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4-05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四川 >> 成都市 >> 杨倩, 女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成都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10-09-29
家庭成员: 兄弟姐妹/伯父母: 杨倩 杨静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1-06-04:二零一一年五月六日上午八点左右,成都法轮功学员杨倩在骑车上班的途中,被成都西安路街道办“610办”(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人员绑架,现在被非法关押于新津“610”搞的所谓 “学习班”强制洗脑迫害。五月十五日,杨倩的妹妹杨静与母亲到新津610洗脑班要人,不但没能见到杨倩,反遭威胁。

没有人格的中共人员

按正常法律程序,应于24小时内书面通知家属人在何处。杨倩五月六日被成都西安路综治办出面绑架后,杨家一直未得到任何书面手续,杨倩究竟在哪里,也只是凭绑架者的一句话而已。看来他们也知道自己无权抓人,搞的是黑社会的绑架,当然也不可能有什么手续。当然他们是高高在上的政府官员,虽然触犯了刑法,至少现在你也拿他无可奈何。

西安路街办的张继伦用“人格”向杨母担保:十五天后放人;还假惺惺地说什么有困难可以提出来帮忙解决。真是做了坏事,还要装好人。在二零零四年杨静被绑架到新津洗脑班后,面对天天找他们理论的杨家父母,张也曾当着十多个金牛区官员的面保证,无论如何一个月一定放人;当时深感上当受骗的杨父在女儿被绑架三十五天后突然离世。

而参与绑架的“二派”黄俊波则说,做人嘛就要会说违心话,还指责杨母教育太严,不让女儿说谎。杨母又好气又好笑:真是好坏是非不分,干坏事还如此气壮,将来清算他们时又不知又会如何为自己开脱罪责。至于其前任向忠东去年九月跳楼身亡一事,黄则不以为然自信满满:“我保证,我肯定不会跳楼!” 并无耻地说自己还在监视另一位老年法轮功学员。

在与绑架者无法讲理,报案被无理拒绝的情况下,已是七十岁的杨母只好在烈日下连续向金牛公安、检察院及信防办投诉,均表示无能为力,他们管不了610,这也就“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如“劳教”不是法律,可目前也把它当法律来用。一些律师也只能表示同情,在目前的形势下,他们的生存也很难 。但有一点很明确:既然不是依法设立的机构,就无权限制人身自由,家人自己就可以把人要回。于是杨母决定去要回女儿!

抓人没手续,关人没手续,见人却要手续

五月十五日周日上午,杨静与母亲带了点厚衣物(因连续两天的降雨使成都天气下降了好几度,而杨倩被绑架时穿的是短袖)转了两次车、步行了很长的路,一路打听终于找到新津610洗脑班,一些好心人听说事由都不敢相信,有的还帮着出主意。到了那里只见那阴森森的三层楼建筑的每一个窗户都被铁条封死,杨静与母亲不禁大声呼唤起来:“杨倩,你在哪,我们来接你了。”似乎曾听到一声“妈妈”,后来就再也没有任何回应了。这时一个男子手里拿着一个影碟机从另一面的房子出来:“你们有手续吗?没有手续不能见人。”

杨静与母亲很吃惊:“你们抓人没手续,关人没手续,怎么见人还要手续?还讲不讲道理!那现在就请你给出具一个关人的手续。”该男子态度强硬:不给你们手续。反正就是不能见人,就是这的规定。这真是典型的强盗逻辑,也让受害者家人陷于两难的处境:一方面明知是对方在违法犯罪,可另一面因没有手续就无法见到家人,又不得不被迫向对方低头,被动配合这种违法形为。

该男子又说杨静以前也到这里来过,并讽刺杨静法律白学了。(讽刺、打击、挖苦是他们惯用的伎俩,妄图利用法轮功学员还未修去面子心来“转化”学员。)(他们的法律才是白学了,他们不会不知道这是一个非法机构,在这里助恶为虐非法关押合法公民已触犯刑法。)杨静与母亲指出:这是黑监狱,无权关人,是非法拘禁。该男子威胁:“你们在明慧网上做了什么,我们都知道,你们是不是也想进来。”杨静与母亲问道:难道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你们绑架、非法关押,别人却连说话的权利都有。你们又想搞绑架吗?就是警察也不能随便抓人的。

杨母请该黄姓男子无论如何让见杨倩一面,快十天了,也不知她身体怎样,前两天杨倩穿着短袖不知有没有着凉生病。黄姓男子讽刺:“你们法轮功不是没病吗,担心什么。”其实杨倩只是看过一些大法书而已,也不炼功,身体并不好还患过气管炎。杨母很着急:你们不是不让他们炼功吗?杨静也对黄姓男子说:“我母亲已是七十岁的人了,前两天晚上下雨,担心的睡不着觉,这么远跑一次也很辛苦,你让我们见见面,也好让我母亲放心一点。”

