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16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四川 >> 成都市 >> 杨倩, 女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成都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10-09-29
家庭成员: 兄弟姐妹/伯父母: 杨倩 杨静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1-06-04:二零一一年五月六日上午八点左右,成都法轮功学员杨倩在骑车上班的途中,被成都西安路街道办“610办”(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人员绑架,现在被非法关押于新津“610”搞的所谓 “学习班”强制洗脑迫害。五月十五日,杨倩的妹妹杨静与母亲到新津610洗脑班要人,不但没能见到杨倩,反遭威胁。

没有人格的中共人员

按正常法律程序,应于24小时内书面通知家属人在何处。杨倩五月六日被成都西安路综治办出面绑架后,杨家一直未得到任何书面手续,杨倩究竟在哪里,也只是凭绑架者的一句话而已。看来他们也知道自己无权抓人,搞的是黑社会的绑架,当然也不可能有什么手续。当然他们是高高在上的政府官员,虽然触犯了刑法,至少现在你也拿他无可奈何。

西安路街办的张继伦用“人格”向杨母担保:十五天后放人;还假惺惺地说什么有困难可以提出来帮忙解决。真是做了坏事,还要装好人。在二零零四年杨静被绑架到新津洗脑班后,面对天天找他们理论的杨家父母,张也曾当着十多个金牛区官员的面保证,无论如何一个月一定放人;当时深感上当受骗的杨父在女儿被绑架三十五天后突然离世。

而参与绑架的“二派”黄俊波则说,做人嘛就要会说违心话,还指责杨母教育太严,不让女儿说谎。杨母又好气又好笑:真是好坏是非不分,干坏事还如此气壮,将来清算他们时又不知又会如何为自己开脱罪责。至于其前任向忠东去年九月跳楼身亡一事,黄则不以为然自信满满:“我保证,我肯定不会跳楼!” 并无耻地说自己还在监视另一位老年法轮功学员。

在与绑架者无法讲理,报案被无理拒绝的情况下,已是七十岁的杨母只好在烈日下连续向金牛公安、检察院及信防办投诉,均表示无能为力,他们管不了610,这也就“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如“劳教”不是法律,可目前也把它当法律来用。一些律师也只能表示同情,在目前的形势下,他们的生存也很难 。但有一点很明确:既然不是依法设立的机构,就无权限制人身自由,家人自己就可以把人要回。于是杨母决定去要回女儿!

抓人没手续,关人没手续,见人却要手续

五月十五日周日上午,杨静与母亲带了点厚衣物(因连续两天的降雨使成都天气下降了好几度,而杨倩被绑架时穿的是短袖)转了两次车、步行了很长的路,一路打听终于找到新津610洗脑班,一些好心人听说事由都不敢相信,有的还帮着出主意。到了那里只见那阴森森的三层楼建筑的每一个窗户都被铁条封死,杨静与母亲不禁大声呼唤起来:“杨倩,你在哪,我们来接你了。”似乎曾听到一声“妈妈”,后来就再也没有任何回应了。这时一个男子手里拿着一个影碟机从另一面的房子出来:“你们有手续吗?没有手续不能见人。”

杨静与母亲很吃惊:“你们抓人没手续,关人没手续,怎么见人还要手续?还讲不讲道理!那现在就请你给出具一个关人的手续。”该男子态度强硬:不给你们手续。反正就是不能见人,就是这的规定。这真是典型的强盗逻辑,也让受害者家人陷于两难的处境:一方面明知是对方在违法犯罪,可另一面因没有手续就无法见到家人,又不得不被迫向对方低头,被动配合这种违法形为。

该男子又说杨静以前也到这里来过,并讽刺杨静法律白学了。(讽刺、打击、挖苦是他们惯用的伎俩,妄图利用法轮功学员还未修去面子心来“转化”学员。)(他们的法律才是白学了,他们不会不知道这是一个非法机构,在这里助恶为虐非法关押合法公民已触犯刑法。)杨静与母亲指出:这是黑监狱,无权关人,是非法拘禁。该男子威胁:“你们在明慧网上做了什么,我们都知道,你们是不是也想进来。”杨静与母亲问道:难道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你们绑架、非法关押,别人却连说话的权利都有。你们又想搞绑架吗?就是警察也不能随便抓人的。

杨母请该黄姓男子无论如何让见杨倩一面,快十天了,也不知她身体怎样,前两天杨倩穿着短袖不知有没有着凉生病。黄姓男子讽刺:“你们法轮功不是没病吗,担心什么。”其实杨倩只是看过一些大法书而已,也不炼功,身体并不好还患过气管炎。杨母很着急:你们不是不让他们炼功吗?杨静也对黄姓男子说:“我母亲已是七十岁的人了,前两天晚上下雨,担心的睡不着觉,这么远跑一次也很辛苦,你让我们见见面,也好让我母亲放心一点。”

