个人把马长青摁在地上,三个人用电棍用最大的电流,电了马长青两个多小时,马长青就一直喊师父。每十分钟,他们换三根电棍,一共用了三十多根电棍,来回换着电,电的马长青满身都是大紫泡,那种痛苦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马长青极度口渴,但又不能喝水,二十四小时没喝水,喝水了,满身就起水泡,水泡一破,可能会化脓感染。

二零一九年的一天,一犯人抢马长青的鞋,警察们不管犯人,专门迫害马长青,姚姓教导员,李姓大队长,小李干事三人,把马长青拽到一个没有监控的小屋里,摁在地上,用电棍电他。

3. 拳打脚踢

马长青被关到监区后,两年中,每半个月,就拉肚子,晚上睡觉躺不下,躺下,就上不来气。一吃大头菜汤,就拉肚。有一次,马长青正要上厕所,队长郝凯(二十多岁)和沈姓教导员(三十多岁)叫马长青马长青慢了点,队长郝凯就拽着马长青去警察办公室,马长青说,我要上厕所!他不让,结果将大便拉到走廊里了。郝凯和沈姓教导员拳打脚踢,把马长青都打懵了。

二零一九年开犯人运动会,马长青和其他的人观看。马长青回头往地上吐了口唾沫,有个姓李的小警察回去后,把马长青叫到办公室,用拖鞋打马长青,把马长青右侧的大脖筋都打紫了。

4. 打嘴巴

二零一九年二月,有一次马长青前胸痛,连着后背疼痛,医生曾说是心绞痛。马长青跟姓郝的队长说:“我要上医院检查。”郝队长说马长青折腾他了,打了马长青二十多个嘴巴,大冷天,不让马长青戴帽子。还有一次,也同样是看病,姓郝的队长又打了马长青嘴巴。狱警还验两次血,每次抽一大管血。

有一个邪悟的叫周俊柱,帮着“转化”法轮功学员,还污蔑大法,马长青劝他不要再做这事了,不能污蔑大法。结果周俊柱把马长青告到队长那。因此,马长青被毒打。邪悟的周俊柱一次还推马长青,使他摔了屁股蹲儿,致使腰部剧痛,不能动,上厕所都困难。

5. 耳朵聋、眼睛视物不清

在监狱两年的迫害,马长青被电棍电以及毒打、挨饿、打嘴巴等摧残折磨,耳朵聋了,眼睛视物不清,不能看电视。

遭受中共不法人员经济掠夺

马长青三次遭迫害,造成很大经济损失,包括被强抢、罚款、被盗、扣发养老金等,总计人民币达262251元。

二零零零正月十八,背国保大队罚款每人1500元,马长青和他妻子两人3000元,伙食费每人每天十元。俩人920元等其它费用,小计4300多元。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五日被树公安局国保大队抢去35516元钱,其中有二千元真相币。只要回24000千元。11516被警察中饱私囊了,给妻子看病花去50000多元。小计:60000多元。

二零一七年十月十四日,铁路警察抢去10178元真相币。冤判二年,并处罚款2000元。

两年冤狱期间,家中无人照料,家里电动车,彩电等各类家具锅碗瓢盆一律被盗,只剩冰箱和缝纫机。约70000万多元钱。社保扣发养老金115773.12元(每月4823.88元,是二零一七年的工资标准)。两年冤狱经济损失;小计达197951元。

在洗脑班遭受的迫害

二零一三年七月,榆树市政法委、“六一零”头目李奉林办洗脑班。马长青被绑架到洗脑班,强制洗脑迫害十五天。回家后,他出现胃痛、肚子疼,不能吃东西,呕吐,吐得都是黑的,马长青被折磨十多天,卧床不起。亲属看情况危险,送他到医院救治。胃镜、肠镜检查说:“胃、肠粘膜全脱落,红哧的,溃烂。”

被非法关押在监狱,马长青又犯了三、四次,出现那种症状,疼痛,吃不下东西,躺不下,躺下就上不来气。

马长青回忆在洗脑班时的情况,他怀疑可能是他们在饭菜里下了药,回家后,就出现状况。法轮功学员崔占云在洗脑班时,被几次灌药,回家就出现此症状,不久就死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8/6/吉林省马长青屡遭中共迫害-被停发养老金-410098.html

2018-09-12: 吉林榆树市马长青被长春铁路法院非法判二年
近日得知,吉林榆树市法轮功学员马长青被长春铁路法院非法冤判二年,现关押在长春第二监狱。
马长青二零一七年十月十四日去长春办事,因为用身份证买的票,在长春站下火车走到出站口时,被俩警察劫持到火车站派出所,从马长青包里翻出10178元真相币,把马长青送到铁路公安处。

