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10-29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河北 >> 保定 满城区(满城县) >> 赵志云, 女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河北保定市满城县白龙乡东峪村
个人近况: 2013年12月26日 迫害致死 (2010-09-05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10-09-05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需要继续确认的致死案例编号 2498
家庭成员: 兄弟姐妹/伯父母: 赵志云 赵志琴(赵志芹)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0-06-08: 河北省易县法轮功学员赵志琴遭中共的迫害
六、亲人被迫害,相继离世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赵志琴一家六口人被迫害。赵志琴和二妹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赵志琴的弟弟和小妹被关押在乡政府;赵志琴的父母被骚扰。母亲承受不住沉重的打击,在赵志琴被放回家的第三天,母亲在极度的伤心、恐惧中含冤离世。

二零零一年正月二十九日,赵志琴的父亲被逼迫去大队洗脑、表态,被逼着写“保证书”,不写就不让回家,还要把他带走。最后,赵志琴的父亲在赵志琴的弟弟代写的保证书上违心的按了手印。隔了一天,赵志琴的父亲在忧郁中含冤离世。

赵志琴的二妹赵志云,多次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看守所,被劳教、被迫流离失所,受尽了各种酷刑折磨,身体被迫害的每况愈下。于二零一三年农历十一月二十四日,含冤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6/8/河北省易县法轮功学员赵志琴遭中共的迫害-407425.html

2016-03-31: 原河北省满城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赵玉霞犯罪事实
赵玉霞,女,五十多岁。原任河北省保定市满城县国保大队长队长期间,紧随中共用极其残忍的手段迫害满城县法轮功学员,踏着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属的血泪往上爬,煽动下属疯狂对法轮功学员抓捕,非法关押,用伪善的笑脸勒索钱财,劳教判刑,导致法轮功学员王金玲、刘冬雪、马文合、赵志云、翟树田、王玉珍、郭汉义六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恶警赵玉霞、张振岳伙同“六一零”头子梁民互相勾结,满城县二十一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其中段凤芹、韩占禄被非法劳教两次)。八人被非法送监狱。多人被绑架送拘留所、洗脑班。有的在看守所被吊铐、关铁笼子,滚铁笼,木棍暴打,鞋底抽脸,野蛮灌食,香烟烫,毒虫蛰,电棍电,灌泻药,暴晒等等酷刑折磨、摧残。几百人被抄家、勒索钱财。致使十几名法轮功学员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归,妻离子散。孩子、老人无法照顾。

在赵玉霞的配合下,“六一零”头子们设立两次洗脑班,持续三年多强迫法轮功学员洗脑、转化。其迫害手段狡猾、残忍、多变、为所欲为。为了罗织罪名判刑,把法轮功学员秘密劫持到太行监狱刑具房行凶逼供。法轮功学员赵玉芝、翟树田、赵志云、刘冬雪等,被强行戴上一种刑具手捧子、脚镣,脚镣和手捧子之间用一尺长的链子连起来,使人站不起又坐不下,整天弯着腰,吃饭也得让人喂,大小便让别人帮着,走动时双脚一挪一蹭的,那种刑具戴时间长了会让人全身残废。对被非法劳教、判刑的法轮功学员,还调动全副武装的武警、大卡车拉到满城县剧场游街亮相并非法判刑。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3/31/原河北省满城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赵玉霞犯罪事实-326026.html

2014-02-18: 河北满城县农妇赵志云遭中共迫害含冤离世
保定市满城县白龙乡东峪村农妇赵志云,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她感恩法轮大法,抱着相信政府的善心两次到北京上访,遭劫持、酷刑、野蛮灌食、劳教,长期遭骚扰监控,家庭、身心受到极大的干扰创伤,于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含冤离世。

赵志云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她按“真、善、忍”的标准待人处事,身体发生的脱胎换骨的变化,顽疾消失了,变成了乐观健康的人。

进京上访被劫持酷刑摧残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赵志云带着几岁的儿子到北京上访,说明自己炼功受益的体会,在高碑店火车站被盘查、被满城县公安局劫持到白龙乡派出所,丈夫受派出所警察淫威蛊惑对赵志云下狠手大打出手,她被打的视力模糊。当晚转到满城县武装部一间肮脏的小屋里关押,遭审讯、逼骂大法、逼写不炼功的保证书,四、五天后才被释放回家。

