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8-24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四川 >> 成都 武侯区(金花洗脑班) >> 郑友梅(郑逸梅,郑永梅), 女, 57

个人情况: 重庆川维厂退休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成都
个人近况: 2008年11月2日 迫害致死 (2008-11-15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3-03-16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174
案例分类: 灌食/灌物  洗脑  劳教  拘留/绑架  监狱  毒打/体罚  受迫害程度:酷刑
家庭成员: 儿女: 郑友梅的儿子
夫妻/父母: 郑友梅(郑逸梅,郑永梅)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06-16: 被秘判三年-四川泸州唐天敏遭酷刑迫害
......我被非法劳教迫害两次,历时三年半,劳改营又呆了三年,江泽民利用司法、利用监狱对法轮功迫害的无耻与残忍我深有体会。我觉得那些参与迫害的公检法司人员、监狱警察,被监管人员最可怜,他们被江泽民当作工具利用,他们犯罪了,造孽了,是江泽民把他们往地狱里面拉。一个叫罗利(音)的犯人,在楠木寺女子劳教所我就认得她,在养马河监狱又碰上了。我问她被劳教所迫害致死的郑逸梅的情况,(当时是她包夹郑逸梅的,在楼上的一个单间里)她说郑逸梅死了是她抬出去的。大法弟子郑逸梅遭到什么迫害失去了生命,她是清楚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6/16/被秘判三年-四川泸州唐天敏遭酷刑迫害-310953.html

2010-11-29: 重庆地区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
......郑友梅,女,57岁,川维厂退休职工,2次被非法关押。后被非法判刑4年,被迫害致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29/重庆地区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233063.html

2010-11-11: 徐筱蓉被非法拘禁在洗脑班长达三年之久
......金花洗脑班曾非法拘禁大批法轮功学员

金花洗脑班近十年来对大量信仰“真、善、忍”的合法公民非法拘禁、残酷迫害,其中包括已被迫害致死的郑友梅、四川大学外语学院讲师房慧、廖沛敏、刘贞海、张世清、倪月华(原监狱管理局的警察,六十多岁)、康泰菊、卢兴平、罗辉顺、赵瑜、王福英、郭世才、李银香一家三口、刘开华、向淑芬、黄淑媛、已被迫害致死的核工业部西南物理研究院何遗桂、西南民族大学家属范秀英、张祝君、罗小玉、陶渊,等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11/徐筱蓉被非法拘禁在洗脑班长达三年之久(图)-232299.html

2010-01-04: 重庆市长寿区“六一零”迫害大法弟子案例
十年来,重庆市长寿区“六一零”办公室(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公、检、法及各乡镇派出所、综治办、各个乡镇邪党委书记和政府的不法人员对大法弟子采取绑架、非法抄家、勒索交“保证金”、罚款、非法拘留、跟踪、蹲坑、监控、照相、按手印、上门骚扰、办洗脑班、非法判刑劳改、劳教等手段迫害几百人次、被非法判刑、劳教达七十多人次。

下面是部份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事实。

......长寿区被迫害人员名单

高云霞 刑5年 刑3.5年 王金书 教2年 高晓波 教1年
黄正兰 刑4年 教2年 教2年 唐国琴 教2年 李春圆 教1年
余秀容 刑4年 刑3.5年 黄仲林 教1年 教2年 余邦连 教1年
殷淑琴 刑3.5年 赵子荣 教1年 陈晓辉 教1年
吴淑辉 刑4年 教1.5年 秦兵 教1年 叶金华 教2年 教2年
周碧君 刑4年 陈长秀 教1年 花淑芳 教1年
陈建波 刑4年 教3次 卢亚兰 教1年 廖淑兰 教1年
杨淑琼 刑 余光和 教1.5年 李丽 教2年(现已失踪)
黄 泽 刑 (监外) 张淑芳 (劳教迫害死亡) 杨定产 教1年
陈华堂 刑 (监外 彭春容 (洗脑班迫害死亡 郭 八 教1年
张思王 刑4年 孔凡惠 教1.5年 教2年 刘志明 教1年
郑友梅 刑4年 (己去世) 贺元艺 教2年 教2年 王 琴 教2年 教2年
刘雪莲 刑3年 王亚军 教3次 王 敏 教1年 (监外)
陈永和 刑3次(约9年 ) 陈中云 教1年 冯 平 教 2年 教1年
彭丽容 教2年 教2年 曾凡清 教1年 (监外)
刘 忠 教2年 邹华兰 教20月 教2年 教1.5年
张淑芳 教1年 王改芝 教1年
肖惠君 教1.5年

20人次判刑 6人次劳教 22人次劳教 22人次劳教

总计 70人次判刑、劳教(判刑 20人次;劳教 50人次)。被洗脑班、看守所、各派出所关押人员还未统计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4/215640.html

2009-03-23: 四川省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1.四川省楠木寺女子劳教所七中队是迫害大法弟子的中队,队长任凤鸣、副队长敖晶晶、江南、段园园、付美琴。副队长江南带领蒋莉(民警)、任洪玲(包夹吸毒犯)以安全检查为由,将杜国建等5名大法弟子的衣服全部收完,直到天气很冷时,她们还穿着夏天的短袖衣服、薄裤子,因她们不穿劳教所的衣服,恶警就不将她们的衣服还给她们。