马长青一直给他们讲真相。马长青讲自己是榆树养路段职工,一九八一年十月在单位抬东西时,把颈椎压折两节,腰椎压折四节。为了避免高位截瘫,医生给他穿上钢背心。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后,穿了十多年的钢背心脱掉了,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他还讲自己家里还有一个需要照顾的女儿。

后来铁路警察真的到马长青家里了解情况,知道马长青说的是实话。马长青于第二天回到家中,10178元钱被扣留,并给了一张监视居住的票子,意思是随时传换和绑架。

自二零一七年十一月至二零一八年四月,马长青被非法传唤两次,后来马长青就不配合他们了。二零一八年五月九日上午又被绑架。据马长青的邻居说,是长春市法院来的人伙同榆树派出所辖区的警察抓走的马长青,其女儿被安置在一家托老所。

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五日,长春铁路法院非法对马长青开庭审理,主审的法官朱姓法官和张姓法官。马长青亲属、嫂嫂和侄女参加了旁听。

马长青原本是一家三口的和睦之家,妻子穆春波是街道委主任,老实本份之人,女儿从小得的癫痫病,一旦惊吓上火就犯病。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五日下午三点钟,榆树公安局国保大队长范洪凯指使几个警察,突然闯入马长青家,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和法律文书,不由分说就开始翻箱倒柜,除了酸菜缸水缸外,通通翻一遍,满屋一片狼藉,最后抢劫走三万三千五百多元钱和几本法轮功书籍,并强行绑架马长青到拘留所。马长青的女儿就吓得抽搐四次;妻子穆春波经过这一番的折腾,担惊受怕,让警察抢去钱财无处说理憋气上火,一下得了脑出血,最终于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九日含冤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9/12/吉林榆树市马长青被长春铁路法院非法判二年-373700.html

2018-05-12: 吉林省榆树市法轮功学员马长青遭绑架
吉林省榆树市法轮功学员马长青前两天被长春警察带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5/12/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66176.html

2018-05-11: 吉林省长春市榆树市大法弟子马长青被绑架
长春榆树市大法弟子马长青于五月九日上午被绑架。据马长青的邻居说,是长春市法院来的人伙同榆树派出所的警察抓走的马长青,详细情况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5/11/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65888.html

2017-10-16: 吉林省榆树市法轮功学员马长青在长春火车站被扣押一天
2017年10月14日,吉林省榆树市法轮功学员马长青去长春办事,因为用身份证买票,在下火车出站口被俩警察劫持到火车站派出所,从马长青包里翻出二万元真相币,把马长青送到附近的公安局,马长青一直给他们讲真相,讲学大法把自己从一个即将瘫痪的病人变成一个健康人的实例,自己家里还有一个需要照顾的女儿。后来他们真的到马长青家里了解情况,知道马长青说的是实话。把马长青放了。但是,二万真相币、身份证被扣留。马长青于第二天回到家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0/16/二零一七年十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55517.html#171015235948-2

2010-12-24:吉林省榆树市国保恶警入室抢劫 草菅人命
吉林省榆树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入室抢劫,抢走法轮功学员马长青家的三万多元钱,还将马长青绑架,导致马长青的妻子脑溢血暴发,至今昏迷不醒。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五日下午三点钟,吉林省榆树公安局国保大队的几个警察,突然闯入居住在大区酒厂家属区的法轮功学员马长青家,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和法律文书,不由分说就开始翻箱倒柜,除了酸菜缸水缸外,通通翻一遍,满屋一片狼藉,最后抢劫走三万三千五百多元钱和几本书籍,并强行绑架马长青到拘留所。参加这次抢劫、绑架的犯罪警察有:国保大队长范红凯、警察石海林、李笑、齐力、韩越廷。

据知情人士透露,恶警探知马长青上午到银行取钱。恶警们抢劫的借口是马长青修炼法轮功。

马长青是榆树养路段职工,一九八一年十月在单位抬东西时,把颈椎压折两节,腰椎压折四节。为了避免高位截瘫,医生给他穿上钢背心。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后,穿了十多年的钢背心脱掉了,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

马长青家里有三口人,妻子和女儿都是老实本份的人,马长青是家里的顶梁柱,他被绑架,家里象塌了天。在马长青被绑架的当天,他的女儿就吓得抽搐四次,妻子既担心女儿,又担心马长青身体遭迫害,整天提心吊胆。

马长青被非法拘留的第十一天,国保大队警察齐力、李笑把马长青劫持到长春朝阳沟劳教所。劳教所因马长青的身体原因拒收,马长青当天回到家里。马长青回来后要去公安局国保大队要钱,亲人害怕他再遭迫害,吓得赶紧托人疏通,找到一个当警察的亲戚李某某答应帮忙,结果只要回二万四千元,还被那个亲戚(警察李某某)直接扣下七千元,说是托人的人情钱。