从此没过过安稳的日子,一到中共邪党的“敏感日”就遭到派出所警察的电话骚扰:盘问去不去北京?二零零零年春天,白龙乡派出所警察贾明亮把赵志云叫到派出所,搜走了她身上仅有的五十元钱。

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下午,满城县国保大队赵玉霞、张震岳闯入她家将她绑架到县公安局,赵玉霞威胁审讯:“某某说材料是你给的,你的材料哪来的?”晚上送到满城县看守所关押。在看守所,赵志云被强迫照相、遭奴工、遭狱医贾瑞芹的搜身,因炼功被贾瑞芹劈头盖脸打了一顿耳光,牙被打掉一颗鲜血直流。因为炼功,李更田给她戴上给死刑犯用的一种刑具——双脚用铁铐子铐上再用一尺长的铁棍撑开;双手用手铐铐上,手和脚之间用一尺长的铁环连接起来。这是一种非常残酷的刑具,让人站不起只能罗锅着腰呆着,吃饭让人喂,大小便不能自理。

五、六天后,赵志云绝食、绝水抗议迫害。满城县国保大队的赵玉霞又来看守所,赵志云揭露邪恶的暴行,并质问:我们炼法轮功做好人,为什么受这样的酷刑?赵玉霞说是上边让干的。赵志云说:“县官不如现管,上边没人认识我是谁,你不下令让上刑没人敢上。”赵玉霞听后狰狞大笑,也无话可说,只好下令把刑具打开。赵志云绝食九天已奄奄一息,丈夫被赵洪祥、贾瑞芹、梁民、赵玉霞恐吓勒索,只好给恶人打了一张五千元的欠条才把她接回家。

回家后,赵志云的丈夫整天害怕,骂骂咧咧,逼她离婚,不让她在家住。赵志云无可奈何,只好回娘家——易县独乐乡寨子村。一天,白龙乡派出所来了一车人闯进她娘家,逼问赵志云还上不上北京?而后连拉带拽把她弄上车,拉到满城县,又拉到了东马洗脑班,又把她拉到她丈夫干活的地方。她丈夫说:“她跟我没关系了,我不要她了!”转了一大圈,又把她送回她娘家。她的弟弟质问恶人:“你们随便把人从我家弄走,你们执法犯法!”

那时她丈夫开的爆竹店,白龙乡政府、派出所的人去他那里随便拿鞭炮,不给钱,还经常让她丈夫请他们吃饭,并挑拨是非,弄得她丈夫非常害怕,口口声声说不要她了,整天闹离婚。

赵志云只好于四二五又去北京上访,还没走到信访办,就被便衣绑架到天安门警备区。遭群殴、扇耳光、拳打皮鞋踹、拽着头发往墙上撞,赵志云被打的浑身是伤,眼睛看不清东西,疼痛难忍,而后转到北京平谷看守所。在平谷看守所,赵志云被酷刑:扇耳光、拳打脚踢、掰手指头,用铁钎子别手指,疼得昏死过去又被凉水浇醒、被强迫照相。去监室的路上,每过一道岗就让她喊一声“报告”,她不喊,恶人就用拳头照她的前胸打,打得她疼痛难忍,连饭都吃不了,身体连挪都挪不动了。她咬着牙坐起来炼功,看守所的恶人看见了就悄悄走到她背后,在她后心处狠狠踹了一脚。后心处留下块硬,时常疼痛。

在平谷看守所,赵志云被野蛮灌食,被关在狱中狱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小黑屋里,没有窗户,门上只有一个约长二十五厘米,宽二十厘米的小方口。屋里有马桶,大小便都在狭小的黑屋里,五天后被拉回大监室。

被劫持回当地折磨、劳教

赵志云在平谷看守所被折磨十天,转到北京一个专门关押法轮功学员的接待处,被铐在暖气管。下午,被满城县六一零头子梁民等人劫持到满城县看守所。

赵志云在满城县看守所绝食绝水抗议迫害,几天时间就被折磨的走了相。遭到看守所副所长贾瑞芹、恶警李更田连打带骂的野蛮灌食,用鞋底打脸、头,拿木棍打踝骨、小腿骨、胳膊,边打还说些下流的话,赵洪祥骂的都是些不堪入耳的流氓话。每天灌食两次,灌食时,由四个男的按着她,有揪头发的,有按胳膊、腿的。贾瑞芹阴毒的将二尺长的胶皮管子从她的鼻子插到胃里,灌玉米面渣子,加菜汤,有时还故意放很多盐,灌完后管子不给拔出,让那胶皮管子在鼻子里和胃里插着,被折磨的心里火烧的难受。灌完后,被扔在地上或被铐在铁笼子上。