该男子依然坚持不让见一面赶杨静与母亲走,一面威胁:“再闹,你们也走不了!”杨母焦急的一再大声喊道:“你让我见见女儿吧。”杨静不禁大声责问该男子:“你也是人呀,如果是你的家人被绑架被非法关押,不让见人,你将作何感想?”男子根本不听,说衣物由他转交,强行赶杨静与母亲走。

撕下伪装 再次威胁

三天后,杨母接到杨倩电话说未收到衣物,只好再次找到西安路街办张继伦。张还很生气说杨家不该去闹,杨母很不理解:你们不是口口声声说是“学习”吗?那就应该来去自由,结果不但没有自由,连家人不让见,他们不讲道理与之争论则无法避免。张威胁“不要搞的大家不好过,搞不好你也……”,并说要杨静也写“保证书”,七年了,需要“巩固巩固”。

七年前的六月十四日,也是这个西安路街办综治办,也是这个张继伦和向忠东(向已跳楼身亡,生前曾说不怕报应)等人伙同一帮不法警察到建设银行成都一支行,不顾 建行领导的反对,强行将正在上班的杨静绑架到新津610洗脑班,一面在里对杨静威胁恐吓,施加很大的精神压力及药物迫害,一面为了达到“转化”目的,又闯入杨家,举中共建政初期一夜杀光各宗教成员为例,并做砍头状,威胁欺骗四处投诉无门的杨家父母, 致杨家父母隐入极度恐惧之中 。当时又正值成都法轮功学员祝霞被迫害致疯后刚从洗脑班被放回,杨母连续六天整夜睡不着觉,只好每天服用心脏药物,而杨父却在七月十九日突然含冤而逝。

杨父去世后,在杨母的一再要求下,西安路街办才在到医院核实后才去接的杨静。路上他们一路说笑,当时的综治办主任范领才更是兴奋的大谈自己是如何由一农民参军、提干、转业混到今天这一步的。

杨父去世的当晚,杨静回家后,该街办不顾杨家在短短三十多天就遭受了一系列的人生重大打击,杨母以前又患有严重心脏病,居然派了四名男子开始守在成都十八中宿舍门口,对杨家进行24小时的近距离跟踪监视。杨静出门办事, 就由两名男子跟踪,剩下两名则留下蹲坑,杨静与人说话,跟踪的男子就近距离监听,并用手机与其头联系。直到杨父被火化后才撤走。(很多学校老师都背里骂他们太过份)杨父被火化时,街办又把建行领导叫去,派人到场利用杨静尚不是很清醒,又处于极度恐惧之中,表演了一场“春风化雨”的戏给建行领导看。当晚电闪雷鸣,杨静被雷声惊醒后,感觉到快窒息的痛苦。

杨父火化后第二个周一,精神已有点恍惚的杨静在家休息,该街办又派人到杨家逼迫杨静写“保证”,威胁可以再次把杨静弄到洗脑班。致杨静精神一度处于崩溃的边缘,曾在母亲怀里哭不出声,只有听到打雷声才能稍稍喘口气,当时很多亲友及同事都很担心。该街办榨了建行一万一千多元,每年四千的“管理费”及一个月七千多元的“生活费”,建行领导气的骂他们心太黑。同年十一月又再次到建行找杨静“谈话”。致杨静在第二年辞职。

七年后,该街办又再次对这个已被自己迫害的家破人亡的家庭下毒手。在洗脑班这个封闭的环境下,人得不到外界的任何信息,每天都被灌入各种邪说及威胁恐吓,精神压力是很大的。2004年“转化”时就威胁说什么这是最后一次了,国家已承受不起了,如不“转化”就枪毙、送精神病院或是监狱劳教所等,随后还要怎样一批批的对付其他法轮功学员,最后还要清除其它信仰,而这里每月几千元的费用最终由自己承担。可以说是从各个方面来瓦解人的意志。

据悉,杨倩在洗脑班里面快承受不了,担心母亲和妹妹的安全,让母亲快跑;而杨母一面对杨倩的精神状况感到焦虑,还要替小女儿的安全担心,让女儿别回家。

杨母找到张继伦:十五天已过,你当初不是用人格担保放人吗?张则撕下伪装:不“转变”思想绝不放人。杨母又提出女儿精神状况很差,想去看她安慰她,张更是一口拒绝。杨母想不通:明明是这些人在违法犯罪,自己家人是合法的,可合法公民却被关黑监狱后,因犯罪者是所谓政府工作人员,合法者却要向犯罪的人低头。这真是一个人妖颠倒的社会,犯罪的人如此猖獗,好人却被公然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6/3/241879.html

