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7-05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湖南 >> 湘西 保靖县 >> 徐祚友, 男, 42

个人情况: 湘西自治州保靖县人民医院医生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湖南省湘西自治州保靖县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10-10-25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09-20:湖南省保靖县丁琳、徐祚友遭迫害事实
徐祚友,男,湖南保靖县医院医生;两人都是法轮功学员。

丁琳、徐祚友遭绑架、经济迫害事实

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四日下午,两人去保靖县复兴镇陇洞村看望一对修炼法轮功的夫妇,因遭邻居恶告,于傍晚时分被警察绑架到保靖县国保大队。非法审讯中,两人都是零口供,国保大队警察石敦建、复兴镇派出所警察胡胜等见未审讯出什么结果,便把他两人先后放回家。两人第二天照常上班。

但后来保靖县邪党县委书记卢向荣在某会上提出对他们二人要做顶格处理。于是二零一四年十月,丁琳被教体局降低岗位等级,即工资待遇由八级降为最低级十二级。几乎同一时间,徐祚友被卫计局降低岗位,工资待遇由十一级降至十三级,当月奖金被扣发。

后来二人写信给县委、政法委、610办、人社局、教体局、卫计局及本单位,从法律、从事实申诉,要求撤除违法行为之处分,但未得结果。

事隔两年后,对二人的非法处分仍未解除。二零一七年八月,丁琳再遭绑架,被诬判两年,被劫持到株洲网岭监狱迫害。丁琳于二零一九年八月三日出狱回家,但被非法开除公职,丧失经济来源。

徐祚友每到年底,都给上级部门写申诉报告,要求解除不正当的延期处分。二零一八年底,徐祚友再次分别向县纪委、县政法委、县“六一零”办、县卫计局、县医院领导班子呈送书信,从历史及当今善恶有报的教训,从中共历次运动卸磨杀驴的惨痛事实。结果遭受由县“六一零”主任彭清华带领国保大队长向仲林、国保成员石敦建、卫计局人员和县医院工会主席姚本江等非法抄家,国保石敦建抄去大法师父法像、几本大法书籍,徐祚友劝阻他们,就是不听,国保大队长向仲林还扬言:你要取书,你就在公安局呆几天。说罢他们就下楼而去。

二零一八年年终,保靖县卫计局会议非法决定,一、给徐祚友的处分再延长一年。二、通知全县医疗机构,一律不得录用、临聘徐祚友的子女。时值徐祚友的儿子刚好医学毕业,却无法到医疗部门就业。与此同时,县医院给徐祚友考核不等及,把年终绩效扣发20%,本应得8000元,结果得6400元。

被诬判两年 丁琳遭开水烫等酷刑

二零一七年八月四日上午,保靖县国保大队田维波带领八人(其中教体局两人,一名是彭姓副局长,另一名黄姓人员,还有六人身份不清),闯入法轮功学员丁琳家中,抄走私人物品:两台电脑、四台打印机,三台切纸刀、一台过塑机、十多个真相光盘、多本大法书籍、耗材若干、手机一个、MP3一个等等。

丁琳被非法关押在保靖县看守所十一个多月;后被非法判刑两年,被劫持到湖南省株洲网岭监狱。

在网岭监狱羁押中心被关押四十多天后,丁琳被下到监狱十队。刚一下队就被夹控犯人刘定律暴打,后丁琳把打人情况反映给警察中队长邓义,中队长邓义却说支持,这时丁琳方才明白法轮功学员被打被酷刑折磨原来是这里的警察指使和授意的,目的就是要强行“转化”。

几天后,丁琳胡子白了,双脚麻木走路蹒跚。身体非常虚弱的丁琳在十多天后被狱方体检,说丁琳身患肺结核,要隔离治疗,后被送进监狱医院吃药医治,历时十个月。

二零一九年六月三日,医省认为基本恢复,丁琳又被送回十队,结果。又被夹控犯人(同室夹控三人)暴打,一连十几天,被打、被踩、罚站、扇耳光、不准睡觉等方式轮番折磨丁琳,丁琳遍体鳞伤,双脚麻木且肿大,行路不稳,身体再次出现极度虚弱,狱方见丁琳仍不“转化”、妥协,就变化新一轮招式迫害。