2.郑友梅死之前,包夹的两名吸毒犯徐维(成都人)、罗利(广安人),每天吃饭前,她们将药捣烂放在郑友梅吃的菜里,给郑友梅吃。

3.有一名大法弟子不打报告,被副队长段园园将她罚站在车间内。

4.在七中队,没有“转化”的大法弟子是不准买零食吃,有的包夹看似好心,要帮忙大法弟子买东西,实际上买来的东西包夹要拿一半走。很多被骗的大法弟子都不知道这点。陈婷(包夹吸毒犯,成都人),在七中队就是帮忙给大法弟子买东西,来吃大法弟子的钱,李和春(吸毒犯,“包夹”,绵阳人)也吞吃过大法弟子的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3/23/197642.html#0932223289-1

2009-02-02: 成都610洗脑班恶人刘晓康殴打大法弟子
四川成都市武侯区洗脑班头目刘晓康,也就是所谓的武侯区邪恶“610法制学习班”的刘大队长,男,50-60岁,原成都浆洗街办事处干部。圈内人士说,这人心狠手辣,爱出风头、爱吹牛、爱喝酒。自2001年洗脑班成立以来,他更是魔性大发,一直残酷迫害信奉“真、善、忍”的大法弟子。这几年来,有上百人次的大法弟子被他毫无人性地摧残、殴打。下面就所见所闻仅举几例,即可见一斑。

1.刘真海,男,60 多岁,曾经是某农村生产队队长。一天,刘晓康等在洗脑班会上拍着桌子,声嘶竭力的大骂法轮功。刘真海听得很难受,喘着粗气。就喘气这点点事也惹恼了刘晓康,于是,刘晓康把刘真海叫出去,搧他耳光,打得他两耳通红。连呼吸也能治罪,这是刘晓康整人的“新发明”。似这样寻衅打人在洗脑班制造恐怖气氛的事,对刘晓康来说是家常便饭。又有一个冬夜刘真海在床上打坐被发现,竟被拖到附近田坝罚站冻了一夜,全身上下只准穿了一个裤头。

2.马林,女,40 多岁,成都第七人民医院的医务人员,因坚持信仰,被开除。一天,马林拒绝进洗脑班,被刘晓康打得口吐鲜血不止,刘晓康竟不顾其死活,硬将马林拖进洗脑班受折磨。

3.赵瑜,女 ,30 多岁,成都龙江路小学(重点小学)教师,她的家庭曾被某单位评为模范家庭。温文尔雅的她,口碑极好。刘晓康为了“转化”她,长期不准她回家,她8 岁的女儿和繁忙的丈夫不能得到她的照顾。刘晓康就以做这些缺德事为乐。还有一次,刘晓康就对她升级迫害,硬把她送往成都市看守所去关押,想用这一招来恐吓她、达到“转化”她的目的。结果赵瑜被关在看守所一个月,仍未被“转化”,又被再弄回洗脑班来继续迫害。

4.李力艺,女,60 多岁,一中学教师。因家人听信刘晓康的种种谎言,竟伙同办事处把李力艺送去洗脑班,家人以为只是思想上“教育”而已,并且还被勒索了八千元钱。当刘晓康让李力艺报姓名时,李力艺堂堂正正的回答:“大法弟子!”不可一世的刘晓康这时竟当着她丈夫和众人的面,用拳头猛击李力艺的脸颊。可怜李力艺的丈夫恐怕从没想到自己把亲人送来的“法制学习班”竟会有这么野蛮、像土匪似的“领导”,又气、又吓、又后悔,不敢吭声,站在那里,惶惶然。

5.罗小余,女,40 多岁,原某厂工人,高喊着“法轮大法好!”进了洗脑班,被刘晓康和他手下人暴打,还用烟头去烧罗小余的脚趾头。后来,罗小余被送往资中楠木寺劳教所,受到残酷的迫害。

6.祝嘉林,女,60多岁,原四川大学图书馆职工,几次被关押在这里。一天,她不堪洗脑班的折磨,在两只狼狗守在大门的情况下,不顾一切翻墙逃走,不幸摔在地上,腿断成三节。受着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后回家炼功,全部复原,体现了大法的神奇。奥运会前,祝嘉林又被绑架,奥运会过去这么久了,还被关在里面不放人。

7.郑友梅,女,50 多岁,美丽、端庄的她看起来只有四十岁左右,现已被恶贯满盈的资中楠木寺劳教所迫害致死。之前,郑友梅也因抵制刘的淫威,被刘晓康在这个洗脑班用拳头打她的头部几十拳,后来她绝食抗议曾昏死过去。郑友梅的儿子也是一位大法弟子,现被关在牢里受迫害,被非法判了五年。

恶徒刘晓康成天酒气冲天,不知是为了做坏事壮胆,还是上班喝酒是他的工作习惯。他的手打起人来比拿筷子吃饭还方便、而且出其不意。他不知做了多少坏事 、造了多大的罪业,他还自己到处说。本来是该退休的年龄了,只因他的工作“出色”(迫害法轮功),领导不让其退,得意之情,溢于言表。对其个人来讲,是祸不是福啊,天惩在后面。