在看守所,赵志云被戴上铐子,国保大队的张震岳非法审讯。赵志云在满城看守所被折磨三十天。二零零一年六月五日早上,贾瑞芹大吼小叫:“赶快收拾东西,放你们回家,家人接你来了。”赵玉霞在后边跟着。赵志云出来没见家人的影子,只有一个大轿子警车停在大门口。张震岳说:“你们被劳动教养了,上车吧!如你不服,可以上诉,六十天有效。”赵志云被胁迫送到保定八里庄劳教所劳教一年。保定劳教所前来接人的恶警强行给她戴上铐子。

到了保定劳教所,被强迫检查身体、站在墙根、由吸毒犯、卖淫女看管、胁迫背监规。遭犯人用苍蝇拍子抽打手指头。后半夜,遭三、四个犹大围攻、灌输歪理邪说、胁迫写“不炼功”的保证书、骂师父,强迫看诽谤大法的录像,胁迫写对法轮功的认识、遭奴役每天十二小时、被强迫站队、报数、报告,经常遭犹大骚扰。

被迫流离失所、亲友邻居被骚扰

赵志云从劳教所回家后,生活起居遭监视。

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一日上午九点多,赵志云等多名法轮功学员及来满城的一名易县学员去保定八里庄劳教所探望被非法劳教的学员时,遭劳教所恶警绑架,当天是所谓“接见日”。

二零一零年八月十六日下午三点左右,满城县城关派出所副所长韩彦国伙同一群恶警非法闯入她家,进行非法搜查,并妄图绑架迫害她。他们让赵志云去派出所“问点事”。她正在家中照看外甥女的孩子,她表示有事可以在家问,不去派出所。这帮恶警不由分说就要强行绑架。面对这群蛮不讲理的凶神恶煞,赵志云被吓的昏了过去。恶警们不顾赵的死活,开始在她的家中乱翻,还试图抢走赵志云儿子上学用的电脑。在赵志云家人的严厉呵斥下,恶警才罢手。家人拨通了急救电话,要把昏迷中的赵志云送到医院抢救。赵志云是因受惊吓心脏病发作,晕倒在地的。期间,韩彦国电话请示六一零主任高岩,高岩不让撤,当120急救车来到时这帮恶警却阻拦不让把她送医院救护,并告诉医务人员直接将其拉到城关派出所,置其生命于不顾。后来在家属强烈抗议和坚持下赵志云才被送往医院抢救。三名警察跟随救护车到医院守着赵志云

为了摆脱恶警对她的进一步迫害,当天晚上赵志云只好带病流离失所。

事后没过几天,恶警韩彦国又带上一伙恶警到赵志云所住的怡宁小区一楼进行盘查,问楼下的邻居赵志云回来没有,人们都说没见过她。韩彦国见没什么人愿意搭理他,就气急败坏地把人们正在玩麻将的桌子砸成了两半,还叫嚣:我就是城关派出所副所长韩彦国,家住城东村,你们找我去吧。

秋收时节,赵志云惦念着家人、待收的玉米。可是不断传来邪党恶徒要抓她的消息、派出所恶警多次蹲坑、到家中骚扰。她不能回家、极度忧伤、心急如焚,吃不下饭、居无定所、东躲西藏,她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心开始发憋、越来越重、发展到心脏房颤病状,心憋越来越重,吃不下多少东西,晚上睡不着觉。恶警在她住的小区多次蹲坑,韩彦国到她家逼她丈夫交代她的下落,见她丈夫就逼问赵志云到哪去了。她丈夫说:你朝我要人!我还朝你要人呢,她不在家,我老爹没人伺候,再胡闹我把老爹拉到你家去。韩彦国被逼问得哑口无言。

