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4-22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广东 >> 梅州 兴宁市 >> 刘尚礼(刘灰尘), 男, 60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广东省梅州兴宁市龙田镇社子龙村
拘留时间: 2004年7月10日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3-12-13
案例分类: 劳教  毒打/体罚  受迫害程度:酷刑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0-10-04: 广东三水劳教所恶警的犯罪事实
广东三水劳教所是广东的一个省级劳教所,中共在99年7月20日以后,把它用于非法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据不完全统计,从99年7月20日到现在,有一千多名法轮功学员在这里遭受过严酷的迫害,本人曾经被非法关押在这里,并遭受严酷迫害。现我把自己的所见所闻揭露出来,并呼吁大家都来关注发生在这里的人权迫害。

三水劳教所位于佛山三水区西南街,占地12万亩,共四个分所,十六个大队,原三分所五大队(迫害法轮功的专管队)由于名声太臭,才把专管大队的牌子摘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全部转入新建耗资一亿人民币的一分所四大队,他们的目的是对外称这里没有法轮功学员了。

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九日,三水劳教所召开全所会议,参加的有广东省劳教局局长施红辉。三水劳教所所长说了这么一段话,大意是“我党建国60周年,镇压六四二十周年,镇压法轮功十周年,形势对我们很不利。对法轮功(指被非法关押的学员)必须转化率达到89%”,专管迫害法轮功的恶警书记童朝银讲了对法轮功学员的所谓转化。让我们来看看这89%是如何得来的,真的是像中共邪党说的“团结、挽救、教育,像父母对待孩子那样关心法轮功学员”吗?

一、长时间不准睡觉

凡是被绑架进来的法轮功学员首先强制性检查身体抽血化验,再全部送到一分所四大队。专管法轮功的恶警郭保思,广东梅州人,原是个兽医,2001年为了往上爬,申请进来迫害法轮功学员,此人身高一米五左右,邪恶之极,对于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最简单的迫害就是不准睡觉,一次郭保思说:“你们不转化,我们就二十四小时不准你们睡觉”。

法轮功学员温化生(广东阳西县人)二零零九年四月被从深圳第二劳教所劫持转到这里,他和法轮功学员黄伟(广东化州人)因拒绝转化,被长期强制坐到塑料凳上不准动。凡是不转化的,都被强制单独关在一个小房间,有两个包夹(真正的坏人)看管。郭保思指使包夹长达半个月不准温化生睡觉,睡觉就用冷水泼、用硬物不断在地上敲打不让休息。也有是七天不准睡,并叫包夹写好五书强制按住不转化的学员的手去按手印。温化生在深圳有三个月减期都没有批准,到他快满期时,又对他说“你不转化就延期八个月”,并拿了一分延期劳教书吓唬他。

二、潘智好等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精神失常

法轮功学员陈志勇、刘尚礼等人被迫害出现精神病状态。法轮功学员潘智好(广东汕尾人,北京科技大学高材生),被恶警郭保思、苏家视、蓝远航、江焊清严重迫害。

二零一零年四月六日蓝远航从监视器发现潘智好炼功,就叫包夹把他从三楼拖到下一楼值班室进行毒打,苏家视用打火机烧他的耳朵并说“还炼不炼?知不知道痛?” 从此潘智好就出现精神不正常,一会手舞足蹈、一会胡言乱语,郭保思就造谣说“他炼得都走火入魔了,我们没迫害他”。潘智好被送去劳教所留医部继续迫害两个月后,于七月份送去广州精神病院继续迫害。

三、电击、毒打

法轮功学员陈利雄、麦目发因被逼迫写的五书不合格,两人绝食抗议迫害,就被郭保思强制性用矿泉水瓶灌食。特别是陈利雄被绑在死人床上用七根电棍同时电击,其妻子写的信也被扣压,身体出现严重病态,恶警郭保思和江焊清骂他装病还不准他给家人打电话。(参与电击的还有吴韬、江焊清、蓝远航)