除了用武力迫害外,刘晓康还经常放一些诽谤大法的东西,强迫大法弟子看。像刘晓康的这种所谓的“法制学习班”在全国各省市区比比皆是,他们和看守所、劳改所、劳教所等邪恶机构互相呼应、狼狈为奸、干着人神共愤的罪恶勾当。至今这种残酷惨烈的迫害还在阴暗角落里偷偷的继续着。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2/2/194700.html

2009-01-31: 恶徒针扎凳子打 恶医威胁割气管
—— 四川大法弟子蒋德媛遭迫害经历
七月十八日,我被强拉到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劳教所里的一个警察笑着说:“又送来五千元。”(地方恶警劫持一名法轮功学员到劳教所,要送给劳教所五千元。)

劳教所恶警指使刘燕、黄丽、熊丽等三个吸毒人员来包夹我。只要我手或脚动一下,她们就对我一顿拳打脚踢,有的打耳光,有时扯头发,每天打八、九次,甚至叫来七、八个犯人把我拖到厕所里暴打。除了毒打外,恶徒还不准我睡觉,不准上厕所,逼的我将大小便拉在裤子里。

劳教所还逼迫大法弟子超时做苦役,从早上六点起床后开始到晚上十二点左右,在监室里做布玩具、拣猪毛。吸毒犯熊英要我给她穿针,我说:“我不是犯人,我不参加劳动。”于是她用针扎我的腿,用凳子打,凳子都被她打烂了。

我刚被劫持到进劳教所时,被弄去体检,说我有高血压,恶徒逼迫我吃些不明药物,并威胁我说,从牢房到外面有七道门,人死完了也没人知道。

当把我被迫害至死亡边缘时,劳教所才不得不在二零零九年一月二日放我回家。

楠木寺警察都伪善,他们操纵吸毒犯、卖淫女、盗窃犯包夹,迫害法轮功学员,这些犯人非常狠毒,迫害大法弟子手段阴毒,种类繁多。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四日,成都六十一岁的大法弟子郑永梅被迫害致死。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9/1/31/194548.html

2008-12-29: 在楠木寺劳教所耳闻目睹点滴
2008 年6月26日,我从本地区戒毒所转到楠木寺女子劳教所七中队,这里的房间从2楼到4楼除厕所和洗漱间外,每一间门上都有一个小玻璃窗,里外的人都是通过这个小玻璃窗看人。3天后我开始被迫参加奴工劳动,在车间做奴工时进出车间门要打报告,安排出来解手也要打报告,如果不打报告就不准从车间门出来解手,因我不打报告有两天从中午2点一直到晚上11点过才解成手,后来我们这些没有转化的都不到车间做奴工了,在寝室里做,奴工时间多数都在13一15小时,有时不到10小时,也有时做奴工到天亮( 我去之前有过,我在时没有遇到)。

8月7日晚上收寝室点名时我和另一名大法弟子不答应,我们说“法轮大法好”,从那时开始每天晚上我俩都是站到12点睡觉,有2天是后半夜1点,有1天是后半夜2点半,这是寝室里的包夹所强迫我们做的,她给一名副队长打报告要我俩站到后半夜3点钟,她说那个副队长同意的,后我问过那个副队长,她说她从来没有同意过。有时收寝室也不点名,不点名的时候我俩就在小凳上坐到12点睡觉。

10月13日我俩不参加做奴工了,凡是不参加做奴工的都住在3楼或4楼,房间门上的玻璃窗在外面用纸粘住上方,不让里面的人看到外面的人,外面的人揭开纸就能看到里面,有的狱警和民管会的人将纸揭开一丁点儿小角像做贼式的看里面的人,10月20日我进3-1房间,同修进3-2房间,3-1房间里面住着4位同修,我们已经全部穿劳教所的冬装了,有的人已穿秋衣、秋裤了,而她们4位还穿着夏天的棉绸短袖衣服和棉绸长裤,只因她们不穿后面印有“四川省女子劳动教育学校”,前面印有“四川女所”字样的衣服。她们自己的衣服不管是夏天的还是冬天的,都被一名副队长带着一名狱警以安全检查为由将她们的衣服收走,后来就连每人多的一套换洗的夏天衣服洗了还没有干都被收走了3套,全部放在储藏室里,10月份的天气已经很冷了,可是她们的衣服七中队的狱警们根本就不给她们。当我将自己的衣服每人给了她们一套短袖衣服、长裤穿上时,寝室里有一名包夹还叫她们还给我,叫我自己去要回衣服,当时我就告诉她我是不会要回衣服的。直到10月30日其中一位同修被值班狱警和民管会的给穿上劳教所的冬装,其余的3位同修被寝室里的包夹将他们按住给她们穿上了劳教所的冬装,这以后才将她们4位同修自己的衣服还给她们本人。当天晚上大概是11点过还不到12点,我们5人都还站着还没有睡觉,这时就听到4楼的包夹在敲门很急的告诉民管会值班的说:郑友梅的脉跳的很快,随后值班狱警、队长、医生、所长、护卫队的都上了4楼,听到他们在喊“郑友梅郑友梅”其中有一个人说她都不会答应了,后来又听到他们把郑友梅抬走了,在吃饭时包夹都是将药捣烂拌在菜里给郑友梅吃,从抬走以后再也没有听到郑友梅回来的事,后来包夹她的2位包夹也从4楼调到了3楼。