该男子依然坚持不让见一面赶杨静与母亲走,一面威胁:“再闹,你们也走不了!”杨母焦急的一再大声喊道:“你让我见见女儿吧。”杨静不禁大声责问该男子:“你也是人呀,如果是你的家人被绑架被非法关押,不让见人,你将作何感想?”男子根本不听,说衣物由他转交,强行赶杨静与母亲走。

撕下伪装 再次威胁

三天后,杨母接到杨倩电话说未收到衣物,只好再次找到西安路街办张继伦。张还很生气说杨家不该去闹,杨母很不理解:你们不是口口声声说是“学习”吗?那就应该来去自由,结果不但没有自由,连家人不让见,他们不讲道理与之争论则无法避免。张威胁“不要搞的大家不好过,搞不好你也……”,并说要杨静也写“保证书”,七年了,需要“巩固巩固”。

七年前的六月十四日,也是这个西安路街办综治办,也是这个张继伦和向忠东(向已跳楼身亡,生前曾说不怕报应)等人伙同一帮不法警察到建设银行成都一支行,不顾 建行领导的反对,强行将正在上班的杨静绑架到新津610洗脑班,一面在里对杨静威胁恐吓,施加很大的精神压力及药物迫害,一面为了达到“转化”目的,又闯入杨家,举中共建政初期一夜杀光各宗教成员为例,并做砍头状,威胁欺骗四处投诉无门的杨家父母, 致杨家父母隐入极度恐惧之中 。当时又正值成都法轮功学员祝霞被迫害致疯后刚从洗脑班被放回,杨母连续六天整夜睡不着觉,只好每天服用心脏药物,而杨父却在七月十九日突然含冤而逝。

杨父去世后,在杨母的一再要求下,西安路街办才在到医院核实后才去接的杨静。路上他们一路说笑,当时的综治办主任范领才更是兴奋的大谈自己是如何由一农民参军、提干、转业混到今天这一步的。

杨父去世的当晚,杨静回家后,该街办不顾杨家在短短三十多天就遭受了一系列的人生重大打击,杨母以前又患有严重心脏病,居然派了四名男子开始守在成都十八中宿舍门口,对杨家进行24小时的近距离跟踪监视。杨静出门办事, 就由两名男子跟踪,剩下两名则留下蹲坑,杨静与人说话,跟踪的男子就近距离监听,并用手机与其头联系。直到杨父被火化后才撤走。(很多学校老师都背里骂他们太过份)杨父被火化时,街办又把建行领导叫去,派人到场利用杨静尚不是很清醒,又处于极度恐惧之中,表演了一场“春风化雨”的戏给建行领导看。当晚电闪雷鸣,杨静被雷声惊醒后,感觉到快窒息的痛苦。

杨父火化后第二个周一,精神已有点恍惚的杨静在家休息,该街办又派人到杨家逼迫杨静写“保证”,威胁可以再次把杨静弄到洗脑班。致杨静精神一度处于崩溃的边缘,曾在母亲怀里哭不出声,只有听到打雷声才能稍稍喘口气,当时很多亲友及同事都很担心。该街办榨了建行一万一千多元,每年四千的“管理费”及一个月七千多元的“生活费”,建行领导气的骂他们心太黑。同年十一月又再次到建行找杨静“谈话”。致杨静在第二年辞职。

七年后,该街办又再次对这个已被自己迫害的家破人亡的家庭下毒手。在洗脑班这个封闭的环境下,人得不到外界的任何信息,每天都被灌入各种邪说及威胁恐吓,精神压力是很大的。2004年“转化”时就威胁说什么这是最后一次了,国家已承受不起了,如不“转化”就枪毙、送精神病院或是监狱劳教所等,随后还要怎样一批批的对付其他法轮功学员,最后还要清除其它信仰,而这里每月几千元的费用最终由自己承担。可以说是从各个方面来瓦解人的意志。

据悉,杨倩在洗脑班里面快承受不了,担心母亲和妹妹的安全,让母亲快跑;而杨母一面对杨倩的精神状况感到焦虑,还要替小女儿的安全担心,让女儿别回家。

杨母找到张继伦:十五天已过,你当初不是用人格担保放人吗?张则撕下伪装:不“转变”思想绝不放人。杨母又提出女儿精神状况很差,想去看她安慰她,张更是一口拒绝。杨母想不通:明明是这些人在违法犯罪,自己家人是合法的,可合法公民却被关黑监狱后,因犯罪者是所谓政府工作人员,合法者却要向犯罪的人低头。这真是一个人妖颠倒的社会,犯罪的人如此猖獗,好人却被公然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6/3/241879.html