法轮功学员谢耐勇(江西学员)一进来就盘腿炼功,被打得鼻子直流血,其大呼“法轮大法好”被郭保思铐在二楼防护栏上双脚离地并用胶布封住嘴,用手不停的抽他的脸,后又送到五楼506室进行毒打,并叫吸毒人员共七人按住他的手在事先有包夹写好的五书上按手印。熊始光、陈志勇等法轮功学员也都被强制按手印。

法轮功学员宋振师(汕尾人)不“转化”,不配合恶警的要求,被恶警集体迫害,邪党书记童朝银、中队长郭保思、江焊清、吴涛、蓝远航等人叫包夹按住他进行拳打脚踢,还强迫他和吸毒人员一起军训不配合就打,凌晨两点才让睡觉六点就起床,还让其长时间单腿蹲在地上不准动。

四、奴役

恶警们长期强迫法轮功学员完成生产任务,完不成的就罚分扣工分。而每天吃的发黄发黑的夹生米饭,白开水煮三片萝卜、冬瓜,食堂的一块电子显示屏用来欺骗外界,上面写吃的烧鸡、烧鱼。有一次用一百元买来一头病死已经发臭的猪说是让吃肉,连煮饭的都说这不能吃了,可恶警说“他们不是人,就煮给他们吃”,他们连劳教人员每月三元的补助金都贪,叫吸毒人员在补助金上签全体人员的名字,然后由大队长何晓东拿钱。何晓东(广东梅州人)和主管干事贺建伟经常在大队会议上辱骂法轮功学员,还拿出十万伏的电棍放电吓唬人,每天开饭强迫所有人唱歌颂邪党的歌曲,唱不响就不准吃饭。他们还强迫所有劳教人员给他们买吃的喝的。

恶警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每星期开会都要求法轮功学员骂师父骂大法,并强迫看常人那些低俗下流的网站,强迫写攻击大法、骂师父的文章,不写的就让包夹按住打、不让睡觉、限制上厕所次数,他们还用口杯撒尿,逼迫法轮功学员喝,把食物放在马桶里弄脏后强迫学员吃下。法轮功学员李作东抵制转化就被拉入禁闭室用四根电棍电他。很多法轮功学员由于被这样长期迫害出现幻觉。

至今还关被关押在里面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张权、黄富强、梁志军,广西人;林少波、刘小寒、黄伟、熊始光、宋振师,广东省;梁逢春、陈利雄、潘智好,无地名。还要很多不知名的被非法关在里边。

残酷的迫害事件天天都在这个邪恶的广东三水劳教所发生,中共邪党们对大法与法轮功学员犯下的罪罄竹难书,这里写出来的这些迫害事实只是冰山一角。在此呼吁全世界的正义人士都来了解和制止在中国发的惨无人道的迫害。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4/230519.html
2010-04-19: 被广东省三水劳教所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被广东省三水劳教所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名单:

黄伟:茂名法轮功学员
吴炳志:茂名法轮功学员
麦月发:云浮法轮功学员
李鑑强:韶关法轮功学员
张国: 韶关法轮功学员
刘晓涵:韶关法轮功学员
黄伟国:韶关法轮功学员
陈利雄:揭阳法轮功学员
潘智好:汕尾法轮功学员
林少波:汕头法轮功学员
陈志勇:阳江法轮功学员
刘尚礼:梅州法轮功学员
尹世雄:梅州法轮功学员
梁志军:广西陆川法轮功学员
李军:四川法轮功学员
谢耐勇:江西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4/19/221736.html#104190339-1

2009-04-06: 三水劳教所08年“迎奥运”掀迫害高潮
二零零八年,由于北京奥运会,中共恶党掀起了对大法弟子的疯狂迫害。从零八年一月中旬开始,广东省六一零多次到三水劳教所操控加重迫害大法弟子,打着“迎奥运,掀起转化新高潮”的口号。作为当时被非法关押在广东省三水劳教所的我,亲身经历了这一年的迫害,同时亲身见证了这一年被劫持在三水劳教所的其他大法弟子的遭遇。

(一)我遭受的迫害

我是二零零七年被中共邪恶之徒劫持到三水劳教所的,开始是受到恶警的所谓强制转化迫害:

一、长期关在阴暗潮湿、蚊子特别多、高度只有二米的楼梯间。本不应住人的杂物间,连门牌都没有的。为了迫害我们,劳教所就把它叫作一零零仓,其实它的条件和环境则比禁闭室还恶劣。还不管天气多热,就是不给你电风扇。零八年开始还不给挂蚊帐。

二、不给正常的睡眠,不给睡中午觉、只能到晚上十一点后才给冲凉睡觉、其余时间则要坐在矮小的塑料凳上,还一天二十四小时叫夹控人员看着,不准靠墙或床等他们认为不准做的事。

三、每天上午和下午上班时间,甚至晚上、偶尔还在下半夜被单独叫到办公室或厕所等地方被几个恶警围攻,同时长时间罚蹲,甚至打骂等。

就这样迫害了我近三个月后,就放我出去跟其他大法弟子一起看电视和操练等。后来,恶警为了让我们帮他们赚点钱,就到处去找活给我们做,从而对我的精神和肉体的折磨转向以劳动迫害为主。

到了二零零八年一月中旬开始,广东省六一零的邪恶之徒多次到三水劳教所操控、部署和指挥对我们的加重迫害。三水劳教所的恶警像打了强心针一样,成立了由六个恶警组成的所谓攻坚组:何晓东为头子、郭保思为组长(此恶警的警号是4406187,梅州市大埔县人,特别阴毒、没人性,所以亦为主要策划人、实施人等。)此外还有江焊清、蓝守、李锋、吴滔等四人为组员。办公室设在二楼,墙上挂着“迎奥运,树新风,掀起转化的新高潮”的邪恶标语,这很显然是为了北京奥运才对我们采取的加重迫害。还专门搞了二个所谓的隔离室,分别是前面提到的一零零仓和最偏僻的二零七仓,墙上都贴满了邪恶的标语,二零七仓就连上铺的床板底下都贴满了邪恶的标语,还把恶警办公用的桌凳搬到二零七仓,说是现场办公。

(二)对高国元、麦任明的迫害

恶警首先拿比较坚定的大法弟子高国元(零七年八月份在东莞遭绑架,十一月份劫持到劳教所)下手,长期高密度的出动多个恶警围攻、打骂、电击、铐手脚等,同时要他在半夜二点半后才给冲凉睡觉,早晨六点半叫他起床。搞了一段时间后则层层升级、加码,要他在凌晨四点后才给冲凉睡觉,然后是早上六点,最后是一分一秒都不给睡了。恶警郭保思对高国元说:“在不给你睡的情况下,你能挺过十五天就放过你” 。结果搞了十五天后,恶警郭保思则说话不算数,继续不给高国元睡。再过了几天,恶警郭保思还拿着电棍和手铐到二零七仓去折磨高国元。前后经过二个多月的残酷折磨,高国元被迫违心的抄写了所谓的转化材料。纵使这样,恶警还不肯放过高国元,继续对他单独关押、打骂、不给睡中午觉、不准打瞌睡、不准靠墙和床等、更不准坐在床上、不给看电视、不给体育活动等,除了上厕所、冲凉、恶警叫去谈话等外,连仓门都不准出(这显然是变相的长期禁闭,甚至比一般的禁闭还难过)。直到十一月二十日搬到新建的劳教所后,才把他转到几个法轮功学员一起住的房间里。后来又还因“作业”问题受到类似的单独迫害,并一直遭到恶警蓝守的恐吓,给他造成很大的精神压力,直到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四日才放他回家。

在疯狂迫害高国元的同时,还在一月二十日开始对大法弟子麦任明(零七年二月十五日在佛山南海遭绑架,当年四月份被劫持到三水劳教所)下手。原来是跟大法弟子李卓忠一起关在二零五仓,一月二十日下午就把他单独关在一零零仓,还把他的头发剃光,不给睡午觉,到半夜二点半后才给冲凉睡觉等,跟迫害高国元的形式差不多(此后,这种迫害形式一直用在刚到黑窝的大法弟子和所有比较坚定的大法弟子,是恶警惯用的迫害手段),造成本来身体相当健康的他二次因低烧送去留医部留医。第一次是四月底到五月中旬一共二十多天,第二次是八月初开始一直到零九年一月二日回家,前后共五个月左右都在留医部。