我参加做奴工时住在2楼,有一天突然听到3楼有几个人喊“纪祖莲(吸毒的,在当包夹)打人了”、“纪祖莲打人了”,凡被她包夹过的同修很多都被她打过。当听到喊声狱警手拿警棍和手铐上了3楼,其中有一位喊“纪祖莲打人了”的同修去和狱警评理,狱警和民管会就将这位同修押上4 楼准备打她(后没有打),将她的手反手铐上手铐叫她写保证,保证以后不再喊。这位同修当时就不同意,直到晚上12点才回到3楼寝室休息。被打的这位同修是另一个寝室的,她喊法轮大法好,后来她被转上4楼,上去后4个人包夹她,将她的两脚分开用绳子分别绑在2张床的脚下成八字伸开,双手被反铐上,嘴用毛巾堵住,吃饭和解手时将她松开,然后继续绑上。4个包夹中就有纪祖莲。其实这位同修最开始是说做奴工时间太长,要求时间短点,也包括那些包夹在内做奴工时间都短点。他们害怕大法弟子将他们的邪恶当时就曝光,所以从那以后3楼、4楼的寝室平时都要锁门了,可见七中队的刑具不是用来对付行恶的人,而是用在学真、善、忍做好人的人身上。

在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得到一个记过被加教8天,一个警告加教5天,凡是不参加做奴工的每月加教8天,不穿所服的每月加教5天,点名时答法轮大法好的每月加教5天,理由是不承认自己是劳教学员身份,也就是说3楼、4楼的同修全部都是加过教走的,我本来应是11月8日出楠木寺,直到12月3日才出楠木寺(楠木寺的解教通知上写的是11月29日,是被我当地的“610” 耽误了几天)。

在楠木寺凡是即将要被释放的大法弟子如果不见当地来接人的恶党人员,恶警就不放被关押的大法弟子。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29/192497.html

2008-11-15: 郑友梅被迫害致死,四川劳教所又添命案
四川省成都大法弟子郑友梅于二零零七年十一月被绑架至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迫害,零八年十一月二日被迫害致死。劳教所十一月五日才通知其家人,称郑友梅是死于脑溢血;并强迫其儿子签字,强行将遗体火化。

这是继朱银芳、罗俊玲、李阳芳等至少十三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后,四川女子劳教所犯下的又一命案。

郑友梅,今年六十一岁,重庆川维厂退休职工。在修炼前患有心脏病,十二胸椎压缩性骨折,风湿等疾病,那时让她痛不欲生。九六年底有幸得大法修炼,一身疾病不翼而飞。

九九年“七二零”邪党迫害大法,亲身受益的郑友梅去北京为大法说一句公道话,被劫持回重庆后直接非法关押在长寿看守所。在长寿看守所被关一个月后,又被成都机投派出所警察非法关在到他们的置留室整整半个月。

郑友梅被非法劳教一年半,被武侯区机投派出所强行送到资中楠木寺劳教所,郑友梅等十几名法轮功学员曾经被关进水牢迫害;被非法延期五个月,于二零零一年十月三十一日才回家。

刚回家两个月,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武侯区晋阳街办前书记李伯华、朴主任、晋阳派出所曾凤鸣警察等一行6人,把郑友梅从家中绑架至金花洗脑班。武侯区各派出所每月轮流派出两名警察、八个保安到洗脑班迫害大法学员。大法学员被关小间,一包夹二十四小时跟在后边;每个小间里面多重铁门,并喂有狼狗。郑友梅被恶警队长刘晓康击打头部,此后经常突然眼睛发黑,大脑里一片空白。

郑友梅在武侯金花洗脑班受尽迫害,在长期的高压迫害下,身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二零零二年六月十日左右,她突然眼发黑,扑在地上不省人事,嘴旁地上有一大滩血,整个上嘴唇摔裂,头上一个大包。后被送到医院,医生说是心力衰竭,脉搏仅50多下。

郑友梅从医院走出,被迫流离失所。亲戚家都被监视起来,电话也被监控了。两年后的二零零四年警察还到处抓她。

郑友梅于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再次被绑架至楠木寺劳教所迫害,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日被迫害致死。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8/11/15/189772.html

2007-07-26: 成都武侯金花洗脑班迫害郑友梅事实
我叫郑友梅,今年六十岁,修炼前患有心脏病,十二胸椎压缩性骨折,风湿等疾病,那时让我痛不欲生。九六年底有幸得大法修炼,一身疾病不翼而飞。

九九年“七.二零”邪党迫害大法,亲身受益的我去北京为大法说一句公道话,被抓回重庆,我原工作单位长寿川维厂保卫处史维加从重庆将我直接劫持到长寿看守所。在长寿看守所被关一个月后,我又被成都机投派出所警察拉到他们的置留室,警察当着我的面把真正的犯人放走,而把我一个修炼真善忍的好人关進去。按他们的制度,留置室只有二十四小时的置留权,最多四十八小时就必须要上级主管单位批准,但他们却非法将我关在留置室整整半个月。我被非法关押在此期间,留置室马上就安装上了监控器,我一炼功他们就在外面喊。半个月后他们将我与刘贞海,张盛荣,陶渊四人一起被非法关押在联防队半个月左右。其间白天不准闭眼、坐着、不准弯腿,怕我们炼功。