六月下旬,副大队长谭平平调来更加心狠手辣心理变态的夹控犯人(姓名不详)(同室夹控增至四人)“转化”丁琳,这个夹控犯人更加穷凶极恶的打、踩、用门夹手指、不准睡觉、不准上厕所、长时间罚坐不准动等方式折磨丁琳,但丁琳仍不“转化”。几天后,中队长邓义唆使隔壁包夹田军伙同这伙包夹用开水烫他:最初,由包夹田军拿盛满开水的塑料瓶挤出开水往丁琳的胸部、腹部、腿部喷射,喷射时,丁琳的腹部衣衫早已被人搂起,开水直接喷在肉上,痛的丁琳撕心裂肺,灼痛无比,丁琳本能用手去挡,结果手背也被烫伤起泡;包夹田军还用装满开水的小水杯往丁琳脖子、脸上浇去;田军伙同这伙包夹把装满开水的洗洁精瓶子塞进丁琳的裤裆,同时捉住丁琳的手不让丁琳去拿瓶子。

他们见丁琳还不屈服,就更加歇斯底里的迫害,到了黄昏,这伙包夹(田军离去)拿装满开水的洗洁精瓶子再次喷射丁琳胸部、腹部、腿部,胸部当时就烫起水泡;他们还把装满开水的洗洁精瓶子再次塞进丁琳的腰、臀部烫丁琳,并且捉住丁琳的手不许丁琳去拿烫瓶。由于丁琳的身体极度虚弱,痛到极限,承受不住,违心的被迫抄写下四书(悔过书、保证书等)。

这之后,后来十队指导员李刚又多次威胁丁琳要故技重演,威逼丁琳看诬蔑大法录像,再次逼迫使他违心的又抄写四书。

直到八月三日,丁琳才被接回家,很多人都认不出来,五十一岁的他头发、胡子发白了,两只眼睛深陷,身体消瘦,步履艰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9/20/湖南省保靖县丁琳、徐祚友遭迫害事实-393577.html

2016-12-27: 湘西保靖县教师丁琳要求撤销降级处分
湘西自治州保靖县迁陵学校教师丁琳,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四日下午和保靖县人民医院医生徐祚友,去复兴镇陇洞村看望一对夫妻同修,被邻居举报,丁琳和徐祚友傍晚时分被绑架到保靖县国保大队,当晚两人先后回家,第二天照常上班。但丁琳老师二零一四年十月被教体局降低岗位等级,即工资待遇由八级降为十二级。

丁琳老师后来被告知:降低岗位等级处分延长六个月,到二零一七年四月十四日。

丁琳老师在学校里一直是被同事和家长公认的好老师,待人诚恳,工作勤勤恳恳,任劳任怨,成绩突出。因身患腰椎间盘突出,苦不堪言,到省城长沙手术治疗也无济于事,后来有幸修炼法轮大法,疾病得以康复。可是,就因为丁琳老师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讲真相,多年来不断遭受残酷的迫害。

一九九九年丁琳老师进京上访遭“六一零”人员兰亦农、王勇等绑架到当地看守所关押,期间遭受犯人凌辱毒打;二零零零年夏被“六一零”头目吴天锡强制校方人员绑架到本县县办的洗脑班洗脑迫害;二零零一年五月因受人构陷被王勇、胡德真非法审讯,后被非法劳教,被迫害的只剩六七十斤,看上去一副瘦骨架,惨不忍睹。期间,妻子被迫离婚出走。二零零三年五月丁琳遭恶警石敦建、石朝勇、王勇等多次骚扰迫害,石敦建两次带人抄家;二零零七年十月被“六一零”人员王勇及迁陵派出所左毅等三人抄家;二零零九年夏天被“六一零”办头目付家强绑架到长沙市捞刀河洗脑班迫害一个多月。

下面是丁琳老师被教体局要求写一份请求撤销处分的书面材料,丁琳老师写了下面的《我的一点想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2/27/湘西保靖县教师丁琳要求撤销降级处分-339415.html

2013-01-10: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药物迫害综述(2)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0/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药物迫害综述-2--267548.html