(三)对李卓忠的迫害

恶警紧接着就对李卓忠(零六年十二月初在兴宁市的某中学上课时遭绑架,零七年二月初被劫持到三水劳教所)下手。在一月二十五日下午,恶警把李卓忠和其他部份法轮功学员叫去活动室上课,恶警则纠集一大帮人进行抄仓。结果以在当时只有李卓忠一个大法弟子住的二零五仓被恶警郭保思抄出经文为由,乘全国冰雪灾害最严重、最寒冷之时,恶警认为最有利的时机,在一月二十九日下午开始对李卓忠禁闭折磨。

在禁闭室,三十一日上午,恶警郭保思和李锋就开始动手对李卓忠折磨了。先不给李卓忠衣服和袜子穿,并拉到外面寒风中蹲着吹冻。恶警郭保思看见李卓忠穿着拖鞋,马上骂夹控人员怎么还给他鞋穿,并命令他们立即把李卓忠的拖鞋收起来不再给穿。然后恶警郭保思用手去沾上冰冷的自来水抛到李卓忠的颈上。恶警李锋觉得“好玩”,依样画葫芦去搞李卓忠。当天早上下过雨,恶警郭保思看见地上积有泥水,就又拉李卓忠到积水中蹲着吹冻。郭保思觉得还不过瘾,穿着沾满泥水的皮鞋来踢李卓忠。

当天下午,两个恶警故伎重演,又拉李卓忠到寒风口上吹冻。两恶警看搞了好长时间都无效,就又拉李卓忠到酷刑室,手脚和身体都绑在老虎凳上恐吓。

恶警看还不奏效,第二天上午开始就拿来三支电棍对李卓忠电刑折磨。首先动手的是恶警蓝守,接着动手的是恶警吴滔,最后是恶警郭保思两只手各拿一支电压特高的电棍同时在李卓忠的头上猛电,然后还扒开绑在胸脯的绑带,在两个乳头处、腹部、大腿内侧等敏感部位猛电,就这样连续酷刑折磨了李卓忠三天,把李卓忠勒的手脚多处出血、全身乌黑、酸痛(后来过了二个多月才消去)。恶警郭保思还不死心,二月三日上午还命令夹控人员造假,罗织罪名,说要延李卓忠三天禁闭。无奈二月六日就是年三十,要放假了,迫使恶警郭保思的阴谋破产了,到二月四日下午由恶警蓝守和吴滔接回去。

到三月份对李卓忠的迫害又升级,要他到半夜二点半后才给冲凉睡觉,有些恶警还以太晚为由不给李卓忠去冲凉。到三月底,恶警郭保思当面向李卓忠宣布要他凌晨四点后才给冲凉睡觉,并恐吓说还不妥协的话,就要到六点后,最后一分一秒都不给睡。李卓忠当天就绝食反迫害,吴滔知道后就说还是给你半夜二点半后睡吧。李卓忠不知道吴滔话中有话,答应了不绝食。结果还是要李卓忠凌晨四点才给冲凉,摆明要他冲不了凉。

在七月份就又开始对李卓忠加重迫害,叫夹控人员收走蚊帐,要到零时以后才给睡觉,还不给购物、加菜。恶警郭保思还经常来骚扰和恐吓,使夹控人员和楼层值班劳教学员精神高度紧张,更加过份的限制李卓忠的自由,使李卓忠长期承受着很重的精神压力。后来李卓忠就这样一直被单独关押在仓里,到十一月二十日从破旧的黑窝搬到新建的黑窝都还要单独关在仓里面,直到十二月二十二日,攻坚组解体,才给李卓忠出去跟其他同修一起。到一月十五日,来了三十多个吸毒或偷抢的劳教人员,由于房间不够,才不得不把李卓忠调到三零一仓跟另外七个同修一起生活和奴役劳动等。