后我被武侯区机投派出所强行送到资中楠木寺劳教所,非法判劳教一年半,又被非法延期五个月。于二零零一年十月三十一日才放回家。

刚回家两个月,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武侯区晋阳街办前书记李伯华、朴主任、晋阳派出所曾凤鸣警察等一行6人,把我从家中绑架至金花洗脑班。

地下监狱──金花洗脑班

金花洗脑班恶警有刘晓康(队长),王晋平(副队长),武侯区各派出所每月轮流派出两名警察、八个保安到洗脑班迫害大法学员。大法学员被关小间,一包夹二十四小时跟在后边。每个小间里面多重铁门,并喂有狼狗,真是比监狱还监狱的黑窝。

我被绑架進去就被强行洗脑,被逼看诬蔑大法的录像,我坚决不配合,站起来抵制这种对大法师父的栽赃式的流氓攻击,使其无法继续。刘晓康把我叫出去站在房顶顶端的过道处,重拳打我头部,接着向我的头部左右猛打几十拳。打得我都站立不稳。

我绝食反迫害,当时洗脑班共关有九名大法学员,除一人未绝食外,其他的都全部绝食声援我。绝食期间,恶人为做我的工作,特许我姐经常来看我。我将刘晓康的暴行告诉了我姐,我姐抗议他们对我施暴行,说如果以后我呆痴要他们负责。刘晓康假惺惺的向我道歉三次,并给我姐道歉。我不接受他的道歉。

自从被刘晓康击打头部以后,我经常突然眼睛发黑,大脑里一片空白的状态。这之后,刘晓康假惺惺的向我及我的家人保证不打人保安如果打了人查实后他们要处理。这一套说辞完全是中共假、恶、斗的真实写照。事实上保安唯其鼻息、眼神行事,对大法学员常常大打出手,肆无忌惮。他们当着我们的面说处罚,事实是,事后恶保安都颠儿颠儿的去领奖金。

二零零二年初一天午饭后,大家几个大法学员想互相说说话。这本是人最基本的权利,保安却不准,强拉我们回牢房。我们拉着手不动,并给他们讲真相。保安王怀成等将录音机开到最大音量来干扰我们,并敲响金属脸盆、怪叫、放鞭炮等,大概持续了半小时,刘晓康、王晋平和一姓吕的警察来了,刘晓康狠狠的吼了句:“回去!我数三下。”我们把手紧紧的挽在了一起,恶保安如狼似虎般向我们扑来,连打带拖的将我们拖回牢房。刘贞海的小腿连二杆处被恶警踢出鸡蛋大的血包,后感染、腐烂;张世清被一姓蒋恶保安脚踢、凳子打,导致小便失禁。

在洗脑班,任何事都在恶人的监视下,晚上睡觉几十分钟查一次房,男男女女冲進冲出,随意拳脚相向,让我们精神和身体受到极大的摧残。

一天早上,恶保安王怀成、小马看见我在炼功,立即跑过来对我拳脚相向。我跑到走道上大喊“保安打人啦”,警察全都装聋作哑不见一个人影。两恶徒又用拳头打我的胸腹部,头部,使我脸部受伤,脸和下肢约浮肿约一个月。期间根本就看不到刘晓康的影子。

金花洗脑班是原来的法院旧址,审判庭对面是三层楼,两室一厅的家属宿舍,共六套,每套房关三个同修。

一天早上天刚亮,我就听大法学员倪月华(原监狱管理局的警察,六十多岁)在大声抗议恶保安对她的侮辱。她当时坐在床上盖着被子,保安说她是炼功,拉她的手,动手动脚的。我出来上厕所为倪月华说了几句公道话。等我上完厕所回牢房,一姓赖和姓张的恶保安立即跟進门,随手把门关上,对我大打出手。我的头上被打起包,腰部软组织受伤。我站在二楼的阳台上向对面的同修揭露说了保安行凶的事实,对面的同修房慧等人声援我,我们都在阳台上发正念反迫害。

我们要求见刘晓康,绝食反迫害。刘晓康被迫让王晋平出面解决,王晋平假惺惺的表示要处理赖姓保安,让两个保安给我和倪月华道歉。实际上是演一出双簧给我们看,因事后他们更加猖狂。我向刘晓康提出要诉讼法律,要求他提供纸,笔和相应的法律文件。刘晓康威胁说:“你材料上要写明你是炼法轮功的被打,看你告不告得着。

那天我正坐在床上,武侯区政法委书记高明亮和另一个区的甚么处长带着一帮警察来了。高明亮气急败坏的亲自上阵指挥警察、保安,把我们几个法轮功学员强行拖進洗脑班。高明亮踢原患有血液病的康泰菊一脚;房慧、倪月华都是被他们强抬来的。洗脑班四周站满了警察和保安,高明亮和那个处长在上面攻击大法。有的法轮功学员大声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是宇宙大法,是造就一切生命的大法”。