2011-04-28: 丧失人性的药物迫害
......法轮功学员徐祚友是湖南保靖县人民医院医生,曾两次被绑架至永顺精神病院,被强迫服用损害大脑药物。二零零一年三月,徐祚友医生不写放弃修炼的所谓“保证书”,被县 “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设立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办以“谈话”为由,绑架至永顺精神病院,强迫服用损害大脑药物,徐祚友全身无力,行走、大小便极为困难,二十多天后才被放回。同年七月“六一零”办恶人彭秀莲、向宏银再一次将徐祚友绑架至永顺精神病院非法迫害。他们又一次胁迫院方领导加大对徐祚友的迫害,因徐祚友拒绝吃药,被四个不明真相的医生摔倒在床上,强行注射氟呱丁醇药物,注射后徐祚友感觉到喉咙象被人掐住一样,呼吸极为困难。徐祚友忍受着痛苦,每日三餐被迫服药,期间饱受精神病人的凌侮:有时被打,有时穿着的裤子被精神病患者往下拽,很多的时候光着两条腿,他望着饭却不能吃,吞不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28/丧失人性的药物迫害(图)-239575.html

2011-04-20: 湖南省保靖县法轮功学员遭迫害部份案例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轮功后,湖南省保靖县“六一零”办及公检法机构人员对该县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抄家、绑架、关押、洗脑、劳教、判刑等迫害,有的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精神病院迫害,有的被迫害致死。参与迫害的人拒绝听法轮功学员讲的真相,参与迫害法轮功,在邪党的欺骗下无知中造着大罪,保靖县有多个恶人遭天理报应。

以下是保靖县部份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以及恶人遭报事实:

中共在所谓的“进修学校”、邪党“党校”办过几期洗脑迫害班,绑架各城乡镇村的法轮功学员,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由所在单位两人夹控,“六一零”和恶警严密监视,逼看造谣、污蔑法轮功的书,每人几本,天天灌输,最后还“考试”,反复洗脑迫害。

......医生徐祚友被绑架到精神病院摧残

二零零一年三月,保靖县医院医生徐祚友不写所谓的“保证书”,被县“六一零”办以“谈话”为由,绑架至永顺精神病院,强迫服用损害大脑药物,徐祚友全身无力,行走、大小便极为困难,二十多天后才被放回。同年七月“六一零”办恶人彭秀莲、向宏银再一次将徐祚友绑架永顺精神病院非法迫害。他们又一次胁迫院方领导加大对徐祚友的迫害,因徐祚友拒绝吃药,被四个不明真相的医生摔倒在床上,强行注射氟呱丁醇药物,注射后徐祚友感觉到喉咙象被人掐住一样,呼吸极为困难。徐祚友忍受着痛苦,每日三餐被迫服药,期间饱受精神病人的凌侮:有时被打,有时穿着的裤子被精神患者往下拽,很多的时候光着两条腿,他望着饭却不能吃,吞不下。就这样,他从二零零一年七月熬到二零零三年三月,历时一年七个月。县“六一零”办看到还是达不到他们所要的目的,只好放他回家上班

二零零三年九月,“六一零”办主任彭秀莲及国安大队长石敦建强行非法抄徐祚友的家,徐祚友不从,他们撕断他系钥匙的带子,把他双手反拧于背上,撞进他家,搜走“天安门自焚疑案面面观”等揭露中央新闻造假的真相材料,并把他非法关进看守所。

一次监会上,徐祚友根据干警可提问的要求,对一篇污蔑法轮功的文章,提出自己的意见,谁知刚讲了几句,恶警蒋晓峰喝令他跪下,徐祚友不从,杨洪清、田所长、蒋晓峰等一群恶警蜂拥而上,拳打脚踢,最后,他们用很粗的绳子把徐祚友捆绑,摔在地上,蒋晓峰用手腕粗的木棍狠毒的打徐祚友的脸、背、臀等处,用脚踢徐祚友的胸部,很久才住手,徐祚友蜷缩成一团,不能动弹,脸被打的青肿,身体不停的颤抖。恶警杨洪清毫无人性地提徐祚友身后双手上的绳子,痛的他几乎昏过去. 同年十二月,徐祚友被非法劳教一年半,上宣判台那天,天下着雨,徐祚友不接受这种无理的判决,他不去,几个恶警把他摔倒在冬日雨水的地上,按着他,绳子捆断了好几根。挂在徐祚友脖子上的牌子,被徐祚友扔掉后,恶警多次强行给他套上。到了台上,徐祚友向台下的群众喊:“法轮功是被冤枉的”刚喊几句,恶警就死死的捂他的嘴。不久,他又被拖回看守所。