在一次次骚扰、恐吓中离世

一直到她大女儿生孩子,赵志云才回家了。

二零一一年年前,中共不法人员还妄图绑架她,家人被一次次恐吓,怕她再被迫害,不敢让她在家住,让她快点出去躲几天。因为在二零一零年八月邪恶所谓的大抓捕,非法劳教她一年半的劳教书早已弄好了,所以韩彦国这群恶徒始终监视她。

二零一二年三月中共开两会的第二天,满城城建社区主任就开始监视她了,那天上午,赵志云正做中午饭,忽听有人敲门,开门后见一个陌生妇女,赵志云让她进来。她谎称走错门了,急忙跑下楼。不一会儿,又有人咚咚敲门。她开门一看又是刚才那人,那人不进屋,探头探脑,东张西望。问她女儿:她是你妈吗?她女儿说是。那人头抽回去,没说第二句就急忙下楼去了。赵志云不知是什么缘故。

下午,那个女人到麻将馆找到赵志云的丈夫说:让你妻子去社区办公室呆着,我们打麻将,不用在你家门口看着她了,我们也就放心了。她丈夫怕她再受惊吓,当即给她提了几个条件说:“她身体不好有病,你们给她洗衣服做饭,如果她有什么好歹,我可不干。那人听他一说吓蔫了。原来她是社区主任王素芳,她听从六一零指派,伙同另一名女的天天在赵志云家门口蹲着,几次到她家骚扰,监视、妄想把她拘禁在社区办公室,不影响其打麻将。直至中共两会解散,王素芳指使下属职工田野一到邪党敏感日就给赵志云的丈夫打骚扰电话,给赵志云与她家庭造成巨大精神压力和打击。

赵志云病倒了,吃不下饭、睡不着觉,肚子发胀,干不了家务,多次心脏房颤,女儿是医生带她到医院住院治疗、用好药,花了不少钱。二年来病情时好时坏,最后越来越重直至离世。撇下未成婚的儿子和身体不便的丈夫。

一位农村妇女,为了维持家务,照顾老人,抚养孩子,由于劳累得了重病,无法医疗,幸遇法轮大法,不但祛病健身,身体好了,道德思想得到了升华。这样一个善良的农村妇女却被中共邪党各级人员长期迫害,最终含冤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2/18/河北满城县农妇赵志云遭中共迫害含冤离世-287824.html

2012-01-28: 赵志云女士是河北省保定市满城县白龙乡东峪村大法弟子。于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她处处按“真、善、忍”的标准待人处事,身上的关节病、妇科病、气喘、咳嗽等病都好了,她感恩法轮大法,决心坚持修炼。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遭到她中共恶党长期的残酷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她带着刚几岁的儿子去北京上访。在高碑店火车站被警察盘查出来,当天晚上被满城县公安局的警察劫持回去。恶警对她进行非法审讯后又把她的丈夫叫来打骂她。她丈夫下手很狠,当时就把她打得视力模糊。她丈夫把儿子带走,白龙乡派出所所长和几个警察把赵志云拉到白龙乡派出所迫害。

赵志云在白龙乡派出所被非法关押一天(也饿了一天),晚上被送到满城县武装部。她被关进一间屋子里。屋里有张床,床上铺的不是被褥,而是厚厚一层土,床板上的大钉子一个个凸出来,屋内的蚊子在眼前乱飞……她天天被非法审讯,恶人逼着她诬蔑大法,写不炼法轮功的所谓“保证书”。在这里被非法关押了四、五天后才回到家。

二零零零年春天,白龙乡派出所把她叫去,让她写不炼功的“保证书”。她不写。贾明亮搜走了她身上的五十元钱。回家后,从此没过过安稳的日子。负责看着她的派出所警察经常给她打骚扰电话,问她上北京去吗?