恶警还以李卓忠私藏经文为由在四月十二日延期二个月。恶警因为做贼心虚,一直不敢把延期通知书拿给李卓忠看。在李卓忠的多次强烈要求下,直到十二月二十日,恶警郭保思才拿给李卓忠看,还要李卓忠签名。李卓忠则拒绝签名并要他们拿出延期的有关法律条文,恶警则一直拿不出来。后来恶警还恐吓李卓忠说你不但要延期二个月,另外还有三百八十分的罚分,按十分就延一天,还要多延三十八天,即是说加起来要到零九年三月十五日才能回家。最后,恶警还是怕他们的违法犯罪事实败露,延期四十八天后,于零九年一月二十四日放李卓忠回家。

(四)其他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

同时被恶警加重迫害的还有大法弟子宣立强,被非法延期一个月。还有零八年劫持到三水劳教所的杨盛国、梁圣强、曹建山、丁磊、张谋、杨仲平、叶文新、范飞海、李晓敏、温天宣、李庆文、刘尚礼、张飞荣、谭德民、陈志勇、李鉴强、罗少聪、黎斯聪、张家平、汤平元、张汝良等都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

特别是六十多岁的老年大法弟子刘尚礼,他是被兴宁市邪恶之徒第四次绑架并劫持到三水劳教所迫害。从九九年七二零开始到现在就已经被非法关押了近六年时间,受尽了折磨,使他苍老了许多,跟他的实际年龄很不相符。这次受到的迫害比前三次都重,一开始就要他零时以后才给冲凉睡觉,很快就对他层层加码,搞到他连坐都坐不稳,老是倒在地上,头上碰的到处都是瘤子。恶警还把负责夹控他的劳教学员叫去打骂和恐吓,使他们更加卖力的帮恶警折磨刘尚礼:一看到刘尚礼闭眼,就两手拿很厚的纸皮拍打他或在他耳边猛敲口杯盖,造成气氛相当紧张、恐怖。恶警还经常利用他们下半夜值班的时间来折磨刘尚礼。就这样折磨了刘尚礼八十多天。

以上只是我知道的部份的迫害情况,由于恶警不准我们交流切磋,使我不能详细全面的记述所有的迫害情况,希望知情者作出补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4/6/198457.html

2008-07-29: 兴宁市不法绑架了大法弟子邱远香、邱任英姐妹俩
广东省兴宁市叶塘镇,2008年7月22日星期二下午,一群恶警闯入叶塘镇(叶南街)大法弟子邱远香家到处乱翻,抢走笔记本电脑、复印机各一台、还有真相资料等。绑架了干农活刚刚回来的大法弟子邱远香、邱任英姐妹俩,然后又闯入下中村大法弟子张辉荣和正在其家中的同修刘尚礼,现邱远香、张辉荣被非法关押在广东省五华县看守所,邱任英、刘尚礼被非法关押在广东省兴宁市看守所。一群恶警单位估计是兴宁市610、叶塘镇派出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29/183030.html

2008-07-28: 梅州兴宁市恶警绑架四大法弟子
广东省梅州兴宁市六一零和兴宁叶塘派出所的恶警,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二日晚八点左右,绑架大法弟子四名,分别是:刘灰尘、张飞荣、邱远香、邱任英,其中二人非法关在兴宁、邱远香二人非法关在梅州五华县,非法在邱远香家里抢走二手手提电脑一部、和一体机一台、真相小册子二百多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28/182973.html

2005-09-05: 我所了解的广东梅州大法学员遭受的迫害
刘尚礼,60多岁,第一次被劳教1年,第二次被劳教1-2年,第三次在2004年6月左右被劳教1-2年,现关押在三水劳教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5/109806.html

2005-07-30: 大法弟子在三水劳教所正念反迫害
在三水劳教所邪恶环境中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有许多,由于本人所知有限,除了以下我知道的同修,还有很多一直都没有转化、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都没有计入这里。

刘尚礼,梅州人,现在二分所被非法关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30/107297.html

2004-09-08: 7月10日,恶警跟踪谢育军和另一个同修刘尚礼,至兴宁龙田,再次非法将两位一心修炼“真,善,忍”的大法学员绑架!