二零零四年二月,徐祚友被恶警所长贾小明等戴上沉重的脚镣,双手被拧在背后戴上手铐,卡得很紧,痛的徐祚友钻心,他们中途发现徐祚友双手已肿的厉害,才给他松一下。到长沙新开铺劳教所才解开脚镣。

徐祚友一开始被非法关进入教队,强行他脱光衣裤检查身体,接着洗脑看污蔑法轮功的书、电视录像、受各种苛刻的体罚:站“丁”字桩、面壁直挺的站着,一动也不能动;固定一个姿势坐在那里象木偶似的等等。稍有不从,就遭毒打。由于徐祚友不愿配合这种无理的伤害,结果遭恶警肖队长毒打耳光,被多个夹控的人多次毒打,夹控时常是四人随时随地,甚至连上厕所都跟着,一点自由的空间都没有。他多次被关禁闭,被穿上紧闭衣,双手被套在长长的袖了里,反铐在背上,头上被戴着沉重的铁壳帽,紧闭室里一米见方的水泥地板上放的是薄薄的破棉絮,门已被封死,仅在门上方留几个小孔,里面漆黑一团,一关就是一周、十天不等。吃饭由夹控喂,夹控受恶警指使,有时将他绳子勒紧,痛的他死去活来;有时候一阵拳打脚踢。后来,入教队恶警周教导员无可奈何,便把徐祚友放到六大队做奴工,二零零四年夏,徐祚友绝食抗争,被恶医野蛮灌食,门牙被撬破。再后来,徐祚友被迫害致残,四肢麻木、僵硬,无法行走,手不能铐铐子,头发白了,只好拄着双拐行走。狱警怕承担后果,便催促单位和家属接人。二零零五年三月,徐祚友被接回家。

徐祚友回来后,通过炼功,又恢复了行走,只是不灵便。二零零六年四月,他去农机局彭忠家,给妻子找医学试卷,当时有几个法轮功学员在看书,不料,被盯梢的恶警闯入,把他们全部绑架到公安局,非法审讯完,把徐祚友、彭忠、吴明莲等三人关入看守所。

五月八日上午,恶警吴文全不顾徐祚友四肢麻木,强行他搞军训,搞了一会,徐祚友发现不行,提出休息。恼怒的吴文全喝令五号监室犯人龙康、田军、廖维坤等八人打他,那八人把他打下地,又用脚踢、踩,直到不能动弹才住手,恶警吴文全不解恨,强令两个犯人拖他搞军训,徐祚友抗拒,吴文全又叫廖维坤、田军把徐祚友拖过去叫徐祚友跪下,徐祚友不从,廖、田二人挥拳毒打他的脸及胸部,徐祚友顿感呼吸困难、抽搐,直到徐祚友被强制压跪地下。徐祚友发现左手不能抬起,要求检查,遭到吴文全拒绝。十天后,田光凤、贾小明两所长带他到花垣县人民医院照片,确诊为:左锁骨粉碎性骨折。次日,两所长又悄悄带徐祚友到永顺县河西医院开刀接骨,打钢针固定。之后,恶警吴文全被告到州里,而州里只给他记大过处分。他根本未受法律制裁,未给徐祚友一分钱补偿。二零零九年夏徐祚友才在保靖县人民医院取出钢针。