那个处长就说:“你们说宇宙是怎么回事,是怎么构成的?”并点明要刘贞海回答。刘贞海受师父点化大声说:“宇宙是由真、善、忍构成的。”我们全体大法学员报以热烈的掌声。后来我又揭露了我在劳教所里所遭遇到的迫害和超期非法关押我四个多月的迫害。在大法学员帮助下,他们在上面无法正常讲话,只得宣布散会,我看高明亮灰溜溜的像洩气的皮球。

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三日法轮大法日。刘贞海正在院子里盘腿发正念,我就在刘贞海旁边坐下发正念。一段时间有人来叫刘贞海起来,刘未动。最后听动静好像将刘贞海抬上汽车拉走了。一会儿有声音又叫:“郑友梅起来,否则把她也装上汽车拉走。”我不动,一会有两人架着我的胳膊把我抬到街沿上。又不知过了多久,我听见身边有人说话,我睁眼一看,大法学员都在我身后盘坐着。只见一恶保安提着一桶水准备往我们坐的地方泼水,我想不能让他这样糟蹋我们,我们就站起来了。这时是正午时间。其他大法学员问吃不吃饭?我说吃,吃了饭下午接着打坐。后来听大法学员说刘贞海被汽车拉到一个联防队,罩上麻布口袋,让联防队员拳打脚踢一阵,才把他拖回来的。

正念出走

在长期的高压迫害下,我身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原来我能吃一大碗饭,胃口很好,遭迫害后根本就咽不下饭。为了最基本的生存权利,二零零二年五月底,我与大法学员康泰菊绝食绝水反迫害,5天后,恶警强行插鼻管灌食,恶人毫无人性的继续反复强行给我插鼻管,好不容易插進去了,牛奶灌不進去,又扯出来再插,导致我一口一口的吐血。

由于被恶警刘晓康猛击头部后,留下了后遗症,我经常眼前发黑,大脑一片空白。二零零二年六月十日左右,我突然眼发黑,不省人事。醒来后发现整个人扑在地上,双手被压在身体下面,嘴旁地上有一大滩血,整个上嘴唇全部摔裂,头上一个大包。我起不来,动弹不了。后被送到金花镇医院。医生说我心力衰竭,脉搏仅50多下。我连夜被转到武侯医院肠道急诊病房。到武侯医院我仍坚持绝食,两个包夹开始劝我吃饭,见我坚定就不再劝了,二十四小时直接给我罩上氧气。

最后他们找我姐来给我交底,我姐给我说了很多,也说服不了我。突然我姐说出了她不可能说出的话,大概意思是:你吃了那么多苦,在床上躺了几十天为了啥?你想出去,你路都走不了,你怎么离开?

我一下明白了这是师父在点化我,叫我离开这个邪恶的地方。我开始吃饭,身体开始恢复。开始吃饭的第二天,医院安排拆嘴上的线并通知出院,当时两个人扶着我才勉强能走。这时肠道急诊室住進一个严重传染病的人,就把我转到门诊观察室。但两个包夹随时跟着我。

星期六那天,我那天正在床上打坐,一会儿脑中冒出了强烈出走的念头。我经过医生的门诊室侧门走出去,正好一辆的士停住,下来一个人。我尽量快步走稳一点走向公路,双手用全身的力气才打开车门坐上去。当车驶过医院我知道,我自由了。

因我在医院开始计划出走,曾让亲戚给了我一百元。我在一家公用电话处停了车,当时我四肢不灵,双手肿得厉害,掏钱都困难。我给大法学员打电话没打通,亲戚因怕受牵连,到儿子家去了。我只好住進一私人旅馆。钱也没有了,所有亲戚家的电话都被监控,也不敢打。我稳住心,一遍一遍的分析可去之处,最后选定要去之处,但长途汽车要六十元,还要打车,而我只剩下五十元了。我找旅馆老板,婉转说明意图,向他借三十元,他借给我五十元,还说他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肯定是跑出来的,还说我可能活不了多久。

我到达目的地时,只剩二元多钱。接下来我靠学法、发正念、炼功,恢复了身体。这次正念走出金花这个黑窝,完全是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才走出来的。

后来才知道,成都的亲戚家都被监视起来,电话也被监控了。连我远在外地的儿子也被威胁,监控了。两年后的二零零四年警察还到处找我,真是邪恶至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26/159581.html

2007-05-25: 成都大法弟子郑有梅失踪两天

大法弟子郑有梅已失踪两天,她可能和另外一个外地同修在一起。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25/155628.html

2004-01-12: 四中队的陶菊花、郑友梅等十几名法轮功学员被关進水牢

2002-06-20: 四川成都武侯区洗脑班位于机投镇通江法院内,是江集团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这个非法的秘密监狱从2001年9月开始长期迫害折磨大法弟子,至今先后劫持了约20多名大法弟子。为了抵制迫害,大法弟子绝食抗议。但邪恶之徒不但不停止迫害,反而变本加厉。它们对绝食的大法弟子先是不管不问,继而插管迫害。插管是邪恶之徒迫害大法弟子的一种手段,它们将灌食管从鼻腔强行插入绝食抗议的大法弟子的胃中,长期不取出,导致大法弟子鼻腔喉咙疼痛难忍。