2010-09-28: 成都杨倩姐妹遭迫害,姐姐被逼离家

近日,成都地区各洗脑班又蠢蠢欲动,非法关押了一些法轮功学员。各街道综治办公开表示:上面有“转化”(即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任务。各基层人员、社区及所谓二派也纷纷出动,闯到法轮功学员家中骚扰,逼迫他们认为不坚定的炼功人在所谓的不炼功“保证”上签字盖手印等。

姐姐杨倩被非法游街,再遭骚扰,被逼离家

欺上骗下是中共人员的一贯手法:这个是“重点“,那个很“顽固”,实在不行了就拉人凑数。法轮功学员杨静的姐姐杨倩最近就被逼写所谓不炼功的保证,杨倩最后只好离家。

杨倩看过法轮大法的书籍,很相信大法好,对大法师父非常尊敬,也能正面维护大法。2008年“512”大地震后,她捐钱捐物还到都江堰做义工,见一些人在废墟边哭述:自己亲人埋在下面,前两天还有声音,叫那些人来救却无人来,现在已听不到声音了……义愤下,杨倩也跟着说了几句,并告诉周围的人贵州奇石惊现 “中国共产党亡”一事,却被恶人绑架到派出所,后被以“扰乱治安”为由非法拘留,遭到殴打,还被非法游街。都江堰作为堂堂“国际旅游城市”,居然还在搞“游街示众”这种文革式侮辱人格的违法行为,杨倩因此受到很大刺激。

杨倩在都江堰被非法拘留后,因当时常有余震,都江堰又处震中,杨静母女找街办开证明希望当局能早点释放杨倩,让她安全回家,结果街办范领才不但不开,反而出言侮辱杨母,被杨母当众痛斥。

这次成都白果林街办派一黄姓人员两次上门逼杨倩“转化”,还说什么“先礼后兵”,不然就要叫派出所、公安局上门。

妹妹杨静遭受“六一零”洗脑迫害

杨倩的妹妹杨静是一名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四年六月,杨静在单位(建行成都一支行)上班时,被白果林街道办“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凌驾于法律之上)人员及白果林派出所绑架到新津“六一零”洗脑班,在那里,杨静被下过不明药物,遭受辱骂、欺骗恐吓,身心受到很大伤害。那时,父亲突然去世,火化后才两三天,街道办“六一零”范领才又带人上门威胁逼迫她再写“转化书”。父亲尸骨未寒,同年十一月,街道办又到建行成都一支行要找杨静“谈话”。一次次的迫害给杨静及其家里带来很大的创伤,建行也承受了很大压力,并被敲诈了几万元,杨静被迫辞职。而药物迫害带来的伤害也使杨静此后多年经常头痛欲裂,性格一度变得很不好,家里很不和谐。

杨家已被逼得家破人亡,母女三人相依为命,如今街道办又再次上门骚扰威胁,真不知人性何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28/230236.html

成都市联系资料(区号: 28)

2019-06-12:
成都市青羊区法院 :
地址:成都市新华大道江汉路东署前街42号,邮编610031
刑庭028-866338268663702386635127
法官蔡茂028-86263017

成都市青羊区检察院:
地址:成都市青羊区新华大道江汉路222号9号楼,邮编610031
电话:028-86770068、028-86696118
公诉人刘建立028-86243136

2019-06-09:
青羊区法院法官:蔡茂 电话号码: 028-86263017
2019-05-29:
府青路派出所:
地址:成都市府青路三段14号,邮编610057
电话:02883245724
金蛟 17716165792
厉勇 17716165772
崔巍 17716165326
袁涛 13808067845
唐松 18030797751
胡炜 13281125710
李鹏 13881930756
李霞13608177900
胡亮 17716160501
王辉 17716165781
张炼 13980590789
王磊 17716160396
代斌 17716165771
王清15908179697
刘晖 17716160392
易军 17716160807
罗颖 17716160397
朱健 17716160503
代向华 17716160681
伍仕伟 15802821697
唐豫西 17716160212
王浩权 17716160873
冯发武 17716160903
阳轲谱 13908090731
吴小莉 18782946613
周亚琦 17716165350
刘世根 13880819813
李素江 17716160395
何成宁 15828230785
王晓平 17716165790
冯守益 18784920303
何庆林 18628005995

府青路街道办事处:
成华区二环路北四段2号,邮编610051
电话:83247471
书记郭志勇
副书记陈伟
副书记付国东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