现在,两位大法学员已被非法送往广东三水劳教所,处两年半监禁。其中刘尚礼属第三次被邪恶绑架,两位大法学员都曾经在三水劳教所遭受残酷折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9/8/83674.html

2004-01-10: 刘尚礼,60多岁,广东省兴宁市龙田镇社子龙村人。从98年得法。于2000年到北京向国家反映法轮功是修“真、善、忍”、教人向善的正法,却因此被关进了三水劳教所。在劳教所的大部分时间都在三水劳教所三分所中受尽种种非人折磨,使原来满口牙齿掉了一个又一个。

2003年6月某日,被调入洗脑转化基地,关进207室,实际上是被封闭得密不透风、不见天日的特别刑室。室内到处血迹斑斑。

每天8名被恶警威迫、以减刑利诱的值班劳教人员,分成两班,轮流对刘尚礼施刑严管。昼夜不准打磕睡。值班劳教人员受恶警朱琦指使,凌晨淋冷水夜半吹风扇。更为恶毒的是值班人员抓牢他,凌辱殴打,使老人身心痛苦,倍受摧残。那些恶警经常打人还故意问“谁打你了”。

2003-12-13: 以下是被三水劳教所恶警送入酷刑室进行迫害的部分大法学员名单
刘方飞、冯棣见、王斌、李源东、王柱峰、林凤池、夏显强、孙洁丰、吴洪校、刘尚礼、刘钦明、吴海波、陈金科、陈敬平、杨杰东、林勤荣、李继常、谭俊辉、邹昔桂、邓崇淡、谢纯峰、陈炳贵、刘振学、梁计彭、吴两发、孙永章、杨楚强、吴邦法、林毛乱、曾广星、梁寿林、曾流明、卓海坚、高宏伟、熊始光、谢锡波、黄东和、马学奋、马兴勇、钟启荣……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2/13/62369.html

梅州 兴宁市联系资料(区号: 753)

2019-02-03:
相关单位与责任人:
1、广东省梅州市梅县区法院:0753-2589710
院长:魏伟辉 138-2381-9238
副院长:古英智 0753-2589725 审判员(刑庭庭长,主审法官,多年来一直径办迫害大法弟子案件):潘伟熙 135-6096-8198,宅电 0753-2240760
审判员:张巧玲(女) 0753-2589713
法院信访室:0753-2589375

2、广东省梅州市梅县区检察院:0753-25267002589188
检察官:张禄明 0753-2589691

3、广东梅州市兴宁国保受案人:何文峰 13824561896

4、广东梅州市兴宁检察院送检人:饶泉华 13502350968,彭远先(彭远生)13751951158,办公 0753-6169217

5、广东省梅州市兴宁市永和镇大成村支部书记:张灼强18923001271(他签收了罗春泉的非法拘留证,却谎称找不到)

6、广东司法厅(干扰正义律师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梁选东 020-86351037020-86350732

2018-11-29: 梅县检察院:0753-25267002589188
梅县法院:0753-2589710

2018-11-22: 公安局国保副大队长:幸政权(迫害主要参与者) 13509099367,办公电话0753-3186518
国保大队教导员:廖伟 138266852200753-3252082
陈艾思(做笔录时跟幸政权在一起) 13923002598,微信昵称:艾美
国保大队:0753-3186210 ,地址:兴城镇205国道 公安指挥中心,邮编514500
兴宁市看守所值班室:0753-3350257
兴宁市老公安局:0753-3330148
公安局二楼:0753-3186368
610办公室:0753-6169296
信访局:0753-33353790753-3325030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753)

兴宁市国安特务幸新元,(13509099367)
0753-3186216
0753-3992934

“610”办张常青
0753-3262831(兴宁市政法委办公室)

大新街派出所恶警,彭××
0753-3262124(办公室)

大新街道办事处恶人李宗其
0753-3252845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7-05-24: 迫害大法学员的人间地狱:广东省三水劳教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24/155472.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