2002年4月8日,武侯区政府主管迫害法轮功的一个副书记高明亮,来到洗脑班主持诽谤大法的会议,遭到大法弟子们的坚决抵制。一些大法弟子被拖拉抬進会场。高明亮亲自动手,对老年大法弟子拳打脚踢。洗脑班的两个队长刘晓康、王冀民是武侯区政府司法干部。他们身着警服,却干着践踏法律的勾当,这两恶警带头对大法弟子们大打出手。由于大法弟子们的坚决抵制,所谓的会议不得不草草收场。

大法弟子房慧是四川大学讲师。她从今年2月被望江派出所从家中绑架,在成都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被送到武侯区洗脑班长期关押。她坚决不配合邪恶的迫害,進行绝食抗议。邪恶之徒野蛮地对她進行插管迫害,她胃壁被插破,鲜血直流。她从4月20日开始绝食抗议,现在身体虚弱,生命垂危。

另外,在洗脑班绝食抗议的大法弟子还有:
赵玉,女,32岁,龙江路小学教师,
郑友梅,女,55岁,
倪月华,女,60岁,
刘真海,男,59岁,
罗辉顺,男,64岁,成都11厂退休职工,
卢心平,男,40多岁,成都塑料厂职工。

2004-01-03: 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是一个对大法弟子迫害严重的地区。武侯区洗脑班(武侯区法制学习班)从2001年9月28日开办至今,先后非法关押过30多名大法弟子。至今,仍有近10名大法弟子被长期关押。
1、长期被非法关押。晋阳的刘正海已被非法关押近两年半,张胜蓉已关押两年,双楠的卢兴平已关押两年,5701厂的郭世才已被关押一年半。

2、迫害加剧。11厂的罗辉顺已在此被关押了一年零八个月,今年4月25日被送到新津洗脑班继续迫害。双楠的向素芬大姐三次被送进区洗脑班,最后被逼疯(详情不清)。

除张世清(由双楠街道办送)、郑有梅(晋阳街道办送)等4名大法弟子以绝食抗议正念闯出外,其余的大法弟子都遭到了严重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3/63932.html

2002-10-20: 成都市武侯区洗脑班头目的犯罪记录
成都市武侯区洗脑班犯罪头目高明亮、刘晓康、王冀民自2001年9月以来,对被劫持在洗脑班的大法弟子进行残酷迫害。他们以每月450元的工资雇佣打手,对不接受洗脑的大法弟子大打出手,连70多岁的老人都不放过。

74岁的蒋真梅老人就曾被他们从楼梯上拖下来,拳打脚踢。大法弟子张世清,女,50多岁,2001年10月被楠木寺放回,12月又被绑架到洗脑班。张世清坚决抵制迫害。凶残的刘晓康、王冀民指使打手保安对她进行毒打。张世清被身强力壮的打手一口气踢了几十脚,踢得满地打滚,小便失禁。而年近60的大法弟子刘真海坚决抵制邪恶的一切要求、命令与指使,也经常遭到毒打与折磨。在寒冷的冬天被邪恶之徒脱光衣服在阳台上冻,绝食几天后还被强迫跑步,跑不动了就由保安拖着跑。2002年2月他被暴徒用砖头砸坏了腿,至今还瘸着腿走路。

高、刘、王不仅指使打手毒打大法弟子,他们也经常亲自动手。大法弟子郑友梅抵制洗脑,刘晓康恼羞成怒,左右开弓,一口气照郑的脸上打了20几拳。大法弟子李力艺扯掉洗脑班的诽谤标语,被王冀民叫到专门殴打大法弟子的小黑屋里,拚命抽打耳光。高明亮作为武侯区的610头目,甚至亲自跑到关押大法弟子的房间里,对瘦弱的老年弟子康太菊大打出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0/20/38353.html

2002-04-19: 成都市机投镇派出所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去洗脑班
成都市武侯区机投镇辅导员老刘去年被恶警长期关押,多次更换地方,以掩人耳目。辅导员郑友梅被非法劳教,出狱后不久,春节前又被派出所非法抓進洗脑班。被抓進去的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他们遭到了残酷的折磨。冬天,恶警给年龄较大的老刘脱光衣服,拉到寒风刺骨的走廊里冷冻。学员们用绝食進行抗议,恶人对此气急败坏,对学员们進行野蛮的灌食。平时,一旦发现有学员学法炼功,或者是不守他们的“规矩”,他们马上拉出去毒打,其中一个恶人还说:“你们不给我面子,我就要让你们知道我的厉害!”他们自己善恶不分,助纣为虐迫害好人,还反咬法轮功学员不给他“面子”。多么没有理智的生命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4/19/28755.html

2002-04-05: 四川成都大法弟子郑友梅全家人修大法,郑友梅已被非法拘留多次,并非法劳教2年,现又被成都市武侯区洗脑班强行洗脑。郑已绝食抗议迫害达20天左右,现还在医院被强行灌食。

2002-03-18: 由四川成都武侯区政法委书记高明亮亲自督办,在机投马家寺同江镇原老法院院内的“法制”学习班实为践踏法律的私设监狱。里边的人都是因炼法轮功被从家中强行抓(拖)来的。没有任何理由和证据,转眼间变为阶下囚。在里面的一切行为均被三比一的恶警、保安和监陪所控制。要是与其探讨法律、人权就会遭到拳打脚踢。为了基本的人权,学员已多次绝食。其中绝大多数已被非法关押四个月以上(2001年国庆前抓的)。请社会正义之士关注这一严重的违法行为。