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下午,满城县国保大队赵玉霞、张震岳非法闯入她家将她绑架到县公安局非法审讯。赵玉霞欺诈说:“某某说材料是你给的,你的材料哪来的?”赵志云没有回答。晚上,赵玉霞、张震岳把她送到满城县看守所非法关押。进所时,狱医贾瑞芹对她非法搜身,被关进监室后又对她非法搜身。过了几天,所里逼着她照相,逼着她干活,坐着不让盘腿。第一天,她因为炼功被贾瑞芹劈头盖脸打了一顿耳光,牙都被打掉一颗,流了很多血。两个月后,因为炼功,李更田给她戴上给死刑犯用的一种刑具——双脚用铁铐子铐上,再用一尺长的铁棍撑开;双手用手铐铐上,手和脚之间用一尺长的铁环连接起来。这是一种非常残酷的刑具,让人站不起又坐不下,整天只能罗锅着腰呆着。吃饭让人喂,大小便不能自理。五、六天后,她实在忍受不了这种酷刑的折磨,就开始绝食、绝水,抗议非法迫害。一天满城县国保大队的赵玉霞又来看守所,赵志云揭露邪恶的暴行并质问:我们炼法轮功做好人,为什么受这样的酷刑?赵玉霞说是上边让干的。赵志云说:“县官不如现管,上边没人认识我是谁,你不下令让上刑没人敢上。”赵玉霞听后狰狞大笑,也无话可说,只好下令把刑具打开。赵志云为了捍卫信仰自由,绝食九天被折磨的奄奄一息,人瘦的皮包骨。赵洪祥、贾瑞芹怕承担责任,给六一零头子梁民打电话要赶快放人。梁民、赵玉霞把赵志云的丈夫叫来进行恐吓,妄图非法勒索钱财。她丈夫无奈,只好给恶人打了一张五千元的欠条才把她接回家。

回家后,丈夫因为怕,整天对她骂骂咧咧,逼着她离婚,不让她在家住,她无可奈何,只好回娘家——易县独乐乡寨子村。一天,白龙乡派出所来了一车人闯进她娘家,逼问她还上不上北京?而后连拉带拽把她弄上车,拉到满城县,又拉到了东马洗脑班,不知道为什么,那些人嘀咕了一阵子后,又把她拉到她丈夫干活的地方。她丈夫说:“她跟我没关系了,我不要她了!”转了一大圈,又把她送回她娘家。她的弟弟质问恶人:“你们随便把人从我家弄走,你们执法犯法!”这些人赶快溜了。

赵志云由于坚持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的信仰做好人,一次次被白龙乡派出所非法劫持。那时她丈夫开了个爆竹店,白龙乡政府、派出所的人去他那里随便拿鞭炮,不给钱,还经常让她丈夫请他们吃饭,并挑拨是非,弄得她丈夫非常害怕,甚至不敢让她回家,口口声声说不要她了,整天闹离婚。

百般无奈,赵志云只好又去北京上访,为大法讨公道。这次还没走到信访办,就被便衣绑架到天安门警备区。到那里就被非法搜身,而后几个恶人一拥而上,对她拳打脚踢,用皮鞋狠狠踹她,拽着她的头发将她的头往墙上撞,又扇了她无数耳光。打得她浑身是伤,眼睛看不清东西,疼痛难忍。

下午她又被一辆大公交车拉到北京平谷看守所。车上载满各地来上访的大法弟子。

下车后几十个大法弟子排成一行队,逐个被叫到房间内,逼问是什么地方人?叫什么名字?不说就由两个人狠狠的撅手指头,用铁钎子别手指,疼得死去活来。赵志云又被恶人打耳光,打得昏死过去后又被恶警用凉水浇醒,她被反复折磨了两次,头发、衣服全湿透了。恶警对她拳打脚踢,直到她不能动弹了为止。恶人们边打边进行哄骗:“说吧,说出来放你回家。”折磨完后,恶人又强迫大法弟子们照相。她被打得头昏昏的站不稳,恶徒扶着她去了看守所监室。去监室的路上,每过一道岗就让她喊一声“报告”,她不喊,恶人就用拳头照她的前胸打,打得她疼痛难忍,连饭都吃不了,身体连挪都挪不动了。她咬着牙坐起来炼功,看守所的恶人看见了就悄悄走到她背后,在她后心处狠狠踹了一大脚。到现在后心处还有一块硬,有时还疼。

在平谷看守所,赵志云几天没吃饭,恶人们就对她连打连踹拖出去野蛮灌食。灌完食,恶人让她围着大院转圈,由其他犯人看着,还不时对她训斥。再把她强拉到一个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小黑屋里。屋子没有窗户,门上只有一个约长二十五厘米,宽二十厘米的小方口。吃饭时有人给她从小方口送进去。屋里放着马桶,大小便都在那间狭小的黑屋里。她在小黑屋里被非法迫害五天后又被拉回大监室。大监室内非法关押了十几名各地依法上访的法轮功学员。