2010-09-28: 成都杨倩姐妹遭迫害,姐姐被逼离家

近日,成都地区各洗脑班又蠢蠢欲动,非法关押了一些法轮功学员。各街道综治办公开表示:上面有“转化”(即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任务。各基层人员、社区及所谓二派也纷纷出动,闯到法轮功学员家中骚扰,逼迫他们认为不坚定的炼功人在所谓的不炼功“保证”上签字盖手印等。

姐姐杨倩被非法游街,再遭骚扰,被逼离家

欺上骗下是中共人员的一贯手法:这个是“重点“,那个很“顽固”,实在不行了就拉人凑数。法轮功学员杨静的姐姐杨倩最近就被逼写所谓不炼功的保证,杨倩最后只好离家。

杨倩看过法轮大法的书籍,很相信大法好,对大法师父非常尊敬,也能正面维护大法。2008年“512”大地震后,她捐钱捐物还到都江堰做义工,见一些人在废墟边哭述:自己亲人埋在下面,前两天还有声音,叫那些人来救却无人来,现在已听不到声音了……义愤下,杨倩也跟着说了几句,并告诉周围的人贵州奇石惊现 “中国共产党亡”一事,却被恶人绑架到派出所,后被以“扰乱治安”为由非法拘留,遭到殴打,还被非法游街。都江堰作为堂堂“国际旅游城市”,居然还在搞“游街示众”这种文革式侮辱人格的违法行为,杨倩因此受到很大刺激。

杨倩在都江堰被非法拘留后,因当时常有余震,都江堰又处震中,杨静母女找街办开证明希望当局能早点释放杨倩,让她安全回家,结果街办范领才不但不开,反而出言侮辱杨母,被杨母当众痛斥。

这次成都白果林街办派一黄姓人员两次上门逼杨倩“转化”,还说什么“先礼后兵”,不然就要叫派出所、公安局上门。

妹妹杨静遭受“六一零”洗脑迫害

杨倩的妹妹杨静是一名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四年六月,杨静在单位(建行成都一支行)上班时,被白果林街道办“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凌驾于法律之上)人员及白果林派出所绑架到新津“六一零”洗脑班,在那里,杨静被下过不明药物,遭受辱骂、欺骗恐吓,身心受到很大伤害。那时,父亲突然去世,火化后才两三天,街道办“六一零”范领才又带人上门威胁逼迫她再写“转化书”。父亲尸骨未寒,同年十一月,街道办又到建行成都一支行要找杨静“谈话”。一次次的迫害给杨静及其家里带来很大的创伤,建行也承受了很大压力,并被敲诈了几万元,杨静被迫辞职。而药物迫害带来的伤害也使杨静此后多年经常头痛欲裂,性格一度变得很不好,家里很不和谐。

杨家已被逼得家破人亡,母女三人相依为命,如今街道办又再次上门骚扰威胁,真不知人性何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28/230236.html

成都市联系资料(区号: 28)

2020-02-29: 光荣派出所
地址:成都市金牛区文汇路110号 邮编:610031
光荣派出所 028-87656434 028-87661508 028-87699490
所长 张坤 13880090306
教导员 蒋佩珊
承办警察:易进峰18161171558
金沙片区民警陈彬13881933582

金牛区检察院:
地址:四川成都市金牛区星科路3号,邮编610036
承办人:王聪
检察长赵桂英13558867000
副检察长朱昆13980027153(分管迫害)
副检察长崔峰13618027332
副检察长秦宗龙13880382617(分管批捕科)
纪检组长卢远智13882195308
政治处主任史斌13618015327
专职委员李薇薇13699097163
专职委员谭伟峰
邪党书记吕向云18384208836
第一检察部 电话:028-87670961
任立君15928006101
王帅文15184418359
王继东18980842777
李慈学13402815608
黄俊杰13880136975
宋芮15982379081
杭志18782063396
毛静妮
杨沁怡
黄智德
刘栓
黎海
魏勇
承办人:王聪
张宇13880802290
王军13880065988
第二检察部:028-87621623
李峰18108096657
吕健18684000691
韩峰13709006377
孙毅
肖舸
周萌
王浩
蒋运军
第三检察部:028-87621031
廖殿雄15328095632
李聪15983511150
李胜宾13699495386
王燕13880058039
陈学18982123990
陈必全13882228776
赵正
陈伟18428397532
张吉成13678137537
办公室 028- 87620535
刘秀竹13880459342
丁建军13980061661
周文婷18508225825
卿艳18181953929
于红燕13981933091
宋冰涛13880273356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02-29, 4:12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