以下是部份被关押学员名单:
成都市浆洗街:赵渝
晋阳:张盛荣,女,62岁 王富英,女,60岁
郑友梅,女,56岁 刘真海,男,58岁
双楠:卢新民,男,50多岁 张世清,女,53岁
簇桥:罗辉顺,男,62岁

成都 武侯区(金花洗脑班)联系资料(区号: 28)

2018-06-05: 成都市武侯区政法委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武侯祠大街264号 邮编:610041 电话:02885531041 传真:02885558685
武侯区政法委书记 陈智 13808013000
委员会 杨雄 13808180808
何成龙 18228001287 阎波 18581871187 康春芳 13308052233 李白华 18982225503 谢波 13980997608 张远敏 13981780308 曾林 18980906065 张明 13550276337 杨林 13808171332 吕海英 13980738276 罗钢 18908093033 王进瑞 13908066875 李晓燕 13568863123 任德才 13880156783 张竹 18180642550 肖亚山 13808175165 曾健 13730602869 曾祥裕 18080123672 董冰 13982943456 王莉莉 13699422198 何永源 13908068636 吴江涛 13880300680 贺莉莎 13340996115 赵思源 18908007006 王玮 13438471112 熊伟 15882211560

武侯区法院
地址:成都市武侯区高升桥东路12号 邮编:610041
预约立案电话:02882872746 02882872953(双休日) 咨询电话:02882872746
院长:唐卫 18980909001 成都市金牛区一环路北四段108号
委员会 陈兴兆 13438124470
陈立新 13908064808 沈璟晶 18980909115 傅奕 18980068072 章峻 13908175004 王晓钟 18980909023 周熙媛 18980909082 周伟蓉 18980909008 02885118108 钱薇伽 18980909070 米毅 13880000002 贾莉 18980909015 史雅莉 18980909166 02885118149 郭佳 13558779844 邓嘉斌 18980909209 彭红 18980909032 张河康 18980909019 叶桃 18980909146 刘翔 18980909206 郑珣 18980909056 唐雪瑜 18980905952 欧阳静 13608153399 李雪莉 18980909122 赵光强 18980909007 唐雪芹 13981911303 施洪波 18980909086 02885118270 张伟 18980068070 02885118125 昌维明 18980909038 郝景霞 18980903566 唐华 18980903167 蒲维 18980903710 范丽思 18980909074 苏建 18980909147 贾龙军 18980909089 02885118189 张玉荣 13550026822 李合棠 18980909011 罗燕飞 18980909021 周苇 18980903106 钟秋吉 18980909106 刘原 18980909096 李宏钦 18980909076 尧刚 18980909014 阎素强 18615780422 张静芝 18980909026 任燕 13458296730 02885118265 王佳舟 18980909005 肖红梅 18980903689 郭军涛 18980909220 尹筱倩 18980909199 雷田怡 18980909317 02885118293 岑霜霜 18980909174 02885118416 潘芳 18980909127 周明建 18980909010 宋沙 18980909196 02885118188 车小娇 18980909917 02885118208 蒲洁 18980909106 李晓波 18980909148 02885118248 高晓强 18980909084 02885118184 张丹 18086821897 邹天银 15928970393 马玲菲 18683952625 02885118352 朱军良 18980909085 吴存平 13982028882 陈爱玲 18980909104 金川 18980906003 02885118355 唐楠栋 18980909071 钟在洪 18980909114 赖武梨 15982405690 林秋洁 18980903610 辜建华 13880275554 易文 18980909006 黄松柏 18980909013 02885118113 邢义苏 13980608888 肖红 18980909077 苏晓莉 18980906143 02885118303 余桂蓉 18980909109 包秀英 13882076897 李毅 18980909027 02885118127 李小卫 18980909302 张莉 13908201793 杨奕 18980909901 冯凯 18980909028 李华勇 18980909300 蔡文雯 18980909306 黄维强 18980909203 张闻武 18980909094 02885118194 方钦少 18980909646 张倩 18980909193 胡宁 18980909033 李欢 13982078265 02885118326 马先春 18980909192 颜钰洪 18980909218 02885118430 陈克刚 18980909023 王劼鹏 18980903521 唐浩凌 18980909012 谢黎明 18980909105 李贵 生 18980909125 向伶俐 18980900640 02885118262 田甜 18980906867 范莹莹 18980909048 李非阳 18980909034 张探 18980909035 郭瑶 18980909046 02885118146 钟晓 13982015999 李成春 18980909111 杨思思 15692888385 李丹 18980909195 杨大容 18980902533 杨珊 18980909047 万霖 18980906941 黄春秀 18980909018 朱梅 18980909130 王媛媛 18980909143 马永红 18980909095 郭静 18980909124 吴定海 18980909189 02885118426 尹贻功 18980909065 李佳 18980909042 闫曙杰 18980909016 吴光友 13880275554 刘潺潺 18980909117 张玉琳 18780239429 岳平 13683419988 和军 18980909029 02885118129 代功 18980909204 刘其灿 13880924477 于磊 18980909142 02885118292 苏靓 18980909024 张叶青 18980903662 关佩 18980909091 章汉芹 18980909040 02885118140 王洋 18980909213 李燕君 18980909201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