二零零七年十月,“六一零”办的何昌军及派出所的杨云等五、六人,强行抄徐祚友的家,把他关进看守所非法审讯,历时二十八天才放回。

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五日,“六一零”办头目付家强、何昌军及公安(两个姓名不详)强行绑架徐祚友到怀化市“法制教育基地”洗脑迫害(还有人民医院工会主席姚本江、单位保卫科杨某、舒某、王某参与)。洗脑迫害基地地址选在怀化市郊的一个小山的半坡上,有一栋四层楼十几套二室一厅一厨一厕的房屋,上面三层楼基本上关押的是各地法轮功学员(主要是怀化地区、湘西地区、张家界地区等),那些法轮功学员一一被隔开在一间屋里,下面一层主要用于办公,这栋楼四周有高高围墙,墙外是陈旧的老厂子,这栋楼的出口是一个大铁门,专由一人随时开关,外人根本不得随便出入窥视,所以极其隐蔽。徐祚友被绑架到这里的前十几天,洗脑基地的张书记、杨科长、刘某不时对徐祚友施压恐吓,刘某天天放歪曲法轮功的光碟和给徐祚友看毁谤法轮功事实真相的书,他们见这些都骗不了他,于是改用恶毒的招术,酷刑迫害,把徐祚友的双手用铐子铐住,吊起挂在门窗上的铁环上,使身子离地,吊了十多个小时,徐祚友的双手被勒伤,很久才痊愈。他们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不计后果。他们对外和对徐祚友的单位、家属一再表示到那里学习只是沟通、交流,绝不整人,伤害人,可是背地里干着不可告人的勾当。直到十一月二十二日才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徐祚友不写所谓的“保证书”,院方受县“六一零”指使停发徐祚友八个月工资,逼的徐祚友只好背沙,艰难度日。二零零零年中秋及零一年春节,徐祚友被院方龙承华副院长及保卫科长周贤明强行带回,不能和亲人团聚。二零零一年夏周末,徐祚友在菜地里看书,被副院长龙承华等摔倒在地,恶人龙承华抢走法轮功书,喊来恶警把徐祚友拘留半月。二零零一年,徐祚友被院方降级使用生产药品,后来又被安排打扫卫生一直到现在。二零零零年徐祚友顺利通过全国高等自学考试及临床考核,却被“六一零”强制不发大专文凭,直到现在。二零零三年全县换“医师资格证”为“执业医师资格证”时,却不给换徐祚友的医师资格证。以至后来院方以他没有执业医师资格证为由,还是给他安排打扫卫生及其它杂务。

第一次非法关押在看守所,被勒索人民币2500元,第二次勒索500元。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被勒索生活费300多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20/湖南省保靖县法轮功学员遭迫害部份案例-239281.html

2011-01-29: 湖南省保靖县医生遭残酷迫害十多年
湖南保靖县人民医院医生、法轮功学员徐祚友自一九九九年以来,屡遭邪党迫害,曾多次被恶警恶徒绑架、抄家、关洗脑班,非法劳教,他还曾两次被绑架至精神病院摧残。在非法劳教期间,他因残酷迫害,身体受到严重伤害,胸部腰部及四肢僵硬麻木,不能行走,一度生活无法自理。以下是徐祚友遭迫害经历。
药物迫害

二零零一年三月,徐祚友因不写所谓的放弃修炼的“保证书”从而被县“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绑架至永顺精神病院,强迫服用损害大脑药物,徐全身无力,行走、大小便极为困难,二十多天后才被放回。二零零一年七月“六一零”恶人彭秀莲、向宏银再一次将徐绑架到永顺精神病院迫害,胁迫院方加大对徐的迫害。因徐拒绝吃药,被四医生摔倒在床上,强行注射氟呱丁醇药物,注射后徐感觉到喉咙象被人掐住一样,呼吸极为困难。徐祚友每日三餐被迫服药,期间还饱受精神病人的凌侮、殴打,历经精神病院一年七个月的迫害,直到二零零三年七月,“六一零”恶徒间还是达不到所要的目的,只好放他回家上班。

抄家与毒打

二零零三年九月,“六一零”办主任彭秀莲及国安大队长石敦建要非法抄徐祚友的家,徐不从,恶徒们撕断他系钥匙的带子,把他双手反拧于背上,撞进他家,搜走真相材料,把他非法关进看守所。遭殴打,一次恶警所长田某、杨洪清、蒋晓峰等蜂拥而上对他拳打脚踢,并用粗绳把他捆绑,摔在地上,恶警蒋晓峰用手腕粗的木棍狠毒的打徐的脸、背、臀等处,用脚踢徐的胸部,打了很久才住手,徐被打得不能动弹。恶警杨洪清还毫无人性地提拉徐身后双手上的绳子,痛的他几乎昏过去。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徐祚友被非法劳教一年半,被拉去非法宣判,那天天下着雨,徐抵制这种无理的判决,几个恶警把他摔在冬日雨水的地上,按着他捆,绳子捆断了好几根,强套在徐祚友脖子上的牌子,多次被他扔掉。徐祚友向台下的群众高喊:“法轮功是被冤枉的!”刚喊几句,恶警就死死的捂他的嘴。不久,他又被拖回看守所。