赵志云在平谷看守所非法关押的第十天,恶人谎称要放她回家,把她拖上警车,拉到北京一个专门关押法轮功学员的接待处。到那儿恶人逼着她上楼后,给她戴上铐子铐在暖气管。下午,由满城县六一零头子梁民等人用车将她拉回满城,直接送进看守所。

赵志云在满城县看守所连续绝食绝水抗议迫害,几天时间就被折磨的走了相。看守所副所长贾瑞芹、恶警李更田迫害大法弟子更凶残,每天给绝食的大法学员灌食两次。每次借灌食对他们连打带骂。他指使刑事犯把大法弟子一个个拉出去灌食,大法弟子不配合,贾瑞芹就脱下大法弟子的鞋,用鞋底打他们的脸、头。李更田拿木棍打大法弟子踝骨、小腿骨、胳膊等处,边打还说些下流的话。赵洪祥骂的都是些不堪入耳的流氓话。灌食时,由四个男的按着她,有揪头发的,有按胳膊、腿的。贾瑞芹阴毒的将二尺长的胶皮管子从她的鼻子插到胃里,灌玉米面渣子,加菜汤子,有时还故意放很多盐,灌完后管子不给拔出,让那胶皮管子在鼻子里和胃里插着,搞得她心里火烧似的难受。灌完后,有时把绝食学员扔在地上躺着,有时用铐子铐在铁笼子上。

国保大队的张震岳还去看守所把赵志云叫出来戴上铐子进行非法审讯。逼问是谁让她去北京上访的。

赵志云在满城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折磨三十天。二零零一年六月五日早上,贾瑞芹大吼小叫:“赶快收拾东西,放你们回家,家人接你来了。”赵玉霞在后边跟着。赵志云出来没见家人的影子,只有一个大轿子警车停在大门口。张震岳说:“你们被劳动教养了,上车吧!如你不服,可以上诉,六十天有效。”赵志云说她要上告。但还是被逼着上车。保定劳教所前来接人的恶警强行给她戴上铐子。拉往保定八里庄劳教所。她被非法劳教一年。

到了保定劳教所,先检查身体,逼着她站在墙根,由吸毒犯、卖淫女逼着她们背监规。她不看、不背。犯人就拿苍蝇拍子抽打她的手指头。后半夜,由三、四个犹大给她灌输歪理邪说,逼着她“转化”,让她写:“不炼功”的保证书、骂师父,看诽谤大法的录像,写对法轮功的认识。白天逼着干活,完不成所谓任务还要加班加点,有时干一个通宵,还让参加所谓的揭批会。不管干什么都让站队、报数、打报告。还经常让那些背叛大法的邪悟之徒来骚扰她们。

赵志云从劳教所回家后,一个便衣警察对她进行非法监视。赵志云对他说:“我不炼功时浑身是病,在床上躺多长时间也没人来看过,现在我炼法轮功身体好了,你们却总是无理骚扰。”

十多年来恶警对她的迫害始终没有停止过。

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一日上午九点多,赵志云等多名大法修炼学员及来满城的一名易县学员去保定八里庄劳教所探望被非法劳教的学员时遭劳教所恶警绑架(正是所谓接见日)。

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七日下午三点左右,满城县派出所所长及副所长韩彦国伙同一群恶警非法闯入她家,进行非法搜查,并妄图绑架迫害她。他们让赵志云去派出所“问点事”。 她正在家中照看外甥女的孩子,她表示有事可以在家问,不去派出所。这帮恶警不由分说就要强行绑架。面对这群蛮不讲理的凶神恶煞,赵志云被吓的昏了过去。恶警们不顾赵的死活,开始在她的家中乱翻,还试图抢走赵志云儿子上学用的电脑。在赵志云家人的严厉呵斥下,恶警才罢手。家人拨通了120急救电话,要把昏迷中的赵志云送到医院抢救。赵志云是因受惊吓心脏病发作,晕倒在地的。当120急救车来到时这帮恶警却阻拦不让把她送医院救护,并告诉医务人员直接将其拉到城关派出所,置其生命于不顾。后来在家属强烈抗议和坚持下赵志云才被送往医院抢救。