三万三千五百多元钱被警察勒索只剩下一万七千元,马长青的妻子经过这一番的折腾,担惊受怕,让警察抢去钱财无处说理憋气上火,一下得了脑出血,至今十几天了,仍然昏迷不醒,已经花去三万多元的医疗费(多数是借的)。马长青的女儿身体也没有完全恢复。

十二月十三日是周一,马长青去国保大队要剩下的九千多元钱给妻子治病,可是国保大队长范红凯却说,那九千多元钱上交财政了,不给。

霸占人家钱财不给,不管人家死活,这就是今日的警察土匪,土匪警察。难怪有人说:“过去的土匪在深山,今日土匪在公安”。希望良知尚存的人看到这个消息后,伸出援手,制止警察犯罪,还普通百姓一个平安的生活环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24/榆树公安局国保恶警入室抢劫-草菅人命-234033.html

2010-11-25: 吉林省榆树市法轮功学员马长青被绑架
(明慧网通讯员吉林省报道)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五日,吉林省榆树市法轮功学员马长青被公安局国保警察绑架到拘留所。

事发当天下午三点钟,一伙身着警装、自称是公安局国保大队的十几个彪形大汉,突然闯入大区酒厂家属房马长青家。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和法律文书,而且没有搜查证,不由分说就开始翻箱倒柜。除了酸菜缸水缸外,通通翻一遍,满屋一片狼藉。最后抢劫走三万多块钱和几本书籍。并且在没有逮捕证的情况下,强行绑架马长青到拘留所。

据知情人士透露,此事与马长青修炼法轮功有关。马长青是榆树养路段职工,一九八一年十月在单位抬东西时,把颈椎压折两节,腰椎压折四节。为了避免高位截瘫,医生给他穿上钢背心。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后,穿了十多年的钢背心脱掉了,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

据榆树市法律援助中心的律师所讲,参与此事的中共警察均违反了“宪法”、“刑法”、“刑事诉讼法”等多部法律。到公民住处抢走三万多块钱犯了入室抢劫罪。未出示搜查证,闯入公民家搜查,犯了非法搜查罪。未经邀请,未经许可,强行闯入公民家的行为,犯了非法侵入公民住宅罪。没有逮捕证把公民强行带走、劫持到拘留所犯了绑架罪。

律师建议马长青家人到榆树检察院,榆树纪检委,榆树市人大,以及长春检察院,长春纪检委,长春市人大去检举国保大队的警察。同时可以《吉林日报》,《长春晚报》,《新文化报》,《守望都市》,吉林卫视,吉林人民广播电台等媒体求助。

目前已有多位正义之士向有关部门递交了检举信,打了检举电话,在此敬请社会各界正义人士关注此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25/吉林省榆树市法轮功学员马长青被绑架-232924.html

长春 榆树市(榆树县,逾树市,余树市)联系资料(区号: 431)

2021-02-04: 参与迫害单位:
朝阳区分局自由大路派出所
地址 吉林省长春市明水路6号 邮编 130012 电话 85602099
办案人姓宋
蔡亮 所长15904411110、85683362
冯晓梅15904406400 杨春丽15904405383胡海13354304115张永群18946555577
宋波15904403067徐春蕾18343092627王东伟13604338878崔东久15568895467
王小凯15904403065刘旸15904418878张本涛18343092426邢宪东18844185858
国建超15904404280杨洪光13354300665赵林海15904404819
宋平礼 13194371456(办案人)
项文斌15904404507吴玉喜15904404753王宪友15904404826邸旭东15904403077
金立君 15904416243

2021-01-31:
相关迫害人员:
吴喜庆,男,1968年10月生,吉林省榆树市副市长、政法委书记,分管法院、检察院。
王帅,男,1969年 8月25日生,榆树市政法委副书记、“六一零”主任。
甄胜利,男,1969年5月3日生,吉林省榆树市“610”办公室科长。
胡万国,男,吉林省榆树市教育局副局长。
2021-01-30: 这些骚扰人是榆树市华昌街道平安科宋昌月、张德双、付亚东及华昌铁西社区白雪利

2021-01-27: 参与迫害邓玉丽相关电话补充:
榆树市国保大队 43183618237 43183618238
大队长 赵文峰 13364640184
身份证住址:吉林省榆树市培英街一委11组 现住址:华郡铭城9栋5单元301
他的妻子叫徐文侠,工作单位:吉林省榆树市环城乡政府 职务:妇联主席
赵文峰有一女儿在医院当护士,还有一儿子在上学。
赵文峰的父亲叫赵国军,与榆树市落马的副市长赵国军重名。
李笑,男,副队长,1962年10月30日出生,住址:吉林省榆树市法院小区。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5, 8:04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