在劳教所被迫害致残

二零零四年二月,徐祚友被劫持到长沙新开铺劳教所。劳教所对徐祚友强行洗脑,逼看污蔑法轮功的书、电视录像,遭各种苛刻的体罚:站“丁”字桩、面壁直挺的站着,一动也不能动;等等。稍有不从,就遭毒打。徐祚友不愿配合这种无理的伤害,多次遭毒打,四个夹控犯人随时随地跟着,他还曾多次被关小号,被穿上紧闭衣,双手被套在长长的袖了里,反扣在背上,头上被戴着沉重的铁壳帽,小号里一米见方的水泥板上放的是薄薄的破棉絮,里面漆黑一团,一关就是一周、十天不等。吃饭由夹控喂,夹控受恶警指使,有时将他绳子勒紧,痛的他死去活来;有时候一阵拳打脚踢,狂然而去。后来,徐祚友被转到六大队做奴工,二零零四年夏,徐绝食抗争,被恶医野蛮灌食,门牙被撬破。后来徐被迫害致残,四肢麻木、僵硬,手不能扣扣子,无法行走,只能拄着双拐行走。狱警怕承担后果,便催促单位和家属接人。二零零五年三月,徐被接回家。

再遭摧残致骨折

徐祚友回来后,通过炼功,又恢复了行走,只是不灵便。二零零六年四月,他去农机局彭忠家给妻子找医学试卷,当时有几个学功人在看书,不料,被盯梢的恶警闯入,把她们全部绑架到公安局,非法审讯完,把徐祚友、彭忠、吴明莲等三人关入看守所。

五月八日上午,恶警吴文全强令两个犯人拖徐祚友搞军训,徐抵制迫害,吴文全又叫廖维坤、田军把徐拖过去叫徐跪下,徐不从,廖、田二人挥拳毒打他的脸及胸部,徐顿感呼吸困难、抽搐,直到徐被强制压跪地下。徐发现左手不能抬起,要求检查,遭到吴文全拒绝。十天后,所长田光凤、贾小明才心虚的带他到花垣县医院照片,确诊为:左锁骨粉碎性骨折。次日,田光凤、贾小明两人又悄悄带徐到永顺县河西医院开刀接骨,打钢针固定。之后,恶警吴文全根本未受任何法律制裁,也未给徐一分钱补偿。二零零九年夏,徐祚友才在保靖县医院取出钢针。

二零零七年十月,“六一零”办的何昌军及派出所的杨云等五、六人,强行抄徐祚友的家,把他绑架进看守所非法审讯,非法关押二十八天才放回。

洗脑班的身心摧残

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五日,“六一零”办头目付家强、何昌军及公安(两个姓名不详)强行绑架徐祚友到怀化市“法制教育基地”洗脑迫害,医院工会主席姚本江、单位保卫科杨某、舒某、王某均参与绑架。洗脑迫害基地地址选在怀化市郊的一个小山的半坡上,有一栋四层楼十几套二室一厅一厨一厕的房屋,上面三层楼基本上关押的是各地法轮功学员,一一被隔开在一间屋里,下面一层主要用于办公,这栋楼四周有高高围墙,墙外是陈旧的老厂子,这栋楼的出口是一个大铁门,专由一人随时开关,外人根本不得随便出入窥视,所以极其隐蔽。徐祚友被绑架到这里的前十几天,被迫看谎言光碟、文字,洗脑班恶徒见这些都骗不了他,于是酷刑折磨他,把徐的双手用铐子铐住,吊起挂在门窗上的铁环上,使身子离地,吊了十多个小时,徐祚友的双手被勒伤,很久才痊愈。恶徒们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不计后果。他们对外和对徐的单位、家属一再表示到那里学习只是沟通、交流,绝不整人,伤害人,可是背地里于着不可告人的勾当。直到十一月二十二日才放回家。

保靖县人民医院对徐祚友的迫害

保靖县人民医院领导层一直配合“六一零”迫害徐祚友。二零零零年,徐祚友不写所谓的“保证书”,单位受县“六一零”指使停发徐八个月工资,逼的徐只好靠打工度日。二零零零年中秋及零一年中国新年,徐被医院副院长龙承华及保卫科长周贤明强行带回医院,不能和亲人团聚。二零零一年夏一个周末,徐在菜地里看书,被龙承华等摔倒在地,恶人龙承华抢走法轮功书,喊来恶警把徐拘留半月。二零零一年,院方降级使用徐祚友,让他去做药品生产,后来又让他打扫卫生,一直到现在。二零零零年,徐祚友顺利通过全国高等自学考试及临床考核,却被“六一零”强制教委不发大专文凭,直到现在。二零零三年全县换“医师资格证”为“执业医师资格证”时,却至今不换他的医师资格证。以至后来院方以他没有执业医师资格证为由,还是给他安排打扫卫生及其他杂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9/湖南省保靖县医生遭残酷迫害十多年-235478.html