恶警不肯罢休,又派了三名警察跟随120救护车到医院守着赵志云

赵志云为了摆脱恶警对她的进一步迫害,只好带病流离失所。

事后没过几天,韩彦国又带上一伙恶警到赵志云所住的怡宁小区一楼进行盘查,问楼下的邻居赵志云回来没有,人们都说没见过她,韩彦国见没什么人愿意搭理他,就气急败坏地把人们正在玩麻将的桌子砸成了两半,还叫嚣:我就是城关派出所副所长韩彦国,家住城东村,你们找我去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28/河北满城县农妇赵志云遭受的毒打折磨-252440.html

2010-09-16: 保定“六一零”操控警察绑架满城县法轮功学员
2010年8月16日下午2~3点钟,保定“610”头目王荷丽操控保定市公安局、国保支队、满城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刘贵栓)、乡镇派出所、村委 会人员,身着便衣在同一时间、有预谋、有计划的统一疯狂绑架、骚扰大批满城县法轮功学员,并非法劳教多位法轮功学员。
这些所谓的政府工作 人员象土匪一样的踹门、撬锁闯入民宅,非法抄家:抢劫激光打印机1台、台式电脑2台、笔记本电脑2台、刻录机1台、彩喷机2台、纸40箱等私人物品。已确 证姓名的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有:石丽环、赵志云、田志先、刘兰、殷风兰、马丽娟、孙玉环、吴艳英、殷淑梅 、石春来十人;苑喜满被骚扰。
……
满城县白龙乡法轮功学员赵志云家住怡宁小区,8月16日下午,她正在家中照看外甥女的孩子,忽然家中进来了一群便衣警察,要赵志云去派出所问点事。赵志云表示有事可以在家问,不去派出所。这帮恶警便不由分说要强行绑架她。赵志云面对这群蛮不讲理的人,一气之下昏了过去。恶警们不顾赵的死活,竟在没出示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开始在她的家中乱翻,还试图抢走赵志云儿子上学用的电脑。在赵志云家人的严厉呵斥下,恶警才罢手。家人拨通了120急救电话,把昏迷的赵志云送到医院抢救。可恶警还是不肯罢休,又派了三名警察在医院看守。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16/229713.html

2010-09-05: 满城县法轮功学员赵志云被迫害流离失所
2010年8月17号下午15点,满城县派出所所长伙同一群恶警闯入法轮功学员赵志云家里进行了非法搜查,并妄图对其绑架、迫害。赵志云因受惊吓身体不适,但是恶警阻拦其去医院,并告知医院直接将其拉到派出所,是生命于不顾。在家属强烈要求下赵志云被送到了县医院治疗,在县医院带病流离失所。据悉,恶警又妄图抓捕她。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3/228980.html

保定 满城区(满城县)联系资料(区号: 312)

2020-06-18: 两渔村书记高春青电话:13932289375

满城检察院电话03127130626举报电话:03127130600

2020-06-06: 满城县公安局二零二零年电话号码:
职务 姓名 内线 外线 手机
局领导
副区长 党委书记 局长 石恪行 7062688 18731498816 13315893579
党委副书记 政委 赵爱民 7179568 13931699568
党委副书记 副局长 赵卫青 7195808 13333129808
党委委员 副局长看守所张 王启宝 13503127938
政法委副书记 副局长 路中 7069838 13932250838 15132250838
刑侦大队长 王宝全 7066788 13931215658 13333129788
经侦大队长 杨占房 7066598 17734260932 19833967080
交警大队长 张建明 7190118 13722290118
指挥中心(办公室)
指挥中心 7160110 7161110
办公室 7078816 23673
财务室 7191956 打印室23659
副主任 王青 15103123088
副主任 南伟 13931231680
李江平 13831239777 13333129838
苑国良 13703288922
杨峰 13831245586
王媛媛 15103122998
邢正德 15103123118
张萌 15103126610
武勇征 15103122885
田雪 13803125067
石虎 15903121606
邵超 13722209198
陈大洲 13102999605
指挥辅警 陈梦影 13933206615
王尧 13503122728

国保大队
办公室 7165669
大队长 刘贵栓 15103122889
教导员 张宏宇 15103122886
副大队长 李党 15103122890
辅警 曹溪 15933515447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10-15, 5:23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