2010-11-07: 湖南辰溪县刘沅波再被绑架到怀化洗脑班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四日,继辰溪法轮功学员余兰寸、龚花妹被绑架后,法轮功学员刘沅波再遭辰溪“六一零”及相关不法人员绑架。目前,湘西吉首自治州的徐祚友等法轮功学员与辰溪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都被非法关押在怀化湖天桥区盈口乡的怀化洗脑班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7/232141.html

2010-10-24: 湖南保靖法轮功学员徐祚友被绑架经过
湖南省湘西自治州保靖县人民医院医生、法轮功学员徐祚友(男,42岁),于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五日被保靖县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不法人员绑架到怀化市“法制教育基地”(实为非法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

据好心的知情人透露,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五日上午九点多钟,以保靖六一零办主任付加强为首带领六一零办副主任何昌军,迁陵派出所警察周某,县人民医院保安杨农军,还有一名不知名的年轻人一伙不法分子强行闯入徐家强拉硬扯地把徐拉上送往怀化市洗脑班的车。

随车同行的是保靖县人民医院工会主席姚本江,还有两名包夹人员、是医院保安、雇请的。到达后由自治州六一零办牛主任,石科长带入基地。

据知情人透露,徐医生在医院给病人讲真相时,被内(1)科不明真相的一名医生和向姓护士举报到院长,院长又举报给付加强。

自从一九九九年邪党公开迫害法轮功以来,徐医生因坚持信仰法轮功曾被多次非法抄家,非法拘留,两次绑架至精神病院,一次非法劳动教养。在非法劳教期间,因残酷迫害,身体受到严重伤害,检查出患上了格林巴利综合症,看物模糊不清,胸部腰部及四肢僵硬麻木,不能行走,生活无法自理,呼吸感到困难,于2005年3月保外就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24/231384.html

湘西 保靖县联系资料(区号: 743)

2018-06-25: 保靖县法院:
审判长徐岩松
审判员向福生
陪审员彭举忠
书记员龙明珍。

湘西州中院:
审判长张小椎
审判员鲁勤练
审判员向力
书记员欧阳圣艳

2018-04-08:
保靖县法院
保靖县法院刑庭庭长 徐岩松 13135206909
保靖县法院刑庭副庭长 向福生 18974312668
保靖县检察院
检察院检察长 杨庆华 13574374808
检察院公诉科科长 田 野 15174321420
检察院检察员 冉 波 13574312666


2018-03-18:
保靖县法院:
院长龙鸥玲 保靖县法院
刑庭庭长徐岩松13135206909
刑庭副庭长向福生18974312668
书记员龙明珍18874318240

保靖县检察院:
检察长杨庆华13574374808
公诉科科长田野15174321420
批捕科副科长向婧15274329637
公诉科办案员向氏17774368710

保靖县政法委书记宋垚彪13907432253
保靖县610办主任彭清华
保靖县610办成员龙春梅

保靖县公安局国保大队:
大队长石敦建
副大队长彭佩平13974382913
国保警察向仲林13574322828

保靖县水田河镇派出所:
办案员15874392763
警察龙成15874328373
保靖县看守所:
所长石朝勇13974312390
副所长陈景娅13974322181

2018-01-31: 保靖县政法委:
政法委书记 宋垚彪 13907432253

保靖县检察院:
公诉科科长田野15174321420
公诉科案件承办人向婧15274329637
向氏17774368710
冉波13574312666

保靖县法院:
刑事庭庭长徐岩松13135206909
刑事庭福庭长向福生18974312668
审判委员会委员石远童13974322020
书记员彭浪14780879865
书记员龙明珍18874318240

保靖县公安国保大队:
副队长彭佩平13974382913

保靖县看守所: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743)

2010-10-24:

保靖县六一零办主任    付加强 13907432938
保靖县六一零办副主任   何昌军 13974342754
保靖县人民医院工会主席  姚本江 18907432332
湘西自治州六一零办主任  牛主任 13085459619
怀化市洗脑班管教人员   刘某  13874491867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07-05, 11:26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